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五三集)  2020/2/18  台灣  檔名:WD20-037-0453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季氏篇〉第三章。

  【孔子曰。祿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於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孫微矣。】

  『孔子曰:祿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於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孫微矣。』「祿,做官。春秋時代,公家諸侯做不了主,至今已經五世了。」公家諸侯做不了主,到孔子那個時候已經有五世了。「政治到大夫身上」,諸侯做不了主,都是大夫在做主。政治到大夫身上,「已經四輩子了」,已經有四世(四輩子),已知有四代了。「所以三桓到此為止,不久了,要微弱了,因為都是以暴易暴」。這也是因果循環,所以孔子就講,三桓到這裡為止,三家就是三桓,到此為止。他們的子孫也要微弱了,因為都是以暴易暴。

  「這兩章都說孔子曰,《筆解》李氏說,令三桓見孔子曰而懼,但是這個說法不甚圓滿,因為陽虎尚且不畏懼孔子,何況三桓?可以有此一說。也可以闕疑。」這是雪廬老人舉出這個地方這兩章,我們都有看到「孔子曰」,其他地方都是子曰,所以這兩章是講孔子曰。《筆解》這個李氏注解說,令三桓見孔子而懼,就是他的解釋,為什麼有孔子曰,就是三桓見孔子有畏懼。雪廬老人說這個說法不是很圓滿,因為陽虎是季氏下面的辦事的,他都不畏懼孔子,何況三桓?可以有這個說法,也可以闕疑。所以雪廬老人講,闕疑就是說存疑,就不要一定說,是三桓見孔子就畏懼了,闕疑就可以。這章書也就是給我們講歷史因果。上一章雪廬老人也給我們講,一部二十四史一直到今天,都是因果報應。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