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九集)  2018/11/26  日本太和淨宗學會  檔名:WD20-037-0009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論語講記》,「學而」篇第七章。

  【子夏曰。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這一段與前幾章差不多,孔子教人由「時習」而來,由做人來。『賢賢易色』,上一個「賢」字,作動詞,尊敬的意思;下一個賢字,當賢人,是指賢人。「易色」,改了愛色的心去愛賢人,這樣的註解與下文不連貫。陽湖劉申受言:「是關雎之義也」,文王結婚時,思想後妃,關雎比喻淑女好逑。六經以《詩經》為首,五倫以夫婦為始,有夫婦然後有兒女,有父子、兄弟。夫婦倫定了才有家,家定了才有國。如今有人主張一杯水主義,這個家如何齊、國如何能不亂?《易經》開首也主張夫婦,所謂「乾坤定一」,八卦就是八口之家。《論語述何》曰:「六經之道,造端乎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故首舉之,所以第一個先舉出來。「賢賢易色」,易不當「改換」的意思,這個 「易」不是改換,不是改變換過來這個意思。為什麼?因為當「改換」講不通。食色,性也,人人不好色辦不到,講不通。子夏文學第一,他能這樣講嗎?所以用改變、改換這個講不通。要怎麼講呢?這裡應當用「輕」來解釋(輕重的輕)。「賢賢」一般人很輕(輕就是輕忽、不重視),對於賢人,一般人他不重視,甚至輕視,但是好色很重,很重色,這是一般人。這裡是要使人賢賢加重,好色要減輕一點,是這個意思。不要好色重於賢賢,這個美色很重視,那輕視了賢人;應該重視賢人,好色要減輕。

  家中娶女子,先要調查她的品性,千萬不可以只看面貌好看,長得很美。家裡有美妻則倒霉,雪廬老人講,家裡的妻子很美麗,那這個家就倒霉了。國有美人必亡國,國家有美人那就要亡國了,這個我們從歷史上去看就可以知道。要怎麼樣呢?要「愛其德,非好其色」,一個女子是要看她的德,有沒有品德,不是看她長得美麗。周朝的天下得後妃協助,胎教就是從周朝開始,周家有八百年,因為合乎天道。「宜其家人」,然後才能教國人、平天下。講信修睦,修齊治平到此都能做到。中國文學,你們不知其妙(這是雪廬老人對我們講的),詩為文學的始祖,《詩經》是文學最原始的祖先。子夏會詩(子夏他會作詩),子貢、子遊比較起來略遜一些,比子夏差一些,他們也會作。自古以來讀書人都會詩(會作詩),作詩不論懂不懂,常常吟詩到時候便開智慧,像我們讀經一樣。

  『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雖曰未學」,能賢賢易色的人,自己說沒有學問,這是自謙的言辭。「吾必謂之學矣」,子夏說他一定是有學問的人。另外有人說,這是第三者說的,這個人雖能辦這些,但沒有讀書。子夏不可能如此說,不學如何能辦到這些事?還是有學。第三種說法,是子夏自己說,從前諸侯封建世襲,世襲的子弟都是大少爺,雖然沒有學習的心,沒有正式學過書,仍然使他世襲官位,但是在那個環境耳濡目染,於無字句處學,就是也常常會接觸到、常常聽到。佛法講「一歷耳根,永為道種」,聽到也落在他阿賴耶識裡面,他有這個印象,雖然沒有正式學,他常常聽到,偶然也能辦出賢賢等這些事情出來,這也講得下去(這是雪廬老人講的)。

  三百篇關雎開頭第一章是鳥,「關關雎鳩」,其次一章是荇菜,這是草。《詩經》一開頭,用鳥獸草木為三百篇之首,不許翠竹黃花為般若嗎?這一句就是引用佛法了。《詩經》用鳥獸草木為篇首,佛法也可以,是這個意思。所以過去蘇東坡也講了,「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豈非清淨身。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蘇東坡這個詩人說:潺潺溪水聲,便如同佛陀的廣長舌,晝夜不停的宣講佛法。而寂靜的山巒,不正是佛陀的清淨法身嗎?夜裡傳來的溪水聲,亦彷佛宣講著千千萬萬的禪偈。如此美好的體驗,今後我將要如何才能與他人分享?蘇東坡講的這些。

  這一段我們再簡單做個總結。「子夏曰:賢賢易色」,就是好色的心、愛色的心輕一點,尊重賢人的心要加重,就是把一般人這個習氣給他調整過來。「事父母能竭其力」,侍奉父母能盡心盡力,為父母做事。「事君能致其身」,君就是領導,在公司、在機關上班,辦事也要盡本分。「與朋友交言而有信」,與朋友交往要有信用,講話不能言而無信,要言而有信。子夏講:「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子夏說,如果能做到以上講的這三樁事情,說他還沒有學問,我必定會說他有學問了。

  好,我們今天就跟大家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六時吉祥,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