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五六集)  2019/4/27  台灣  檔名:WD20-037-0156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雍也篇」第二十四章。

  【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子曰:觚不觚』,「觚有二種物品,都稱為觚」,就是觚這個名詞、名稱有兩種,有兩種物品,名稱都稱為觚。「周朝時為祭器飲酒的叫觚,有稜」,就是有稜角。「《辭源》有圖,可以知道」,這個我們查《辭源》,裡面有這個圖案,我們可以知道它的形狀。「吾年輕時學得雜,古董玩器吾都懂」,雪廬老人他講他年輕的時候學得很多,對於古董器具方面他都懂。「賣古董的對外行人稱觚為花插子,那是胡說,觚不是插花用的。另外有人說:率爾操觚的觚,那是木簡等,是秦漢以後的事。」那個木簡,是秦朝、漢朝以後才有這個木簡,率爾操觚是秦漢以後的事。「這兩種說法,不可以混淆。」

  「觚為三代器物,周代以後就沒有了」,夏商周三代,周以後就沒有這個觚了。觚「可以盛二升酒(古代的升比今日小),三升叫觶(製)」,左邊一個角,右邊一個單,這個叫觶,觶可以盛三升酒。「四升為觥(弓)」,左邊一個角,右邊一個光,這個稱為觥,可以盛四升酒。「因為喝酒時有一定的數量。五升為角,最多為五升。用什麼酒器喝,就該定若干的數量,不能超過容器的量。若喝過量,例如以觚飲,應該是喝二升,若喝過量就是觚而不觚,意思是過量了。」「觚不觚」,意思就是指:這算什麼觚呢?所以這個觚就不是觚,觚而不觚了。觚它的作用就是定喝酒的量,如果超過那個量,那就是觚而不觚了,意思是過量,或者是不及,那這個算什麼觚呢?這是把觚它的定義給我們說明。所以做這個觚,它就是定那個酒的容量,喝只能喝二升。

  『觚哉!觚哉!』「孔子不說是指什麼,只說:觚哉!觚哉!」就是我們另外一個話講「觚啊!觚啊!這是正說。」「也有人說,觚後來做大了,缺了稜,孔子的意是說:把觚作大缺了稜,那還算什麼觚?」就是沒有照原來那個規格來做,那算什麼觚呢?

  「這一章有如作詩,是指桑罵槐,例如當公務員,要紅包,不說別的話,只說:公務員啊!公務員啊!更可以說:好公務員啊!好公務員啊!這樣說可以言者無罪,聞者足戒。」

  「這一章其實是感傷三家的越禮,像三家者以雍徹,當大夫的僭用國君的禮,就可以說:大夫啊!大夫啊!凡是應當做什麼東西,卻不合規則的,都可以用這一章說」,用這一章來引申不合乎規則的。

  「到漢代有寫字的木簡,有多個方面的東西,那也稱為觚。但是孔子那時候只有酒器,沒有木簡,所以這一章的觚應該是指酒器」,裝酒的容器,我們現在話講叫酒瓶子。「我們說率爾操觚,那個觚是指木簡」,跟這裡講這個觚那是不一樣,這裡講的觚是盛酒的容器。

  「上一章觚不觚,與以前的經文由弟子問孔子答,有所不同,純粹是孔子說的聖言量,得一句就受用無窮,舉一不僅可以反三,還能反萬。」就是孔夫子講的是聖言量,聖人講的話,我們如果得到一句聖言量就受用無窮了,舉一不僅可以反三,還能反萬,就是以此類推,以此引申。

  「從前懂古董的都是讀書人,古董以金石為第一,如今的人只認金玉,其實都要文人才懂。明倫雜誌,規規矩矩,正知正見,不害人。觚既不觚,本質壞了,就不行了。」雪廬老人舉出台中蓮社辦的明倫雜誌,都是中規中矩,正知正見,不害人。那如果變質了,就像此地講的觚不觚,觚就不像觚了,就不行。所以要合乎規矩。

  「觚是酒樽,後來才有木簡的意思。這裡是指酒器,孔子時候還沒有木簡的意思。」

  「聖人的言語,孟子也還不行,後來注解的人更加妄作聰明。所說必須中正和平,不譏刺人,又要說到骨頭裡。這一章像詩,觚盛二升酒,喝二升就可以了,若必得喝四升,擺個觚做什麼?你喝多了,你這個觚啊!你這個觚!你們去參這一章的言外之意。」這個詩,我們老祖宗用詩,有表達一些事情,用詩來表達,用比喻來反射當時的一些事情。讓我們從這個地方去體會,就不直接,那說得很粗暴了;說得比較含蓄,讓人去體會。

  下面講「不教你們參禪,因為凡是人都有職務,有辦公的,有開商店的,有半公半私的」,一半是公家,一半是私人的。「家庭有二人以上,這一句就用得上」,就是觚不觚,這一句就用得上。「你當公務員,不辦公事,辦其餘的事,就是觚不觚。」你該做的事情不去做,你做其他的,就是觚不觚;意思就是你是公務員,不像公務員。「教書事前不溫習,也是觚不觚」,老師要教書,老師事前沒有溫習教的功課,那也是觚不觚,那就是老師不像老師。「若父不父,子不子,君不君,臣不臣,就是觚不觚。」所以這一句引申出去,方方面面就很多了。「例如我們辦這個國文的補習班,不要錢,外人不相信,認為人要錢,你偏不要錢,是唱反調,反而被挨罵。雖然外人不信,挨人的罵,仍然不改其志,不搖不動,志立下來後就要幹到底,這是觚是觚,觚哉!觚哉!」雪廬老人就套用這一句來講,蓮社辦國文補習班他不要錢的,外面補習班都要收錢的。蓮社是非贏利事業的單位,所以他不要錢;外面是贏利,他要錢,當然人家就要罵。但是自己這個原則,不能因為人家罵你就改變,改變那就觚不觚了;不改變這個原則,觚就是觚,觚哉!觚哉!

  「吾的脾氣自從前就養成習氣,所以語多苛刻,講書不和平。這個習氣不改,往生無望。為什麼?因為心中有惡。固然佛法最高境界,不可有善也不可有惡,但是心理必須改,否則不能往生。」「君子要思不出其位」,君子要守住本分,如果「把分內的事情刪掉,不做職位內的事,這就是觚不觚」。所以君子要思不出其位,自己分內該做的要把它做好。如果把分內的事情刪掉,不做職位內的事情,那就是這裡講的觚不觚。

  好,這一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