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文字檔下載:docpdf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四九集)  2019/4/20  上海  檔名:WD20-037-0149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雍也篇」第十七章。

  【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孔子到此世間來,其實為了度眾生,所謂天將以夫子為木鐸,而且先難而後獲,在陳絕糧,從者莫能行,都爬不起來,子路心裡氣不平說:君子亦有窮乎?以為天沒有睜眼。仁者要先難而後獲,若是順順當當的過去就不會成功。」「佛也是先難而後獲」,是先困難而後面才獲得成就。「八相成道最後魔過來擾亂。釋迦族遭到琉璃王滅掉,佛也是遭到很多苦。全球以中國的文化為第一,有人說佛法在中國生的,例如文殊在五台山,這種恭維佛不接受。」這段是雪廬老人在這一章書開始,提出先難而後獲。孔子到這個世間來,其實是為了度眾生,跟佛是一樣的,都必須遭遇到困難,後面才獲得真實的成就。

  「孔子說:天之未喪斯文,匡人其如予何?又說:桓魋其如予何?文化在孔子身上,要孔子發揚光大。」「為什麼要翻譯為釋迦文佛?」我們在寺院也曾經看過,有印上釋迦文佛這個佛的佛號。一般就是釋迦牟尼佛,但是我們也看過有寫上釋迦文佛。釋迦文佛,「這是意譯,不是音譯」,音譯是釋迦牟尼佛,文佛是意譯,是翻它的意思。這個意思就是「孔子有文章,釋尊也有文章」,所以翻成文佛。「經典若沒有文字能夠翻譯嗎?在印度,文字都能念,可以配上音樂,更何況是偈子。」只要有文字就可以配上音樂來念、來唱,何況是一首偈?「曹子建才高八斗,編《漁山梵唱》,現今已經失傳,佛家的唱讚很特別,與崑腔不一樣,字句音韻極好,若是沒有文字能夠如此嗎?」這個都必須要文字。「佛經有華嚴字母,不能沒有文字,文可以載道。《論語》也是文以載道,孔子若不是佛菩薩轉世,沒有這種境界。」這是講文這個字,這是文字它的重要,所以文以載道。

  「文中有一種文不好,歷史的文章不好,漸漸壞了,為什麼?」「三傳、《史記》都是史書」,記錄歷史的書,「自司馬遷的《史記》以後就有不平之氣」,就是寫這個《史記》的人,他心不平衡,有不平之氣便有好惡之心,「有牢騷就不能得其正」。寫這個史書的人,他如果自己會發牢騷,他那個心就不得其正,那心不正,記錄歷史就會有偏頗。「東周的董狐敢直書趙盾弒其君,這是正直的史筆,趙盾雖然不是親自弒君,但趙盾是一國的主持者,國家在你手中,你不去消滅弒君的人,而弒君者又是你家的人,這就是你趙盾有意弒君。」這個是舉出東周董狐這個人他敢直書,講真話記錄歷史,是我們現在講記實、實錄,沒有自己個人的意思夾雜在裡面,就很客觀的事實來記錄。所以記錄趙盾弒其君,這個是直書(正直的史書)。「從前的史書不讓君王看,後來就不敢保險了。」因為史書有時候記錄君王的一些不好的地方,不讓君王看。你給他看了,這個君王一不高興、動怒了,寫史書的人命就不保了,所以這個史書不讓君王看。後來就不敢保險了,後來的人寫史書,他為了討好君王也不敢直書,那給君王看,當然寫得就不公正。「如今的報紙更亂,受誰補助就幫誰說話。」這是舉出現在的報紙。現在報紙都有偏,特別對他有利益,那個人錯了,他也說他是對的,這個很亂。「吾不如此」,雪廬老人講,他說他自己不會這樣。「也不拿錢、也不幫誰,只說公道話,何等自在!」也不拿誰的錢也不幫忙誰,只是在旁說公道話,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何等自在!沒有捲入這個利害當中,所以能說公道話。因為不拿人家的錢,也不是特別要幫誰,這個當中沒有。所以就能夠說公道話,這個就很自在。如果拿人家的錢,或者跟人家關係好,要替他說好話,那這個就偏了,就不正了。「韓昌黎說,拿史筆者,好死的人不多,有相當的報應。」因為記錄這個歷史的人,如果不是很公正,有公義,好死的人不多。等於扭曲歷史、曲解歷史,這個報應就不好,所以好死的人就不多,這個都有果報的。

  『子曰:質勝文則野』,「孔子是文人中的第一人,他預先說。孔子說:質勝文則野,質,本質,不須染色,沒有文采。質勝則卑野,不足觀,但不是野蠻。」這個本質就沒有任何色彩。

  『文勝質則史』,歷史的史。「文勝質則史,皇侃說是造謠生事,文辭過於事實」,這是皇侃這個注解的說法,就是說文勝過質則史,如果這樣就是文辭過於事實。「過質就跟史書一樣,過於用字措辭,比如說好的就多加幾層,壞的也多說幾層,失去真言語。」這個就是我們現在講加油添醋,好說得太過了,壞也說得太過了,失去它真實的言語。「史書必須真實」,記錄歷史的書必須真實,如果不真實就騙人了。「吾在編纂《莒志》的序,有說言語要記實,縣志、省志必須說實話,含蓄點可以。」記錄史這個不可以說假話,要說實話。用語言文字措辭可以含蓄一點,不要太直白了,讓人家看明白就可以了。「史書必須直筆說實話」,這個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較為含蓄,但是若不說實話,如何叫人聽?」如果你寫出來那個都不是真的,怎麼叫人家聽?「但必須說實話,你們萬萬不可以個人的好惡、情感亂寫文章」,這個也非常重要,往往都以我們個人的想法、個人的情緒。現在人真的都是這樣,都是以個人的好惡,他喜歡的就講他很好,不喜歡的講得一文不值,事實上也不是這樣的,都是感情用事在寫文章,在那裡亂寫。「張獻之祭文昌帝祭文:汝姓張,我姓張,咱連宗,尚饗,痛快。」這個就是直了,它本質就這樣。「幹什麼事必須直言,但不可過火」,不可超過,「不可以個人好惡亂寫」。「如今的報紙刊登壞事佔多數,好事佔少數,因為不熱鬧,人不願意看,都是教人學壞。」現在我們看到這些報章雜誌的確是這樣,刊登好事的很少,大多數是不好的。因為刊登好事多了,那不熱鬧,人家不願意看。刊登壞事很多人喜歡看,但是都是教人學壞,把人都教壞了。

  『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文質彬彬,文與質必須交融,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色要和起來。彬彬是融合的樣子,說話做事一切都很文雅,可是說的話句句落實,不能違背信字,不能過分,這就好了。言語必須文雅,但不過分,句句落實。然後君子,如此可以算是君子。」

  好,今天這一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