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二七五集)  2019/8/24  英國  檔名:WD20-037-0275

  諸位同修,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鄉黨篇〉第十五章。

  【寢不尸。居不容。見齊衰者。雖狎必變。見冕者與瞽者。雖褻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負版者。有盛饌。必變色而作。迅雷風烈必變。】

  『寢不尸』,「寢不尸,有注解說指睡眠,有注解說不當睡眠」,這有兩種注解不同的說法。「寢有內寢、正寢的差別」,這個寢就是寢室,我們睡覺的地方。寢有內寢、正寢這樣的差別,「是屋裡居舍的名稱」,是屋子裡面我們居住房舍的名稱,稱為寢。比如我們睡覺的地方稱寢室。

  「尸,不當死屍講」,這裡的尸不是屍體,不當死屍來講,「古時候沒有畫像,祭祀時叫子弟扮裝成尸,穿上先人的衣裳。當尸必須端正,像演戲裝成神不能動,這不容易」。這是把這裡這個尸的意思給我們說明,就是祭祀的時候,叫後代的這些子弟扮裝成尸,就是穿上先人的衣服。必須要端正,像演戲裝成神站著就不能動了,這個是給我們講尸。

  「平時在寢室中,不必坐著呆板板,可以隨便。」平常我們在居住的寢室,睡覺的地方,就不必要好像正經八百的、呆板板的坐在那邊,可以隨便一點,可以輕鬆一點。這個是內、外有不同,這是講我們平時在自己的寢室裡面,就不必那麼嚴肅。

  「朱子與以前的解釋,都說是睡覺時不可四體分開,有如死屍一般。這是另一種講法。」宋朝的朱子以及以前的解釋,解釋這一句都是說睡覺的時候,不可以手腳四肢分開,好像人死了,死屍一樣,這是另一種講法。雪廬老人講的寢不尸,這是雪廬老人講的講法,就是平常在寢室中不必呆呆板板,像扮成神一樣,坐在那裡都不動,那就不必要這樣,雪廬老人是這個講法。

  『居不容。』「居不容,從前客作容」,容這個字從前用客人這個客,「有十之七八,所以《集釋》採客講。」這是從前居不容,這個客作容,所以十種注解有七八種,都是用客這個字來講。

  「居,當坐下講,孔子曰:居,吾語汝。」「在家不必如同在外作客」,作客,我們去外面給人家請客,受人邀請,我們是做客人,「必須有禮貌」,到人家家裡去。自己「居家平常不可常敘禮,有人稱程子如泥塑書生」,泥塑木雕的,就是很呆板,好像泥巴塑的書生,意思也就是說不是什麼時候都是呆板板的、嚴肅的,有時候需要嚴肅,有時候是需要活潑的。下面舉出原壤這個例子,「原壤夷俟時,孔子還以杖叩其脛,跟原壤開玩笑。」原壤是孔子的故友,春秋時代魯國人,他的母親死了之後孔子幫助他辦喪事,他卻在棺木前唱歌。夷俟就是兩隻腳張開坐在地上等著孔子,這個態度就很隨便。孔子就拿拐杖敲他的小腿,叩其脛,孔子跟他開玩笑,客人來了你怎麼還可以這樣沒禮貌?這也就給我們講孔子也是很活潑的,並不是呆呆板板,什麼時候都是像木頭人一樣,也不是這樣。

  『見齊衰者,雖狎必變。』這個字我們平時看都是念摔,但是這個破音字在這裡念催,衰是喪服,家人、父母過世了穿喪服。「見齊衰者,齊衰為祖父母的喪服,斬服為父母的喪服」,一般古禮講斬衰;斬,穿這種孝服,父母過世,衰是祖父母的喪禮服。「父母之喪,孝子一切事不管,也不出門,而齊衰者可以出去,外人能見到。」這個齊衰是祖父母過世,這個孫子穿齊衰,孫子可以出去,但是孝子一切不管,也就不出門了,在家裡守孝。「狎,親密不拘束的朋友。」平常朋友大家很熟悉,「看到朋友服齊衰,這時就不行不拘束」,這個時候就不能不拘束,他家祖父母過世了,就跟平常不一樣,「因為他家遭到變故,必須收斂態度,表示感慨,表示同情的意思。」

  『見冕者與瞽者,雖褻必以貌。』「冕者,做官戴的頭冠,看到冕者也必須恭敬。有注解以為冕者不在街上,看不到,雖然他不一定有穿朝服,但是對做官的人都要恭敬,因為他是喪服中的冕者。」這個是喪服中的冕者,還有做官人戴的帽子的冕者,「究竟那一種說法是正確的,吾也不敢確定,你們知道有這二說就可以了。」雪廬老人講,他也不能確定,我們知道有這兩種說法,一個是講做官的,一個是講喪服當中戴帽子的,都是冕。「褻比狎更進一步,可以開玩笑。」「貌,喜怒的面貌。見到冕者與瞽者,容貌必須表現表現,不能開玩笑,那瞽者能見得到嗎?」瞽者就是眼睛瞎的人,他能看到嗎?他看不到。但是我們看到這樣眼睛看不到的人,眼睛看不到的人也就代表其他殘疾的人,比如耳聾、四肢不全的人,這是舉一反三。所以在《常禮舉要》講,見殘疾人要恭敬。如果對殘疾的人不恭敬、輕視,那就失禮了,會讓人心裡難過,所以不能開玩笑。

  「有另一種說法:見到齊衰有服喪服者,雖狎必變,有服喪服者他雖然是瞽者,雖褻也必得變貌。全在心裡的恭敬,不論他人能見不能見。」這是另外一種說法,見到有穿齊衰喪服這樣的人,雖狎必變,這個態度要改變,要對他恭敬,不能隨便,有服喪服的人,他雖然是眼睛看不到,雖褻也必得變貌。你看到就要改變容貌了,對他要恭敬,這全部都在心裡的恭敬,不論他能見不能見,雖然他看不到你到底是對他恭敬還不恭敬,但是我們看到這樣的人,就必須要表現恭敬的容貌,對他不失禮。

  『凶服者式之』,「凶服,按照上段說,這也是指喪服。」「必式之,從前轎子與座車,前頭有一根橫木,俗云扶手」,我們現在講扶手,「一遇到事情,就要式之,如拱手為禮,表示恭敬。這一點今日之下很難做到」。今天都是坐轎車,不是坐馬車,我們現在在車上,打開車窗,對送的人打個招呼,在佛門合掌,一般人揮揮手。古時候是拱手為禮,看到服凶服的人對他要禮敬、要拱手。在我們佛門就合十、問訊。

  『式負版者。』「版,版圖,國家的公文。公務員必須恭敬國家,所以一般人對負版者也必須式之。」負版就是拿公文的人,對他必須要恭敬,因為公務員代表國家,所以我們是恭敬國家。

  『有盛饌,必變色而作。』「作客時,主人預備盛饌,客人必得變顏色。作,起也,因為從前是坐在榻榻米。」客人去作客,主人自己親自下廚,自己家裡煮,準備豐盛的飯菜,客人要懂得變色,站起來向主人來致謝。所以,「在外作客,主人親饋,所炒的菜為青菜豆腐,也必須起身致敬」,要起來向主人恭敬的致謝,雖然菜並不一定說大魚大肉,青菜豆腐也要致敬,因為主人親自做的,自己家裡做的,跟在外面餐廳不一樣,「若是菜館送來的就不需要了。」如果到外面餐廳,或者是說菜請外面餐廳送來的,那就不需要,因為這是外面送來的不是自己家裡做的。

  『迅雷風烈必變。』「迅雷風烈必變,這可作一句念。」「迅,快也。雷,《詩經》說:殷其雷,在南山之陽,這就不是迅雷。」迅雷是很快的,突然打雷。「烈,猛也。」「快風、快雷都超乎平常,必定是天地有變,有不正常的現象。《漢書》說,敬天之怒也。」老天發怒了,所以迅雷。快風、迅雷,這個跟平常打雷就不一樣,迅是突然、很快的,這就有不正常現象,天地有變,這個時候我們要敬天了,不能怠慢。

  「白天打雷別吃飯」,白天,我們現在夏天常常遇到雷雨,會先打雷,打雷的時候就不要吃飯,先放著,如果正在吃飯你先放下,「除禮節外,還與衛生有關係」,因為打雷心總是會受到影響,這個時候吃飯對生理衛生也不好,「若晚上聽到打雷也必須坐起來,不能睡」,晚上聽到打雷就要坐起來,不能睡,躺著也要坐起來,反常必變。天地反常必有變化。「佛家的恭敬,睡覺要像獅子臥側睡,也是合乎衛生之道。」側睡就不是這樣平躺,這個對身體比較好,五臟不會受到壓迫,也是合乎衛生之道。「《禮記.玉藻》云﹕若有疾風迅雷甚雨則必變。」這是《禮記.玉藻》裡面講的,如果有遇到疾風迅雷,天地有變,我們就不能怠慢。

  「劉備四十餘年的天下就在這一句迅雷風烈必變。」劉備他能夠有四十多年的天下,就在這一句迅雷風烈必變。他能夠看出不平常的事情,自己態度就很恭敬。「曹操與劉備煮酒論英雄」,曹操請劉備煮酒論英雄,「劉備雖能,這時也不逞能」,劉備雖然有能力,但這個時候他也不逞他的能力,「在亂世逞能,必召來禍害」,在亂世逞你的能力,那必定召來禍害。「劉備那時候還在曹操的地處,每天只是種菜而已」,他每天就在那邊種菜,表現的很平常,「其實他的心不在菜上」。但是不能在曹操面前逞他的能力,「曹操宴請劉備,就是迅雷風烈必變這一句救了他。」

  好,今天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