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十七集)  2019/1/18  台灣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20-037-0057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八佾篇」第八章。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曰。禮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

  昨天我們學習到「八佾篇」的第八章書。這一章雪廬老人講得比較長,解釋得比較多,所以我們分兩次來學習。今天我們接昨天的來學習。雪廬老人當時講這一章也是有兩次,所以這裡接下來雪廬老人講,「必須再略略談一下上回說的」。從這一句我們可以知道,當時講這一章書也是分兩次講的,所以接上一次說的。

  「吾列出三本注解。《集釋》,集各家的注釋,有好有壞,知對知不對,由此可以比較,而後知道其中的意義,這是一種讀書法。」雪廬老人接著上回說的,再給我們提出來,他老人家列出三本注解,就是《論語》的注解,他列出三本。有《集釋》,《集釋》這本註解是集各家的注釋。自古以來,注解《論語》的注釋,有好有壞,知對知不對,看了這個《集釋》可以比較,然後知道其中的意義,這個是一種讀書的方法。「用此來比較,漢儒注解規矩」,就是用《集釋》這本書來比較,漢儒注解《論語》就比較規矩。到宋儒程子、朱子有作比較,「程子開啟以自己意思解說經典的開端」,這個就沒有漢儒這麼規矩了。用自己的意思來解釋經的,是從宋朝程子開始。宋程子以前都依漢儒,這個注解是規矩的。

  「以前吾講《論語》,志在教你們學禮貌,這一次就不是了。」雪廬老人這個《論語》不止講一次,最少兩次以上。以前講《論語》就是教大家學習禮貌,這一次是他九十二歲的時候講的,那就不是了,同樣講《論語》,但是用意不同。「有總別二義,先說總,你們以前上學沒有學過道,孔子有孔子之道,所謂士志於道,朝聞道,夕死可矣。我們沒有聽聞道,即使望道也沒有見到。」這一次的講解《論語》,雪廬老人重點是在道,就是在學道,跟上次就不同。

  「若懂孔子之道,學佛比較容易。」這個話我們一定要留意,不能這樣輕易看過。所以有些學佛的人,認為我們學了佛還學儒幹什麼?這裡就給我們舉出來,你懂得孔子之道,學佛就容易。前面也跟大家匯報過了,學中國傳統文化是學佛的基礎,有了基礎來學佛,當然比較容易;沒有這個基礎,學佛那很困難。「你們有跟隨吾學佛三十餘年的人,頭十年確有往生的人,其次十年則漸衰,後十年便更衰了。佛法有正、像、末法三期,如今好似末法,聽聞雖然很多,但是沒有功夫,惟有增加迷惑而沒有伏斷煩惱,因為心不能改的緣故。今日猶如蓬蒿滿頭,再下去恐怕荊棘滿頭了。你們心理不改,所以吾講說《論語》。吾因中國文化而有助學佛,又因學佛而有助於懂得中國文化。吾依經而說,你們是人,要以修身為本,命終求往生,不必再來。」這一段話雪廬老人就給我們說明,為什麼他九十二歲還講《論語》。

  之前也跟大家提到,有些學佛、念佛的人認為,我們念佛就好,何必再學《論語》?關鍵就在雪廬老人講的,沒有中國傳統文化的基礎。所以雪廬老人到台灣三十幾年,頭十年的確往生的人比較多;再過十年那就少了;後十年,第三個十年就更衰了,一萬個念佛人難得有一個、二個真的往生,可能還不一定有。所以雪廬老人他用這個三十年來形容,好像佛法有正法、像法、末法三個時期,現在好像是末法了。聽經聞法的人雖然很多,聽也聽了很久,但是沒有功夫。聽了很多,沒有功夫,唯有增加迷惑而已,沒有伏斷煩惱。這裡不講滅斷,我們淨土,伏斷煩惱就決定往生。如果沒有伏斷煩惱,那往生沒把握。其他法門都要滅斷煩惱,才能超越三界六道。淨土法門不必滅斷,但是需要伏斷,才能帶業往生。為什麼聽經聽這麼久,念佛沒有功夫?因為心不能改的緣故。所以念佛不改心,念佛的功德都被我們的煩惱障礙了。所以雪廬老人講,他為什麼再講說《論語》?就是幫助我們學佛、念佛的。因為懂得中國文化能幫助學佛,學佛又幫助我們懂得中國文化,可以說相得益彰。我們是人,要以修身為本,命終求往生西方,就不必再來六道輪迴了。這段話,我們大家可以把它節錄出來,常常看看。

  「今日毒很多,惟有聰明人能解毒,解毒必須事先準備。準備什麼?《論語》與佛法。」聰明人能解毒,今天毒很多,那解毒必須事先準備,準備什麼呢?就是《論語》與佛法。這個是很重要的話,我們要好好記住。「可惜的是,你們未能信。共中有不共,必須自己有解藥。首先必須找老師,學佛與學孔子,除佛說以外都不聽。佛、孔子為我的老師,《論語》就是孔子之言,依著《論語》來實行。」我們學佛必學孔子。

  「其次,你們都有障礙,所以學不入,因為你們的文學不行,二百餘注,你們能選擇嗎?」這個的確也是我們現在人的問題所在。「歧路中又有歧路。」這個《注解》那麼多,我們沒有能力選擇,因為就是文學不行。「若文理好,比較能不入歧路,所以必須懂文理。如至於犬馬章,懂得文理,便知犬馬不是指父母。」

  「第三,考據,理能講得通便可以了,若要窮究它的源頭,則吾不能,說了對你們也沒用。你們要諦聽,吾沒有為你們說的,你們不可信。如禮後乎章,所講的意義為《禮器》上所說的,而宋儒引《考工記》,有這個道理嗎?」這又給我們舉出來宋儒錯誤的地方。

  「八佾這一篇多半采講禮的事情」,主要是講禮。「禮有五種,最重要的為祭禮,今日用的祭器、樂器等等都已經不是古代的,如何考據?」沒辦法考據了。「漢儒距離孔子時代才數百年,已經有講不對的了。我們今天距五四還不遠,誰能說明白?」

  『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子曰:起予者商也。孔子的意思就是《禮器》上的意思,《禮器》云:忠信之人,可以學禮。這個意思就很完整了。有人以為忠信與禮是同一等的種種說法,那是無事生非,多生困擾。又有人說,忠信與禮,經傳之中有分開說,有合起來說,其實不必爭。如素都說是白,但也有分開講的,有合起來講的。我們不必像後儒批評子貢子夏的高低,我們夠不上資格批評。」

  「子貢說貧而無諂,富而無驕,孔子使他更於樂道;而子貢說,《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孔子告諸往而子貢知來者。子貢問的那一章,孔子是直說。這一章子夏說人,孔子說繪,子夏悟到禮,這是橫的,豎窮橫遍,平等平等。」

  「只就意境高遠而論,漢詩不如周的《詩經》,周朝的詩不如擊壤歌的渾論元氣。但是就文理的明白來說,當以唐詩為最。你們每天學一、二首詩,研究他的作法,預備將來自己看書。吾就是用佛經的科判與作詩的方法,研究《論語》。」這雪廬老人他是用佛經的科判跟作詩的方法來研究《論語》。

  「巧笑倩兮,這一章分三段,其實是四段。首先子夏只舉《詩經》,其次是孔子承接著舉繪事,再次則轉為禮後乎,最後合起來說,啟予者,商也,又合於最初所引的《詩經》。」

  好,這一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