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群書治要36O》第四冊—君失其道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十八集)  2023/10/20  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20-060-0048

  諸位同學,大家好!我們繼續來學習《群書治要36O》第四冊,第一單元「君道」,六、「杜讒邪」。

  【四十八、景公燕賞於國內,萬鍾者三,千鍾者五,命三出而職計筴之。公怒,令之免職計,命三出而士師筴之。公不悅。晏子見,公謂晏子曰:「寡人聞君國者,愛人則能利之,惡人則能疏之。今寡人愛人不能利,惡人不能疏,失君道矣。」晏子曰:「嬰聞之,君正臣從謂之順,君僻臣從謂之逆。今君賞讒諛之臣,而令吏必從,則是使君失其道,臣失其守也。」】

  這一條出自於卷三十三,《晏子.諫(上)》。

  『景公』:就是齊景公,他在位有五十八年,他接受晏子的勸諫,能夠訥諫,所以國內治安相當穩定。『燕』:就是宴飲,宴請的意思。通宴席的「宴」。『鍾』:是古代計算容量的單位。一鍾約等於六斛四斗。「萬鍾」、「千鍾」都是指優厚的俸祿,現在講薪水非常高的意思。『三』:是表多數,次數很多。『職計筴之』裡面的「筴」上面一個竹,下面一個夾,這是古字,這裡念「策」。「職計」,古代掌管財物的官吏。『士師』:是官名。『晏子』:就是晏平仲,春秋齊國的名相。『寡人』:是寡德之人。這是古代國君自稱的謙虛詞。『惡』:是憎恨、討厭。『疏』:是疏遠,不親近。『從』:是跟隨。『僻』:是奇異而不常見或者邪惡不正當的,這個叫僻。『讒諛之臣』:就是阿諛的臣子。「讒」,都是講別人的壞話,中傷他人;「諛」,奉承、諂媚。『守』:是職守,職責。

  這一條講,「齊景公設宴對臣子進行賞賜。其中,受到萬鍾賞賜的有三人,受到千鍾賞賜的有五人。儘管賞賜命令下達多次,可是掌管財物的職計官卻不聽從景公的命令。」不聽,沒有照他的意思去賞賜這些財物。景公就大怒,「命令罷免職計官」,罷免管財物的官員,「但命令下達多次,掌管刑獄的士師也不聽從」,景公就很不高興。有一天晏子拜見景公,景公對晏子說:「寡人聽說主宰國家,愛誰就能給誰利益,厭惡誰就會疏遠誰」,厭惡這個人他就疏遠,他喜歡哪一個人就能夠給那一個人利益,討厭那個人就疏遠那個人。「而今我喜愛誰卻不能給誰利益」,今天我喜歡哪一個人我要利益給他卻不能給他利益,「厭惡誰」,我厭惡討厭的人,卻不能疏遠他,「這是失去當君主的準則了。」他說這樣當一個國君就失去這個準則了,國君不能喜歡誰就賞誰,討厭誰就疏遠誰,這個就沒有當國君的準則了。晏子就回答說:「我也聽說,君主公正而臣子服從稱為順從」,晏子就跟他分析,我也聽說一個國君領導人,如果他是公正,他的政策是對的,臣子來服從他的意思,這個稱為順從;君主如果不正當而臣子服從,稱為違背法度。逆就是違背。「如今賞賜讒毀阿諛的人,卻讓職計官吏一定服從,那就是讓君主失去他的執政原則,讓臣子有失他的職守了。」這是晏子給齊景公分析,如果國君你賞賜的人是讒毀阿臾的人,都是進讒言,都講人家壞話,都不是講真話,你賞賜這樣的人,職計官他是正直的,認為這個人不應該賞賜給他,如果一定要讓職計官(財物官)來服從,國君失去執政的原則,讓臣子也有失他的職守了。晏子給齊景公分析這個情況,齊景公也能夠接受,所以齊國在晏子當宰相這個時期相對的治安(政治)能夠穩定。

  好,這一條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