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群書治要36O》第四冊—弗敢暇逸  悟道法師主講  (第八集)  2023/9/10  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20-060-0008

  諸位同學,大家好!我們繼續來學習《群書治要36O》第四冊,第一單元「君道」,一、「修身」,乙、「戒貪」。

  【八、在昔殷先哲王,惟御事,弗敢自暇自逸,矧曰其敢崇飲?弗惟弗敢,亦弗暇。】

  這一條出自於卷二,《尚書》。

  『御事』是治理國家政事。『暇』是閒散怠惰。『逸』就是舒適、安樂。『矧』是況且的意思。『崇』是聚集。『弗惟弗敢』就是不只不敢。『弗暇』,就沒有空閒。

  這一條講,「過去,殷的先人明君畏懼天命和百姓,施行德政,保持恭敬」。這個是舉出殷,商朝殷開國先人這些明君,畏懼天命,畏是敬畏,天命就是因果,知道因果,以及畏懼人民百姓,對人民百姓、天命都恭敬、畏懼。施行德政,就是畏懼天命和人民百姓,所以殷朝的先人明君都實施、執行仁德的政治,保持恭敬。「從成湯延續到帝乙」,從成湯開始,一直延續到帝乙,這些「明君賢相都考慮著治理國事」,能夠把國事治理得好,都是用心在治理國事。「他們頒布政令很認真」,一個政策、行政命令要頒布,就很認真、很謹慎。「不敢自己安閒逸樂」,就不敢放縱自己,認真在辦國事,不敢自己安閒逸樂。「自逸自暇猶不敢」,那就不敢放縱了。自逸自暇,自己放逸,不認真來治理國事,這樣都不敢了,「何況敢聚眾飲酒呢」,那怎麼敢聚眾飲酒作樂?自己放逸都不敢了,怎麼敢去聚眾飲酒?「不只不敢,也沒有空閒」,也沒有這個時間,因為處理這些國事的時間不夠了,哪有多餘的時間去做這些娛樂的事情?所以這是殷朝先王他們都是這樣來治理國家,所以國家能治理得好,上軌道。這都是我們學習的地方。

  好,這一條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