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道德講堂光碟教學課程開示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道德講堂光碟教學課程開示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集)  2019/11/1  台灣台北靈巖山寺雙溪小築三重淨宗別院  檔名:WD32-054-0003

  我們今天這個課就上到這裡。今天是達摩祖師的聖誕,今天我們在這裡上課,剛才蔡老師也講,達摩祖師講一念頓悟。禪宗的祖師傳的是頓悟法門,根性利的人,一念他就頓悟了;根性鈍的要漸悟,漸漸修,漸漸放下,漸漸悟,到最後跟頓悟是同樣的境界。我們現代大多數人還是漸悟,由小悟累積成中悟,中悟累積大悟,大悟再累積,最後才大徹大悟。一下子我們做不到大徹大悟,所以我們從漸悟開始。

  在我們聽傳統文化的課,每一個人的善根還是有不同,善根福德因緣還是有不一樣。同樣我們一起聽課,但是各人,每個人他的領會、他的悟處、他的感受也有所不同。但是總的來講,我們有聽都是屬於正面的,雖然我們根器比較鈍,但是薰習久了,慢慢我們也會醒悟過來。我們現在修學沒有辦法達到這個效果,主要我們薰習的時間還是不夠,畢竟我們不是頓悟的那種根器,我們時間不夠,所以達不到那個效果。因此我們還是要多加強,加強「一門深入,長時薰修」,這樣的一個方式來勉勵自己。

  現在我個人,我用的方式,我每天講一則《論語》,走到哪裡就講到哪裡。我這個不是講給大家聽的,實在講,是講給我自己聽的。請大家來,也是給我一個約束。如果沒有找一些人,我自己也很容易懈怠,有事情一來、一忙,算了,有時間再說。這個有時間,恐怕就遙遙無期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接著再來看。過去《論語講記》我也常常看,看了覺得很好,但是總是斷斷續續的。後來我想這樣看了,尤其年紀大了,看的印象又不是很深刻。所以後來我就想到現在有這個微信,那個微信,就是你們現在可以聊天。我弄那個微信不是聊天的,但是也可以說聊天,跟大家聊的就是《論語》,聊這個東西。如果聊那些沒有意義的,特別是講一些是非的,那造罪業了,那個不如不要有這個微信。知事多時煩惱多,識人多處是非多,這個增加我們的業障,那沒有意義了。

  所以這個學習還是要靠自己,佛門有一句話講,「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自己要怎麼修,還是要靠自己。還有同參道友,大家互相勉勵,依眾靠眾,像我們今天這樣一起來聽課,就是依眾靠眾,大家互相依靠。住在道場,大家共修就是依眾靠眾。自己一個人容易懈怠,容易退轉,特別在現在這個時代,如果自己沒有高度的警覺,實在講很容易退轉,我們就不曉得退到哪裡去了。我們也要認識清楚我們現前的這個環境。

  蔡老師講的可以說非常重要,講的也都是我們現前這個世界,不止說我們這個國家,可以說我們這個世界所有的問題,每個國家都有同樣的問題。我們聽這個課,我們要有進步,要提升,現在就是說我們聽懂一句,聽懂一句我們就去做、去實行,信解行證,去做。你這一句認真去做,你就會有心得;這一句做到有效果了,其他的也會觸類旁通。比如曾子講,「吾日三省吾身」,每天反省自己,再三的反省自己。這個三省,你給它作一個數字也可以,或者解釋為時時刻刻反省也可以,所以我們不能呆呆板板。三省吾身,就每天反省三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晚上再一次,那這樣解釋也可以。我們另外一個解釋,就是時時刻刻提醒、時時刻刻反省,也就是說時時刻刻反省自己。「傳不習乎?」老師的傳授,我們有沒有去做,有沒有去實行、去學習?那反省,就是我們有沒有去把它做到,這個反省自己。「為人謀而不忠乎?」我們替人家辦事,有沒有全始全終?如果沒有全始全終,辦一辦不想幹了,這沒有忠於我們為人辦事這樁事情。我們有沒有盡心盡力去給他辦好?這個我們可以自己懂得一條,來修一條。

  每一個經典經句都可以相通的,看我們聽懂哪一句,懂的先去做。懂的很多,能夠做到很多,當然是更好。如果我們這個理解力比較差,我們就先從一條這樣去做,做了有心得,你就會提升了。比如說我們道場,我們出家眾學法器,我勸大家法器統統要學習,那我勸了,你有沒有接受?接受了,有沒有照做?照做了,才是算真正的接受。如果沒有照這樣去做,那不能算接受。所以我們講授課,授是兩方面的,教授這個授,一個提手旁,一個接受的受,就是我們這個手拿東西給對方,對方他有接過來,叫接受。好像你送個禮物給人,手送給人,那對方有接受過來。如果老師傳了,我們要問我們有沒有接受?接受之後,有沒有照這樣去實行?這個都是我們時時刻刻要反省的地方,這樣才會進步。不然我們聽一聽,等一下走出這個講堂,一出門就忘記了。那記都記不得了,大概不太可能去把它做到。為什麼?忘記了,沒有提起來,沒有記在心裡,我們很容易會忘記,這樣我們就很難會提升、會進步。

  所以我們這一生得到人身,在佛門常講,「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們在六道生死輪迴,要輪迴到人道來做人,這個很難。失去人身,要再得到人身,那就更難,佛在經上也有比喻,盲龜浮木、須彌穿針、爪上土,這些都是比喻我們人一失去人身,要再得到人身,機會很少。得到人身的機會很少,失去人身的機會很多、時間很長,得到人身的時間很短暫,所以才講人身難得。得到人身,要聞到佛法,那就更難,在《無量壽經》講,「難中之難,無過此難」,能夠聞到佛法,那真是佛法難聞。能夠遇善知識,那就更難了。很多人聞到佛法,但沒有遇到善知識,不得其門而入,修行不曉得從哪裡下手,不知道從哪裡下手,修了一輩子,還是煩惱一大堆。這個就說明我們沒有進步,沒有提升,甚至還退步,這也就是沒有遇到善知識。

  我們有緣遇到善知識,善知識的開示我們能不能理解?這是第一關,如果理解都不能理解,聽不懂,這個業障很重。不能理解,這個善根不夠,當然沒有辦法去修;理解之後,有沒有照這樣去行、去做,那又是一回事。如果理解,不做,那這就是說食數寶,替人家數鈔票,不是自己的,跟自己沒有關係。這個就像我們讀經一樣,經讀了很多,但是經是經,我們還是我們自己的妄想、習氣,跟我們毫無關係。就是這個經典跟我們沒有關係,這個經念了是佛菩薩的,跟我沒有關係,這樣經對我們就不起作用。這個經讀誦,我們還是要解義,解義之後要去修行,修行才能證果,信解行證,這是我們修行必須有這個信解行證,不能有解無行、有行無解。有的人修行很用功,但是不懂理論方法,盲修瞎練,佛門也常講,佛不讚歎無益的苦行。佛讚歎苦行,但是不讚歎無益的苦行。你那些苦行,理論方法不對,冤枉受那些苦,也得不到結果,這個佛不讚歎。佛讚歎有益的苦行。要修有益的苦行,必須聽經明理,明白之後去修行,這樣方向才不會錯誤。

  我們現在在觀念上,第一個先學習經教,觀念上不要有偏差、有錯誤。如果這個念頭偏差錯誤,修行也是跟著錯了。所以這個聽課,實在講過去老師還是要考試的,有聽,到底有沒有懂?聽有在聽,但是沒懂,沒懂還是要繼續聽,哪裡不懂,或者聽錯了,要把它糾正過來。所以師友都是這個作用,叫做協助我們。所以這個第一個觀念很重要。現代人,一個觀念都錯了,你能要求他怎麼修?那愈修愈離譜,基本上他的念頭就不對了。這個念頭就是知見,他的認知、他的見解不對、錯了,佛法叫邪知邪見,偏邪了。這個知見就像我們開車的導航一樣,開飛機、開船,現在開車也要導航,那個導航導得不對了,那你開了就達不到你的目的地。過去那個導航還不是很正確,我也常常聽人家講,導航被導到田當中去了、被導到去碰到鐵門,說你的目的地到了。這個問題就是我們認知、知見不對,那個就是在導航,它引導你的,引導你去行的,但是它引導的方向不對,你再怎麼走就是達不到目的地。所以首先我們修行必須要有這個正見,所以八正道第一個就是正見。為什麼把正見擺在第一個?因為那個見錯了,你後面那七個全部都跟著錯了,所以這個知見非常重要。我們聽經,就是讓我們有一個正知正見的標準,所謂正字標記,正知正見的標準。所以聽經聞法這個非常重要。

  蔡老師講的這個非常重要,實在講,這個是要普及的去推廣。我現在也是一直想怎麼把蔡老師講的《群書治要》推廣,我們淨老和尚在聯合國也是首先推的就是這部《群書治要》。現在聽說有翻成十個國家的文字,但這個目前還不普及。我們中國自己不修,你也不能影響世界。好像我們要教人,也要自己先修,自己沒有修好,一直希望別人去做,這個也很難。總是什麼事情都要自己帶頭來做,自己來修。我們台灣現在選舉又快到了,大家感覺我們這個社會,新聞一看,就是一個字,亂,就很亂。就像《感應篇》講的,「以直為曲,以曲為直」,直是有道理的,給它講成沒有道理;那個沒有道理的,講成有道理,是非顛倒,善惡不分。現在這個社會就是這個現象,全世界都是這個現象。因此這個經典的推廣,是非常迫切需要。

  所以剛才我們聽蔡老師講,這是九年前在馬來西亞漢學院那邊講的,當時老和尚推《群書治要》,就是看到這個世界政治很亂。因為現在的人不懂什麼叫政治,政治兩個字也不懂,以為當官、去選舉就是政治。有一些人講不要去碰政治,政治很黑。政治怎麼會黑!政者,正也,那個政就是正,正正當當那個正;治是治理,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孔子家語》講,「天道敏生,人道敏政,地道敏樹」,人道辦政治最重要,政治辦好了,大家得到公安;政治辦不好,大家很亂,心不安。實在講,我們哪一樁事情離開政治?政治不是說你當官就是政治。你沒有當官,你在家庭,你一家人,你這個家治理得好不好,那個就是政治。所以在《論語》裡面也講到,有人跟孔子講,你這麼大的學問,怎麼不去當官、不從政?孔子說,我在家裡實行孝悌就是辦政治,這個就是政治。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政治。一個家離不開政治。你一個小商店,管二、三個人,那也是政治。如果你不懂政治,你二、三個人你都管不好,一個小商店你都搞不定。一個工廠、一個公司、一個團體,乃至我們一個道場、一個國家,哪一個離開政治?你說不要政治,那就不要去管;不要管,亂七八糟的,大家都不安。所以現在人把政治兩個字,他意義也都沒搞清楚,看到那些貪官污吏,那些胡作非為的官員,以為他們在辦政治。那政治不是這麼辦的,政治怎麼辦?這部《群書治要》就是辦政治的。

  所以不能沒有政治。但是政治你要怎麼樣才能辦得好?這《群書治要》它是一個標準。所以我們淨老和尚在聯合國就推這一部,我們也有義務責任響應我們淨老和尚推廣《群書治要》。我們老和尚還請人節錄《36O》,怕那個一套大家看也看不懂,沒有興趣去學習,所以編這個《36O》先讓我們學習比較方便,然後再去深入。我們從這個方便,學到一句、兩句,實在講我們終身都受用不盡,這是無價之寶,我們有緣遇到,我們就不要當面錯過。現在電腦網路也很方便,大家要收聽我們華藏網,或者你隨便點哪個網站,要搜尋這個都不難,這個大家可以自己利用時間。因為畢竟我們在一起聽經的時間還是有限,現在是一個月一次。一個月一次,一年十二個月就十二次,這個時間還是有限。所以還是平常細水長流,一天我們就學一條。這個《36O》是什麼意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學一條,就這個意思。這個學完了之後,從頭再來,學一遍是不夠的,所以我們要一門深入,長時薰修。

  我們念佛人,這個就是幫助我們念佛功夫得力,是助修。不然我們念佛念了一輩子也沒功夫成片,不要說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功夫成片都達不到,那還談什麼事一心、理一心?為什麼達不到?沒有這個基礎,沒有傳統文化、人天善法這些基礎,這些沒有。沒有,我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在造惡業,我們念佛功夫怎麼會得力?不可能會得力的。所以雪廬老人九十一歲還講《論語》,他的對象是誰?台中蓮社的蓮友,念佛人。這就給我們說明,學《論語》幫助我們念佛功夫得力,得功夫成片,往生才有把握。如果我們不在這個基礎下功夫,我們現在念佛功夫不得力,臨終往生,實在講沒把握。所以我們功夫要得力,就是在生活當中我們去斷惡修善,把錯誤的一些觀念依照經典這個標準給它修正過來,在《論語》、在《群書治要》,都在這個當中,這個叫政治。政治辦好了,大家心安;辦不好,心不安。

  剛才傳師也跟我問了一個問題,他說現在有同修念《感應篇》,都有把一章一章(我們那個《直講》有分「明義章」、「積善章」、「諸惡章」)那個章的名稱也念下去,說這個可以不可以?這個不是不可以。我們現在早上在念的,我們是沒有念這些章名。如果我們在同一個道場,有的人有念這個,有的人沒有念這個,大家想一想,你要依哪一個?這個就是政治。大家政治,你不要想到去投票、去當縣長、市長,當總統。其實當總統也是這個道理,你要聽哪一個?你要依哪一個?你一個道場不能有兩種模式,讓人家無所適從,不曉得依哪一個。

  所以過去三重淨宗學會,在二十幾年前,為了念佛,有的要念四字,有的要念六個字的,吵起來了,吵到水火不相容。有的要念六字四音的,有的要念四字四音的,這個弄得沒辦法。它原來用台中蓮社四字四音,後來他們又有一些同修喜歡六字四音的。當時要問這個問題,老和尚也不在,我們老和尚到美國去了,到圖書館去只有我在,那只有問我了。他們聽經也有各人的解讀不同,有同修就講,老和尚講經講《彌陀疏鈔》說,蓮池大師教別人念,念六個字的,人家問他,你老人家自己念四個字,還是念六個字?他說我念四個字。為什麼念四個字?他說我就決定要往生,就不用客氣了。南無是皈依、恭敬的意思,我就決定要往生,這個客氣話就免了,念四個字的。那為什麼教別人念六個字?他說別人未必要往生,所以恭敬一點好。這個要念四字四音這一派,就說我們是一定要去西方的,所以我們不念六個字;念六個字的說,那個是助念的,有很多同修聽到那個四字四音,就是人快斷氣了,念得大家聽了毛骨悚然,就是聽了很恐怖。所以念六字四音的,那打起來了。

  後來去找我,我說,實在講,念六個字、念四個字,只要有真信切願都能往生。甚至你不是念阿彌陀佛,你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念南無大勢至菩薩、地藏王菩薩,你真信發願要去西方,也能往生。這蕅益祖師在《梵室偶談》講,他說有的人他是參禪的,你不要改變你參禪,你還是參你的禪,你只要真信發願要去西方,就用你參禪這個修行迴向就好了。這個在《觀無量壽佛經》十四觀到十六觀,這三觀講的九品往生裡面就有講到,讀誦大乘,大乘經不一定讀哪一部經,只要迴向發願。關鍵你真的願意往生西方,真的相信有西方,你真願意去,那你修什麼法門統統可以迴向。做世間任何善事,你去放生、做好事、救濟貧窮,統統可以迴向西方。真信發願,這個行門就很多了,這個行門,念佛是主要的,其他也有很多行門。所以我就跟他們講四字、六字,只要真信切願都能往生,這蕅益祖師不是在《彌陀要解》講得很清楚嗎?但是有的人要念六字四音,有的人念四字四音,後來我就講,你們喜歡念六字四音,再去弄一個道場,後來他們也接受了,要念四字四音的就留下來在這裡。後來他們也接受我的建議,再去弄一個六字四音的道場,喜歡六字四音到那裡去念,喜歡念四字四音的在這裡念,這個問題才解決。請問大家,那這是不是政治?這個就是政治!政治很黑嗎?你沒有這樣處理,大家都住在那邊不一天到晚打架?他要念四字四音,他要念六字四音的,不就打起來了?你說行嗎?

  所以傳師剛才問的這個問題,我們現在每一天讀,就是沒有加上這一個;如果你另外一個道場,專門有加上這一個的,那可以。在我們華藏這個系統,我們大家都這麼念,就要照這麼念,這樣才不會讓人家無所適從。到時人家說:師父,到底我是念哪一種好?對不對?所以道場為什麼那麼多?就是它有不同的修行方式,你喜歡哪一種,你去選擇適合你的那個方式去修行,道場才需要那麼多。

  所以建立宗派也是方便每一個人他根器不一樣,他有的要修禪、有的修密,同樣一個宗,它也有修行方法不同。禪宗也有五派(五個宗派),我們淨土宗有實相念佛、觀想念佛、觀像念佛、持名念佛,持名念佛又有六字四音,又有四字四音。我們現在用四字五音的。所以那天我到雙溪去,休息時間放四字四音的,我們三時繫念念四字五音的。後來我叫他們調整一下,我們雙溪是繫念道場,都常年在做百七,不要一下子念這個調、一下念那個調,讓人家也是很難適從。我們這個繫念道場(在華藏圖書館就是六字二音),四字五音我一直到現在都沒變。所以我們一個道場,你不要很亂、很雜,人家來了不曉得該用哪一個,所以你不得不定一個標準。這個不是說哪一種音好、哪一種音不好,都好,整齊就好,不亂就好。如果亂、不整齊,那統統不好。

  所以這個就是讓大家得到公安,這個就是政治它的目的。《群書治要》講的就是政治,所以我們台灣現在,實在全民都要上這個課。你沒有上這個課,沒有聽蔡老師這麼講,你不懂,你怎麼會選人?好人出不來。好人為什麼出不來?你不認識,你把好人看成壞人,把壞人看成好人,那顛倒了,怎麼會好?政治怎麼會辦得好?我們現在用《群書治要》這個標準,你看看現在全世界的領導人,先不要去看別的國家,先看我們台灣,我們台灣的領導人。發生了一些事情,有沒有一個總統說,「萬方有罪,罪在朕躬」?有沒有?他們沒有。推卸責任,人家去指責他有些錯的地方,「那是我的錯嗎?」他問你那是我的錯嗎?如果你沒有這個經典,真的,你沒有一個標準;你有經典,你眼睛就亮了,這個領導人他正確不正確。是不是?所以這個選舉不能感情用事,不能意氣用事;你感情用事,意氣用事,那就把台灣給毀了。

  好,就講到這裡了。因為我晚上七點半還要講經,所以提前五分鐘下課。我就不在這裡用藥石,剩下兩個小時,回去還要盥洗,還要準備一下,所以先提前一點,我們就講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