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西方確指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西方確指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集)  2013/10/12  台灣台北靈巖山寺三重別院  檔名:WD20-016-0001

  「西方確指序」,我們先看這篇序文。這本書流通已經很久了,過去台北景美華藏佛教圖書館在早年也曾經印出來流通。另外還有一本跟這本書的題目剛好差一個字,那是《安士全書》最後一篇,叫「西方直指」,直接的直,就差一個字。《安士全書》有四篇,第一篇是「文昌帝君陰騭文」,第二篇是「萬善先資」,第三篇是「欲海回狂」,第四篇是「西方直指」。《西方直指》這本書,我記得過去曾經也有人印這一部分單行本流通。《西方直指》是清朝康熙年間周安士居士他編的。這本《西方確指》是在明朝末年,裡面序文會給我們介紹,所以這本書也流通很長一段時間。序是給我們說明這本書它的由來、它的因緣,這個序文講的是給我們介紹這本書是怎麼來的。我們看這個文,看「西方確指序」,從第一行看起。

  「丁未夏」,這個丁未夏下面有個括弧註一,我們講記組有把這個查出來,註一是打在後面。丁未夏是清朝康熙丁未年,是西元一千六百六十七年。今年西元是二千零十三年,這個序文的作者是在西元一千六百六十七年,這在三百多年前寫的,三百四十六年前寫的。「過雪山和尚方丈」,雪山和尚方丈,它這個雪山不知道是指哪個雪山,這是一個山的名稱。我們到福州那邊有個雪峰山,那邊我去過,在中國大陸稱雪山的應該還有其他的地方。這個和尚,也可能是他的德號,雪山和尚方丈。因為古人對一個高僧大德往往以他居住的一個山的名稱來稱呼他,表示對他是最恭敬的。比如說智者大師後人對他更尊敬,稱他天台大師。為什麼稱他天台大師?因為他住在天台山,浙江的天台山。沒有稱他智者,稱他天台大師,這是對他最尊敬的,就是他住的地名來稱呼他,表示這個地方有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高僧大德,這樣稱他。

  這位雪山和尚方丈,我們一看就可以很清楚、明白,這位和尚是當代的一位高僧大德。為什麼我們這麼說?因為這個和尚他出這本書來流通,我們如果看過這本書的內容我們就知道這個不是一般人。如果一般人,他不會去流通這個書,也不會送人家這本書,一般人他不認識。所以這位我們可以肯定是當代的高僧大德。這個和尚「出一書」,就是拿出一本書。「授余曰」,這個余就是寫這個序文的人,後面有他的名字。這個和尚對他講,「此寶筏也」,筏是船筏,我們過河、過江、過海,過渡必須要的一個工具。這個寶筏是比喻,比喻它非常珍貴,不容易遇到,比喻法寶,一般講法寶是寶筏。法寶的傳法能夠幫助我們從生死的此岸度到西方的彼岸,所以稱為寶筏。所以這本書是寶筏,法寶。「且緣起甚奇」,而且這本書發起的因緣非常奇特,這是很特別、很奇特,就是跟一般的經書不一樣,跟祖師大德這些註疏、立說、註解也不一樣,它這個緣起甚為奇特,奇特就是奇妙、特別。

  下面跟我們講時間,這個書它出現的時間。「明末時」,是明朝末年,「吳城八友,同修玄門,日請乩仙以談其術。於卒也,有仙至,所談與諸仙異。因日事之,甚狎熟」,我們先看到這段。這是在明朝末年,吳城八友,吳城就是古時候春秋戰國的吳國,還有三國時代的東吳,就是現在中國江蘇省這一帶,古時候是吳國的地區,國號叫吳,這是一個古城。吳城八友,這個城,就是這個城市、這個地區,有八個同參道友。八友,就是我們現在講大家常常聚在一起,在一起共修的,他們有八個人。他們修什麼?他們不是修念佛法門,同修玄門,玄門就是道家,修道、修仙的,玄門一般稱為道家、道教,道家、道教修長生不老,修這些。這八個人在一起共修,就修這個長生不老之術。還有每一天請乩仙以談其術,扶乩在道教自古以來就非常流行,乩仙,就是扶乩,請神仙來附體,附在乩童的身上,來問事情,請教問題。現在台灣還是有很多乩壇給人家問事情。這八個人,每天他就有人去扶乩,請神仙來,附在乩童身上,然後來談論修道、修仙這些法術。

  仙是修長生不老。過去我年輕的時候對道家也滿有興趣的,那時候還剛剛接觸佛法,道家也滿有興趣的。為什麼?因為道家他也是修長生不老。所以我記得年輕的時候,我訂了一份佛光山,那個時候還沒有佛光山,那時候是壽山寺,我十六歲的時候接觸佛法,訂了一份「覺世旬刊」,是佛光山出的,現在可能變成雜誌了,以前是一份好像報紙,十天出一次。我親近老和尚講經,也是因為看到這個旬刊,才知道我們老和尚在台北市蓮友念佛團講經,十九歲那年聽他老人家講經,一直到現在。另外我又訂一本《仙道》,也是雜誌,專門講修仙這方面的。因為小時候跟我母親常常跑乩壇,所以乩仙、扶乩我也很熟悉,問這些事情。這八個人對這個就很有興趣,常常聚在一起。像以前我在家的時候,晚上沒有工作,下班就跟我母親到三太子那邊,我就去了。沒有事去那邊也好,去做義工,也可以去幫忙,有事就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去請問。這八個人就天天幹這個事情。

  於卒也,卒就是差役的意思。那天又請仙來,可能每天來的仙不一樣。以前我去乩壇,有些常常被附體的,而且這些被附體的人他不是專門在做乩童的,有一類是專門做乩童,叫專業的。這些人他不是專業的,就是我們一般人,他都有工作的,可是神就附在他的身上,他不來都不行。所以我們常常去那邊,常常看到有些老闆他不願意來,神就附在他身體,從他家一直跳,跳到神壇來。每次同樣一個人,有時候來附身的那個神(神仙)不同一個,有的層次比較高,有層次比較低的,不同。從這個地方我們也看出來,這八個人天天在請乩仙來談法術,這天又請來了,這天又有一個仙來,有仙至,所談與諸仙異,今天請來的這位仙人,跟過去請的那麼多的仙人,講的話好像不一樣,大家就覺得非常特殊。

  因日事之,因為這樣每天都請這個仙來。這位神仙講的跟過去那些仙不一樣,這八個人應該聽出現在請的這位仙人講得很有內容,跟過去請的仙大大不同。甚狎熟,狎就是親近,學習的意思,就是常常天天請他來,天天親近,天天請問,這樣就很熟悉。這個我有經驗,我知道,以前我當兵之前,當兵退伍之後,跟我母親去跑瑤池金母,跟九龍三太子我們兩個很熟悉,稱兄道弟,很熟悉。甚狎熟,就是天天去、天天談,就很熟悉,就是這個樣子。

  「久之」,久之就是時間比較久了,這位仙人「忽勸以念佛」,這個仙一開始沒有跟他講念佛,時間久了,大家很熟了,仙人忽然勸大家要念佛。「眾問念佛可乎」,大眾就問,那我們大家都來念佛,這樣可以嗎?「曰善」,這樣很好。「眾皆稱南無佛」,大家同聲念南無佛。平常都在請問這個仙術,現在突然勸大家來念佛,大家就念一句南無佛。「曰不如是念也」,仙人,附在乩童身上的仙人說,不是這樣念的。「眾問如何」,大家就問,不是這樣念,那要怎麼念?「曰」,他就回答,「汝須合掌至心,向西頂禮,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個仙人就講,你們大家需要合掌、要至心,向西方頂禮,念南無阿彌陀佛,要這樣念。「眾從之」,大家聽了就聽他的話。因為是去乩壇請問神仙,我們對這些神仙都很尊敬,實在講也很聽話,神仙既然這麼講,大家就依教奉行,大家就跟著念佛。

  「於是為之微細開示念佛法門,令捨偽歸真,求生極樂」。大家很熟悉,大家也願意念佛,於是這位仙人為大家很微妙、詳細的開示念佛法門。這個過去他們是沒有聽過,現在給他們開示念佛法門。令捨偽歸真,偽就是虛妄,捨去虛妄,歸於真實。為什麼說他們修仙是虛妄?因為仙縱然修成就了,還是在六道。這個在《楞嚴經》裡面,佛一般在經典上講六道,或者講五道,在《楞嚴》講七趣,講七道,就是六道再加個仙道,仙趣。仙修成就了,可以長生不老,這是真的,但是還是出不了六道。凡是出不了六道,以佛法的標準來看都是虛妄,不是真實的成就,也不是真實的功德利益。唯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生死,出三界,成佛道,這個功德利益才是真實,永遠不會失去的。所以令捨偽歸真,求生極樂。

  為什麼要求生極樂世界?因為我們凡夫如果沒有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永遠都在六道生死輪迴,出不去。除非你在娑婆世界修行斷見思惑,那就出離六道,破一品無明才能出離十法界,這是相當不容易的。求生極樂,他可以帶業往生,人人都有分,這個條件低,其他法門條件高,不容易。所以我們凡夫想要在一生當中達到了生死出三界,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是一個最方便、最簡單、最容易,又是最究竟、最圓滿的一個法門。所謂三根普被,利鈍全收,不管你是什麼根器,上自等覺菩薩,下至地獄眾生,都能得度,沒有比這個法門更究竟、更圓滿、更方便的。所以求生極樂,這是十方諸佛都勸我們。這位仙人也是這麼勸大家。

  「始宣示夙昔因緣,菩薩名號,及現異香天花種種靈瑞。而八人者,皆反其邪修,歸於正信」,到這裡是一段。這個時候菩薩看到因緣成熟,一開始降臨乩壇,他還沒有暴露他的身分。大家以為這個神仙跟一般的仙不一樣,講的內容不一樣,後來又勸他們念佛求生極樂。等到這八個人大家都能接受了,他才開始來宣示,宣是宣布,示是開示,夙昔因緣,就是過去世的因緣,過去世他們是什麼因緣、什麼關係。以及菩薩名號,降在這個乩壇這位菩薩他是什麼名號,從哪裡來的。及現異香天花種種靈瑞,還有現這些瑞相給大家看。而八人者,皆反其邪修,歸於正信,這八個人就反過來,以前修的那些不能了生死的這些法門大家就放下了,歸於正信,歸入三寶,修念佛法門,歸於正信。

  再看下面,「無朽者,八人中之師也。菩薩令往三昧和尚處受毗尼,圓僧相。和尚始難之,既而見菩薩月偈,遂敬禮西方,為之剃度」,我們先看這一段。這八個人當中有一個人叫無朽,後面我們就會看到,無朽。他是這八個人當中的老師,他是帶頭、他是老師,就是他帶頭帶其他七個人共修,修仙、扶乩他帶頭的。八人中之師,就八個人當中的老師。這個菩薩叫他往三昧和尚處受毗尼,受毗尼就是受戒,去那邊受戒,而且出家剃度,圓僧相,去那裡剃度受戒。三昧和尚剛開始有為難,這個為難我們可以知道,這個無朽每天在修仙、每天在扶乩,怎麼現在要來佛門出家受戒?怕他習氣放不下,來這邊剃度受戒,擾亂佛門,修的法門不一樣,三昧和尚他就有點為難。既而見菩薩月偈,後來看到菩薩他的指月偈,偈語,知道這不是一般人介紹的,菩薩介紹的,這時候他才接受。遂敬禮西方,他就敬禮西方,為之剃度,就為他來剃度。

  「蓋菩薩始至時,眾以為仙」,這個菩薩剛開始來的時候,大眾以為他也是一個神仙。「指月為題」,指月就是指出以月光來做一個題目。我們中國佛教禪門有一本書叫《指月錄》,這位菩薩他也是指月,以月亮、月光來做一個題目。「求句」,大家求他來開示。「因示以偈曰」,他就開始偈頌。「一月光含千世界,分身無量照群迷,當知本體原無二,不動莊嚴變化機」,講出這首偈。一月,一個月亮的光它就包含三千大千世界。這是舉出一樁事情,其實我們現在眼睛能看得到任何一樣東西,任何物質,不但光含大千世界,實在是含盡虛空遍法界。你隨便拿一個東西,拿這個毛巾,這個毛巾它盡虛空遍法界。為什麼?因為心跟物都是我們自性現的,我們的自性是盡虛空遍法界。所以任何一樁事物都是自性所現的,「唯心所現,唯識所變」,你任何拿一樣事情都是盡虛空遍法界。這裡也是用這個來形容,一月光含千世界,一個月亮的月光它就包含三千大千世界。但是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有很多太陽、月亮,一個也就全部包含。這就說明它是一體的,互相互融的,好像我們裡面這個燈光,每一盞光都包含其他的燈光。

  分身無量照群迷,菩薩能分身,分無量無邊的身,照顧還在迷惑顛倒的眾生。我們現在也時時刻刻受到菩薩的照顧,但是我們自己沒有感覺。實際上,佛菩薩時時刻刻分身無量在觀照我們,在旁邊協助我們。當知本體原無二,「心佛眾生,三無差別」,都是一體的,共同一法身,「三世一切佛,共同一法身」,法身的本體無二無別,佛跟眾生他是同樣的、平等的。不動莊嚴變化機,自性本來就不動的。所以六祖大師開悟的時候講,「何期自性,本無動搖」。那我們現在這個自性有沒有動?也從來沒動過。我們現在為什看到動?我們起心動念,迷了,一念不覺起了無明,看到整個宇宙是一個生滅相、是一個動相,其實自性它不動。所以佛菩薩在不動當中,他可以變化來度眾生,佛菩薩講經說法,他從不起心、不動念當中來教化眾生。

  我們接著看下面的文,「始於明崇禎癸未五月二十八日,迄清順治丁亥十月初二日」。這是說出菩薩降臨乩壇來給大家開示的時間,開始的時候是明朝崇禎皇帝癸未五月二十八日。明朝最後一個皇帝就是崇禎,崇禎君後來自殺,吊柳樹自殺了,清兵入關之後。崇禎癸未,癸未這一年是西元一千六百四十三年,清朝順治皇帝丁亥年是西元一千六百四十七年,前後一共四年多的時間。後面有註解,大家可以翻來看看,一共有四年多。「前後共二十四會」,二十四會就是講了二十四會,四年多的時間講了二十四會。「所說皆修行要妙」,所說的內容都是修行重要、微妙的開示。「因偈中有確指正修路句,遂名之曰《西方確指》」,開示當中有些是用偈頌來開示,偈頌當中有確指正修這樣的句子,所以這本書就把它的名稱稱之為《西方確指》。

  「余讀之,身心踴躍,不啻醍醐之滴入焦腸也」,這是比喻他讀了這本書之後,他的身心踴躍,如同,不啻就是如同,好像醍醐滴入焦腸。焦腸是腸子被燒焦了,腸子燒焦就發炎,那是很難過的。醍醐滴進去,頓感清涼。這是形容比喻,比喻我們在修行過程當中,不得其門而入,就像燒焦的腸子一樣,忽然醍醐滴進去,讓我們得到清涼。「因歎奇不已」,因為這樣讚歎,讚歎這個開示非常非常的奇妙,讚歎不已。這個開示我們讀了之後,真的對我們念佛修行的人,如同禪宗講的「當頭棒喝」,用這樣來比喻形容也不為過。我們修了很久,但是沒有消息,問題出在哪裡?這裡一針見血給我們指出來。

  「和尚曰:余始亦不之信。既而閱之,神采煥發,即欲不信而不能矣」。雪山和尚就跟這個居士講,他說我剛開始接觸到這本書我也不相信,扶乩講的東西不可靠,剛開始他也不相信。既而閱之,但是仔細看了它的內容,神采煥發,看了內容真的不是一般鬼神、世間的神仙能講得出來的。所以即欲不信而不能,不相信也不可能,開示得太好了。這是雪山和尚自己講他看這個書的心得。

  「余曰」,這個居士講,「菩薩往昔因中,與八人具有大緣,悲念深故,權巧接引,此豈同於應乩之流。且觀菩薩臨行,有曰,鸞乩之設,本為神鬼依憑,非大菩薩應化常事。則是書也,豈可作乩書視耶」。這位居士接受雪山和尚拿這本書給他看,他看了之後,知道菩薩往昔因中,過去世在修行因地當中,與這八個人有大因緣。悲念深故,慈悲念念要幫助過去世的同參道友,所以權巧方便來接引。因為這八個人過去世在一起修行念佛,菩薩他往生西方了,他們這些人還沒有往生西方,還在六道輪迴。輪迴到明朝,那時候還在請乩童、乩仙來扶乩,還要學神仙法術這一類,菩薩看到這樣,來幫助他們。所以這個不同於一般乩壇那一流的,不同,不一樣。

  且觀菩薩臨行,菩薩他要走了,不再來降這個乩壇了,要走之前就有講,有曰鸞乩之設,駕乩扶鸞這個施設,本為神鬼依憑,都是鬼神利用這個要來做一點好事,靈鬼。所以一般我們看到乩壇靈鬼來附身,他會講他是觀音菩薩,他是濟公活佛。這個以前跟我母親去乩壇,那我聽得很多,都是神、仙,不然就是歷史上的名人、偉人。是不是就是那個人?不一定。這個事情在民國初年,佛門有很多居士去請教印光祖師,《印光大師文鈔》有答覆這些問題。有一些乩童,鬼神來附身,說他是什麼神仙、什麼佛菩薩來的。去請教印光祖師,是不是真的?印光祖師回答,也有真的佛菩薩來,但是不多,很少。大部分是靈鬼他想做好事,冒用佛菩薩或是這些歷史上偉人的名義,他希望透過這個做一點好事,也是勸人為善,幫人家解決一些疑難的問題,做好事,希望積一點功德。如果他一來說他是鬼,大家都嚇跑了,沒有人敢來,所以都冒用這個名義比較多。印光祖師開示,大部分是靈鬼,真的佛菩薩神仙也有,不多。像《西方確指》是真的菩薩,西方菩薩來的。

  這個菩薩要臨走之前,他說鸞乩之設本為神鬼依憑,本來就是鬼神他們依靠這個來辦一點事情,做一點好事。非大菩薩應化常事,這不是大菩薩應化在世間正常的事情。為什麼大菩薩不用這種方式?因為鬼神都能夠附人的身體,那些佛菩薩他怎麼不能借人的身體?當然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是容易造成混淆。因為鬼神也附人的身體,佛菩薩也附人的身體,到最後有很多人搞不清楚,到底是佛菩薩還是鬼神?所以一般佛菩薩他不用這種方式。這裡這是他過去世跟這八個人有很特殊的因緣,才用這種方式,不多。

  最近,好像去年、前年,這二、三年,淨宗也有一個居士,他也喜歡搞附體、扶乩,現在大陸、台灣都有,很多。有個居士他也請神靈附身,他是找另外一個居士會附體的,在台灣、在澳洲,一段時間,在香港。也寫了一本書叫《佛語錄》,有問有答,這個書就送來給我。當時他說要我們華藏給他印這個書。後來我看一看,這個書不能印。為什麼?我看它的內容,這個人每天跟阿彌陀佛對話,然後他又是什麼夏蓮居老居士也附他的身,也講話,他講的都是佛菩薩附在身體,每天跟佛對話。我仔細看那個內容,有一些是平常經典上的開示沒錯,但是有一些看了不對勁,後來我就說這個不能印,我們印了之後恐怕會給人誤導。為什麼?因為佛菩薩示現,他不是隨隨便便示現的。而且講的內容,因為我們常常聽經,大概也懂一點經典裡面的道理,對照一下,不對,跟《西方確指》這本書差別相當大的出入,不一樣。所以我就發覺那不是真的佛菩薩,可能也是靈鬼借乩童的身體想做一點好事。

  平常聽到一些開示,他也能講,就像我們人一樣,你常常聽經,實在講這個我都有經驗,我們不懂,我們聽人家講,記問之學,我也可以講一講。所以後來就沒有印。還好沒有印,後來被人發現出事情了,這個事情在去年鬧得滿大的。所以這本書我們沒有幫他印。如果他自己印個幾本給人參考、參考,還比較無所謂,反正不是正式印出來流通。正式印出來流通,我們就要對人家負責任,如果有問題,我們也難辭其咎,我們要負責任。所以盧居士拿給我看,我說這個不能印。如果他自己去影印店印個幾本,大家參考參考,那還可以。大量印、大量流通,一印出去就收不回來了。如果不知道的人他再去翻印,給人家誤導,我們就要背這個因果。所以這個要謹慎。因為主要是看它的內容,看它內容講什麼,也不是說它是扶乩的它就是完全不可信。所以像這本書一樣,看它的內容,所謂「依義不依語」。

  則是書也,豈可作乩書視耶,這本書不可以把它當作一般乩壇的書。像我們台灣有很多廟,乩壇出的書很多,也是這麼問答問答的。我看有些廟,我如果到一般神廟,我都會去看看流通處,看他們結緣什書,那個書我都會有興趣看看。比較正規、比較純正的,有好的書,我會把它請回來去翻印。如果這一類的,我們看一看也就沒有給它流通。所以《確指》這本書,它不同於一般的乩壇流通的那些書。

  「余時即願刊布流通,廣利群有,而因緣未到」。這個居士,雪山和尚拿這個書給他看,他看了也非常歡喜,所以當時他就發願要刊布流通這個書,來廣利群有,利益有情眾生,而因緣未到。「迄今己酉春」,今就是當時,己酉那一年春天。「僧俗道侶,無不踴躍歡喜,願施貲助成。至有讀而哭,哭而讀,頓舍所愛室宇衣服器具,入深山念佛者。豈非菩薩以無緣慈,攝化眾生,不可思議乎」。到己酉春天這一年,他印這個書的因緣才成熟。因為以前印書不像我們現在這麼方便,以前印書成本相當之高。現在南京金陵刻經處,大家如果有去參觀過就知道,現在他們還有印用手刷的一張一張的線裝書。一天,實在講,木刻版刻在木板上,然後刷刷刷,一天刷沒幾張,一個工人一天刷沒幾張,所以那個成本就很高。不像我們現在印刷術發達,一天印個幾萬本都可以印出來,成本普遍降低了。那時候花的時間、工錢要很大,而且木刻版那個成本也很高。所以你看這本書薄薄的,在我們現在幾塊錢就印出來了,在當時印這本都不太容易。你看這裡寫的我們就可以理解。

  僧俗道侶,大家看了很踴躍歡喜,大家出錢,願施貲助成,大家發心湊錢要來印這個書,這樣才成就這樁事情。書印出來,流通出去,至有讀而哭,哭而讀,有人讀到哭了,哭了又再讀。頓捨所愛,頓捨所愛就是我們淨老和尚常講的放下。捨什麼所愛?室宇衣服器具,自己的田園家產統統放下,平常所愛惜的,現在全部捨掉了。入深山念佛者。所以我們如果讀了這本書,有這樣的感愛,要入深山念佛,我們雙溪那邊有個深山,那個山滿深的,看大家讀了有沒有感覺。那邊現在陳永信居士、洪平和居士提供一個深山念佛道場,大概就是等我們看這本書看得放下了,陳菩薩就是要我們去那邊深山念佛求往生。真放下才行,不放下,你到深山去住沒幾天,好山好水好無聊,那就又跑下來。真放下才行,沒放下去住個幾天可以,住的時間長了就會感覺無聊,要下來了。所以這本書如果我們深入,的確對我們放下萬緣,一心念佛求生淨土,真的是有很大的幫助。豈非菩薩以無緣慈,攝化眾生,不可思議乎,這個菩薩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來攝化眾生,真的是不可思議的功德。

  「遂與靈曦慧楫二老師,謀付諸梓,梓成,道其始末如此」。遂,就是說,跟一位叫靈曦,一位叫慧楫,兩位老師,跟這兩位老師。楫是行舟的工具,這是一個人的名字。這兩位老師。謀就是說就像我們現在印書,去接洽、去商量,怎麼來做、怎麼來印,我們現在講怎麼排版,古時候是刻字的。這個梓就是印書的雕版,以前印書用木刻板,梓木是最好的,用這種木頭來刻版。木頭刻起來印一版,可以印第二版、第三版,一直翻印,所以叫謀付諸梓。梓成,就是這個書版做成了,一般講書印出來了。印出來,道其始末如此,就是說明原委,把這個因緣講出來,這本書怎麼來的,什麼因緣出現的。

  「時康熙己酉九月既望」,這是他寫這篇序文的時間,那時候時間到康熙那個時代了,己酉年。己酉年就是公元一千六百六十九年,後面註解三有註解。這是農曆九月,既望就是十六號,農曆九月十六號。「古吳淨業弟子朗西金鍔撰」,寫這篇序文是古吳,古吳就是古代吳國的地方,就是現在大陸江蘇省這一帶,古代吳國的地方,修淨土的淨業弟子朗西,這他住的地方,他姓金名鍔,他是金鍔。鍔這個字也是金屬的刀具。他這個人的名字有兩個金,姓金,叫金鍔。他撰了這篇文,他寫這篇序文。這篇序文給我們交代清楚了,這本《西方確指》的書,它發起的因緣、由來,給我們交代清楚。看了這篇序文,我們還沒有看到本文,我們就知道裡面的文,的確句句跟佛經都是相應的,而且非常精要的開示,真的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我們現在請大家翻開《西方確指》。因為它這個頁碼,前面序文的目錄,它一到六。到《西方確指》的本文,頁碼又從一開始排起。現在請翻開《西方確指》。網路的同修如果有需要,跟我們聯繫,我們會寄給大家。我們看這個文:

  【西方確指。】

  【覺明妙行菩薩說。菩薩戒弟子常攝集。】

  《西方確指》這本書是西方極樂世界『覺明妙行菩薩』他說的。『菩薩戒弟子常攝集』,「常攝」也是他們八個人當中的一個,他來編輯的,他受了菩薩戒。「覺明妙行」,李國安居士要剃度,早年要剃度,老和尚勸他剃度,他說孩子還小,那時候佛陀教育基金會剛成立。後來二十年後,韓館長往生了,他又到圖書館來求老和尚給他剃度。老和尚就叫我幫他買衣服。說叫悟道師先帶你到美國西雅圖淨宗學會。結果他就工作辭掉,車子賣掉了。我就帶他去美國西雅圖淨宗學會,那時候老和尚叫我去當會長,去那邊住。我就跟老和尚報告(老和尚在新加坡),說李居士來了。師父,二十年前你勸他剃度,他說孩子小,現在孩子大了。師父你叫我帶他來西雅圖淨宗學會,師父你是公開說不收徒弟了,那是不是他特別,不敢讓人家知道,請我來幫他圓頂?師父,你就跟他取個法號。我以為這樣跟老和尚有個默契。

  結果老和尚跟我講,他說我不是早就宣布不剃了嗎?我說那不剃,師父你怎麼叫我帶李居士來美國西雅圖?他工作也辭掉,他家人都辭了,衣服也買了。師父你不剃,你怎麼叫他來美國?老和尚說沒辦法,我剃刀丟掉了,他說你就收吧,你師兄不就收徒弟了嗎?收了徒弟,你將來才有幫手。我說師父,你不是教我們要學印光祖師,一生不收徒弟?他說是,但是沒辦法,我說不收了,沒辦法。後來老和尚講你就收吧,你那個法號要照我們臨濟寺、十普寺取也可以,悟字輩下去就見字輩,法號要另取也可以。後來我沒辦法,弄到最後沒辦法。我就給李居士講,我說你考慮,老和尚以前叫你剃度你不剃,你去抓悟本師兄來當替身,悟本師變大師兄。你現在老和尚叫我幫你剃,你就變大徒孫,降級降得太厲害了。他說好,他考慮,考慮了三天,頭髮又多白了一些。後來悟蓮跟悟果兩個一直勸他剃度。後來他說要剃度。剃度,我說你委曲,我也很委曲,我想學印光祖師都學不成。

  後來我就把《無量壽經》,老和尚說可以另外排,我說我也不想收徒弟,我就排《無量壽經》,根據十普寺的方式,內號十六個字,外號十六個字,外號覺悟正心,內號妙性莊嚴。我當時也有一點好玩,我說這個李居士就讓他當覺明妙行菩薩,因為外號第一個字是覺,外號是覺,內號第一個字是妙,我就給他取覺明妙行,你當覺明妙行菩薩。後來發到新加坡給老和尚看,老和尚說不行,覺悟正心,妙性莊嚴,他說你是悟字輩的,你徒弟怎麼可以在你上面?後來老和尚就用筆給我圈,圈到第三個。原來我給他取的是覺明妙行,我想《西方確指》覺明妙行菩薩就給你當好了。老和尚給我圈到第三個,變成莊行,變成莊行正明,覺明妙行變成莊行正明。所以他現在的法號是這麼來的。所以我現在看到覺明妙行就想到這個事情。

  後來我才知道,老和尚他的內號是覺,這個我也不知道,那時候看了戒碟才知道。好像冥冥當中佛菩薩安排,老和尚,淨宗學會他第一個開頭創辦的,所以老和尚是覺,我們是悟,下面是莊。所以我們莊字輩的出家眾,祖庭是在美國西雅圖淨宗學會那邊開始的。

  這個書是覺明妙行菩薩說,菩薩戒弟子常攝集。我們看這個文:

  【一時菩薩自極樂國來。降於娑婆震旦古句吳地。在會弟子。以往昔因緣。得蒙化度。】

  我們先看到這一段。『一時』就是那個時候,這個菩薩來,他時間沒有講幾年幾月,因為菩薩在境界裡面超越時空。所以經典上都講一時,一時是活潑的,超越時間、空間。這個菩薩他從哪裡來?從西方極樂世界來的。來降在『娑婆世界震旦』,「震旦」就是我們現在講中國。中國是現代講的,古時候不叫中國,中國是國父推翻滿清,建立中華民國,現在才叫中國。以前清朝叫大清國,明朝叫大明國,震旦就是現在講的中國。『古句』,這個「句」字,我查字典,古音也念「勾」。吳地就是吳國。我們讀歷史知道越王句踐,吳王夫差。所以字典裡面有勾的意思,這是古字,同一個字,兩個讀音。這個地方是現在江蘇省蘇州,蘇州這個地區。『在會弟子,以往昔因緣,得蒙化度』,在這一會的弟子就是過去世以這個因緣,都是一樣修念佛法門的。

  【菩薩將顯淨土法門。】

  菩薩將要來宣揚淨土法門。

  【而說偈言。】

  就說了一首偈。

  【諸佛之法要。微密不思議。以非思議故。無能盡宣說。】

  這首偈我們念一念,你不知道意思也不要去想。為什麼不要想?他很明白的跟你講『不思議』,你還去思、你還去議,你怎麼思、怎麼議那你都無法體會。所以佛經所有的大乘經都是不可思議的,你不可以用你的心(意識心)去思惟想像,也不可以用你的言語去議論,你都達不到。所以這一句就是我們平常看的不可思議。

  偈頌還很長,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先學習到這裡,這首偈明天晚上我們再繼續來學習。祝大家法喜充滿,我們明天晚上見,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