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儒釋道教育專題講座-文昌帝君陰騭文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儒釋道教育專題講座—文昌帝君陰騭文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集)  2010/6/11  台灣新北市汐止區拱北殿  檔名:WD19-020-0004

  《文昌帝君陰騭文》。諸位觀眾,大家好,阿彌陀佛!上一集我們學習到:「家富提攜親戚,歲饑賑濟鄰朋,斗稱須要公平,不可輕出重入」,我們學習到這段。這一段是做生意買賣要公平,不能佔人便宜。佔人便宜,實際上自己沒佔到便宜是吃虧,這有因果報應的。我們接下來再學習下面這句:

  【奴婢待之寬恕。豈宜備責苛求。】

  這兩句是說對待下屬。古時候男的叫做『奴』,奴才,古代男子賣給有錢人,賣終身的,到他家做奴才;女子做婢女,『婢』就是丫鬟,貧寒的人家賣給有錢人做奴才、做婢女。這是勸有錢人、富有的人家對奴婢要『待之寬恕』,「寬」是要寬容,「恕」是要包涵,奴婢要是有任何過失,要用這種心態對待他們。『豈宜』,「豈宜」就是說怎麼可以去責備他。『苛求』就是很刻薄去要求他,無理的要求,刻薄的要求。賣給人做奴婢已經很可憐,離開他的父母,那就非常可憐,來到家裡為我們服務,也是要存一個感恩之心,不能看不起他,甚至無理去要求他、去責備他。這是過去的時代。現在這個時代,我們學到這句,現在奴婢是什麼?你請的人,你請的佣人,尤其現在台灣以及新加坡,包括現在大陸比較先進的城市,有請外勞,外勞是從國外請來的。我也曾經過看新聞、報紙,新聞、報紙我是很少看,偶然瞥一下、看一下,也看過虐待外勞,報紙都有報導出來。

  所以看到這一條,以前我母親在世的時候,也請了一個泰國的外勞,一位女眾,我母親八十幾歲跌倒,走路不方便,請她來照顧。我就感到很感恩,她從她的國家來到我們這裡,雖然賺我們一點錢,但是她也要付出,離開她的家庭。所以私下我都會拿一點紅包給她,給她的紅包是不會被抽佣的,因為外勞來這裡,政府要抽,仲介也要抽,實際上酬勞她只拿到一半而已。但是一半,她回到她的國家就很好用了,譬如印尼的外勞來,我們這裡的三千塊就能換他們國家的一百萬,在他們那邊就很好用了。所以他們來做兩年,回去夠買一間房子,他們消費、物質費用比較低。所以我們現在學到這句,如果有請外勞,我們要寬待他們,如果他們有不對、過失,也要多多包涵他們。最重要是教導、教育他們,要教他們,不是無理的去要求他們。如果是無理的要求,這就不對,這就錯了。下面說:

  【印造經文。創修寺院。】

  這兩句是在三寶裡面種福。『印造經文』。印光祖師講:「印造經文」有十大利益。印光祖師他一生示現給我們看的,他是以印經流通為主,特別印善書《了凡四訓》、《安士全書》、《太上感應篇》,這三本書印最多,其他大乘經典印得沒那麼多,這三本印最多。印經、印善書,古人也說「一世勸人以口,百世勸人以書」,經書能夠流傳到後世,一百世、二百世都能流傳下去。現在科技發達,製作錄影的光碟、DVD,這也能夠流傳很久,這不但有文字,還有聲音,還有影像,這也包含在印造經文這句裡面。經文,我們必須印正確的經文,在佛經裡面就是要印《大藏經》裡面有的,有收錄的,這個經就是真的,我們可以印、可以流通。《大藏經》裡面沒有收錄的,這就靠不住,這就要去審查,看它的內容,如果是邪知邪見的經書,或是有夾雜邪知邪見的經書,那就不可以流通,那流通會害人,害到人的法身慧命,不但沒有功德,反而有罪過。所以印造經文也要印真經正懺,這樣才有功德。

  印經,現在有很多人知道印經,印得很多,到處丟、亂丟,甚至丟垃圾桶,這也有罪過。經要尊重才有功德,經印出來亂丟,甚至丟垃圾桶,這就沒有功德,有罪過。所以我們現在呼籲大家印經,我們社團華藏淨宗學會就是替人服務,有人發心要印經,我們可以替人介紹,接受別人的委託,有專人負責替他們印。最重要的,經印出來要有人講解、有人介紹;如果經印出來,大家看不懂,不知道那本經在講什麼,他也沒有興趣去看、去讀。所以淨空老和尚一生講經說法,釋迦牟尼佛一生示現的也是講經說法。經就是要有人講解、有人介紹,我們才知道它裡面講的內容是什麼,對我們生活上有很迫切的需要,這樣大家才有意願讀誦、受持、學習,所以經印出來後面就要有人講、介紹。自己請回去看,看懂的有,有這種人,但是我看不多,特別是現代的人不讀古文,他看不懂,甚至把意思看錯了,曲解、誤解、錯解。所以印造經文有功德,講經說法更重要。

  所以我們道場印經都配合淨空老和尚的講解,或者他介紹的,他在講經當中講到的,大家就知道那本經在講些什麼。雖然那本經他不一定有講,但是他有介紹那本經在講些什麼,我們就大概知道一些內容,我們就會去請來看。所以我們印經有配合講經的。現在有些報紙廣告很大一篇,說印經有功德,也有人去印。印經是很好,我們也讚歎,但是不要做一些好像不如法的,希望這個經印出來要有人講經,要請法師講經。譬如說現在《普門品》很多,大家都在讀《普門品》。我在五月的時候去大陸普陀山,百七圓滿,同修招待我去普陀山住三天。普陀山住三天,晚上沒事情,我說沒事做,我們現在來到觀世音菩薩的道場,就來學習《普門品》。他們就去買好幾本《普門品》,在那裡學習《普門品》。不然大家一直拜,也不知道在拜什麼。很虔誠!大陸的人在拜,不像我們這邊燒香是七炷香插七個爐,他們是一把這麼大把,還這麼長,在拜。所以講解很重要,就是印造經文要請法師講經。

  『創修寺院』。「寺院」要做什麼?供佛,供養三寶,佛法僧三寶。寺院就是讓修道的人修行,他有一個安住的地方,修道弘法的地方。如果修寺院,寺院蓋得很莊嚴,但是這裡沒有修道的人,這是結緣,讓人種善根,這個功德是有。就像是看到佛像,阿賴耶識就有一個佛像的印象,有這個種子在,這個利益是有;但是現在這一生,現前你要得利益,沒有,為什麼?他不了解佛像的含意,不知道怎麼修學。所以現在有很多寺院是做觀光,觀光是結緣,讓人去走走看看,看到佛像、看到經典,也給他種個善根,有這個功德。但是對改善社會大眾迷惑顛倒造惡業沒有幫助,對現前社會大眾斷惡修善、破迷開悟,這方面沒有幫助。為什麼?沒人講解。現在的寺院,你去找有幾間寺院在講經的?很少。講經,講得如不如法,這又是一個問題。所以寺院就好像學校一樣,要有老師傳授、教導,有學生來修學,那才是寺院真正的功德。不然蓋得很漂亮,蓋得很莊嚴,放著養蚊子,花很多錢。家師常講,如果寺院蓋得很美、很莊嚴,花那麼多錢,沒有人在那裡修行,沒有人在那裡弘法,不起作用,人家對佛教一樣是誤會,一樣是不了解,錢都埋在地下,不起作用。

  所以家師一生效法印光祖師,印經、講經流通。他說現在蓋道場要蓋什麼道場?電視台、電腦網路、做DVD,這樣來弘法。確實他老人家有先見之明,確實這才有起作用,這真的有效果。不然蓋在那裡,大家來拜拜、來走走,照個相,這樣而己,對內容一無所知,不知道。但是現在寺院都被這些無知的人霸佔,他仗著他的權力,你要去那邊講經,他不讓你講。霸佔的人以後要下地獄,所以接寺院、接道場、做住持,那不是開玩笑的,霸佔愈久罪愈重。好像你去霸佔一間學校,你去霸佔也不教學,只是霸佔著,每天做觀光,做其他不相關的事情,你想他有沒有罪過?可能連我們這個世間法律都不容許,何況佛法的因果論。佔愈久罪愈重,拿著佛教的形象做生意買賣,這都有罪。

  所以創修寺院,我們現在這個時代,印光祖師教我們,小道場就好了。二十個人的這種小道場,負擔較小,比較沒有壓力;如果道場蓋得大,開銷大,壓力就大。如果這個寺廟沒有廟產,就要想辦法維持寺院長期的開銷,這樣心就不清淨。所以現在讀到這兩句,要「印造經文,創修寺院」,也要學習。不然你看到這個,我們趕快來印經,經印了亂送,送到最後人家不要,丟垃圾桶,你想這樣有功德嗎?反而有罪過。蓋寺院,蓋寺院大家比較喜歡出錢。你看這個寺院要是蓋愈大、愈莊嚴、愈美,那根柱子是他的,名字還刻在上面,再多錢他都會拿出來。你說我們來辦一個培養講經的法師,一塊錢他都拿不出來,除非有聽經明理的人,他才會去護持這個。聽經明理的人都比較沒有錢,有錢人都不聽,不聽他就愚痴,有錢有福報,但是愚痴,愚痴就亂花錢,亂花錢就造惡業,福報享盡,惡報就現前。實在很冤枉,拿錢去造惡業。沒錢惡業還不會造得那麼重,錢愈多惡業造得愈重,這就冤枉。

  所以佛門一句話說,「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們在六道輪迴要得人身,很難得!得人身要聞到佛法,更困難。如果得人身不聞佛法,你就沒有智慧,沒有智慧,你再有錢也沒用,你的福報如果享盡,你造的惡業,果報成熟就要墮三惡道。在經典上講三世怨,第一生修福,第二生享福,享福的時候又再迷惑顛倒,不知道再修善造福,福報享盡,惡業造多,果報現前,第三世就墮三惡道。所以《華嚴經》告訴我們,「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業,是名魔業」。如果你不發菩提心做好事、修善業,做好事、修善業來生你會得福報,你有錢,享受榮華富貴,但是你沒有菩提心,沒有學習經典,你就迷惑顛倒。迷惑顛倒,福報來,錢就亂用,就造惡業,用福報去造惡業,福報愈大業造愈大,福報享盡,惡報現前就墮落三惡道。所以《華嚴經》說,「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業,是名魔業」。所以發菩提心重要。要怎麼發菩提心?要學習經教。你不學習經教,菩提心怎麼發你也不知道。這兩句我們要好好來學習。

  所以我們的道場現在印《大藏經》,也是替人服務,印經消災。在二OO一年老和尚提倡的,二OO二年三三一大地震,那次災難減到最輕,就是發起印《乾隆大藏經》,災難有減輕了。現在《藏經》老和尚提倡一萬部,還繼續在印。別人發起印經,我們也讚歎,我們也不能說只有我們能印,別人印都不行,不能這樣。但是我們要把印經,如理如法怎麼印,要跟人家說明。希望印經要如理如法,不要浪費,經典印出來,確確實實有它的作用。所以我們《大藏經》印出來都是對人負責的,印幾本就是幾本,一塊錢也不會有出入。印出來的經典,寄幾部到哪個單位,都有記錄。印經的帳目、記錄,我們都可以公開的,隨時內政部要來查,可以讓他查,我們沒有做兩本帳,一本而已,沒有兩本的。我們不需要做兩本,我們不是怕世間的法律,我們怕的是因果律,我們要對因果負責。如果只有怕世間法律,沒用,世間法律定得再嚴,走法律漏洞的人愈多。老子說,法定得愈嚴,盜賊愈多。法律定得很嚴,但是盜賊反而更多,為什麼?他不了解因果,他想如果我能走法律漏洞,我就佔了便宜,我得利益。如果了解因果的人,他就不敢這麼做,為什麼?他知道這麼做,不但沒有得到利益,反過來損失、吃虧。如果了解的人怎麼會這麼做法?絕對不敢這麼做,他會打算盤,會算。所以因果算的是什麼?算現實的利害關係,加減乘除,古人記功過格。所以印光祖師一生重視因果教育,道理在此。所以印祖說,這個時代如果不提倡因果教育,所有的佛菩薩、所有的神仙都下降,也救不了這個世界。為什麼?大家最重視的是利益,因果就是跟你講利害,講現實的。你要講現實,不出因果。我們再看下面:

  【捨藥材以拯疾苦。施茶水以解渴煩。】

  這是講『捨藥材』,我們現在說義診,貧窮的人家買不起藥,我們布施藥材拯救他的疾苦、他的疾病。如果有好的藥可以布施、施捨,我們現在比較鼓勵中藥,但是中藥假的也很多,所以現在藥材要買真的,還是要有一點常識。在北京的同仁堂已經三百多年了,這間老店能夠做這麼久,改朝換代,能夠延續到現在還這麼大間,就是它遵古法製,我曾經去買過。台北也有一間同仁堂,「北京同仁堂」。北京同仁堂以前在開封街,這是樂崇輝居士他們家開的,同仁堂姓樂,快樂的樂,破音字念樂。他也開了一間大乘經舍在印經,以前我也跟他請很多經典。那就是他家祖先留下來的,他們跟國民政府過來台灣,在台北開了一間,現在好像又開了一間很大間。他們做的藥材就是遵古法製,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沒有偷工減料。現在的中藥吃了怎麼沒有效果?他沒有如理如法去做,而且還有假的。我去香港看到整排都在賣中藥,做得很漂亮,香港的同修告訴我,那個最好不要買,那都是假的。你想想看,買到假藥來吃怎麼會治得好?所以現在捨藥材,製藥是很關鍵的,譬如說醫生開好藥方,但是你拿不到好的藥,也沒有效果。所以說醫生的診斷要正確,還要那間藥店的藥是遵古法製,這樣才有效果。

  現在生意人,有的心地很壞,中藥摻西藥,還有摻些類固醇,讓你吃到變成滿月臉,我就曾經吃過。心地很壞,賺人家的錢,亂來。所以現在捨藥材,這條要提倡醫藥常識,不管西藥、中藥,我們有這方面的常識要公開,讓人可以認識真正的藥材。老字號的店,我們去買比較可靠,因為它是老招牌,新開的店就比較沒把握。所以我建議大家,特別是買中藥的藥材,去老一點的店買。所以我們要「捨藥材」,藥材要布施給人,我們也要捨好的藥給人家,不然心地很好,買了一堆假藥去送人,這樣讓人吃了沒效也不好,反而吃了搞壞身體,我們要做好事,反而害了人,這樣就不對。所以我們現在要捨藥材,你要出錢買藥布施跟人結緣,這也要有智慧、要有常識,也要學習。不是到市場去包一堆給人吃就好,這要有常識。捨藥材,也有很多人捨藥材給我吃,我們這些居士大家都很好心,悟道法師,什麼藥有多好、多好,他吃了有多好、多好。實際上我吃了反而難過,為什麼?不符合我的症狀,符合他的症狀,不合我的症狀,他很好心沒錯,但是他不曉得這個常識。所以這個也是要上課,這些好心的人要請他來上課,要教他,教這些常識,教到他懂,現在再去幫助人,真的對人有幫助。不然心地真的很好、很好心,但是方法就不對。

  下面說,『施茶水以解渴煩』,這是煮茶水給人家喝。以前看我母親,我小時候,我們以前住五堵,大路旁,縱貫公路,台北到基隆只有那條路。以前日本時代,我聽我母親說,從高雄走到台北,一路上都沒有一碗茶喝,走到我家門口才看到那一壺茶,好像在沙漠看到甘泉。特別是夏天,以前商店很少,不像現在便利商店很多,以前沒有,交通不方便,確實從高雄走到台北,沒有一滴水喝,我們可以想像到他的需要。所以以前常常燒開水,看我母親燒一壺水放在外面,還放一個碗,讓過路的人喝,就是根據這一條修的,這是「施茶水」。你布施茶水讓人止渴,以後你就不會沒水喝,你有布施水給人喝,你就不會缺水。如果你有水不布施給人喝,以後你就會缺水,以後你自己沒水喝就會渴死,所以要布施茶水。但是現在交通便利,現在很方便,我們這條要怎麼做?要按照現在的情形來做,就是給人方便。喝茶、喝水,現在有插電的飲水機,外國的公共設施,像飲水機到處都有,像公園、公共場所都有飲水機。道場也可以設飲水機,讓信眾來的時候讓大家方便,口渴的時候有水可以喝,這是好事。下面說:

  【或買物而放生。或持齋而戒殺。舉步常看蟲蟻。禁火莫燒山林。】

  這四句是說戒殺、吃素、放生,這四句就是在講這一條,《十善業道》五戒第一條不殺生,這條在佛門裡面很普遍。『或買物而放生』,這就是講放生。但是放生也要有常識,也要學習,不然放了也不如法。我剛出家的時候在佛陀教育基金會,那時候簡豐文居士他們發心一個月放生一次,買蛤蜊、買田螺買一堆,買整布袋,買十幾布袋,搬到十一樓去,到十二樓佛堂去迴向,買一些鳥,迴向完都死一大半了。蛤蜊,那些都是養殖的,放了都死了,活不了,後來才發現這樣不對。還有訂那些鳥,還去鳥店下訂單,下個月十五要放鳥一千隻,鳥店只剩一百隻,你訂一千隻,他要賣你怎麼辦?再去抓,還要去抓九百隻,才能賣你。後來淨空老和尚聽到這樣做法,他說不能這樣做,這樣做法,為了你要放生,變成鼓勵生意人去抓,抓愈多。如果他沒有生意,他就不會去抓,抓那麼多,抓了沒人買,抓來對他也沒有好處,他就不會去抓了。所以放生避免去訂。

  最如法的就是怎麼做?你去市場走走看看,不定時、不定點,不定時間,不定地點,都是臨時有錢去買,看看能活就買去放生,這是最如法。不然變成鼓勵人家去抓,你不放生他還抓得少,你放生他抓得愈多,這樣的做法就錯誤,我們不是鼓勵人家去抓。過去台中蓮社有一次,我聽淨空老和尚講的,差不多四、五十年前,有一個賣烏龜的,抓了一隻烏龜去蓮社外面要殺,蓮友看了趕快拿錢跟他買來放生;第二天來抓了兩隻,大家趕快出錢又跟他買去放生;第三天來變成四隻。第三天,李老師說:不要跟他買了。沒跟他買,第四天就沒再來了。李老師說:你現在再跟他買四隻,第四天變八隻,他愈抓愈多。因為有人買,生意好賺,不用喊半天,去那裡你一定會買,這就不如法。所以放生我們要放那個人家已經抓到的,我們去放生,不是鼓勵他去抓,這才是如法,避免去訂。

  上個月我在上海,他們也是要去放生,他們說訂了一千隻鳥,剩下三百隻,店主跟他說不夠,沒辦法。那個居士很生氣,你明明答應我一千隻,怎麼只剩三百?無論如何你要想辦法補齊。剛好在車上被我聽到,我說不要補了,我說剩下的錢留下來,留著下次再放生,你再去補,他又拼命叫人去抓,這就不對了。我說我們放生是買他已經抓到的,不是為了我們要放生叫他去抓的,這個意思要清楚。後來他們才沒有叫他再去抓,不然一直叫他想辦法,再抓七百隻來。七百隻去別間店調都調不到,人家那邊抓現成的調不到,他又叫人拼命去抓,這就不如法。所以買物放生,我們現在有放生的動畫。如果有人要放生,來找我們是比較如法,我們不敢說做得很如法,但是會比較好,這也是替大家服務。所以我們現在有成立一個放生聯誼會,就是希望大家放生能夠愈做愈好。還有我們在澳洲放生,要跟市政府報備,你要放什麼,市政府指定,放水族他會指定,放海水還是淡水,還是半海水半淡水,他都會指定地區讓你去放,才不會破壞自然生態。不然就像印光祖師在《文鈔》講的,印光祖師說這邊一個魚池很多魚,你去買一隻鯊魚來放生,那個池魚的魚就被鯊魚吃光了。他說這樣你就像帶一個土匪放在一個善良的村莊,那些善良村莊的人就被土匪殺光、搶光,都死光了。所以放生的常識我們要知道,不能破壞自然生態。所以放生也要學習。

  『或持齋而戒殺』。「持齋」目的就是為了戒殺,持齋吃素,素食。這裡講的持齋主要是說吃素,跟我們日中一食的意思也有相關,但是偏重在吃素,就是齋素,齋是清淨的意思,素食比肉食清淨。持齋,戒殺是根本,放生是治標。如果人人都持齋戒殺就不會去抓、不會去殺,就是真正的放生,是根本的放生。所以我們現在不但放生,主要要做護生的宣導,勸人持齋戒殺。像現在至善教育基金會周老師,他第一個星期有來這裡講,講五天。他就是講健康飲食,講素食的利益,以及舉出現在地球上很需要素食,才不會破壞環境,他分析得很詳細。所以持齋、開素食餐廳,我們都是支持、讚歎,素食餐廳愈多,表示吃素的人愈多,這是好事。

  四月底我回來,從大陸回來,去了一趟日本東京,東京開素菜館,開一間倒一間,因為日本人不吃素,學佛的人不吃素,連出家人都不吃素,所以他們素菜館開不成功。最近有同修又去開一間素菜餐廳,老和尚將它命名為「太和素菜餐廳」,我去那邊鼓勵他們,講《安士全書.萬善先資因果勸》,講上半勸,鼓勵素食。我這一趟去,他們說剛開始做都賠錢,我去的時候,他說生意有比較好了,一些日本的年輕人都會去吃,他說現在生意愈來愈好了。這是好事,因為他訂的價錢也不會很貴,現在普遍提升健康飲食的觀念,所以相信以後會愈來愈好。這是持齋戒殺。

  『舉步常看蟲蟻』,「蟲」就是蟲子,「蟻」是螞蟻。我們走路稍微看一下地上,不然螞蟻很多,踩死一大堆也不知道,這是慈悲心的表現,走路稍微看一下。『禁火莫燒山林』,這是不能放火燒山,放火燒山的罪很重。《地藏經》跟我們說,燒山林會墮地獄,因為這個山林裡面動物很多,動物、蟲子不計其數,你一把火燒了,眾生全都燒死光了,所以這個罪過很重。所以「禁火莫燒山林」,要禁止,故意去燒當然不可以,無意中去燒也是不行。所以我們對山林防火,防止火災要謹慎,如果有火不能不注意,山林最怕火,要防止火災的發生,這也是很大的善事。

  好,這集的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這一段。下面,我們下一集再繼續學習。謝謝大家的收看,祝大家法喜充滿,福慧增長,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