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儒釋道教育專題講座-文昌帝君陰騭文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儒釋道教育專題講座—文昌帝君陰騭文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集)  2010/6/10  台灣新北市汐止區拱北殿  檔名:WD19-020-0001

  《文昌帝君陰騭文》。諸位觀眾,大家好,阿彌陀佛!今天要跟大家學習《文昌帝君陰騭文》。這篇文章不是很長,清朝時代江蘇崑山周安士居士將這篇文章做一個註解,這個註解編在《安士全書》裡面第一個部分。《安士全書》分做四卷,第一卷就是「文昌帝君陰騭文」的註解;第二部分就是「萬善先資」,講戒殺;第三卷就是「欲海回狂」,講戒淫;第四「西歸直指」,勸人念佛求生西方淨土。「陰騭文」是《安士全書》這本書的第一部分,《安士全書》裡的註解內容很豐富。我們在汐止拱北殿,利用成立一百一十週年的紀念活動,我們簡單來跟大家介紹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現在在我們民間,在大陸、在台灣,乃至在東南亞的新加坡、馬來西亞,包括印尼這些地區,我們還有看到文昌帝君的廟,供奉文昌帝君,很多人來信奉、來拜拜。可是我們現在一般社會大眾,對於文昌帝君他的歷史,文昌帝君這個人並不了解,文昌帝君所宣揚的,大家更加不知道。大家一般只知道去拜拜、求平安,特別是高中考大學的聯考,我也曾去文昌帝君的廟看過,文昌帝君的桌子上擺了很多准考證,影印的准考證,希望文昌帝君來保佑他的孩子能考中。這是我們現在在社會上有看到的。這個情形難免不相信的人,他認為是一種迷信。這些人說迷信,是不是可以說他們不對?也不能說他們不對。為什麼?確實這個表現難免讓人誤會是一種迷信。為什麼說迷信?因為不懂道理,不明理,不知道文昌帝君是教我們什麼,教我們怎麼修學、怎麼做,這都不知道,只是燒香拜拜,希望帝君來保佑。難免社會上有很多人,認為說這是迷信。

  實際上,我們中國民間這些寺廟,在過去的社會都是屬於社會教育。教育內容教什麼?教倫理、道德、因果的教育,就是在教這些。一般寺廟講勸善,以前有人在廟裡勸善,我們寺院說講經。但是現在寺廟很少人在勸善,可以說沒有看過,甚至聽都沒有聽過。這難免,特別是現代年輕的人他認為迷信,他不要去接觸。所以現在年輕的人,他寧願去信西洋的基督教、天主教,他去信那個教,他認為信那個比較高尚,我們傳統拜神都是迷信。如果我們不提倡這個教育,確實這個誤會不斷衍生,以後就沒有了,它教育的精神完全就不存在。首先我們看文昌帝君,一開始:

  【帝君曰。吾一十七世為士大夫身。】

  『帝君』一開頭就講,『吾』就是我,已經有『十七世為士大夫身』,「士大夫身」就是古時候讀書人做官的。我們中國民間將這些行業,分做士農工商四大類。讀書人現在講知識分子,這有讀書的。大夫是做官的,士大夫身,讀書人。古時候讀書,求取功名,做官。這個文一開始,他有十七世是士大夫身,說他十七世都是讀書人,都做官。這句我們一看就很明瞭,他講這個話是第十七世。帝君末後這一世,就是第十七世,是出生在中國晉朝。「帝君生於晉,姓張,諱亞」,亞是亞洲的亞,是他的本名。古人有名有字,名就是小時候父母取的名字,在未成年大家都可以叫他的名。一直到二十歲成年,成年以後小時候的名字就不能叫,所以叫做諱,諱是忌諱。再叫他小時候名字就是不尊敬他,所以同輩要送一個號給他,字號,以後稱呼他的字,不稱他的名。「越人也,後徙蜀」,徙是搬家,後來他搬到蜀,蜀就是四川,現在中國大陸四川省;「即梓潼居焉」,搬到這個地方,梓潼。所以我們要是看到廟裡寫梓潼真君,那就是文昌帝君,他後來搬到四川,住在這個地方。

  「其人俊雅灑落,其文明麗浩蕩,為蜀中宗師」。在那個時候他人是俊雅灑落,就是說他長得,我們現在說文質彬彬,文人的氣質。他的文章明麗浩蕩,他的學問、文章非常好,所以成為四川蜀中宗師,就是一代宗師,大家向他學習。「感時事,託為方外遊」,那個時候他到方外去旅遊。「及門諸子,建祠祀之」,以後他的學生建了一個祠,祠就是民間講的祖祠,祖祠是祭祀的地方,所以建祠祀之。「題曰文昌君」,他的門生建祠,就是建了一座廟來紀念他,這個廟匾就叫文昌君,等於對他的稱號,稱呼他叫文昌君,文章很好,學問很好。

  「唐玄宗僖宗」。文昌帝君最後一世是在晉朝,距離我們現在已經一千多年,這是他第十七世,最後一世距離我們現在已經一千多年。到了唐朝玄宗、僖宗,「避寇入蜀」,避寇就是遇到強盜,這兩位皇帝躲避進入四川。進入到四川,文昌帝君「顯靈擁護」,一直到災難平息。玄宗與僖宗,「詔封晉王」,就封他為晉王,他是在晉朝時代。「後人加稱曰帝,蓋尊之也。」他原本叫文昌君,後人給他加了一個帝,「文昌帝君」,這是後人加上去的,加這個帝字是表示對他非常的尊敬。這個文出自「四川七曲山清虛觀碑記」,清虛觀是道教的道觀。我們中國道教叫觀,佛教叫寺,一般拜神叫做廟,供奉祖宗的叫祠。這是帝君一十七世為世大夫身,就是說他是一個讀書做官的人。他做官,他的做法:

  【未嘗虐民酷吏。】

  『未嘗』就是說他從來都不曾,不曾去虐待這些人民,『虐』就是虐待,不顧人民的生活,不去了解人民他生活的痛苦,他都是認真為人民來做事,幫助他們解決困難,從來都不曾去虐待這些人民。『酷吏』,「酷」是殘酷,「吏」是下面辦事做官的人,酷吏就是苛吏。不殘酷,這是「未嘗虐民酷吏」,就是說他做官都是愛護人民,不是一個殘酷的官吏。如果要是殘酷的官吏,那就沒有慈悲心,自古以來就有這種情形,做官沒有慈悲心,人民就很慘。下面就是說出他的做人、做事存心:

  【救人之難。濟人之急。憫人之孤。容人之過。】

  他在做官就是救人的災難,『救人之難』,這個「難」就是有災難、有困難,他去解救。『濟人之急』,「急」是緊急的,人遇到緊急困難的事情,他會去幫忙濟急,我們現在講慈濟,我們現在社會上說慈濟,慈悲救濟。這主要是「濟人之急」,就是人有急難去救濟他。人遇到急難的時候是非常需要,非常需要的時候要趕快去救濟他,人家有災難、有困難要去救濟,急難。在我們現實生活當中急難的事情非常多,不但是發生災難,這個急難要趕快去救濟。就是我們平常生活當中時常也會遇到緊急的,遇到人家有困難,我們也是要去救濟。這是文昌帝君他告訴我們,他做官是怎麼做的。這兩句必須要引申到我們現實生活當中所有困難、緊急的事情。我們自己也曾經遇到急難的事情,自己遇到急難是不是很希望別人趕快來救濟我們?當然是這樣。我們自己有這個需求,別人也是一樣,別人有急難,他也希望別人趕快救濟他,所謂「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凡是人都是一樣的道理。我們有急難,希望人來救濟;別人有急難,他也是希望有人趕快去救濟他,這是一定的道理。

  『憫人之孤,容人之過』。「孤」就是孤寡,「憫」是憐憫,我們一般說孤兒寡婦,很孤單。特別現在的老人是孤單老人,孤單老人也很可憐,死了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照顧,子孫也都不在身邊。社會上有孤寡的人,文昌帝君對他們都有憐憫心,憐憫心進一步就是去照顧他們,像現在辦老人院照顧老人。我們淨老和尚常常講的辦彌陀村,彌陀村主要是照顧孤寡老人,子孫不在身邊。現在我們這個時代的社會與過去不一樣,過去三代同堂、五代同堂,子孫住在一起,現在沒有了,因此現在全世界這個老人的問題愈來愈多。所以家師提倡彌陀村的這種構想,主要就是照顧老人過一個幸福的晚年。另外孤兒,現在的孤兒,在現代不一定是父母都不在只剩他一個,實際上現在的孤兒比過去多得太多了,雖然父母都健在,但是沒有人照顧,沒有人照顧,我們看起來就好像沒有。

  現在物質生活比過去好得太多,過去五十年前生活很艱難,物質生活很缺乏,說沒人照顧。現在物質生活都提升了,現在的小孩物質生活也都很豐富,父母對子女物質的供給,比過去那是多得太多了,怎麼說沒有照顧?這點我們要明瞭,我們現在這個社會上最缺乏的是什麼?現在經濟比以前是好得太多了,在物質生活的照顧是普遍都很豐富,可是反過來精神生活沒有人照顧。雖然物質生活比過去好很多,現在小孩很享受,現在的小孩,父母都很疼,怕他受苦,都不敢讓他做事情,出國旅遊住大飯店,小孩就開始在享福了,現在這個時代是這樣。以前像我這個年紀,大飯店不曾聽說過,現在年紀大了,出家有這個因緣去接觸,在過去是不可能去接觸的。但是我現在看大飯店、賓館,父母都帶著二、三歲的小孩就開始享受,現在小孩就開始享福,這都向外國人學習的。享福,你看這些小孩是不是真的快樂?你仔細看,並不快樂;物質上是很享福,但是精神上很缺乏,很孤單。所以這個孤,在現代這個時代我們要仔細去觀察,這個孤的意義應該包括精神生活,物質過得很豐富沒有錯,但是過得不快樂。

  所以現在也有很多學生,連小學生都在自殺。你想想看,他難道沒有父母嗎?有。他家裡沒有錢嗎?也有。生活難道過得很艱苦嗎?不是,不是生活過得艱苦,物質生活都很充裕。為什麼他會自殺?過去我們根本沒聽說學生在自殺,現在不但大學生、中學生,連小學生都有聽說自殺的。為什麼?他的精神生活非常孤單,做父母的人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幫助他。做老師、做父母、社會上的人,不知道要怎麼幫助他。因為大家都不學習我們祖先的倫理、道德、因果教育,所以沒有辦法去幫助他。所以文昌帝君,「救人之難,濟人之急,憫人之孤」,我們讀到帝君這個文章,帝君寫這文章要做什麼?他說這個做什麼?就是勸我們這樣來學習。

  「容人之過」,容是包容。我們俗話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人是凡人,既然是凡夫、凡人就不可能沒有過失,特別我們人與人相處,我們要去找一個人十全十美的,這在這個世界上可能沒得找,你要去哪裡找一個十全十美的人?這個人一點缺點都沒有,這找不到。因此,我們人與人相處,互相必須要有容人之過,包容別人的過失。反過來,我們自己也有過失,別人也是包容我們的過失,我們也要包容別人的過失。這是帝君教我們的,他就是這樣做,他這樣做告訴我們,就是教我們這樣修學。

  【廣行陰騭。上格蒼穹。】

  這是講陰德。這個『騭』,我們一般講陰德,就是做好事自己不去宣揚、不去表揚。『格』就是格天,「上格蒼穹」就是與上天感應,與上天相應。所以一句話說「上天有好生之德」,這就是講上天都有好生之德,如果我們人也有好生之德,我們的心跟上天的天心就相應,上天的心如此,我們的心也是如此,那就跟祂一樣,這是上格蒼穹。蒼,我們一般講蒼天。你要「廣行陰騭」,這個廣字是講廣泛,在我們生活上很廣泛的去行陰騭,這樣來上格蒼穹。

  【人能如我存心。天必賜汝以福。】

  這兩句告訴我們,我們一般人,如果能夠如同文昌帝君他這樣的存心,『天必賜汝以福』,上天必定會賜福給你,賜福報給你。這兩句我們看起來,要得福報我們存心就要善,要做好事,這樣天必定會賜福給我們。如果我們要是沒有像帝君這種的存心,只有去求帝君,去拜拜,買些水果去拜他,是不是帝君就保佑我們會得福報?如果我們沒有照這樣修,福報還是得不到。如果我們造惡業,反過來是得惡報。所以這裡面沒有迷信,我們如果學習《文昌帝君陰騭文》就知道。中國民間所有拜的神,祂有內容的,祂有理論在,祂有方法在,我們去拜主要是要向祂學習,如理如法的學習,我們就可以避免災禍,得到福報,這怎麼會有迷信!如果不學習,只有拜一味去求,不知道要斷惡修善,那就是迷信。下面說:

  【於是訓於人曰。】

  這句是說帝君下面就是對我們人的教訓,這個『訓』就是教訓,教訓裡面也舉出歷史上幾個公案,幾個例子。

  【昔于公治獄。大興駟馬之門。竇氏濟人。高折五枝之桂。救蟻中狀元之選。埋蛇享宰相之榮。】

  這是舉出四個公案,四個歷史上的公案。『昔于公治獄,大興駟馬之門』。這是舉出漢朝時代于公,他是東海人,「為縣獄吏」,古代說縣官。古代的縣官,不但負責行政也負責司法,就是說他包括司法,所以監獄,人犯罪、犯案也屬於他管的。這個公案是說他的郡有一個「孝婦,寡居守節」,這個孝婦是寡婦,奉養她的婆婆,「養姑甚謹」,奉養她的婆婆非常謹慎。婆婆怕她的媳婦再嫁,「自縊死」,自己上吊自殺。婆婆的女兒就告這個媳婦害死她的母親,這個媳婦也沒有辦法辯解,「公爭之不得」,于公去幫她爭取也沒有辦法。以後「孝婦死」,東海這個地方鬧旱災三年,都沒有下雨。後來有一位新的太守來,于公替孝婦伸冤,伸冤之後去祭孝婦的墓,去拜祭她,「遂雨」就是才開始下雨。從那個時候開始「凡所平決,民皆允服」,凡是他去平反,去替人伸冤的,所有的人民都心服口服。

  那個縣的公門損壞,地方上的父老大家發心要來幫忙修理,「父老謀治之,公曰:可高大其門,令容駟馬車蓋」。就是說門壞掉了,門可以再做高一點、做大一點,高就是高,大就是大。多大、多高?四匹馬能夠通過。古時候四匹馬一起拖車,四匹馬跑得比較快,四匹馬拖的車就高大,四匹馬托的車能夠經過,那個門必定很高、很大。「我治獄多陰德,並無冤枉」,他說我在治理獄政,有冤枉的人都替他平反,他積了很多陰德,陰德就是說做好事人家不知道,並沒有冤枉好人;「子孫必有興者」,他的子孫必定會興旺。後來果然他的兒子「定國,果為丞相,封平西侯。孫永侶,為御史大夫」,都做到很大的官。這是第一個公案。

  第二個公案,「竇氏濟人,高折五枝之桂」。這是「五代」,在那個時代有一位「竇禹鈞,燕山人」,年紀三十多歲無子,夢見他的祖父告訴他,你不但無子,而且你的壽命不長,「宜早修德以回天」,就是說你要趕快做好事,這樣能夠挽回天意。「禹鈞由是力行善事,有家人盜錢二百千,自書券繫幼女背,曰永賣此女,以償所負,遂遁。公憐之,焚券養女,及笄擇配嫁之。同宗外戚,有喪不能舉,出錢葬之;有女不能嫁,出錢嫁之」。這是他的祖父託夢給他,他從那天開始努力做好事,他家裡的家人偷他的錢二百千,寫了一張借卷綁在他小女兒的背上,就是說他拿了那筆錢,這個女兒就永遠賣給他,來償還他負的債務,他這個家人就走了。竇氏覺得很可憐,這個家人偷他的錢也是不得己,還把小女兒留給他。他就將借錢的那張紙把它燒掉,撫養他這個女兒一直到她長大成人,找對象將她出嫁。同宗族,外面的親戚如果有人死了,沒有能力買棺木,他也出錢幫他埋葬;有女兒長大成人無法出嫁,出錢幫她出嫁。

  「公量每歲所入」,量就是說每一年他所收入的;「除伏臘供給外,悉以濟人」,就是說自己很節儉,所剩的錢都拿去救濟別人。所以「家唯儉素」,他家庭裡面很勤儉,素就是說過得很簡單,「無金玉之飾,無衣帛之妾」。「於宅南建書院,聚書數千卷,延師課四方孤寒之士,厚其廩餼。由公顯者甚眾」。他的生活很簡單,在他住宅的南方建一間書院,買很多書,請老師來教四方孤寒之士,沒能力、沒錢讀書的這些子弟。由於竇氏他的幫助,後來顯者甚眾,顯是說做了顯官,很多人都有很大的成就。「不久連生五子,皆聰明俊偉」,沒有多久連續生了五個兒子,本來說沒有兒子,還有短命,現在做好事生了五個兒子,都很聰明。

  「復夢祖父告曰:汝數年來,功德浩大,名挂天曹,延壽三紀,五子俱顯榮。汝當益加勉勵,無惰初心也。後長子儀,禮部尚書;次子儼,禮部侍郎;三子侃,左補闕;四子偁,右諫議大夫,參大政;五子僖,起居郎。八孫皆貴。公享壽八十有二,無病談笑而逝。馮道贈詩曰:燕山竇十郎,教子有義方,靈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這是說他後來不但有兒子,五個兒子都做大官;本來壽命很短,延壽三紀,三紀就是三十六年,活到八十二歲,無病談笑往生。這是竇氏濟人高折五枝之桂,這個公案就是出在五代這個時代。這集的時間到了,我們先學習到這裡。下面的公案,我們下一集再繼續學習。謝謝大家的收看,祝大家法喜充滿,六時吉祥,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