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佛說十善業道經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佛說十善業道經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集)  2007/6/9  日本東京增上寺  檔名:WD19-013-0004

  「佛說十善業道經」。請大家翻開經本第四頁,我們看「人題」,就是「十善業道經」下面比較小的字:

  【唐于闐國三藏法師實叉難陀譯。】

  這就是人題,翻譯這部經的主持人,負責翻譯這部經典。因為佛經從印度傳到中國,必須要透過翻譯。所以人題就非常重要。一部經典如果沒有人題,難免會受到後人的質疑,大家會懷疑這部經到底是不是真的佛經,還是人家自己編的,難免會有這個疑義。所以這個經典都有人題,講經的時候也需要大概介紹一下人題,知道這部經在哪個時代翻譯的,是哪一位法師主持翻譯這部經典。

  『唐』,中國唐朝,這個經典是唐朝武則天時代翻的,武則天是中國第一位女皇帝,武則天那個時代翻譯的。隋唐,唐朝的時代是翻譯佛經到了最高峰的一個時期,也可以說佛法建立大乘八個宗派、小乘兩個宗派,就是在唐朝那個時期建立的。可以說佛法流傳到中國,從漢朝到唐朝,唐朝時代是最尖峰的黃金時代,譯經、修行成就的人非常多,叢林的建立也是從唐朝那個時候開始。日本很多祖師大德也都是唐朝時代到中國去,像我們增上寺供的法然上人跟善導大師,那我們看到那個大殿供的祖師大德的像,就知道法然上人是從唐朝那個時代到中國去學習,去留學,他跟善導大師學,學淨土法門,所以回到日本來建立淨土宗。日本到中國來留學,得到佛法、這些中國的文化也非常方便,也非常現成的,因為中國國家花費很多的人力、財力、物力,經典翻譯出來,他去取經回來,這些他都不用去費功夫,這些工作中國在做。日本他們也有編《大藏經》,《大正藏》、《大正續藏》,現在很多我們這個經典的資料都從日本《大正藏》裡面找出來的,收得非常完整。

  中國編藏經從宋朝開始,《磧砂藏》,一直到清朝乾隆皇帝那時候,他做一個總整理,編一套《乾隆大藏經》。《乾隆大藏經》我們去大陸買一套,回到台灣我們重新修版,有些字模糊了,用電腦一個字一個字去修,保存它原來的字樣,然後我們重新給它編一個目錄,跟日本《大正藏》一樣。日本《大正藏》有編目錄,好查,《乾隆大藏經》當時沒有編目錄,所以我們印的時候,我們就把它編目錄,現在目錄都編出來了,本子也縮小一點。現在老和尚又請人家在做句讀,一句一句斷句,句讀,現在這個工作也是很繁瑣,是要非常謹慎去做。現在《龍藏》要查就方便了,因為有目錄,我在澳洲比較有時間,這次查了一下,還滿方便。《龍藏》它的特色,它是木刻版的字,比較大;《大正藏》它的資料比較豐富,但是字小,錯字多,各有優缺點,這些藏經我們都有收藏。現在我們還繼續印《龍藏》,《乾隆大藏經》有句讀的,現在還沒有開始印,現在還在校對當中。我們已經送了很多,好幾百套,到世界各國的圖書館,大學圖書館,國家級的圖書館,都有送。老和尚講送得愈多愈好,每個地方都有保存,這個地方沒有了,那個地方還有。這個是要留給後代的人學習的一個資料,有個資料可學。

  我們中國人用的文字都是直的,西洋人他習慣用橫式,意義上有不同。直的就是直心,橫的,橫行霸道。橫行霸道,有沒有聽過?為什麼說橫行霸道?西方國家有歷史以來,他們發明武器,發明武器到處去欺負人。所以你根據他寫的文字,他的思想,他的行為做出來就是這樣,就是橫行霸道不講道理,橫行霸道。直就是很講道理,我們人是直的,站起來是直的。畜生道,橫的,你看狗就是橫的。如果橫行霸道,下一世要到哪裡去?那自己去看。所以佛教你做人就要這個標準。現在我們也不要以為我們都在做人,不一定,現在是人的樣子,但是那個心跟行為不是人的樣子。

  所以天台宗智者大師講「百界千如」,每個法界都有十法界。比如說我們在人道,人道當中有人中的天人,人,他享福跟天人一樣,在我們人間,人中的天人。也有人道當中的人。人道當中的阿修羅,好勝,爭強好勝,做什麼事都要比勝負,連佛門也不例外,上香要比賽插第一柱香,他要排在第一個,那個叫做阿修羅,好鬥、好勝、好強,他也做好事,但是他夾雜好勝心,將來就做阿修羅,人中有阿修羅。也有人中的畜生道,愚痴,沒智慧,好話聽不進去,壞話他很相信,聽騙不聽勸,愚痴,人中的畜生道,畜生就是愚痴。人中的餓鬼道,貪心重,果報是沒得吃。你看我們這個地球上還有很多餓鬼道,那些人真的就像佛經講的,肚子大大的,脖子小小的,人間的餓鬼道。還有人間的地獄道。每個法界都具足十法界,那我們自己要去哪一道就很清楚,這個是自己選擇的。

  所以我們必定要知道,經翻譯出來,中國人為什麼要用直的?它的意思就是這樣,因為人是直的。我們現在到外國也入境隨俗,有些信件隨他們那邊的習慣都用橫的。但是我覺得中國人中國地區還是依照我們自己祖宗的,不要一昧都學外國人。你到外國說隨順他們,恆順眾生、隨喜功德,隨他們的。在中國地區要有中國人的特色,不要老是跟在外國人的屁股後面,我們覺得這樣很沒有尊嚴。所以我到外國任何國家,我都覺得我比他們福報好,真的我們看起來,他比我們可憐。為什麼?佛經我們看得懂,他看不懂,很可憐,我們福報比他好太多了,他們懵懵懂懂的。現在外國科技發達,科技愈發達,人腦就愈退化,到最後就變機器人,你人就被機器在控制。這些道理我們也不能不明白。

  所以我現在在世界各地看了很多中國人,樣子是中國人,血統是中國人,他的頭腦思想不是中國人,跟中國人一點關係都沒有,他也不曉得是哪一國的,像外國、像英國都不像,實在講他的思想四不像,這就很可憐。所以我們要回歸,現在兩岸政治在鬧,其實那個政治是問題不大,要回歸什麼?全世界的華人、中國人都要回歸自己祖宗傳統的倫理道德文化,要認同自己的祖宗,認祖歸宗,這個才重要,你去認外國人為祖宗就不對了。這種重要的不講,光在爭政治權力,就是搞那一套,搞得民不聊生。真正重要的就是提倡孝道,孝道一推行,保證國家就治好了,國家為什麼治好?家庭治好了,國家就好了。國家為什麼不好?家庭不好。國家是很多家庭集合起來的,家庭不好,國家會好嗎?不可能的事情。這些我們都要搞清楚,頭腦要清楚,不要被人家牽著鼻子走。

  中國人要恢復自己的自信心,這是當前重要的課題。所以我到世界各地,我都不會自卑,因為《無量壽經》講我們不要貢高我慢,我們不要自卑,我們是佛的第一弟子,所以我們學了佛,我們找到了自己,自己有了信心。所以蕅益大師在《彌陀經要解》講「信」這個字講了六種,信自、信他、信因、信果、信事、信理,第一個要信自己,信他就是信佛。如果你不相信你自己是佛,那你信了佛,這《無量壽經》講得很清楚,你懷疑你自己的善根,那你縱然念佛念得很如法,會往生到邊地疑城。所以你要信自再信他,你就不會生到邊地疑城。

  再講『唐朝于闐國』,「于闐」是現在新疆省和闐這個地區,以前是個小國家,叫于闐。于闐我去過,大部分新疆維吾爾族人比較多,還有其他比較少數民族。像維吾爾族的,新疆省,現在都信奉伊斯蘭教,古時候都信佛的,現在都信奉伊斯蘭教,伊斯蘭教比較多,我去過一次。和闐出產玉,玉器比較有名,古代那邊出了很多高僧大德。

  于闐國『三藏法師』,「三藏」是他的學歷,精通經律論三藏,我們現在講學歷。你要翻譯經典沒有通三藏不行,三藏全部通了才有辦法翻譯經典。這位法師他是精通三藏的法師。所以法師等級也很多,像現在大家稱我悟道法師,看到出家人稱個法師,這個是不失禮。但是法師有很多種,講經說法的當然叫法師,你講經說法。但是如果你會誦經,你也叫法師。法師是在家、出家都可以稱,比如說你會念經,你也叫法師,這是天台智者大師講的。你會誦經,你是誦經的法師;你會講經,你是講經的法師;你會做法會施食,施食的法師。所以法師有好幾種。這裡是三藏法師,這個學歷就高了,精通三藏。

  古代翻譯經典的法師不但精通三藏,而且他還精通世間法,像漢朝安息國,安息國就是現在的中東伊朗,安世高法師,他到中國來翻譯經典,他很有語言天才,修行也證果,我們現在講證果。他不但懂得人類的語言,還懂得鳥獸的聲音、語言,那個鳥吱吱喳喳在叫,牠們在講話,安世高他聽了,他就知道剛才那兩隻鳥在講什麼。我在澳洲,那個鳥特別多,每天早上起來都在樹上叫叫叫,我們往頭上看,不曉得牠在講什麼,是不是看到我們來跟我們講早安?因為沒有安世高那個能力,聽不懂,安世高他就懂了。有一次安世高跟同學在路上走,樹上兩隻鳥在叫,安世高就跟他同學講,他說那兩隻鳥在講什麼你知道嗎?他說不知道。那兩隻鳥在講,我們再走不久,有人會送東西來給我們吃。結果果然走了不久,遇到兩個人送東西來給他們吃,那個鳥看到,鳥知道那個東西要送給他們兩個人,那兩隻鳥在講。後來大家才知道他懂得鳥獸的聲音。中國古人也有人懂得鳥獸的語言。螞蟻牠也都在講話,你看螞蟻在地上爬,碰到頭都碰一下、碰一下,都在講話。

  所以我們這個語言要學學不完。學不完,我們又不能溝通。只有成佛就沒有障礙,「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佛菩薩,明心見性的大菩薩,他們沒有障礙,還有這個翻譯經典的法師,他們都有證果,他們證果都得語言三昧,《華嚴經》講語言三昧。語言三昧,不管哪種語言,他沒障礙,不學都會,一接觸就通了,我們學得很辛苦還未必學得很準確,他們不學就很精通,奇怪!但是我們懂得這些道理就一點也不奇怪,為什麼?一切法都是從自性生的,不離自性,你通到自性,通到那個根了,那你所有的都貫通了。所以佛為什麼他一講經,連螞蟻都聽得懂?佛講經說法,中國人聽是中國話,美國人聽是英語,日本人聽他在講日本話,他一個音聲出來,眾生隨類各得解,不管你哪一個族類的眾生都聽得懂。像這部經是在龍宮講的,龍王,龍是畜生道,佛在人道示現,講的那些魚怎麼會聽得懂?佛就有這個能力。我們在讀《無量壽經》都讀過,「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這就方便多了,不用透過翻譯,也不要現在講一講中文,等一下再講幾句日語,不用,他同時出來,同步,聽的人都聽到他們自己的語言。為什麼?你明心見性了,你的性跟一切眾生,上自諸佛,下至一切眾生,都貫通,言語就是這一個。

  『實叉難陀』是他的名字,翻成中文的意思叫「學喜」,或者「喜學」,歡喜的喜,學習的學。我們一般講好學,這個人非常喜歡學習,他很有好學的精神。一個人如果懶散不好學,不喜歡學習,當然世間的事業、道業、學業都不能成就,你好學就成就了。但是我們人都有一些惰性,懈怠,所以唐朝時候,那個時候人的根性就不如以前的人,就比較容易懈怠,因此唐朝「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提倡共修,大家一起共同來學習,依眾靠眾,這樣大家能夠精進,能夠提起學習的精神。我們這一次佛學講座也是這樣的性質,共修。我們在百忙當中抽出這些時間,大家共同來學習,依眾靠眾。所以大家也是我的善知識,是我的老師,讓我在講台上來這裡講給自己聽,你們在下面來監督我。講經是在講給自己聽的,勸自己。

  大家一起修學就比較不會懈怠,也比較能夠提起學習的精神,看到別人在學,我自己也可以學。如果自己一個人,那邊擺一台電視,這邊擺一部《無量壽經》,還是先看看電視,先看一下再說,常常會有這個問題;或者有其他的事情,那個事情先處理,都會這樣。所以在家裡不是不能修,你自己提不起來,你會受環境影響。如果你不受環境影響,你自己能夠提起好學的精神,那你不來道場也沒問題,你在家裡修就好了。道場主要是依眾靠眾,大家互相依靠,大家想是不是這樣?不然大家坐車坐這麼久來也沒有必要。到這邊來,我們只有在這裡學習這個經典,這一個時段我們就可以不會浪費。現在對於玩的事情我們不是很重視,年輕的時候很喜歡玩,現在人愈來愈老,也知道生命有限,能夠多抓緊一些時間來學習比較重要,比較不會浪費光陰、浪費生命。所以喜學,「實叉難陀」,他是一個很歡喜學習的一位法師,所以他能成為一位三藏法師就是因為他好學,這個精神值得我們來學習。

  『譯』是翻譯,把外國文字翻成中國文字,靠翻譯。佛經是印度梵文翻成中文,所以每部經都有譯人,翻譯的人。實叉難陀法師他翻了這本《佛說十善業道經》,另外一本就是《地藏菩薩本願經》,我們中國人很多人讀誦,大家讀他翻譯的經讀得比較順口。因為《地藏經》也有法燈法師翻譯的,法燈法師翻譯的這一本讀的人比較沒那麼多,但是實叉難陀翻譯的《地藏菩薩本願經》,大部分都採用他的譯本,大家讀起來很順口。另外還有一部很重要的典籍,也是在唐朝這個時候翻譯的,八十卷的《華嚴經》,實叉難陀翻譯的。所以實叉難陀法師在中國翻譯佛經不亞於鳩摩羅什法師、玄奘法師,他在譯經史上的貢獻也不在這兩位法師之下,貢獻非常之大。

  好,這部《佛說十善業道經》是唐朝武則天的時代,在于闐國,現在的新疆和闐這個地區,有一位三藏法師,實叉難陀,翻譯的。人題就介紹到此地。下面我們就進入經文,請看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娑竭羅龍宮。與八千大比丘眾。三萬二千菩薩摩訶薩俱。爾時世尊告龍王言。一切眾生。心想異故。造業亦異。由是故有諸趣輪轉。】

  從『如是我聞』到『三萬二千菩薩摩訶薩俱』,這一段是本經的序分。從『爾時世尊』開始就進入正宗分,後面還有一段流通分。一般經典都有這三分,序、正、流通。序分就好像人的頭部,人的頭有五官,正宗分就好像人的身體,流通分好像人的手腳。一部經典有序、正、流通,就是一部完整的經典。我們看到序分,大概知道這部經它的因緣,佛講這部經的因緣、情況。序分又叫證信序,從「如是我聞」到「三萬二千菩薩摩訶薩俱」是證信序。『爾時世尊告龍王言』到『諸趣輪轉』,這一段叫發起序,接著下面就是正宗分。

  證信就是證實、證明的,讓我們能夠對這部經生起信心。因為經不是駕乩扶鸞的,流傳到後世,人家怎麼知道說這部經就是佛講的?要用什麼來證明?所以佛在滅度之前,阿難尊者就請問釋迦牟尼佛,佛,你滅度了,以後我們整理你講的經,流傳到後世,經文前面第一句話要加什麼話才能夠取信於後代的人,對這部經沒有質疑?佛就講了六種,第一句就是安「如是我聞」。如是我聞,我們淺顯的講,如是就是指這部《佛說十善業道經》是我阿難尊者親自聽釋迦牟尼佛講的,親聞,不是聽別人轉告的,也不是我阿難自己編的,真的是我親自聽到釋迦牟尼佛這麼說的。

  這個經典是阿難尊者結集的,就是他整理結集,他複講、複誦,把釋迦牟尼佛講過的經他重新講一遍。阿難尊者在佛的弟子當中記憶力是最好的,像錄音機一樣,聽一遍他一個字都不會忘記,能夠重複一字不漏的講出來,他有這個能力。所以大家都推他來整理經典,結集,請他上台講。阿難上台,佛力加持,就像佛一樣,大家坐在下面就懷疑,「阿難今天的臉不一樣,跟佛一樣,是不是阿難成佛了?還是他方佛來?」阿難一上座,講「如是我聞」,大家這個懷疑就沒有了,不是阿難自己講的,他是聽釋迦牟尼佛講的,他來轉述,大家疑慮就沒有了。所以淺的講是這樣。深講,天台智者大師講如是講九十天,隋朝智者大師那個時代的人大家比較有空閒,農業社會大家比較有時間慢慢來。這個如,實在講,如是兩個字你搞通了,這部經你統統通了。所以天台大師講九十天,真的開悟的人還不少。

  「如」是什麼意思?如就是如其事、如其理,就是事實真相就是這樣,叫如是,他講的沒有增加一點,也沒有減少一點。再進一步講,「如」是講我們每個人的真如自性,你的本性。所以佛經講我們的自性,名詞用得很多,但講的都是一樁事情,真如、自性、佛性、如來藏、清淨心、諸法實相、一真法界,講了十幾個名詞,都講一樁事情,指的都是這樁事情,我們的自性。一切法都是從自性所生的。對於這樁事情我們如果真正認識了,那才叫真正認識了自己;這樁事情你不清楚,真的我們不認識自己。我們現在總是把什麼當作自己?把這個身體當作自己。其實這個身體是我所,好像我們的衣服是我所有的,不是我。真正的我是什麼?在我們這個身體裡面六根的根性,你眼能夠見、耳能夠聞、鼻能嗅、舌能嘗、身能觸、意能緣,那個性才是真正我們自己。所以禪宗參禪講,參什麼?參你自己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你本來的面目。我們現在都迷失了自己本來面目,不認識了自己,迷惑顛倒了,把假的當真的,把真的忘記了,迷失了。所以佛教我們認識自己,恢復我們的自性。

  如是兩個字要深講、要長講,那講得很多了,所有一部《大藏經》就講這兩個字。我們先用淺講,最淺的講法就是,如是我聞,這部《佛說十善業道經》是我阿難尊者親自聽聞釋迦牟尼佛說的,不是我自己編的,也不是聽人家說的,大家就不懷疑這部經它的真實性。所以現在很多研究學術的學者,研究來、研究去,研究到最後,他的疑問一大堆,對經典都打個問號。為什麼要打問號?問號打愈多,他才有論文可以寫,論文寫得愈多,你才能拿到佛學博士。我們不學那個東西,學那個東西他的果報就是一張文憑,你是佛學博士,但是你不能解決問題。所以我們要學佛。

  『一時』,這是講經的時候,這個「一時」也沒有記載明確的年月日,因為「一時」我們看起來似乎含糊籠統。為什麼佛不講年月日?這個有兩方面的說法,一方面古代印度跟中國一樣,佛出現在印度的時代,剛好中國周朝時代,根據中國人的記載,佛滅度到今天已經三千零三十幾年了,正好是中國周朝的時候。中國周朝的時代有八百諸侯,大國、小國八百個,每個國家地區用的曆法都不盡相同,記載的年月日不一樣。印度當時他們也是沒有統一,曆法也沒有統一,一個地區有一個地區用的。曆法不一樣,到現在還是有,像我們中國有農民曆,我們現在一般世界上統一用的就是公元,今年是公元二OO七年六月九號,但是算我們農曆,現在是四月,應該是四月二十四號。回教,他們有回教的曆法,日本這邊都記載皇朝的年代,今年是平成幾年幾月,每個地方它曆法記載不一樣。佛,他不是固定在一個地方講,他在古印度到處去講,每個地方記載的年月日不一樣,我們現在也知道有時差,在這個地球上也有時差,所以記就不是很方便。何況這部經在龍宮講的,龍宮的曆法跟人間的時差又不曉得差多少,因此就沒有明確的記載。

  用一時,它很活潑的,一時可以說是任何一個時候,這是一個說法,任何一個時間。另外,一時就是師資道合這一個時候,就是佛講這部經的因緣成熟的這一個時候。我們今天公元二OO七年六月九號,在日本東京增上寺的一個教室,這一個時候我們大家在學習釋迦牟尼佛講的《佛說十善業道經》,那我們現在也一時。我們上午兩節課,下午兩節課,每一節課都是一時,這一節課的時候。所以用一時,它就超越什麼?超越時間、超越空間,經超越時空。我們現在講這個一時,師資道合這個時候。如果從修行上來講,我們淨土宗念佛講「一心不亂」,禪宗講「萬法歸一」,禪宗講「識得一,萬事畢」。你認識一了,那什麼事情都解決了,舌頭就掛牆壁,你真的明心見性了,那不用再跟你講經說法,舌頭不用了,掛在牆壁,不用再講了。所以這個一的含義非常深,非常活潑,任何一個時候都適用。如果你把它記死的,固定一個時候,那古時候三千年前在印度的什麼時候、什麼地方,我們就想一想,這三千年前的事情,三千年後的現代人可能不合時,不適時宜,那時間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不適用,就會有這種感覺。記載個一時它就非常活潑,我們現在也是一時,將來過無量劫還是一時。

  因為時間在《百法明門論》來講,時間不是真的,時間叫不相應行法,不相應就是抽象概念,我們去給它設定的。你說色法還有個東西,說毛巾,這還有個東西。你說時間,時間它是概念,我們這個時間怎麼來的?根據太陽一晝夜把它定出來的。古代印度一個晝夜定六時,晝三時、夜三時,古代印度一個時等於我們現在西洋的四個小時。中國人古代是算子丑寅卯十二個時辰,中國古人算的時辰,一個時是等於現在兩個小時,所以日夜一共十二個時辰。印度的時比中國大一倍,它是六個時。西洋的比我們中國又小一倍,所以現在我們叫小時,二十四個小時,就是它的時比我們小。所以時間是根據晝夜來的,一晝夜把它分成幾個時。所以時間有沒有?沒有時間,時間是人去設定的。空間是人設定的,東西南北四維上下,我們等於去給它設定。你現在人在這個方位,你東西南北在這裡;你再跑到另外一個方位,東西南北又不一樣了。你在這個星球是這樣,到其他星球又不一樣。它不是真的,它是我們人去設定的一個抽象概念。所以這個時就不要去執著。所以一時是非常活潑的,這個一時又可以回到過去,契入到未來。如果時間是真的,它怎麼能夠時光倒流?所以一時。

  『佛在娑竭羅龍宮』,上面是講「聞成就、時成就」,這是講「主成就」跟「處成就」,你講經說法有一個說法的主席。「佛」是釋迦牟尼佛。「娑竭羅」是印度話,翻成中文是鹹水海,海水是鹹的。佛當時講經說法都在恆河流域這個區域,那麼他指的應該是現在的印度洋,海水是鹹的。這個意思也有顯示出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我們眾生在六道輪迴像苦海一樣。「龍宮」,這個地點在龍宮,龍王住的宮殿。龍,我們也沒看過,我們老和尚講經,我曾經聽他講,他說他看過龍尾巴,但是我都沒看過,我只有看到寺廟那個柱子,用石頭去打的龍,石龍,畫的,那個我看過,我想大家都看過。龍在中國民間習俗的流傳很多,中國人都稱為自己是龍的傳人,也是一個象徵。佛經上講龍講了很多,還有一部《龍王經》。我們一般佛門裡面如果旱災要求雨,因為龍王負責降雨的,哪個地區要降多少雨量,牠負責的,所以求雨就必須要求龍王。如果講到這個,現代人說迷信,現在什麼時代了。現在澳洲圖文巴在鬧旱災,我真想建議市長弄個龍王,市長帶我們來求雨。

  在中國古代鬧旱災,地方官員都會去請一些高僧大德來求雨。我在蓮池大師的傳記裡面看,明朝我們淨土宗第八代的祖師蓮池大師,他在杭州雲棲寺,大家不曉得有沒有去過杭州?很多同修是中國來的,沒去過,我建議你去拜一拜蓮池大師的墓,他的墓還在,現在可去拜。不過蓮池大師那個道場現在在賣茶,我也去那邊喝過茶。以後我們去,有機會我們大家一起去,我帶台灣的高山茶去那邊泡茶,環境非常幽靜。有一年鬧旱災,當時的太守就請蓮池大師,聽說蓮池大師的德行高超,就請這個有道德、有學問的人來求雨才有感應。蓮池大師說我也不會求雨,我只會念佛。太守說念佛也好,只要您能夠把雨求到都可以。蓮池大師說好,就拿個木魚帶大家,帶村民,在田埂繞佛,他就一面繞佛,一面敲木魚,一面念阿彌陀佛。說也奇怪,他念到哪裡雨就下到哪裡。

  台灣有一年鬧旱災,在幾年前我在善果林,我就舉辦一個祈雨佛七,林長給我講,悟道法師,祈雨佛七如果佛七打完了還不下雨,壓力會很重,人家會說我們不靈,念佛沒有誠心。我說給人家罵也沒有關係,沒有誠心我們自己要反省、要檢討,用這樣來提醒自己也很好,念!我們念的第一天,好久沒有下雨,真的下雨了。林長來跟我講,真靈!真靈!我說不是我靈,大家發心,同共發心,我們是共修,我只是參加大家其中的一個人而已。有一次求雨,這個也都有殊勝的感應。所以以後要求什麼就打佛七,我們淨土就是打佛七。

  龍宮,這個大概給學術界的來看,龍宮這大概是當時印度的一個地名。我還沒有出家那一年,剛要出家那一年,我跟一位同事,我也帶他來聽經,他對佛經也是看了很多,然後他就找出一本資料來給我看,他說你看這本書寫的,龍宮是當時印度哪個地方的一個地名。我說不對,我說《華嚴經》是大龍菩薩,龍樹菩薩去龍宮看到大龍菩薩,然後根據記載是從龍宮拿到人間來,我說這句話就不是在人間。他說是在人間,就是在印度一個地名。我說不是。我們兩個爭,爭到最後他也不接受我的,我也不接受他的。他是比較限制在一個現實的現狀,這種情況。我的看法比較寬廣,現狀,還有其他地方。

  龍宮,我們肉眼看不到的世界太多了,我們現在六道法界,我們大概只能看到人道跟畜生道。但是龍是屬於畜生道,這一類的畜生道我們看不到。還有我們人道,根據佛經的記載,我們只看到南贍部洲這個地球的人道,還有三大部洲也是人,我們看不到。北俱盧洲的人一千歲,他生活飲食都是自然的,但是沒有佛法,那邊太享福了,佛去那邊講經說法,他們說我們現在不需要。所以韋馱菩薩三洲護法,還有東勝神洲、西牛賀洲,人的長相跟我們南贍部洲的臉形不一樣。一樣是人道,我們看不到他。大概現在科學家發現外星人,他們也有他們的科技,他們的科技比我們南贍部洲可能還要先進,現在發現的飛碟什麼的,他們不用地球的這些能源,他引用外太空的能源,他們發明的科技可能比我們先進。我們現在實在講是坐井觀天,坐井觀天大家知道意思嗎?一個人坐在那個井,那個口就這麼大,坐在井下面看到天,天就這麼大,一點點那麼大而已,天就那麼大,他沒有出來看。如果再給你看到《華嚴經》,那真的是世界重重無盡,我們現在太渺小了。

  龍宮,我們肉眼看不到的世界,就是現在科學家講的不同時空維次的生物,現在科學家發現有十一度不同的空間,時間、空間都不一樣。最近我在澳洲,好像是悟平法師,她從網路上摘錄一些新聞,好像說三十幾年前,三、四十年前,美國有一架,那個資料我要去查一下,一架飛機好像說飛往加拿大,但是飛到當中突然不見了,這個航空公司就認定是失事,掉到海裡找不到。但是經過二、三十年,那架飛機又飛到那個地方去,大家感覺很奇怪,這個飛機根據記錄失蹤二、三十年,怎麼還飛回來?那邊的旅客都還在,上面的乘客說我們剛剛上飛機,我們感覺只是一下子,怎麼就到了這邊?他說我們這裡已經經過二、三十年了。這個是真的。現在他們家人保險領的領了,哭的也都哭了,現在人又跑回來,他們又沒有老化,都保持他們當時起飛的時候,就像我們平常坐飛機坐到那邊,那時間不長,在他們感覺中就是這一段路程的時間。那是什麼道理?這一架飛機飛入不同的時空頻道去了,他那邊的時差跟我們這邊時差不一樣。

  這個在中國古人就有講,好像是葛洪,一個修仙的,他說在山上打坐一下子,再回到人間,人間過了好幾百年。有禪定功夫的人就很清楚,一入定,感覺是一下子,一出來,好像虛雲老和尚一入定,他感覺一下子,出來說一個月了,他在入定之前煮的芋頭長霉了,感覺就一下子而已。這說明什麼?時間是假的。這架飛機,我再打電話,把資料查出來印給大家看。另外有一個黑人踢足球,踢得正高興,好像踢贏了,一踢,那個黑人跳上來就不見了,不知道哪裡去了,那個也是進入其他的時空頻道。

  所以現在實在講,佛給我們講得很清楚,十法界,一個法界就一個頻道,每個頻道裡面有很多的頻道。我們共同在這個法界,但是頻道不一樣,好像我們這個電視,電視這個螢幕是一個,但是很多個頻道,你現在轉到這個頻道,其他的頻道就沒有了;你轉到其他的頻道,這個頻道就消失掉了,就像這個意思一樣。佛,他是同時所有的頻道他都能現前。我們現在在這個頻道,這個就消失了;在這個,那個就消失了,我們現在是生活在不同時空頻道裡面。十法界,十法界展開就一百個法界,一百個展開就一千個,一千個展開就一萬個,一直延伸出去就無量無邊。在中國記載,我以前很喜歡看《聊齋》、《閱微草堂筆記》,我有看到龍宮,古時候的人真的也有去,那個龍不是大龍,應該是小龍,在中國那個河都有龍王,他也進去。人家到水下面就被淹死了,他走下去竟然沒事,就進入他那個頻道;進入他的頻道,你的視覺、感覺就不一樣。這個有禪定功夫,你稍微有禪定功夫的人,你就可以看到不同頻道,你的禪定功夫愈深,你的能見度就愈廣。

  跟我們最近的頻道就是鬼神道,稍稍心比較清淨一點你就可以看到。所以老和尚他說年輕的時候,在福建建甌,他小時候在那邊念書,有一天下午像要下雨打雷,烏雲密布,然後鄉村的人就叫大家趕快出來看,那條龍被玉皇大帝處罰,被吊在天上,他出去看,就是龍的尾巴從雲端露出來,龍頭沒有看到。所以老和尚他說他小時候看到龍尾巴,大家說這條龍一定是犯了天條大罪被玉皇大帝處罰,被吊在那裡。老和尚他又講到他看到狐狸,狐狸要變成人形要修五百年,但是他看到那個人,他在湖南看到的,他們住的古時候大戶人家的房子,狐狸住在二樓,他們住在一樓。老和尚那個時候年輕,他父親管軍械,他槍枝子彈都很方便拿到,所以他說年輕跟他父親常常出去打獵,他說那個時候他就很想拿槍去打那個狐狸,被他母親制止,不可以,不可以上樓。但是常常看到狐狸穿著人的衣服,但是臉還是狐狸形,但是老和尚看到那是男眾的狐狸,不是女眾,不是狐狸精,是男眾,就穿著人的衣服出來散步,有時候在屋頂上拜太陽。後來我遇到上海徐教授,就是老和尚的弟弟,他們現在住在上海,我說師父說小時候看到狐狸,你有沒有看到?徐教授講那個時候他還小,他說有這個事情,他比師父小六歲,我去求證這個事情。

  我很喜歡看這一類的書,《西遊記》,這些小時候都很喜歡看。我小時候非常羨慕、崇拜的就是孫悟空,他有七十二變,吃了王母娘娘的仙桃又不會死,我說這個不會死太好了,小時候都很嚮往這些。後來學了佛才明白這些道理。所以龍宮,現在雖然潛水艇潛到海底也沒有見到龍王的宮殿,但是你會看到很多海底生物,海洋世界。這部經在海底講的,不可思議。這個跟研究的學者來講,又要跟他辯論一番,我想就不用辯論了,等到有一天他修行修到這個程度,他就看到了,就看到這個事實真相。我們現在知道有不同維次空間的眾生同時存在,我們肉眼見不到的世界太多了,見不到我們不能武斷的否定它的存在,或許將來科學更發達,科學又可以幫助我們證明這個事情。這是佛講這部經的地點在娑竭羅龍宮。

  『與八千大比丘眾』,這是聽眾。「比丘」有三個意思,比丘是印度話,翻成中文有三個意思,乞士、破惡、怖魔。士就是中國人講士農工商,士就是讀書人,知識分子,有學問的人。但是他的生活是去跟人家要飯,所以出家人有個缽,要吃飯,挨家挨戶去跟人家要飯,人家給什麼吃什麼。所以佛陀的時代,印度不管哪個宗教,出家修行人都是托缽,自己沒有煮,給一個缽。缽的大小看你個人的食量,你食量比較大,缽就做大一點,你食量比較小就做小一點,叫「應量器」,應你的食量。現在泰國的出家人還是托缽,我看他們出家人的缽那麼大,但是他們沒有吃素,就是人家給魚就吃魚,給肉就吃肉,他們沒吃素。佛陀的時代,出家人托缽也沒吃素,但是不殺生,吃三淨肉,吃五淨肉。乞食為生,叫乞士,不是一般的乞丐,他是一個有學問、有道德的乞丐。第二個「破惡」,就是他斷惡修善,必須要修二百五十條戒,戒律清淨,戒律清淨他就能證阿羅漢果,脫離六道生死輪迴。第三個「怖魔」,因為他戒律清淨有能力超越三界,魔王看到害怕,怕他的子孫又跑掉一個,控制不了,他就恐怖,怖魔。這是比丘三種意思。

  一般講比丘都指小乘修阿羅漢果,這裡加一個「大」就是迴小向大的比丘,他已經不是只有停留在小乘,好像我們讀書讀小學畢業了,他還升學升到大學,所以叫大比丘,他已經發大乘心,迴小向大的比丘,不是一般的小乘的比丘。大比丘就是菩薩比丘,他是菩薩,大菩薩。證得小乘的比丘,比如說證初果到四果羅漢,他們都有神通,大比丘神通更大,他們到龍宮沒問題,很多法界他都沒障礙。所以有八千位大比丘僧,他們參與這個法會。

  有「三萬二千菩薩摩訶薩俱」,菩薩再加一個摩訶薩,摩訶是印度話,翻成中文是大的意思,菩薩中的大菩薩叫菩薩摩訶薩。菩薩摩訶薩,一般稱登地的菩薩叫菩薩摩訶薩,因為破一品無明、見一分法身就叫菩薩,真的菩薩,在《金剛經》講破四相,是實教的菩薩。從圓初住到十迴向位,這三十個位次都叫菩薩。登地,從初地到十地、等覺,這個都屬於菩薩摩訶薩。菩薩摩訶薩,就是最低的位次他也是在初地位菩薩,圓教初地位菩薩,有三萬二千位。加起來一共,連八千大比丘眾就有四萬人。這是「眾成就」。

  這一段經文就是六種成就。「如是我聞」是「聞成就」,「一時」是「時成就」,「佛在」,佛是「主成就」,「在娑竭羅龍宮」是「處成就」,「與八千大比丘眾,三萬二千菩薩摩訶薩俱」是「眾成就」。就好像我們開會一樣,有時間,有開會的主席,有地點,有參與開會的大眾,有會議記錄,好像開一場會一樣。像我們這一次的講座,大家有報名參加的,我們也有這六種成就,我們也有時間,也有主席,主講的人,也有地點,也有聽眾,大家來報名就是聽眾,那麼這個會就是一個真實的記錄。所以這一段叫做「證信序」,證明這一會的真實性,不是虛構的,不是後來的人他自己去編的。好像我們開個會有會議記錄,以後的人他有懷疑,我們就可以把這個會議記錄拿給他看,有時間、有地點、有主席、有大眾簽名,我們外面也有簽名,就說明我們辦這個佛學講座是真的不是假的,真正有這麼一會。這一段叫做證信序,一般經典前面都有這一段,這是證明這部經的真實性,取信於後人,沒有懷疑。

  下面這段經文就叫發起序,因為佛講每一部經他都有個因緣,是什麼樣的因緣發起的,讓佛來講這部經。好像我們這一次這個佛學講座,它也有個發起的因緣,然後我們大家在一起來學習這個經典。每一次的因緣都有所不同,大部分的佛經都是有人啟請佛才講,或者有人問問題佛才講,這部經的性質屬於無問自說,無問自說就沒有人請問,佛自己主動就說了,這個在所有的佛經講這一類的叫做無問自說。另外一部,我們大家常讀的《佛說阿彌陀經》,《阿彌陀經》也是無問自說的,沒有人請問,佛主動的說出來。大多數都是有佛弟子,他有疑問,他有問題,請問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針對他的問題為他來解答,記錄下來成為一部經,大部分是這樣。無問自說的比較少,佛看看當時這些大眾根機成熟,可以接受了,沒有等人家問,他主動就說出來了。因為佛他能觀機,他可以看得出來,觀機,知道講了大家能聽得懂,能接受。

  這部經,沒有人問佛,他就主動講了。「爾時世尊告龍王言,一切眾生,心想異故,造業亦異,由是故有諸趣輪轉」。這一開頭佛就講了。諸趣就是我們一般講的六道,或者有的經典講五道,《楞嚴經》講七趣,它再加一個仙趣,仙人的仙,《楞嚴經》講了七個,七趣。一般講六道,有的講五道,這是開合不同。諸趣就是六道輪迴,輪轉就是輪迴。這一段經文很簡單兩行經文就告訴我們六道輪迴是怎麼來的,已經講清楚、說明白了,但是我們看了還不明白,所以還要進一步的解說。這一段佛已經講得很清楚了,為什麼有六道輪迴?一切眾生心裡的想法,異就是不一樣,每個人他心裡的深處,內心深處,他想什麼不一樣,所謂同床異夢。連夫妻兩個睡在一起,晚上共同睡在一個床鋪上,他想的跟她想的不一樣,他的念頭不一樣。所以人的面貌為什麼不一樣?心不一樣,心表現出來就在我們的臉上,所以看到我們這個臉的相就會透視到我們現在的心態,因為這個相就是你那個心表現出來的,心看不到,但是你這個相可以看到。這一段經文是重點。

  我們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先講到此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