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佛說十善業道經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佛說十善業道經  悟道法師主講  (第十九集)  2007/6/17  日本東京增上寺  檔名:WD19-013-0019

  「佛說十善業道經」。請大家翻開經本第十頁第四行:

  【復次龍王。若離妄語。即得八種天所讚法。】

  我們上一堂講到『離妄語』。妄語有時候是方便妄語,也是為了保護眾生,為了事情圓滿,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就叫開緣。所以戒律有開遮持犯,開就是開戒,開戒就不是犯戒。佛在經上他也舉出一個例子,這個例子就是獵人追殺一隻鹿,鹿跑到岔路,追到一個岔路他不曉得往左邊還是右邊,但是這個人看到了,他明明看到鹿往右邊跑,獵人問他你有沒有看到剛才有一隻鹿從哪一邊跑?這個人為了要保護那隻鹿的生命,另外也保護讓這個獵人不造殺業,就打方便妄語,明明看牠往右跑,跟他說往左邊跑,他往左邊去追當然就追不到。這樣的情況打了妄語他不犯戒,這是開戒。開戒,他不但沒有罪,他還有功德,因為這是基於方便。所以戒律每一條戒都有開遮持犯。我們可以以此類推,我們剛才講的那個例子,因為我們就不知道那個老闆他的存心是怎麼樣,存心不良要騙人當然這是造業。

  另外有人他就講了,另外又有一位居士,他在賣手帕、賣絲巾這一類的,他也是受五戒,受了五戒,他的心裡又覺得很不安,沒有受戒他很自在,他受了戒就不安。他又來問一個問題,他說我現在有時候為了賺錢,明明我這條手巾是一塊錢的本錢,我就跟客人說我這是三塊的本錢,所以我賣你八塊,或者賣你六塊,我才賺你一半,我這個就三塊而已。或者他說賣五塊,或者他賣四塊,他說我這個就三塊的本錢,我賣你四塊才賺你一塊錢。有時候又會講,就照本錢賣給你,我的本錢是三塊,我還照成本賣給你。他說他打這個妄語,他說為了多賺一點錢打這個妄語。這要不要打這個妄語?如果我們讀了《了凡四訓》,知道我們一生當中,你賺多少錢是一定的,該你賺的你一定會賺得到,不管你用什麼方式你都可以賺到的,你不用去騙他,該你賺的你還是會賺那麼多,這個就沒有必要了。所以商業守住一個商業道德,這也是給這個行業的人做一個榜樣。這也是在自己可以做主的情況之下,當然也可以不必要打這些妄語,要相信「一飲一啄,莫非前定」,我們命中有的,它也跑不掉。

  這些都屬於小妄語,不是大妄語,小妄語。最重要,講話有信,因為我們一個人常常打妄語,常常騙人,人家被騙是一次、二次,第三次恐怕就不會再相信你,這個吃虧還是在自己。我們人與人相處,像《弟子規》講的「凡出言,信為先」,凡是講話,信用為優先,你不能言而無信,講話都不是真的,這就在社會上也很難得到大眾的信任,不能得到大眾的護持、支持。不能得到大家的信任、支持,那做什麼事情都很艱難,都非常艱難。信用好的人,實在講他能得到大眾的信任,縱然他身上都沒有錢,人家也會支持他,人家敢借錢借給他,肯幫助他,他就可以做得起來。

  我前年到美國洛杉磯淨宗學會,去那邊講經。洛杉磯淨宗學會對面就像一個小市集,很多商店。台灣有一家天仁茗茶,專門做茶葉的,天仁,那個老闆娘就來找我,休息的時候來找我。我在台灣都講台語(閩南語)的經,她聽到我講的閩南語的《了凡四訓》,她問我你為什麼閩南語講得這麼好?我說我小時候喜歡看布袋戲,看那個地方戲,父親常常帶我去看,有學一些比較漢語的口白發音。然後她就拿一本書給我,那本書書名叫,茶王,茶葉的茶,國王的王,《茶王傳奇》。她大概跟我講一下,她說她先生以前在台灣,好像一、二十年前做證券公司,倒閉虧本虧掉了,他差一點跳樓自殺。

  後來我在美國、加拿大巡迴兩個月,每次上飛機,我就利用坐飛機的時間把他那本書拿來看,看了,他是台灣南投人,家裡小時候他父親傳下來就是種茶葉。他們的祖籍是在清朝時候移民到台灣,在福建漳浦。後來他把南投的地賣掉了,賣掉之後他又到高雄岡山,高雄縣岡山,日本也有岡山,那是台灣高雄的岡山,去那邊開個茶行。後來他認識了他太太,他的岳父是高雄縣的議員。然後當兵回來之後,他又開店,開到台南。他也很會做生意,店開了之後,同行的都比不過他,他這個生意做得愈來愈好。他生意做得好有他的原因,因為他對下面的員工,這些紅利什麼的,他該給的一定給。他一直在研究這個茶葉怎麼做。後來一直開,開到苗栗,那邊他又買一塊地種茶,後來又開,開到北部。像台灣那個時候連鎖店好像也有十幾家,天仁茗茶。後來開到我們現在道場信義路,現在還有。

  他賺錢賺很多,在台灣茶葉的這個行業算他是最出色,連鎖店非常多,錢賺得多。錢賺多就有人請他去投資證券公司,自己開一個天仁證券。但是他做茶是內行的,從小做到大,但是隔行如隔山,現在開個證券公司,那是搞那些股票、那些證券,那就不是他專業的。後來那個倒掉了,連自己那些賺的錢都讓給他們股東大家分回去,他還倒貼人家很多錢。原來事業做到正高峰,一下子這樣跌下來。我看他那本書寫的,他的遺囑都寫好了,說他死了以後就把他的骨灰放在好像他父親旁邊。然後他太太跟小孩都在美國,就叫他太太照顧小孩。他有個小兒子還沒有成年,他說當他要跳下去那一念,忽然想到他那個小兒子,就沒跳了。那沒跳,那兩年,就是錢都倒了,然後他就好像在家裡閉關一樣,閉關兩年,那兩年等於說都深居簡出,都沒有外出,像閉關一樣,閉關反省。後來過了兩年,有一天他就想到要去大陸走一走。

  原來他這個茶葉是銷台灣還有加拿大,美國洛杉磯跟舊金山剛開店。他到歐洲去看,洋人喝的茶都是紅茶,跟我們現在台灣喝的高山茶不一樣。像我是習慣喝台灣高山茶,紅茶我就喝不習慣,但是洋人他要喝紅茶,所以歐洲那邊好像沒有開店。但是美國華人多,舊金山華人很多。他滿會做生意的,那個時候老布希總統要競選,去那邊拉票,去舊金山拉票,他就趕快請他們進去茶鋪裡面喝茶,喝茶,他當選了,就當總統了,那跟他關係就不錯了。

  他倒閉之後,到大陸去看,到福州去,看到福州很多茶園,他覺得大陸茶葉市場還沒有開發,很有開發的潛力,然後他就跟朋友交談。那個時候大陸剛剛開放,也有很多台商去投資,也很歡迎台商去投資。他要去做總得要錢,現在倒閉了,誰敢借錢給他?但是他倒閉了,他已經把所有的帳都公開給股東,的確我是做這個虧掉的,我絕對沒有說脫產的,沒有說他自己脫一些產,然後惡性倒閉的,的確就是這樣,公開給股東大家看。大家看了,真的就是這樣,大家也能夠原諒他,真的是做了這一行不內行,虧掉了,倒掉了,所以股東大家都可以原諒他。後來他回來就要向他一些老股東,比較好的這些股東,借錢,借了不多,台幣大概一千多萬,想再到大陸去。在台灣倒掉了,躺平了,想在大陸東山再起。剛開始他們股東也很反對,大陸市場不曉得怎麼樣,能不能做得起來。

  因為我們要知道,一個人他宣布倒閉了,還有誰敢借錢給他?除非你是存心要布施的,那沒問題。如果你借給他,你想要他還,大概沒有人敢借,借給他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誰敢借?但是他就是信用好,他就是這個底子打得好,雖然倒了,他那些股東還信任他,所以有一、二個股東就借錢給他,就借給他。借給他,他也有請股東去大陸投資,他是不願意去,原來那些老股東不願意去。後來他就借錢,他一個人到大陸去獨資。到大陸,他那個茶行叫天福,大陸是獨資,在台灣是股東、股份。然後去大陸做做做,他又做到原來他們祖籍的地方,漳浦、漳州這一帶,還有泉州、安溪,這都出產茶葉的,那做做做,也有一點眉目了。

  後來他到加拿大,加拿大有一個因緣也是很好,他就是送茶葉給加拿大的總理,那時候APEC的會議在加拿大開,然後他就有機緣認識江澤民,那時候江主席去開會,然後他就每個國家元首都送,就透過加拿大總理的關係送茶葉,然後跟江主席認識了。認識了之後,他去大陸開業就得到更多幫助,更有益的幫助。後來他一直去開,一帆風順,得到江主席的支持,那個時候又正好很歡迎台商去,他就那個店一家一家的開。台灣製茶的技術整套都移到大陸去,開到現在他的天福茶行,聽說在大陸已經有四百多家。

  我第一次到四川,就是二OO三年到西藏去,第一次到四川,我們經過一個高速公路,它都是高速公路,高速公路的休息站。然後我看他這本書寫的,他說他有一個絕招,他說大陸的廁所最髒,沒有人敢上,我們早期去最怕的就是廁所。然後他就標榜,請大陸的官員,他說我請你們來廁所吃飯,讓你沒有感覺到這是廁所,他就把那個廁所弄得像餐廳一樣,一點味道都沒有。他這個人也是一個奇才,他看廁所髒,他就把那個廁所,請大陸這些領導去廁所吃飯,廁所也聞不到廁所的味道,大家對他都刮目相看。所以他那個休息站,因為他的祖籍是漳浦,所以他都請泉州、漳洲這些會講閩南語的,我們在台灣叫台語的,那些小姐去做職工。在漳浦,大概是政府撥了一塊地,也是山坡,就是高速公路旁邊的,很大,像公園一樣,一大片。那裡面賣的茶葉,茶做的糕、餅,我看一排琳瑯滿目,就把台灣製茶那些技術全部都轉移過去。現在他大陸做起來了,然後再把台灣原來被人家分掉的那些股份他又收回來了,店又收回來了,在台灣天仁茗茶,還有現在美國洛杉磯、舊金山、加拿大,以前被人家都分掉的,還債的,他又要回來,現在賺錢賺得很多。

  所以他太太聽到我那個《了凡四訓》很感慨,她說她先生以前差一點跳樓,我也不知道,後來我看了那個書。那個書裡面,他也有訓練他的員工要念《弟子規》,那本書也有寫。他以前小時候有念私塾,念《弟子規》。然後他們祖籍家鄉漳浦,他就規定他們所有工廠這些員工、職工,因為鄉下就比較窮,種了一些香蕉有時候都供過於求,量產太大,他就回饋給鄉民,要求員工一個人要吃一根香蕉。然後鄉下那些蕉農,漳浦我去過我知道,蕉農,他就跟他買了。所以在那個鄉村的人當然大家對他都很尊敬,很護持他。他之所以能夠,一般倒下去再站起來不容易,因為沒有人敢再支持他,他能夠這樣再起來,他是得力於不妄語,他不騙人,他真的就是這樣,他很坦白的跟你講,他就是該賠的他就賠了,賠到最後他沒有錢了,他就是這樣。所以不妄語非常重要,如果你不妄語,你再怎麼困難,人家還是會幫助你,你得到人家的幫助就有辦法了。如果人家不幫助你,真的是孤掌難鳴,你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離妄語非常重要。

  『離妄語,即得八種天所讚法』,不但人讚歎,天人都讚歎,天人所讚歎的八種法。這八種法是哪八種?

  【何等為八。一。口常清淨。優缽華香。二。為諸世間之所信伏。三。發言成證。人天敬愛。四。常以愛語安慰眾生。五。得勝意樂。三業清淨。六。言無誤失。心常歡喜。七。發言尊重。人天奉行。八。智慧殊勝。無能制伏。是為八。若能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後成佛時。即得如來真實語。】

  這個八種是「天所讚法」,天人所讚歎之法。『何等為八』,哪八種?第一個是『口常清淨,優缽華香』。「優缽華香」是蓮花的香味,口業不造妄語就清淨了,你口中散發出來是這種香。如果口氣很難聞,大概常常打妄語,有時候我們從醫學上講是上火。這也是一種果報,的確也是身體機能跟我們業力都有密切關係。所以你修離妄語,你口會清淨。口清淨,你就會散發一種優缽花這種香味出來,不用噴香水就有這種自然的香味。所以我們三時繫念一開始,第一首讚就要唱「戒定真香」,為什麼?你有戒,你得定了,你身體散發出來就是那個香,不是世間一種化學香能夠比的。真的是有這個香味,真有這個事情,不是假的,這要從離妄語才能得到這個果報。第二、『為諸世間之所信伏』,被諸世間,這個世間人天六道裡面,都能夠得到世間人之所相信。「伏」就是信服、就是折服,他能夠聽他的,因為他講的話不騙你,跟你講真話不是講假話。

  第三、『發言成證』,「發言」就是他講話,開口講話他都可以做一個有力的證明。這個是我們世間人有時候常常遇到一些事情,聽到某人講的話,他也不相信,請一位德高望重的人他來講,這個有道德、有學問的人他講的話就變成大家可以證實的,他講的話絕對是真的,不會騙我們。他發言,他就可以給人家作證,作證明,人家相信他講的。所以『人天敬愛』,人天都尊敬、都愛戴他,因為他講話是講真話不講假話。我們世間一個國家、個人都要講真話,不打妄語,不欺騙別人,當然「人天敬愛」,人家對他就尊敬、就愛戴。不可以欺瞞人,特別欺瞞自己的子孫,以後子孫知道了,那就會被罵死。所以騙人,有一些妄語,這樁假的事情他講了一百遍,假的就變成真的,死的就變成活的。但是雖然能夠矇騙大眾一時,但是你不能騙永遠,總有一天人家就看出來了,假的總是紙包不住火,總是有一天人家看穿了,人家看穿了就一文不值。

  第四、『常以愛語安慰眾生』,「愛語」就是愛護眾生的語言,凡是對眾生有幫助的語言都叫愛語。所以愛語也不一定說講很好聽的話,講好聽的話,或者講得比較不好聽的話,只要是對眾生愛護的,為他好,幫助他的。比如說父母師長,他兒女做錯事情了,給他一些教誡,當然講話都帶有責備的意思,但是實際上是要安慰他、幫助他,這一類也是屬於愛語。所以愛語,凡是對眾生愛護的言語都叫愛語。反過來講,如果對眾生有害的,那你講再好聽的話都不是愛語,對他沒有幫助。離妄語的人他講話當然都是愛護眾生,對眾生都有利益的。但是眾生聽到不一定他聽得進去,但是他如果聽得進去,對他就是有幫助。所以老和尚講經,他也常常講愛語,但是這個愛語出家人大概是最不喜歡聽的。比如說他常常講,「和尚不作怪,居士就不來拜」,出家人聽了就很感冒,就常常罵我們。所以我到很多寺院,有一些老和尚,「回去跟你師父講,不要常常講和尚不作怪,居士不來拜」,我也不做聲,因為我做徒弟的總不能去講師父。

  有一年在永和辦一個大型的講座,有幾位女眾出家人打電話來,我聽她們講,她說你叫淨空法師不要罵出家人我就去聽。他如果常常罵出家人,我們出家人坐在下面聽,聽了多難過!淨空法師不要罵出家人她們就去聽。但是這個罵有兩種,一種好像是發洩,他是不停的罵,或者亂罵人,那個就沒有意義,那個就不可以。但是他講的這些話,我們有沒有去深思這個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話那就不是罵,是愛語,是愛護你,是對你有好處的,有意義的。如果真正修行人,他要聽的就是這一類。你一天到晚聽人家恭維你的話,那到底是不是真的,你真的那麼好嗎?如果不是真的那麼好,給你講得那麼好,那不是在挖苦人嗎?所以愛語是安慰眾生。另外一種愛語就是言語比較溫和,比如說我們同輩的,不是長輩,講話大家彼此要尊重,但是有時候私下提醒一些對他有幫助的言語,跟他講一些真話,真正的朋友是這樣。

  第五、『得勝意樂,三業清淨』。「勝」是殊勝,你得到殊勝的「意樂」,意就是我們心裡,你心裡快樂,心裡沒有煩惱憂愁,「三業清淨」就是「得勝意樂」。第六、『言無誤失,心常歡喜』。「誤」就是錯誤,「失」就是失言。講話,這也是很不容易。有時候講錯話了,又錄相(又錄影)錄音,更麻煩,人家一流通出去,收也收不回來,所以錄音錄影講話的時候就要特別小心。言語常常有誤失,這個跟妄語有關係,在我們過去今生造的妄語業還沒有懺除清淨,所以言語上難免會有誤失。言語誤失,我們還沒有辦法做到講話都不會講錯話,在這個之前,我們就少說一句話,多念一句佛。孔老夫子也教我們「言多必失」,就是話講多了很容易會有誤失,所以話多不如少,少就不如無,那不講就絕對不會有錯。所以佛門裡面有禁語,禁語就是可以避免造口業。所以「話說多,不如少」,《弟子規》也是這麼說的。所以我們講話就少說,就會降低這些誤失,說多了難免會說錯話,因為我們還不是聖人,難免會有錯誤。我們講話能夠得體、不錯,心就常歡喜。

  『發言尊重,人天奉行』,就是你話講出來,人家會尊重你,不但人,天人都會依照你的話去做,去依教奉行。如果你妄語,你講話不守信,那人家不會奉行。佛在《沙彌律儀》也講了一個公案,有兩個出家人,一個守戒死了,他的神識就提前去見佛;那個不守戒的出家人,他沒死,到了佛的面前,佛就給他責備,他說你不能依教奉行,你見到我跟沒有見一樣,那個已經死的出家人,他已經比你早來見我了,他真見到我了,他能夠依教奉行。現在老和尚在國際會議大力提倡《弟子規》,如果你不能依教奉行去落實《弟子規》,你去見老和尚等於沒見。你不能依教奉行,你跑去見老和尚,那不是跟釋迦牟尼佛在《沙彌律儀》講的那個公案一樣嗎?你去見了佛等於沒見到,你不能依教奉行;你能依教奉行,你就見到了,這樣才對。所以有很多人他覺得說老和尚來,我們去看他,對老和尚很尊敬,但是老和尚教的都做不到,那算是真正尊敬嗎?那不是,那不是真的尊敬。就像佛教的,只想去看佛,佛傳的戒律你都不遵守,那不是尊敬佛,你要依教奉行那才是尊敬。你不能依教奉行,只是想去看看,這不是真正的尊敬。

  所以發言要尊重,你要尊重,你這樣子做法對人很不尊重。所以有很多人跟老和尚,只知道對老和尚要尊重,對其他的人都不要尊重,老和尚是不是這樣教的?不是。老和尚是說一切眾生都要尊重,像佛一樣,這禮敬諸佛,老和尚講經都是一直講一直講,講了不曉得多少遍都是這麼講的,但是聽的人他就是沒聽清楚,他沒聽明白。所以老和尚說對佛很尊敬,對人就不尊敬,那你不是真正對佛尊敬。佛是教你一切恭敬。「凡是人,皆須愛」。老和尚也沒有教大家說,你只要尊敬我就好了,其他的人統統不要尊敬,也不是這樣教的。所以我們學佛學得怎麼樣就看他辦事情,他的心態就看出來了。

  第八、『智慧殊勝,無能制伏』。你不妄語的人你的智慧就非常殊勝,沒有人能夠去制伏你,這從不妄語來的。『是為八』,以上這個八條就是天人所讚歎之法。『若能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後成佛時,即得如來真實語』。我們看《金剛經》,佛的言語,佛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異語者,不誑語者」,佛講的話是真實語,沒有一句話是虛妄的。如果佛有講過一句妄語,比如說一百句話有一句是妄語,那其他九十九句你也會打一個問號,到底是不是真的?所以佛他是絕對沒有妄語。所以佛在經上跟我們講的都是事實真相,他也沒有講多一點,他也沒有講少一點,如語就是如其實,如其事實來講的,講的不多也不少,如其實,實際上的事實真相,這叫真實語。他也不會誇張,我們凡夫講話有時候會稍微誇張一點,佛不誑語,不誑語就是不誇張,他不會說九分講到十分,不會,九分就是九分,八分就是八分。他也不會講少一點,八分講七分,不會。所以我們能夠把離妄語這個善業迴向到無上菩提,後來成佛,你就得到如來的真實語,你講的話跟十方諸佛如來就沒有兩樣,都一樣。

  下面是講離兩舌的果報,請看經文:

  【復次龍王。若離兩舌。即得五種不可壞法。】

  這是講『離兩舌』的殊勝果報。「兩舌」就是鬥亂兩頭,挑撥離間,兩方面去破壞,雙方面的感情、雙方面的和睦,挑起對立、鬥爭、不和,這一類的言語都是屬於兩舌。小,個人,挑起兩個人之間的不和;大,挑起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衝突、不和,這都是屬於兩舌,鬥亂兩頭,挑撥離間。兩舌的惡果也非常可怕。在紀文達公《閱微草堂筆記》也講了一個公案,這個公案也是講有一個婦人,她造兩舌的業墮到鬼道,到清朝時候,請人家幫她寫《金剛經》,她才離開鬼道。離開鬼道之後,還要到人間來,她到人間來要三世不能講話,瘖婦,瘖就是不能講話,就是啞巴,不能講話。前生她就是造兩舌業,常常把人家一個家庭弄得水火不容,挑撥那個家庭不和。所以果報墮到鬼道去,請人家幫她寫《金剛經》,她才脫離鬼道,但是到人間來還要三世不能講話,得到這個果報,兩舌的果報,非常嚴重。

  我們這節時間到了,我們講到此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