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佛說十善業道經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佛說十善業道經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集)  2007/6/9  日本東京增上寺  檔名:WD19-013-0003

  諸位同修,大家午安,阿彌陀佛。我們早上跟大家講到經題「十善業」的「業」。業就是行為造作,正在造作的時候就叫業,做完了之後就結業,業做完了就有個結果,這叫果報。業力是無形的,業力就是我們生活當中,我們心裡的念頭、思想,起心動念,我們言語造作,點點滴滴都是業。這個業我們看不到也摸不到,但是它沒有消失掉,它存在的地方就是我們的第八識阿賴耶識。業它會落印象,阿賴耶識是儲藏我們的善業、惡業、無記業,所有的業都儲藏在第八阿賴耶識,所以落印象就是阿賴耶識。這樁事情也是最可怕的,中國人俗話講,「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我們在這個世間,有形的東西我們都帶不走,包括我們的身體,身外之物這一切,我們帶不走,但是這個業我們是可以帶得走的。業就是跟隨我們,時時刻刻都沒有離開的。這個業它就引導我們下一個階段到哪一個地方去受報它的原動力,我們一般講叫業力,無形的業力,讓我們去受報。所以說「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這樁事情是最麻煩的事情。

  善業、惡業跟著我們,如影隨形。因此人不是死了以後什麼都結束,他還會到下一個階段另外一個環境去受生。看我們這一生造的業,它引導我們到哪個地方去受生。受生之後,每個人的果報就不一樣,這個在唯識學叫「滿業」。「引業」是引導我們,業力引導我們到哪裡去。到那個地方之後,你受個人的果報叫「滿業」。像我們人,每個人的身體不一樣,身體健康狀況不一樣,壽命長短不一樣,生活環境不一樣,貧貴富賤不一樣,這個叫滿業。到人間來是引業,引導我們到人間來這個業力。所以業它是無形的,但是它是引導我們受生的一個主要力量。

  下面「道」這個字,「道」有軌則、道路、軌道、自然規則這樣的意思在。這個道,從中文來講,像我們講道路,你這條道路通到什麼目的?到哪個地方?我們整個宇宙,根據佛經上講,十法界,明心見性的佛菩薩他們是住一真法界,華藏世界、極樂世界。我們一般還沒有明心見性的佛菩薩、阿羅漢、辟支佛住四聖法界,我們現在是六凡法界的人道法界,人法界。每一個法界就有一個道,一個法界種類就無量無邊。所以道它有自然規則的含義在。

  你修十善業道,十善業道它的等級也不同,它的等級不一樣。從我們六凡一直到諸佛菩薩,像早上跟大家講,天台宗講分證即佛,分證即佛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四十一個位次的法身大士,統統住一真法界,他們住一真法界,他們修的是上上品十善。上中品十善,十法界的佛菩薩,還沒有明心見性的佛菩薩,這個在六即佛叫相似即佛。斷見思煩惱,脫離六道,還沒有明心見性,還沒有出離十法界,還在十法界裡面的四聖法界,還沒有明心見性的佛菩薩,他們也要修上中品十善業。上下品的十善業是阿羅漢、辟支佛。再下來就是三界六道,天道,天道有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無色界中上品十善,色界中中品十善,欲界天中下品。人道要下上品十善。修羅、畜生道要下中品,餓鬼道下下品十善,完全都是惡沒有善是地獄道。

  所以十善它的等級也非常多,每個層次不一樣。到圓滿成佛,十善業道就圓滿。所以十善業道是從我們人天一直到究竟佛果,實際上講就是十善業道它的層次不一樣,修的實際上都是十善業道。為什麼?修行無非修我們身口意三業。我們人天一般講修五戒十善,一般的講法就是你要生天道要上品十善,從我們人天的標準來講,加上四無量心,慈悲喜捨。人道也要中品十善,修羅道要下品十善,要修十善業修及格了才能夠生到人天,五戒十善。

  所以這個道它有無量義,就是通往哪一個道。我們能夠修十善業,這個十善就帶我們往上提升,我們的靈性不斷提升。實在講我們這一生來人間做人,我們就要提升我們的靈性,這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懂得提升靈性,這一生等於空過。比如說你來生比這一生更好,那就是你有進步,你這一生的修學有進步,好像念書一樣,你升級了。比如說你這一生修學,你來生生天,天道比人道好,那表示你修得有成績,升級了。五乘佛法,人道,人乘、天乘、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如果我們修學來生還是來做人那就留級了,像我們念書還是停留在一年級,沒有進步。如果我們修得更差那就降級,墮到三惡道去,不如這一生,叫降級。所以我們這一生來人間做人就是要提升我們的靈性。這是講一般修行的法門。

  我們修淨土宗就要往生極樂世界,那是最圓滿的成就,我們希望人天福報不要,不究竟,也不是真的。人天的富貴榮華也都是夢幻泡影,只有往生極樂世界才是永恆的,生西方淨土,我們修淨宗目的就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個道理一定要讀經、要講經、要聽經。你不讀經、不講經、不聽經,你勸人家念佛往生極樂世界,人家看到你他就害怕。為什麼?往生就死了,他還不想死,你現在叫我趕快去死。在二十幾年前,美國舊金山,有一次我們老和尚去講《彌陀經》,講淨土法門,勸人家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有一位廣東的老太太勸那些老朋友說不要去聽,淨空法師是叫你去死,念佛往生就是叫你去死,所以大家不敢去了。最有興趣的是什麼?我們去拜個懺、消個災,消災延壽,這個大家會很歡喜,叫你去死的沒有人願意。這是什麼原因?他對於念佛往生淨土的道理不明白。他為什麼不明白?因為他沒有念《無量壽經》、《彌陀經》、《觀無量壽佛經》,這些經典他也沒聽過,他看到的就是人死了就在那邊念佛,他看到就是這個,他不懂為什麼要去念佛,念佛他覺得很可怕。

  另外有一種人覺得說你念佛好像是沒道理。我剛學佛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家裡很窮,租房子,跟隔壁,這個房間就是我家,隔壁隔一個木板就是他家。隔壁這家是信基督教,他有個兒子跟我同年,那時候我才十六、七歲。他信基督教,我們房間門口出來就是牆壁,我吊一個西方三聖,每天在那「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在那邊念佛,他們吊個十字架,「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他念完了我也念完了。然後跟我同年這個鄰居他就問我,他說你每天在念阿彌陀佛,他說我問你,如果有一個人一天到晚叫著你的名字一直叫、一直叫、一直叫,你會不會很煩?他說阿彌陀佛都被你叫煩了。你會不會煩?他說如果換作他是阿彌陀佛他會很煩,一天到晚叫著他的名字都不停。那也難怪他,因為他也不知道念佛是為什麼。

  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接觸到老和尚,但是我就很喜歡念。因為我看他每個禮拜天都去作禮拜,學佛的也可以來拜。後來聽經了,我們就明白了。這個就是對於念佛的道理不明白,所以你叫他念,他不曉得為什麼要念,念這個幹什麼,念的理論、念的方法,你念佛要達到什麼樣的效果、目的,都不清楚,當然他會很多誤會。另外一種就是像我父親這樣,他沒學佛,他說我還沒死你就在給我念,那是死了在念的,這是誤會。所以你說這個經不講不行,因為你不懂。不懂,他沒有說你迷信就不錯了。所以你一定要講。

  這邊增上寺他們有幾位法師有一次到澳洲淨宗學會去參訪,剛好我們師父不在,我在,就接待。我們老和尚他也希望日本的寺院多講經。實在講日本現在淨土宗他們的資源也非常多,他們還能辦佛教大學,這些資源很多,可惜缺少這樣的師資。古時候的日本祖師大德他們都比較虛心學習,都會到中國去留學,然後帶回來,你看那個大殿供的善導大師是淨宗二祖,是法然上人他去中國學的帶回來。然後古時候的古人他們都有尊師重道的觀念,所以你看善導大師是唐朝時代人,一千多年了,他們到現在還在供,比我們中國人還要尊重,反而中國人都忘記了,什麼叫善導大師?大家很陌生。祖師大德他們就是傳法,每個宗派都有祖師大德傳法,把法傳下去,這個非常重要。就好像我們在學校,寺院就是古代的學校,辦社會教育的。

  古時候這個寺是直接歸中央皇帝管的,你說以前那些皇帝他們都很沒智慧嗎?我想我們的智慧不如他們,真的不如。大家不相信,《讀經課本》雍正皇帝的「上諭」,大家有時間去看一看。這是說明一樁什麼事實?佛法興盛的時代,那個國家就強盛。你看隋唐黃金時代,翻譯經典最好的時代,唐朝貞觀之治,這是國力最雄厚,佛教對國家有幫助嗎?這些歷史都是證明。當然有很多不了解的人他去反對,甚至要去破壞,造謠言,這個歷朝歷代都有,嫉妒障礙,這個都有。但是明理的人,真正通達佛法的領導人,他知道這個東西好,真的能解決所有一切問題。

  我們要走哪一條道是自己選擇的。十善業道,我們依照這個來修學,我們走的就是善道。如果不修十善業道,反過來就是走惡道,那就不好。

  「佛說十善業道」,這是這部經的別題,個別的,「經」這個字是通用。經是中國古人對聖人講的言語記錄下來就是經。一旦稱為經,它就是講的事實真相,不能改變,因為真理它是永恆不變,它不會改變,因為事實是這樣,不是因為你相信它就這樣,你不相信它就不是這樣,那就不是真理。真理是你相信了是這樣,你不相信它還是這樣。所以經就是真理,是事實真相,跟你講事實真相。

  古代印度,佛講的這些言語記錄下來,印度的文化跟我們不一樣,它不叫經,叫「修多羅」。修多羅是印度話,翻成中文意思是絲線這一類。釋迦牟尼佛講的言語記錄下來記在貝葉經,比芭蕉葉大一點,貝葉經,寫在貝葉,然後要打一個洞,用線串起來,一串一串的。就類似我們中國古代還沒有發明紙以前,像春秋戰國時代、漢朝時代,那個都用竹片,文字都寫在竹片,一片一片,然後穿一個洞把它穿起來,這樣一片一片,然後把它捲起來叫一卷。所以我們經叫卷,因為它捲起來,類似那樣。印度是用貝葉,印度有一種樹貝葉樹,貝葉,就把它寫在這上面,然後把它串起來,所以叫貝葉經,叫修多羅,翻譯成中文就是絲線這一類的東西,修多羅。佛經翻譯成中文,中國人對於印度聖人講的也非常尊重,跟我們中國古人講的、聖人講的,像孔子、孟子、老子講的,都把它尊稱為經,一樣的看待,像四書五經、十三經、老子道家的《道德經》。佛法傳到中國來,中國人也把印度聖人講的尊稱為經。

  佛經它的意思又不同世間人的經,佛經它是含攝世出世間法。所以經基本上有「貫、攝、常、法」四個意思。貫就是貫穿,一部經從一開始到圓滿,它整個文章結構有條不紊,一貫的道理貫穿。好像一棵樹,一個整體,一個系列,貫穿,這個當中沒有中斷,它是連貫的。這是貫的意思。

  攝就是攝受人心。因為經有無量義,會隨著我們修學的層次不同你會有不同的體會、感受,它會跟著你提升,它意思無有窮盡,像泉水一樣源源不斷一直冒出來。所以經又有個意思叫湧泉,像泉水不斷的湧出來。所以一部經,同樣的文字,你每一次讀、每一次看、每一次聽,你的感受都不一樣,而且會隨著你修學的提升,它也跟著你提升,你讀得就很有味道了,百讀不厭。不但佛經,世間中國古聖先賢的像四書五經,它也有這個功能,從小孩子念四書到鬍子白了,他還在念,為什麼?體會不一樣。根據我們人生的經歷,它隨著提升,它這個經的意思有無量義,深廣無盡,深度、廣度都是無盡的。所以它能攝受人心。過去老和尚講經也常常提到這一點,就是他常常舉《紅樓夢》,他說他讀二十遍還有味道,超過二十遍就沒有了,那是世間的文學作品,算是最高的,看二十遍,超過二十遍就看不下去。但是經不一樣,我們從凡夫讀《十善業道經》讀到成佛還是這部經,文字沒改變,但是你的程度、你的深度、廣度不一樣,它會隨著你修行的提升你的感受就不同,再去看,不一樣,這表示你不斷的進步。所以它有攝的意思在。

  常就是永恆不變,超越時間、空間。在三千年前講的這是真理,三千年後這個還是真理,再往後無量劫還是真理,過去無始,未來無終;在我們這個地球是真理,在其他的星球還是真理。常就是代表真理,它不會改變的,不會因為時間、地區的不同有所改變。不會說《十善業道經》在日本是真理,拿到美國它就不是真理,不是的,還是真理,你再拿到任何一個星球去,它都還是真理。超越時間、空間,這叫常,永恆不變的真理。真理就是事實真相,宇宙人生事實真相。

  法就是軌則、軌道,你依循這個法則去修學,一定達到這個目的,它有法則的意思在。每部經它講的都有它修學的宗旨、目標,你修這部經,你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你要得到什麼樣的效果,你依照這個法則去修就達到。好像我們講十善業道,依照這個道路就可以通到你要達到的目的地,如果你不依這個法則去修那就達不到。所以它有法的意思。所以經基本上有貫攝常法。

  另外有契理契機,契就是契合相應,理就是真理,不違背宇宙人生的真理,機就是適合各種不同的程度,這個叫契機。契機要建立在契理的原則上。所以這個經可以淺講、可以深講、可以長講、可以短講。這次我們是訂三十六個小時,那兩個小時也可以把它講完,講大義,這個短講。你也可以講得比較深入,對老修,學習比較多年了,就比較深入的來講一講。對於初學就要比較淺講。另外,不同的教育程度,他生活的背景不一樣,對象不一樣,要根據他的講法、講的方式上也不一樣。所以這個叫契經。所以經,原理原則不變,但是講法千變萬化,遇到什麼樣的人,你要根據他能理解的、他能接受的程度跟他講,這個要觀機。如果不觀機,講了他聽不懂,或者他聽了他不能理解,或者他聽了不能接受。所以講經的人這方面難度比較高。

  在古時候講經的法師,有的人他有修行,有得禪定功夫,甚至有的證果。證果,他講經之前先打個坐、入個定,觀察現在來的聽眾,他過去生學過什麼東西?他學佛多久?入禪定他可以知道他的過去。像阿羅漢可以知道一個人過去的五百世,他曾經做過什麼事情,這些他可以用禪定入定、用神通去觀,那麼他講出來的一定契理契機。過去生,他的來歷,都從檔案資料給它調出來,調得清清楚楚。為什麼?一個人都有一個人的檔案,好像我們每個人他第八識阿賴耶識就是電腦,儲存在他第八識裡面,他生生世世的檔案都有。阿羅漢的能力可以把別人的檔案調五百世出來看,佛他可以調無量無邊世出來看。所以佛講經,你只要遇到佛那沒有不得度的,因為他對你很清楚。

  末法時期,像我這個講經法師也沒有禪定,也沒有神通,不知道諸位學多久了,過去生到底學哪個法門,煩惱習氣偏重在哪一方面。像我這個功夫只能靠經驗,一面講一面觀察大家的表情,甚至大家的表情就是告訴我。每一個人他的樣子,他是什麼樣的對象,這個要常常講,常常去觀察。這個以前在跟老和尚學講經,他都要教我們這些方法,我們凡夫僧要靠經驗。我沒有辦法像祖師大德講得那麼適合大家,但是總是盡量希望能夠幫大家都能夠了解。所以這個也是契理契機。所以講經,經有契理契機,叫做契經。

  「佛說十善業道經」這個經題,這個經題在七例選題屬於「人法立題」,「佛」是人,「說十善業道」是法,它是以人跟法來立這部經的題目。經題我們簡單介紹到此地。

  下面介紹人題。這是一般講經的規矩,先介紹經題,介紹人題。人題就是翻譯這部經的人他的歷史、他的時代。因為佛經它不是無中生有,它不是隨便講的,它總有一個出處,它從哪裡出來?不是天降鸞文,駕乩扶鸞,突然來個神,扶鸞講一講講出來,佛經不是的。佛經是從印度傳過來的,傳到中國來的,中國再傳到韓國、傳到日本、傳到越南、菲律賓、柬埔寨這些地區。所以佛法要到中國流傳當然要翻譯。像我們來這裡,如果你要跟日本人講經,你要翻譯日文,日本人就聽得懂,一定要翻譯的。翻譯經典不容易,古代翻譯經典的法師不但有修有學,都要有證果,起碼證三果羅漢,他才能翻,他不是只有通兩國的語言文字就能翻譯佛經,沒辦法。這個我們現在在西方國家都嘗試過這些翻譯,只能翻譯很簡單的白話文,那個翻的意思它的含義翻不出來。

  所以過去老和尚講經也常常講,以前在台灣台中蓮社,李炳南老居士,李老師,在那邊教學,有一位美國的留學生到台灣去留學,學中文,他去念中文,然後也接觸到佛法,在學佛,然後就去台中看李老師請問佛法。李老師看到他拿了一本《英漢對照佛學辭典》,李老師就看到他拿那本書,他就問他,他說:「你在學佛?」他說:「是,我在學佛。」「那我問你一個佛學的名詞,這個意思你講給我聽。」他說:「兩足尊是什麼意思?」然後這位美國留學生,《英漢對照佛學辭典》一直翻、一直翻、一直翻,翻到「兩足尊」,翻的英文是什麼意思?他就講兩足尊就是我們這兩隻腳最尊貴的,這兩隻腳。因為中國字「足」也可以當作腳來講,腳也叫做足,但是你用在不同破音字,滿足的足也是那個足,知足也是那個足。那兩足是指兩隻腳也沒錯,兩足尊就是兩隻腳是最尊貴的,他依照那個字義去解釋。李老師說:「好,我們今天就談到此地。」

  因為它這個翻的沒有辦法把那個意思翻出來,他照這個字義翻就是這樣,兩隻腳最尊貴。兩隻腳最貴在哪裡?能走路。他把足翻成腳。在中文裡面,足是破音字,它是滿足、圓滿的意思,代表圓滿,代表福慧都圓滿,叫二足尊。這不好翻。所以我們根據老和尚的指示,我們有些師兄弟讀中文、讀英文,還有學佛也比較多年,常常聽經,然後就翻。翻了之後給外國人看,看了叫他再講出來給我們聽,看了講出來我們聽是什麼意思。他講出來如果有出入,我們再修正,不是這樣,意思不是這樣,再修正。要修好幾次,光講一個白話要修好幾次,翻譯沒那麼容易,不是我一個人坐在家裡就翻。

  以前在古代翻譯經典是國家政府辦的事情,是政府在辦的,民間哪有那個財力、能力?你看鳩摩羅什大師的譯場是四百多人,譯經院。玄奘法師譯場是六百人,那個規模很大。因為他翻譯還要潤文,要潤那個意思,一關一關審查非常嚴格。然後這個經典翻譯出來經過國家政府的認定審核,然後才能入藏,編入《大藏經》,經過當代高僧大德的審核,很嚴謹。不是我翻一翻那就很好,不是這樣。

  所以現在翻一個很簡單的就要很多手續,那他看不懂,甚至把你的意思都錯會。所以我們現在在圖文巴翻一些也是要給外國人看。日文還比較容易,比英文要容易,比西班牙文要容易。日文畢竟有漢文的底子,翻譯日文比較容易,而且他們祖師大德也都有來中國留學。其實日文翻譯來講是最方便,因為它漢文的底子,比韓國還好。現在韓國很多漢文都去掉,我們送他《大藏經》,看不懂。所以現在他們也知道這個問題嚴重,聽說有想要恢復,但是恢復到怎樣不曉得。

  今年我去澳洲之前,韓國有一些同修,韓國人,他們懂中文的,聽老法師的《認識佛教》、《了凡四訓》改造命運、《太上感應篇》,翻了大概十幾種,他列了一張表給我看,《認識佛教》那本書最暢銷,他們說印了三千本都送光了,送了三本給我。老法師講的一句,我們中文一排而已,韓文就要十幾排。我還是建議韓國人要學中文,因為他們很辛苦,你兩個字就解決了,他念很多一堆,而且那個意思還不能完整的表達。

  所以中文的可貴是在哪裡?文言文。中國人祖先他知道語言會變,所以文字跟講話分開來,文言一直都不變。所以現在的文言,中國用各種地方的方言念文言都能念得出來,不相信我試給你看。我們用國語來念也可以,你叫我用台語,就是福建閩南話,也可以念,我去新加坡就念台語的,新加坡那些福建的同修說你們台灣的台語標準,這個經都可以用台語念出來。因為他們都講白話,平常一般的生活會話,他沒有念經。用廣東話也可以念,客家話也可以念。這個文字一樣,只是講話不同。這方面日本還比較接近,雖然有一些倒裝句,他們用的文法上跟我們不同,但基本上意思大多數還是相同。所以我不懂日語,但是我就專門看漢語,但是意思是一樣。漢學兩個「禁止」是一樣,禁止就是不可以,應該日本意思也是這樣,應該寫禁止兩個字沒有其他的解釋,不會說禁止就變成可以,應該不是這樣,我看應該是不可以。所以日本翻譯會比較容易,因為它有漢文的底子,現在要翻韓文那真的是比較困難。所以我們中國人大家要學文言文,老和尚常常勸我們,你學文言文才有鑰匙,可以開啟我們五千年祖先流傳下來的智慧結晶的寶藏。

  那語言怎麼變,每個時代它的術語就不一樣。大概二、三十年,這一代的年輕人他們講的有一些專門他們年輕人用的術語,我們都聽不懂它那個什麼意思,他還再加一句英文下去,我也搞不懂,這個我們就不懂。這說明語言它會隨著時代改變,但是你文字不要變,祖先的智慧結晶就可以沒有錯誤的傳承下來。

  現在世界四大文明古國大概只有剩下中國,這個還保留下來。中國在文化大革命也是這個都破壞掉,改簡體字。改簡體字,把我們祖先原來文字的智慧符號把它改了,那個意思就沒有了,還好台灣、香港、日本還有保留,日本也是功勞不小。所以老和尚,那一年我跟老和尚來日本,先到韓國,他說到韓國現在就等於到外國一樣,沒有漢文,以前有,現在沒有,等於是外國,我們都看不懂。到大陸去很生疏了,都是簡體字,我們中國祖先傳下來不是這個,不是簡體字。到日本來就好像回到家裡一樣,都繁體字,所以來日本比去大陸還比較親切一點,還看到我們祖先原來的文字,大陸都看不到了。把祖先的東西改掉,這是大不孝。你要毀滅一個民族就是先壞它的文字,你就不知道你祖先在幹什麼,大家想是不是這樣?你要把那個民族的根給斬掉,第一個就是把它的文字去掉。所以這是眾生的共業,還好還有一些有善根的,我們還能夠看到佛經。

  所以我們現在印佛經都送到大陸去,現在大陸的同修看了都不習慣,都要看橫的。日本現在的文字還都是直的,我們對日本這方面,我們也對它很尊敬,把中國的東西保留下來,我們才能看到中國的古代建築,連寺院都是中國隋唐的建築,我們中國連一個都沒有,看不到了,還要破四舊,恨不得把它統統清光。日本的功德不小。還有很多佛經,中國找不到,在日本還能找得到,找他們的借來翻印。原來是日本到中國取經,現在中國要來日本取經,變成這樣。所以我在台灣,我們老和尚提倡印《乾隆大藏經》,我們再把它重新編目錄,在做那個。乾隆也沒有做的變成我們在做,我們老百姓在做,以前是政府在做,現在就靠老百姓,靠我們這些老百姓在做這個國家做的事情。

  好,人題我們下一節課再跟大家講,我們先休息十五分鐘,我們下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