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仁王護國經大意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仁王護國經大意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集)  2015/5/2  日本埼玉縣熊谷市Heritage Hotel  檔名:WD15-006-0001

  尊敬的諸位法師,尊敬的孫會長,尊敬的啟請講《仁王經》齋主代表上海傅蓉居士,以及隨請齋主麗娜居士、葉居士,諸位同修及網路前的同修,大家上午好。阿彌陀佛。

  今天這個因緣非常殊勝,我們在日本熊谷這個地區,大家在一起學習《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一般我們依照中國古來祖師大德講經的慣例,在還沒有講解經文之前,先講玄義。這個玄義就是還沒有正式講經,先把這部經裡面的大意,重要的地方先提出來跟大家講解。講玄義,自古在中國的宗派,講經(就是教下的),講經教的兩個宗派比較普遍,一個是華嚴宗的十門開啟,把全經分十個部分來介紹這個玄義,另外一個是天台宗的五重玄義,這兩個宗講經都有講玄義。華嚴跟天台這兩宗,後人講經,天台宗的五重玄義就比較普遍,比華嚴宗的十門開啟講的人要多。

  過去在中國是農業社會,大家除了農忙這個時間比較忙碌,一年當中農忙過去了,大家最少有兩個月的假期,因此在過去的農業社會大家生活的步調很緩慢,假期比較多,比較悠閒。因此有很多人,特別是學佛的人,利用這個假期到寺院去掛單、去聽經,掛聽經單,住在寺院裡面。時間長,講經的法師就有時間很詳細來介紹一部經典。現在這個社會是工商業很發達的時代,現在講高科技的。特別在大城市,大家生活都非常緊張,大家如果到東京去,跟我們在熊谷,你看那個人的走路速度就不一樣。這邊算是比較鄉村,就比較悠閒一點;如果到大都市,大家時間都非常緊張。因此聽經在我們現前這個時代,也很難找到很長的假期,大家在一起來學習。

  所以我們近代的法師,像我們導師上淨下空老和尚,在海內外,以前早期都到美國去,美國那邊的同修一個月很難得有一、二天的假期,禮拜六、禮拜天放假。所以在那個地方講經,最理想的時間是三天,超過三天恐怕就沒有幾個人能夠來了。大家為了生活、為了工作,沒有時間,為了因應大家的時間,所以講經的時間就縮短了。如果介紹一部經就不講玄義,就用講經因緣來代替玄義。講經因緣就是我們開講這部經是什麼樣的因緣來發起的,我們一般講緣起,什麼因緣發起來講這部經,所以這個叫講經的因緣。

  這部《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是早年在民國六十七年,民國六十七年台灣的同修知道,大陸的同修大概就不知道民國六十七年到底是哪一年。現在中華民國是一百零四年,中華民國大家都知道是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建立的國號。在我們現在大陸上都用公元,都用西方的,二O一五,今年是二O一五。我們淨老和尚講這部經,他編了一個大意,他這個是在民國六十七年,就是西元,又叫公元,一九七八年,距離我們現在是三十七年前的事情。

  我們這次講這部經的因緣是這個月我在福建福頂臨海寺做三時繫念,界善法師請我去他們的道場做法會,上海傅蓉居士,還有溫州金海燕居士,還有東北大慶馬萬龍居士,他們三個居士也到福建去參加這個法會,休息的時候我們總是談一些佛法方面的話題交流。特別我們做三時繫念法會,現在大家很多地方都在舉辦。我們日本這個地方請我來做繫念,已固定的是三月跟九月,這是固定的,這次五月份是臨時安排的。原來這個時間我每一年是安排到東南亞,今年新加坡提前在三月做了,已經做圓滿了。做圓滿之後我想大概五月可以放假,但是佛菩薩大概又有新的行程。所以我們淨老和尚來這裡,前首相鳩山先生請他來講經,這個訊息我很早就聽到了。因為他請師父講經,我也可以來,也可以不來,有事情我就去忙我的事情,沒有事要來隨喜也可以。但是有居士他們跟不同法界的眾生他們都能接觸到,說日本這邊眾生很多,師父要來講經,最好先請我來做三天法會,先超度超度,然後再來講經會更好。我們師父老人家他也同意了,所以當時鳩山先生就請太和淨宗學會孫會長來承辦這次的活動,孫會長也就寫個邀請函邀請悟道到這裡來先做三天的繫念。

  當時我在温州跟傅蓉他們三位居士在聊天,講到這個做法會。我們淨宗同修平常有聽經,做法會大家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是什麼道理,因為長期聽經教,知道它是有根據的。如果一般沒有學佛的,他也不了解,特別一些現在學科學的,他們也會認為這個沒有什麼科學根據,就是人的一種想法,人過世了,超度超度來紀念紀念,大概是這樣的一個想法。甚至有人認為那是一種迷信,他也不相信這回事情。我們長年聽淨老和尚講經,我們知道佛教不是迷信,因為它有理論依據、有方法、有實驗,是很科學的。科學精神不過就是理論、方法,加上實驗,然後結果,這不就科學精神嗎?我們佛經講信解行證,信解是理論方法,行就是去實驗,證就是證實這個效果,那不是很科學嗎?

  佛講經,他不是講一講無法讓你證實的,那這個就不可靠了;講出來,可以讓你證實的,你只要依照他指導的理論方法去修學,你就能證實。這個在經典上講證果,用現在話講,證實經典上講的效果,這個結果,這個果報。譬如說財布施得財富,這個理論你相信不相信?要有信解,信了之後,你要理解為什麼這樣修會得財富。佛在經上給我們講,信解之後你要去修,你不修,你不去修布施,好像你不種稻子的種子,你想明年得到收成,那怎麼可能?你要去修。修就是什麼?行,現在的科學講叫實驗。你實驗,實驗之後證實是不是能得財富這個果報,科學精神也不過就是這樣。那你想佛法講的,符合不符合科學精神?如果你不相信,你也不理解,你也沒有照做,當然不能證得這個果報,你這樣說佛法是迷信,這個心態上是不對的。佛是印度話,翻成中文是覺的意思,覺悟,覺是破迷的。所以不學佛,那真的就迷信,學了佛你才能不迷信,因為覺是破迷的,這個我們一定要知道,這個概念一定要了解。

  所以談到做法會超度的事情,我們如果對經教裡面講的沒有去接觸,不理解,有時候人家提出質疑,我們自己心裡也就跟著有疑惑,這是很自然的。所以那次我們在聊天,我就提到三十七年前聽師父講《仁王經》,有一段經文我記得,就是這個世間還沒有亂,鬼神先亂,鬼神亂就萬民亂,萬民亂,天災地變,天災人禍的事情就發生,國家裡面那個政治人物,官員互相攻擊,互相罵來罵去的,互相挖瘡疤,百官共非,共非就是互相說對方的不是,然後天災,水災、火災、風災,所有諸難統統起來了。現在我們看到整個地球不就這樣嗎?你佛經拿來對照我們現在地球上的情況,有迷信嗎?

  所以我們學佛的人,我們的依據,我們還沒有明心見性,還沒有證果,有些境界我們是沒見到。沒見到,你憑什麼相信?大家都知道入佛門要先三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們為什麼入佛門就要先三皈依?皈是回歸,依是依靠,我們現在還是凡夫,對六道、十法界,整個宇宙事實真相我們不明瞭,很多我們不知道,我們所知道的也未必是正確的。講到鬼神的事情,有些能力比較強的,通靈的人他能接觸到,像我就沒辦法,我就接觸不到。我們沒有接觸到的事情,我們總不能用我們凡夫的心去猜想、去猜測,猜來猜去可能也都猜錯了,跟事實上都不一樣的。因此,我們三寶弟子要三皈依,我們所講的、所做的、所修的要依三寶。

  佛在世,佛是明心見性、大徹大悟,宇宙人生事實真相徹底明瞭,所有的問題你去請問佛都能夠為我們解答,也能夠指導我們方法去修學解決現實生活上總總的問題,找佛就沒錯了。佛不在世了,佛不在世我們有問題也沒得問。佛滅度有留下來法,就是經典。佛在世以佛為主,佛不在世以法為主。僧就是依佛、依法,如理如法來修學的團體就叫僧團。我們做超度佛事,我們要依經,不能憑我們自己想像的,自己去想一套,我們是凡夫,想的往往是錯誤的、不正確的,所以我們要依經。

  我們有這段經文,我昨天也請我們義工去影印給大家,單張的,我就那段節錄出來。以後人家做三時繫念,你依據什麼?你的憑據是什麼?就是這個經。先安撫鬼神,我們人間的人才會安定,因為人間還沒有亂,陰間鬼道眾生先亂。這個我是沒看到,但是佛在經上講的,因為我是三寶弟子,依這個經。如果人家問我,你的證據在哪裡?我就把《仁王護國經》請出來給他看,這就是我的證據。我們三寶弟子,這一點大家要記住,人家對你所有的質疑,你先要依法,哪一部經講的請出來給他看,相信不相信是他的事情。

  講到這一點,我們淨老和尚在二OO八年,在他的家鄉安徽廬江實際禪寺,這個廬江是我們現在看那個字照那個字念,我一九九七年去,他們家鄉人都叫余江,不是叫廬江,是余江。在那邊,實際禪寺請滿成老和尚舉辦百七繫念護國息災大法會。護國息災這個是二戰的時間在上海,當時上海佛教界請印祖去講開示,那個時候這個活動就叫護國息災法會,法語,舉辦護國息災法會,請印光大師去講開示,講了八天。護國息災這個名詞就是根據《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這經題來的,因為這部講的內容就是護國,怎麼護國、息災。

  講到這部經,我們當時做三時繫念也是依這個經,因為護國息災,依這個經。所以現在我們做法會,我們台北雙溪還是在做護國息災,實際禪寺已經做第四個百七,還在護國息災,這長期做的。這個名稱就是從這部經來的,這一點同修也要知道。我們有了這個經典的依據,我們來做這個法會心裡就踏實了,知道我們是三寶弟子,我們是依佛、依法、依僧來修學,不是自己去想像、去弄一套,不是的,這個都有依據的。所以當時他們居士也聽了很歡喜,也發心印經請悟道來講這個經。

  我們淨老和尚晚年他什麼經都放下了,專講《大經科註》,這個長期聽經的同修都知道。所以我也沒有建議同修去請老和尚講這個經,因為老和尚他《華嚴》都放下了,晚年他說時間不多了,專講《無量壽經》,所以我也沒有這麼建議。承蒙他們瞧得起我,沒有把我當作趕經懺的,因為畢竟我這個趕經懺的也有四十幾年聽經的基礎,跟一般趕經懺也不太一樣,一般趕經懺可能很多沒有在聽經的。

  有人啟請,這個也是很難得的。過去我們淨老和尚常講,天下最好的事情就是請法師講經,很多人不懂。他們啟請,因為現在人沒有學這個禮,也就很多禮節上不懂,因此我都要講清楚、說明白。在過去的時代大家懂禮,我是不可以講的;現在大家不懂,不懂我就提一提。譬如說迎請法師升座,這是一個禮節。這個過去三十七年前,我們師父上人講這個經,那個時候我就去聽。那個時候我還年輕,所以有看到請法師升座、禮座這些禮節,供養這些禮節,現在人不知道。所以我現在還是跟過去一樣,我到香港去攝影棚聽老和尚講經,我會準備個紅包去供養。這個在中國古代教書講學的,他沒有收鐘點費的,沒有說像現在西洋的,你請老師講一個小時有價碼的,有訂出價錢的,沒有。在古代叫束脩,束脩就送一條肉乾,長長的,就是起碼一點點意思,你經濟好一點可以多送一點,經濟差一點少送一點,沒有經濟的也統統不用送。

  佛門也是一樣,是隨喜的,多少不拘,這是一個禮。所以《論語》講,「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孔老夫子講人家愛那隻羊,我是愛牠那隻羊裡面禮的精神。所以啟請,這次做法會我是接到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劉總幹事說要請我來做法會。我說是你們主辦的嗎?他說不是,是太和淨宗學會。我說那你要請孫會長寫個邀請函給我,不是你主辦,是他主辦的,主人不請,我怎麼來?我是講白的。當然懂禮貌的人就要含蓄,很客氣,客氣到最後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到時候我也不來,他也莫名其妙,怎麼不來?都有通知你了。這是一個禮節。所以孫會長也就弄了一個很漂亮的邀請函給我,那個還可以留起來做紀念。不是我愛那一張,我有沒有那一張,我來還不是一樣嗎?這是我們在學習這個禮。我們現在不是要恢復傳統文化嗎?不能嘴巴講一講。人家日本人都講禮,我們禮義之邦都反而不講禮,那就值得我們去檢討了。

  所以啟請,我本來是預定我們到英國去講的,到英國我想去借學校,去借劍橋、牛津大學來講,因為那邊也沒道場。老和尚叫我去那邊買教堂。原來師父他要買教堂,變成我要去買教堂,我這一個頭就兩個大。我就沒有錢,怎麼買教堂?師父有錢,徒弟沒錢,人家供養是供養師父,不是供養我,叫我去買教堂,我大概要去托缽化緣了。所以去那邊,我只能先找居士,借借他們家裡。找學校最方便,找那邊的留學生,找學校,借學校的。他們去借了一個耶穌講堂,耶穌講堂來講佛法也是很好的,我計畫是到那邊再去講。

  這次來本來就是做法會,做法會也要聽經,因為來這裡做法會,師父在這裡講經,我也不好意思跑掉。師父都待在這裡,我也只好待在這裡,待在這裡陪師父。這個也很難得,我們也很難得有這種機會相聚在一起。又聽到,師父他有三天的時間要我代理講經。本來我是昨天、今天、明天三天,九點到十點講淨土集,跟過去一樣。這次時間比較多,又有三天,我就計畫,我就想不如在這裡講,這裡錄影又有直播,又有時間,又有聽眾,這樣在這裡講也是很好的,齋主也剛好來,啟請的齋主。不然我在英國講,我叫他飛過去大概也有困難。這個講真話沒關係,說買個機票你要來啟請,大概時間上都會有困難。

  從這個禮節上講,這個啟請雖然說這是形式,但是形式它有它的內容,形式上有內容。啟請的齋主明天就走了,我就配合齋主,他到日本來辦事,配合齋主的時間,所以今天開講,讓他來啟請,這樣也就圓滿了,剛好這個因緣非常難得。另外兩個啟請齋主他們手續辦不出來,這個大慶的馬萬龍如果他要來,再請孫會長幫忙,因為他說東北好像只能到遼寧去辦,在他們黑龍江不能辦。這個如果可能的話,你再協助他一下,他也很想來,但是手續聽說沒有那麼方便。這是我們這次講經的因緣,就大概是這樣的。

  我們看大意,這個大家有沒有?這一份我昨天請大家影印的。這個課本因為不夠,我們就印裡面的大意。這個大意前面是介紹我們淨老和尚他個人的簡介,大家翻到第八頁。當年我們淨老和尚講這個經的因緣,這是「民國六十七年四月二十八日,佛教華藏法施會為恭祝總統、副總統就職誌慶啟講《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大意簡介」。這個是當年蔣經國先生跟謝東閔先生就任第六任總統、副總統的就職,我們佛教界同修慶祝這個就職大典來啟講這部經。大家請看,「甲、講經因緣」,六十七年講這部經的因緣,是「六十二年中央民意代表暨中佛會舉辦首屆仁王法會後時有請講」。這個中央民意代表以及中國佛教會舉辦,首屆就是第一次仁王護國法會。在中國佛教會,台灣台北中國佛教會辦法會一般都是誦經,就像我們做法會一樣。我們做法會沒有講經的,只有念經的,只有念沒有講,大家念一念,畢竟不是六祖那樣的根器,念了也不開悟,所以我們一般人還是要講解。所以這個法會之後時有請講,就是有人請講這部經。「第六任總統就職印經慶祝」,就是印這部經來慶祝,「華藏法施會十二人發起講此經。」當時講這個經我就去聽了,我就去參加了。當時發起這個有十二個人。

  我們這次原來三個,現在我又請日本的同修也發心。那個時候是他們早期的人比較懂得發心,現在我就要去勸大家發心,你來請我講好不好?他說好!就這樣。不然我沒有開口,大家也不知道,我講了半天,他也不知道我的意思是什麼,我乾脆就講白一點,好不好?因為現代人不知道這個禮。所以這次做法會,我就給慧蓉講,請孫會長發個邀請函給我。以前的人說,怎麼臉皮那麼厚,還要人家邀請你,你算什麼?你是哪一根葱?現在時代不一樣,我不得不臉皮厚一點,就講白一點。我們老和尚那個時代人比較含蓄,但是含蓄了半天,因為根據我的經驗,師父也不講,弟子又智慧沒那麼高,悟性沒那麼高,猜了半天也不知道師父什麼意思。所以後來我發現這個不講白一點不行,你給他猜,猜了半天他都猜錯了,猜到最後不曉得大家該怎麼辦。所以就講清楚、說明白。

  這次講經,我也是給孫會長建議,因為老和尚講,我們也是禮貌上要請。今天,實際上我就先表演,你們也要來請。應該這個是鳩山先生請的,他要來邀請。他十二號來聽一天,我就昨天跟孫會長講,給他講有這個禮節來邀請,等老和尚來你再跟他報告。老和尚說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當然他老人家很客氣,不像我臉皮這麼厚,我說要要要要。他老人家說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當然他是客氣話,你要會聽。當然他不會像我臉皮這麼厚,說要要要,要這樣擺。我這樣擺是讓你們練習。

  像以前我收出家眾的徒弟,他們都不會給師父弄一點毛巾什麼的,這是我向他們要的。我說你去看老和尚,人家他們都有摺毛巾,你們都沒有摺給我。後來他們才摺給我。他摺給我,這個禮貌我在圖書館有學,我知道。沒有客人在你摺給我,給我弄一個比較特別的餐具,因為你是徒弟,我是師父,禮貌上師父當然要比較優待一點。因為禮是不平等的,李師公講禮是不平等的,禮有分尊卑長幼,親疏遠近,禮不平等。恭敬心是平等的。所以普賢菩薩十大願王第一願就是禮敬諸佛,他為什麼不講恭敬諸佛?恭敬心對一切眾生是平等的,沒有分別。但是禮是表現在外面的,它不平等,怎麼平等?所以禮不平等,敬是平等,外面不平等,裡面是平等的,這點要懂。

  男女平等,怎麼平等?現在男女平等還不行,還要女男平等,女士們,先生們。這樣又不平等了,女士在上面,男士在下面,男士又喊不平了。你怎麼搞都不平,對不對?所以這一套你不能去問西方人,要問中國的老祖宗最懂這一套,五倫它是自然的,你順乎自然就是平等,你違背這個自然你就不平等,你怎麼搞也不平等。所以這個禮節就是這樣的,禮它就是不平等。禮貌就是說沒有客人,我是讓大家練習,練習要怎麼樣來做。因為我在圖書館,以前我在圖書館我還要煮飯,師父教我說「出家之後什麼都要做」。我出家在佛陀教育基金會,要掃廁所,不是男眾廁所要掃,女眾廁所也要掃,倒垃圾桶、煮飯、買菜,去做香燈、做早晚課,師父講經要錄音,客人來泡茶、摺毛巾。我是從基礎幹起的,你不要以為我現在坐在這裡好像很威風,你都沒有看到我在受委屈的時候。我是從基礎幹起的,苦幹實幹的。

  所以我的要求也就是教大家來學習。但是學習要懂得情況,我常常教這些徒弟,我教也教不會,他們都沒有用心。客人來了,我有特別的餐具,又有毛巾,客人都沒有。以前我也是在圖書館這樣被師父罵過的,他說你要害我?我說師父,我怎麼害你?我摺毛巾給你,還要害你?師父說:客人都沒有,那個客人對我什麼想法?我懂了。但是現在我教我的徒弟,他們還是不懂。我一教就懂,客人來了,師父客人來,所有的客人統統要有毛巾,餐具一律一樣,表示對客人的恭敬。現在這些徒弟不懂,我真的被害慘了,本來他要供養我,看看這樣他不供養了。所以這個教也是很費心的。

  所以這次,今天我聽志明給我講,有義工說怎麼今天又要禮請?啟請,在古時候每一場都要禮請。這個要跟大家說明為什麼要這麼做,它的意義在哪裡,它的精神在哪裡。禮請就是禮敬,表達你的誠意,當然最重要是這個心,在這個形式上你要有那個心,你沒有那個心,只有這個形式,那也不是真正的禮請,最重要那個心。不能只有形式,沒有那個心,我們透過這個形式,要知道我們用什麼心態來啟講這個經,那你才會得到利益。這個心態就是恭敬心的一個表現。最好的表現,就是大家來學習,這個是最好的表現;如果不學習,這個也就落空了。所以大家來學習是表現恭敬最具體的。這是發起講這個經的因緣,當時的因緣,我們這次因緣也跟大家做了一個簡報。

  下面,「乙、佛教簡介」,這是我們淨老和尚一生他提倡佛教是佛陀教育。所以講經早年他對認識佛教,對佛教本質上的認識非常重視,可以說幾乎每一次講經都會提起,因為現在的社會大眾對佛教產生非常大的一個誤會。這次我們看表解,「緣起」,這個緣起就是說佛教,為什麼我們地球上有佛教?有佛陀教育?它的因緣是怎麼樣生起的。所以佛法在經典上講,萬法因緣生因緣滅,緣生緣滅,它總有個緣起。像我們這次法會也是一個緣起,緣起就是鳩山先生請師父來講經,後面我們就跟著又有做法會,還有我們又來這裡講這部經。這次的一個緣起,一個生起的一個源頭,就從鳩山先生啟請老和尚來講經,這因緣發起的。佛教也是一樣,為什麼會有佛教?怎麼來的?把這個因緣給我們說明,這個叫緣起。

  這個緣起是「釋迦少時,觀世殘暴競存」。釋迦牟尼佛他少年的時候,他是王太子,他少年的時候,他的名字叫悉達多,他是成佛,明心見性才叫釋迦牟尼。觀察這世間殘暴競存,就是互相殘殺,人類弱肉強食、競爭,看到這種很不好的現象,當時在三千年前就有這些現象存在。又看到人都有生老病死這個痛苦,生離死別,我們這個身體有生老病死,非常痛苦。所以十九歲那一年,發心出家學道,為了要追求宇宙人生的真理,解決人類這種互相殘殺、暴力、競爭,要化解這個問題,要解決人生老病死的問題,怎麼樣可以解脫,不要受這些生老病死之苦,這個世界可以達到真正和平,所以才去修道的。後來三十歲那一年,在菩提樹下,夜睹明星,大徹大悟,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所以就開始教學,講經說法四十九年。這個佛教一個基本的緣起是這樣生起的,才有現在我們的佛教,講了四十九年的經留下來翻成中文,我們現在看到的《大藏經》。所以這個緣起是這麼來的。

  當初,他最初的因緣是看到人類怎麼會有這些現象,發心要幫助眾生解決這些生老病死的問題,化解人類互相殘殺。最具體的就是不殺生,連動物都不殺。現在災難很多,我接到勝妙法師發給我一個尼泊爾地震背後的因果,他們殺水牛殺得很厲害。這個大家可以看看,為什麼有這些天災人禍?這些天災人禍是果報,有它的原因的,有因果。所以佛知道這些事實真相,知道這些因果報應,教導我們要斷惡修善,你才能避免這些災禍,得到吉祥。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先學習到這裡。因為這個雖然是大意,但是它內容非常豐富,我是想先把這個大意跟大家介紹一遍,然後再來講這個經。因為師父一天只有講兩個小時,四點到六點,其他的時間我們都可以利用來學習。這部經給老和尚匯報,他老人家同意了,所以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時間來學習。也非常適合,現在全世界災難很多,護國息災非常迫切需要。大家共同發心,必得佛力加持,六時吉祥。

  好,我們休息一下,休息個十五分鐘,我們就來上午供。好,我們今天就講到此地,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