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恩師 上淨下空老和尚弘法六十周年暨華藏淨宗學會成立三十周年紀念活動職義工培訓班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我的恩師 上淨下空老和尚  悟道法師主講  (第九集)  2019/2/20  台灣台北靈巖山寺雙溪小築三重淨宗別院  檔名:60-012-0009

  尊敬的諸位法師,諸位同修大德,大家上午好。阿彌陀佛!今天是我們這次的課程第三天,今天第一堂課的主題,是「我的恩師上淨下空老和尚」。我的恩師也是大家的恩師,我們感恩,恩師淨老和尚孜孜不倦、諄諄教誨四眾弟子六十週年。我們也感恩能夠聞到佛陀的正法,中華傳統文化倫理、道德、因果教育,這個恩德實在講無以回報。目前在這個世間我們只能盡心盡力,只能說略盡棉薄之力,來護持我們恩師淨老和尚他弘法利生的事業。有關我們淨老和尚他的傳記,有北京宏琳法師發心長時間蒐集,現在也有印出一些內部流通,就是我們淨老和尚九十二歲的年譜,今年九十三歲了,那個寫到九十二歲。宏琳法師發心蒐集也非常難得,我們也非常感恩宏琳法師的發心,沒有他發心做這個事情,實在講我們也沒有能力來做這個事情。我們只能從旁協助,協助宏琳法師蒐集資料、提供資料。

  但是,我們淨老和尚一生弘法的內容太豐富,我們也可以用多彩多姿來形容。特別晚年這段時間,提倡多元文化、多元宗教,更是把佛法普及到全世界各個族群,融入各種不同文化宗教裡面,可以說淨老和尚是當代佛門弘法高僧第一人,這是當之無愧。又提倡新加坡團結九個宗教,在澳洲圖文巴也是團結宗教,做得非常成功,這些都曾經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去呈現,也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肯定。所以教科文組織提供一個辦公室,給我們淨老和尚做為永久的辦公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現在得力於,淨老和尚的介紹、弘揚各個宗教,佛法、中華傳統文化大家對這個認識、了解,所以也就是現在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宗教有一席之地。過去這個組織不敢接觸宗教,教科文組織是在聯合國的一個組織,這個組織內容主要是教育、科學、文化,所以教科文沒有宗教。大家不敢碰宗教,宗教太敏感,不同的宗教在一起那就非打架不可,過去是這樣的。但是現在經過我們淨老和尚,把佛法《華嚴經》的理論精神融入各個宗教,沒有一個不歡喜的,沒有一個不接受的,大家都非常歡喜。每個人的宗教受到尊重,也得到宗教互相學習,豐富自己宗教的內容。這不能不歸功於我們淨老和尚大慈大悲的弘揚佛法,特別把中華傳統文化介紹給國際上的友人。

  現在世界愈來愈亂,災難愈來愈多,科學家也沒辦法,政治家也沒辦法,軍事家也沒辦法。大家心裡都很明白,這個問題只會愈來愈嚴重,世界會愈來愈亂,人心愈來愈不安沒有安全感。這是全球人類大家所共同面臨的嚴重問題,還不是一般的問題。這個問題要怎麼化解?化解的理論方法都在佛經,都在中華傳統文化聖賢的經典裡面,特別提出唐太宗編的《群書治要》。《群書治要》翻成外文,沒有一個國家不接受的,因為是真理,真理放諸四海皆準,哪個國家都會接受的。接受的就有福,這就是福音,就有福了,他的問題就能解決,能夠接受、能夠理解,能夠依教奉行,他的問題就迎刃而解。如果不能接受,不能依教奉行,他的問題始終不能化解,而且問題會愈來愈嚴重,這個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我們淨老和尚現在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晚年今年九十三高齡,特別重視國際的弘法平台。所以他老人家也交代我們,請悟道跟悟行兩個要擔任永久榮譽副主席,他老人家是永久榮譽主席,就是交代我們如果他往生了,這個國際弘法平台要給它延續下去。這個使命也非常重大,我們一定要能夠體會,恩師淨老和尚他弘法利生的大願,必定要能夠有所體會。我們不能夠疏忽,那就對不起我們恩師淨老和尚了。

  所以我們現在實在講,也談不上什麼報恩,只能說略盡棉薄之力。我們淨老和尚他弘法的方向、目標,我們首先要先認識、要先了解。了解之後,我們知道偉大的弘法事業這麼重要,我們大家就會同共發心,各人都會發自一分內心的護持。因此請大家來上這三天課,沒有別的用意,就是我們內部的職工、義工、護法,必須對恩師淨老和尚他弘法利生的方向、目的、內容,有一定的認識跟了解。如果不認識、不了解,就是做、就是做,做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意義,它的價值在哪裡?不知道跟知道做的心情、態度也不一樣,不知道做,就好像混日子一樣,一天過一天,反正就是要做,好像行屍走肉一樣,只有身體沒有靈魂,這樣做就沒有意義,也不知道價值在哪裡,為何而做、為誰而做都不知道。

  因此在我們道場工作,或者做職工、義工,或者護法,大家都必須要認識,恩師淨老和尚他帶領我們走向哪裡,要帶領我們走到哪裡。所以淨老和尚是我們淨宗學會指導的教授,也是我們中國人的指導教授。我講這個話一點都不過分,指導什麼?指導中國人要學習老祖宗的東西。老祖宗的東西是什麼?中華傳統文化,儒釋道倫理、道德、因果教育這些經典,他指導我們學這個。現代中國人不要,把自己老祖宗的東西丟掉,不要了,一味就學外國人,總認為外國人什麼都好,我們中國什麼都不好。所以現在真正稱得上是中國人的,那是我們恩師上淨下空老和尚。我講這個話一點也不過分!中國人,人長的樣子是中國人,但是內心的思想都是外國思想。這個身體是中國人的樣子,內心他的思想都是外國,他的靈魂是外國的,他的精神是外國的,沒有中國的。所以現在真正中國人,我講只有我們恩師上淨下空老和尚,他堪稱是道道地地中國人。現在做中國人也不是那麼簡單,我們認不認識自己老祖宗的傳統文化?儒釋道教育我們認不認識?認識了有沒有認真學習?學習了有沒有去落實,去把它做到?這個我們要好好去深思的。

  如果你了解中國優良的傳統文化,我看,不但中國人很慶幸自己身為中國人,就連全世界的人類都願意做中國人。為什麼?因為中國傳統文化,它能夠解決現在這個世界動亂不安的問題。大家很樂意來學習,那就是樂意做中國人,因為你不做中國人,這問題你解決不了,不能化解。所以佛在經上講,「中國難生」,中國就是有佛法的地方,有聖賢教育的地方,有文明的地方。所以我們中國人拜文昌帝君,文就是文明,昌是昌盛,文明昌盛的一個國家,所以叫文昌帝君。現在很多人在拜祈福、求消災,都變成迷信,不知道文昌帝君教我們什麼?文昌帝君他的精神、內容在哪裡?《安士全書》裡面,「文昌帝君陰騭文」註解了兩卷,以三教經典來註解。你沒有讀《安士全書》,你也就不認識文昌帝君了。我們是一個文明昌盛的國家,現在去跟那個文明比不上我們的國家去學,那顛倒了!

  現在的父母,唯恐自己的兒女不能馬上變成外國人,所以都學英文,很重視英文,中文他不認識沒關係,只要懂英文就好了。我每次投票到仁愛國小,一看都是英文。這是告訴我們什麼?恨不得把兒女、學生教成外國人。有沒有冤枉他們?沒有,證據都在,現在是這樣的心態。現在有哪一個人夠資格說他是中國人?都不夠資格的。只有我們恩師上淨下空老和尚他有資格,代表中國人不是只有血緣,就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儒釋道三教教育,這是我們中國人精神核心的價值,就是這個。因此我們要去定義什麼是中國人?代表這個國家的就是它的歷史、傳統文化,這是國家的靈魂,核心的內容、核心的精神,代表這個。如果這個沒有,那只是一個名稱而已,那不是真正中國人。所以現在人很不喜歡做中國人,喜歡去當外國人,為什麼?因為他不認識中國傳統文化的優美,外國沒有的。如果認識了,不要說中國人慶幸當中國人,外國人都樂意當中國人,不認識就沒辦法。

  因此,我們淨老和尚大慈大悲,年紀這麼大,還在國際上奔走呼籲,現在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吸引愈來愈多個國家,愈來愈多了。剛開始七、八個,十幾個國家來交流,現在已經四十幾個,愈來愈多。開始都是些小國家,慢慢就有些大的國家也來了,逐漸逐漸產生他的影響力。所以我們大家要同共發心來護持,我們淨老和尚他弘法的方向跟目標。我們淨老和尚提倡的祭祖,現在已經推到國際舞台,也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辦了兩次,今年辦第三次。今年在倫敦辦祭祖,在威爾斯大學第一次辦祭孔,就是孝親尊師,提倡這個,慢慢的也是向國際上去推廣。中華傳統文化它的根就是在孝敬,「孝是中華文化根,敬是中華文化本」,教學就是從孝敬教起。如果對自己父母都不孝,對老師都不敬,那你說這個人有什麼愛心,也不是真的,都是有名利在裡面的,做一些好事希望出名。有名,利就在後面,利除了錢財、財物之外,凡是對自己有好處的,各方面的都叫利,為了名利那不是真的。如果有孝道的基礎,對老師的恭敬是真的,去愛護所有的人也是真的,因為初發心是從根本所生出來的。孝是中華文化根,敬是中華文化本,所以教孝、教敬就是中華文化的根本。

  孝敬通世出世間法,你看,世間的聖賢孔孟,包括老子、莊子也都教孝敬。你看我們剛才讀《感應篇》,讀到「忠孝友悌,正己化人」,那是不是教忠、教孝?「忠臣出自於孝子之家。」他在家能盡孝,出來為國家辦事他就能盡忠,這是自古以來,忠臣都是出於孝子。你看,宋朝岳飛他也是孝子,他母親在他的背上寫上「精忠報國」,所以他能夠為國家來盡忠。忠從孝產生,所以百善孝為先。佛法出世間法也是從教孝開始,最明顯就是淨土三經,《佛說觀無量壽佛經》淨業三福,第一福第一句就是「孝養父母」,你看,佛法,連世間法都一樣,都是從教孝開始。然後再「奉事師長」,你能孝養父母才能奉事師長。不能孝養父母,他也不能奉事師長,也不能做到慈心不殺,也不能修十善業。所以教孝,就是中華傳統文化它教學的根本,就是教孝。

  孔老夫子教學道德仁義,第五個是禮,道大家不好懂,德也不好懂,所以他從仁。孔老夫子在《論語》教仁,從仁這個字來切入,在《論語》講「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孝悌這仁的根本,你說這個仁就兩個人,對人要加厚,首先要先對誰加厚?就是對父母。父母有養育之恩,最親近的。如果對父母不孝,那對別人他怎麼會好?對別人好總是利害關係,那不是真的。所以孝弟仁之本也,仁的根本,學仁的根本從這裡下手、從這裡學,所以教仁。仁還是有點不好懂,所以講義,義就比仁好懂一點,但是也不是完全很好懂。義就是說哪些事情該辦就一定要去做,要盡義務的,義無反顧的要去做。哪些事情不合義的就不可以去做。有時候我們碰到很多事情,有些事情我們明白合理不合理,合理的就是義,我們要去做;不合理的,不義的事情不能做,有些事情我們知道。有些事情碰到了,不知道這合義不合義?不明白總是要請教人,向有知識的人請教,這個事情到底該不該做、合不合乎義理?合乎義那就應該要做。不能問利益,「小人喻於利,君子喻於義」。君子是合乎義的,不問這有沒有利益他都做。小人,有利才做;沒有利的義,該做的他也不做,一毛不拔,那就小人。所以我們從君子來學起,義有些不懂,我們的確也是請教人。

  禮就比較具體一點,所謂講禮尚往來,義是盡義務的,好像我們來做義工,我來盡義務的,我沒有要求你要回報我什麼,我只是知道這個事情該做,大家來發心盡義務。禮,講到禮它就有往來,義它是盡義務,不講回報,禮就有往來,所以最起碼也要保持住禮,禮尚往來。實在講「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沒有禮也不行,所以道德仁義還是要以禮。禮是世間的禮法,在佛法出世間法叫戒。《阿難問事佛吉凶經》佛跟我們講,「弘崇禮律」,弘揚、推崇世間的禮,跟出世間的戒律,弘崇禮律。世間的禮跟出世間的戒都要弘揚,都要去推崇,都要來學習。世出世間法都要通達,世出世間法這是要圓融貫通,都需要,也缺一不可。不能學了出世間法,世間法統統不要;學了世間法不學佛,出世間法統統不要,這都偏在一邊,不對了。互相罵、互相指責,這就不對,世出世間法都需要。好像賣藥的跟賣棺材的互相罵,互相罵那是不對,都需要。賣藥的罵賣棺材的,賣棺材的罵賣藥的,互相罵,其實它兩方面都需要。所以世出世間法也都要並存。

  我出家那年,我們淨老和尚(師父上人)就跟我講,他叫我跟日常法師學戒律,日常法師的戒律他也很嚴謹。那個時候清公律師也去住了一個月,去跟日常法師參學戒律,他的戒律是屬於藏傳黃教,宗喀巴大師這個宗派的,講求戒律。戒律它是出世間法,出世間法主要是戒自己,就是自己要了生死出三界,戒自己。我們看小乘的戒都是律己的,都是戒自己的,小乘的戒就是從三皈,三皈是最基本,大乘、小乘都是建立在三皈依的基礎上。小乘的戒從五戒開始,五戒、八關齋戒、沙彌戒、比丘戒,這小乘的戒律,小乘的戒律,仔細看都是律己的,律自己的。大乘菩薩戒它就有戒自己,還有利益眾生兩方面,就是自利利他兩方面。如果受了大乘菩薩戒,你受了菩薩戒就是菩薩,菩薩遇到有利益眾生的事情,就要去做,不做也犯戒,這個戒叫作持戒;律自己的叫止持戒,止持是對自己哪些方面要禁止,不能去做。但是利益眾生方面,你遇到了就應該要去做,不做也犯戒,這大乘菩薩戒,自利利他。小乘那是偏在自利,偏在自利弘法利生這方面也就比較缺乏,幫助眾生這方面就比較缺乏。我們講一句比較通俗一點,就是比較不盡人情!

  所以師父上人(淨老和尚),叫我跟日常法師學戒律,學出世間的戒律。後來又私下跟我講,世間法你也要懂,你不能只懂出世間法,世間法不懂,你將來沒有辦法弘法利生。世間法講的就是人情世故,你要度眾生,要接觸社會大眾,對這個世間的人情世故不能不知道。不知道,我們弘法利生就會有障礙。就像我們一般人不懂禮,不懂禮貌、不懂禮節,不懂這些世故人情,常常就是得罪人,自己也不知道。有時候遇到很多障礙,自己也莫名其妙,不曉得為什麼?就是不懂禮,不懂世間法。因此淨老和尚特別對悟道提醒要懂世間法。這些都是我們學習的地方。

  他老人家這些年奔走於國際,二OO二年第一次代表格里菲斯大學、昆士蘭大學,以大學榮譽教授、榮譽博士的名義參加聯合國和平會議。O二年第一次在日本岡山辦,那一年我也去參加。那年也去做法會,第一次到日本去做三時繫念,就是O二年那年去參加國際和平會議那年做的,在大阪借一個上善寺,是淨土宗的道場,做法會。上善寺這個寺院的名稱,是依《彌陀經》講,「諸上善人,俱會一處。」所以這個寺院的名稱叫上善,很明顯就是修淨土法門的,淨土宗的。特別《彌陀經》講「諸上善人,俱會一處」,依《彌陀經》來修的,信願念佛求生淨土。第一次在日本大阪上善寺做三時繫念,從那年開始。這個和平會議淨老和尚也是有很大的貢獻,貢獻給聯合國怎麼能夠達到這個世界和平的目標。因為聯合國和平會議開了三十幾年,每年都花了很多人力、財力、物力,但是愈開世界是愈不和平。好像這個和平會議不起作用,不起作用的原因,也就是沒有找到這個世界動亂它核心的問題,核心的問題沒有找到。都在枝枝葉葉,在外面找來找去,始終問題沒有找到根本的原因。好像生病沒有找到病因,總在治標上,暫時控制一下、暫時緩和一下,等一下又開始發作,甚至發作得就更厲害。沒有把主要的病因找到,找不到這個病因,就下不了藥。

  我們淨老和尚講出來,聯合國那些代表三十幾年從來沒有人講過的,他用佛法、用中國傳統文化。他說真正人類不和平的原因,很深入的找到最根本的原因,最根本從事相上來講,就是夫妻、家庭,他舉出夫妻大家比較好懂。如果講佛法,講到個人心理面,這個一講不是長期聽經的人,他恐怕聽不懂。所以他先講一個有事相的,給你看的,比較具體的,根據這個事相,再引導你入內心深處,這樣他才能夠體會得到。事相就是夫妻,現在有沒有看到離婚?很多。為什麼離婚?夫妻起衝突!我們想想,夫妻等於是最親的,他都會起衝突,父子也起衝突。有夫妻才有父子,才有兄弟姐妹,才有朋友,才有君臣,夫妻是最基本、最原始的因素。所以夫妻起衝突,連帶父子也起衝突,兄弟姐妹也起衝突,朋友也起衝突,外面的君臣大家都是對立的,會起衝突。

  為什麼起衝突?都是自私自利,就是沒有仁,仁是一個人字旁有個二,是兩個人。夫妻就是兩個人,兩個人彼此沒有替對方著想,問題就出來了,先生只想他的,都從來沒有想到他太太,他太太也沒有想到她先生,各人想各人的,自私自利,對立當然就起衝突。如果彼此替對方想,他就和、他就加厚了。現在夫妻是什麼?彼此互相猜忌,你猜我、我猜你,然後猜到最後鬧成家庭悲劇,這個報紙我們常常看。昨天我還看到一個先生三十二歲,他太太三十四歲,帶兩個小孩燒炭自殺。報紙的報導,生前夫妻就在吵嘴,彼此就有隔閡了,連累到無辜的兒女。我們淨老和尚講的,這麼重要的這種教育,現在主要推動教育的還是政治人物,教育的權力在他們手上,他教什麼?他有沒有教做人處世的道理?沒有,全世界都沒有。所以人與人不懂得怎麼相處,連夫妻都處得不好。過去古時候,婚姻是大事,現在婚姻真的是兒戲了,不把它當一回事。婚姻是大事,所謂大事就不是兩個人的事情,是全世界人類共同的大事。

  所以老和尚跟他們講到這個,大家就有感覺了。然後再給他深入分析,兩個人為什麼衝突?回到自己本身來,自己跟自己都會有衝突,自己的習性跟自己的本性都會衝突。習性會跟本性起衝突,習性就是煩惱習氣,我們也知道煩惱起來不好,但是它就要起來你就沒辦法。這煩惱一起來,它就跟我們本性起衝突了,本性不會跟習性起衝突,習性會跟本性起衝突。所以我們修行就是伏煩惱、斷煩惱,修行就修這個,這個煩惱習氣伏住了,世界就太平!都是「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痴」,貪瞋痴伏住了,不就世界太平了嗎?就是無始劫貪瞋痴慢這些煩惱習氣在作祟,修行就是修這個。所以真正的消除衝突,教育就回歸到人心,教化人心,人心轉過來,身口也跟著轉;身口轉那就會影響家人、周邊的人,影響到全人類,影響到一切眾生。儒家講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修身就是修自己,修身之前,還有「格物致知、誠意正心。」從這個心開始,然後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儒家教學,治國、平天下的心法就在這裡。格物就是佛法講的格除物欲,物就是物欲,貪瞋痴這些煩惱,降伏我們的煩惱,儒家講格物。物格了,智慧就現前,格物才能致知,我們本性的智慧才能夠顯露出來。如果我們沒有從格物來下功夫,我們的智慧總是被物欲煩惱蒙蔽住,智慧有,但是顯露不出來。所以,儒家修學的功夫,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所以淨老和尚在二OO二年,日本岡山國際和平會議提出中國傳統文化修學的理念。最早就是在澳洲格里菲斯大學跟昆士蘭大學,我們淨老和尚跟這些校長、教授他們交流這些理念,他們聽了也很認同,因此才會授榮譽博士學位給淨老和尚,請他代表學校去參加聯合國和平會議,這個因緣就這麼來的。請他代表,為什麼要請他代表?就是校長、這些教授大家都能夠理解,都能夠接受淨老和尚以中華傳統文化的教育,來達到世界和平的目標。這個理論方法一講出來,他們接受了,他們一定是先理解、先接受,才會請老和尚代表他們學校去參加聯合國和平會議。如果他們不理解,他們就肯定不會這麼做,必定是他們先理解了,大家很歡喜。所以這個校長、這些教授說,我們去也講不清楚,還是您老人家去直接跟他們講比較詳細,他們比較容易了解。

  我們老和尚推和平會議,也不是說說理論,也有具體的行動。這個具體的行動,就是早年在新加坡團結九大宗教,新加坡族群也好幾個,有馬來族、有印度族、有華族,有當地的原住民,族群多,也很容易起磨擦,有衝突,這是族群。另外就是宗教,宗教在新加坡當時國家承認的有九個大宗教,後來增加一個,現在是十個,所以現在新加坡政府承認的是十個宗教。當時只有九個,九個宗教是政府承認的,所以九大宗教。當時淨老和尚在新加坡提倡團結宗教的運動,也得到很成功的實際案例,九大宗教大家都能夠和平共處,互相往來。在之前沒有交流的,沒有往來的,自從老和尚提倡之後,才有往來。在澳洲圖文巴也是團結宗教,現在也做得有一定的效果。這是講和平的理論方法,還有具體的做法,也做出來給大家看。

  再來就是在淨老和尚的家鄉安徽廬江實際禪寺,在安徽廬江湯池鎮辦中華傳統文化教育中心,也辦了二年多,辦三、四個月就很明顯的效果,整個小鎮的民風大大改變。原來鄰居常常起衝突,現在不起衝突。垃圾也不丟到對面人家家裡去,自己不要,丟到別人家裡。這是以前常常發生的事情,婆媳不和,夫妻離婚,鄰居起衝突。經過三個月中心的老師挨家挨戶,跟每戶人家接觸交流,得到非常大的改善,這也是和平會議的一個成果。所以二OO六年就把這個成果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去呈現,向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代表來報告這個事情。所以有理論、有方法,又帶表演做給我們看,這就不是空口說白話,有具體的效果,具體的行動。所以諾貝爾和平獎最應該頒的就是給淨老和尚,真正是世界和平的工作者,世界和平的貢獻者,我們淨老和尚實在講也是當之無愧。不是說我自己的師父,自己在誇自己的師父,也不是這樣。因為這個有實際的成績,不是自吹自擂,這個我們也要認識清楚。

  所以紀念恩師上淨下空老和尚弘法六十週年,要我講一些話,主要我們也報不了恩,實在講也很難報,恩重難報,只能略盡棉薄之力,希望以師志為己志。我的恩師上淨下空老和尚,也是大家的恩師上淨下空老和尚,所以老和尚是大家的恩師,是大家的。大家必須要認識淨老和尚他一生的教學,他教我們什麼,教我們去做什麼、教我們去修什麼,教學弘法將來的目標方向在哪裡,這些我們統統要明白。所以我們華藏的職工、義工、護法,這三天請大家來這裡聽課,主要要認識我們淨老和尚他弘法利生的內容,這樣大家在這裡工作,在這裡發心護持,才知道它核心的意義在哪裡,它核心的價值在哪裡。核心的意義、價值明白,我們做了才不會退心,才能夠精進勇往直前,這是非常重要。如果不明白每天做,做到累了、做到生煩惱,做到最後退轉,這都是由於不了解、不認識,所以我們認識得愈深入,你就愈不會退心了。

  所以淨老和尚講經弘法到今年六十年,我們五月二十九、三十、三十一日,在中正紀念堂辦個紀念活動。我是聽經五十週年紀念,我們老和尚講經六十週年,我聽了五十年。我十九歲聽老和尚講經,今年六十九歲,所以五十年的歲月也過了半個世紀,這也是很長的時間。我算是淨老和尚的老聽眾,在台北還有幾個老聽眾,昨天連國棟居士來了,他是老聽眾,大概也都是五十年的老聽眾。紀念恩師上淨下空老和尚弘法六十週年,以及華藏淨宗學會成立三十週年紀念,華藏也是淨老和尚他開辦的,他老人家是第一任會長。後來成立十週年韓館長往生之後,他老人家到新加坡弘法,叫我接下來,接下來之後去申請社團法人。到今年社團也成立二十週年,加上前面的十週年就三十週年,跟我們老和尚弘法六十週年,合起來也是很值得紀念的年份。所以我們辦這個活動也請大家多多發心來護持,來給有緣的人介紹。

  好,今天我這個話就講到這裡,時間也到了。有王翰林居士帶北京八十幾位同修來我們這裡隨喜,非常歡迎。等一下我們是休息二十分鐘,又要上課,所以北京來的王翰林居士帶的團隊,我們就抓時間大家照照相,分批照一照,照完相可能你們還有其他的行程。等一下來佛堂大家結結緣,照照相。祝你們旅途愉快,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