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恩師 上淨下空老和尚弘法六十周年暨華藏淨宗學會成立三十周年紀念活動職義工培訓班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通宗通教歸心淨土、佛陀教育正本清源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集)  2019/2/18  台灣台北靈巖山寺雙溪小築三重淨宗別院  檔名:60-012-0003

  尊敬的諸位法師、諸位同修大德,大家下午好,阿彌陀佛!我們剛才大家看了雪廬老人一生大概的經過。有一句話講「人能弘道,非道弘人」,這個道的弘揚就必須由人去弘揚,由什麼人來弘揚?就是有道的人。雪廬老人的一生就是在弘道、傳道,我們上淨下空老和尚也是在雪廬老人座下學習經教。雪廬老人傳授很多學問,中華傳統文化、佛法,還有醫學,中國醫藥學院請他去教中醫,也辦了很多社會慈善救濟的事業。我們今年舉辦紀念上淨下空老和尚弘法六十週年,要知道我們淨老和尚一生的成就,跟他的老師也息息相關。

  早上也跟大家提到了,第一個介紹他學佛的是台大哲學教授方東美先生;第二個善知識,教他學佛的,是前總統府資政章嘉大師,章嘉大師是密宗的大德,是出家人;第三位老師是台中蓮社雪廬老人,我們稱雪公(李炳南老居士),跟他學經教學了十年。沒有老師的啟發、開導、教學,的確人生的方向很難找得到,特別是在學佛這個方向是非常難的。這個也是我們平常講,善根福德因緣缺一不可,這三方面都要具足。善根是自己本身的條件,所謂善根就是接觸到了,能夠理解、能夠接受這是善根;沒有善根的人接觸到了,他不能理解,不能接受。有了善根,能接受正法。佛的正法,包括儒道、一切宗教,都有正法、邪法,教本身它是正法,不是教本身有正、有邪。人心邪了、歪曲了,學了正法,也把正法變成邪法;人正了,學了邪法,可以把它改變為正法,把它導正過來,所以最關鍵還是在人心正,所謂正知正見。所以很多人學佛了,佛經沒有錯,佛經是真的經典,不是偽造的經,但是人邪了,把它解釋錯誤了,把它想錯了、想偏了,把原本的正知正見,正法的佛經變成邪知邪見。經它本身是正知正見,因為人邪了把它曲解,把它錯解、誤解,所以關鍵還是在人。

  所以這個善根,福德是理解之後能夠落實依教奉行;如果理解了沒有去做,他還是落空。因緣,能夠有機會遇到正法、遇到善知識,這是因緣。有的人有因緣遇到善知識,但是他自己沒善根,聽別人的謠言他就相信了,那是善知識在面前當面錯過。過去我們淨老和尚常講,當時在佛教界很多人說章嘉大師是政治和尚,很多人因為聽到人家這麼講,就沒有去親近他,以前我聽他講過,非常可惜。這個就是什麼?有因緣,但是自己沒善根。所以遇到善知識,善根福德因緣真的缺一不可。同樣的道理,我們現在多少人聽過淨老和尚講經,各人的善根福德因緣也不一樣,具足善根福德因緣的人,他在短時間就有成就,長時間他就有大成就。

  我們紀念淨老和尚弘法六十週年,也感恩他的老師,所以我們這個主題是紀念淨老和尚的弘法六十週年、華藏淨宗學會成立三十週年,沒有這三位老師,恐怕我們也沒有機會聽到淨老和尚的經教。淨老和尚在經教,講經弘法這方面的確超過他的老師,這方面的確超越了。現在我們淨宗比較缺乏就是傳統文化這方面,這方面醒公(徐醒民老居士)他傳承李老師的傳統文化這部分,這個也是現在台中蓮社、台中慈光圖書館這些蓮友大家所公認的,大家認同的。醒公他也傳了儒學,還有佛學,這是善知識教導的功德。所以我們紀念淨老和尚弘法六十週年,也一定把他的老師這些事跡要公開,沒有這三位老師,也沒有淨老和尚,我們今天也聽不到淨老和尚這麼豐富、這麼殊勝的經教,所以感恩要追溯到上一代去。再上去,當然上面還有,李老師的老師、章嘉大師的老師、方東美先生的老師,他們都還有老師。李炳南老居士淨土的老師就是印光大師,他是皈依印光大師的,學教跟梅光羲老居士學的。當時北方夏蓮居,南方梅光羲,稱為南梅北夏,是當時佛門的泰斗。

  另外,還有護法也非常重要,護法也不能缺少。他在台中學了十年的經教,弘法的確也要平台,不然學了之後到哪裡講,這個也不能缺少。如果這個缺少,今天也聽不到淨老和尚的經教,這個經教我們也聽不到了。所以我們淨老和尚當時就面臨兩條路,去學了經教。出家人如果按照正常的,應該寺院邀請法師講經說法,但是沒有這個因緣,寺院的人沒有人認識、沒有人邀請。寺院的主持也不知道弘法它的重要,所以一般寺院的主持還是偏重在寺院的經濟來源,總是要維持一個寺院的開銷,需要有收入。一般寺院大部分都把做經懺佛事做為主要的收入來源,沒有做佛事那就沒錢,沒錢這個寺院無法維持,所以寺院大部分重視經懺佛事,也就是要有收入。講經說法似乎沒人供養,寺院就不能維持,所以寺院要做經懺佛事都很歡迎,但是講經說法大家就不重視,認為講經也沒有收入,就覺得不重要了。其實古時候的道場,講經說法、教學、領眾修行那才是最重要的。這個問題到清朝中葉以後,慢慢變成經懺佛事為主,講經教學慢慢大家都放棄了,演變到今天就這個樣子,造成社會大眾對佛教重大的誤解。所以也感恩韓館長當時的護持。

  我們這堂課講淨老和尚弘法六十週年回顧,通宗通教歸心淨土,現在是歸心淨土。這個回顧,我只能回顧五十週年,前面十年我還沒有接觸到,那時候也小,前面那個十週年我才九歲,還沒有聽到。這個回顧就是當時韓館長找地方、租地方、借地方給我們老和尚講經弘法,這是老和尚一生最感恩她的地方。如果沒有她這樣來護持,來替他找地方接洽,實在講學了到哪裡去講、到哪裡去弘揚!也沒有人認識,這個真的是名不見經傳,誰請你!沒人認識你,剛剛出道,而且遭到佛門的不接受,不接受這個講經的,這個能到哪裡去?學了是學了,但是沒有因緣去弘揚,遇到韓館長的護持才把這個弘揚出去。講這段歷史,後面的人是聽老和尚講席當中講,但是當時的一些艱辛我是也親自接觸過。

  當時我第一次在台北蓮友念佛團聽我們淨老和尚講《楞嚴經》,第一次。那個講經的因緣,那時候還沒有佛光山,是高雄壽山寺(在鼓山區有壽山寺)他們十天有出一個旬刊,叫《覺世旬刊》,我訂了一份。我十六歲接觸佛法,就聽收音機,看看這些雜誌,搜尋這些資料。後來聽人介紹有星雲法師、淨心法師、賢頓老和尚這些老法師(賢頓老和尚這都不在了)。很多我都去找這些資料,訂了一份,看到有刊登我們淨老和尚講經的信息。當時我們家很窮,我母親在台北萬華賣菜,那時候我們小,還要幫忙賣菜,還有出租那個小說、漫畫的,我們要幫忙看店。當時我看店,所以那個小說、漫畫我全部都看過。因為沒有人租,就是我看,在那邊看店沒事情,我第一個先看,什麼《七俠五義》、《三國演義》、《封神榜》,全看過了。當時租那個矮房子,實在講那個實在是很簡陋的,就是我們一個小屋子,矮矮小小的,用三合板隔一道牆壁就是兩個房間,租兩戶人家。我們隔壁那一戶信基督教的,我們是信佛的。我隔壁那個是賣肉包子的,我們是賣菜的。賣肉包子的那個太太每個星期天說我們到教堂去聽道了。我聽了就很羨慕,他們每個星期都有道可以聽,我們佛教都沒道。後來我訂了《覺世旬刊》,刊的那個消息,我喜出望外,我們佛教終於也有道可以聽了,趕快找我弟弟坐公車到蓮友念佛團去聽我們師父講經,從那裡開始。那一年我十九歲,今年六十九,是不是五十週年?五十週年。

  這個蓮友念佛團現在還在,我想找個時間去看看。那個是大陸到台灣來的一些學佛的退伍軍人,他們去組織的。在台北蓮友念佛團,李濟華老居士就是在那邊往生的,就是跟這些蓮友講話講一講,他說我要回家了,大家以為說年紀大了要回家休息。結果他講完下來,那天不是輪到他講,是另外一個居士講,不是他講,他跟他調,他說我們兩個來換,先讓我講,我後面那個讓你講。他講完了,說要回家了,大家以為年紀大累了要回家,結果他下來,坐在客廳沙發就走了,李濟華老居士就在那邊往生了。這個是我聽經的因緣。

  後來韓館長也到處借地方,因為道場畢竟不是自己的,人家有活動要辦什麼,要還給人家,所以借很多地方。借過志蓮精舍,連連國棟他們家辦的補習班晚上下課,沒有人上課了,借來晚上給老和尚講經。還曾經借過第一百貨公司,第一百貨公司現在沒有了。四十幾年前,台北市有兩家百貨公司比較有名,一家第一百貨公司,一家今日百貨公司,現在都沒有了。連百貨公司人家上班那個辦公室,就人家下班,借那個辦公室講經,那個我也去聽過。李月碧講堂,台北車站對面。還有李建和、李建興他們家族,瑞芳煤礦大王,他們家庭的小客廳,就在他們家的小客廳講《楞嚴經》,那個我也去聽過。借了很多地方,常常借,借到最後,也借中國佛教會,現在善導寺的中國佛教會。在松山寺也辦過大專佛學講座;還有內湖圓覺寺,我們老和尚辦大專講座我也去聽,那時候我還騎機車去聽《圓覺經》,在內湖圓覺寺講《圓覺經》;嘉義就是梅山禪林寺,講《禪林寶訓》。很多地方,的確到處借。

  為什麼有景美圖書館?這個因緣也是因為那一年蔣經國先生就任總統,佛教界也發起仁王護國法會,所以當時韓館長也啟請我們老和尚,新總統上任,佛教界來慶祝,我們老和尚是專門講經的,就請他老人家講《仁王護國經》。跟佛教會講好了,好像三個月要這部經講完,租金也付了,結果經講了一半,人家要回去了,人家要辦活動,不借了。當時我們同修大家也很憤慨,怎麼可以這樣!說了要借三個月,經都沒講完,怎麼可以半途就要收回去,就是請館長跟他理論,但是怎麼講他都不借。當時我們這些聽眾大家覺得說這不是辦法,借地方就是這樣,人家要就要回去,不借就不借。大家喜歡聽師父講經,實在講我們就是地方再小,有個小地方,屬於自己的地方,那我們聽經就可以不中斷了,不然搬來搬去的。找地方、借地方,的確早年韓館長對這方面付出很多,可以說當時是雪中送炭。當時我也是聽眾之一,那時候同修大家就發起,不如我們大家湊錢買一個小講堂給師父講經。後來這個發起也得到館長的同意,老和尚這些年來他講經,人家一點供養,還有館長她自己一些私房錢,都掏出來要買房子。買一間錢還不夠,所以我們就大家湊錢了,那時候是民國六十八年,今年是一百零八年,四十年前。

  當時錢不夠,當時館長她就提出一個,如果我們同修有捐一萬塊的,一萬塊台幣,那四十年前一萬塊還是滿大的,一萬塊的立一個永久長生祿位,死了之後還可以移到往生祿位。當時我也沒錢,後來就去找我同學借一萬塊,我同學在五堵那邊開鐵工廠,他是老闆,他家有錢。我就跟他講,我現在要捐給我師父買講堂,還欠一萬塊,但是我現在沒錢,我說你先一萬塊借給我,我給你打工,我到你工廠來給你打工還給你。我同學他姓郭的,郭先生,他聽到我這麼講,他也很感動,他說你要捐款的,那你就還八千就好了,我出兩千。借一萬,打工還他八千塊。那時候我弟弟他包工,做工頭,他賺的錢比我多,所以他捐的比較多,那時候他捐好幾萬,他比較有賺。我當時沒有當工頭,沒有辦法,所以就用這麼來捐。但是她七湊八湊,就是好不容易買一間四十幾坪的,小是小,也有一個地方了。所以那個說來就話長,那個歷史也就很多了,我看三個小時講不完的。

  總之那個時候,就是六十八年四月搬進去的,後面還有很多,真的也是很艱難,在那邊住了十年的違章建築。這些老同修都還記得,後來接觸的同修可能就不知道這段歷史,這段就不知道了。所以回顧老和尚弘法,前面那個階段我們大家真的就是雪中送炭。我算是老聽眾了,聽了五十年。所以今天我們淨老和尚弘法有這些殊勝的成就,不能不感念當初老師跟護法,也不能不感念、不感恩,所謂飲水思源,如果當時沒有這些人的教導、護持,那也成就不了我們淨老和尚,我們也沒有地方聽聞正法,可能聽到都是邪法,邪知邪見的。所以老師、護法功德無量,一點都不為過,真的是功德不可思議。

  教學能夠教出一個傑出的人才,他就能發揮無比巨大的作用,我們淨老和尚在雪廬老人會下,可以說是很具體傑出,很出色的一個弘法的大德,同時也是我們近代佛教一個很傑出的人才,不可多得的人才。現在不但救佛教,也救其他宗教,也救全世界的人類,這個都是靠教育,現在推廣《群書治要》,就是救世界。所以我們回顧老和尚六十年的弘法,這些心路歷程點點滴滴非常多,在短短的二十幾分鐘只能講個大概,實在講是內容也非常豐富,也非常精彩,遇到很多挫折困難,成就也是不可思議。

  好,我們時間到了,就先跟大家談到這裡,以後有機會我們再來漫談,再來長談。好,祝大家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