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2018兩岸三地中華傳統文化青年學術研習營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淨土集—草堂集(九)  悟道法師主講  (第九集)  2018/7/26  台灣台北市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  檔名:60-010-0009

  《草堂集》。尊敬的周老師,諸位法師,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阿彌陀佛!請大家翻開經本《淨土集》二百零四頁,我們從第七行二十二段看起:

  【二十二。明某翰林侍姬。不幸夭逝。因平生巧於讒構。使一門骨肉如水火。冥司見譴罰為瘖鬼。已沉淪二百餘年。乞人為書《金剛經》十部。藉之懺悔。脫離鬼趣。然前生罪重。尚須三世作啞婦。方能語耳。】

  昨天我們學習到這一段。這一段是講明朝『某翰林』,有一個翰林,「翰林」是古代的學士,是讀書人,在政府方面也是有個官職,屬於文人。『侍姬』是他的姬妾,以前有妻妾,稱為侍姬就是妾的意思。『不幸夭逝』,就是很不幸的很年輕就死了。這位翰林的侍姬,她『平生巧於讒構』,「讒構」就是講話喜歡中傷人,講人家的壞話,挑撥離間。這就是我們佛經上講口的惡業屬於兩舌的惡業。我們前面看到,紀文達公的侍姬,他侍姬的祖母,她是善詈,善詈就很會罵人,什麼話她都罵得出來,這叫善詈。她得到的果報,就是也沒有生病,忽然舌頭就爛掉,爛到咽喉,不能吃飯,也不能喝水,也不能講話,宛轉數日就死了。在口的四種惡業,前面罵詈是屬於惡口,這一段講的是屬於兩舌。

  口四種惡業,第一個是妄語,妄語就是講話去騙人,欺騙人;第二個就是惡口;第三,兩舌,兩舌就是挑撥是非,破壞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特別是一家人骨肉兄弟姊妹,她去破壞人的家庭,使他們這個家庭親生骨肉像仇人一樣。挑撥到讓一門的骨肉,人家這個家庭,自己家人水火不能相容,這個罪業造得就很重,挑撥人家一個家庭。罪業更大的,挑撥一個族群,這個國家族群跟族群之間的對立衝突,這個罪就更重了。這裡我們看到這個文,她是常常去破壞人家家庭,那可能不止破壞一家。破壞一家,這個罪就不得了,破壞好幾家,那罪就更大。如果破壞一個地方、一個社會、一個國家,乃至整個世界,根據他所破壞影響的範圍大小,罪業也就跟著他造的這個業來受報,這是我們可以理解的。

  這個翰林的侍姬,也造兩舌的業,就是挑撥離間。現在社會上造這種業的人太多了,弄得整個社會不安、家庭不和。現在講社會和諧,這個社會不和諧,這都是兩舌的這種惡業所造成的。果報,她也很早就死了,死了之後到陰間去,『冥司』就是陰間的法院,我們陽間有法院,陰間也有法院,你犯了罪到陰間去,法院也要處罰的,冥司就是陰間的法院。『冥司見譴罰為瘖鬼』,就是罰她做不會講話的鬼。從這個公案我們知道,鬼跟人一樣也有啞巴鬼,因為人也有啞巴不會講話的,鬼也有啞巴,「瘖鬼」就是不會講話的啞巴鬼。『已沉淪二百餘年』,已經沉淪到鬼趣當啞巴鬼兩百多年了。『乞人為書《金剛經》十部』,就是求人給她寫《金剛經》十部,藉這個來懺悔,希望能脫離鬼趣。但是前生這個罪很重,還需要『三世作啞婦』,就是到人間來做人,也是投生婦女胎,但是不會講話,有三生;做了三生的啞巴婦女之後,第四生再來做人才能說話。這個業報也相當之重。

  這個公案,我們照這個原文再來講一遍,這是我們淨老和尚在這個公案裡面節錄的。這個公案是「王孝廉金英言」。古代舉孝廉,從漢朝以後有這個制度,這個人在家裡能夠盡孝又廉潔不貪,這樣的人地方上就可以推薦給政府,由政府來任命他當個官、來為人民服務,這是孝廉。這個孝廉姓王,他的名字叫金英,金子的金,英文的英。王孝廉金英言,就是他講的,「江寧一書生」,江寧是在江蘇省,就是以前叫江寧現在叫南京,江蘇的省會南京以前叫江寧。南京這個地方有一個書生,「宿故家廢園中」,宿就是住宿,故就是以前的,他們自己家裡有個房子荒廢了。以前的房子都有花園,特別在江蘇這個地方,江蘇這種庭園是很多的。他去住在他們以前的房子,是荒廢的,荒廢再整理整理還可以。以前讀書人讀書要安靜,所以找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來讀書。這個書生可能他家裡的經濟還不錯,也有房子。如果比較窮的書生,一般都是到寺院去,借寺院掛單去讀書,因為寺院比較安靜。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來讀書,因為讀書就是避免受干擾,如果很熱鬧的地方,受干擾,心靜不下來,不能專心讀書。所以找那個荒廢的花園,在郊區比較安靜,來讀書是最理想的。現在這個大環境不一樣了,因為現在你到山上去也不得安寧,因為手機形影不離,到山上手機還是收得到。

  所以實在講,大家來上課,要學謝總那樣收手機,大家才會專心聽課。如果有同學在打瞌睡,在聽我講時趴著,我可以臆測,可能昨天晚上都沒睡覺。沒睡覺在幹什麼?看手機,躲在房間看手機看到天亮,該睡覺的時候不睡,該清醒的時候再來睡覺,特別在課堂裡面趴著睡也很好睡,我在這裡講像催眠一樣。所以爬不起來,趴著睡,我這個憶測應該是八九不離十。我們看以前那個環境,那比我們現在清靜太多了。你看,讀書人都還要去找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讀書,對不對?這就是說心靜下來,你讀書才會讀得好。所以做什麼事情都是需要專心。

  他住在他故家這個荒廢的園中,這個庭園當中一定有房子,在這個庭園當中的房子住。「月夜有艷女窺窗」,就是有月亮,月光很明亮的夜晚。因為以前沒有電燈,都是點油燈,像我小時候,我們家裡還點油燈。我大概四、五歲的時候,六十幾年前,台灣一般人家還沒有電燈,點油燈,我記得是掛在牆壁的油燈,還有點蠟燭。有一次晚上,以前煮飯、燒菜都是用傳統的灶,那個鍋很大。有一天晚上天黑了,我母親在炒菜,炒菜沒有燈,鍋旁邊就點個蠟燭,放在鍋旁邊。我看到母親炒炒炒,不小心弄到蠟燭,蠟燭掉到鍋裡面去,就一片烏黑了。以前沒有這些電燈,就是靠蠟燭、油燈這樣來照明。另外就是外面的月亮,月光,小時候我看到那個月亮比現在亮,現在好像都烏煙瘴氣的。所以月圓的時候,天上沒有烏雲遮住月光,照下來很清楚的。現在我到澳洲去還看到明亮的月光,有時候住的房子,那個月光就從窗戶照進來,就窗戶打開看看月光。

  「月夜」就是月光很明亮的夜晚,「有艷女窺窗」,你看在郊外,有個很美艷的女子,窺就是偷看,在窗戶外面往裡面偷看。這個書生他心裡也明白,「心知非鬼即狐」,他心裡也知道,這個荒郊野外怎麼可能會有女子來?他知道不是鬼就是狐狸(狐仙)變成人形。「愛其姣麗」,但是看到非常美麗,姣就是美好,看她非常美麗。「亦不畏怖」,看到這鬼長得也滿漂亮的,也不害怕;如果青面獠牙,那可能就被嚇壞了。但是很姣麗,在月光照射之下特別清楚,很美麗,所以他看了也不害怕。「招使入室」,就是請她進來。「即宛轉相就」,兩個人就在那邊談情說愛。但是,「然始終無一語」,這個女子從頭到尾沒有講一句話。「問亦不答」,問她,她也不回答。「惟含笑流盼而已」,只有臉上表現微笑,流盼看看微笑這樣而已。「如是月餘」,每天這樣相會就一個多月了。「莫喻其故」,不曉得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講,問她,她也不回答,就是笑笑這樣而已,這個書生他也不知道什麼緣故。「一日」,有一天,「執而固問之」,他就一直問她,一直問,今天沒有問到妳回答不行,一定要問出一個結果來,一定要問到她講話回答。一直問,問到她沒辦法,這個女子「乃取筆作字曰」,就是也沒跟他講話,就拿一枝筆寫字,用寫的。

  下面就是她寫的字,乃取筆作字曰,就寫在紙上面,「妾前明某翰林侍姬」,她講妾就是指她自己,她是前明,這個時候是清朝,前明某翰林的侍姬,「不幸夭逝」,就是早死,很年輕就死了。「因平生巧於讒構,使一門骨肉如水火」,就是兩舌挑撥離間,中傷他人,破壞人家家庭,使人家一門骨肉像仇人一樣,水火不容。死了之後,「冥司見譴罰為瘖鬼」,陰間冥司就罰她做瘖鬼,就是罰她當鬼,當鬼還當個瘖鬼,不能說話的鬼,啞巴的鬼。「已沉淪二百餘年」,當鬼已經當了兩百多年,這個時間也滿長的,從明朝當鬼當到清朝。「君能為書《金剛經》十部」,君就是指這個書生,就是說你如果能夠為我寫十部《金剛經》給我迴向,「得仗佛力,超拔苦海,則世世銜感矣。」過去印刷術不發達,清朝時候也有印刷,但是還不像現在印刷術這麼發達,以前是刻在木板,一張一張印。現在在江蘇金陵刻經處,金陵刻經處我去參觀過,現在還有,用傳統一張一張刷的。一個木板,字刻在木板上,然後印出來就像我們這個書本一頁一面。紙放上去刷刷刷,墨塗在那個木板上面,一張一張的刷,那是比寫的快。但是一般如果沒有錢的人,他也買不起那種刷版的經書,那個還是一天也刷沒有幾本,那個工資(工錢)也滿高的。所以大部分會讀書寫字的人,都是抄經,寺院借來抄,自己買紙買筆自己抄。

  書《金剛經》十部,就是自己用毛筆寫十部《金剛經》,寫經。君能為書《金剛經》十部,就是你如果能夠幫我寫十部《金剛經》迴向,就可以得到佛力超拔苦海,她就可以解脫,不用再當鬼了,她就生生世世都非常感激你了。「書生如其所乞」,這個乞就是乞丐的乞,乞求,書生就答應、同意了。書生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問她都不講話,原來她是被陰間的法院判刑判作瘖鬼,她就沒辦法講話的,這個時候用寫字寫出來他才知道。這個書生也就答應她,答應為她寫《金剛經》十部給她迴向。「寫竣之日」,竣就是這個經寫圓滿,寫好了,寫好這一天,「詣書生再拜」,詣就是她再到書生住的房子裡面來,再給這個書生拜謝,給他禮拜感謝。「仍取筆作字」,她又拿筆寫了,「曰」,用筆寫,「藉金經懺悔,已脫鬼趣」,她說憑藉你幫我寫十部的《金剛經》為我迴向,懺悔過去生造的罪業,現在已經可以離開鬼道,已經可以脫離鬼趣,生到人道去。「然前生罪重」,但是前生造的業實在太重,雖然你幫我寫了十部《金剛經》懺悔,可以脫離鬼道,但是因為前生造的業實在是太重,「僅能帶業往生」。這裡講的帶業往生,跟我們說帶業往生西方淨土不一樣,她是帶業往生到人道來,還帶著過去世造的那個罪業,僅能帶業,過去還有餘業沒消盡,帶這個業往生到人道。「尚須三世作啞婦」,還需要三輩子來投胎做人,投胎三次,也是投胎女人身,作婦女,但是啞巴不能講話。經過投胎三世作啞巴婦女之後,到第四世「方能語也」,到第四生她這個罪才消,才能講話。

  這就是我們這一段原文,原來的公案就是這樣的。講這個公案,我們就知道,淨老和尚節錄這一段它的前因後果,我們就知道了。這一段的重點,就是告訴我們不能兩舌,不能兩舌講話去破壞人的家庭,破壞人的感情。破壞一個社會,破壞一個國家,破壞整個世界的不和諧,你想想,大概不是只有當啞巴就可以,那個是要下地獄的,那不是只有當鬼,那是下地獄的,那個地獄業。她這個罪是墮到鬼道作瘖鬼,最重的都是下地獄。地獄有無間地獄最重的,阿鼻地獄也是最重的,還有大地獄,還有小地獄很多很多,根據眾生造業的輕重,他自然感得那個地獄。所以這段公案就是給我們一個啟示,就是不可以造兩舌的口業,這個業千萬不能造。有時候有意無意去破壞人的家庭講一些話,這樣的人,我們認識的人當中也都有,我們現在也都有。有些人你說他人不好,他也不錯,到道場來做義工他也很認真,就是喜歡講這些兩舌的,弄得大家就是像這裡講的水火不容。兩舌業不能造,要懂得什麼叫兩舌,這個業不可以造。

  另外給我們一個啟示就是寫經,特別是大乘經典可以消罪業。現在印刷術發達就是印經,印經可以消罪業。但是現在的印經,很多人知道印經有功德,大家就來印。印經也是要知道我們現在這個時代的環境,你要怎麼印,印出來怎麼流通,才有功德。以前因為印刷術不發達,要得到一部經真的不容易!所以你看,用寫經,你一天能寫多少?而且以前的人寫經都恭恭敬敬的。有的寫經,寫一個字要洗一次手,要燒檀香,還要齋戒,那寫出來的經,那部經功德就很大很大,不可思議。如果像現在人抄經,抄完就亂丟,有很多同修經抄一抄,不曉得怎麼處理,都來問我,甚至還有說叫我幫他處理的,那個可能有罪過,你抄了經不能亂丟的。我在日本也抄經,我在日本到淺草觀音寺,他們有描的,那是用描的,描《普門品》。日本那個寺院,你描《普門品》,你寫好了,你再送到寺院,他給你供在一個塔裡面,然後再回個信給我,這個經給你放在那裡。

  不是寫好亂丟的,還要找師父怎麼辦?丟垃圾桶還是怎麼樣?你對那個經一點恭敬都沒有,你抄那個經,對那個經根本沒有恭敬心,沒有恭敬心是什麼心在抄?消遣,消遣。所以你抄出來的經,你自己抄的經,你對你自己抄的經你自己都不會珍惜。我講這個有沒有冤枉?沒有,我講的都是沒有冤枉人的。如果你珍惜,你怎麼會好像抄完之後嫌麻煩,不曉得怎麼辦。你應該去買個塔供起來,還是自己天天讀,那你對自己抄的經有恭敬。你對自己抄的經,你都不恭敬,你怎麼會得到利益?得到罪過。還有人抄經,抄一抄,他就去燒了。在上海有同修抄一抄,抄很多經,抄《心經》,抄《彌陀經》、《金剛經》,抄一抄就去燒了。那個經也不能隨便燒的,燒了那個灰也不能隨便亂飛的。經不能讀是可以燒,但是你要把它埋在那個乾淨的泥土下面,沒有人踩的。或者用個乾淨的布,把灰放在那個布做的袋子裡,然後洗一塊乾淨的石頭裝在裡面把它綁好,放在大海當中,或者大江當中讓它沉下去,不要漂到岸上,要透過捕魚的魚船,幫你丟在大海。

  在《觀音靈感錄》裡面,這講的就是另外的故事,因為講到抄經順便提一提。有一個出家人死了,被閻羅王找去責罰,這個出家人犯什麼罪?抄了經就燒,那個灰亂飛的。他的徒弟小沙彌,有一天夢到到陰間去,看到寺院的出家人被閻羅王責罰判罪,判的罪就是經燒了亂飛。他說不是抄經燒了,迴向有功德嗎?閻王講抄那個經燒了有功德,不是凡夫僧可以的,那是戒行很精嚴的高僧,他有定功、有修行,有戒定的高僧他燒可以,凡夫僧燒都不行。所以閻王就給這個沙彌講,你回到陽間去把這個事情告訴人,抄經不要亂燒。所以上海這個居士,他寫了就燒、寫了就燒,我趕快把這個公案發給他看。

  所以抄經要怎麼抄?最標準的就像日本那樣,日本人對經真的很恭敬,我們中國人要向他學習。你看,他的經都是從中國帶過去的,你看他保存得多好!他用個塔,把抄的放在裡面。他們也會處理、會焚化,但是他們的焚化也是很謹慎,不會亂丟的。我也去看過日本密宗的道場,他們在作火供,作火供他們有燒牌位,他們的處理,都處理得乾乾淨淨,不會亂丟的。不像我們中國亂七八糟的,丟得很髒的。你看我們中國很多寺院髒、亂,拜墊亂擺。有時候我到大陸去,看到那個,我實在看不過去,拜墊擺歪了,我都要把它調整調整。你再去日本的寺院看,大寺院、小寺院,再小它都乾乾淨淨的。日本這些都是從中國唐朝時代學過去的,古時候古人就是這樣,後面的人沒人教,都不懂。所以現在寫經大家也要這麼處理,你要寫最好就把它供起來,不然現在印很方便。實在講,現在經印得很多,飽和。我現在看到很多寺院,還有一些流通處,經印了很多,大家都丟到流通處去,他請一請他不要了,他就放在那邊,放到那邊也亂七八糟的。

  在我們道場附近,通化街有一個腳底按摩的店,我常經過,它店門口也有放個架子,給人家放經書在流通。有時候有人去整理很乾淨,有時候人家的垃圾也亂丟那邊,還有些人拿了一些經,他不要都堆在那邊,亂堆亂丟,我們想他會有功德嗎?那是有罪過的,怎麼會有功德?佛法從恭敬中求。現在印經,大家聽到印經有功德,大家拼命印,印出來你放哪裡?你怎麼流通?現在有些人經印出來,他自己印一印,然後不曉得怎麼辦,就來找我:師父,我們這個統統送到你這邊來,你幫我處理處理。所以現在印經,我們是建議大家印經,我們華藏也是常年在印經的,印經我們就是要印現在有在講經的經。這個經現在印,我們不能印太多。所以我們現在印這個經,現在比較普遍的經已經很多了,譬如說《金剛經》很多了,我看那個架子這裡丟、那裡丟,一看都《金剛經》,那個經文都很好。所以現在要印《金剛經》,這個經本已經印很多了。我們現在就是到那個書架,有些人家亂丟的經,我們把它收回來整理整理。講到這裡剛好我也提一下,我們華藏法寶流通組的同仁發心、發心,我看通化街有一些經書還可以,我那天回去要講忘記了,有些折疊本的經可以把它收回來,我們發心來幫它整理,把它收藏起來。大家要知道這個經你恭恭敬敬的把它弄乾淨,用櫃子收藏起來,燒檀香,你對這個經典的恭敬,就有護法神在那裡。大家相信不相信?不然我來做給你看,你看弄得很乾淨,讓你一看,感受那個磁場。我們前面不是講,有一個名詞大家還記得嗎?考一考大家,大聲一點:經香閣。還好,大家還有在聽我講,還不至於大家都打瞌睡。好,成績不錯,經香閣。就是經典它會散發出濃郁的香味,這個香聞到,我們會消業障,好處很多!會消業障。

  所以寫經、印經要怎麼修才有功德,要藉我們講這個公案,我要跟大家說明。我們現在這個時代跟清朝那個時代是不一樣了,那個時代的印刷術不發達,抄一部經都很不容易。不容易得來的經,大家會怎麼樣?非常珍惜,對不對?物以稀為貴!當然非常珍惜,不敢亂丟,非常寶貴,對不對?他也非常珍惜、非常恭敬的。但是現在印得太多了,他就沒辦法珍惜了。沒辦法珍惜,印太多了,他沒地方放、沒地方擺,造成他的困擾,他會生什麼心?那不是恭敬心,叫煩惱心。所以我常常接到同修打電話給我講,我們那個經那麼多怎麼辦?他生煩惱了。所以現在我們看到《金剛經》,我們趕快來印,有功德。最好請教我們專業,現在都要請教專業。現在印什麼經?《金剛經》當然很好,現在我們就去蒐集人家印的亂丟的,我們花一些錢把它整理整理,買個倉庫給它供起來,這個都有功德。大家可以支持我這個方案。

  另外《金剛經》,我們印出來之後一般就是讀誦,在歷朝歷代念佛、念菩薩、念經都有感應的。譬如說你念觀音菩薩有感應,古代跟現代都有發心的人去蒐集這些感應的事跡,所以《觀音靈感錄》古代的、現代的都有,《靈感錄》。《地藏菩薩靈感錄》,《金剛經持驗記》,就是受持讀誦《金剛經》很靈驗的一些記錄、記事,所以有一部書叫《金剛經持驗記》。《金剛經》,最好有法師來講《金剛經》。講《金剛經》,我們過去淨老和尚他推薦的,就是民國初年江味農老居士的《金剛經講義》,以前他老人家講過《金剛經講義》。這個《講義》我看過非常好,我們看了《講義》,才知道《金剛經》要怎麼修,它的殊勝在哪裡。所以我到上海去,我就常常跟同修講,你們也可以請我來講《金剛經》,不要都是叫我做法會,我也會講經,我也會講一講,不是只有做法會。在幾年前我們台灣有一個老爺酒店,好像在中山北路那邊有個老爺酒店,宜蘭還有台東都有老爺酒店。那個老闆娘姓嚴,老闆娘她的婆婆是植物人,都不能動。有一次請我吃飯,問我印什麼經給她婆婆迴向,她婆婆好像去年往生了。家裡有錢,我就建議她印江味農老居士的《金剛經講義》,印了一千部,印一千套。

  所以現在印經,我們要看印什麼經,最好有法師來講這個經,大家聽了這個經,才知道這個經怎麼修,它的功德利益在哪裡,大家才會去請,大家才認識。這樣印這個經流通,才有真實的功德利益。所以真實的功德利益,一個是你不懂,但是你對這個經恭敬至誠,就是給它供奉起來都有功德。如果不懂,又不懂得去恭敬,實在講印那個經到底是罪過還是功德,可能都有。當然你有印也是有功德,但是你不懂得去恭敬也有罪過。如果印出來懂得去恭敬,不懂不會讀,你恭恭敬敬把它供起來,你不會讀就是經擺著,你就天天給它拜你都會開悟,就用拜的也會開悟,你只要至誠恭敬拜,求感應你也會開悟的。以前有人有拜經,拜經一個字拜一拜,然後一個字拜一拜、一個字拜一拜,真的至誠恭敬去拜,他也有感應,也會開悟的。這個各人的根器不一樣,有人用這種方式他會開悟,有的人要聽講,聽講就是耳根。我們娑婆世界的眾生耳根最利,看的還不一定看清楚,聽的比看的容易明白,所以耳根最利。佛在世也是以音聲為佛事,就是講經說法,大家聽開悟了,聞經悟道。

  所以經也是有人講,來介紹,這樣的經,請的人就會比較多。因為大家認識這部經的功德利益,也懂得這部經怎麼讀誦受持,功德就是從這裡生的。如果沒有法師講經說明,很多人都不懂得怎麼修,不知道怎麼修,得不到功德利益。寫經,如果書法寫得很好的人,當然也可以請他來寫,寫了之後你把它印。像過去加拿大有個老先生,他不是佛教徒,是基督徒,書法寫得好。後來我們老和尚請他寫《無量壽經》會集本,寫了寄過來印。後來這個老先生他寫了一部《太上感應篇》送給我,我轉送給師父,供養師父。寫得好,後來他寫的,我們就把它印出來。這是書法寫得好的,可以。因此我們現在寫經、印經,這些要知道怎麼做這樁功德。所以印經可以先詢問,我們現在要印什麼經,怎麼印,怎麼流通,我們可以為大家服務這個項目。

  另外有人請《大藏經》也是可以的,《大藏經》你不懂,就是我講的,你只要恭敬至誠都會有功德。所以有些居士,家裡要供一部《大藏經》是可以的。在以前供一部《大藏經》是不容易的,一般的寺院都供不起的,因為以前那個書都要用抄的,那是國家的財力才有辦法做的。現在得力於印刷術發達,我們民間大家也供得起。所以家裡供這個經,原則就是我講的要恭敬,你要買個櫃子好一點的,裡面最好放一些香,把它整理乾淨,有玻璃門,如果潮濕的地方,要常常保持一個除濕。在北方太乾燥還要加濕,以前我們在美國達拉斯,在德州很乾燥,所以那個書庫,藏經閣都要用加濕器,要保持恆溫恆濕,你這樣來供都有功德。

  這個公案我們就學習到這裡。這個公案給我們兩個啟示,一個就是勸我們不能兩舌,不能造這種口業,罪很重。另外一個,寫經、印經這個功德不可思議。我們要為家人、祖先超度,印經這個功德不可思議。過去我們淨老和尚講,你請法師講經,那功德就更不可思議。大家要懂得怎麼修功德。在上海的同修他們也不懂,我就臉皮比較厚,我就說你就請我講!我就乾脆跟他們講,他們才聽懂,不然我講含蓄,他們聽不懂的,這輩子恐怕沒有一天聽得懂。所以我要講這麼白,他們才:原來是這樣的。所以現在去上海會請我講講經。

  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下面這一段已經進入《閱微草堂筆記》的第二卷,這是第二卷。請看二零四頁倒數第一行,第二十三段:

  【二十三。按推算干支。或奇驗。或全不驗。或半驗半不驗。余嘗於聞見最確者。反覆深思。八字貴賤貧富。特大概如是。其間乘除盈縮。略有異同。】

  這一段就是講算命。算命推算就是根據天干地支,天在上,地在下,四柱就是我們生辰八字年月日時,一般算命是根據這個來推算。算命先生算了有奇驗,奇驗就是很應驗的,算得很準,像了凡先生給孔先生算就算得很準。自古以來有人被算命,高明的算命師算的確算得很準,『或奇驗,或全不驗』,有的人算得完全不準。或者『半驗半不驗』,算準了一半,有一半不準。『余嘗於聞見最確者,反覆深思』,「聞見」,就是聽說的還有自己見到的,最確實、最確定,很準確的,算命算得很準的,根據這個算得很準的「反覆深思」,『八字貴賤貧富,特大概如是』,大概就是這樣。『其間乘除盈縮,略有異同』,好像當中也有加減乘除,「盈」就是比較超過一點,「縮」就是比較減少一點,大略上也有一些不同,有一些大致上他也八九不離十,也接近。

  算命,我們讀了《了凡四訓》,聽到雲谷禪師的開示,這就明白了。不知道紀曉嵐先生有沒有看到《了凡四訓》,他有沒有看到這本書我們不知道。如果他看了這本書,看到雲谷禪師的開示,應該他這些疑惑都不存在了。算命有沒有?我也給人家算過命,但是都去路邊算的,那個算了半天,大概也不怎麼準。以前我父親一直要我去相親、去結婚,他給我算命算了十次,算我什麼時候討老婆。我聽他老人家回來給我講,講一講也不準,那個算命先生都沒算到我會出家,算了也不怎麼準。算命當然也是可以參考,遇到高明的,的確他可以算得相當的準確。命運有沒有?的確有。所以算命,其實它也不是迷信,它也是很科學的,它是數學的推算,天干地支數學的推算。其實這個公式,現在電腦軟體設定,照那個公式就用電腦來算也都會相當準。定數你可以算得出來,但是變數你就算不出來。因為先天的定數可以算出來,像孔先生給袁了凡算的是先天的,過去生造的業,這一生受的報,這是定數。這一生是後天的,先天已經固定了,那叫定數;後天的呢?後天現在變來變去,看你怎麼變,後天就很活潑,這個叫變數。原來很好的也可以變成不好的,原來不好的也可以變成好的,就看我們現在怎麼變。你遇到什麼緣?遇到善緣,還是惡緣。

  所以善導大師講,品位高下,在於個人遇緣不同,這句話講得太好了!你這一生遇到淨土法門,往生的品位高還是低,就看這一生你遇到的緣殊勝不殊勝。遇到殊勝的緣,你這一生念佛,功夫念得很好很高,往生品位就高了,遇到善知識。如果沒有遇到很好的善知識,信願念佛也能往生,品位就比較低,所以在各人遇緣不同。我們人的命運也是一樣,遇緣不同。關鍵,前面種的因不能改,那是固定的,但是你現在的緣,就是從緣上面去改。那緣有善緣有惡緣,如果你遇到善緣,你隨善緣,你會轉變,轉成好的;遇到惡緣,也會轉成不好的。緣就是掌握在我們現前,我們自己。

  這個緣,講到這裡,我就會講一些相關的。以前我在汐止蓮社講經,有個王居士他都負責開車載我回來的,他沒有什麼嗜好,就是喜歡釣魚。他也不會吃喝嫖賭,那些他都不會,但是喜歡釣魚。聽我講經,殺生有罪過,不得了,釣魚是殺生。我在台北講經的時候,他就不會去釣魚,因為星期四我去講經,他都一定要來。所以我在台灣的時候,他就不會跟那些釣魚的朋友去釣魚。有一天給我講,我出國到新加坡講經,他又去釣魚了。他說師父,你最好不要出國,你一出國我又跟那些人去釣魚。因為你沒有講經我就沒有來,沒有來我就不曉得怎麼辦,就只好再去找那些朋友,那些朋友就拉我再去釣魚,我又犯殺生戒,你最好不要出國。這個就是什麼?遇緣。後來我就想,我沒來,蓮社有在念佛誦經共修,你也可以來,不一定說我在你才來。我說你不親近這邊的緣,你就要去親近那邊的緣,那邊的緣就拉你去,拉你去那邊你就造業。你來這邊造的是善業、是淨業,你去那邊是造惡業,這個緣就是你自己去親近哪一方面的緣。

  所以教育就是改變命運的,《弟子規》講,你要親近善人,不要親近惡人,那就是緣。如果你親近惡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常常跟他在一起你會受他影響,當然你不知不覺也會去學壞了;你常常親近好人、善人,不知不覺也會慢慢學好。這個就是緣,這個就是後天的,後天自己怎麼去轉變是在自己,你自己決定的。所以改造命運,就是在自己後天現在你掌握、認識什麼是善緣、什麼是惡緣,認識了,你親近善緣,遠離惡緣,你命就會改,是這個道理。以前我們華藏圖書館有一個賴淑嫻居士女眾,四十幾歲得乳腺癌往生了。她生前也來參加共修,修得比較雜,寺廟什麼法會她都參加,我們圖書館星期天念佛她也會來。得乳腺癌末期,病重的時候,同修給她助念,念了幾天冤親債主附身,把這些同修統統趕走不讓人家念,念佛機關掉。病得都快死了,突然力氣很大,講話聲音也不一樣,眼神也不對,根據我們的經驗,冤親債主附身了。鬧得他們家裡,她先生晚上都不能睡覺,孩子還小。

  有一天她先生來找我說,「悟道法師,有沒有辦法讓我太太趕快往生?」他說,「她沒死,我會比她先死,我快崩潰了!他白天要照顧公司,還要照顧小孩,晚上給我鬧得我們都不能休息。」我說,「沒辦法,我只能勸你印經給她迴向。」後來徐阿純老居士說怎麼辦?她不讓人家助念,冤親債主來了。我就建議她們給她誦兩部《地藏經》,她找了二十幾個同修給她誦兩部《地藏經》迴向,冤親債主就走了,又可以念佛了,後來也是總算有幫她助念到往生。往生之後她先生就來我們圖書館做七,那個時候好像我記得星期三晚上讀《無量壽經》,我說剛好你太太做七,你晚上就來誦經給她迴向,給她做七。滿七之後,後面還有百日,我說最好你每個星期三都來,你給她滿七做完,做到一百天,一百天做完到時候一週年。你一個星期來一次,晚上七點半到九點,這個時間就是你們下班時間,來誦經給她迴向,做七。那個七七每個七她先生都有來,滿七他就不來了,他以為四十九天過了,他就不來了。

  後來賴淑嫻往生八十幾天,有一天我看到報紙,報紙報導跟賴淑嫻她先生的名字一樣,有好幾個人在一個KTV的地下歌廳被燒死了。我看一看不會那麼巧!可能是同名同姓,同名同姓的很多。賴淑嫻才往生八十幾天,怎麼可能她先生會被燒死?我想應該不會,不會那麼巧!後來過了二十分鐘,徐阿純打電話來,悟道法師,趕快給賴淑嫻的先生立牌位。我說真的是他嗎?她說就是他!我說他怎麼會被燒死?她給我講,她說他的朋友開KTV的,第一天開幕請他去捧場。第一天開幕去捧場,大概他朋友得罪了有位開出租車的計程車司機,去丟汽油彈縱火,裡面很多人被燒死,她先生就其中一個。我看那一天就是星期三晚上,那天晚上他如果聽我的話來誦《無量壽經》,不就躲過一劫了嗎?他跑到他朋友開的店去,就被燒死在裡面。這就是緣,他要親近哪個緣。他如果一個星期固定來一次親近這個緣,那個時間點剛好,他不就躲過一劫了嗎?他命運不就改了嗎?也非常可惜。我也萬萬想不到,他太太往生都還沒有百日,八十幾天,他就被燒死。所以改造命運就是後天的緣在改。

  我們這節時間還有三分鐘,快下課了。我明天上午還有一堂課,明天下午一堂課,請一個張先生來講講話。明天還有一堂,下面這幾個公案可以講一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