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2018兩岸三地中華傳統文化青年學術研習營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淨土集—草堂集(一)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集)  2018/7/23  台灣台北市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  檔名:60-010-0001

  尊敬的劉理事長、周老師,諸位法師、諸位同學,大家上午好!阿彌陀佛。今天是我們二O一八年,每一年在七月暑假例行性舉辦的兩岸三地中華傳統文化青年學習營,今天我們第一天,也是第一堂課,由悟道來跟大家學習我們淨老和尚所講的因果教育。

  今天我們跟大家學習的內容就是《淨土集》。首先簡單跟大家介紹這部《淨土集》的由來。《淨土集》這本書,我們看到這三個字,也很清楚明白這個是跟淨土的經論相關的。這個書是我們上淨下空老和尚早年在美國聖荷西他住的地方節錄的,裡面有《無量壽經》經文,還有《彌陀經要解》,善導大師的《觀經疏》精華,還有祖師大德的法語菁華,這些都是節錄的,後面有節錄《閱微草堂筆記》。《閱微草堂筆記》是清朝乾隆年間紀曉嵐先生他寫的,紀曉嵐先生是當時主編《四庫全書》的,他是主編。主編《四庫全書》當然這個工作量是非常的大,他在編完這個書,在一個夏天,有一段時間工作做完,夏天的時候像我們現在放暑假一樣,這個假期很長,就把他平生見聞的事情記錄下來。記錄,就是他想到哪一樁事情他就寫下來,所以他這個當中也沒有按照什麼體例,或者什麼順序來編,就好像我們現在敘述一些事情、回憶一些事情,想到什麼他就把它寫下來,寫下來就編成一本書。

  這本書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看過?這個書《閱微草堂筆記》,我們華藏淨宗學會有印過,這本就是華藏淨宗學會印的,裡面字很小,這麼厚,內容非常豐富。老和尚就從這本節錄下來這些菁華。這個看起來就有點像《聊齋志異》一樣,《聊齋志異》如果大家有看過,大家可能也知道,這本它寫的主要就是屬於記事性的,就像我們現在講的新聞報導一樣。新聞報導往往也會報導一些我們一般的常識比較不能理解的,我們一般講叫不可思議,比較不能理解的,這些也有。以前大陸都不准報導這些,因為大陸是最多的,因為地方大、人多,天下之大,無奇不有,現在慢慢開放了。台灣是新聞媒體比較開放一些,所以有些我們一般人不太能理解的事情也有報導,譬如說借屍還魂這樁事情,這個在民國五十幾年的時候我就聽過,好像那個時候新聞也有報。

  我上個月在大連跟一些同修大家在分享,從網路找出來,在台灣麥寮有借屍還魂朱秀華這個事情。是個金門的女孩被水淹死了,十八歲,然後她的靈魂從金門被一個好像王爺公把她帶到台灣雲林縣麥寮鄉。這個麥寮鄉,我們這些年也都到六輕工業園區去做法會,就在麥寮,靠海邊。她又活過來了,原來死去的泥水匠的太太,她沒讀過書,不認識字,死了之後,棺材買好要入殮了,忽然又活過來。活過來,講話的聲音跟她原來的不一樣,她是三十七歲死的,來借屍的是十八歲的朱秀華。這個在網路上都可以點的到,等我們休息時間可以從網路上點出來給大家看。我十幾歲的時候在路邊聽到一個勸善的道士,他拿著報紙來勸善,我十幾歲就聽到這個事情,這個事情已經經過六十年了。

  另外有很多託夢的,一些神明幫助刑警破一些離奇的命案,這個也都有。在我們台灣黃柏霖黃警官他是在警察局當官的,他也信佛,也蒐集很多這些資料,都是他們刑事案件的,蒐集這些資料,這些都是真實的記錄。所以我們看到古時候寫的這些,然後再對照我們現在現代發生的這些事情,我們再對照、比對就知道,古時候有,現在也有。我們找這些資料主要還是來做一個證明,證明佛經講的因果報應、六道輪迴這樁事情是一個事實真相,並不是我們一般人觀念當中認為是迷信、沒有科學依據的。很多事情科學還沒有辦法去證實,但是事實上我們看到的、接觸到的、聽到的,的確是有這樣的事情。

  剛才聆聽我們淨老和尚講的因果教育很重要,提到唐太宗附體,這個有很多同修也看過這個光碟。我們老和尚講,他十年前很早看到這個附體他也半信半疑。實在講,我看了我也半信半疑。附體這樁事情我倒沒有懷疑,這個事情我是沒有懷疑,為什麼我沒有懷疑?因為我從小就跟我母親,我母親就常常帶我們去神堂拜神。我母親以前還沒有學佛是什麼都拜的,就是佛也拜、神也拜,反正有燒香的都去拜。所以從小我們就常常跟母親到廟裡面去拜,特別有扶鸞的,台灣有扶鸞、扶乩的,就是鬼神附體,人家問一些事情,有什麼疑難雜症去問鬼神。我母親很信這個,她從小就是傳統的,就是信神道教的,什麼神、佛都拜。

  我記得我在當兵的前後,我母親就帶我們去一個瑤池金母,在台灣花蓮有一個瑤池金母的廟很大,拜金母娘娘的,金母隔壁有一個廟叫王母娘娘的,都是從小都去拜。有事情,晚上我母親就會帶我們去那邊問問神,有什麼問題向他請教,有時候講的也滿準的。我記得有一個大陸的退伍軍人,他也不信神的,後來他太太帶他去問,就把他大陸家鄉,他家鄉有哪一口井、有什麼東西都講得清清楚楚,所以大陸那個退伍軍人後來就很信他怎麼講得那麼清楚。當時我母親帶我去拜,我也是半信半疑的,他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也是半信半疑。我記得上一次,去年跟同學分享過我真的是做了一次實驗,我實驗的確是有三太子跟我去調查,我退伍的時候年終獎金沒有拿到,真的跟我去調查,後來真的也找到了。所以我自己也去證實過,所以對附體的事情我並沒有懷疑。

  但是附體說他那個身分,我是懷疑這個。鬼神附體,這點我沒有懷疑,但是他說他是什麼歷史人物,這個我有懷疑。因為我想,人有時候都會冒充人去騙人,那鬼神他也會冒充人,冒充以前的什麼神、什麼仙,或什麼歷史有名的人物。以前我看到印光大師的《文鈔》,有很多居士去問他這個問題,因為大陸以前也有很多這方面的事情,很多居士信了佛,皈依三寶,也碰到這些事情,都去問印光祖師。有些遇到扶鸞的,他說他是什麼仙,他是觀音菩薩、他是關公、他是濟公這些都有,來附體,有人就去請問印光祖師,到底是不是真的?印祖的回答就是說,大多數他講的那個身分不是,他是冒充。譬如說關公、呂洞賓、觀音菩薩、佛菩薩,用這個名義來做一點好事,利用這些名義,大家就比較有信心來做點好事,那不是真的。所以我看過印祖這樣的開示,我當然對這個也是有質疑,附體這個事情我不懷疑,但是他講的他那個身分我還是有保留態度。到底是不是就是那個人,這個我也不敢講,可能他是冒充唐太宗的身分來講,大家對他比較相信,這個也說不定。

  所以老和尚剛才講,他說十年前看到這個半信半疑,我很認同,因為我也是半信半疑。對附體沒有懷疑,但是你說你是唐太宗,這個我們有懷疑。說唐太宗下地獄了,我們就想,下地獄有那麼容易出來嗎?下地獄好像被關監牢獄,怎麼能出來?他怎麼可以出來?這個我又有懷疑了。後來是怎麼證實他的身分?就是《群書治要》,就是《群書治要》這本書因為是他編的,他請魏徵大臣編的,就是這個書來證實他的身分,後來我們老和尚也是根據這個才相信是他本人,因為他在大陸附體是一個女眾,後來因為老和尚找到這個書來流通,他來感謝,他來致謝。他致謝是到澳洲圖文巴我們老和尚住的精舍,他是附在悟忍師她妹妹的身上,不是附在原來大陸那個人,是附在悟忍師她妹妹身上,來給他下跪,來給他感恩。然後跟他講這個《群書治要》可以救全世界,提醒我們老和尚《群書治要》不但救中國,還可以救全世界,是這個因緣。

  像這些事情,借屍還魂、附體我都看了很多,特別我們在山東、在盧江做百七繫念,那就更多了,的確都是真的。因為這些扶乩也有一些做假的,從小跟我母親常常去跑神壇,真的假的看多了,你就有經驗,人在裝的我也看得出來,因為看多了你就知道他是真的還是假的,真的附體他裝不出來的。有一些附體因為他並不是專門在做扶乩那個工作的,所以我母親帶我們到三太子那邊去,看到很多被附體的那些人都是不相信鬼、不相信神的,而且有的也是很壞的壞蛋,在社會上是地痞流氓這類的,偏偏就把這些人整得他乖乖的,這個也是有勸善的功能。還有企業家,當老闆的,他從來都沒有去過神廟,走到半路忽然他就被附體,然後就一直跑,自己一直跑到那個廟裡面去。附體的靈離開之後,他感覺奇怪,我怎麼跑到這邊來?那個裝不出來的,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也不是在神壇的,他是在做我們世間事業、企業的老闆。所以我看多了我就知道,什麼真的假的我們也看得出來,的確有這些事情。

  我們講這些事情主要是證明佛經上講的這些都是事實真相,並不是現在人認為的迷信,好像人死了什麼都沒有。人死了什麼都沒有,他怎麼可能借屍還魂?這個事情古今中外都有。這個事情佛經講得最詳細,佛教經典講的六道輪迴,人死了,我們這個身體不是我,我們把這個身體認為是我就錯了,這個身是假的,是我所,我所有的,不是我。真正的我不是這個身體,這個身體是我所,我所有的,好像我們這個身體外面穿的衣服,這個衣服不是我,這個衣服是我所,我所有的一件衣服,是我有的一件衣服。衣服會常常換,,我們這個身體跟衣服一樣,我們這個身體也會常常換。但是我們這個身體裡面有一個真正的我,那個是不會換的,那個是自己的自性,就是我們六根裡面根中之性,那個是不生不滅,它本來就存在的,那個從來沒有變的。

  所以我們學佛,佛就教我們什麼?佛陀教育最終目標,教我們認識自己。講得很簡單就是這樣,認識你自己,教我們明心見性,見性成佛。明白自己的心,見到自己的本性,禪宗講見到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見到自己本來面目。我們現在本來面目忘記了、迷失了,真正的自我迷失了,不知道。不知道,它是不是沒有了?還在,只是我們迷了,把外面身心世界當作是我,其實這些是我所,不是我。所以佛法的教學教你回歸,去見你的自性,明心見性,見性就成佛,這是佛法教學最終的目標。這些理論方法都在大乘教,大乘經典裡面,特別《楞嚴經》講得最清楚。《楞嚴經》佛弟子問問題問得很多,我們沒有讀《楞嚴經》不知道,讀了之後我們就知道,我們現在人能夠想到的問題,當年佛弟子統統問了,佛都解答了。所以我們沒有讀這個經,我們也是會想到這些問題,我們會想到的,以前佛的弟子都想到了;甚至我們沒想到的,他們也想到了,他們也替我們問出來了,所以讀《楞嚴經》會開智慧,古大德講開慧《楞嚴》,讀《楞嚴》會開智慧,成佛《法華》、開慧《楞嚴》。

  這些是講理論、道理、事實真相,當然比較有它的深度。有理必定有事,有那個道理就有它的事相,我們一般先從這個事相慢慢再進入那個理,事理、事理,看到事然後去明白發生這個事情它當中的一個道理,所以萬事萬物都有它的道理,《華嚴經》講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所以這些都有理論根據的,它不是隨便講的。我們現在講,佛跟弟子當年在講這些經、發這些問題,都通過辯論的。現在西洋的辯證法,其實這一套在古印度早就辯證過了。佛的有些弟子是外道,是一個宗教的創始人,他們都有教派,對宇宙人生他有一套看法、他有一套看法,他有一套的修學方法。像最有名的目犍連、舍利弗,十大弟子他們有些是一個宗教的教主,都有他們的徒眾。後來為什麼皈依佛?就是跟佛辯論,他們也是真的要求真理。真理愈辯就愈明,這個是做學問的態度。真理愈辯愈明,不是強辯,不是愛面子,辯輸了還不認輸,那個就愈辯愈不清楚了。所以他們真的是要追求真理,你講的對,你有道理,那我就接受;你講的沒道理,我當然不能接受,他們很理性的去辯論。所以他們跟佛一討論、一交流,覺得他們以前的想法錯了、佛講的對,就跟他學了,皈依佛門了,是這樣的。因此我們對儒釋道一定不要像一般社會大眾一個看法,覺得它是一個宗教,迷信,想到宗教就跟迷信掛勾,就聯想到那就是迷信,沒有科學根據的,這樣會障礙我們真正認識儒釋道它本來目面的事實真相,會造成障礙。

  現在回到我們今天的課題,我們今天的課題就是「草堂集」,《淨土集》裡面還有一個「草堂集」。這個「草堂集」就是從《閱微草堂筆記》節錄的一些重點菁華,它每一條都有比較長的故事,老和尚把它節錄。請大家翻開二O一頁,我們看「草堂集」第一集,它節錄了三集,這是第一集。下面這個小括弧,「節錄自灤陽消夏錄」,灤這個字念「鸞」,它是一個水名,因為有三點水,跟水有關係。「灤陽」,它是現在大陸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下面有個鄉鎮級的單位。紀曉嵐提的地理位置,應該是在河北。因為我到山東慶雲去做三時繫念在金山寺,就跟河北很接近,我也曾經跨過河北省,同修請我去一個餐廳吃飯,那個餐廳就用紀曉嵐的名做為名稱的。應該是在河北,是一個地名。

  「消夏錄」,這個消就是我們現在講消遣、消暑,夏是夏天,像現在是夏天。紀曉嵐大概《四庫全書》工作到一個段落了,他就有時間,夏天假期很長,沒有事情,他就去寫這個,把他一生見聞寫一寫,把它編成一本書,它這個書沒有按照什麼分類,或者什麼體例,就是想到哪裡寫到哪裡,就合成一本書。這本書大家有時間也可以看看,看這個書是要時間的。我也喜歡看一點這個書,但是需要時間,現在往往我也沒有時間看這麼多,只有在飛機上,而且飛機上還要坐長途的。我現在都利用坐飛機的時間看書,長途的像英國,一趟要飛十三個小時四十分鐘,那我這一趟就看一本書了。這一趟我就看《莖草集》,黃念祖老居士講解夏蓮居老居士《淨語》的開示,我這次去英國就看這一本,十幾個小時,就有時間。因為在飛機上就沒事情了,只能坐在那裡,所以我覺得這個是看書最好的時候,也不會浪費時間。好,我們看第一段,第一段講:

  【一。夙冤。世無不可解之冤。】

  這一段,我們看了也很明白,也很簡要。『夙』就是宿世,過去的。『冤』就是過去結的冤,冤就是冤仇、冤業。我們現在做法會常常會寫冤親債主的牌位,的確我們現在周邊的人實在講都是冤親債主,不是冤就是親。不是冤家不聚頭,大家碰在一起都有因緣的,三世因果,六道輪迴,不是偶然的。這個當中,人跟人在一起的因緣有恩有怨,恩怨都有。恩比較多,還是怨比較多?恩怨都有。結怨的會多一些,冤家債主。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冤親債主,不是冤就是親,不是討債就是還債,冤親債主。所以我們做法會常常寫這個牌位,也是需要的,寫這個牌位就是迴向給冤親債主,希望解冤釋結,冤仇宜解不宜結,冤仇應該要化解,不要冤仇愈結愈深。

  這句講,『世無不可解之冤』,就是這個世間也沒有不可以化解的冤仇。要怎麼化解?還是從我們自己做起,我們可不能去指望「你要化解」,還是從我們自己做起。這裡是《閱微草堂》第一段,它這裡是講「胡御史牧亭言」,有一個做官的做到御史,這個御史相當於現在什麼官我不太清楚,我彷彿記得好像老和尚講是監察的,好像監察院長。我們理事長是監察院長,對官場比較了解;剛才那個葛主任,以前做過監察的,就是這類官。御史就是監察的,當監察的官員,姓胡,他的名字叫牧亭,這個公案就是紀曉嵐聽胡御史牧亭先生講的。

  「胡御史牧亭言:其里有人畜一豬,見鄰叟輒瞋目狂吼」。其里就是他們家住的那個里,這個里就是他住的那個範園。古時候這個里怎麼算我不是很清楚,像現在我們一個里就滿大的,像我們現在住在信義路是敦煌里,一個里也有相當大的範圍。也就是他們住的地方附近,有人養一隻豬。養豬很平常,但是這隻豬很特別,這個豬看到他的鄰居,養豬的鄰居,鄰叟,大概年紀也很大了,看到這個鄰居老人,牠就瞋目狂吼,眼睛就睜很大,狂叫。豬這樣狂吼也很少看到的,看到這個鄰居牠就瞋目狂吼,就叫。「奔突欲噬」,奔就是跑過去,想要去咬他。「見他人則否」,看到別人牠就不會這樣,就是看到鄰居這個人,牠就對他特別的凶。「鄰叟初甚怒之」,鄰居剛開始非常生氣這隻豬怎麼對他這麼凶,「欲買而啖其肉」,很想花錢把牠買下來,把牠給殺了,啖其肉,就是吃牠的肉。你對我凶,把你買下來殺了,然後吃你的肉,看你還凶不凶。

  「既而憬然省曰:此殆佛經所謂夙冤耶?世無不可解之冤」。鄰居這個人也是信佛的,也是學佛的人,這個也是很有善根,學佛的人,本來很生氣想把牠買下來,把牠宰了吃牠的肉,後來憬然,忽然自己有一個警惕,這個就是他的善根,自己警惕自己,自己反省。這個不就是佛經講的所謂宿冤嗎?為什麼對別人都不那麼凶,偏偏對我這麼凶?這個應該是我過去世對牠很不好,我過去世對牠很凶,所以現在牠雖然墮在畜生,他在人道,碰到了,牠就對他很凶,一直要去咬牠。他就想到佛經上講的宿世的冤業,佛也講世無不可解之冤,就是這個世間也沒有不可以化解的冤仇。「乃以善價贖得,送佛寺為長生豬」。本來是要買來殺了吃牠的肉,後來他想到佛經上講,這個是宿冤,要化解,世間也沒有不能化解的冤。就善價,善價就是好的價錢,就是比別人買的價錢要高,當然養豬這個主人他就願意賣給他。贖得,不是殺來吃,把牠送到佛寺去放生,做長生豬。後來他再到寺院去看到這隻豬,「弭耳昵就」,再去寺院看到這隻豬跟以前就不一樣了,態度大大的改變,這隻豬看到他,那個耳朵都低下來,頭低下來,對他就非常客氣,就不是以前那個態度了,跟以前那個態度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個就是根據這個公案來節錄的。這個公案也是給我們一個啟示,就是我們人跟動物之間也是有冤親債主,人跟人之間有冤親債主,過去世有冤業,跟動物也是有這個冤業。譬如說,我看台灣報紙報導,有人被蜜蜂咬死的,那個蜜蜂一群過來把他活活的咬死了,世間人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只能說他倒霉,大概那個時候剛好他去,然後蜜蜂就來把他咬了;或者被什麼動物咬了,被蛇咬了,這些也都有,這個也是一種冤業,過去世跟他結的冤業。所以人跟人之間冤業要化解,人跟動物之間的冤業也要化解,這個化解總是我們自己心態的調整,我們調整了,化解了,外面的這些眾生他也改變了。所以還是從我們化解,從自己態度改變起。所以看到哪個人對我們特別凶、特別不好,過去大概我也是對他很凶的,對他不好,所以現在改變態度,慢慢他也會改變。所以這一條它也是給我們這樣的一個啟示。我們再看第二段:

  【二。至人騎猛虎。馭之猶騏驥。豈伊本馴良。道力消其鷙。乃知天地間。有情皆可契。共保金石心。無為多畏忌。】

  這一段也是胡御史講的,這一段是連下來的。這一段,我們看到佛門裡面,如果到寺院裡面去看羅漢,大家有沒有去看過五百羅漢、十八羅漢?羅漢當中有一個羅漢叫伏虎羅漢,有一個叫降龍羅漢,伏虎、降龍。伏虎、降龍,你看這些『至人』,像聖人、羅漢他們騎在猛虎,騎在龍的上面,並不是這些猛獸牠本來就很善良,因為這些羅漢菩薩他有道力,道力會消除牠的獸性,消除、降伏牠的獸性,讓牠降伏下來。

  最近我們老和尚常常推薦海賢老和尚這個光盤,如果大家有看過這個光盤,最近我們現代的,海賢老和尚有一天他遇到狼,那個野狼也是跟老虎差不多,吃人的。我們遇到虎狼這一類的,我們人都受到生命的威脅,會被虎狼給傷了,甚至被咬死、被吃了。所以海賢老和尚碰到這個狼,他就想,如果我前輩子欠你的,就把我吃掉算了,就還你的債。但是這隻狼走到他面前,沒有惡意,咬著他的褲腳,意思就是要帶他去一個地方。結果他就跟這隻狼走,走到一個山洞,看到一隻母狼肚子很大,躺在那個地方奄奄一息,難產,生不出小狼,難產。這時候海賢老和尚他明白了,原來這隻狼來請他幫忙,牠的母狼有危險,難產。因為我們人有難產,動物也會難產,難產如果萬一生不下來就死了。海賢老和尚也很慈悲,看到這個情形就坐在那個地方念阿彌陀佛,念了二十幾分鐘,那隻母狼就順利的生下這些小狼,生了好幾隻。後來再碰到這隻狼,這隻狼竟然去咬了一坨蜂蜜送給海賢老和尚。他說動物都知道感恩回報,他幫助牠母狼生小狼出來,這個動物也知恩圖報。所以這裡講,『乃知天地間,有情皆可契』,只要他有情識的,都可以跟他相契,也就是說都可以感化,都可以教化的。

  『共保金石心,無為多畏忌』。這些動物都是可以感化,可以教化的。所以我們看到《普門品》,這個《普門品》如果大家讀過也都知道,如果遇到虎、狼、獅子、毒蛇、蠍子,很毒的這些動物,要至心念觀音菩薩,讓這些都能夠得到降伏,求佛力加持,因為佛大慈大悲能夠降伏毒蛇猛獸這類的,就沒有危險了。我們自己沒有修到那個程度,也要學習念佛菩薩聖號,求佛力加持,這樣也就可以自他都得到利益,都種了善根。所以念佛的確是不可思議的功德。特別我們大家學習到這一段,我們現在都有很多去放生的,實在講,我們也可以辦一下放生的活動,這個放生也是跟眾生化解冤業的。過去我們不知道,沒有學佛,殺生吃肉,跟眾生結這個冤業。結這個冤業都有果報,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那天莊嚴師手機給我看,微信裡面,可以放給大家看一下,好像有一隻鯉魚,大概人家放生的,然後大家念佛,拍拍手念佛,牠就來了,牠就浮在水面給大家摸一摸。這個就說明動物都可以交流的,牠也是有情眾生,一切眾生皆有佛性,都可以教化的。這類的動物都有靈性的,都跟人一樣的,那我們讀了佛經也就沒有懷疑了,六道輪迴,一下變人身,一下變畜生身,六道輪迴,我們自己在六道裡面也是輪來輪去的。所以,眾生皆有佛性,都可以成佛。

  我們學習這兩段,主要也是對我們一個啟示,我們都愛護眾生,特別是放生,我們有慈悲心去放生,這個功德很大,而且這個果報也很殊勝。佛在經上講,不殺生得長壽健康的果報;如果殺生多了,在人間的花報是多病短命,這個果報。在《安士全書》裡面講這些公案就更多了,一個沙彌也是救了一些螞蟻,他就延壽了。原來這個沙彌他的壽命只有七日,七日就要死了,他的師父是有禪定功夫的,禪定深的人都有神通,看到他的壽命快到了,勸他回家,意思叫他回家在他家裡往生。他師父就叫他回去看看他的父母親,他就回去,走路回去了。在途中看到溪,小溪邊水很大,有一個螞蟻窩被水沖下來,他看了就起了一念慈悲心,用他的衣服趕快去把螞蟻窩包起來,把它救上岸來,那些螞蟻就避免被水溺死,救了一窩螞蟻。那螞蟻窩的螞蟻很多,他動了一念慈悲心救了螞蟻。回家過了幾天,看看父母,又回到寺院。他師父看了很驚訝,明明我在定中看到你壽命到了該死了,哪一天要死,他師父都知道,怎麼又活著回來了?他很奇怪就問他,你回家這當中有做些什麼事情?他就給他師父報告,他回家途中看到一個螞蟻窩被水沖下來,他起了慈悲心救那個螞蟻,救了很多螞蟻的生命。他說,只有這樁事情,其他就沒有了,就是回去看看父母而已。他的師父一聽就明白了,原來他的命運改了,他動了一念慈悲心,救了這些螞蟻,他延壽了,後來壽命延得很長。這個我們看《安士全書》蒐集這些公案,就更豐富了。我們再看第三段:

  【三。真孝婦。鬼神見之猶歛避。】

  這一段告訴我們,孝順父母、孝順公婆,鬼神都尊敬他。這裡講的『鬼神』,是講那些凶神惡鬼。因為鬼神跟人一樣有善有惡,鬼神有善的、也有惡的,跟人一樣,人有善人、有惡人。凶神惡鬼他當然也會去傷害人,這世間的惡人會害人,鬼神他也會害人,惡的鬼神。善的鬼神會保護人的,惡的鬼神他會害人。真正的孝婦,凶神惡鬼看到她,他也收斂,也會趕快避開。為什麼?『真孝婦』,她有護法善神保護她,所以這個凶神惡鬼不敢來侵犯她。這裡講的「孝婦」,這個婦就是媳婦,就是說女兒出嫁了,出嫁到夫家那邊侍奉她的公婆。這個公婆,在《太上感應篇》講舅姑,舅姑就是公婆,公公婆婆。自古以來,民間有一句話常講,媳婦要跟婆婆相處得來的很少。從古到現在,媳婦跟婆婆要合得來的很少,的確是這樣,很難合得來。媳婦要孝順公婆,這個也很難得,如果說要孝順自己的父母還比孝順公婆要容易。因為你自己的父母親你才會比較親,自己先生的父母好像跟自己的父母也不太一樣,有的甚至她都把他們當外人了。

  這方面也就是現在淨老和尚講的,沒有倫理教育了,人跟人之間的關係,這個倫理教育沒有了。所以現在很多媳婦她也不會叫她公公婆婆是爸爸媽媽,她常常會跟她先生講你爸爸、你媽媽,好像跟她沒關係的。有沒有?大家有沒有聽到這樣?我有聽過。他太太跟她先生講,那是你爸爸你媽媽,就不是她的爸爸媽媽。有聽過嗎?我有聽過。她不認她先生的父母為自己的父母。實在講,結婚它就有倫理關係,夫家的父母也是自己的父母,一樣的。這個問題還是出在教育的問題,這個教育誰教?是不是她嫁到夫家來,這個夫家才教她?不是,在她家裡她父母就要教她了。所以以前我母親常講,女兒是我們自己要教。以前常常給我妹妹講,女兒我們自己要教。我哥哥娶我嫂嫂進來,那個是媳婦,媳婦是人家教的。她的家教,怎麼教的?是人家教的。我們家自己的女兒自己要教。以前我三嫂進門,我們家庭有個傳統,小的要做家事,以前我母親從小就教我們,就是教我們要做家事的,要掃地。我們讀書回來如果貪玩,小孩就是愛貪玩,常常跟我弟弟去玩,一回來就被抓去修理,就被打了,所以回來要掃地,要洗碗筷,要學煮飯生火。以前沒有自來水,還要挑水,到井裡去打水,我母親自己種點菜,都還要去賣菜,這是做家事,洗衣服,還有縫衣服,這些都要學的。

  我們小的時候哥哥要背我們,以前都是一個背巾背著,哥哥背我們;後來有妹妹,我們就要背了,就要輪到我們背。所以做家事也是這樣,洗衣服、煮飯,小的要做。我大哥就講,你是最小的。以前我們在貢寮那邊工作,我大哥、二哥、三哥,我是排行第四的,然後煮飯洗衣服都是我的份,他說你最小,我們家裡傳統是這樣,那就是我要包了,他們的衣服全部我洗,飯要我煮。在家裡還有我弟弟妹妹,我說我比你大,你們要煮,我妹妹最小,那時候比較大了,妳要煮飯洗衣服。在家裡這個傳統這樣,大家也都習慣這樣,一個模式。後來我三嫂進門,我妹妹就不洗衣服了,我妹妹想,嫂嫂來是她要洗。後來我妹妹就被我母親罵了,她說,妳嫂嫂來,她洗不洗、做不做是她的事情,但是妳的事情妳要做;她如果不做,妳就當她還沒有進門,不是妳在做的嗎,妳為什麼要計較?而且妳是最小的。所以這也是一個家庭教育的問題。

  這個教育就是印光大師講的,教女兒比教兒子還重要,現在我們真的體會到這個道理。以前重男輕女都搞錯了,實在講,在中國傳統的教育是重女輕男,教女兒比教兒子重要,因為兒子也是女人教出來的,主要是女人教出來的,女人是主要的。兒女的教育,母親是第一任的老師,的確是這樣。你看自古以來這些聖賢不都是母親教出來的嗎?孔子、孟子不都是母親教出來的?所以家庭教育,母親是主要的,其次才是父親,母親是最主要的。所以教女兒比教兒子重要。

  所以蔡老師那時候講傳統文化他也講,女兒不教,嫁到人家夫家去,去破壞人家的家庭。真的是這樣,我看到很多,這個傳統現在沒有了。有一年我到湖南張家界去旅遊,晚上我也是跟同修去,也安排去看一個表演,我覺得那個戲劇很有教義的。表演以前那些母親教要嫁出去的女兒,妳到夫家去,人家婆婆怎麼講,妳要怎麼回應,妳怎麼去奉事夫家的公婆,她媽媽就教她嫁出去妳應該怎麼樣做。所以那個很有傳統教育的意義,也值得我們大家多去看看,學習學習。所以孝婦她也是教的,你自己父母沒有教,或者是在家裡嬌生慣養,你說,她嫁到夫家那邊去,他那個家庭會怎麼樣?真的是破壞人家家庭,個有罪過了,這個果報就不好,兩方面都不好。所以倫理道德、因果教育特別重要。

  好,我們時間到了,我們這節課就先學習到這裡。下午的兩節課,我們就恭請周老師來為我們講《群書治要》。我們現在是午齋時間,祝大家禪悅為食,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