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如何做好女人的本分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如何做好女人的本分  劉芳總裁主講  (共一集)  2009/8/28  台灣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56-031-0001

  尊敬的各位老師,各位學長,親愛的姊妹們,大家晚上好。今天很高興在這裡跟大家一起分享女人的話題,如何做好女人的本分。通常在大陸我都會說,我跟姊妹們包括一些先生們,說說家常話。在之前很少談到我、我的家庭這樣的一些小事情,可是在六月份到七月份有四十五天的時間,我們跟蔡老師在一起,非常的感動。蔡老師常常跟我們講述一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樣的一些個人的話題及家庭話題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都做了一些分享。有一天我們的班長馬濤老師就說,「劉芳學長,下週妳要跟大家分享,關於如何做太太、做媽媽、做總經理這樣的一個話題。」說了之後我就覺得很為難,自己家裡的這些小事,有什麼好說的?結果到了第二週,他說妳一定要講,這是老師說的。一聽老師說的,我就沒有再說什麼。

  真正到了要講的那一天,下午要講了,我上午還不曉得自己該講些什麼來著。後來我就問班主任,我說:「馬濤老師,您是說做為一個女人應該怎麼做?還是讓我講,我是怎麼做的?」他說「就講妳是怎麼做的。」我想這到好了,我就做了那點家事,我就跟大家講一下。那天下午一個小時零四十分鐘的課堂,真的得益於全班來自全國各地,包括我們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還有很多的學長們在一起,他們那些激烈的眼神和熱烈的掌聲,讓我很感動。第三天蔡老師在課堂上講,「劉芳學長分享了一個女人的本分,聽得進去的,以後就可以走向幸福的人生;聽不進去的,就要繼續受苦。」我非常的感動,從那次開始,我就被派到了各個地方,有了這樣一些匯報和分享,我也得到了很多的反饋。所以也有今天來到這裡跟我們這些學長和姊妹們說說我的事情。

  我結婚二十七年,我身邊的親人,包括我很多的朋友,都說我有一個幸福的家,我也是這麼覺得的。我現在不論擁有多少,我覺得我的小家庭是我最寶貴的財富。我永遠忘不了,我在結婚前,父親跟我說的三句話,第一句話就是「結婚了就要開始幹活了」。因為我在年小的時候學習好,不幹活。我家有姊妹六個,姊姊是老大,承擔了所有的家務,剩下的就是男孩子,我是個小女兒。每當他們要我幹活的時候,我就很會偷懶,常常就端著書本,甚至他們安排我的時候,我還看看父親,父親一定會很坦護我。在出嫁之前父親最擔憂的,包括現在母親回想起來還是這麼說,當年要結婚的時候爸爸最擔心的就是不愛幹活這個女孩子,所以爸爸就說了第一句話。第二句話是「千萬別給人添麻煩」。我當時就想,我們要結婚了,那麼高興的事,我怎麼會給人添麻煩?還不理解。第三句話就是「千萬別叫人笑話」。現在想起來千萬別叫人笑話,真的就是《弟子規》上跟我們說的,「德有傷,貽親羞」,如果我在婆家做得不好,那最蒙羞的可能是父母。聽了父親這三句話之後,我結婚了。

  一開始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結婚三個月,我的先生就從一個普通工人調到科室裡工作去,在供銷處,工作就開始忙起來了。六個月的時候我的公公就分了新房子,搬家了,這個小家庭就落在我們兩個人的肩膀上,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小兩口還挺歡喜的。人說結婚的蜜月期是十一個月,這句話後來我想,真的成立一個家庭平平淡淡才是真。我覺得一個家裡有了麻煩的時候就是多了那一口,有了小孩子。我記得生完這個小孩第七天,當時我的先生一開始就特別高興,他說我來照顧妳,誰都不用來伺候月子,由我來。結果才第七天,我從床上下來去洗手間,我看他蹲在走廊的門檻上吸煙,我從背後就能感覺到他有點鬱悶。中午吃完了飯,我就說「你看我們家這個小孩子很聽話,就知道睡覺,而且我的身體也恢復得很好,下午你就上班了。」他一聽就很高興說是嗎?我說是的。他就上班去了。然後我就自己洗尿片、擦地板、整理家、做飯,我就擔當起來。後來我媽來看了以後,還覺得這怎麼可以?

  在孩子兩個月的時候,我們做媽媽的都知道,小孩常常起夜,睡睡覺就起來,一直到兩歲這個時間,我的兒子他睡覺都不安穩。有次先生起來拍拍孩子,我覺得有點重,我就說孩子這麼小,你以後不用起來,我自己來關照就好了。就在兩歲這時間段當中,我的兒子有時候半夜都醒十一次,我都給它記著,我就坐著睡覺,我也不捨得驚醒自己的老公,因為他在外邊也挺忙的。就這樣自從有了這個孩子,我這個當妻子的、當媽媽的,我就給自己規定,不可以睡懶覺,每天早上五點起床,直到現在也沒有睡懶覺的習慣。起來洗衣服做好飯,到了時間把孩子叫醒,給老公做好飯、寫好紙條、擦亮皮鞋,一切準備妥當,我們倆就悄悄的走了。三歲半之前送到媽媽家,三歲半以後就抱著小孩上班去。我跟兒子都知道爸爸醒得晚,我們倆總要有一個手勢就是不可以出聲音,要讓爸爸睡覺。

  我都記得,其實一個女孩子,結婚是我們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在這個時間段擔當家務特別的重要,第一份的擔當就是家務。我就記得他們兩個人穿的襯衣,從來沒有說沒有熨過就穿出門去,沒有穿過皺皺的襯衣。他們的鞋子,我總是擦得很乾淨,直到現在我也是這個習慣。即使有阿姨來代替,有很多事情我還是習慣了,一出門先把別人的鞋子擦亮我再走,我覺得這些小小習慣的養成,對理順一個家是非常有幫助的。在我們兒子很小,我們兩個人每到週日就帶他出去玩,反正回來我一定就是(中飯在外邊吃)把臥室趕快打理好,讓他倆躺下睡覺,我也靠一靠。等他倆睡熟了之後,我一定是關上房門出來做家務。我的原則是在他們睡著的時候盡量把家務做完,等他們醒來的時候我盡量的陪同著他們。這樣一直走過來,我家裡就那點活,自己幹。我常跟我們很多的姊妹朋友分享,幹了就沒沒無聞的幹,而且幹完了以後還不要嘮叨,一點怨言都不可以有,如果有怨言先生都會很煩的。

  我心裡就這麼想,一個男人,這是我爸爸告訴我的,如果氣短了志也立不長,就是不能讓先生在家裡受氣。這樣一直兩個人生活在一起,先生有沒有一些這樣那樣的問題?做為妻子如何相夫教子,我也很有一些感悟。譬如我的先生他比較傲慢,有的時候脾氣也很急躁,我覺得做為一個女人,除了擔當家務就是能夠相夫教子,扶持老公去做成他的事,並且把孩子教育好。所以在他有些問題的時候,我們如何善巧的去給他一些提示,這就挺重要的。譬如跟他出去就當好配角,一定不要多說話,給老公留足了面子。他的急躁,他愈是著急、他愈是容易發脾氣,這麼一個男人的性格,他就是這個樣子,我們就愈發要慢一點、柔一點。其實我們沒有去給他指出來這個問題,而他就被我們所營造的這種氛圍,慢慢的也就改變很多了。

  我先生有一個抽煙的習慣,結婚二十七年他抽煙二十一年。我忘不了,每當晚上兒子睡熟了之後,把房間的門關好,我們兩個就左邊一個右邊一個中間是一個茶几,說話、看看電視,他就一支一支的煙吸著,屋子裡都瀰漫了很多,就開開窗縫往外透一透,二十一年。最多的數吸四包煙,我沒說一個不字。因為我爸爸說,男人吸煙就是男人的嗜好,在男人生病的時候連煙都不能吸了,意味著病得很嚴重。我就覺得這是男人的嗜好,所以我們都沒有說。真的就是在他六年前,他有次咳嗽得滿嚴重的,後來我的先生為了扶植我,也和我一樣再進入到這個行業,我們出差很多朋友都說,其實芳子姊被動吸煙,對她的皮膚、對她的身體很不好。不管怎麼樣,我覺得有我的這個成分在裡邊,有一天他突然就說不能吸煙了,這個咳嗽嗓子受不了。說了我還有點擔心,是不是病得有點嚴重?而真的就從那一次開始,他再也沒吸煙。話說到今天已經六年了。他們的一些問題,不一定是我們非要強制別人去改正,而在一定的時候他可能自己就有到一定的現在我們都叫緣分,也就把自己調整了。

  在一九九一年,我的先生他的事業已經做得不錯。一九八八年他就做外貿做得很不錯,當時也跟一個大哥合作,把這個大哥一塊帶到外貿事業當中。一九九一年的時候兩個人做得非常好,大哥就有一個要求說,「我也熟了,咱們就分開做。」那幾天我就看到先生回來家以後心情不是太好,我就悄悄的說「是不是最近挺累的?」他就說「大哥說要分開做。」我就說「那就分!」他說「他還想要三十萬。」我就說「那就給他!」其實我從來也沒有管過財務,我也不懂得錢多少是多、多少是少,我沒有概念,我唯一的就是不想讓我先生生氣。我說了之後他還看看我,但是那個晚上我就感覺他輕鬆了很多,幾天之後他就把這件事做得非常的圓滿,之後大家都很好,就像《弟子規》上說的,「財物輕,怨何生,言語忍,忿自泯」。後來也沒因為這一次分家而生意上有任何的影響,一直做得也不錯。在那個時間段,我就覺得先生在外邊打拼、忙碌,我能夠給他去擔當些什麼?包括能夠幫他去看到些什麼?還是應該做到妻子的一分心。這就是說起家常話就是家常話,這就是我跟他做妻子這些年我們很平淡,但是整個家庭氛圍,我覺得可能需要我們女孩子的一些擔當而理順。因為結婚以後擔當好家務,理順好這家庭的氛圍,是我們成就女人本分的第一步。

  說起了兒子,這就做媽媽。我覺得兒子,對任何一個孩子,我們當父母的就是有兩個方面,我都特別的提示到大家,一個就是身陪,一個是心陪。什麼意思?身陪就是當我們跟孩子在一起,我們陪伴著他的時候,一定要給他營造一個安全感、輕鬆的感覺和愉快的氛圍,這特別重要。有的時候我會聽一些朋友說,「明天休息,我要看著孩子,讓他學完了這個、做完了那個,一定要看著他,否則他做不好。」這一看,這氛圍就不一樣了。其實難得的就是我們在他年小的時候跟他在一起,通過身陪陪同著他,使他有一種安全感和愉悅的心境,這個孩子的性格就被我們塑造的比較好一點,以後他到外邊做事情,包括他學習、包括他的成長,就有了一定的助力。

  兒子在兩歲的時候我給他養成了第一個好習慣,他至今忘記不得。就是平時挺隨意,每到吃飯的時候一定是坐下來,才有媽媽餵飯,或者是姥姥餵飯、奶奶餵飯,才有得飯吃。不像現在的小孩,爺爺奶奶要餵飯,還要有很好的體力,要追著他跑餵他吃,我當時自己就知道,就是要教給孩子吃飯的時候坐下來。在他五歲的時候陪著他學鋼琴,當時我也不會,可就是跟著他學、跟著老師學,陪著他唱著,引起他能夠坐得下彈鋼琴這樣一種興趣。在他六歲的時候給他養成第二個好習慣,每天醒來之後,他會列自己這一天的行程做事。我今天醒了,幾點鐘吃早餐、幾點鐘彈琴、幾點鐘學習、幾點鐘看電視,他總也忘不了,他要出去玩小汽車,他要看電視,自己愛好的那些時間,我都尊重他。我想他能夠在一定的時間內,做好一定的事情,這是要給他培養一種安靜下來的好習慣。所以在他六歲的時候,他自己爬起來,有的時候可能小屁股還光著就站在那裡開始寫下來。後來他在國外讀書,他說媽媽這個好習慣非常的好。他現在也會,在一定的時間段內,把一定的事情能夠定下來做好。

  我就記得兒子在二年級的時候也長了小聰明,有一天晚上他在學習的房間裡,那個門怎麼就是關不上漏著一個縫,我關上了又開開了。我就這樣一看,他坐在門的後邊,坐在地毯上聽電視,做為媽媽真想把他抱出來好好看個夠,但是那次我就想到,我要陪著孩子了,因為他還小,在他學習的時間段,盡量能夠讓他感覺到的空間內陪同他一下,養成他的一個好習慣;就不要因為孩子安下心來在那學習,我們就忙前忙後幹家務。也通過和他的陪同,在他四、五年級,他沒學的功課,我已經學完了,我對他的學習就滿有把握的去幫助他。考試之前我都給他出測驗題,他先考一考,然後他還叫小朋友來家裡,說「我媽可會出題了。」其實就是書本上那點東西而已,只是陪同著他,就能夠很好的了解他、懂得他的需求來幫助他。孩子,其實學習也一直滿不錯的,自己努力的考上了重點中學,在考試之前複習的時候爸爸還說,「太辛苦了,爸爸給張支票,你就可以進到好學校了。」他說「我才不呢。」不,人家就是自己考上。

  還有一個我講到心陪。孩子慢慢長大了,我們不可能用我們的視線來控制著孩子,我覺得心陪我們要了解他,即時的溝通,尊重他,並且懂得他的需求,這非常的重要。在他七、八歲的時候我們就有一個家庭會議,不是很經常,但總是會發現他有問題,或者一個時間段,我們三個人就坐在床上盤著腿坐下。我先做自我檢討,就好像現在這種懺悔式的,就說我哪做錯了,來檢討自己。他聽完了我檢討,他就趕快說他哪做錯了,暴露了他在學校犯的一些壞毛病,被老師批評、沒完成作業又被罰站,他都會暴露出來,我們就比較了解他。這個時候爸爸就跟個審判官一樣,就會說媽媽哪裡做得對了,哪裡做得不好,你自己也要注意什麼,講講他。我們都比較注意。那個時間段我們對他的了解,包括對他德行上的培養,是非常有幫助的。我們不能強制孩子怎麼樣,但是我們要了解他、理順他的這種思想。所以到十二、三歲的時候,他就說我才不開家庭會,全是衝著我來的,不開了。我們就說不開了,反正我們也達到了一定的目的。十三歲的時候到了逆反期的孩子,就願意自己是個男子漢顯示自己的時候。我常常問的一句話就是說,「兒子,逆反期還沒過?」他都說「還沒有,還沒有。」其實我對他的提示,他真的也沒有什麼大毛病,一直就是滿聽話的一個孩子。長那麼大,我到現在說兒子!你看你小時候真的很乖,從來沒跟同學有一次去打架什麼的,從來也沒有,做事也規規矩矩的,考上了重點中學,後來也是考上了重點高中。

  孩子會不會犯錯誤?會。怎麼辦?比如說我們家,有次就是一個遊戲機的風波,打遊戲機,那段時間我看到他的書包有點亂,而且我看看書包裡還有些牌,塑料的牌牌。我問爸爸,說這是遊戲室的牌牌,後來我就側面的提示他,他自己也承認,他說我還剩下幾個牌,我打完就算了。其實我相信他,九歲的時候他因為胖,天天喝可樂,後來他聽一個老師跟他說喝可樂容易胖,家裡還剩箱子的一半,他說不喝了,再也沒喝。他總是說什麼,他就能夠去做到,但是他輕易不承諾。你看這次遊戲室這個事,人家也說我打完就不打了。可是我有一點著急,有一天我回家,我跟爸爸說,我這麼擔心兒子,你趕快去給我看看去,他該放學了怎麼還沒回來?真巧爸爸到了遊戲室,就是他們學校不遠的一個遊戲室,剛好看到他在那裡打遊戲,爸爸就站在後邊。後來是爸爸跟我敘述了這個場景,他偶爾的回頭好像有點感覺一看,爸爸在後邊站著,他就很緊張。爸爸就說打完吧。他就打完了。還打完!氣得拎著書包就跟著爸爸走了,爺倆在車上一句話都沒說,就把這孩子我在家裡送給我。見了我就哭了,覺得自己很沒面子被爸爸逮著了。而且說,「我說!我打完這幾個牌我就不打了。」我也對人家道歉了,然後我們倆就平心的聊了一些事情。他還跟我說,爸爸還打。我就轉過來又去找爸爸,我說兒子說,你也打遊戲。其實我也知道我覺得爸爸打不要緊,但孩子打不行,但是兒子說了怎麼辦?我就跟他爸爸說這事,從那以後兩個人全改了,我們家這個遊戲機的風波就這麼結束了。就是說有什麼事,孩子犯了錯誤,我們就要盡量的能夠先去體諒他、協助他,然後跟他講明道理,其實在和顏悅色當中,孩子還是很容易能夠去體諒的。不曉得他那個內心是不是體諒,但是他還會保存自己的面子,說到做到不打就不打了。

  還有一次考試,你想我們的孩子們,考好了就回來大張旗鼓的宣傳,考不好就沒有聲音對吧?他就這樣。有次考的不好,我也知道了,晚上吃飯也快,幹什麼也快,早休息就上房間了,為了迴避我們,我也知道,這個時候就不要揭人家的短。第二天早上還不起床,我都要走了,他還不起來,我就敲敲房門,我說兒子。他說「怎麼睡著了?」其實是假惺惺的。我說「是!兒子是不是考試不理想?」媽媽就是的。講了很多理由,我就想,好!這麼多理由。「行,兒子,誰沒有個失誤?」我說我先走了。我就走了。那天晚上我回家,姥姥說,這天除了學習就是彈琴,電視都不看,門都不出。所以孩子妳能夠去體諒他和尊重他,在事情發生的時候先給人家讓一步,之後妳再跟他講、再跟他分析、再督促和鼓勵他,他都沒有落下學習,考到重點高中,不到十七歲就去英國讀書了。

  當時也辦得急匆匆的,我都沒有準備,因為我教孩子,有個最大的弱點,後來我才知道就是太溺愛孩子了。只要思想、品德沒有問題,我心裡喜悅得不得了。然後學習好、彈琴好,我就沒有什麼過多的要求,所以從來不讓他動動家務,恨不能飯全都是餵上,皮鞋全都是我給他打鞋帶,什麼都是我提前給他準備好,對孩子的溺愛,孩子出國以後,受了很多苦。第一次打電話就笑說:「媽,我可好了,妳看我在人家家裡怎麼住,然後我的學校有什麼樣。」我說那麼好!好,我就有點放心了,他知道我很牽掛。每次打電話都這樣,可是半年回來的時候我在機場接他,我差點都沒認出來,頭髮這麼長,瘦得後來才知道瘦了四十斤。第二天一早醒來就說,「媽媽,帶我去理頭髮。」我說「你們留學生不是特意這個樣子?」他說「不是的,理頭髮太貴了,所以留著回來剪頭髮。」還很會過日子。然後在外邊吃的苦,其實陸陸續續的我有一點知道。直到第二年他們學校採訪我們娘倆的時候,一個英國留學生的經歷,他才陸陸續續講出來,吃不飽、語言不通、人際關係,包括環境等等的。過了幾年,奶奶有次還說,我孫子跟我說,第一次回來,「奶奶,真的不想回去,可是不行!奶奶妳一定給我保密,我還是要回去。」就這樣堅持下來了。

  在國外,我跟爸爸一起去看他,也見到校長,學習還是滿不錯的,還得了一些獎。然後自己喜歡電子工程,就考入了倫敦大學電子工程系,這一切都是他自己慢慢的,除了在生活上自己關照自己不太理想,出去都惡補!怎麼叫惡補?趕快學著做飯、趕快學著洗衣服、趕快學著怎麼著的這些,他學習還是滿好的。當他在倫敦大學畢業之後回來了,回來要在國內實習一年,他一定就再走出去重新的深造。可是就在這一年當中,我是從內心想,我做了這一點小事情,沒有必要讓孩子也進來,可是爸爸就一直有這個想法,想讓孩子走進我們的企業。當時我們在青島開了有將近二十間美容院,在深圳也開始做開了,很想讓兒子走進來。就用了很多方法,包括今天的何教授跟兒子交流,還找一些清華北大的畢業生在國內工作的坎坷跟他交流,這些有一些觸動。

  但是他說最心疼的是媽媽,他有一天就說,「媽,我醒來就看不見妳,晚上妳這麼晚才回來,妳還真幹。」因為我們倆平時特別友好,有的時候甚至皮打皮鬧的。但是說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就很認真的跟他說,「兒子,你走的這些年,我跟爸爸就是非常用心,很努力的去做這件事情,雖然我們做得不怎麼樣,但是我們是真的也滿吃苦的。」他聽了之後,就從那會開始,幫我搞一些資料、做一些軟件,去了解我們的企業,給我們做企劃部的事情,慢慢不知不覺的就進來了。一開始幹重活,送毛巾、跟車,後來在企劃部做了將近兩年。這個孩子跟爸爸一樣特有拼勁,我真沒想到,他那麼刻苦用心的去工作。我只擔心的就是你要注意休息,看你壓力大了,我做美容太會看了,那個臉上皮膚粗糙、痘痘出現,壓力過大這裡痘痘都長出來了,我說你不要這樣壓自己慢慢做,很努力。然後第二年過後我們就把重擔壓在他身上,成為企業的執行總經理。我就退到了源頭,繼續在我們的芳子女子學校做培訓的工作,時不時的給我們員工講課,偶爾在外邊有一些講座而已,就這樣子。

  所以孩子的成長我覺得,現在不敢說他能夠做出怎樣的成就,但是目前來覺得是個正派的孩子。做母親就是一定要做到君親師。自從他長大了回來在企業裡,我們在企業當中,我們是一個家族企業。但是我們在企業當中,所有的事情,誰做什麼非常清晰,該聽誰的,我們真的就像服從領導一樣按職務分配。現在兒子是執行總經理,他安排我到哪裡去講座,我就要趕快的去;他需要我做什麼工作,我就要認真的去完成;甚至即時跟他這樣的一個溝通,這樣一來對他的影響和成長也是有幫助的。我覺得做媽媽,所以我說我們跟他在一起,好像我們的身在陪他,給他營造一個很好的成長空間,不要讓孩子特別的壓抑。

  現在孩子壓力大得特別的壓抑,我在唐山講的時候,一個十四歲的小孩就說,「我怎樣才能學習更好,我想我的定力不夠。」我說「你是不是想,你每天都能夠坐在那裡,天天讀書學習?」他說「對,我坐不住。」我說「不要這樣,就給自己訂好計劃,安住於那個時間段,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就好。千萬別忘了自己出去玩的時間,自己還想看看動畫片的時間,都給自己留好,只是該學習學習、該看電視看電視、該娛樂的時候就要娛樂,要這樣。」只要把自己能夠在當下安定下來,一定會把事情做好。所以我做為妻子、做為媽媽,我就這樣不斷的在家庭當中去營造這樣一種氛圍。

  真的,我覺得老公對我怎麼樣,我也說說老公。我記得我剛有小孩,我老公就說,「太辛苦了,又要帶孩子,不上班了!我又不指望妳掙錢。」我當時就覺得,第一我捨不得我單位工廠裡的那些姊妹,第二我覺得一個女人,還是要有自己小小的空間,走出去在單位裡就可以學到很多的東西。我就說「我試試!我能夠帶好孩子、當好家,我就堅持上班,如果我帶不好,我就回來。」我話說出來,我在那個企業裡一幹就是二十年。真的就是我說完了之後,我也努力的去做,他再也沒有說,妳不做了吧,甚至有的時候妳會不會耽誤一點家事?也會,人家也沒埋怨什麼。有了小孩,到我工作四十歲結束,十六年,他只要不出差,一定是從騎著摩托車,到這個車、那個車,去把我接回家來,都是去接我。

  我覺得他還有一個習慣就是,你看我們結婚二十七年,我跟兒子都知道,爸爸吃飯的時候,只要餐桌上有一點好吃的或者別的樣,他的第一塊總是挾給我、挾給兒子,餵來餵去,我們倆還說煩不煩你自己吃吧,其實這就是一個大家長對家人的這分愛,在細膩當中,這麼多年他就是這個樣子,就怕我們哪缺少了什麼。反正我覺得他都是讓著我,我也不太找碴,我也不太找事,但是我覺得他都是在寬容我、原諒我很多的事情。靳雅佳老師在唱歌的時候唱了一首「丈夫你辛苦了」,當我聽完這個歌,我就覺得怎麼好像說的是我的老公,「再苦的日子,你沒有流過淚,或許你背後裡咬碎了牙;再甜的日子,你沒有奢侈過」。後來我自己也走出來做點事的時候,我才體會到做生意是何等的難,但我很少聽到他口裡說難。自己節儉,再甜的日子沒有奢侈過,一條皮帶用好多年。這幾年自己喜歡一個品牌,總是在深圳有一商城換季的時候,換季的時候會打折就去買,自己一個人吃飯的時候總是很簡單。後來兒子知道了就跟他說,「老爸,你要跟媽媽在你們的有生之年,把你們的錢全部花完,千萬不能給我留下。」即使這樣,老公還是有他自己的習慣,很節儉。

  我最感謝他的,其實做為妻子我也有特別感謝他的地方,就是我四十歲的時候身體不是太好,當時他就說,「該回家養老了,四十歲的女人了。」我說好吧。我就回家裡來了。可是回到家裡才三個多月的時間,我就覺得特別悶,我想起一句話就是說,青年人不宜過順境,中年人不宜過閒境,老年人不宜過逆境,這樣說真的就是老年的時候、年老的時候,是因為我們中年的積累,和年輕的時候打拼下來的基礎,只有我們擁有這樣的儲備,我們才能安享晚年。所以在我中年的時候我就停下了,我這個心裡,在家裡送走了老公、送走了兒子,一個人就整理這、整理那的,整天就埋頭在打掃衛生和洗衣服、做飯。我家住在二十八樓上,一下雨、一打雷家裡一暗下來我都害怕,我都要到樓下跟保安站在一塊。

  老公也知道我這個情況之後,我就跟他說,我還是想出去做點事。他說妳能做什麼?我說「我能開幼兒園,因為我特別喜歡小孩子,我想開個幼兒園。」然後自己就和一個老師,還考察、還要搞方案。結果老公說「現在的孩子太驕貴了,一旦孩子有點閃失,妳的心裡受不了,妳不能開幼兒園。」我一聽也有點感觸,這怎麼辦?後來我就說「要不就開個女子什麼的場所。」因為我自己感覺我跟姊妹們有一種天賦,就是這樣的溝通和交流。有一天他回來就來接我,說「帶妳去看,有個女子美容院要轉讓。」我們就去了。去了之後,是一個上海人在那裡做的三家美容院,就是像要倒閉的那個樣子。人家就說,你看你太太,她的皮膚、包括她的性格太適合做美容了。現在我們大陸有個詞叫忽悠,我說當時是不是就是這個意思,人家說著說著,他就覺得可以,就給我買了三個美容院,就買下來了。我就想好!我就成了這個美容院的女主人了,高興!

  可是幹一點點時間就幹夠了,說「做生意真難,我不想做了,我做不好。」他就說「不想做,就不做吧。」我們當時第一個美容院在現在青島團島那個地方,特別的清晰知道那。外邊是美容間,裡邊就給自己間出一個辦公室來,他就去幫我看一看。我想起來又回去了,想起來又幹夠了,沒過多久就倒閉了一家,倒閉了一個;我說這兩個也快了,差不多了,再熬一熬試試吧。就是這樣一種心境,就是說為了讓自己不寂寞、不孤單,然後想打發日子出來做點事,做不好,真的。我說要感恩有貴人相助,有一天我在美容院裡坐著,一個顧客下午進來了,這個顧客三十二歲。一進門之後我就說,「我好久沒來,妳也好久沒來了吧?」她說「是!我跟他離了。」我說離了?之前她跟我講,她跟他先生的關係不太好。我說妳怎麼就離了?「妳快幫幫我,妳得救救我,妳看我臉上這個斑。」讓我給她治療這個斑。那個晚上我回去跟我老公說,「這女人的臉特別重要,你看顧客朋友離婚了之後說還要活下去,叫我幫幫她,好像幫不好就活不下去了。」我一聽之後,就從那天開始,我就開始刻苦的學習和鑽研。

  在十年前的美容,我們大陸那邊很原始,就是去斑、去痘擦一些不太合適的化妝品。我對化妝品搞不懂,我就在臉上做試驗,今天擦這一塊,明天擦那一塊,你們就想想,我把臉擦成什麼樣了。我有一天回家就不敢在美容院,回到我婆婆家,我婆婆說「這個臉怎麼跟兔子似的?紅肉都露出來了。」掉皮!我婆婆就買些西瓜,都刻白的肉給我貼在臉上,拿下來都是滾燙的。想想就是這樣,我還讓自己再擦擦,我想這個臉看能擦出什麼樣,最後能把它一點一點修復好,我整整修復兩年。後來顧客再怎麼用,我都特別有底,在那段時間我對化妝品真的覺得自己吃透了,並且對老師那種療效和療法,我也有到了自己的一些建議。老師說還不錯,後來我為此還發表一篇論文,在我們的醫學研討會上,還得到了好評。

  那個時間段就是當自己心一轉,從心疼這個顧客朋友、從心疼這些姊妹開始,那個力量,真的自己回頭再想想,自己常常就是下半夜爬起來看書、找資料,寫了大量的筆記。我的辦公室才2.5坪米,一個窗戶老公就給我打了很多的架子,都是我的化妝品研究一個一個的小盒子。在那段時間對我的幫助就很大,我就特別感謝老公。如果不是那次我做得不好,同學們都說,「我們說!妳太能折騰了,六、七十萬,妳這麼胡亂扔上。」我老公還說「妳們別埋怨她,她自己做不好乖乖回家的時候,她的心也就安下來了。」就這件事,一直讓我從小家走到了一個大家庭,慢慢的接觸了太多的女人。所以為此我特別,我說起這件事,我就說感恩,在生活上各個方面給妳這樣好的條件了,又不安分,非要出來幹點事。但是沒有這些年自己這樣去努力、吃苦和打拼,今天沒有這些感悟。過後我再分享一下我做企業的這些感受。

  說起來從一個妻子到一個媽媽,再就是自己做媳婦。我們那邊常常會有婆媳之間,偶爾會有一些這樣那樣的小事情,我都覺得其實我們和婆婆之間一個禮貌的禮字,是最優美的距離。不能要求這個媽媽過多,但是我們又不能太不在意這個媽媽。我回家他們都知道,還沒等人到聲音先到了,總是叫爸、媽。你就看這一點點,有次一個客戶來找我,說我看了妳的書,上面說回家就叫爸、媽,我就回家做了試驗。有一天我一進門,我就叫媽、爸。我婆婆有點一愣,我公公還趕快下來給我洗水果吃,那天晚上大家就一塊熱熱鬧鬧做飯,顯得就有點高興。過了四天我又回家,我仍然這樣叫他們。過一會我婆婆就過來跟我說,小宋,是不是最近生意挺好的?看到她很高興。我說那從前是怎麼樣?她說從前回家,結婚都十多年了,哪那麼多事?看公公婆婆在眼前,他們都會說回來了,我們就說回來了,有的時候都忘了叫。她說妳這樣一叫,他都覺得好像很奇怪。

  我就說,妳看《弟子規》說得多好,「出必告,反必面」,進進出出一定要打個招呼,就這個小小的行動,就讓我這個朋友家裡感覺不一樣,她很著急的跑來跟我分享自己的這點感受。因為我覺得跟婆婆之間,要把握好這個禮道。再一個我們做媳婦的,你看我又會做家務,我覺得我很快就學會做家務,每次回婆婆家包包裡盡量還裝著工作服。無論從單位上回,還是從哪回,一進家門就是上廚房幹活,恨不得那一桌子的菜飯都是自己做好。或許是最後一個上桌,或許是提前一點下來。我老公說逞能,但是大家都很高興,就這樣做。到現在,我算是在外邊做了點事,我們的大嫂,我現在回家,一靠近廚房,她說「別進來,妳去喝湯,妳去休息,我來。」都是她跟我從前一樣,給我們一大桌子的飯菜都做好了。

  再一個就是我們對公公婆婆要有一些牽掛,譬如逢年過節,我們都會給他們買件新衣服、送一些禮物,我想這是我們每個姊妹基本上能夠做到的。我覺得我們最好把這些事情都像制度一樣去做。有一年,前年快過年的時候,我的婆婆就打開衣櫥給我看,「劉芳,妳看我這些衣服,今年千萬不要買衣服了。」我一看我就說好,媽說不買就不買吧。結果我們初一回家的時候,我看媽媽穿著過去的衣服,我自己心裡的感覺可能是,我就覺得心理不舒服,剛剛吃了一點飯,我就跟老公說,快,咱倆出去一下。我們就趕快到了商場給媽買了個羊毛衫、買了個背心,跑回家給媽媽換上,覺得媽媽真的很高興。有些時候我們的父母常說不要不要,你送這個也不要,送那個他也不要,我們就還是要去做一點,我們不能太實在。其實我們送了這些東西沒有花上多少錢,但是他們的那種感覺真的很開心。

  譬如過年通常就是壓歲錢,有一年我們開始我們就說,爸媽現在都是孩子給老人壓歲錢。鋪墊好,然後過春節的時候我們就給老人一個人一個紅包,可能又不多,一個包包二千塊錢,然後寫上祝福的話,特別的開心,覺得過年的時候很喜悅。錢或許分配了,但是這個包包一直留到現在。所以老人也需要我們對他精神上的一些體貼,也就做這樣的一些小事情,這之間的這種感情,就覺得在不斷的很融洽這種感覺當中。其實先生對爸爸媽媽的生活都做了很好的安排,買了公寓房子,包括每個月生活所有的費用,都要即時的給予安排好,即使有也是他們的。我公公是上海同濟大學畢業的,他傳播研究事業上很有貢獻的一位老人,就因為他的這個身分,他就一輩子不讓太太出去工作,他認為出去工作對他不體面,所以我婆婆就一輩子沒有工作。

  我記得就是在我,我忘記我收入多少的時候,我的媽媽就說,我們都有退休金,奶奶(就是我公婆是上海人,他們都這樣稱呼爺爺奶奶,我們都跟著叫)沒有退修金,妳每個月都要給奶奶一百元錢。我就不管先生給多少,這是咱上班掙的錢,我就從我的錢裡邊一定給奶奶一百元。後來我走出來做這個美容行業之後,我們就和奶奶說,「媽,以後妳也要每個月發工資,退休金。」奶奶都說我不要,我又用不上。但是我說這個退休金妳自己用,也是心理上這種感覺對她的一個安慰,然後我說妳自己有個零花也方便。就這樣說了之後,我就跟我們大哥說,我們大哥也是非常好的一個長者,他在我們企業內部做內部財務工作。大哥我們容易忘掉,你每個月一定要把奶奶的退休金送回家。這些年大哥從來也沒有忘記過。我們就這樣給老人把這些小事情安排好,所以家裡就比較平淡也沒什麼大事。只不過是老兩口有的時候也會有一點磕磕碰碰吧,在家裡偶爾會鬧一點小意見,我們會即時的回家說說兩句。我有時候還和奶奶開玩笑,我說媽又惹老公生氣?奶奶就會笑,或者妳跟她在這種很開心的溝通當中,她自己也會慢慢的沒事。說著說著我們再把工作向她嘮叨幾句,常常是報喜不報憂,也就使一個家庭比較和樂。

  可是在二00五年的這個年末,我們的爺爺為了親戚家好像有點什麼事就不開心。我們回家兒子就來勸他、說他的時候,他還說兒子說的話不好聽。那次爺爺好像心裡就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彆扭,為了這件事,大兒子和二兒子還把爺爺請出去吃頓飯來溝通。那天老公回來說好像爺爺還是不太好!好像心情還沒有特別的理順,該妳去勸勸爺爺了。我那段時間可能有點什麼事,比較忙怎麼著的,但是我聽了之後,爺爺這次這麼不開心,你們沒有勸好,我再回去勸爺爺會不會接受?我就想辦法。三、四天的時間,有一天早上我四點鐘一下子就醒來了,醒來了之後我給爺爺寫信,寫了之後,快八點半的時候先生也醒來了,我就讀給他聽,聽了以後我看先生眼圈都紅了。走,咱們回家給爺爺送去這封信。我這封信還刊登在我們芳子十年店慶的時候,也是廣大的女性會員朋友的心願,讓我寫寫企業文化的事和女人的事。我就把我的日記,平時的三言兩語把它集中在這裡,寫了一個做女人點點滴滴的感悟,同時也把這封信刊登在這,我給大家讀一讀。

  這封信是這樣寫的。「爸,記得我才十幾歲的時候,就遇到您這樣一位慈祥的老人。」說十幾歲的時候,是我們倆從中學就是同學,當時是開家長會,就是老人家長都來開會,我是班幹部,我就一個一個的還往座位上帶。這個老人看了我以後還跟我們同學說,那個紮長辮的小女孩這麼懂事挺好的。當時一點點談戀愛什麼都不會的,也沒有任何的想法,也就這樣,我也沒有想到十幾年以後,他的兒子把我領到了這位老人面前。所以我說在十幾歲的時候,就遇到您這樣一位慈祥的老人,「也是您把我引導到這個幸福的家,讓我有了一生美滿的婚姻、健康的兒子,成就了今天的事業。全家人對您的善良、為人,對後代及奶奶的愛講出來得很少,可我們從內心感謝您的養育之恩,還有您太多的付出,在我心裡您是一位了不起的慈父恩師。特別是年輕時,我們常發脾氣不服從你們的時候,您從未埋怨過我們,您比奶奶更心疼我們,給了我們寬鬆的成長空間,這些事我們永遠難忘的。所以爸您現在已經八十高齡了,我們怎麼捨得讓您難過、傷心、生氣。這幾年因為忙為藉口,很少關照到你們二老,我們已經對不起你們。每次接到你們二老電話,假如不是身體不好,我們就覺得一切都好,深怕你們生病。當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時,難免多句少句,我們從不多考慮隨便出口,總覺得無歪心二意,關著門我們是一家人。所以爸千萬別介意,您是我們的尊父,我們以後還會說錯話辦錯事,特別是孫子更沒有數,不管怎樣,您要記得您的孩子永遠敬仰和愛戴您。爸,奶奶行動不便,您一直一直細心細心的關照她、逗她開心,讓她滿意,我們心裡明白一生一世做到您這樣是一般人不能夠的。當您生氣的時候,奶奶又急又怕,我們很理解也多麼祝願二老恩愛一生有個美滿的結局,所以你們要好好保重,照顧好奶奶,假如失掉你們任何一位,我們不知道要難過多久。爸,做為兒媳,我真想說一句,您該好好享受晚年,因為您的兒孫真的很優秀,您和媽要相互照應著,欣賞著您的孫子孫女一天天長大成人,我們一家人該多麼幸福,您會更開心的。祝爸爸新年新氣象,健康長壽,兒媳二00六年一月二十七日。」把信送到了,我們倆就說有事就走了。

  後來我們回家奶奶說,爺爺看了這封信流眼淚了。從那開始無論朋友親戚來我們家,爺爺總是要把信拿出來,你看這是我老二媳婦給我寫的信。奶奶還說時不時的就會看到他又在那裡看這封信,在那一段奶奶說是爺爺度過了很平淡的日子,爺爺真的很高興。事情過去,就在二00七年,剛過春節,爺爺就查出了癌症,胃癌。在他生病的這段日子,全家人就特別的細心去關照這位老人。特別是我們的大嫂和我們的小妯娌,因為我工作忙一點,她們就日夜的常常守護在病床前。大便不通就摳大便,痰咳不出就接痰,非常細心的去照料他,我都非常的感動,這個家庭,在這段時間裡所發生的一切。

  就在六月六號二00七年,生病是在二00七年年初,二00七的六月六號那個晚上,兒子也從深圳回到青島,他跟爸爸一起在醫院裡陪著,就讓我回來休息。他們說過會就回來。可是我回去以後怎麼也睡不著覺,即使累也睡不著。我就發信息,你們什麼時候回來?沒有人給我回信息。過了一會,一點多了,我說我睡不著覺,我想去看爺爺。我兒子就回來信息說,馬上接妳。我就知道事情不好了,把我接到醫院之後,我就給老人擦了澡,一件一件的衣服換好。後來全家人也都趕到了,爺爺就是在那個晚上停止了呼吸。第三天很多人就一起來開追悼會,早上我們一家三口很早就到了殯儀館,我就一個人,我都沒跟老公說,我一個人就一個一個房間,我知道爺爺就是在這個房間,路過兩個房間我就過去再看看爺爺,給他化了粧、梳好了頭,全部整理好,爺爺那麼樣的安詳,只是嘴巴閉得不夠緊。

  在臨終的前幾天,爺爺就把我們一個個叫到眼前,叫到我的時候跟我說,我囑咐妳兩件事,第一個就是好好的注意身體,不要做太大,妳們到底要掙多少錢?我也不敢解釋什麼。第二句話就說,好好的保護我的孫子。爺爺有兩個孫女一個孫子,再也沒說什麼。所以我覺得爺爺唯一沒有囑咐的就是好好照顧奶奶,其實我相信爺爺也能夠安心,知道我們怎麼樣能夠照顧好他的老伴。所以那天我站在爺爺面前又說,你就安心!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奶奶的。所以爺爺那麼樣的安詳、那麼樣的淡定,我真的就感覺爺爺用他的一生來告訴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持家,一定要做個老實人。

  我們送走了爺爺,我們常常在回味當中想起我們的爸爸,真的我現在跟很多人說,確實是老人健在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盡心,確實到了「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那種挖心的感覺特別的難受。爺爺走了之後,我們全家人對奶奶的關照,奶奶八十四歲了,也常常讀書看報,爺爺那個房間兩年了一塵不染,沒有人住,卻常常換著床單,非常的乾淨。奶奶在家裡有保母照顧,而我們的大媽就是我們的大嫂常常就回家,非常細緻的照顧著這位老人。我覺得愈是在年老的時候,我們還要精神上給老人很多的溝通,要不說孝是養父母之身、養父母之心、養父母之智和養父母之慧,我特別有感觸,所以老人就能夠很快的愉悅起來。

  有次我回家,奶奶就說,「劉芳,跟妳商量一個事。」我說什麼事?她說「妳看邱阿姨的孩子要結婚了,我要不要給她一個紅包?」邱阿姨就是她的保母。我說「媽妳想給她個紅包?」她說「我這不是跟妳商量嗎?」我就跟奶奶說,「媽,其實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人幫人。」你看我多說大話,我覺得利用這個時間多跟奶奶有這樣的溝通特別好,因為平時奶奶這個人非常講究,保母有的時候做的事不是太那個的時候,她有時還數落,我總是會說「媽,我看邱阿姨給妳打掃得一塵不染,我非常的感動。」我總要說這句話,奶奶慢慢的也喜悅起來了。所以當提到給個紅包的時候,我就說「阿姨對妳的付出我覺得特別感動,妳條件好,妳自然應該給她個紅包。」真的奶奶那天晚上就很開心,像小孩子似的我覺得。所以我體會到每個人不管擁有多少,能夠伸出手去幫別人的時候,內心一定很愉悅的。

  婆婆即使這個年齡段了還特別的心疼我們,連我們出差在外,還要打電話,「怎麼樣了?」我說「不要牽掛。」我們在南京四十五天的學習,那段時間南京發大水,就打電話,一個一個電話打過來,上了課我沒接,下了課我著急,我趕快給奶奶打回去。她說「南京發大水了,妳還要不要在那裡繼續學習?」我說「媽,沒事,沖不到我,妳不用牽掛。」她說「不牽掛是假的。」總是關照著我們,這一家人和和樂樂的。所以我們跟公公婆婆,不管是咱的父母,還是公公婆婆都是咱爹咱媽,妳一定要有這分心去做一點事情,那一個家庭就顯得很簡單也很平常也滿和樂的,這是我做媳婦的一點體會。因為我現在也做婆婆了,我的媳婦,我都覺得我這個媳婦非常好,這個好,我說就應該感謝一個人,是她媽媽培養教育得好。媽媽是教育工作者,三十年桃李滿天下,我說人家還感召不了一個好女兒!所以我覺得女兒來到我們這個家,當然在我們日常的一些感染當中,她也學著我一些樣子在做事。

  有一天我們都在外面在一起,兒子的鞋帶開了,她就那麼自然的蹲下給兒子把鞋帶繫上,周邊的人都感覺現在的姑娘能夠這樣不可思議。因為我喜歡給他們擦皮鞋,現在媳婦她都會做這些事情,做得特別好。因為這幾年她也進入到企業當中來,在美容院第一源頭上,除了教新員工的手法,就是在美容院給顧客做推手,按背、按腳都是親自去做,磨鍊自己。那天回家我給婆婆洗腳,她看我準備,她馬上就去準備,自己那個小手進去就給婆婆洗,奶奶受不了覺得媳婦給洗洗就罷了,叫孫子媳婦洗。我說「媽,現在都行這樣。」奶奶也笑了,這是一個好孩子,現在的女孩子能夠這樣的溫柔,還懂得體貼也聽話,妳從看不到她著急發火的那個樣子,我覺得還是媽媽教育得非常的好。我這個做婆婆的我想,我還是以後要好好的以身作則,做個好榜樣。她條件也滿好的,我現在見這些孩子,我總說多幫別人,多看看誰有什麼困難,努力的去幫助別人。這是我做婆婆剛剛開始,以後日子還長著呢。就是這些家庭的小事,一點一滴的,我覺得我們女人家就從擔當家務開始,體諒身邊的親人開始,可能心境就會慢慢的愉悅起來。

  說到這個就說到我的企業,十二年來做企業我覺得我有這麼幾點感悟,第一個就是我們一定是一個很努力的人,做這個企業從對化妝品的事業。我要出差去學習,先生就陪著我,為了陪我,因為我在四十歲以前,我就是沒大出過遠門,我要出差自己又沒有能力,他就陪著我、領著我。這些年來多少次的參觀學習,也走了三十多個國家,都是他帶著我這麼走過來的。一路上我用一句話都說,前面的四十年我是像過了十年,而後面的十年像過了四十年,經歷太多了。吃不下、睡不著的時候也有,在外面學習條件艱苦的時候也有,當時皮膚搞成那麼爛,冬天一吹風像刀子割皮膚一樣,我疼得,但是我為了能夠去給顧客一些有把握的療法,自己都是這樣努力的去做事情,所以沒有付出就沒有回報。我們這個企業從當時給我買的三個美容院,後來到現在七月二十日我剛好在南京學習的時候,我們又進入上海第四十八、四十九院開業,都是直營。美容院建立這樣一個直營連鎖機構,所以我們要努力。

  第二就是我們要有愛心,這十二年我感覺到,我慢慢的從一個小家庭的愛轉移到一個大家庭,我有的時候看了老公和兒子我照顧不上,以前我對他們的點點滴滴我就會做得特別細緻,現在我照顧不上,我覺得心裡有點對不住他們。但有時候為了企業,為了這麼多的孩子們和員工,我有的時候把他們也給冷漠了。有一次前段時間我回家,早上起來兒子也剛好回家幾天,我就給他們做了早飯。兒子吃了早飯,可能在路上就著急的給我發了一個信息,「媽媽,今天吃了妳的早飯,感覺特別的溫暖,有媽這個家真溫馨,我要好好保護她。」一個是孩子滿懂事的,再一個就是我就想我現在這個當媽的真的有些失職,孩子有的時候阿姨沒來得急的時候,不吃早飯,一個上午就忙於工作,我也覺得滿心痛的。但是為了企業,他們現在非常的支持我,甚至一家人都在這個企業裡忙碌。

  現在做企業對每個老闆來說,最重要的是人的問題,對吧?而人就意味著我們需要的是人才。什麼樣的人才?就是有人品的人才,人品是最重要的。十二年來我一直最關注的就是我們的企業文化,芳子的學校,從進來的孩子第一天開始,妳就要教她怎麼樣打扮、怎麼樣梳頭、怎麼樣洗臉、怎麼樣坐、怎麼樣走、怎麼樣站,儀容、儀表從這些最淺顯的開始。到現在一進門三天之內,孩子們一定背過了《弟子規》,就是用這些芳子姑娘的樣子,女孩子一定要很端正。因為女子是世界的源頭,從姑娘時候就把她們把握好了,特別特別的重要。有我們的愛就會塑造一個有凝聚力的團隊,在我們這個團隊當中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譬如說我們有個姑娘叫黃映虹,她的爸爸在床上臥床不起已經四年了。有段時間媽媽就不想讓她在企業裡做,要把她送到韓國去,送到韓國,她的表哥在韓國做服裝業,掙的工資就高,要掙錢給爸爸治病。當然這個孩子回家之後,我的心裡就特別心疼,因為這是咱們很想培養承擔重任的一個芳子姑娘,在芳子也已經有幾年的時間。結果回家以後她自己也捨不得,有一天跟我打電話,我說「媽媽有這種心願,我也捨不得妳,但是家裡又這麼需要,我們只能這樣了。」她就到濟南去學習,就學了一天,晚上又給我打電話,「劉總妳說,我這心裡就是不舒服,我該怎麼辦?」我說「我就是捨不得,我也沒什麼好說的。」結果五一的時候我們青島正好在海爾開「傳統文化、和諧拯救危機」傳統文化的分享大會,我就接到一個姑娘的訊息說,「劉總(就是這個黃映虹姑娘),我到家了,妳放心!我一切都好,我明天就開始上班。」我當時想,妳在外邊學習要去韓國,怎麼這麼快就走了?我也沒理解,我接著就在那聽課。過一會她的區域經理就打了電話說,「劉總,報告妳一個好消息,虹虹回來了。」我說回哪?回深圳了。我說這是怎麼回事?

  後來我才知道,這孩子就是覺得是企業培養了我,讓我懂事、讓我慢慢的長大,現在正好是企業需要我的時候,我不能離開企業,又說服了媽媽。對這件事,我是覺得這個孩子,她是在金錢和利益面前做一個多與少的選擇,當下她在深圳沒有去韓國掙的工資多。同樣她們都叫我芳子媽媽,她也是在兩個媽媽中間做了一個選擇,她選擇了我、選擇了這個企業。當時我就特別感動,我坐在那裡開會我都流眼淚了。我回頭跟老公說,我們真的沒有一點點理由,不對孩子們愛、不對孩子們好,即使有些孩子妳培養教育了她,她有的時候也會自己洋洋得意離開了企業,我們的選擇仍然是愛。

  還有一個姑娘就是她的媽媽在病重的時候給我寫了一封信,我今天也拿來了這封信。這個媽媽得了白血病,最後她把這個孩子,她在信中託付給了我。她這樣說的,「尊敬的劉芳大姊您好,我叫黃翠紅,是妳二十一院員工巧玲的母親。今年中秋節,當我收到您寄來的信和月餅時,我流下了感動的淚,是您千里之外的一片心意。當再次收到您寄來的救命錢時,我們家人非常感動,心裡久久不能平靜,藉此向您道一聲謝謝。您寄來的不僅是情和意,而是對我這位即將被病魔奪去生命的人一次巨大的心裡安慰,我這一生感謝妳。說起感謝應該早些日子給您回信,但由於我的病情幾次住院,所以也沒有即時給你寫這封信,很抱歉。當我接到您的來信和月餅時,我就覺得您是一個富貴善人,妳在百忙之中想著自己的員工和家人,妳寄來的不僅僅是一盒月餅和救命錢,而是寄來的一片情!您知道嗎?這片情給了我生存的勇氣,給了我與病魔做鬥爭的信心,我願意忘記難熬的痛苦歲月。二00六年歲末我查出了急性白血病,住進了萊陽市中心醫院。二00七年六月在親朋好友的幫助下做了自體骨髓移植手術,原以為我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但沒有想到今年九月份病情復發再次入院。我的情緒低沉,曾想放棄治療一死了之。當我想起剛涉世未深的女兒,想起了養育我的父母,與幫助過我的兄弟姊妹,和我十二歲未成年的兒子,想起妳這位好心人,如果我用死去解脫的話,對不起關心幫助過我的人。所以我要堅強的與病魔做鬥爭,堅強的活著哪怕一天或一個月。劉大姊,我知道妳是一個好人,我的女兒在您這裡工作我放心,恕我有一事相託,如果我的生命有不測的話,請您把我的孩子關照好,望妳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拉拔成人,教她如何做人、做事,要她好好的工作,讓她為企業的壯大和發展盡力!我沒有文化,寫得不好,請您原諒。按照家鄉的習慣應該捎點東西回敬您,想來想去沒有合適的禮物,我找朋友(她給我找人畫了一幅吉利畫),以此畫作為祝願與祝福,祝您家庭幸福安康,祝您事業大吉大利,祝您好人一生平安。」還寫她老公的名字黃仲茂和黃翠紅。

  這個媽媽的這種囑託,我後來也給媽媽回了信,我說所有的芳子姑娘都是我的女兒,我說妳有這樣的重託,妳就放心!我也祝福妳能夠康復。今年的五月十七日這位媽媽就離開了人世,我當時也忙沒有趕過去,在她百日忌日的時候我們公司有打了電話,又寄去錢來安慰家人,做為我們一點祭奠的心意。這個孩子給媽媽安葬好,然後就回到深圳工作,那天我在那裡給她們講課,她就坐在下邊一直哭,講完了課就撲到我的懷裡。我送走姑娘,我就坐在辦公室裡,心裡就特別難受,孩子一定要長大成人,我一定要送這個孩子出嫁,一定要她在這樣的一個愛的事業當中去成就自己、去擁有她幸福的人生,讓媽媽在九泉之下也能夠安心。

  所以我們的團隊當中有太多這樣的感人事例,我們用愛就凝結了有凝聚力的團隊,芳子姑娘她們都會知道,我們有一句話就是「女人堆裡沒有女人事」。這個女人事就是不要小肚雞腸嘰嘰喳喳的,一定要不斷的放大自己的心量。她們常說的叫同事歌,「同事不會錯,如果同事錯,一定是我看錯;如果不是我看錯,也一定是因為我的錯而導致同事錯;如果不是同事錯,我們的日子一定過得很不錯」。人與人之間、姊妹們之間,都是那麼的互相關愛和包容,學了同事歌她們面對顧客朋友還去改成什麼夫妻歌。有的姊姊來了以後說老公不好,她說我背夫妻歌給妳聽,「老公不會錯,如果老公錯,一定是我看錯」;然後有說婆婆的,她們還改成婆婆不會錯。經常就用這些自己學到的一些養心文化,來關照好身邊的顧客朋友。我都會感覺我只有給孩子們這分愛,她們在享受到愛的時候,才能夠把愛傳遞給我們的顧客朋友。所以「芳子美麗用心傳遞」,是我們的口號,也是我們的座右銘。

  在愛的氛圍當中,我覺得我們每一個人,做事業的人還一定擁有一顆感恩的心,老法師說:「我們要活在感恩的世界裡。」不論是順境還是逆境,不論是善緣還是惡緣,我們要常常提起來的就是這分愛心和感恩心,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快樂的工作和快樂的生活。因為這些年來我很感謝身邊的親人、家人,給予我的幫助和支持,當今天企業做到這樣的時候,我很感謝全體員工所付出的努力。對員工的生活,我們也會有一些特別的安排和關照,盡量的做到細緻。從去年我們的企業也改制,改制是什麼意思?改制成功之後就是我們也要做上市公司,至於多久上市我沒有概念,但是我就知道我們可以做成一個很規範的企業。

  有個老闆在我們企業考察了一段時間說,這個企業有兩大優勢,第一就是非常有凝聚力、團結的團隊,第二就是有一本漂亮的帳。我不知道這個漂亮的帳是什麼意思,後來我問老公。老公就說,我們的帳現在是非常的清楚,我們的繳稅,為了做上市公司,我們的稅一定是分文不差。這十二年來我們從繳幾萬元的稅到幾十萬現在到幾百萬,我們要做一個非常正規的公司。所以做到正規的公司我們也開工資,我的工資是兩萬元每個月,三千元交稅、三千元給媽媽,然後我看到姑娘們有的要結婚生小孩的,我們團隊都有個愛心基金,姑娘每個月自覺的都會交十元錢在愛心基金裡,誰有急事誰有困難我們都幫助。我覺得現在姑娘是愈來愈多,我就把我的工資撥出一萬元,我說我每個月一定要交這一萬元給愛心基金。所以我能夠和姑娘們一道的去解決他們的困難,去孝敬他們的父母,因為我覺得這樣做,也不斷的在企業當中傳遞這樣的一分溫暖和一分愛心。我特別特別的愛這些孩子們,愛我們企業的這些員工,也正是因為她們,才擁有了我今天這一切,這是我做企業的一點感悟。

  做為一個女人,我特別想說的就是我們一定要關愛好、保護好自己的家,我是一切的根源。為什麼說女子是世界的源頭,母教乃世界和平之源,我們的源頭清澈了,遠遠的流淌出就是一條清澈的河、一個清澈的海洋,我想正是這樣子。這個家一定是我們生發的寶地,只要我們給它溫暖、給它陽光,我們要好好的愛惜這個家。對姊妹們我常說四個字不要忘記,一個就是禮、一個是敬、一個是柔、一個是順。所謂的禮,就說我們和先生之間,一定要親密有間,這個親密有間就是要把握好這個禮,要尊重。不要覺得熟了就無所謂,很多的事情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沒事就惹出事來,我們要相互的尊重。

  有個小故事說,一個女士,有一天晚上老公十點多了接到一個電話,說要出去有些事情。其實這個電話是一個女朋友打來的。老公接了這個電話以後就跟太太說,我單位裡有一點事情,我還要出去。這個太太當然就說,「你看你多忙,都替不了你,外邊太冷了,你稍微一等,我給你穿上我給您織的那一件厚的毛衣」,就給老公穿上這件厚毛衣,整理好就送老公出門,說盡量早一點回來太冷了。老公穿上太太織的這件厚毛衣很溫暖,一路走著就心裡很難受,所以見到第三者這個女朋友的時候,他的心情也不是太好。之後,交往的女朋友慢慢也知道,他家裡有這麼一位賢慧的太太,也就慢慢的離開了他。這個老公也回到這個溫暖的家,成全了這個家。大家都會認為,家裡有一位非常聰明有智慧的太太。如果她不是這樣,埋怨他,你怎麼又這麼晚出去,你怎麼會這樣。絕對不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所以我們要保持對老公這樣一分的尊重,很多事情不要去隨便的猜想。就跟我那次在保定有個晚上答疑的時候,網上就有人來問,說「劉總,也聽了妳的報告、看了妳的書,感覺非常感動,妳有個有錢的老公,如果妳的老公有第三者,妳會什麼態度?」我該怎麼回答?我當時就說,這個問題提得特別好。因為這些年來,我原來在單位裡有人就說,有錢的男人都怎麼怎麼樣,就會變壞什麼的。有人也在我面前說,芳姊,妳老公那麼有錢,妳要注意!妳要小心。經常在我耳邊說一些事的時候,說常了心裡是不是也會犯一點滴滴咕咕的這種感覺。但我每次回到家裡,我看到我們家其樂融融這些之後,我這個念頭都生不起來。最後我就說,我跟很多人說我的名言,「嫁給他就信他,沒錯」。誰說這個我都說,「嫁給他就信他,沒錯」。本來就好好的。

  我們的一些姊妹這些年來,我還是個美容專家,問我美容的事已經很少了,每次接到電話或非要見面的時候,就是老公怎麼怎麼樣了、孩子怎麼怎麼著了,問我家庭遇到這個事該怎麼處理,一步一步怎麼做,就問這些事的多。有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就是我們這些姊妹們太容易軟耳朵了,人家說什麼事就非要把老公問出一個究竟來,就把老公推向了另一方。就是我們自己有的時候一定要相信。再就切記熟而失禮,就像我剛剛說的,公公婆婆時間長了也不叫了,和老公什麼事也很少說謝謝了,還是要說,孩子也要說,媽媽也要說,一定要把謝謝掛在嘴邊。其實彼此能夠心領神會的,感受到這樣一分長期保留的一種愉悅,愛情也是可以保鮮的。所以我說一個是禮,再就是敬,就是從孝敬、敬奉老人和老公。

  孝在古代流傳很多感人的故事,我忘不了就是郭巨埋兒的故事。郭巨是個大孝子,他家裡非常的貧窮,他養了老母親,每到吃飯的時候他都想給母親一點好吃的,可是兒子在眼前,母親都要給她的孫子吃。就為了這一點,每到吃飯的時候,郭巨就讓兒子出去玩。有一天兒子出去玩的時候一不小心溺水而死。郭巨看到了以後就和太太說,兒可以再生,母不可以復得!我們不要讓媽媽知道,趕快挖一個洞把孩子埋掉,挖到第三呎的時候天上一聲巨雷,把他這個兒子給打醒了。再看看那個洞裡有一個罈子,一罈子黃金,還有一個字條寫著「天賜黃金,郭巨孝子,官不可奪,民不可取」。這個意思就是說,這個錢是讓他回家養老和養小的。一個大孝子,孝能感動天和地,孝能通於神明,光于四海無所不通。所以我們每一個人,一定要用這分敬奉的心孝順自己長輩,同樣對老公要尊重,周總理和鄧穎超一輩子都是互敬互愛、互幫互助,所以我們不要忘記。

  在柔就是我們女人家要溫柔,要有一顆柔美的心。我做美容最大的感悟就是相由心生,我們給姊妹們在臉上調、治,身體有問題就開始調身體,後來才發現心理工程才是根。從養顏到養身到養心,三養女人,魅力女人是養心養出來的,我們就一再的做養心文化節,給很多女人這樣的溝通交流。因為我現在覺得美容比較好做了,最重要的是心,這個工程是很龐大的。我都在行業內呼籲,我說從我們美容師開始,我們都要有一顆慈柔的心,去關照進來的所有姊妹,使她們的心理上放鬆了、柔順了,她感覺到生活很愉悅。我們一個美容行業,我們每一個姑娘,都可以成就千千萬萬個幸福的家,是不是這個道理?所以我覺得我們要溫柔。所謂的順,我們女人家要常說「好、是、我知道了」,常答應,說肯定的話。不要人家一說話就說「看看吧、等等吧、算了吧、我不知道」,這些否定的話,使自己的性格就會慢慢的逆反、逆向,做事也不順。所以我覺得「禮敬柔順」這四個字,我們要常常對照自己。好,囉囉嗦嗦的,我不一定說的適合大家的口味,但是我常說這是一個五十二歲女人真實的告白。我就是這麼做過來的。現在我覺得我們家,這兩個男人特別疼我,包括媳婦、包括我們身邊這些親人、包括我的團隊,都給我很多愛和鼓勵,所以我覺得我們一定值得這樣的去做。我們祝福天下每個女人,開心每一天,家和萬事興。好,我今天的分享暫時到這裡,謝謝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