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明因果 解業力 幸福圓滿人生  黃柏霖警官主講  (第三集)  2010/10/4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2-460-0003

  我們講到這生命是會輪迴,我講了三個故事是現代的,都發生在台灣,其實生命會輪迴不是只有台灣,只是說我收集的資料,大陸一定也會有很多類似的,國外也有很多輪迴的故事。

  昨天講到第三個,那是發生在我們台中這一個張雅雯小妹妹。像這個小菩薩這麼年輕就來佛陀教育協會聽佛法,他也是過來人,就是學佛又再來的。只是說因為我們一出娘胎,我們就忘記前生是在哪一個省,哪一個佛寺修行,可是你自己有一個力量會牽著你走,就是說你聽法師講經會很喜歡,你也會喜歡去佛寺,去佛堂,你也喜歡去看佛經。像我家的小朋友,我家的小孩,我兒子是我向觀世音菩薩求來的,我是許願吃素,觀世音菩薩送我兒子。因為算命說我沒有兒子,我就跟袁了凡居士一樣。我就在門外許三炷香,我說觀世音菩薩你送我一個兒子。那個時候,因為第二個小孩是女兒流產了,我內人已經三十五歲高齡,高齡產婦就不太適合生小孩,會有危險,又是剖腹的。我說我如果吃素,就是民國差不多七十五年,我那時候開始學佛。我說如果吃素你就送我一個兒子,我就跟觀世音菩薩談條件,就是要很帥,然後又要很孝順,然後又要很乖,還有長得又要不錯,人見人愛,你送給我,我就去吃素,那時候還沒學佛。我到台北龍山寺,龍山寺是觀世音菩薩的道場,是從大陸普陀山,台灣早期的移民,泉州跟漳州的人會打架,兩邊打架,泉州人跟漳州人。打不過的那一邊就到普陀山求觀世音菩薩香火過來。所以台灣的宗教其實跟大陸是血肉相連的,台灣今天宗教會這麼發達,其實要感恩大陸早期的這些佛教大師把佛法帶到台灣去,才把佛教的命脈保住,孕育到今天這麼一個發光發熱的台灣,能夠延續佛陀的法身慧命。所以龍山寺我聽說是這樣,那個香符,早期那個船可以開到龍山寺那邊,台北市叫萬華,就有一個人去那邊拜拜,臨時想上洗手間,就把那個香符掛在樹邊,聽說晚上就有人看到那邊會發亮發光,那邊有光,就開始拜,龍山寺的觀世音菩薩是這樣來的。

  觀世音菩薩很慈悲,如果你想求小孩,你就跟觀世音菩薩求,你就跟她發願,一開始做善事,你就誦《大悲咒》、《心經》,因為累世我們跟很多人結過緣,裡面有善的跟惡的,有親近跟不親近的,有討債跟還債的,有報恩跟報怨的。你不曉得哪一個會先來,因為你業障還沒有消,誰要先來,說不定你欠過人家一百萬、二百萬,前世你也不知道。那一個就先來,他說我先我先,因為他欠我一百萬,我先去做他小孩,以後他往生了錢就還給我,就變成我的財產了。我待會就講這些故事,你不信也不行。我向觀世音求,我就每個月買花去供佛,很恭敬的買玉蘭花去供佛,每個月都去,去了一年,觀世音菩薩被我誠意感動。我這一年統統去做善事,我也去放生,人家說要求兒子就要放烏龜跟鳥,我就放烏龜跟鳥。我就去醫院請人家吃素,那小孩子後來醫生就說是兒子。是兒子我就很高興,我就很用功,繼續用功來讀《地藏經》。《地藏經》裡講說讀滿萬遍,小孩生出來會非常順利,好生,不會呼天搶地,就是很自然會生出來。這個東西你要曉得,一個人到人間來,一百個一個是菩薩,九十九個都不是菩薩。所以都是很痛苦的生出來,他出來就哭,他也不想來,來了也是要受苦,所以一出來就是哭,沒有一個出來就是笑的,就是少數幾個是笑的,其他統統是哭的,一打下去就哭了。到第八個月的時候我那個小孩子,他轉過來不見了,他在考驗我。糟糕了,生出來會不會智障?會不會因為是高齡產婦?會不會是五官不端正?

  所以生命奧祕很奇怪,由不得你決定,但是有個東西可以決定,業力可以決定。業力是心可以決定,善念可以決定,福德可以決定,所以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緣,要當人不容易,當一個好人更不容易。所以人有很多種,有人窮、有人富,有人健康、有人多病,有人長壽、有人短命的,有人幸福、有人不幸福,你要作哪種人?我們都需要幸福圓滿的人生,但是你要明白以後,你下一輩子來的,你就是乘願再來。乘願再來佛菩薩去安排,跟你有緣的,你過去跟他結過善緣的,你就下去當他小孩,你就會到宗教有德的家庭,父母親就是非常有德行,你從小就在那邊孕育長大。像我們鍾老師鍾茂森博士,那麼年輕就來講經說法,那都是乘願再來的。所以他一來以後,他一接觸佛經他就知道了,過去生讀過了,過去生薰習過。我們都是這樣來投胎的。但是投胎也有很多,大部分都是業報身,帶著業障來的,乘願再來是發願來的菩薩。後來我小孩就這樣很順利的生出來,當我岳父跟我說,兒子。我就嚇一跳,真的是兒子!到現在還很乖,他也不上網咖,他跟我講,到網咖,他說:爸爸,那個網咖的空氣我受不了。你不要管他就不會去了。

  前世知道因果,這一世就是善念善果。所以你要教小孩,為什麼說要聖賢教育?為什麼要紮根教育?為什麼要倫理教育、要道德教育?你比給他錢還好,你給他錢他就花光了,但是你給他道德入他的心,變成他的骨、他的肉、他的血、他的生命,最後變成他的慧命、他的智慧,永遠不會變壞,什麼人帶都帶不走,你不用擔心。將來百年之後你往生了,你不要擔心你的家業會敗掉,你的事業會敗掉,你的家會敗掉,你不用擔心,你就放下走了,因為他會給你發揚光大,一直繼承下去。留錢給子孫,子孫不一定會給你守,你留書給子孫,子孫不看書,不如留德給子孫。我們以前祖宗牌位寫的祖宗有德,祖德流芳,就這樣來的。我們每個人都當過人家的阿公,我們每個人都當過人家的兒子,我們也都當過人家的女兒,每個人都當過阿公,就是這樣來人間的。

  所以生命是不斷的輪迴,不斷的相續,但問題是你要選擇輪迴,還是要選擇乘願再來。乘願再來,你必須要斷惡修善,必須要轉凡成聖;你必須要斷惡念成為善念,再成為清淨念,到最後解脫,你就能夠神通自在。廣欽老和尚講,無來無去無代誌。這是台灣話,翻成中國佛教的話就是無事、沒有事,沒事不是沒有事情做,而是做了以後不會罣礙、不會煩惱、不會牽掛,能夠放下,看到任何事情,聽到任何事情都沒有事,心中無事。人家說無債一身輕,我心中沒有事,沒有事就是沒有煩惱,那個人是最幸福的人。有錢也沒有用,早上我在那邊聽課,人在天堂,錢在銀行,你也用不著,對不對?有智慧最重要,自己的煩惱自己可以解開,自己這一生知道怎麼走,來生自己知道去哪裡。如果你不知道明天要去哪裡,你不知道這輩子完了又要去哪裡,你當然會怕。因為你怕死,你怕都沒有,因為你有執著,你說我死了之後,我錢怎麼辦?我房子怎麼辦?我小孩怎麼辦?我太太怎麼辦?你放心,你走了他們繼續生活,你走了房子還繼續在,說不定給你賣掉了,對不對?你走了他錢給你花光,你也不知道,統統沒有用,所以要怎麼辦?如果你跟他是有緣的,你就給他們培養跟你一樣學習倫理道德、因果、佛法;跟你無緣的,惡緣的,你也不要洩氣,你也要度他,你也要轉化他,最後你們變成了同生極樂國,同時得度。

  就像他,你是跟媽媽來的,是吧?對,他們是同生極樂國,你們兩個同時在一起,那不就是同生極樂國!為什麼?心一樣,心一樣就同生極樂國,為什麼要極樂?你們都同在一個生活的領域裡面,你們都一樣的快樂,不會吵架,你們兩個都互相體諒、互相尊重、互相包容,這叫同生極樂國。你們中間沒有煩惱,不會說兒子你怎麼會這樣,媽媽你怎麼會這樣,吵起來,同生娑婆世界,就不是同生極樂國了。你就是過去生有修,結好緣,所以他來跟你報恩,他會找,他知道我前世跟哪一個最好,那一世跟他最好的那個已經下去當媽媽了,好,那我就下去了,她剛好要懷孕我就下去了。他還沒有投胎以前就先看到,你跟你先生會在散步,會在聊天,或在談情說愛,他都知道。他的福報也累積夠了,他有門票,他有入場券,他可以下來了,他排隊也排到了。有些福報大,根本不用排隊,為什麼?他拿特別第一號,他不用排隊的。就像你到銀行去一樣,不用排隊直接到VIP房間,銀行經理直接給你帶進去,你是到VIP房間的,對不對?像我們林會長他就菩薩再來的。所以有些他是大菩薩乘願再來的,他們就是VIP的,你看世間法如此,出世間法也如此。

  所以佛法是很活潑的,它是一個教育。就從你現在心念去改變,以前的不要去埋怨,我命不好,我嫁錯一個老公,我老婆不好很凶,我兒子不孝,你不要去怨。你怨爸爸不好、怨媽媽不好、怨祖宗不好、怨家境不好、怨國家不好、怨老師不好,你從來不會怨自己不好,對不對?你就怨佛菩薩沒有保佑。佛菩薩我天天給你讀《地藏經》,我天天讀《無量壽經》,我怎麼沒有改變?佛菩薩也沒辦法跟你講話,因為你心沒有改變。所以你要去怨天怨地、怨父怨母,不如怨自己過去生沒有修好,過去生沒有造好。過去世在哪裡?我們講過去現在未來,講長遠一點,就是說我還沒有投胎前叫過去生,錯了,那只能對一半。過去,現在講完就過去了,前一念就是過去,你前一念一直在罵人,這一念怎麼會好?你現在心裡一定很煩很氣,現在還在生氣。

  所以過去現在未來,為什麼修行到家的人開智慧?過去現在未來一如,什麼叫一如?一如就是平等,過去也是那一念,現在也是這一念,未來也是那一念,他一如了,一如就是跟佛陀相應、跟如來相應、跟解脫相應、跟快樂相應。當然我講的快樂不是一般世人講的我很快樂,那個快樂還是多一邊,那不是究竟,等一下他失去就痛苦,他就不快樂。佛法講的快樂是解脫之樂,心中沒有煩惱,就是我剛講的無事。如果每一個人都修行到這個地步,你放心,如果地球怎麼樣,你下來就是救地球、救人心。就像老法師這樣,你去救人,人家去救一個人,你最起碼救一百萬人,你救一千萬,你救一億,那不一樣。個人承擔角色不一樣,有人他救自己,有些人大部分被人救,他不能救別人,對不對?他被人家救,他自己不知道怎麼救人,所以你做菩薩就是學會去救人。我剛剛跟著幾位大菩薩在聊天,我說其實菩薩像在這邊都是表法。表法就是他的意境,他的象徵,他的代表意義,其實菩薩在人間,在座都是菩薩,化身菩薩。每個人擔任角色不一樣,功能都不一樣,但匯合起來就是一個力量,就是度人的力量。佛菩薩現在靠這麼多舵手,光靠一個人船不能開,一定要很多人。所以我想生命的道理就是這樣,願力不可思議,你只要發好願,你必定改變,你只要發願,你一定可以改變,從現在發願就開始改變,因為照願去走。

  以前我就發願幫人家臨終關懷,關懷三百多位。講個笑話給各位聽,發願你要照願走,發願就是國語講承諾,對別人的承諾,對自己的承諾,只是你念給菩薩聽,菩薩我這樣做。所以發願其實不是佛教名詞,是一個你要去做的事情。你說我想發願當總統,那就變總統,你說發願當醫生就變醫生。我有一次發願跟他講我要去幫人家助念,就有一次有一個老兵,我們大陸撤退到台灣的老兵,他後來娶了一個大陸的太太,年紀很輕,我有答應他。他的姪女打電話給我:黃警官,我聽說你會關懷,我說好,是。她說你可不可以來給我叔叔關懷?我說好。我也沒見過他。我跟你講這個念力不可思議。我答應他以後,有一天我中午起來兩點多,在辦公室想泡一杯茶,兩點多起來,好像有什麼事情,隔不到兩分鐘打電話來:黃警官你不是答應我叔叔要助念嗎?我說對,怎麼樣?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沒有,已經往生了,剛往生。你看這個念頭不可思議,他剛斷氣而已,我就有點感覺不對,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還沒修到淨空法師那麼好,我又不知道怎麼回事?原來是有事,你答應人家。我說好,我一定去。

  我還沒有去以前,我另外一個蓮友在車上跟我講,你答應他到現在去跟他助念,他一定眼睛不閉、嘴巴不合。我說哪有這種事。真的,我們最不喜歡看到人家往生眼睛不閉看著你,那個嘴巴不合。結果我一去看,真的是眼睛不閉、嘴巴不合。我說怎麼回事?我說應該不是我,他一定心中有事。我跟你講,人死掉以後,肉體不會講話心會講話,萬法唯心造,就是心態決定的,到死的時候這些功能都沒有用。這些功能平常都是接受心的指揮,六根接受心的指揮,當你悟了這個心的時候,六根被你指揮,這叫「捨識用根」。我們《楞嚴經》裡講「捨識用根」,識就是分別,就是執著,捨掉執著你就會用六根,六根聽你指揮,你才有辦法真正的所謂放下就放下。你說看到美女,美女變菩薩,你才有辦法說美女變菩薩。如果你不放下,美女就是美女,怎麼美女是菩薩,對不對?新臺幣是新臺幣,怎麼新臺幣是幻化的,沒有,那可以買東西吃,是沒有錯。所以就是說,這個心念不可思議。

  後來我就跟他說不對,我說他一定有事,我說他太太幾歲?他說他太太大陸來的很年輕,我說幾歲?二十幾歲。我說怪不得,第一個當然放不下太太。第二個,小孩幾個?他說兩個。我說幾歲?一個兩歲、一個一歲。我說當然,換成我,我也放不下。我說你叫她來,他太太怎麼沒有來?他說先生死掉了,要看小孩。我說這麼大事情她還不來,我說叫她來。他太太抱兩個小孩過來。我跟她講,妳跟老公講:老公,感恩你娶我能夠到台灣來,我幫你生了兩個小孩,子孫自有子孫福,你不用擔心,我會把他養育長大,教育成人,可以為國家做事,這樣就好了,你放下安心走吧。就這樣簡單講幾句話,他眼睛閉起來了,嘴巴合起來了。這就是放下,一句話就可以讓他放下了。就像平常一樣,你不要生氣好不好?你平常,你不要生氣好不好?你怎麼這樣生氣?你怎麼這樣罵人?你就講道理給他聽,你就笑著給他講,這樣這樣、那樣那樣。想一想,對,有道理。好了,不生氣了笑了,很好了,轉境了。我們平常就是這樣在訓練轉境、轉念,等到將來有一天,人家醫生說你沒有救了,你該走了,這輩子劇本演到這裡了,明天就要走了。你就會放下,好吧,走吧,我都準備好了,拜拜,下次再來,下次再見,乘願再來,你就自在了。所以沒有生、沒有死,本無生死。

  生只是一個緣起,滅只是一個緣起的結束,本無生死,心哪裡有生死。我昨天講心打不死、殺不死、砍不死、燒不死,靈性不滅,你怎麼殺都沒有用,肉體被你殺了,靈性不滅。所以靈性是會報仇的,你殺他,他會報仇,靈性是不滅的,很不思議。因果最重要就是第一個靈性不滅,第二個因果不空,第三個自作自受,不作不受,你沒有做,你都是作善就得善報,你作惡當然得惡報,這怪誰?怪你自己。所以當人不容易。我剛剛講這小朋友這樣投胎,他的過程大概是這樣。後來張雅雯生出來的時候,生前是個女的,後來變男的。生前,他媽媽說怎麼長的那麼像,這就是什麼?這個張亞雯也修得不錯,竟然可以死掉馬上再來當人,而且可以選同一個地點、同一個地方、同一個媽媽,這還真不簡單,這過去生不知道怎麼修的!

  當人不容易要五戒十善,老和尚講的,要五倫十義。你不要說當人很簡單,我想要當人,我跟你講,像現在台灣的出生率百分之十三,你們大陸一胎化,對不對?第二胎你就不能來了,對不對?你說我想到張家去,張家只能一胎,只能一個,第二胎怎麼辦?你沒得選擇。台灣現在出生率是百分之十三,一年的出生人口只有二十萬人,換句話說,台灣只有二十萬個名額,一年就只有二十萬名額,超過二十一萬第一個那個沒有機會了,再等。所以你說當人容易嗎?當人很不容易,你當一當,小朋友愛玩,兩個小兩口愛玩,墮胎了,又不見了,排了半天又不見了,對不對?當人,要當一當,突然間母親被火燒死了,發生車禍死掉了,不容易。所以釋迦牟尼佛早就跟我們講過,他說當人的機率跟不是當人機率差多大,他說你趴下去,當人的機率,指甲裡面的泥土,不是當人機率大地土。所以要當一個好人,當一個善人,當一個有德的人,那真的是千難萬難,不是那麼容易的。要當人就好像人家講盲龜遇浮木,在大海茫茫裡面,一隻瞎了眼睛的烏龜游啊游,突然間在大海裡面看到一個浮木,浮木剛好有一個孔可以鑽進去,好,釣到一個浮木了,可以到岸上去了,這麼不容易。所以各位要好好做人,不管你生命還剩下幾十年,有十年你就十年的發光發熱,你把十年當一百年用,每天都在幫助人。以前也許不是那麼熱心,現在改變觀念以後,十年變成三十年、四十年的功用,以前一個月才度一個人,現在一天度一個人,你的累積速度就很快,你的生命能量就愈來愈強。我跟你講你就不用擔心,你下一次來,一樣是幸福美滿健康的人生,一樣是一個很有福報的人、很有智慧的人。

  我們台灣有一位畫家叫江逸子老師,你們都看過他畫地獄變相圖,人往生的時候,你修得很好,天人來迎接你,叫走金橋。什麼叫走金橋?我的解釋比較活潑,當然也許有可能,因為我看不到,我不知道,我也沒有天眼,對不對?你說到天上去,還有個金橋,這個講起來,一般人他沒有看到,不能講,真的天人看到,是有,但我的解釋不是這樣。我的解釋所謂的走金橋,這個金代表清淨,這個金代表非常善,因為金是世間最尊貴的東西,所以走金橋,他一定是最好的福報。走金橋是什麼?他到人間來,他一定是菩薩,菩薩又是有福德,他有福報,但是菩薩他為什麼有福報?他累世修來的。有福報以後,他有福報,不受福報,那是最高境界。《金剛經》裡講,有福德不受福德,那是智慧。為什麼?他可以化身成菩薩去普度眾生,這叫有福德不受福德,那是他前世修來的。走金橋,像我們台灣的連戰,各位都聽過,以前的副總統連戰,他的兒子連勝文,跟他第二個兒子生的小孩,都變成台灣的頭條新聞,為什麼?事實上,他已經退休了,政治人物,但是他家很有錢,每一個人都想到他家去當他孫子,但是一千萬人只有一個到他家去當孫子,你看多難。那個走金橋,只有那個人是走金橋,其他不是走金橋的。我的解釋是這麼活潑,含金湯匙下來的,這樣各位就聽懂了。

  台灣首富郭台銘,台灣首富王永慶,台灣現在百億的,大陸也很多,大陸更多,甚至世界百大的都有,台灣也有,請問一下誰決定到他家去當他孫子,誰決定到他家去當他兒子,你決定的嗎?不是,如果你決定,大家都可以決定,那就大家比武力比拳頭,對不對?不是,業力在決定、福報在決定、因緣在決定,不是你決定的,也不是閻羅王決定。閻羅王會不會特別疼黃柏霖,讓黃柏霖先去?不可能;佛菩薩也不會決定,佛菩薩說我特別疼林會長,林會長你去好了,那這不是佛菩薩,他有私心,是不是?佛菩薩大慈大悲,公正無私,平等無礙,閻羅王也是公正廉明,誰決定?自己自修自得,自作自得,自己的福報決定、自己的善行決定、自己的積功累德決定、自己的修行決定、自己的因緣決定,你跟他有緣,你福報又夠,當然你去,誰去?當然是挑你第一名的去。

  所以我常講,我上次跟大學生演講我就講,你們看到海地那個災難,一個災難來二十萬人,死了那麼多人,下一次你已經離開人間要去投胎了,閻羅王要判你要去投胎,某某人,你下一次投胎的地點是海地。閻羅王,我不要去海地,海地是黑人,我要當黃種人,我是記得我前世是台灣的,我記得上一世我是上海人,我要回上海回上海。他說上海現在沒有缺,而且你的資格也不是上海,也不是香港。香港很漂亮,我得去香港。不行,現在香港換別人去,輪不到你,你福報已經用完了。那要換誰?你不要管那麼多,反正不是你就是了。你現在去哪裡?那不行,現在你的缺是派在海地。閻羅王我拜托你,要我怎麼樣都可以,我就是不要去。不去也不行。就是業力牽引,到時候欲哭無淚,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沒有用,求誰都一樣,求自己。我就跟大學生講,如果你在台灣大學聯考,考第一名五百八十分,圖哪裡?他說老師我當然簽台大,我說對,錄取標準是三百分,只有考二百八十,怎麼辦?沒學校可以讀。如果考二百九十九?最後一個學校給你填,我說這很現實、很實際,這就是因果。只是那個考試是世間因果,你看得到,有讀書就是考第一名,佛法講三世因果,我是看不到。我跟你講三世跟一世都一樣,世間法跟出世間法都一樣,當你開悟以後都一樣,沒有差別的,如是因如是果。

  所以我講因果,我為什麼說我在台灣講,他們很容易接受這個概念,我講的就是很生活化,我自己也得到這個利益,我從這裡面自己去修正自己的觀念。有時我自己也會起煩惱,有時候會境界來了,我自己會被境界轉,我就很痛苦,我就跟地藏菩薩懺悔,因為他是我的老師。菩薩我又錯了,你原諒我,我一定會改進。馬上我就有個靈感,我剛才錯,錯在哪裡?我剛剛到底是執著什麼?有一次我跟一個人吵架,吵得很凶,我想我怎麼會跟人家吵架?所以人這個無明習氣,要無明斷了才會成佛,我現在終於領悟了,成佛就不會發脾氣,對不對?菩薩還有一品生相無明。我跟他吵架以後,吵了半天,心裡也很痛苦,這就叫做自作自受。後來我就跪在地上跟地藏菩薩說,地藏菩薩我跟那個人懺悔。我們都是跟佛菩薩偷偷懺悔,我對不起某甲,我對不起張三。我跟你講真正的懺悔就是張三當場道歉,當場道歉那是真懺悔。我今天跟菩薩說,菩薩對不起,我剛才對不起張三李四,我現在跟張三頂禮三拜,我懺悔。我才剛拜完以後,張三打電話來。我說怎麼這麼奇怪,我說張三對不起,我剛剛講話比較急。沒事沒事。好了,我跟他已經解業了,我跟他剛才那個吵架的業已經解開了。

  所以學佛人,我就把我的經驗告訴你們,隨做隨解、隨做隨解,業障消得快。你不要本來肩膀上有一萬條的業障,明天再加一條,後天再加一條,前面一萬條都沒有丟,一直加一直加,後來愈背愈重,走不動了,怎麼辦?你要從前面的一萬條慢慢丟,以後的不要再加,那一萬條開始往後退,對不對?剩下九千九百條,一直退,退到後來,沒有了,最後剩下一條,斷了,無明斷了,智慧開了,我執破了,法執破了,太好了,見到如來本來真面目,未生前本來的面目,原來是過著這麼快樂的生活。這個時候,你就可以做到老和尚講的知恩報恩,對任何人都可以知恩報恩,好的你也知恩,壞的你也知恩,因為他給你提醒,他告訴你,他啟發你,他示現給你看,原來一切都是菩薩,唯有我是凡夫。這時候你境界就做到這一點。

  我就順便講到做人的道理以後,我把這一段講出來,所以金橋,銀玉橋,銀玉橋是比金橋還差一點,最後有兩種橋我昨天講的不要走,木板橋跟奈何橋。有人講,奈何橋是地獄裡面那個奈何橋,我也沒去過裡面,你們沒有去過,怎麼講?但是圖有畫這樣,我們就要相信,真的有奈何橋。但是我講的奈何橋是什麼?無可奈何的去,那叫奈何橋,我不想走那個橋,無可奈何,但是又奈何,台灣有一條歌,叫「但是又何奈」,這是奈何橋。很多東西就是無可奈何,我為什麼會娶你?剛開始娶你的時候,沒有感覺,剛開始嫁給你都是男歡女愛,等到嫁了三年之後,原來你的面目是這樣的,我嫁錯人了。他也不離婚,你要離婚,他也不跟你離,陪他走到五十年,五十年都要無可奈何,這也可以叫奈何橋,你怎麼辦?你走也走不了,都已經逮到了,你怎麼辦,你就乖乖承受,就是這樣。但是你有智慧以後,你就不會走奈何橋。

  所以最後一句話我就跟各位講,「為人容易做人難,再得人身恐更難,欲生福地無他處,口與心同卻不難」。這個當然《地獄變相圖》裡面有提到這句話,就是那個鬼差要投胎的時候,小鬼要投胎的時候,碰到鬼差,鬼差就叫他看這四行字,因為他旁邊掛一個牌子,人皮缺貨。沒有人皮,動物皮很多你要不要?他說我不要,我要當人皮。有貓皮你要不要?有狗皮、有牛皮。我昨天講兩隻牛的故事,有沒有聽過?那個牛還想找女朋友,牠不給牠找女朋友,就把牠踢死了。像不像人,那個兒子一樣,兒子想找女朋友,爸爸不給他出去,他跟老爸吵架,道理也是一樣,對不對?只是牠是個牛,那是個人而已。

  好,接下來第四個我講「三生石上話前因」。這是講我們唐朝裡面的一個故事,很有名,叫李源,他的爸爸叫李憕,他是當一個類似市長之類的,在洛陽城是一個市長,類似市長。當時安祿山之亂,就攻打洛陽城,他不開門。他不開門,進去以後安祿山就把他殺死。殺死以後,他兒子李源非常痛苦,就不想當官了,所以就把他的房子,他的房子是宰相屋很大,類似宰相屋這種的很大,就把它改成惠林寺。他就三個原則,三不:第一個不吃肉,第二個不結婚,第三個不當官,三不。他就把這個惠林寺改裝以後,他就請了一個法師住在裡面,叫圓澤禪師。他們兩位過去生有緣,可能都是修行人,圓澤禪師他喜歡音樂,李源也很喜歡。

  有一天,他們兩個就講,我們想去參訪,他說要去哪裡?說我們到四川,四川峨眉跟青城去看普賢菩薩的道場。李源討厭當官的,所以他不喜歡走陸路,走長安,陝西這個峽谷這樣下來走陸路。圓澤不喜歡走水路坐船,他說走陸路。為什麼?因為圓澤禪師他已經修到有禪定功夫了,他還沒有完全開智慧,但是他已經有禪定功夫,他知道快碰到他的媽媽。我講這個故事是真實的故事,我想各位在座可能都很多人都看過、聽過,我們再講一遍。後來李源就說不行,我一定要走水路。因為李源是功德主,功德主的話,他當然要聽他的,所以圓澤禪師就跟李源一起坐船,圓澤禪師跟李源要坐船,圓澤禪師就搖頭,他說業力由不得你自己,他們就坐船。坐船以後就到四川南浦這個地方,就看到有一個婦人,拿一個甕子要裝水,穿了一個花格子的衣服。圓澤禪師在船的上面,還沒有下船,他就跟李源講,那個就是我未來的母親。圓澤禪師就哭了,他說那是我未來的母親。李源就問他,你沿途看這麼多婦人你為什麼不哭?他說她為了等我已經等三年了,她就是要生我,我就是注定要當她的小孩。

  所以你看,當誰的小孩都有因緣在安排,就像我剛才講小弟弟你當媽媽的小孩一樣,都有因緣在安排。後來圓澤禪師沒有辦法,只好跟李源交代,他說我走了以後第三天你來見我,我會跟你一笑,然後十三年以後你到杭州的天竺寺見我,我會跟你相見。你看圓澤禪師修到這種程度,修到往生三天出來他都知道,先預告。然後修到十三年後到杭州見面,他也知道。後來李源就很傷心,就幫他沐浴以後,裡面故事這樣講,催生咒,念完以後他就入胎。像他這一種的,淨空法師講叫奪胎,這個老法師曾經有講過,後來他就生出來。生出來以後,他三天真的去見他,真的一笑。他就一下知道這是圓澤禪師再來。後來十三年後,他們也約在杭州的天竺寺見面。見面以後,這個地方我先講一下,就是說為什麼圓澤禪師他能夠預知到他未來的母親,可是他為什麼不能夠解脫?因為圓澤禪師他有禪定的功夫,但是他的我執跟法執還沒有破,他還沒有破,還沒有成佛。他如果成佛,真正的法身大士菩薩,是破一品根本無明。破一品根本無明,他就成佛法身,他就不用再受投胎了,最起碼怎麼樣?最起碼你要阿羅漢,阿羅漢你是破見思惑以後,他就不受後有,他就不會再輪迴,小乘是到阿羅漢,大乘最少你要圓教初住位的菩薩,也就說是你要實教菩薩,實教菩薩是開悟的。像六祖大師那一種的,叫做圓教初住位的菩薩,他是破一品根本無明,成就一分法身,他是成佛,那叫實教菩薩。一般的還沒有破根本無明的,就不能叫實教菩薩,所以真正的菩薩,他開始斷無明,他就會乘願再來,教化眾生,所以圓澤禪師他當然還沒有到破我執法執的地步,他禪定功夫很高了。

  後來他們兩個在天竺寺見面,寫了一首偈語,「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空莫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我解釋給各位聽,他們兩個見面,可是圓澤禪師已經變一個牧童了,李源還是李源,但是已經隔了兩世了,所以佛家講三世,真的是真實不虛。為什麼叫三生石上?因為對圓澤禪師來講,前世叫圓澤禪師,這一世已經是變成牧童,這是第二世,還有第三世?所以他們坐的那個石頭上,這一念心裡面已經經過三世了。事實上這個三世只是一個代表,所以三生石上舊精魂,什麼叫舊精魂?各位你們現在坐在椅子上這一念心都是舊精魂。為什麼叫精魂?這個精魂,這個精,就在《楞嚴經》裡面講的,它是非常敏銳的,為什麼叫魂?魂我們一般講,俗家講叫靈魂,所以精魂就是覺性,就是我們本來的自性,叫舊精魂。為什麼叫舊精魂?你本來是佛,你本來就是清淨,你本來就有這個覺性。為什麼我說各位有這個覺性?我現在講什麼你不是聽得很清楚嗎?那個聽得很清楚,看我看得很清楚,不是覺性那是什麼?所以那個就是舊精魂,你前世也是用它,這一世也是用它,來世你也是用它,只是你還沒有開悟以前,你不知道覺性是誰。原來覺性是你自己,都是原來的你,只是說你前世,比如說我前世叫張某某,我這一世就叫黃某某,我變成不同的名字,但是同一個人,同一個覺性來的,就是舊精魂。哪一個人有辦法把這個舊精魂叫醒,那叫做佛,那叫做菩薩,那叫覺悟的人,這叫三生石上舊精魂,各位就懂了。

  「賞月吟空莫要論」,因為他還沒開悟,都在輪迴。我前世是上海的首富,那又怎麼樣?我前世娶了一個很漂亮的太太,那又怎麼樣?前世我是皇帝的女兒,我是公主,那又怎麼樣?前世我是個大將軍,So What,那又怎麼樣?沒有用,賞月吟空,就是這些風花雪月都是過眼雲煙,幻化一場,像看戲一樣,自己演給自己看,只是自己不知道自己在演給自己看。所以我們每一人都在演自己的劇本,演自己的因果,然後自己不知道這個劇本跟因果是前世寫的,自己不知道,而且還不承認,還不願意演,而且還演的亂七八糟。有些菩薩不是,他演的非常像,演的非常淋漓盡致,演的功德圓滿離開人生舞臺。所以第二個賞月吟空莫要論,不要再去談那些世間的風花雪月,那都會帶著你執著輪迴,這叫賞月吟空莫要論。

  第三「慚愧情人遠相訪」,因為他們兩個非常要好,但是他們兩個非常要好,他們兩個有情執,什麼情執?他們不是說兩個男的跟男的有愛情,不是,他們兩個感情非常好。這個感情非常好也麻煩,這叫做軟冤家,中國話叫軟冤家,它也是一條線綁著,你不要走,我跟著你。這也不行,到成佛這個軟冤家還是要斷,還是要轉,否則沒有辦法成佛,這叫做慚愧情人。為什麼慚愧?沒有覺悟你就要慚愧,為什麼叫情人?有情執的人都叫情人。所以慚愧情人遠相訪,你老遠,李源,你從洛陽來看我,我在杭州等你。所以各位你們這一世現在在香港,如果你在百年以後,說不定你就在北京,就在上海,就在台北,你就變一個小朋友出來,香港變成你以前的故鄉。但是我常講都不是故鄉,真正的故鄉是極樂世界,那些都是旅社客棧而已,借你住而已。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身體變了,也許前世是女生,這一世變男生;也許前世是男生,這一世變女生;也許前世是將軍,這一世變農夫,那都說不定;也許前世是個將軍,這一世變個屠夫,那也難講。身體變了,身相也變了,但是本性沒有變,只是迷失了自我,所以此身雖異性長存。

  這個地方是講到,後來他們兩個就相見歡,他就知道他是圓澤,澤公你好。他講李公你好,你還真守信用。李源本來想過來抱抱他,他說你不要過來,咱們繼續用功修行,將來還有緣再見面。為什麼圓澤不要讓他過來?因為他們以前就是如膠如漆感情太好。你不要再過來了,好了,我們到這裡就好了,你繼續修行,不要跟我那麼黏,下一世同時解脫。所以他就不給他靠近,最後他不要他過來,他就要走了,他就拿著棒子,敲著牛角在唱山歌就走了。「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緣恐斷腸;吳越山川尋已遍,卻回煙棹上瞿塘」。四川那個地方我不熟,瞿塘江是在四川那個地方,他的意思是說身前身後事茫茫,什麼叫身前身後?一氣不來就身前身後了,台灣話叫你多行,你這一口氣不來你就什麼都不行了,你多行。身前身後事茫茫,什麼都帶不走,什麼都沒有用,你根本來不及交代,對不對?

  我們台灣有一個老菩薩,我講給各位聽,各位你們都很會念佛修行,我講個故事給你聽,一定要靠自己不要靠別人。像我一個親戚,我一個表姐說我不用修了。我說妳要修行。我不用修,我不用念佛,我死的時候你來給我助念就好了。我說哪那麼巧,你死的時候我剛好人在歐洲,在美國,我怎麼給你助念?一個老菩薩她念佛念得不錯,她念得不錯以後,她也做了很多好事,但是她有執著,這是真人真事,一個師姐講出來的。她也跟人家去助念過,她也做很多善事,但是她有個缺點很執著。所以修行到最後是破執著,你不要執著就好了,所以老和尚說執著放了出三界,分別放了出九法界,十法界,妄想破了入一真。這個老菩薩她就是這樣,她就是執著,她就是說她往生一定要人家助念。但是我剛才為什麼講身前身後事茫茫?那不是你可以掌握的,只有你自己掌握自己,你自己靠自己。她就是這樣她有個執著,她說我走了以後,我一定要人家給我助念。

  結果糟糕了,她斷氣的時候,蓮友要過去跟她助念,她兒子沒有學過佛,也不太相信這個,他跟蓮友講不用助念了,他說我自己來就好了,我知道怎麼處理我媽媽的後事。他媽媽當時聽了以後,他媽媽已經斷氣了,你不要以為斷氣就死掉了。人斷氣,就是我那一天講的脈搏停止,心臟停止,瞳孔放大,呼吸停止,那是生理現象,還有一個現象沒有離開肉體,就是這個靈魂,這個神識會走,我們一般講叫靈魂。所以李炳南老居士講去後來先做主公,那個主公就是這個靈魂,覺悟了靈魂變覺性。所以那個靈魂是很清楚的,它知道人家在幫他助念,它知道怎麼樣,它都已經知道了,但是它不會講,講話人家聽不到,而且已經離開肉身了。他兒子就不給她助念,就把助念的蓮友請開了,她當場氣的,台灣人助念都有蓋陀羅尼被,她氣的,後來要助念的時候,一掀開,七孔流血,執著,智慧沒有開,很可惜,她生氣了,可見她煩惱習氣沒有斷,她還是不能轉境界。所以《金剛經》裡面講,若能轉境即見如來,你要平常就學會轉境界,不要太計較,什麼事情就放下,什麼事情就放下。你不放,慢慢學著放,今天不會放,明天再放,總有一天放下來,當你放下來,你就夠自在。你不要說,我放不下來。沒關係,你慢慢學習,善根深的人一下就放下來了。這是身前身後事茫茫。

  欲話因緣恐斷腸,講前世我是圓澤禪師,講到這個因緣很傷心,斷腸。吳越山川尋已遍,因為吳越就在江蘇杭州這一帶的,他現在也投胎到這個地方來,所以吳越山川尋已遍,這些我們都走過了。像香港、像大陸這些城市,坦白講我們也不是這一世才來人間的,我們不知道來幾百世、幾十世了,對不對?說不定大陸什麼地方都住過了,只是你忘記而已,你曾經特別喜歡這個地方。像我一開始學佛,我特別喜歡什麼?我特別喜歡周安士居士的《安士全書》這本書,它裡面有《陰騭文》,有《萬善先資集》,有《欲海回狂》,還有《西歸直指》,我很喜歡周安士居士,我一開始就翻譯他的書出來,想翻譯他的書出來,現在就在講《安士全書》,我現在就在講《陰騭文》,在華藏衛視。我就發現我過去生一定當過他學生,要不然就當過他教的一個人,要不然我怎麼喜歡他的書?我怎麼喜歡這個人,他的相片我都把它copy下來,我放在那個書上面,我怎麼會去找他相片出來?你想想看,我怎麼有辦法寫他的自傳,他的自傳是文言文,我怎麼去把它翻成白話?我忘了,這叫隔陰之迷。我一定是江蘇蘇州那個地方去過,所以我每次看到蘇州杭州,那個風景很漂亮,我到現在都還沒去,希望有一天能去。我很喜歡蘇杭這種名詞,這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我到現在都還沒有去蘇杭,對不對,很想去,但我一定去過,不知道是哪一世我去過,所以吳越山川尋已遍就這個意思。

  各位我們都來這個世界太多次了,佛陀都來過八千次,何況是你,對不對?所以我們每一世都要比每一世精進,每一世成功。「卻回煙棹上瞿塘」,因為上一次在四川最後見面,最後就再見了,所以這句話是一種很傷感的記憶,好,我們就到這邊結束。後來李源活到八十歲,當時他有跟他預告,圓澤禪師在那時候就有跟他預告,圓澤禪師到投胎變成牧童的時候就有跟他講,你俗緣未了,四個字送他。怎麼叫俗緣未了,他說你還會當官。李源說我不可能當官,怎麼還會當官?他說你一定還會再當官。所以業力不可思議。後來真的是,當時有跟他先預告以後,之後他果然,皇帝要請他再回去,要讓他當大官,他不當官了。

  接下來我們來看第五個,「書到今生讀已遲」,這是黃山谷的故事,黃山谷本身叫做黃庭堅,我們如果讀二十四孝裡面,就有黃山谷孝順母親的故事,因為後來在朝廷當官,奉養他母親的時候,他幫她洗尿壺,所以就編二十四孝。黃山谷他是宋朝的人,他前世是在哪裡?前世是在安徽省蕪湖縣黃州的那個地方,後來投胎到什麼?第二世投胎到江西省修水縣,叫做黃山谷黃庭堅,他投胎到江西修水縣的。他那一年是二十六歲,他二十六歲就考上狀元,就當縣長。當縣長的第一任官,就回到安徽省蕪湖縣黃州那個地方去當縣長,原來那個地方是他前世的地方。

  他有一天在衙門裡面睡午覺,睡午覺以後,他突然間就感覺神識出去,作夢了,就夢到有一個地方有個老婆婆在拜拜,在拜拜以後,在拜桌有一碗芹菜麵,那一天剛好是她女兒的忌日。黃山谷走過去看,他就用聞的,這樣聞那個芹菜麵,好香,為什麼?因為他喜歡吃芹菜,他前世就喜歡吃芹菜。所以我講到這裡我就開玩笑,前世會喝酒到這世也會喝酒,酒量好的不得了,那個習氣都還在。然後黃山谷第一天做這個夢,他就很喜歡把那個芹菜麵聞完又吃完了,就醒過來,醒過來以後,到第二天中午他又做了這個夢。他覺得很奇怪,他就沿著那個夢境去找,原來就在他的縣境裡面找到了,找到一個房子很接近,他進去一問,敲門,老婆婆出來,她說你找誰。他說我不曉得,我在找夢中的一個人,妳怎麼跟我做夢的那個老菩薩長那麼像?然後他就問她,妳昨天在拜什麼,昨天中午在拜什麼?她說我昨天在拜我女兒。他說妳女兒死掉多久?她說我女兒死掉二十六年。他說二十六年,我剛好是二十六歲。你看女生變男生。然後黃山谷就問那個老婆婆說,妳女兒死的時候有沒有交代什麼?她說我女兒死的時候交代,她一定會再回來。為什麼可以當男的?這因為他前世是學佛、吃素、不嫁、孝順,四個功德。

  後來他就看了,看了以後他就問這個老婆婆,妳女兒房間在哪裡?她就給他房間看,他說妳女兒房間鑰匙,書櫃的鑰匙?她說她往生的時候沒有交代。他就慢慢找,後來在一個地方找到鑰匙就打開,打開以後把以前的書卷拿出來一看,奇怪怎麼那麼熟悉,為什麼?這好像他讀過了,然後他每一次考試所寫的文章,都跟這個文章很接近。所以你前世會讀書的,下一世也是會讀書;前世不喜歡讀書的,這一輩子也不喜歡讀書;你前世有修《無量壽經》的,你到下一世還是喜歡《無量壽經》;你前世喜歡修地藏法門的,到這一世也是喜歡《地藏經》。我前世一定有修地藏法門,我就很喜歡地藏菩薩,所以我們這阿賴耶識真的不可思議,它儲藏無量無邊的種子。然後他看書以後,他就恍然大悟,莫非我是二十六年前這個女的。然後他就跟他媽媽,他感覺他跟這個媽媽很親,很親切,他就跪下去,因為黃山谷是個修行人,他就跪下去,跪下去以後他就叫一聲媽媽,你也可以講拜她當乾媽,也都OK。他就請她,他說妳一個人生活,我請妳到縣府裡面去跟我一起住,我孝順妳,他就把她當媽媽,事實上是他前世的媽媽。

  所以「書到今生讀已遲」,這是明朝的袁枚講的,就是說你書不是只有這一世才會讀書,是前世就有讀了,所以你這一輩子如果會讀經的,喜歡經典的,喜歡看佛經的,我跟你講你下輩子到人間來的時候,你乘願再來的時候,你很會讀書,你放心,你很會讀書,為什麼?你的習氣已經都慢慢去掉了,你很容易看書,很容易專注。因為我們想一向專念南無阿彌陀佛,所以你那個專注的心就是非常專注,心裡不會散漫,老師講什麼你就聽什麼很專注,考試都一百分,你放心。但是你這輩子不喜歡讀佛經的,習氣很重的,心散亂,東飄西蕩的,下輩子到人間來還是不喜歡看書,老師講什麼都沒有聽進去,考試考鴨蛋,就是這樣子的,這是很實在的一個因果。

  後來他到縣府裡面去以後,他就蓋了一個涼亭,涼亭裡面有一個他的雕像,石頭的雕像,這是他紀念自己的,那個雕像上面寫了一首偈子不錯,「似僧有髮,似俗脫塵,作夢中夢,悟身外身」。這句話很有意思,我解釋給各位聽,似僧有髮髮就是帶髮修行,就是居士,你說他是出家人,他又沒剃頭,你說他沒有修行,他又想解脫,所以似僧有髮就是帶髮修行的居士。他現在在當官,他現宰官身,但是他心已經出家了,但是身還沒有出家,這叫似僧有髮。似俗脫塵,心好像跟人家生活都一樣,一樣當官,一樣在做公家的事情,一樣在批公文,一樣有領薪水,像俗人一樣。但是他的心不染五欲六塵,他隨時都可以放下,他對世間的東西,榮華富貴,他如過眼雲煙,能夠放下,他不迷戀,這叫似俗脫塵,他心不染塵,不執著。

  作夢中夢,他有前面這兩個功夫,他後面就已經覺悟,作夢中夢,現在已經醒來的人,佛菩薩就是覺悟的人,所以他叫覺者。老和尚講六道都在作夢,九法界還是夢,到成佛才大夢初醒,這樣會懂嗎?因為四聖,老和尚講還是方便,菩薩、聲聞、緣覺這都方便,真正到究竟成佛,這在我們一般講叫一佛乘,究竟成佛。所以作夢中夢就是說你現在擁有這些房地產,有賓士車,有嬌妻美妾,有事業很大,你好像覺得是真實。我跟你講那還是夢中的東西,可以用,可以看,可以享受,但是不能擁有佔有,它是夢,等到你哪一天無常一來的時候,你一命嗚呼的時候,那也不是你的,別人的。等到你事業做失敗,你投資股票輸幾億以後,財產換人,登記別人的名下,轎車也要典當掉,轎車也要當掉,樓房被銀行拍賣,統統登記別人的名字,不是你的了,原來是大夢一場。到那時候才恍然大悟原來不是我的,都已經太晚了,作夢中夢。所以你現在所擁有的都像是夢境一樣,看起來好像是有,好像是真,其實是假的。只是說我們現在學佛,慢慢開始學著放下,了解是夢境,開始有點想離開那個夢,就比較不喜歡執著愛情、鈔票、名聞利養,就開始慢慢想不要那個東西了,想去求解脫的東西。只有那個東西才是真的,作夢中夢。

  已經覺悟了,悟身外身,原來這個身是假的身、是業報身,等到你悟到這一念心以後,你的身搖然一變,悟了以後變清淨法身佛,功德圓滿叫圓滿報身佛,可以去救苦救難的百千億化身就叫百千億化身佛,原來你就悟了這個身外身,原來這個肉身、色身以外,還有一個真身,那就是佛性,就是清淨法身佛,這樣夠清楚嗎?這不簡單,這個黃山谷能做這個,其實他已經是有實力的人,有功夫了。我們看黃山谷這個故事裡面,我們就講黃山谷這個故事裡面,第一個有輪迴,講因果,當然講輪迴。人家講我們迷信,怎麼樣?但是你不相信也不行,真有輪迴,不然你從哪裡來的?對不對?你往生你又去哪裡?一定有輪迴的。什麼叫輪迴我簡單講給你聽,有時候講輪迴真的很抽象。我舉個簡單的,比如說你明知道愛他愛得很痛苦,你愛你太太,或是說你太太很愛你,愛得很痛苦,你愛你先生,什麼叫輪迴?那就是心,心就是一直喜歡那個東西,放不下,喜歡執著那個東西,那就是輪迴。你重複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輪迴。比方說你跟先生吵架,我不要你了,我不要嫁給你了,吵架。等到明天,後天吵了三天以後,老公來給妳對不起了,老婆來給你對不起了,你又跟他好起來了,老婆妳是我的好老婆或者是好老公。又一樣了,過了一個禮拜又吵起來,又打起來,那不是輪迴是幹什麼?那就是輪迴,輪迴受報,那就是輪迴。不要講那麼抽象,什麼輪迴我看不到,這就是輪迴。你要受苦受難就是輪迴,什麼時候可以不受輪迴?你不要以為死掉就可以不受輪迴,你現在解脫放下就是不受輪迴。這樣夠清楚嗎?

  你現在如果可以放下萬緣,我跟你講你就是人間的覺者,你就是人間的菩薩,你就是人間的聖人,你就不受輪迴。這叫做人間的阿羅漢,破我見,破見思惑,他沒有貪瞋痴慢疑,他就是羅漢。羅漢只是一個名詞,各位記得,不要被名字相綁住,那是一個形容詞,一個名詞,給他一個稱謂,就像我是當副分局長一樣,這樣各位懂嗎?這是個名相而已,真正是那個心做到了,確實有輪迴,確實有業力,你做什麼業就有什麼力量。你做善業有善的果報,做殺業有殺業的果報,就短命多病,多災多難,業力,這就是業力。他修善業,他吃素,他學佛,他孝順,他喜歡讀佛經,修佛,你看他得了這個好業,他得了男眾身、大丈夫身可以學佛,所以確實這個有業力。

  第三個確實有靈魂,這個靈性是不滅的。它找到前世的記憶。昨天鍾博士也有在這邊講,他說去給人家催眠,他說前世是一個像賈老太太那種福報女人,你看他現男眾身。他以前也福報很大,他說好像回到前世,好像到雪梨去開會,他就被催眠,這是靈魂。有一個大陸北京去的,他不會講英文叫人翻譯,結果催眠以後,英文嚇嚇叫,全部講英文。那個翻譯官都傻眼了,你不是叫我翻譯,現在不用,你會講英文,回到前世,因為前世是美國人。他投胎到北京去,但是忘記了,語言都忘記了,原來都沒有忘記,存在八識田裡面,阿賴耶識裡面,把它催起來了,催起來以後他就用英文跟魏斯對談,用英文對談。本來他跟魏斯說,我幫你翻成中文,他說不用,我聽的懂他在講英文,會講英文。所以證明有前世,確實有靈魂。

  第四個虛空中有真神協助,他一定有人幫他牽線的。這個牽線,就是有時候是觀世音菩薩幫你牽線,有時候地藏王菩薩幫你牽線,有時候是護法幫你牽線,但是牽線的一個基本條件因緣果報。你沒有善因善緣,還是牽不了,還是自己自作自受。虛空中有真神協助。第五個,我剛才這樣講各位就會明白,我講的因果通三世是很實際的東西,這絕對不是虛幻,也不是迷信。第六個,如果是以佛法就究竟來說,黃山谷並沒有解脫,但是如果以世間法,什麼叫世間法?就是世間你跟芸芸眾生比較,他算是不錯了。因為他當官,他有福報,但是那畢竟是一時的,用完就沒有了,人家不給你當官就沒了,所以那是不究竟的。但是這樣也不能滿足,為什麼?你要放下。為什麼?因為你如果不知道解脫的話,說不定下世不一定當官,你當官也會造業。我們老和尚講三世怨,這一世修福報,布施佛門,救急救難,累積很大福報,下一世當大官,當部長;下一世當這個地區的首富很有錢,造業。你看現在首富李嘉誠,我明天就會講,美國Microsoft的老闆,他們幾個都是首富,他喜歡布施。台灣的王永慶也是一樣,台灣的王永慶在大陸捐了二十五億,他蓋一萬所希望小學,在台灣也是做了很多好事。我們台灣的長榮航空的總裁也是做很多善事,所以依世間法來講,當然這樣也算是成功的。

  第七個,他也很孝順,行孝的美德,他本身是吃素的,所以做了一首詩叫戒殺詩。「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元同一種性,只是別形軀,苦惱從他受,肥甘為我須,莫教閻老斷,自揣看何如」。肉下面有兩個人,六道是互相輪迴的,人死為羊,羊死為人。好像各位聽起來,似乎覺得是不可能。以前有人問一個禪師,他說動物當人我還可以接受,他說人怎麼可以去當動物?禪師講,心性的改變就成就不同的果報。像前輩子如果有修行,正知正見,他可以頂天立地,所以可以當人,他可以看天,他可以看地;上輩子逆天背地,做違背天理的事情,下一輩子不能看天,只能看地,四隻腳,橫著走。所以我肉眾生肉,當然你現在如果有吃肉,你就少吃,或者說你就盡量六齋日、十齋日,或者說你實在不方便,你就學六祖大師吃肉邊菜,鍋邊菜,六祖大師也是在獵人隊裡面待了十五、六年。你慢慢跟菩薩發願,說你暫時環境不許可。當然你能吃素是最好,把它養成習慣,最後成自然,恢復你的性德。我肉眾生肉,不跟眾生結惡緣。

  名殊體不殊。名字不同,但這本體是一樣的,就是佛性是一樣。我前天跟各位講的,那兩頭牛的果報,你們就感覺得出來,牠真的有覺性。牠也知道那一隻牛阿樹殺了牠的主人,牠自己也知道殺了人,牠為什麼知道?如果說牛很笨,牠怎麼知道牠殺了人,牠只是不會講話而已,牠變成畜生。所有變成畜生的統統不會講話,牠只能啊啊在那邊叫,刀刺牠身上牠也只能叫,牠也沒辦法喊救命,牠只能跑給你追。名殊體不殊,牠只會跑,也跟人一樣。元同一種性,每個眾生都有覺性,只是別形軀,身體形狀不一樣。苦惱從它受,你殺牠當然會苦惱,牠沒命了,苦惱從它受。肥甘為我須,吃得很好吃,蹄膀、雞腿超好吃的,肥甘為我須。莫教閻老斷,你到時候去那邊,閻羅王說你殺了很多眾生,不要等人家給你判了。自揣看何如,自己問自己的良心。這是戒殺詩,寫得很好,我們自我勉勵。

  第六個,當然最後我再補充這個黃山谷,他跟李伯時,李伯時畫馬的,黃山谷喜歡寫小說,寫什麼?寫愛情小說。我們現在講叫網站,情色網站,現在網路很多這種東西,搞不清楚,像我現在辦案裡面,很多情色網站,張貼不堪入目的網站,害死人,為什麼害死人?很多人看到都起淫心,他起惡念,他去造業,你要跟他負一半的責任。老和尚以前有講過,那個光碟片都沒有、消失了以後,你的業才消,超可怕的。如果你是網站,一直傳出去怎麼辦?一直傳,現在網路太快了,一直在傳,糟糕了,沒完沒了。所以這個黃山谷就是喜歡寫愛情小說,引人想入非非。他跟李伯時畫馬去見圓通秀禪師,圓通秀禪師就跟李伯時講,他說你一直畫馬,你的八識田都是馬,你萬一下輩子投胎到馬胎當馬兒子。後來圓通秀禪師就講黃山谷,他說你寫這些愛情小說會引人遐思,引人遐思的話不好。黃山谷就跟圓通秀禪師講,你的意思說我會墮地獄,畫馬就變成馬?黃山谷先生就跟圓通秀禪師這樣說,那你的意思就說我就會變成馬,他說你不只是變馬,而且你還會墮地獄。他後來當下懺悔,跟師父懺悔,後來他就不寫這些愛情小說。

  接下來我們來看這第六個章節。好,接下來第六個,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我們常講躲得了一生,躲不了今生今世,躲不了這一世;你躲得了今生今世,躲不了生生世世。很多人講善惡真的有報嗎?如果善惡沒有因果沒有報,沒有人要行善修行。那真的沒有善惡報應?真的沒有因果嗎?好,我們接下來,我們來看這三個公案的故事。

  這個畫面是台灣才剛發生的,這我把他做馬賽克的這一個人,他們部落給他稱的封號叫做山豬王,旁邊我把他蓋起來的,旁邊的鏡頭本來是有了,但山豬王這個人,他旁邊那個骷髏,山豬的骷髏,山豬你們知道嗎?你們這邊有山豬嗎?這邊沒有山豬。山豬在台灣叫野豬,有家庭養的豬跟野豬,牠是在山上跑的,野豬的嘴巴跟家裡養的豬不一樣,牠嘴巴是比較尖的,大陸有沒有?有。香港也有。他這個山豬王,一共殺一千頭,他展示。當時我看到這個畫面的時候,我就起了一個納悶。因為凡是你欠命債,因果給我們講,《安士全書》給我們講,你欠命要還命,欠債要還債,哪裡有殺一千條命不要還債的。他現在身上背的那個山豬,右邊那一個已經往生了,左邊這個叫山豬王,右邊那個叫山豬英雄。他兩個月前,這是兩個月前的照片,兩個月前我看到這張照片我很訝異說,怎麼可以這樣殺一千條豬命,電視也好,報紙這樣給你報出來。我說哪裡這樣沒有因果報應?我才剛講完沒有多久,兩個月以後,旁邊那個,左邊那一位已經往生了。他被誰殺死的你們知道嗎?被豬殺死的。你們以為人會殺豬,豬也可以殺人。

  他怎麼被豬殺你知道?我出國前,就上個禮拜的時候,禮拜四禮拜五,他跟他兒子,因為有人來報案,說上面有一條豬兩百多公斤,很大,要去抓牠,他就帶著他的兒子去,他兒子帶了一些狗,你知道他抓這山豬一定要狗,為什麼?那個狗是要幹什麼?那個狗就是要把山豬圍起來。叫狗跟山豬先打架。因為狗會咬人,也會咬豬,狗都很凶,狗就把山豬圍起來,山豬就跟牠們對打,對打以後,差不多一、兩個小時,然後豬會累,豬也是會累,因為體力不繼也是會累,豬會累以後,一刀再把牠刺到心臟就死掉了。結果那一天,你看這個因緣的演變很奇怪,業報要現前的時候,那個無常要來的時候,冥冥中自有一個東西在牽引,自有安排,那個叫業力的牽引。他那一天要去抓的時候,他兒子跟他講,爸爸我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抓,你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抓。他兒子去抓的時候,就把那一群狗全部帶走,他自己一個人去抓。結果他兒子在另外一個地方逮到一隻母的山豬,就打起來,那個母山豬被打死了,被他兒子打死了。他爸爸到另外一個地方,碰到那隻大公豬出現了,他和牠對打,對打以後,那個山豬不知道怎麼搞的,衝過去以後就用獠牙,山豬有獠牙,就用獠牙刺中他的大腿,大腿馬上就噴出血來,刺到了動脈,他當場倒下去,倒下去以後山豬再不放過他。你從這個地方就可以看出,山豬要復仇的那個決心,跟我們世間人一樣。那個山豬再衝過去,再用他的獠牙,從他大腦這樣刺下去,就當場死掉了。你從這個地方就可以說,祖師跟我們講,如果你一天吃素,天下殺生沒有你的分,不要跟眾生為敵。否則的話,就是我肉眾生肉,這個東西,剛剛戒殺詩裡講了,莫教閻老斷,自揣看何如。到頭來終有一報,只是時間是什麼時候你不知道。

  你去讀《陰騭文》裡面,文昌帝君,他十七世都當官。他有一次去當誰?當劉邦的兒子,如意太子,他媽媽戚夫人,劉邦疼戚夫人,就要立如意太子當太子,因為他是二太太生的,呂后就不滿。呂后就覺得劉邦不公平,我幫你打天下,你怎麼可以疼戚夫人,你不能同甘共苦,共享福報,你還想立如意太子當太子。呂后起了嫉妒心,這是歷史故事,真的歷史故事。後來劉邦生病了,劉邦要往生的時候,呂后掌權,他兒子漢惠帝也是不成氣候,沒辦法管事,後來她就把如意太子從長安召回,就把他殺死了。她要殺他以前,她先殺他媽媽,她就把他媽怎麼殺?她把他媽媽,因為劉邦沒辦法,已經死掉了,呂后抓權以後,就把這個戚夫人抓來以後,直接把手腳全部砍斷了,砍斷以後又把她耳朵、眼睛全部挖出來,兩個眼睛挖出來,然後再灌啞巴藥下去,她變啞巴,啞藥,然後再把她丟到豬圈裡面去餵豬,跟豬在一起,這樣讓她死掉了。當時如意太子看到這一幕,當時他的八識田裡面發出一個念頭,我一定要報仇,他說我要報仇,那一念我要報仇,他講了這句話。

  所以人不能發惡願,要發好願,他發惡願,他說我下一輩子變成一條大蛇把妳吞掉,大蛇。結果如意太子後來也被呂后殺了。殺了以後,因為他累世有修福報,所以他當神。可是當時他還是有報仇的念頭,他不是很高的神,只是有到神界而已。結果他第二世的時候,戚夫人就到東海之濱,類似像我們現在山東這一帶,到那邊去投胎。投胎以後,當一個農夫,因為前世當皇帝的妃子福報享太大了,福報用完了,沒布施,所以當窮人農家的婦女,幫他割草,跟他先生割草,沒有小孩。沒有小孩以後。有一天兩個就在向上天祈求,如意太子跟他媽媽有感情,他動念頭知道了,媽媽在求他,他媽媽第二世的時候就當農婦,就跟上天祈求,跟上天講,如果上天你憐憫我沒有小孩,我現在割一滴血,跟我先生的一滴血,滴在這個石頭下面,如果老天你賜一個生命給我,不管是任何的生命,我都願意視同當我的小孩來養他。後來第二天來看的時候,文昌帝君在天上知道了,動念頭下來,他就入胎了,入胎以後就變成一條小蛇,金色的,小小的金色的蛇,金色的小蛇,就帶回家養。到後來就慢慢長大,長了兩隻腳,四隻腳出來,後來又長了兩個角出來,就有辦法呼風喚雨。因為他前世有神通,有那個力量,他可以呼風喚雨,可以騰雲駕霧。到後來,他在那一世以後他就興風作浪、海水倒灌,海水倒灌以後,把那個地方邛池縣全部淹沒了,死了兩千多人。後來海神晁閎跟天帝報告說,他引用海水淹死這麼多人,裡面有他真正的仇家是八十幾個人而已,剩下統統是冤枉死掉的,就要還命債。後來在三國時代的時候,他又投胎當一個將軍,行軍司馬。他後來要跟鄧艾打劉備那邊,跟諸葛亮的兒子對打,結果萬箭穿心,後來死掉了,你看這個因果循環,很可怕。

  接下來我們再看看這個PP檔裡面。這是第二個故事,叫狂暴山豬頑抗,這第二個公案裡面,也是一個老獵人,他是在我們台灣的宜蘭。我們再往下一幕,好。他真實的相片我是沒有拍出來了,那是報紙所登的。他那一天要去獵山豬的時候,這是花蓮的公案,他去獵山豬的時候,他穿著雨鞋,拿了兩把刀,他到山上去要獵山豬,他就碰到一個公的山豬,他就用刀先刺下去,刺下去以後,那個山豬也中了,後來那個山豬反擊他。那個山豬也一樣用獠牙把這個老獵人,因為那個山豬已經中了一把刀了,那個獵人手上還有一把刀。你看他還有一把刀,他還是打輸這個山豬。後來那一頭山豬再回頭反擊他的時候,牠衝過去就用牠的獠牙把他的動脈刺死。那個人當場死在現場。這是第二個公案,也是擅獵者死在獠牙之下。

  請再跳過去第三個公案。第三個公案是大卸八塊刀刀俐落。這是兩個獵人,也是獵山豬的,他們這兩個獵山豬的,在我們台灣的東部某一個縣。他們去獵山豬的時候,那一天要去獵山豬的時候,本來是這樣,他到山上的時候,那個山上有一個人,養了一個類似,我們養豬有養豬場,就像養牛一樣,有一個牧場,他裡面有一個圍牆圍起來。他裡面養的什麼豬,他不是一般的豬,一樣是山豬,只是他給牠交配,生出來是人養的山豬,不是野放的山豬。這兩個獵人想去獵山豬,這個山豬場的主人,以為這兩個人就是要來打他的山豬,所以他就埋伏,埋伏等他們兩個來,就堵他。後來這兩個人被這個山豬場的主人逮到了,逮到以後,這個養山豬場的主人就用刀把這兩個人殺死了,就在他豬場旁邊殺死。殺死以後,用那個殺豬刀把全身的骨頭剁開,變成八大塊,裝在垃圾袋裡面,然後丟到哪裡?丟在他山豬場的旁邊,用山上的草把它蓋起來。是剛好有一個人經過,在那邊看,看到了。他們山下人就去報案,說他們這兩個獵人上山這麼久沒有回來,失蹤了,叫警察去搜山。搜山有人來跟警察講,在那個地方看到一個東西,警察就過去看,果然看到那個屍塊,可是沒有刀。後來沒有刀以後,就在這個山豬場的主人的家裡,看到那兩個獵山豬人的背包,然後就開始抓山豬場的這個主人,後來抓到了,是他殺的。他怎麼殺他的?因為警察在驗屍的時候講,那個骨頭跟肉都切開,切開以後,完全分離。這只有殺豬的人才有辦法這樣殺法,一般人不會的。這個案子就破了。

  這三件都是血淋淋的殺業的果報,而且是現作現報。我們講說報應有三種,現作現報,現作生報,現作後報,現作現報馬上報應;現作生報,這一世現在做,下一世才報;後報是這一世做,好幾世才會報,這是後報,他這個是什麼?屬於現在最快的,現世報,叫現作現報。好,我們繼續再看下面的。

  這《歷史感應統記》,我是給大家對照一下,戰國時代的白起將軍,他那個時候是秦國的將軍,秦王請他去攻打趙國。攻打趙國後來他打贏了,打贏以後到城門的時候,那個趙兵有四十萬要投降,他因為怕他們叛變,就把那四十萬的降兵全部殺死。秦王派他去打仗他不去了,後來秦王把劍丟給他,讓他自殺,白起是自殺死掉的。死掉以後,他後來投胎好幾次,經典上記載,一千世裡面都在地獄、餓鬼、畜生道裡面受果報。後來曾經有一世出來投胎,出來變一個女的,她還跟人家講,我是白起將軍來投胎的,她只能活十七歲,只當人而已,只當一次。所以叫秦白起,一千年的這個豬果報。

  第二個就是曹翰。曹翰是宋朝的名將,是武將,他後來為什麼去當豬?他是武將,他去攻打江州,江州他攻打不下來,那個將軍守的江州門不開,他攻進去江州以後,把江州裡面的老百姓全部殺死,後來曹翰的子孫全都當乞丐。後來到明朝的時候,他要去投胎當豬,到明朝的時候,剛好旁邊有一個人經過,他就給他托夢。托夢以後,他教他,你明天要走的時候幫我買下來,在佃農裡面我要投胎那個地方,他後來就把牠買下來了。果然就生了一個小豬出來。我們聽到這個故事各位就覺得很抽象,但是我跟各位講,就像我前天講那兩隻牛的故事,跟剛才講的山豬的報仇,你就可以想像得到說,這六道是互相輪迴的,不是說豬一定是當豬,人一定當人。《安士全書》裡面講,如果人永遠當人,豬永遠當豬,那剛開始分就不公平了,你說對不對?所以六道是互相輪替的。

  這林口廚師命案,我簡單敘述一下,林口廚師命案,他本身是在我們台北縣的林口。台灣話叫辦桌,辦桌就是人家有婚喪喜慶,他就去那邊擺一百桌,幫你辦一百桌的酒席,一百桌酒席當然就會殺很多的豬,雞,魚,對不對?他在林口也賺了很多的錢,賺到很多錢以後,他買了很多土地。後來那個土地,台灣電力公司要給他買,跟他買以後,他得了很多錢,他前面的太太是離婚的,後來他娶的這個太太,生了一兒子姓林。這個姓林是十九歲,十九歲以後,因為這個小孩一出生,我們一般講報恩報怨,討債還債,這個小孩其實,照淨空法師這樣講,他是討債來的。為什麼?他一出生就很麻煩,就會惹麻煩,從小就很調皮,他爸爸就一直管他,一直罵他,所以他對他爸爸從小就有一個怨恨在,很討厭他爸爸,他對他爸爸緣就不好。所以他過去生跟他結惡緣的,你看再來當他小孩的時候,我們台灣話叫不對盤,講話就不對。後來他在讀大學的時候,他就開百萬名車,他媽媽買一個百萬名車給他開,他就請同學吃東西,吃吃喝喝,所以當大哥。

  有一天就跟他同學姓蘇的講,我想殺掉我爸爸跟媽媽。你想想看,哪裡有一個人說想他殺他爸爸媽媽的,這前世是不是有結很深的惡緣,我們先不要講,我看不到前世,我們就先想到這一段,已經不是人性,他已經是接近獸性。為什麼沒有人性?他一定有很深的深仇大恨。你爸爸就算是罵你,也是為你好,你也不能恨他恨到想殺他。剛好台灣的國慶日那一天,十月十號,他爸爸媽媽到台北去應酬,吃兄弟會的酒席,喝了一點酒回去了,到晚上凌晨三點,他住別墅,他爸爸媽媽就躺下去。他們要殺他爸爸媽媽以前,先找幾個朋友到他家去,男的跟女的都有,男的是姓蘇他朋友,兩個人講好,姓林的那個兒子講,我負責殺我爸爸,你殺我媽媽。然後用什麼,用他爸爸平常殺豬的那個菜刀,各一把,他們兩個都不睡覺在那邊等,其他女孩子就在那邊研究,有一個女朋友是護士,她說要怎麼殺他爸爸媽媽,她說要不然用打毒針好不好,等他睡著把他打毒針,因為護士會打針。後來說打毒針他會醒來,他說乾脆用菜刀好了。就這樣晚上他爸爸睡覺,因為也喝了一點酒就睡著了,他就跑過去,一刀就砍下去,砍下去以後,他爸爸皮就快掉下來了,他爸爸就跑,從二樓跑到樓梯,再繼續打,再追,追到廚房,廚房再跑出來,把他殺死在餐廳裡面。他媽媽就被他朋友殺死在樓梯口,而且最後就用瓦斯桶打開把它引爆,把他燒掉。然後他爸爸被殺五十刀,他媽媽被殺五十刀,各一百多刀,而且頭都快砍斷了。所以你看這個故事,你會覺得說因果報應很可怕。

  後來警察就抓到他,為什麼會抓到他,他跟他同學,後來在他爸爸裡面拿了大概幾萬塊而已,就跑掉躲起來,就跑到新竹。到新竹以後,他叔叔,就是他爸爸的弟弟,就打電話給他,他故意打電話回家說,我看電視報導,爸爸媽媽被殺死了。是他殺的他還這樣裝,他說被殺死了。他叔叔覺得很可疑,說對啊,你怎麼不回來給爸爸媽媽上香?好,就回來。回來以後,他上香的時候,警察就把他抓起來,抓起來以後就從他指甲裡面採血液,就把它DNA鑑定,跟他爸爸的血液是一樣的,就抓到他,就判。他後來被關到林口,大概九十三天死掉,槍決,槍決的時候他捐了器官,眼睛裡面的一些器官都捐出來。他後來懺悔,他被法官判的時候他還不承認,他也不懺悔,他不懺悔。後來有一個法師,叫妙慧法師,到監獄裡面去給他度化,後來他說他做了一件傷天害理的事情,後來他也被槍斃了。

  這個故事我們就可以得到一個啟發,就是欠命的要還命債。所以我個人覺得是這樣,這個林某一生賺了那麼多錢,也買了那麼多房子,也那麼多土地,一個都帶不走,所以業力很可怕。最後他竟然是死在他平常自己殺雞鴨魚那個菜刀之下。他一生用菜刀做生意,也用菜刀賺了大錢,最後死在自己這把菜刀裡面。所以你認為這是巧合,還是偶然的,還是冥冥中自有一種安排?各位去想看看,很令人家觸目驚心。

  看了廚師命案以後,讓我們想到《安士全書》裡面講的,他說陽間有忘恩背義的人,那地府就沒有不償還的債。一般人只知道世間人欠債要來討債很討厭,你都不知道你欠累世的債,這些債主要來討債,討不到債的時候,就到你家去當你的子女。所以《安士全書》裡面就講這樣,他說債主直接到你家去投胎當你的小孩,從小就開始,他躺在床鋪上,他高臥在床,這個欠債的夫婦就要百般的疼惜,就要給他噓寒問暖,就要給他乳哺懷抱,等他長大以後,愛子就變成不孝子,家產就給你花光,原來幾十年來的辛苦的經營,幾十年來所賺的錢,都枉為他人做牛馬,不留一針一草給你,全部給你花光,全部給你敗光。你才發現說,原來你幾十年來所賺的錢,都不留一針一草,你給你兒子做牛馬,枉為他人做牛馬。所以這個故事看起來,我們就印證淨空老法師講的來做見證,報恩報怨,討債還債,這是真實的例子。

  這個例子,我再另外舉一個公案在我們台南。我們台南有一位老先生,姓沈,他養了兩個兒子。二兒子比較叛逆,大兒子比較乖,幫他做生意,那個二兒子就有一天跟他爸爸講,爸爸你給我錢買毒品。他爸爸說你不去賺錢你還吸毒品。他說你不答應我就打你。他就打他,他就用腳踹他,在他姑姑面前活活把他爸爸踹死。踹死以後,他還講句話非常的不人性,他說踹死只是剛剛好而已。你就想怎麼會是這樣。但是《安士全書》裡講了很多這種故事,佛陀也講了很多這種故事。所以我們講欠債要還債,欠命要還命。錢是五家共有,哪五家?戰爭,水火,官兵,官兵就是戰爭,官府來抽稅,不孝子五家共有。所以有錢要多布施,要多喜捨,你捨掉錢就捨掉貪,你捨掉貪就捨掉業,你就把福報布施出去,跟別人共享。就是我們林會長講的,我為他人服務,你全部都布施出去了。你布施出去的,就能捨掉你的貪,就捨掉你的業,在消你的業,消掉你的執著。消掉你的執著,這個布施就變功德,功德可以滅罪,滅什麼罪?滅貪瞋痴慢的罪。如果你不布施,你慳貪,慳貪你的業還在,你的貪瞋痴慢也還在,有一天會碰到你的冤親債主現前,因為你犯了貪心,就跟他對上了,對上以後就沒完沒了。所以說五家共有。

  所以用這個故事,我用以前我們《安士全書》裡面講的一個故事,裡面講一個叫龔僎的人,他是一個船夫,他在揚子江舵船。他有一天看到一個有錢人坐在船上,有一個背包,很有錢,他就把他推下去,推下去以後那個錢就算他的,現在已經賺到錢了。他拿了以後,變成很有錢的一個人,不用當船夫了,他就搬到揚州去,以前叫維陽,搬到揚州去住。後來生了一個兒子,從小吵到長大,他就覺得很奇怪,他說這個兒子怎麼這麼叛逆?怎麼講都不會。後來有一天他就去問乩童,以前在大陸有扶乩的,他就問乩童,乩童就給他一首詩,「庚子八月西風惡,揚子江中破浪坐,二十年前一念差,貴君試把心頭摸」。所以你看這個神都知道,他說什麼,庚子年那一年的八月,剛好長江那邊做風,風浪很大,叫做西風惡,就是很多的風浪;揚子江中破浪坐,因為驚濤駭浪;二十年前一念差,你動了一個歹念想搶他的錢,殺他,就一念差;貴君試把心頭摸,你想想看是誰來投胎的,神只是不點破而已。他來投胎的。

  所以靈性是殺不死的,各位你就曉得,我們如理如法去賺錢,我們憑自己的本事去賺錢,我們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賺錢,你福報有的就是有,福報沒有的你就懺悔,你就改過,你就布施,總有一天會賺到錢。你有錢那是過去生修來的,你要惜福,要修福,要培福,要普度眾生,要跟他結善緣,這樣你在人世間才是有價值的人生,才不會去怨天尤人。如何感召善因緣來投胎,我剛才已經有講過了,許願、吃素、放生、做好事,這都可以修善緣的,跟觀世音菩薩求,都可以的。

  另外提醒一點就是,如果你有小孩,要結婚生小孩,照《地藏經》裡面講的,你在做滿月的時候最好是做素的給他吃,可以消他的業障,小孩子也比較好帶,為什麼?我小孩子到現在還很健康,我親身的例子,我就照《地藏經》這樣講,做滿月的時候我就叫我太太做素食。我家人就跟我講,吃素沒有營養,要吃魚吃肉,對不對?妳不要吃素,吃素哪裡有營養,我就用中藥下去去調,現在很好,也沒有事,我太太、小孩也很好,對不對?也不要辦酒席,我小孩做滿月的時候,我擺素桌請客,大家吃的也滿開心。《地藏經》上講,也不要喝酒,把酒言歡,為什麼?因為這樣鬼神得其便,為什麼?人是有業力來的,結果就是小孩子不好養,婦女身體不好。我講這個,各位也許說,黃師兄你又在推銷佛法,對不對?你講的這個都是很抽象的,我講真人真事給你聽。

  我有一個朋友叫林善,就要講真名真姓才是真的,不然大家說我又掰,我又編出來的,她住在台北。她的媳婦在金融公司上班當經理,賺很多錢,很時髦的女性。然後她媳婦懷第三胎的時候,因為我這個林姓的蓮友,林善這個蓮友,她吃素的,她是修得非常好的老朋友,跟在座各位都一樣。她冰箱一打開,統統是牛肉,而且她媳婦一定要吃只有兩分熟,那種帶血的,她說這樣才好吃,每天一定要一塊。她說媳婦,她就跟她講,媳婦妳不要吃那麼多牛肉,好不好,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拜託。她媳婦說,媽媽妳不知道,吃牛肉才營養,小孩才有力量。我給你講,還沒有出生問題就來了。在我們台北一個大醫院,我不要講它的名字,在敦化南路,也是很高級的一個醫院,她進去了,進去小孩子生出來了,糟糕,生出來以後血崩,胃出血。我就去了,她公公也進來,她公公以為還沒有生,她公公有練氣功,因為血壓只降到三十。高血壓跟低血壓,低血壓如果降到三十,人就要再見,你如果到二十九,低血壓到二十九的時候,你準備要捨報,那是不可能活的。我一看三十,我知道危險,根本就是危險,命就沒了。我就跟林善講叫你兒子,跟你全家跪下去許願,後來林善的兒子當場就跪下去跟菩薩許願,我兒子,我太太能夠平安我一生吃素。

  我進去他公公,就是林善的先生就發功,發氣功,我說師兄你在發什麼功?孫子還沒有生出來,我發功。我說報告師兄,已經生出來了。他說你怎麼不早講,我在發功。她血崩,插管。插管很難過,你用筷子去插看看,不要說插一個小時,給你插十分鐘你就受不了,插管,為什麼插管?平常這個嘴巴太壞,吃太多東西,嘴巴會罵人,插管,看你乖不乖,插管。所以我們不要造口業,要說善話,要口說好話,以後講話就有人聽你講話,這叫口說好話,叫修口德,下輩子人家講,你兒子才會聽你講話,不然你兒子不聽你講話,因為你嘴巴口德不夠。這個人到往生都要被插管,很可憐,很痛苦,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還要氣切,對不對?管子從這邊進去,要死你也死不了,你說給我死也死不了,業還在死不了,業障消了才可以走,沒那麼容易。結果她插管,胃出血,血崩,然後腎衰竭全部來,併發症,我是沒有辦法,只有佛法才有辦法。所以有人講,我講的這個因果就講活活潑潑的,絕對不會迷信的。發願是什麼?斷惡修善,你要改過,你不對當然要改過。怎麼辦?我說你發願吃素,懺悔。後來突然間靈感來,不行,不能再待在這個地方,趕快搬到另一個醫院,到台北馬偕醫院。你看如果你不知道這樣許願,就不會有貴人出現,不會有靈感出現,你就在那邊繼續醫,後來醫死掉了,他醫術不行。所以你發願他就會有心領神會的貴人。

  各位業力是無形的,因果是無形的,但是你要怎麼去碰到貴人,是要福報的。我有去關懷過一個計程車司機,他尿道血管阻塞,一個石頭阻在尿道裡面,尿不出來,尿反流變成尿毒,人差點往生。後來我就跟計程車司機講,你要發好願,我說如果你發好願改過,因為他有做過錯事,我說你要改過發願的時候,醫生必有發現可以解決那個石頭的方法。他說黃師兄沒有辦法,昨天醫生講說沒救了,那個石頭弄不出來。你看醫學多厲害,就是解決不了它,為什麼?卡住了,業力卡住了。我說不會,也有救,你就發願,他後來就跟著我發願,我說合掌發願。第二天,他講師兄石頭沖出來了,尿排出來了,尿毒沒有了,結果現在還好好的。所以不可思議,各位一定要相信這個心念不可思議,善願不可思議,惡的也是一樣,也是不可思議。後來就搬到馬偕醫院再急救,救活了,現在好了,身體很健康,現在又再繼續做事情了,花了多少錢?花了台幣兩百萬,吃掉的全部又拿回去了,你吃了八個月、十個月的牛排,統統又拿回去了。所以善惡到頭終有報。

  以前佛陀的時候,佛陀有馬麥之報,佛陀當時他在成佛的時候,他還沒有成佛以前,曾經是婆羅門的時候,曾經也造這個口業。當時就有一尊佛叫毘婆葉如來要去應供,帶五百個弟子要去給人家供養,那個國王叫槃頭王供養。當時佛陀就起了一個嫉妒心。所以我們不能起嫉妒心,我們應該要修隨喜心,慈悲隨喜。他就說你修的有什麼了不起,你被人家供養,他說你應該去吃麥,你不要被人家供養。毘婆葉如來是佛,佛陀那時候是婆羅門,印度的婆羅門等於是一種外道修行。結果佛陀到他這一世的時候,他也要帶五百個弟子去給人供養,國王給他供養,阿闍世王給他供養,結果阿闍世王業障現前,突然間起煩惱了,城門不開,不供養佛陀了。佛陀進不了城門就在外面等,等他城門開,等了多久,等了三個月,等了三個月沒有東西可以吃。馬夫在外面,馬在吃牧草跟馬麥,他說佛陀你沒有東西可以吃,要不然我這個馬吃的麥給你吃好了。佛陀只好吃馬麥,不然肚子會餓。弟子就說,佛陀你是一代聖人,你怎麼會吃馬麥?佛陀就講,無量劫以前,我曾經是婆羅門的時候,我曾經嫉妒毘婆葉如來應供,我起了一個惡口,我今天遭受這個馬麥三個月之報。成佛都要受這個果報,何況是凡夫?這樣一看,天下就公平了,這樣你心就清淨了,這樣你就可以放下了。

  所以我們今天這個部分,我們大概是講到這裡。另外還有兩個故事,這兩個故事,因為是真實的故事,我們明天下午再講。在還沒有結束以前,我把今天這個收尾,就是善惡到頭終有報。我再講最後一個故事,就是我們的安世高大師,他是一個開悟的聖僧,在中國翻譯很多的經典。他原來在前世是安息國的太子,他出家的時候去托缽,他托缽的時候,他有一個同學也是出家人,人家給他供養,他說我修得這麼好,我天天講經,怎麼吃這麼差的菜。安世高就跟他講,你不要起惡念,否則你下一世變惡形之報,安世高就跟他講。結果那一世結束以後,他的同學就投胎到中國來,到宮亭湖去當湖神,當神接受人家供養,香火供養,不然他就讓海浪把船給翻了,所以接受很多供養,他當什麼?他當蟒神,當蛇。你看前世是出家人,這一世當蛇神。安世高那一世到中國來,先到南方去還命債,第一世不叫安世高,去還命債,有一個少年在街上揮刀,他說我找你找很久了,安世高跟他說我正好來還你命債,他一刀就砍下去就死掉了,死掉以後他的神識就飛到安息國去了。因為這在我們《高僧傳》裡面有記載,這是真人真事。後來他投胎以後,他再出生一樣是太子,他就不要當國王,他要出家,到中國來,精進修行成為開悟的聖人叫安世高大師。後來他就先到南方去找那個老人,那個老人還在,還沒有往生,他來找他,他說你在幾十年前有沒有殺死一個出家人。他說你怎麼知道,他說那就是我,我又來了。他說你死了你又再來,他說我又再來了。他說現在怎麼辦?你要不要報警,不用報警,你現在陪我到會稽縣,會稽就是現在江蘇、浙江這一帶,我還欠一條命債沒有還,那一條還完以後,我就完成,我累世欠的命債全部還光了。剛好去的時候就經過一個街道,兩邊的幫派在打架,安世高走過去被誤殺。前世誤殺人這世被誤殺,兩條命債全部還光。那個人嚇了以後才真的相信,真的有因果報應,他從此以後就學佛了,廣州那個老人。

  以上,今天就跟各位講善惡到頭終有報。明天我們最後還有三節,也是非常精彩的,就是重點中的重點在明天會講出來,一共講了第三堂,非常感恩你們的成就。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