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仁愛和平講堂-多元文化教育與人類和諧社會之路(南風窗雜誌專訪)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仁愛和平講堂-多元文化教育與人類和諧社會之路(南風窗雜誌專訪)  (第一集)  2005/6/29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28-016-0001

  記者:淨空法師您好。

  淨空法師:您好。

  記者:我是南風窗雜誌的記者張哲誠,非常感謝您能接受我們南風窗雜誌的專訪。我們南風窗是中國最具影響力的知名新聞雜誌之一,也是最具社會責任感的雜誌。多年來我們一直堅守著為了公共利益、為了社會責任感這樣一個根本辦刊宗旨和理念,擔當著社會理性、社會進步的觀察者、監督者的角色。因為我們觀察到淨空法師您多年一直在全球傳播著世界和平的理念,傳播多元文化的教育,堪稱為為了公共利益的楷模。同時我們也認為這對於世界和平的推動,對於世界難題的解決,以及對於和諧社會的建立,都具有非常深遠的影響。我們今天想要就這問題請教您,首先想請教一下,在當今中國的社會,無論是政治、經濟、文化的領域,還是社會生活的領域,也無論是政府還是人民大眾,對於和諧社會都有很深、很強烈的一個期待,您能不能先給我們詮釋一下和諧社會的要義和主旨是什麼?您所倡導的「佛陀教育」,對於推動和諧社會的建立又具有什麼樣的意義?

  淨空法師:這個問題,自從九一一之後,在全世界每個國家、每個地區都感覺到化解衝突,促進社會的安定和平,是當前首要的問題。在學佛的同修們立場上來說,無論是世法,無論是出世法,都必須要有安定的社會基礎才能夠成就。在世間無論哪個行業,社會的動亂決定不能夠成就任何的事業,尤其是學術。宗教裡面,沒有一個宗教不講修行的,修行也是要安定社會,所謂是「身安則道隆」。身安,一定要社會安定,我們身心才能得到安穩,所以動亂是一切不得成就的第一個因素。

  這樁事情聯合國很早就在做,我聽到報告,他們正式開始做世界和平工作,化解衝突,是在七0年代,七0年到現在三十五年了。我在這幾年參加過四次教科文組織的和平會議,這四次會議使我深深感觸到中國人常講的「會而不議,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聯合國會議確實是有會而決,但是議決之後不能落實,哪個政府會聽你的?哪個社團會聽你的?所以這麼多年來,為和平工作,為化解衝突,投下去多少的人力、物力、財力,可是效果大家都能看到,這個社會一年比一年混亂,衝突頻率不斷向上增加,而傷害是一次比一次嚴重。所以即使我們從事於和平工作的人,乃至於青少年,我曾經接觸到國外初中學生,也只十二、三歲,他就問我和平真的能夠落實嗎?帶著嚴重懷疑的口吻,使我們感到這個問題確實是非常的嚴重。

  要化解這個問題是可以做得到的,在七十年代英國湯恩比博士曾經講過,要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二十一世紀社會問題,總的來說就是衝突),就是消滅衝突,促進安定和平,他說「只有中國孔孟學說與大乘佛法」。湯恩比博士的講演,對於西方人有很深的影響。在這些年來,我對於他這句話做過很深的反省,儒家的專家學者很多,你要向他們請教,他一定會給你講四書、五經、十三經;大乘佛法,這些高僧大德們,他一定跟你講大經大論,能不能解決?我們肯定的說不能。為什麼不能?我們學佛、學儒學了半個世紀,效果如何?只可以說很少數(佛法講善根深厚的人)得利益,大多數人不能得利益,所以對於這個社會的安定和平真的是無濟於事。

  湯恩比博士這個話有沒有說錯?我們想他沒有說錯,但是我們要細心去研究儒跟佛。講到四書、五經、十三經,我常講這是儒家的枝葉花果;大乘佛法,你講到大經大論,那也是大乘法裡面的枝葉花果,很美、很好看,像我們今天這個花插在花瓶裡面,沒有根,很漂亮,但是幾天就枯死了。所以我們要深一層的去觀察儒家的根在哪裡?大乘的根在哪裡?如果從根本上來下手,這個社會有救,衝突能化解。這麼一反省使我們就想到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教學,這都是從這裡反思所體悟到的。

  最近,前幾個月德國前總理施密特先生有一篇談話,我在新加坡聯合早報上看到的,這個談話很了不起,歐洲人確實對中國東西有相當深度的研究。他告訴大家,千萬不要忘了中國有五千年的傳統。這句話說得深,五千年的智慧,五千年的經驗,五千年的方法,五千年的內涵,五千年的效果,這太可貴!他說到,湯恩比也講到。在這個地球上,大一統的國家能夠綿延到今天,全球只有中國一個;歐洲羅馬帝國亡國之後再就不能統一了,中國雖然改朝換代,一直到今天還是大一統,這是什麼原因?文化、教育。

  所以講到教育,中國第一。中國五千年前的老祖宗教導他的後裔教什麼?倫理道德,簡單的講就是道德。什麼叫道?大自然的法則,大自然的原理,那就是道。春生夏長、秋收冬藏,這是道。在人倫方面,夫婦、父子、兄弟、君臣、朋友,這是道。這是自然形成的,不是哪個人發明的,不是哪個人創造的,不是,自自然然的,順乎大自然,這個規律就是德。所以父子有親,那個「親」是德,親是親愛;夫婦有別,「別」是什麼?有不同的任務。夫婦結成一個家庭,家庭裡面兩樁大事情,一個是家庭經濟,你要能夠生活下去,第二個是家庭教育,兩樁大事。所以夫婦有別,在古時候男子謀生負責家庭經濟,女子負責家庭教育,你家裡頭有沒有後代要靠教育。

  中國人常講「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不是說你多生孩子就有後,不是這個意思,你家裡頭有沒有繼承人傳你的道、傳你的業。你的事業,你的道,要有人能傳下去。像開個老店,代代都有傳人,幾百年的老鋪子,這他有傳人,這個重要。在從前帝王時代,你看帝王一就任,叫登基,第一樁大事情立太子,傳人,你沒有後,你這個國就亡國。所以代代相傳,你家裡真的有傳人,這就是有後;你要是沒有傳人,那就絕後了。儒釋道這三家,這是道統、學術代代要有傳人,學生很多那是另外一樁事情,學生裡頭有沒有真正傳這個道的。孔子的道孟子繼承,你得代代有人才行,沒有人這個道統就斷絕了。這叫夫婦有別,這很重要。現在疏忽了,現在夫妻兩個都要工作,小孩?小孩不管,沒有人教了。換句話說,你雖然有小孩,你小孩不能傳你的家業,也不能傳你事業,這個問題嚴重!兩個人去做一個人的工作,另外一份重要的工作就沒有注意到,所以現在家庭出問題,小孩出問題。

  長幼有序。老大、老二、老三,這天然的,這不是人為的,不是哪個創造出來的。君臣有義,道義,君仁臣忠。這個君臣就是我們今天講的領導與被領導,領導的人仁慈對待下屬,下屬對於領導人盡忠。朋友有信,我們一般人講「親信」,親信兩個字,從父子有親到朋友有信,這裡面包括的「親」,君臣的「義」,夫婦的「別」,兄弟的「序」,它是包括這五個,這是德,這是道德。所以中國幾千年來就講道德,教育就教這個東西,不是教別的,就教這個。這用現在的話來說,人與人的關係,人與大自然的關係,你能夠認識清楚,能夠隨順,處理得很好,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哪裡還會有對立?哪裡還會有衝突?衝突、對立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現過的,為什麼?從小教育就把它解決,所以教育重要。

  講到教育,這是外國人真的沒有法子跟中國相比的,中國教育的根本是肯定「人性本善」,你看《三字經》裡頭一句「人之初,性本善」,肯定人性本善;大乘教裡面,肯定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一切眾生皆是未來佛,這是教育基本的概念。那人為什麼變成不善?本性本善,為什麼變成不善?《三字經》上接著說「苟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統統都講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小朋友五、六歲上學就把這個綱領記住,就記在心裡。一切的學術都是完成這個目標而已。

  所以中國的教育從什麼時候開始?中國教育的特色,這真正能解決、化解衝突,促進安定和平的方法,中國教育的特色是在家庭不是在學校。中國過去是大家庭制度,幾代同堂,所以少總有幾十人(這一家有幾十人),大的幾百人,你們看看《紅樓夢》,那大家庭,上上下下差不多將近三百人,那是中國典型的一個家庭。所以你能夠治家就能治國,那麼多人你怎麼樣叫大家都服服貼貼的,個個都守規矩?這就靠教育,所以這教育多麼重要。中國教育講求的胎教,母親懷孕就開始教。在中國史書裡面記載的文王,周文王的母親懷他的時候,我們在經書上讀到的,他的母親「眼不視惡色」,就是不善的不看,「耳不聞惡聲,口不出惡言」,務必自己做到身心純正,接觸都是善良的,這影響胎兒。你看看這種教育在全世界找不到了。

  這不得已而求其次的,那是你家庭沒有這種福報,這要有福報,你家裡要有人侍候做事情。如果你這個家庭你自己工作很多,你還做不到,那應該從什麼時候教?小孩出生。小孩出生下來,他眼睛睜開他會看,耳朵他會聽,雖然他還不會說話、不會走路,這個時候已經在看這些大人,大人一舉一動,一言一笑,他都在模仿。所以這個教學就是上行下效,看大人怎麼做他就在學。所以古時候家庭重視這個,在小孩的面前,特別是嬰兒,所表現出來都正面的,為什麼?他在學,這就所謂是「少成若天性,習慣成自然」。少成跟習慣是從襁褓裡頭開始。

  中國從前的兒童四、五歲的時候很懂事,孔融四歲讓梨,他就學會讓,禮讓,他怎麼會爭?今天西方人的教育糟糕,從幼稚園開始競爭,競爭再要上升就鬥爭,鬥爭再要提升就是戰爭。現在戰爭是核武、生化,就是人類的毀滅,死路一條。這教育裡面,中國教育是禮讓、謙讓、忍讓。讓就不爭,彼此互相包容,互相尊重,互相敬愛,互相關懷,互助合作,這個社會多美好!這才能真正化解問題。

  所以湯恩比說的話正確,要從根上,中國孔孟的根在此地。孔夫子一生他自己說得很好,「述而不作」,他沒有創作,他沒有發明,他所學的、所講的、所教的都是古聖先賢的,不是自己的,都是承傳的。釋迦牟尼佛也是如此,釋迦牟尼佛沒有發明,沒有創造,他在經上所講的,古佛所說的,自己一生一句話也沒說過,誰要說他說法,他說人家謗佛。現在人動不動就是我要創造,我要有發明,這跟他們修學、教學的態度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沒有想到,像湯恩比、像施密特他們這些人居然能夠看到這一層,這了不起。我們中國有很多學者都還沒有看到這麼深,他能看到。這個東西要對今天化解衝突,促進和平,講和諧社會的根,那就在此地,你能把這個教育搬出來,問題就解決了。

  所以今天問題是多、是嚴重,外國人很怕中國人強盛起來,但是二十一世紀看樣子中國是會起來。所以我們在這個世界上許許多多地方跟大家解釋「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這不是中國人說的,是外國人說的。我們聽了之後,我們點頭,我們肯定,為什麼?整個社會的動亂,要把這個動亂恢復到正常,要用中國這些辦法,這就叫中國人的世紀。

  中國人的世紀不是中國的政治,不是中國的武力,也不是中國的經濟,不是中國的科技,是中國傳統教育。誰要是把中國傳統教育在他這個國家裡頭大力推行,他就是世界領導人。所以中國傳統教學,如果中國人推動,中國人是世界領導人;日本人如果他要做,他就是世界領導人。但是我現在看看全世界,韓國人很認真在做,他要真正做出來了,如果是三年當中真做出來了,他就是世界領導人,就是和諧社會的領導人。世界和諧社會到哪裡去找?到韓國。我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是這個意思,不要把意思搞錯,不要對中國產生了誤會,認為中國將來會報復,沒有這個道理。

  中國從自古以來的教育都是禮讓,這是外國人講的。在中國歷史上,漢人執政幾千年來,從來沒有對外發動過戰爭,沒有對外侵佔人家一寸一尺土地,沒有。今年是鄭和下西洋六百年,那個時候中國武力很強大,鄭和七次下西洋沒有搞殖民地,都是到處去交朋友送禮,所以外國人對鄭和都是很崇敬的,一直都是在紀念他。你就看到中國的文化了。中國文化的根是教育,這一定要曉得。

  所以從小孩出生到四、五歲,這是中國人常講三歲看八十,七歲看終生。七歲是上學的時候,在從前上學是私塾,私塾就是小學。所以學那就是學校教育,學校教育是家庭教育的延續,家庭教育是根,你要沒有這個根,學校就沒有法子教。所以從來沒有聽說過教學裡頭出現過學生難教,學生不聽話,沒有過,從來歷史上沒有這個記載,為什麼?老師跟家長配合得很好。

  我這個年齡,我七十九歲了,我記得我大概是在六歲的時候,那是六、七歲的時候進學堂,就是進私塾。我父親帶著禮物,送老師的,束脩是送老師的;學校是在祠堂裡面,是我們親戚的一個祠堂,距離我們家不遠,在祠堂。這個老師教大概有二十幾個學生,大大小小都不一樣,反正都是個別教學。進學堂先在禮堂,也有一個禮堂,禮堂裡面供著孔子的牌位「大成至聖先師孔子之神位」,我們沒有上學也就認字,所以認得那孔子的神位。我父親在前面,我在後面,對孔子牌位行三跪九叩首的最敬禮,那是從前對皇帝的禮節,行最敬禮,這民國二十幾年的時候,大概二十一、二年。我是民國十六年出生的,七歲大概民國二十二年的樣子。

  拜完之後請老師上座,我父親在前面,我在後面,也對老師行三跪九叩首的禮,這個印象太深了,你說這對老師,我父親這麼樣拜他,老師講話我們還能不聽嗎?不敢不聽,父母對老師這麼尊重,乖乖聽話。所以這是什麼?這就是教小孩尊師重道;老師在平常教學的時候,教學生孝養父母,孝順父母,這是易子而教,互相教教這個。儒跟佛教學的手段就是這樣形成的,孝親尊師建立在這個基礎上,這個基礎要老師跟家長配合,他們兩個表演給學生看,教學生的。現在這個教育沒有了,那就出了問題;家教沒有了,所以學生難教。所以這很不容易,還很不容易。

  我常常想到這樁事情,我們現在傳統教育至少斷了七十年,七十年三代,所以現在人都不懂得,你這怎麼辦?我們到外面去講,講人家不懂,你在講神話!他沒有法子體會。現在唯一的辦法,就像演戲一樣,要做一個榜樣,要做出來。能夠有一個地區,有一個小的地區或者小的鄉鎮,這裡頭人統統都明白這個道理,我們來表演、來做到,把從前古老傳統教學從我們這落實,百分之百的落實,然後讓大家來參觀;你看看,和諧社會到我這來看,這個地方人人講禮。要做到什麼?要做到真正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這個小地區,這個村莊,人人都是善人,人人都好人,人人都懂得尊敬別人,人人都知道禮讓別人,人人都能夠做到犧牲奉獻,捨己為人,那是中國傳統教育的效果。你做出來給人看,人家就相信了,怎麼講都講不清楚,所以必須要有個小地方。

  老子所說的「小國寡民」,那好教,人不多,你好教。你看中國歷史上湯王,湯王那個國七十里,方圓七十里;七十里是現在大概一個鄉鎮的樣子,恐怕一個鄉鎮都沒有那麼大。周文王他那個國家方圓是一百里,所以歷史上常常以他們兩個人做榜樣。湯七十里而王天下,周百里而王天下。古時候這個「王」應該念旺,就是現在很興旺。他是七十里,那個是一百里,他的政治辦得好,興旺,非常興旺,讓其他的國家來仿效。其他國家對你尊敬,向你學習,你的教化自自然然就普遍到天下去了,天下人都尊敬你。這是自然的,這不是用武力,不是用宣傳,肯定你,承認你,你是我們的領導人,我們都向你學習。

  所以解決今天這個問題,在中國這個社會現在也出現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如果不趕快解決不得了。我自己常常跟人說,我是八十歲的人,我在十歲的時候,我十歲離開家鄉,我就記得很清楚當時的狀況。二十歲的時候是中日戰爭,整個社會大亂;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這十年十年比較,真叫一年不如一年。這個一年就是我講的十年,一個十年不如一個十年,到現在這個社會不得了,你看看家庭問題,離婚率這麼高,這不得了。

  家庭在社會是基礎的組織,就像一個人身一樣,細胞,如果這個細胞統統壞了,要人命。現在許多人告訴我,整個世界的離婚率大概是三分之一,百分之三十,這還得了!這是造成社會動亂不安的根本因素。離婚如果他再有小孩,單親小孩更糟糕,將來都是社會問題的人物。單親,他沒有愛,他怨恨,從小就養成怨恨就很容易犯罪。現在我們在全世界所看到的,我最近從巴黎回來,我在巴黎聽到那邊同修告訴我,也就是在今年三、四個月之前,巴黎有個十二歲的小孩,他的哥哥十七歲,把他哥哥殺了,殺了而且他拿鋸子(電鋸)分屍。當然這個案子發生之後,審判時候問他,他不知道,你說這怎麼得了。

  兄弟相殺,夫妻相殺,父子相殺,現在每個星期,如果在全世界,至少可以聽到二、三次,這上行下效;那十年之後,那時候每天可以聽到一、二十次;二十年之後,每天可以聽到二、三百次,這世界還得了。人與人之間充滿了怨恨,充滿了不平,人人都是怨天尤人,這個問題嚴重,這個問題不得了,所以我就講這就叫做「世界末日」。

  所以世界末日不是戰爭,我覺得不是核武戰爭,也不是自然災害,而是這個問題。到時候,今天所謂「恐怖分子」,那個時候恐怖分子就是你周邊的人,說不定他早晨對你很好,晚上翻臉就把你宰掉了,你沒有法子提防,你說這個社會多可怕,那社會人不如畜生。你看猛獸,獅子、虎狼牠不到飢餓的時候,牠旁邊小動物牠理都不理,牠不殺牠;人不得了,人不吃你都要殺你。所以在今天要救還行,再過十年沒有法子救了,來不及了,你的時機已經過了。現在拯救世界末日,化解衝突,時間到了最後的底限,我們要沒有這個認知,不向這上去努力,無法可想,想不出第二個辦法。

  所以我說,這是我在講經多年之前我就說到,人在社會上自己有本行的工作,每個人把自己本分工作做好了,跟大家能夠配合,這個社會就和諧,這社會就美好。我們這個行業就是講經、教學,其他的都不是我的本業,我在全世界走,這不是本業,為什麼要搞?就看這危機太嚴重。我們能看到這一層,也知道確實中國大乘教裡頭,我講的《十善業道經》,孔孟的根是《弟子規》。如果用這兩種東西普遍教化一切眾生,教化各個階層,男女老少各行各業一起來學,這社會有救。

  在這兩年我們也做了實驗,就是辦班,辦小班,從十幾個人,有的時候要到二、三百人,我們講《弟子規》。密集來授課,一天五個小時、六個小時,短的是三天,長的是十天。十天講得比較詳細一點,《弟子規》可以能講到四十個小時,講到五十個小時。《弟子規》不長,總共只有一千零八十個字,三百六十句,每一句三個字。講下來之後,到第三天、第四天,聽的人都痛哭流涕。從這個地方我們就體會到人性本善,你就看出來了,良心發現了,自己知道錯了。知道自己老祖宗有這麼好的教誨,為什麼早沒有聽到,早沒有受這個教育?這能解決問題。所以像這樣的班不斷的辦,不斷的去培養人才,培養教師。可是教師首要的條件是自己要做到,自己做不到你要教別人,人家不相信。自己真正做到,那你字字句句是從自性裡頭流露出來的,自然能夠感動人。如果自己沒有做到,那個效果就很差,你就很難感動別人。所以這個可以介紹給聯合國,我希望聯合國以後少開會,多辦教學。

  西方現在,像美國也有一個小學教師,叫隆.克拉克。他是他祖母教他的,就是教他怎麼樣處事待人接物。他把這一套拿到學校教學生很有效果,學生都很有規矩,都很有禮貌,所以我聽說美國總統曾經召見他三次。他這些東西,現在我們中國也把它翻譯出來,我看了這個譯本,好,很簡單,現在的學生可以能接受。《弟子規》比它那個廣泛,比它那個精深,那《十善業道經》更不必說了。所以用它做最初的基礎來誘導,好,接著可以教《弟子規》,落實《弟子規》,再落實《十善業道》,這人才叫好人,才叫善人。佛經一展開「善男子、善女人」,那你就有分了。這個善男子、善女人不是隨便稱的,它有標準的。所以這個問題展開之後,許許多多疑難雜症自然就化解了。

  一切要靠教育,除了教育之外沒有別的辦法。儒家《禮記》裡面所說的「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四書裡頭《大學》頭一章就是「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就是一切都是以修身為本。我就隨著這句話來說,我說今天我們從世界到家庭,從世界、國家、社會、團體一直到家庭,壹是以教學為本,離開教學沒有第二個方法能挽救我們眼前這些災難、這些困難。

  記者:所以說教育是建立和諧社會的一個根本。

  淨空法師:對,根本。

  記者:您剛才跟我們描繪了和諧社會一個非常完整的圖景,甚至可以說是一個理想的、局部的大同世界的圖景,可以說都已經表現出來。其實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就有很多的人認為中國的傳統文化,特別儒家倫理能夠成為世界的一個救贖,您也是持這種看法。事實上在之前我們講湯恩比,還有您的老師方東美應該都有這種觀念。但是有個非常現實問題,就是這種看法在它的一個文化母體(就是在中國),在這樣的本土都具有很大的爭議,那麼如何去說服外面的人?就是他們認為在全球範圍內,這樣的一個文化能夠推動不同文化體制間的和諧,消除他們的衝突和誤解,連自己在本國都已經存在著很多很多問題,如何去說服外面的人?

  淨空法師:對,你這個問得非常好,還是經典上這句話,「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我們自己先做,做到了之後,你來看,這就是模樣。我這個樣子就是中國傳統文化教出來的,我這一生過得這麼幸福,過得這麼快樂,我跟你站旁邊略一比較就曉得了,你相不相信?在佛家講三轉法輪,這叫作證轉。我依照這個方法來修學,我學了五十四年,身心健康。這個社會是大染缸,我沒有被染污;這個社會裡面有種種這些苦難,我都沒有遭受到,什麼原因?心地清淨。

  我也懂得今天染污最嚴重的,這是方東美先生講的,頭一個是電視,報紙雜誌,這些廣播、歌舞、娛樂,我們知道這都是社會嚴重的染污。不像中國從前古時候的藝術,古時候藝術都遵守孔子一個標準「思無邪」。你看中國從前傳統的東西,無論是戲劇也好,音樂也好,歌舞也好,裡面所傳播的都是倫理道德,忠孝節義,因果報應;戲劇裡頭所表演的,善一定有善報,惡一定有惡報。所以是寓教於樂,它的藝術都是有教育的意義在裡頭,不像現在。現在這些東西完全誘導你貪瞋痴慢,誘導你墮落在五欲六塵、財色名食睡,這個社會焉能不亂!我至少是有四十年以上沒有看過電視了,電視、報紙、雜誌統統都沒有看了,我每天讀的古書,跟古人做朋友,從古人那裡學,從今人這邊教,很快樂!

  講到現實,這不分國家,不分族群,不分宗教,我常講,一個財富,拼命追求財富,聰明智慧、健康長壽。這三個是不分國籍、不分族群、不分宗教的,你能夠求得到嗎?求不到,這個東西是命。你命裡頭沒有,用什麼方法你都求不到,命裡有的不要求它就來了。這個道理現在沒有人懂,所以命裡沒有的拼命追求,求不到怨天尤人,想盡方法去害別人,結果把自己那一點福報都折掉了。在佛家講「佛氏門中,有求必應」,儒家也講這個道理,求有求的道理,有求的方法。你懂得道理,懂得方法,如理如法,命裡沒有都可以求到;那你要是不懂這個道理,不懂方法,你拼命想自己動腦筋怎麼樣去騙別人的,奪取別人的。那這是你騙來的,搶來的,偷來的,還是你命裡所有的,你說你冤不冤枉,所以古人常講「君子樂得做君子,小人冤枉做小人」。

  明白這個道理,佛給我們說得好,財從哪裡來的?財布施,愈捨愈多,愈施愈多。捨得,捨是因,得是果,法也是如此,聰明智慧在哪?你懂得的肯教人,一絲毫都不留,我知道多少我就教你多少,那你就愈來愈有智慧。健康長壽講無畏布施,愛惜生命,不忍心殺害,你健康長壽。我們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接受老師的教誨,我素食五十四年,身體健康,一生沒有毛病。這都是聖人講的話,我們兌現了,我們做到了,我們做的效果也出來了,一切都不缺乏,真的是心想事成,你能不信嗎?

  記者:師父,是不是也可以這樣理解中國傳統文化對於世界和平它的利益,就是很多人認為真正能夠超越民族、地域、文化的,能夠永恆的這樣價值,是一個普世倫理。這種普世倫理應該是在每種文化體裡面都存在的,像您所說的,在不同的宗教裡面它都是以善念為它根本的基本理念,這是共通的。就是因為這種普世倫理非常嚴重的被忽視、忽略,所以世界上才紛爭不斷,衝突不絕。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裡面恰好有很多像「以和為貴」這樣的文化,很多的文化精髓,它對於強化這種普世倫理,凝聚世界的人心,是起了非常積極的作用,所以它在世界和平上是會發揮更大的價值,是不是可以這樣來理解中國傳統文化?

  淨空法師:對,全世界儘管族群不相同,文化不相同,信仰、宗教不相同,但是你要是細心去觀察,它不同裡面有同的,有共同點,這個共同點就是「愛」。你看看佛法講「慈悲」,慈悲就是愛。為什麼它不用愛用慈悲?因為我們一般人感官裡頭,愛裡頭有情,佛要避免這一點,就是說理性的愛,這個愛是建立在智慧、理性的基礎上,不是感情的基礎上,就叫慈悲,是這麼個意思。但是宗教裡面所講的愛,最高層也是佛講慈悲的意思。譬如講「神愛世人」,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一家人,他們這三個宗教所依據的經典就是《新舊約》,猶太教是依《舊約》,基督教是依《新約》,天主教是《新舊約》都有,所以我說他們是一家人,但是他們也有爭執。

  有人曾經問我,這是西方人問我這三個教是什麼關係?我舉了個比喻給他說,我說這三個教,猶太教是皇上那一派的,天主教是皇后那一派的,基督教是太子那一派的。他們聽了,有道理,有道理,你這個比喻很恰當。我說它們都是一家人,其他宗教,像伊斯蘭教是他們的表兄弟,他們的堂兄弟。所有宗教都是一家人,所以總是那個中心的理念,四個字「仁慈博愛」。你看《古蘭經》裡面所講的「真主安拉是仁慈的」,所以說確確實實,愛是我們佛法裡面講法性,真性,真如本性,那就是愛。決定沒有自私,決定沒有等差,平等的愛,清淨的愛,真誠的愛,就叫慈悲,就是仁慈博愛,所有宗教它這個中心點在此地。所以我說宗教可以團結,宗教可以變成一家人,我們以這個理念,再加上儒家所說的「人性本善」,我們在新加坡(我在新加坡住了將近三年半)把新加坡九個宗教團結起來,我就是講這個。

  這一樁事情現在日本江本博士,他叫江本勝,他做水的實驗,水是礦物,今年十年了,我是兩年前跟他認識的。他發現水它會看,它會聽,它懂得人的意思。它會看,你寫出文字給它,不管寫哪一國的文字,你寫個「愛」字貼在水瓶上,貼上一個小時,然後這個水先把它變成結晶,放在顯微鏡裡面觀察,結晶非常之美;如果你要是換個字眼,寫個「惡」,寫個「討厭」,寫個「戰爭」,寫這樣的字樣,那個結晶非常醜陋。所以這發現它懂得人的意思,會看、會聽,會聽音樂。東西方非常優美的宗教音樂,神聖的,那個圖案很美;現在西方熱門音樂就好難看,那個噪音就很難看、很難看,你有沒有看出來?所以證明礦物是活的,我們今天講有機體,就是有生命的。

  他這種實驗報告是我們有些同學在網路上看到的,看到之後就把它下載,一共四頁,拿來給我看。我一看非常歡喜,我說佛在經上講的,整個宇宙是活的,整個宇宙都是有生命的,我說他實驗出來了。礦物有見聞覺知,不但有見聞覺知,它還有色聲香味。非常可惜,他只能夠看到了色,色相看到了,音聲沒聽到,香沒有出來,味沒有出來。這佛經上講的,不但是水,所有一切物質,泥沙、石塊,統統都有見聞覺知,統統都有色聲香味,而且這裡面最美的結晶就是愛。所以人可不能發脾氣,發脾氣那個結晶非常非常難看,難看傷身體。如果我們這個身體每個細胞、每個器官都能保持著最美、最純潔,人就是健康的,你怎麼會生病。

  佛家講病從哪裡來的?你裡頭有三毒,這三毒是貪瞋痴,貪瞋痴叫三毒,外面有感應,你在外面有外感;內有毒,外有像傳染病一樣,你才會得病。如果你裡面沒有三毒,外面什麼樣的病菌你不會感染,而且慈悲是化解毒的,什麼樣的毒遇到慈悲都能化解,這養生之道。所以人每天常生歡喜心就不容易衰老,你每天愁眉苦臉,我們中國人常講「憂能使人老」,你憂愁那你老化就很快;你無憂無慮,快快樂樂,佛家講「法喜充滿」,儒家講「不亦說乎」,諺語常講「人逢喜事精神爽」,你怎麼會衰老?老化就慢了。

  我在國際上走了很多地方,我這個形象度了很多人。接觸的人年歲都比我小,站在我旁邊比我老,他自然就向我請教:你是怎麼保養?我告訴他,我保養用清淨心、慈悲心、愛心。江本勝博士就說得很玄,江本勝博士這個實驗有科學證明,這才能達到真正的效果。所以宇宙的,現在科學家常講原點,我講宇宙當中有個原點,這個原點就是「愛」。中國老祖宗很了不起,五千年前教學就把這個原點他就發現了,你看「父子有親」,那個親愛天然的,不是學的,特別在什麼時候看到?嬰兒,三、四個月。三、四個月你看他有表情,他對父母的愛,父母對他的愛,沒有條件的。

  所以古聖先賢的教學,就是說教育功能是什麼?希望把這個愛永恆保持,一生都不要改變,這叫自愛,這就是教育目的。其次要把這個愛擴大,愛你的父母,愛你的兄弟,愛你的家族,愛你的鄰里鄉黨,到最後是愛社會、愛國家、愛世界、愛人類、愛一切眾生,擴大了。佛法就是把這個愛心大慈大悲擴展到整個宇宙,愛一切眾生你怎麼會害人?不可能了,這就是個原點,這就能解決問題。所以解決問題的核心,就是把這個愛,我講「自愛」,現在人不知道自愛;自愛是我這個愛心我要保持,我不能讓它失掉,這就是大道,這就是真理。道不可須臾離,一分一秒都不能離開,我要愛我自性裡面這個愛心,這個愛心就是本善,這是人性本善,這個愛心就是人性,在佛法講就是法性。

  宇宙之間只有一個愛,這是江本勝博士實驗出來,他肯定。他說只有愛和感恩這兩句話在實驗裡實驗幾萬次,最美的,沒有比這個更美的,所以他說這是宇宙的核心。我告訴他,沒錯,你只要掌握住這個核心。他比我小,他今年六十多歲,但是他身體不如我,所以他對我很羨慕,他說:法師,你是怎麼保養的?我說很簡單,就是你所實驗的,你不是實驗愛心嗎?我的愛心發出來了,你雖然實驗出來了,你還沒做到,所以你身體不如我。你要懂得這個道理,你把那個愛心充分的把它發揮出來,你去愛社會,你去愛世人,你去愛一切眾生,我說那你身體就跟我差不多了。

  所以學一定要落實在生活上,落實什麼?落實就是把我們的思想、見解、行為都要跟所學的相應。如果你所學非所用,你叫白學,學有什麼用?你這樣才能夠化解。所以還是古人這句話,壹是皆以修身為本。「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大道理。我身修了,我這一家的好榜樣,家人個個都跟我學;我這一家好的時候,我的鄰居,鄰里鄉黨、親戚朋友都跟我學了,這樣慢慢慢慢、自自然然它就拓開了。所以統統要從自己本身做起,你不從本身做起,你就落空了,那是假的不是真的。所以解決問題,你把問題的根找到,從根本上,千頭萬緒那個東西就統統都解決了。

  要把愛心發揚到淋漓盡致。你有愛他的心,你自自然然就關懷他,你自自然然就會照顧他,你自自然然就會幫助他,可以捨己為人,孟子所謂的「捨身取義」,就是這個道理。我能夠捨己為人,捨自己身命在所不惜,都歡歡喜喜,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你是需要的,是好事,是應當的,那麼我們盡心盡力會幫助你;如果對你自己是有害的,你是在造罪業的,你對社會有危害,對眾生有危害,這個事情我們不會幫助你。這裡頭有一個道理存在當中,中國人所講的「道義」,符合道義的,我們全心全力去做,與道義相違背的,決定不能做。中國人特別重視影響,當時對社會的影響,將來對歷史、對後代的影響,這佛講得很清楚,對於眼前有利益,對於將來的人沒有利益,不可以做;對現在沒有太大的利益,但是對於後代有大利益,應該要做;如果對於當前、對於後世都有利益,那就是義不容辭,沒有話說,應該全心全力去做,這就對了。

  記者:您剛剛講到各宗教都有一個愛心的原點,也就是仁慈博愛,就是各大正統的宗教都是相同的中心點嗎?

  淨空法師:對,不錯。

  記者:那麼它有境界的高低之分嗎?不同的宗教是不是有境界的高低之分?

  淨空法師:有。實際上,這個有還是個人修養的問題。好像是去年年初,我在印尼回教大學講演,講完之後有個同學起來發問,他是伊斯蘭教的,就問我,他說:法師,我們信仰的宗教都不一樣,我們的經典都不相同,怎麼能合作?我就告訴他,因為印尼國家承認的是五個宗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印度教,他們國家承認這五個宗教。我就舉出這五個指頭,我說你看,這是五個不同的宗教,那當然你合不起來,這個大指不是中指,中指不是小指。可是你只要從你自己本身宗教一門深入,你要入得深,淺了不行,入到這個地方還是不行,還是五個,如果你深入到這個地方那不就通了嗎?這個他能夠體會。所以你還不能跟別人合作,你的深度不夠,你到這個地方就通了,五教是一家。不但是理通了,事也通了,自自然然能夠合作。

  所以我跟這些宗教領導人、傳教師常談,在日本我也說,我說其實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大家都講宇宙之間只有一個真神。他們都點頭,真神是誰?都是我們的教主,我們的教主是真神,唯一的真神。佛法裡頭沒有講真神,佛法裡講法性,就是真心,佛法講宇宙之間一切法「唯心所現,唯識所變」,所以它講心,它講識。識是心理作用,所以有體有用,體是心,唯心所現,唯識所變。他們講上帝、講神,實在講,就是佛家講的法性,我說確實是一個。我說你們相不相信那個唯一的真神他有無量的智慧?這相信,這經上都說了;他有無量的神通?相信;他千變萬化?相信。那不就得了,在佛教他就變成釋迦牟尼,在基督教就變成耶穌,在伊斯蘭教就變成穆罕默德,其實一個真神。他說這個有道理。所以我們從此以後不要再毀謗了,毀謗什麼?毀謗自己的真神。

  這個事情在佛門裡頭講得很透徹,應以什麼身得度就現什麼身,所以真神有沒有身相?沒有,這他們都是承認,都承認他不是物質,他也不是精神,物質、精神都是從他現的,這講得有道理。他在什麼場合他現什麼身,他在什麼場合他講什麼道理。那些道理你表面上看好像不一樣,你細細去深入,它是一樣的。就是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生活狀況之下,他有不同的講法,歸根結柢,總不出一個真正的愛心,決定沒有傷害人的念頭,沒有傷害人的教誨。所以我跟宗教處得都很好,一直到現在這幾年來,在全世界各地方講,跟宗教接觸,還沒有反對的,還都能同意我這個說法。

  在日本有一個老和尚,中村康隆,他今年一百歲,他告訴我:全世界宗教創始人統統都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觀世音菩薩三十二應,應以什麼身得度,就現什麼樣的身相。他的那些徒弟(現在都是寺廟裡面的住持、當家,都很有身分的)告訴我,他說我們老師父一生從來沒講過這個話。因為接見我的時候他們都在座,他們聽了都很都驚訝,他說老和尚跟你講的完全一樣。確實如此,所以佛家的大慈悲,宗教裡面的神愛世人,他懂得,整個宇宙是一個生命共同體。所以那個愛是真誠、清淨、平等的,示現在各個不同的族群、不同文化教化眾生,正是《三字經》上所講的,大家都是「性相近,習相遠」,習是習慣。既然你懂得性都是一樣,那個習性就不一樣,會隨著習慣、隨著環境會改變,那教育就比什麼都重要,所以才提出教學為先。

  教學的目的是什麼?使你的本性不要改變,不要被外面環境誘導,不要受它們的影響,然後第二層再把你的本性發揚光大,你才能夠服務眾生,為一切眾生造福,那就是我們世間人所講的聖人。聖這個意思就是明瞭的意思,所以聖人是明白人,反過來凡夫是糊塗人。他對於宇宙的真理,宇宙的真相,完全通達明瞭,這稱為聖人。那我們對這個事實真相不了解,所以凡夫在迷,他們覺悟。覺者稱聖,迷惑的人稱凡,凡聖是一不是二,就是覺跟迷不同,凡夫覺悟了就是聖人。

  記者:從迷惑走向到覺悟,還是落實到教育上面嗎?

  淨空法師:對,不錯,教育。

  記者:一個好的跡象,看到最近中國在一定程度上興起了經典教育的熱潮。

  淨空法師:對,這是一個很可喜的現象。

  記者:對,你講到了它的一個社會的意義,剛剛講到很多。那麼我們也看到其實它在內地也有一定的爭議,認為經典教育會滋生教育的腐敗,因為教育腐敗是有比較嚴重的社會現象;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是它背後可能因為經濟利益的驅動,有的認為中國社會當今最嚴重的問題,可能是清明政治、健全法治更為重要,比經典教育的落實可能更加重要,就是這些爭議是不能存在的?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淨空法師:對,沒錯,如果清廉的政治沒有倫理道德,那是一個空洞的口號,做不到的。為什麼?人自私自利這個念頭沒有丟掉,起心動念還是為自己的利益,他決定傷害別人的利益。所以倫理道德的教育就是教你做一個明白人,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什麼叫真正好人?能夠犧牲自己為別人。所以說聖人的教育,所有宗教可以說都是以這個為現實目標。你看看耶穌、穆罕默德、釋迦牟尼都是做出榜樣,犧牲自己幸福的生活,過最清苦的,全心全力幫助別人。人人能做到這個,這世界就美好,真的是天堂。你如果捨棄倫理道德,換句話說,倫理道德的頭一個是講「孝」,孝是什麼?怎麼跟父母、長輩處好,關係處好;「悌」是兄弟、朋友平輩處好。這兩個字不講了,你有什麼方法能把政治搞好?人不孝的時候,兒子可以殺父母,兄弟可以互相殘殺,兄弟、父母互相殘殺,長官、部屬就可以互相殘殺,到那時候你怎麼辦?現在這個事情已經發生了。

  經典教育沒有別的,經典教育就是一個真正明瞭宇宙人生真相的教育,所以這裡面談到因果。我是在上個星期,我在北京看到天主教的領導人傅鐵山,他現在有一點病在醫院,我到醫院去看他。我送他一張「地獄變相圖」,就是十殿閻王,地獄變相圖,是小型,不大,送給他瞻看。他看了很歡喜,他說這是很了不起。我就告訴他,從前每個縣城都有城隍廟,城隍廟裡面都有十殿閻王殿,那是什麼?講因果的,你造什麼罪、造什麼過失,你將來受什麼果報。我說城隍廟它的功能至少抵得過一萬名警察,他一笑:有道理,有道理。確實,這一座城隍廟多少人到那裡去燒香、拜拜,看到這個,起心動念不敢起壞心,起壞心將來有果報,他會收斂;你一萬個警察,今天造作惡業的人這麼多,你抓不勝抓,一萬個警察比不上一個城隍廟。

  我說你就是說它是迷信,迷信的社會好,還是不迷信的社會好?都是很現實的擺在面前。香港李嘉誠的一個顧問,陳朗老先生,跟我也是老朋友(去年過世的,他八十多歲,他大我幾歲,大不了好多),他就跟我說過,他是四川人。他說自從這些神廟都破壞之後,不相信了,犯罪率提高了很多。他說從前有這些的時候犯罪的人少,現在犯罪人多,為什麼?大家都宣傳這是迷信,沒有神明,沒有來世;換句話說,可以為所欲為,這是很現實的例子擺在此地。

  我們從小受過這個教育,那時候我們家鄉有城隍廟,小孩的時候(都是五、六歲的時候),父母到城隍廟燒香都會帶我們去看,去跟著一道,母親就講不能造這個罪,不能造那個,你看這是受果報,印象很深!一生當中,起心動念,就會有城隍廟的影子在。你說這是迷信,迷信有好處,不壞,它對於整個社會的安定,整個社會的和諧、和睦是大有幫助。你把這東西去掉之後,那你怎麼樣教人民?就難了。所以,古代那些帝王我總感覺得比現代人聰明多了,他們搞一個城隍廟就省了一萬個警察,是不是?搞一個神廟至少要省幾千個警察,你就想想它很有道理。

  所以我常常講教育,在中國教育是有四種教育。四種教育,家庭教育是根,這是根本,學校教育是家庭教育的延續,社會教育是家庭教育的擴張,宗教教育是家庭教育的圓滿。里仁、明理、懂事,你相信因果,因果是真的不是假的,你惡事做多了,晚上睡覺做惡夢,你絕對身心不安,提心吊膽,那就是果報。你人不做壞事,身心安寧。所以中國人常講「為人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身心安,那就是果報,善因馬上就見到善果。如果你再細心去觀察,今天這個社會上,凡是作奸犯科,你看果報都不好,他被法律上判刑,這你都看得到的。

  我從前常常講這些演藝人員,也有些同學去念這個課程的,聽了我說法之後來跟我講,還要不要念?我說最好改行。為什麼?電影、戲劇在從前是社會教育,現在還是,你教的是什麼?如果你教的是色情、暴力、殺盜淫妄,你要背因果責任。所以你再仔細看看有名的明星幾乎好死的很少,都是橫死、自殺,這都是果報!只要你細心觀察,你看清楚、看明白了,你就不能不相信,這些東西都擺在我們眼前,我對於這個深信不疑。

  我說我這一生,方東美老師把佛法介紹給我,因為我以前也以為它是迷信,根本不接觸。他告訴我「佛經是世界上最高的哲學」,因為他教我的時候,把佛經當作一個單元佛經哲學,又說「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這一生感謝他,因為我這一生真的過的是最高的享受。人家說最高享受是什麼?我說不是有錢,不是有名聞利養,我這一生當中,對人、對事、對物沒有起一個惡念,一生沒有惡行,沒有惡言,心安理得。無論在什麼環境,善緣、逆緣我都很自在,我都很歡喜、很高興,這就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是利益社會、都是利益眾生的,這多快樂。這是老師教我的,老師指出我人生的一條道路,我這個行業是章嘉大師替我選擇的。

  記者:那也就是說社會上對於經典教育落實有很多爭議,事實上是停留在(比方我們提到的)細枝末節。

  淨空法師:不是,他是對於經典教育不了解。我說過了,這是應該的,為什麼?已經脫了三代了,他們對這好處不知道,如果好處知道了,他自己受用到了他才曉得。我是對於經典教育真的是沾到最後的那個邊緣,因為我那個時候以後,我弟弟小我六歲,他就沒有接受這個教育,他在戰亂當中;中日戰爭,把整個社會打亂了,所以他一點印象都沒有。我這個教育,說實在話,八歲以前。八歲以前就是說五歲到八歲這時候受的。真的中國人講的話,這是我體驗最深的,「少成若天性,習慣成自然」,什麼時候養成的?童年的時候。少年的時候不行了,來不及了,一定在童年,所以中國教育的根在家庭。

  我常常講,小孩眼睛睜開,耳朵會聽,眼睛會看,他就在接受教育,這個時候大人、父母,特別是父母,家裡所有的大人在他面前一舉一動都要正不能有邪,都要善不能有惡的。你不高興,不可以在他面前,到別的地方去;你要發脾氣,到別的地方去,不可以在他面前發脾氣。從前中國人懂這一套,現在沒有人懂得,困難在這個地方。這是要有耐心,要有認知,不能夠隨便跟著他們這些言論去動搖,那你就錯了,要真正有毅力、有決心。我們看得非常清楚、非常透徹,除這條路之外,別無生路,你說這問題多嚴重。

  所以我總想要搞個實驗點,能把這個做出來。我個人做到了,那你們感受不是很深,如果說是一個家庭,一個團體,一個社會做到了,你感觸就深了。現在在北京有一個「大方廣」公司,他們這個公司的老闆聽我講經十年了,他對這個有一點契入。開了公司之後,他就用《弟子規》規範他的員工,譬如他雇一個人,第一個月給你薪水,不要你做事,叫你學《弟子規》,你要學的認同,好,就繼續雇你,你不能認同你到別家去。

  記者:他把它當成他的企業文化了。

  淨空法師:對,不錯。這樣一來之後,他的員工不要管理,所以他的公司沒有什麼遲到早退的,沒有,從來不開會,每個人都在自己崗位上認真努力拼命去幹,就是一部《弟子規》。這是什麼?這一個公司在做,做得很多別人都羨慕,因為別的公司員工管不好,管理非常困難,他的不要管。如果說是有一個村,有一個鎮,有一個縣都做的時候,那就成功了,那就真做起來了,所以這是什麼?要教。你不把整個精力集中在一點,教一個小區,一個小地方,幾百人、幾千人大家都能夠落實,那效果就大!大方廣員工才幾十個人。

  記者:就是當有更多的人去示範的時候,它的影響就出來了。

  淨空法師:對,不錯,他就做成功了,你說這樣做老闆多舒服。

  記者:那法師有沒有深究過這樣的問題,就是到底是什麼東西阻礙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發揮它的一個世界性的影響力?

  淨空法師:這個因素很複雜,因素很多。但是這裡頭最重要的這個因是在十九世紀,清朝沒落,西方文化滲透在中國,讓中國人對自己傳統喪失信心,這是第一個因素。這一點中國就不如日本,日本也是跟我們幾乎同時接觸西方文化的,日本能夠把傳統保持,吸收西方的東西,所以它在東亞變成第一個強國。非常可惜的,就是中國的東西他沒有學得透徹,如果學透徹了,他就行王道不會行霸道了。

  我在三十年前第一次訪問日本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四十九歲,三十年前,那時首相是佐藤榮作剛剛過世,三木武夫接任。佐藤的兒子佐藤信二,我到日本訪問他接待我們。有些國會議員請客吃飯的時候我就跟他們說,我說你們日本人很傻,書沒有念通,我說中國的國民是全世界最好的國民,為什麼?他不作亂,什麼人去做皇帝,只要做得好都歡迎。我說蒙古人可以在中國做皇帝,滿清人可以在中國做皇帝,日本人為什麼不能做?那你要好好自己去反省。滿清入主中國的時候,愛中國人,尊重中國人,沒有把中國人當作二等公民,學中國的文化。你看滿清這幾個皇帝,國學的底子都非常深厚,用中國人,誠心誠意去做,合成一家,中國人擁護他。你們日本人到中國之後,把中國人不當人看待,姦淫虜殺,你把中國人惹火了,那麼多人來反抗你,你怎麼會不失敗?你肯定就敗了。我說這是什麼?你們對中國書沒念通,如果你要是用中國人這個道來治中國人,今天天皇是這個中國跟你就變成一個國家,這麼大的國家你做天皇。他們聽到我的話也點頭,也承認他們錯了。

  改教科書那就更沒有道理,那時候他們就想改寫歷史。我就跟他們講,我說你們改,當然現在你們有權你們可以改,可是二十年之後,三十年之後,你們日本底下這一代的人會罵你們,為什麼?你們欺騙了他們,你們在日本把歷史改了,全世界許多大學裡頭有二戰的那些資料,還有當年的報紙都存在,你的學生到外國留學一看到這個,罵死你們,你們自欺欺人。我說了他啞口無言。我說你欺騙外國人視聽無所謂,你欺騙你們自己的子孫。你們的子孫比你們聰明,他將來到外國發覺到的時候,他會來修正你們的錯誤觀念,他會來平反,他比你們高明。你現在如何把全世界這些資料統統毀滅?你做不到,這是個大笨蛋的事情,怎麼可以這樣做法!

  記者:所以說現在中日關係降到一個歷史的低點。

  淨空法師:有錯誤,大錯特錯。

  記者:一方是堅決不懺悔,一方是牢記歷史的苦難,使得雙方關係自然就陷入一個僵局,好像看不到化解。

  淨空法師:這無所謂,這個始終隨著時間會有所改變。因為日本現在很痛苦,說實在話,他不肯懺悔,不肯認錯,除了美國之外,他沒有第二個朋友,人家都恨他。雖然跟你做生意來圖一點方便,人家心理不服,心裡頭哪個人不恨日本人?所以這個他錯誤,比不上德國。你看德國認錯,德國懺悔,現在世界上歐盟對它還非常尊重,這很明顯的例子在此地。你在這個世界上交不到朋友。

  記者:法師,您認為在國際政治的生活中,如何化解國家與國家之間,或是地區與地區間這些衝突?

  淨空法師:還是要教學,還是要倫理道德的教學。因為倫理道德教學在我想會普遍,因為什麼?現在每個國家都有恐怖分子的壓力,這個怎麼能化解?你要不是用倫理道德你就化解不了;你要是用什麼力量來壓制、來報復,冤冤相報,沒完沒了,哪有那麼簡單?不可以用報復,決定是用道德才能化解;除道德之外,任何技巧、手段都不能化解,這個問題會一年比一年嚴重。尤其美國打伊拉克之後,這問題非常嚴重,你看現在美國,進入海關,他們現在是抽查,抽查是抽到的搜身,衣服都脫光了搜身,這實在講,簡直叫人家很難忍受。所以這樣一來,人家真的除非是有必要的事情,沒有必要的事情,都不願意到美國去了。給全國的人民,給全世界的人民,帶來了不方便,哪有從前那麼美好。二十年前我到美國,接送都到飛機門口,行李從來沒檢查過。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什麼原因要多想想,為什麼會造成這個樣子。如何能恢復到二十年前美國那樣的社會?真的不是一樁容易事情。

  所以現在除了倫理道德的教學之外,真的是想不出第二個方法。而倫理道德的教學真的在中國,歐洲這些學者講的話沒錯。那就是中國這一套東西你要真正了解它的價值、它的形成,家教,這全世界都疏忽的,家教。

  記者:在中國傳統文化的母體裡,我們應該更加強這樣一個教育,然後在全世界做一個更好的示範。

  淨空法師:對,一定要從本身,「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壹是以教學為本。

  記者:非常感謝淨空法師接受我們的採訪,非常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