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悟道法師晨間開示—多元學習傳統文化  悟道法師主講  (第九十七集)  2020/3/25  中華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32-007-0097

  諸位同修,大家上午好。阿彌陀佛!請放掌。我們昨天從花蓮回來,星期六、星期天在台東淨宗學會舉辦的例行性護國息災報恩祈福三時繫念法會剛圓滿。經過花蓮,也去拜會花蓮縣縣長,徐縣長。三月十二日,徐縣長夫妻也去台南拜見我們淨老和尚。前天晚上,她也特別招待我們用晚餐。昨天上午請我們到她的辦公室去坐。他們都曾經聽過我們老和尚講的經,也聽過蔡老師講的光碟,很早他們就接觸到。在民國八十四年,他們也曾經去過佛陀教育基金會,請我們淨老和尚講經的錄音帶。我昨天去,我是在台南就跟他們夫妻鄭重的推薦蔡老師講的《群書治要》,在馬來西亞漢學院二O一一年五月講的《群書治要三六O》,我特別推薦。當時我們老和尚送她一些法寶,我也送《群書治要》的書跟播經機。因為太多,他們坐高鐵不方便拿,所以就寄到學會,託林居士轉寄給她,但是一直到昨天還沒有來拿,所以我們華藏就直接寄到她縣政府辦公室去。我們贈送法寶,她也送我們華藏一大箱的黃薑,所以大家可以吃很長一段時間。縣長也很有親和力,還親自給我們上膠帶打包。她在花蓮,有史以來最高票,在國民黨中常委也是最高票,有她的道理。親自給我們打包送到車上,這個不容易。所以我們從一些點滴當中,可以看出一個人做事的風格,為什麼她能得民心,有她的道理。她也很親切招待,談得也很投機。我是也跟她講了很多,最重要他們還沒有收到,我就把我僧袋那一部《群書治要》,我在車上一路聽的,我那一部就先送給她了,我勸她要多聽。

  因為這些政治人物,我們淨老和尚也非常重視。實際上我們在佛經上講,你看在經典裡面,我們都可以看到,佛陀當年在世,都是把這個護法的工作交付給國王、大臣、大富長者,因為他們有政治資源,有權力,在社會上有地位、有影響力,所以他們來護持佛法,包括我們講的傳統文化,才能夠去推廣。靠我們民間,實在講是很有限的,我們影響力也不夠,社會大眾不太會去重視。因此佛就是把這個護法的重責大任,都是交付給國王、大臣、在家的這些大富長者,他們來護持,佛法才能去推廣,才能真正做到弘法利生。因此我們淨老和尚也是在國際上常常勸這些國家領導人,或者社會團體的那些企業家、這些大富長者,勸導他們。這些人能夠明瞭,能夠得受用,由他們來推廣,普及率就會很廣,影響力也會很大,這個真正能夠利益眾生。所以有這樣的因緣,我們當然也不能放過這個因緣。所以我去了,我就說經過花蓮聯繫聯繫,我請花蓮淨宗學會曾會長替我聯繫。所以有這樣的一個機會,我們就是把佛法、把傳統文化推薦給她。

  《群書治要》是我們淨老和尚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一優先推出的,現在已經印了十個國家的語言文字,是首先推出的。其次就是多元宗教,《神愛世人》。所以昨天上午徐縣長跟我講,請我跟其他宗教這些大老交流。我跟她報告(可能她還不知道),我說我們淨老和尚早在二十年前就開始做了,已經落實,她聽到也很歡喜。所以我們把那個淨空之友社的《神愛世人》,還有再早一點印的《世界宗教是一家》,這個書寄一些給縣長,讓她了解我們淨老和尚他弘法的這些方向、目標,以及已經做出來的一些成果。現在這個方面,我們從這個地方去看,知道的人還是很有限。

  所以名聞利養,如果用在個人自私自利那就造罪業,這個就墮地獄的;如果用在弘法利生,你沒有名,怎麼弘法?這也沒辦法。所以我們念《彌陀經》,有一尊佛叫名聞佛,他的名。阿彌陀佛如果他沒有出名,我們怎麼知道阿彌陀佛,他又怎麼來度眾生?沒辦法。所以我們聞到佛的名號,我們才能得度。如果我們聞不到佛的名號,我們怎麼得度。所以這個名本身沒有罪過,只是我們人的心用得對不對。你不是用在個人的自私自利、名聞利養,自己的享受、自己的貪瞋痴慢,是用在對公眾、對大家有利益的,這樣他那個名就很需要。但是這個名不是他自己要的,是為了利益眾生,弘法利生的,所以這一點我們也必須了解。但是這個當中也常常混淆不清,這個只有問自己,自己的存心到底是自私自利,還是大公無私,只有自己最清楚。如果真正為公,不為自己的名利,那這個就功德無量。

  所以我介紹這個《群書治要》,因為我自己聽到覺得很有受用,所以會跟大家分享。我們現在上道德講堂,我也是極力推薦這一部的,講得最詳細的。我們聽一遍,不懂,我聽到現在,我都還不是很懂。要聽蔡老師講,他講得很透徹,而且很深入,非常有深度。方方面面,我們聽起來要能融會貫通,你才不會聽了有矛盾。你要能夠融會貫通,這個都要學習。《論語》講,君子不學就不能成其道,所以「君子學以致其道」。就像百工一樣,很多工匠,那個工匠不是一般的工人,他有他專長,他的專業、他的技術、他的藝術,他能設計、他能製造,像現在各行各業,電腦、科學、藝術各方面,他能創作,他必須要有個製造這些的地方,就像現在的工廠陳列室,才能做出這些東西。君子不求學不能成其道,叫道業。這個道就是孔子講的道德仁藝,藝是藝術的藝,藝是才能、技藝,各行各業、各種技術那是第四個,那個叫藝,根本是道德仁。道德一般人不太容易了解,所以孔子教學從仁下手。

  我們人總是要做對幾樁事情,什麼事做得對?對社會大眾有利益、有幫助的,不要做那些對社會大眾沒有利益,而且有損害的,那就不仁。我剛才看報紙,新北市還有一些KTV、酒吧場所,這個時候還要去密閉式的空間唱歌,侯市長大力的要去臨檢。像這些,你說去唱那些歌,那是什麼歌?那些現代的歌,流行歌都是讓人聽了會墮落的,喪人心志的,而毫無意義的,不然就激起你的貪瞋痴那些煩惱。那不但對社會大眾、對自己沒有利益,而且有害。做那個事情就是不仁,你沒有仁愛心,不仁。特別現在這個傳染病的時候,你還去那邊,那不是製造社會大眾更多的擔心?

  所以這些我們都必須要從生活當中,各方面能夠去認識、了解經典上講的道理,對應在我們現實生活當中是哪些事情,這樣學了,我們就活用了。所以我們在這個道德仁藝,都是同步要去學習的。我們學很多技術,同時要學這些道德仁,所以我們每天讀一遍《感應篇》也是學習道德仁,就是道德。我們不懂什麼道德,《感應篇》讀久了,你開悟了,也就明白什麼叫道德,我們就從這個地方來學習,總是我們每一天薰習。

  改過也不是很容易的。在《群書治要》蔡老師也常講,我們對人要寬恕,要求別人不要太嚴格,要求自己要嚴格。所以我們如果回頭反省我們自己,我們自己也有很多煩惱習氣,那我們能一下就改過來嗎?我們也改不過來。我們自己都改不過來,一下子都改不過來,那怎麼能去要求別人你馬上就給我改,那個也做不到。所以只能要求自己改過,對別人就比較寬鬆,當然也是要勸別人,但是就沒有像對自己那麼嚴格。對自己嚴格,這樣才是處世之道。特別現在沒有接受傳統文化的教育,就像我們淨老和尚講的,他犯再大的錯都不能怪他,因為從小沒人教。而且不是只有一代沒人教,已經三、四代都沒有人教了,他不懂、他無知,所以你要去包容,去原諒他,慢慢給他輔導、慢慢給他引導,自己先做給他看,先以身教,「身教則從,言教則訟」。身教先做給他看,你先做到了,慢慢他會有感覺。如果我們只是講,不去做,那他也不服,他也不會接受的。所以父母教兒女,做父母的人要先做給兒女看,這樣才能把兒女教好;如果自己做父母的都沒有辦法做好,那也很難教導兒女,什麼事情都是回歸到自己,從自己做起。

  今天有印了一份,我看到中國時報,給大家參考,這個就是節氣。因為我們現在對這個中華傳統文化,這些大家都要學習了解,我每年拱北殿都會送一些農民曆來,希望大家多看農民曆。現在大家都看西洋曆,對自己祖先的傳統民曆一問三不知的,問節氣大家都不懂得。以前的人都不認識字的,他都知道這些節氣。所以你現在要學外國的,自己本國的也更要學習。所以這個疫情,自古以來,瘟疫不是現在才有,每個時代都有。發生的時期,大部分在清明前後,不是清明前就清明後這段時間,今年比較早,冬季。所以這篇大家可以參考。它這個病毒也可以透過大氣傳播的,根據它的緯度、氣候,還有節氣,這個濕氣,它講二月十九日到三月四日、五日,這是雨水的節氣。這個雨水的節氣就是濕寒,冬天的風凍肉不凍骨,春天的寒風是凍骨不凍肉,這是我到山東做百七聽人家講的。我們那邊冬天凍得要死,春天好像更厲害,那個風都會穿進去骨頭。所以他們當地的同修跟我講,師父,春天風是凍骨不凍肉,冬天是凍肉不凍骨,春天的風更厲害。所以流感、瘟疫都會在這個時候發生,剛剛解凍就會發生。冬天就被這寒冷的氣候凍住、凍結起來,春天開始又動了。所以這個季節就是流行病,流行感冒病毒傳染的一個季節,大家特別去注意。

  我三月四日、五日在山上做法會(就是澳洲取消了,改到雙溪),正好就是雨水的季節,所以我上去就感冒了。現在感冒的病毒都是直接攻我的聲帶。第一次三年前在香港,也是清明,做完法會,還好做完了,結果那天晚上睡覺一直咳一直咳,第二天就沒聲音了。第二次是在餘姚,兩年前在餘姚,餘姚做完了,又開始沒聲音了。到上海去做法會,那根本聲音都唱不出來。這次到雙溪是第三次了,也還好那天剛好做到五日做完了,第二天沒聲音。後來陳永煌居士叫我八日去,後來傳師跟永師他們就準備替我念了,我只能坐在那邊。也是第三次了。到現在還是痰很多,喉嚨還是卡卡的。這次的時間比較長,我去吃台中聯和中醫李醫師的藥,我這個沒有聲音,每一次的病毒感染都不一樣,第一次巨細胞病毒,第二次什麼,病毒很多種,什麼輪狀病毒,專門攻你的聲帶,就是叫你沒有聲音的,意思說叫我也不要講經,也不要唱,你就休息,沒聲音。第三次,這次去給他檢查,副流感病毒,又是這個聲帶。因為那個痰會卡在那裡,卡在那裡聲音就出不來,就痰很多。這次時間比較長,我這個藥剛才才吃完。

  所以這個病毒的流感,我們也多留意一下節氣,然後知道怎麼去防範,盡量避免受到流感的影響。如果有感冒要及時去治療。西醫吃抗生素,他都是用抗生素的,中醫的治療是比較根據大家的身體狀況。因為西醫的藥,比如說他對抗一種病毒,他就是大家都差不多是那個藥,主要是抗生素。中藥根據你的年紀、根據你的體質,是男的、女的,他有增減,但是這也要找到真懂的中醫才行。現在的中醫也都是只是賣藥,也不學,就是不學習,因為學習很辛苦,如果懶惰不學習他就不會。所以中醫不是沒有效,你不學。

  而且現在的中醫受到政府的歧視。所以我外甥女一個朋友周醫師,他說他自己研發了一些抗新冠病毒肺炎的藥,寄到江蘇給他的朋友吃,他朋友得到新冠肺炎吃好了。報給中央,不理。我到台中聯和中醫,李醫師說他也有藥,報給我們衛生署,不理。他不理,他就是用西藥來給你治療。但西藥能不能?現在疫苗還沒有發明出來。這個就是偏了,你政府應該兩方面都要兼顧,你要西醫,也要中醫,要兼顧,不能偏在一邊。《感應篇》講的,「偏憎偏愛」,對不對?是不是?那司過之神會記過,你有苦頭吃,是不是這樣?因為偏。做什麼事情不能偏,不能偏頗,不能偏在一邊,應該要採取中道。凡是救人,中醫、西醫,你能夠救人都好。中醫的專長是什麼、西醫的專長是什麼,各取它的優點,這樣合起來不是更圓滿,不是更好嗎?為什麼這個就是要完全排斥那一個呢?那這個應該是比較偏頗。我們學都是學個中道。所以我是中藥、西藥都吃的,從小西藥、中藥都吃的。但是有時候你應急要西藥,比如說你車禍,流血過多,那你去慢慢調,不是還沒有調好就死了,來不及了,那應急的;你後續的調理,中醫是比較適合。這個大家可以參考。

  所以這些我們都要學習,不是說你學一樣就可以,我們生活上方方面面都要學的。包括這個節氣,這些天文地理這些都包括在藝裡面,我們總是要學習、要了解。我們縱然不是說那方面的專業,起碼在生活上跟我們比較息息相關的這些常識,我們也需要有一些了解,起碼就是說你照顧自己、照顧家人,這也是有幫助的。所以我們多方面這些傳統文化來學習,來輔助西洋文化之不足,這樣這個世界才會愈來愈好。

  好,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此地,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