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五四集)  2020/2/19  台灣  檔名:WD20-037-0454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季氏篇〉第四章。

  【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

  「人在社會上是人群社會,不離朋友。父子、兄弟是天然而成的天倫,無法選擇。夫婦是半天倫,不是天然,有了共同的子女後,就成了天然的天倫。所以中國自古對於夫婦分離看作大事,今日隨便分離,兒子也隨便與人,天下無道久矣。」這章書開頭雪廬老人給我們講,我們人在社會上是一個人群社會,離不開朋友。父子、兄弟是天然的天倫,我們無法選擇;夫妻是半天倫,不是天然,有了子女之後,就成了天然的天倫。所以自古以來中國對於夫妻分離(就是離婚),看作是大事。今天我們看到離婚太多了,隨便就離婚,兒子也隨便給別人,這是天下無道已經很久了。這章書是講交朋友。

  『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對於交朋友,有益者三」,就是交朋友,對我們有利益的有三種,三種朋友。有損害的也是三種。「有益的朋友」,第一個是「正直」,友直,就是這個朋友他為人正真,「雖然不是全才萬德,只要有一技之長,便可以了。這個人心中不勾勾道道,正直無私,害不了你,但是你自己也必須正直,不然人不會來與你結交」。這是第一類,直。第二,「諒,一切事能寬恕,不苛刻要求。有人說是信,但是前面的直,直者必信,所以採諒為恕來訓詁。」恕說就是這個朋友,他對於一切事情,他都能寬恕,不苛刻要求別人,所以以這個恕採取諒是寬恕來做為訓詁。這是第二類的,這一類朋友對我們也是有益的,有利益的。三,多聞,「多見多聞,多聞者能通達,若多聞而執著的人,愈執著更害事,便無法辦了,所以執著者不能稱作多聞。這裡的多聞不是多聞而執著的人」。他見聞很多,所以很多事情他能夠通達。但是他又不執著,如果愈執著就會更害事,便無法辦了。所以執著的人也不能稱作是多聞。所以這裡雪廬老人特別給我們說明,這裡的多聞不是多聞而執著的人。他多聞但是他不執著,這樣的人,這就是對我們有益、有幫助。「這三者對於我們有幫助。」這三種人對於我們有幫助,當然有幫助的我們要去親近,跟他做朋友。

  『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損者也是三種。」有損害的朋友也是三種。

  「便或念便或念胼,」方便這個便,我們一般念便,或者有念胼的。「辟或念避,避的意思,或念癖」,像我們念辟支佛。「許多注解主張這個說法。」這個是念法不一樣。「(一)便辟,會說話」,或者說念便避,如果我們用辟,我們常看這個字,辟支佛,在佛門裡面講辟支佛。便辟會說話,「言語巧妙,絕不得罪人,這種人善於順承,例如三國時,諸葛亮的朋友司馬德操,他對於任何事都稱好,他的妻子不以為然,罵他,他也稱好,人稱好好先生。但是沒人說他的壞話,因為司馬德操的行為很正直。反觀五代的馮道,經歷數個朝代,人人罵他。但是不可小看馮道,不可隨便罵他。因為五代相互爭奪,沒有一個是明君,唯有後唐明宗李嗣源還可以。馮道出來是為人民講話,並不是為國君,如以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等憫農詩勸國君,處處為民,自己寧可落個污名而已。」這是雪廬老人給我們講,歷史上馮道這個人,在五代十國那個時候,國家也是分裂、互相爭奪,沒有一個是明君,唯有後唐明宗李嗣源還可以。那個時候馮道出來是為人民講話,他不是為國君。所以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講這些話就是憐憫農人的詩來勸國君,處處為人民,那這個得罪人,自己寧可落一個污名。「由此可知盡信書不如無書,總要自己做主。」這是有一些書它的記載並不是很確實,總是自己要有眼力能夠去辨別。「(二)善柔,令色也。(三)便佞,無理辯三分的人。」善柔就是巧言令色,對人他巧言令色鮮矣仁,在前面也講過,這樣的朋友還是少接觸比較好。第三種便佞,便佞就是無理辯三分,就是強詞奪理,沒有道理他也要辯到有道理,我們一般講強詞奪理。

  「這三種人不得朋友的正義。」朋友要有正義,這三種人沒有朋友的正義,所以這三種人我們就不能去結交。跟他結交、深交,跟他交朋友我們就有損害,沒有幫助反而有損害。所以交朋友也要謹慎,像這樣的三種人應酬就可以了,就不必跟他深交。要深交的是前面那三種人,那三種人對我們有益,所以可以深交。這一章書主要給我們分析什麼樣的朋友可以結交,什麼樣的朋友不能結交,這個非常重要。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