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六二集)  2019/11/19  寧波  檔名:WD20-037-0362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憲問篇〉第一章。

  【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

  「原來講佛經,而後添了《論語》,因為諸位同學的文學教育太落後。文學從表面看不出來,其實內容是道,道是本體,不可違背。佛法是出世法,與世間法離不開,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論語》講世間法,若講出世法就說得簡要。因為有儒家配合,所以佛教傳入中國才能發揚光大,儒學也因為佛學而更了解,因為儒學有性與天道。佛經是中國文理,不懂中國文學,佛法也不能通達。」

  「但是今日之下能通儒佛的人很難找到,一門尚且不通,若儒佛都不通,而能通二門的更沒有這個道理。本人學過佛,也看過中國文學的書,大體上儒佛二者能不會起衝突。你自己若懂文學,便知現今儒佛都是末法。佛法固然是末法,中國文化也是末法,把線裝書丟到糞坑內。大家要想懂文理想進步,只聽吾講,不行。吾是依古注講,古注全看完了,再為你們講其中的一條。但是會說不如會聽,要怎麼樣聽法呢?佛經的禪宗說一聞百悟,就如中國文化的舉一反三,你們如果不能如此思想法」,不能這樣去思想,「往後就不能為你們講了」。「每逢講一種道理,你聽了正面,你自己要去想反面,從左右、遠近去想,自己推想,必須自己悟。」

  「大家要自修唐詩,吾教唐詩,你是白聽,為什麼呢?六經以《詩經》為首,不學《詩》無以言,大家聽不進去,唐宋詩的一、二字有改幾個月的,有改一、二年的。」唐宋的詩一、二個字,有改幾個月的,就是幾個月斟酌一個字、兩個字,也有改一、二年的,這是講唐宋的詩。「應酬詩可以快」,一般應酬的詩可以快一些。「若細加研究就不容易,不知改了多少次。當時做的看得懂,改好反而看不懂。」講這個作詩也不容易。「孟子云:公輸子能與人規矩,不能與人巧。」規矩可以給我們,但是這個當中巧妙變化沒有辦法給我們,要自己,「你們必須自己求」。「大家學佛,後來能否成就,不可靠,若不依佛所說行」,不依照佛所說的依教奉行,「只依表面,所信的便不真」。「讀《論語》若不依著實行,也不行,所謂博我以文,約之以禮。」這個重點,讀了《論語》也要去在生活上實行,如果沒有在生活上實行也不行。「理固然要高,實行卻在近處」,就在現前生活上。「例如諸弟子問孔子如何行仁,顏子問得低,孔子簡單以四勿答覆,四勿看似淺顯、簡單,但大家卻不肯依著實行。能依《常禮舉要》做就能成功」,依照《常禮舉要》做就能成功。這就是博我以文,約之以禮。文很廣博,學習的方面很多,道理很多;約,守約,濃縮起來要怎麼做,就在禮上面來做。「吾碰很多釘子,你若不開悟,前途十分渺茫,你連眼前也看不見,如何辦事?」雪廬老人給大家講,如果你不開悟,前途就十分渺茫,眼前的事情你也看不見,那怎麼來辦事?如何辦?

  「你們讀唐詩,三月能為他換一字,就不錯,能夠有一字比古人好,一切學問就都上去了。」這是古人的詩我們現在也是要學習,雪廬老人也鼓勵大家學《詩經》,學《詩》再來學唐詩。

  『憲問篇』

  以上是雪廬老人在講〈憲問篇〉開頭給大家講的話,非常重要,下面這一段就是進入〈憲問篇〉。首先也是先給我們講一段簡短的話,「《論語》每一篇的題目如《詩經》一樣,取第一句前二、三字。憲,原憲為之宰的原憲」,原來的原,憲法的憲,「孔門中最窮的弟子」,就是原憲。「做宰官得了祿,卻不要,問孔子」,他得到俸祿,就是現在講薪水,做官有薪水,他不要,問孔子,他不要可以嗎?「孔子告訴他可以送親友。」「姓原名憲,號子思。」

  『憲問恥。』

  「憲問恥。一般開頭有子曰,或曾子曰,有子曰。為什麼有時又有有若對曰?為什麼一人有多種稱呼?又有子路、仲由的不同?這裡為什麼要說憲問恥?問孔子什麼叫恥。為什麼不說原憲問恥、原子問恥或子思問恥?」為什麼不這麼說?「學問之道,不容易,例如放置在冰箱的東西,不可以立即放入鍋中,隔行如隔山。你若看了《常禮舉要》記得住,就懂這個道理,這就是博文約禮。

  從前小孩開蒙念《三字經》,吾讀了八十餘年書,現在九十多歲了,《三字經》也不敢說全會講。」雪廬老人講,他讀了八十幾年的書,到九十多歲了,《三字經》他也不敢說全部都會講。「如朱子的學問是有名的,還有很多錯,何況其他人?」宋朝大儒朱熹,他的學問是有名的,但是還有很多錯誤的,那何況其他的人,怎麼會沒有錯?「吾不僅是字講不了,它的格局、脈絡就不懂,那不是只堆砌文字而已。《三字經》有起承轉合,開首人之初、性本善,下接性相近、習相遠,為什麼說是習相遠?因為不教的緣故。苟不教、性乃遷,是接教之道、貴以專,昔孟母,孟母教子就是專。」

  「見到人該如何稱呼,是直稱他的名,還是稱他的字等等,這有遠近的區別。這一章憲問恥的體例應如何說?常禮的稱呼有遠近親疏的區別。《三字經》云:群弟子,記善言。《論語》是群弟子記錄的善言,經文中稱有子、曾子者,是有子、曾子的弟子所記。朱子就學這一點,說子程子」,他跟程子學。「若顏淵、子路等,僅僅是普通的稱呼。對長者說話,要說自己的名字,這一章是原憲自己記載,所以不自稱子或號,只稱名。」這一篇是原憲他自己記載的,所以他沒有自己稱子或者稱自己的號,只稱自己的名。雪廬老人就給我們說明為什麼這一篇叫憲問,這個給我們說明了。

  下面講了,『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

  「子曰。孔子答覆他。」原憲問什麼叫恥,羞恥的恥,孔子答覆他。「下文又有問句,句讀很要緊,《三字經》云:小學終、至四書,詳訓詁、明句讀。現今的書標點錯得很多,這一章哪一處是一句?哪一處是一讀?」這個句讀也非常重要。

  「邦,邦家。有道,一切上正當的軌道、整齊。穀,俸祿」,現在講的薪水,「古時給的是糧食,如晉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所以古時候俸祿就是給糧食。「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邦有道接受俸祿,邦無道接受俸祿,都羞恥,這是朱子的講法。」朱子解釋是這樣解釋的,宋朝大儒。

  「講一節書,只會講不行,必須看其他處所說,與這一章說的相同就沒問題,如果不一樣就有問題。」

  「另有一種說法是: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這種說法好講,不是合在一處講。邦有道可以接受俸祿,如〈泰伯篇〉說: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正與這一章相反,一對照就能講上來。」所以雪廬老人講,這樣的講法好講。如果用朱子的講法就不好講了,邦有道穀,羞恥;邦無道穀,也羞恥,這個就不好講了。如果用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這樣的說法就好講,對照〈泰伯篇〉,一對照也就能夠講得上來。

  「國家有道時就接受俸祿,不致於羞恥,因為不論辦事的大小,已經為國家盡了義務。若邦無道而做高官拿高薪,什麼事也不做,國政亂七八糟,這是在誰手裡造成的?那是可恥的事。」國家政治辦得亂七八糟,還做高官不辭職,拿高薪水,這是可恥的事情,應該讓賢。這個地方講,邦無道,你做官拿高的薪水那是很可恥的事情,這個政治亂是在誰的手裡造成的?

  「這二句,同學可學,臨財毋苟得,不能因窮而要錢財。如嗟來之食,最終不食而死。黔婁貧窮,齊魯請他去做官,終身不為官,這是讀書人的風骨。自古皆有死,說到佛學,那這個人下生必有好報應。曹操、秦檜篡位,第二代就被抄家,莫說後來,眼前就過不去,史證鑿鑿,可以不懼嗎?」

  這一章書,雪廬老人解釋就比較長,下面這段我們下一次再來學習,今天先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