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三九集)  2019/10/27  台灣  檔名:WD20-037-0339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子路篇〉第八章。

  【子謂衛公子荊善居室。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苟美矣。】

  『子謂衛公子荊善居室。』「春秋時,公子荊有三個,故編者加衛。」在春秋時候有三個公子都叫荊,所以編《論語》的人加上衛,就是衛國,衛國的公子荊。「善,很會,很能」,很會做、很能幹。「居室,治理家。既是貴族公子,又善於治理家,這是古時的制度,今日用不上。諸侯的兒子才稱公子,那時是世襲,年到二十而冠成人,今日認為是有法律責任的年齡,可以結婚,加冠就送上別號。」這是一般現在講法定年齡二十歲,滿二十歲就是成年,成年以後可以結婚。在古時候行一個成人禮,帶帽子(加冠),同輩間就會送上一個別號給你。「諸侯都有封地,要給各公子采地,擁有財產權,這才叫治理室家,沒有財產權就是無室家。結婚是男女居室,人之大倫,既無室,則家的所有權都由父母做主,二十歲可結婚要治理家庭。孔子讚美衛公子荊善,可見別人不行,不善治理。」公子荊善於治理家庭。

  『始有,曰:苟合矣。』「剛有采地」,剛剛有采地了,「要治理家庭了,公子荊曰苟合矣,苟字的說法很多,一般作苟且,就是粗略的意思。這可以講得下去,但是下句就接不上」,如果把它解釋為茍且,在這一句可以講下去,但是要接下一句,就接不上了,就沒有辦法接下一句。「在此章上如此講不對」,所以在這章書用茍且的意思講是不對。「曾文正公的學生俞曲園作誠字講,較作苟且、粗略好,但也難講。」曾文正公的學生俞曲園把這茍解釋作誠,誠心的誠這個字來講,比較苟且、粗略好,但是也很難講。下面雪廬老人舉出《易經》,「《易繫辭》小適大,苟舍而已,焉用壇,適,適合。《左傳》小國之事大國也,苟免於討,小國事奉大國,為著可以避免大國侵討。苟,採但字的意義,姑且的意思。」苟採取但,但是的但這個字的意義,也就是姑且的意思。

  「衛公子居室,才給了他封地,合,給也」,就是給,給他這個封地。「如家給戶足,給,是足的意思。」這是給這個字的破音字,是足的意思,就是給他這個地方,給他封地,這給他一塊地。「他很會治理家,才一有封地時,就說:姑且充足了,才只是粗枝大葉,就姑且滿意,很滿足了。」這個地方,雪廬老人做這樣的講解。

  『少有,曰:苟完矣。』少有就是有了地,「漸漸又增加了,姑且這就算完備了,不必再增加了,處處知足」,這就是講到知足。

  『富有,曰:苟美矣。』「增加了,別人看來不完美,公子荊卻說:姑且已很美了,處處知足而足」,就是知足的意思。「若云苟且,就是言下有不滿意之意」,如果說茍這個字給它解釋作茍且,這個意思就是言下他還有不滿意的意思在。所以這個地方雪廬老人講,不能解釋為茍且,因為公子荊他很知足。

  「孔子為什麼如此讚歎?因為自古以來,國家好的時候,都提倡節儉,處處節儉,家能節儉家就有好處,個人節儉個人就有好品德。自古以來的名人,十人中有七八人都是幼年貧窮,飽受辛苦,後來就漸漸發達,辦得了大事。若是貴族公子,三十人中找一人走好路者,也找不出來,生活一奢華」,這個生活奢侈、豪華,「便由盛而衰,由存而亡」。這個人就是這樣,這個生活一富有奢侈,過著很豪華的生活,就是浪費,便由盛而衰,由存而亡。這是我們在現前社會,都可以很明顯看到的,自古以來,古今中外都是這樣。「國家經濟一發展,台灣三十年前的富者,而今安在?」就國家經濟發展了,雪廬老人那個時候講三十年,就是六十年前的富人現在還有嗎?還在嗎?所以現在一般講說富不過三代,現在富人就連一代都過不了,原因就是奢侈、豪華、浪費,子孫只知道會享受,不知道創業的艱難。

  「宋朝出了許多人才,如司馬光、范仲淹等,又如宋朝李(沆)文靖公庭院的藥欄壞了,過了幾個月也不修,家裡的廳堂也很狹隘不寬敞。俗話說:叫耗子偏不抓老鼠,他求的是外邊窮,內裡富,這還可以。」這舉出宋朝李文靖公他庭院壞了,幾個月也不修,家裡廳堂也不大,他也不要求擴大,他求的是外邊窮沒關係,但是內心富有。

  「師註」,這個師就是雪廬老人,這裡舉出來,「苟作苟且,粗細,雖非,然俞作誠訓,亦感難解。」俞曲園作誠這個字來解釋也很難來注解,「《易繫辭》小適大,苟舍而已,焉用壇,《左傳》小國之事大國也,苟免於討,採但字義,但,姑且也,似順。」雪廬老人講,這個地方的茍,不當作茍且的意思來解釋,採取字的義,採但,但是的但,似乎比較順。

  「司馬光〈訓儉示康〉:又聞昔李文靖公為相,治居第於封丘門內,廳事前僅容旋馬,或言其太隘。公笑曰:居第當傳子孫,此為宰相廳事誠隘,為太祝奉禮廳事已寬矣。」這是李文靖公他的回答,他的態度,他說宰相廳是小了,但是為太祝奉禮廳事已經很寬了,就是他不要求很大。這也是給子孫做個榜樣,不要求奢侈浪費,我們必須要學習。

  好,這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