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文字檔下載:docpdf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五二集)  2019/4/23  鹽城  檔名:WD20-037-0152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雍也篇」第二十章。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

  「我們人分九品,上上者是聖人,這是生而知之者。」一生下來他什麼都知道了,那是上上,這是聖人。「這依世間法說不通,學佛便能知道,因為前生斷惑,乘願再來不迷了,今世接著再修行。」生而知之,在一般世間法來講也沒辦法講,學了佛就知道那個是他過去生修的,已經修得很好,斷惑了,是乘願再來,不迷惑了,這一生接著再修行。因為佛法講三世,世間法只有講現前這一生一世,所以遇到這樣的事情就無法去解釋,學了佛就知道了,這是過去生修的。

  「人一下生就不平等,分上、中、下等九品人。下下,其愚不可及也,一竅不通,但是物極必反,盛極必衰,所以孔子說:唯上智與下愚不移。研究《易經》,《易經》要學到一知半解大不容易,而一知半解的人更不信。佛家說三世,過去、未來人願意信,現前看得見的,反而不信。」這一段雪廬老人給我們說明,我們人一生下來就不平等,有上、中、下九品。下愚與上智不移,這個當中的那就不容易了,我們一般講半吊子,一知半解那就不信。這個是舉出《易經》,《易經》懂得一知半解就很不容易了,但是一知半解的人他就更不信。佛家講三世,過去、現在、未來,過去、未來有人願意相信,眼前看得見的反而他就不信了。所以這個當中人分九品,這個九品也是一個大類,每一品當中還有很多差別。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孔子講,中等人以上的可以跟他講上層的道理、向上的道理。「就求學、求道而言,其餘不必說,子貢說: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中上之人才懂。」中上根器的人才聽得懂夫子講的性與天道。「見中等人要說中等法,若說上等法,中等人也不一定懂。」所以這個要適合他的程度,你講太高的法他聽不懂,你對中等人講上等法他不一定聽得懂。這個在佛法講就是要觀機,要觀察這個對象他的程度,他是上等還是中等。「初學佛的人一聽似明而不白,這是中等人。」剛剛學佛的人一聽好像明白了,實際上也是不明白,似明不白,似懂非懂,這是中等人。「此時為他講佛法,必須講淺。」這就不能給他講太深的佛法,要講淺一點的。「但是諸法平等,什麼法為淺?」法是平等的,沒有什麼深淺。但是,「人分九品,道也分九品,一種道就深淺不一,例如一碗茶中都不平等,上與下也不一樣。」這舉出茶,一碗茶當中不平等,也很多種,上等、下等也就不一樣了,茶也有分等級的。「若碗裡所盛的為蜜,中邊皆甜。」如果碗裡面裝的是蜜糖,中間、旁邊都是甜的。「例如淨土宗,吾最怕講,為老太婆講念佛往生佛來接引,她懂得信與行就可以了。」他只要相信,願意念佛,深信不疑,老實念佛,這樣就可以了。「但是佛為什麼要來接?佛如何來?」佛怎麼來?「什麼時候來接?若依《十六觀經》,便不能為這等人講了」,給這些老太婆講,你就不能以《十六觀經》這個道理來講,講了她也聽不懂,「中人以上才可以語上」。中上等的根器才可以跟他講上等的佛法。

  「吾看病,初上來時用輕藥,將要好時才用重藥,因為吾一上來看不準,所以用輕藥,所以好壞都無傷,將要好時用重藥,可以放膽用藥了。」這是雪廬老人他是中醫,也曾經在台中中國醫藥學院當過教授,早年在大陸他就有中醫牌照,剛到台灣台中也有幫人看病。雪廬老人他看病,剛剛開始的時候不敢用重藥,用輕藥,快要好的時候才用重藥。因為一開始看病還看不準,所以不敢用重的藥,用輕的藥。輕的藥就是先試探病情的反應,輕藥用得對不對,好壞都沒有什麼傷害。等到病接近好了,這個時候再用重藥,這個時候就可以知道用什麼藥了,可以用重一些、重一點的藥,可以放膽用藥了。這是雪廬老人他看病的一個方法,看病用藥的方法。

  『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這是中人以下你不能跟他講上等的法,你跟他講,聽不懂。這個就是佛門裡面有句話講,契理不契機。你講的這個理沒有錯,但是那個對象他程度不到,他聽不懂。契理不契機,就是閒言語,就是等於說沒有意義的話。所以說法必須契理契機。「若為初學者講真如本性,你自己還不懂,如何能為他說?你會空才會講有。」這個也是真話,自己都還搞不懂,怎麼可能為別人說?為別人說,必須自己先搞懂,才能給別人講,所以你會空才會講有。「觀自在菩薩照見五蘊皆空,八地以後的菩薩才知道五蘊皆空,這五蘊皆空的境界,任你再怎麼善巧講,他也未必能如此認識。這種境界,只空不行,必須再說妙有。說者以為善巧方便,但是聽者的心理不一樣,所以說佛法最好講人容易懂的。因為中人以下,不可語上。」中等人以下,你就不可以給他講那個上等的佛法。所以佛講經說法他也分五個階段,華嚴、法華講那個一乘法,凡夫、二乘、權教菩薩聽不懂,明心見性的菩薩才懂。所以佛就從《阿含》,人天小乘開始講,再提升到大乘,最後講《妙法蓮華經》,開權顯實,再導歸一乘法。這個也是我們必須學習的。所以要跟人家講佛法要看看對象他什麼程度,如果是中等以下的,你不可以跟他講太高的。

  「周濂溪、邵康節開啟宋儒的端倪,講性與天道,到後來的李二曲《反身錄》反對作文章,全都是講內功修德。周濂溪全講內功,宋儒講靜坐,要空心,一念不起,所以他講的微言大義有講得不錯的地方。但是周氏所開啟的理學,並沒有罵佛,二程開啟罵佛的端倪。程子說:佛講得更有理,更不可信。這個話怎能說得通?這是二程的說法。」

  「儒家講懲忿窒欲,忿與欲就是貪瞋痴,無欲則剛,宋儒有修養的內功,漢儒的短處就在內功講得少。漢儒還有些人羼雜黃老之學,但是談不上修心,只重訓詁而已。」這是漢儒,漢朝的大儒,學儒的人,有些人他也羼雜黃老,道家的學術,但是談不上修心,他重視訓詁。「宋儒把《大學》、《中庸》格外提出來,證明儒家也有內功,卻妄作聰明。宋儒說性與天道,那是說什麼人的性與天道?宋儒講誠,講毋不欺,這樣算誠嗎?」雪廬老人這一段話主要是提出,宋儒學了佛又不認同佛法,儒家講誠,這樣算誠嗎?所以這個本身也違背儒家講的誠。所以真正做到誠,肯定跟佛法、跟一切法都是相通的。

  好,這一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