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三七集)  2019/4/8  餘姚  檔名:WD20-037-0137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雍也篇」第五章。

  【子謂仲弓曰。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

  「你們現今都有職務,時間很寶貴,每週三的佛學,你們能聽就已經不容易,聽《論語》也是如此,《論語》幫助佛學很大。聽《論語》必須略知門路,因為時間短不能入到裡頭,幸好選了這本《集釋》的注解,這本注解比較完全。有人學一生還不懂文化的重心,若不是這本書,都有所偏。依著集注、集解學,一輩子學不出來。這兩種注解已經夠麻煩了,看了《集釋》就有分別的能力,如今你們還沒有分辨的能力。」以上這一段雪廬老人跟大家講,有《論語》這本集釋,蒐集歷朝歷代的這些注解,這個比較完全。學東西當然都需要時間,時間太短了不能深入。有人學了一輩子還不懂中國文化的重心,如果不是《集釋》這本書,看其他的集注、集解,學一輩子也學不出來。這是給我們指點出這個注解依《集釋》比較完整。

  「吾講《論語》全為你們學佛,你們不必再分心學其他」,專攻《論語》就是幫助我們學佛。「例如《易經》等等,吾講《易經》艮卦,自有用意,聽了艮卦,便知道孔子的性與天道。你們若全心學,四十年才能略窺門徑而已。」這是說講學《易經》,如果全心全力去學,四十年才能大略看到門徑,可見得這個也不容易。「其餘的注解如《反身錄》、《松陽講義》等都是依宋儒的說法,也是程朱派,很少提到佛老,你們也不必去買,你們能夠學明白這本《集釋》就已經不錯了。」這裡再強調學《集釋》,其他依宋儒的,程子、朱子這一派的注解,雪廬老人勸大家不用去買,看這本《集釋》就夠了。

  「《論語》每一章都是簡要詳明,十句以上的很少,所以多一字少一字就會變質,聖人才能如此,你們必須字字致意」,每一個字都要用心致意去看、去領會。「中國文化大概不出這本《論語集釋》的範圍,有這個機會學,千萬別錯過。」《論語集釋》這個書蒐集歷朝歷代的注解,中國文化大概就不出這本《論語集釋》的範圍。雪廬老人給我們講,有這個機會來學,我們千萬不要錯過了。

  「這章書的考證你們必須知道,先講正的,再講偏的,若先偏後正就沒味道」,先講正確的,再講不正確的,如果先講不正確,後面再講正確就沒有味道。「黃氏《後案》的後儒,指唐以後的儒者:據《漢書.食貨志》,以牛耕地始於趙過。趙氏以前,牛不是用來耕地。考《志》言民或苦少牛,平都令光教過以人挽犁。以人挽犁,法始於趙過為代田之時,非牛耕始於此也。」這是講到以牛耕地從趙過那個時候開始。

  「《山海經.海內經》曰:后稷(舜的名臣,周朝為他的後代)之孫曰叔均,始作牛耕。郭傳:始用牛犁也。」《山海經》裡面講的,用牛犁是后稷他的孫子叔均才開始作牛耕。

  「牛不耕地做什麼用?中行范氏子孫將耕於齊,這才是做為耕牛、犁牛」,牛幫人家耕田。「另外還有一種是專供宗廟的牛,為犧牲,與耕地的牛不同。上供的牛必須有一定的顏色、樣子,顏色乾淨帶赤色叫騂,而且角生得正當,可以供三祀:初祭天南郊,二祭宗廟,三望祀四方山川。專門養來祭天地、宗廟、山川,這種牛叫做騂且角,角帶赤色。選好的牛專門養,祭祀時殺來上供,不作別的用途。」

  『子謂仲弓曰:犁牛之子,騂且角』,「仲弓是冉雍的字,本篇第一章說雍也可使南面,仲弓為冉雍之字」,他的字號,「他的父親是何許人不知道,考證不出來,有人說是冉伯牛的兒子」。「《史記》稱仲弓父為賤人,並未說出不好的原因」,只是他低賤,不是不好。

  「《雜文》之訓始於揚雄,高誘解淮南。揚雄幫助王莽,王莽滅亡而從閣樓墜死,這是白讀書了,揚雄為什麼要保篡位的王莽?為什麼要跟他交為朋友?」這裡不知道什麼原因。「從揚雄開始訓犁牛是雜色牛,不是耕牛的意義。騂是紅色,是雜色毛的牛。從高誘、王肅到民國都是用這種說法,以犁牛為雜毛牛。」

  「《孔子家語》說仲弓是伯牛的族人,並未說是他的兒子,而是他父親所幹的行業低賤,也沒有說出緣故。一般人都誤以為是冉伯牛的兒子,以為得惡疾就是賤人,這不可我假理想,痲瘋病人難道都是賤人?」這個自己猜想的,雪廬老人講不可以我假理想,自己猜想,都誤會以為是冉伯牛的兒子,得病並不就是賤人,不是這樣的,不能這樣講。雪廬老人給我們說明。

  「讀書之難,於此可見,《史記》高誘都是有名的人,尚且如是,在此可知一斑。」所以讀古書有它的難處,從這裡我們可以看見,古書還是有很多解釋是不對的、錯誤的。在《史記》上,高誘都是有名的人,他尚且是這樣的看法,錯誤的看法,在這裡就可以知道,一般人錯誤的注解那就更多了。

  「仲弓為冉伯牛的族人,出自《家語》,並不是說冉伯牛是他的父親,沒有證據而說,不可為憑,這是一點。」這個我們沒有證據不可以用自己的猜想來講,這一點非常重要。「犁牛就是指耕地的牛,唐以前解釋為雜色毛的牛,這是揚雄的說法,這是第二點。依《家語》,冉伯牛不是仲弓的父親。我們根據《家語》,或許有人以為《家語》也靠不住,但是也可以只說仲弓,不必考據他的父親是誰。」

  『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後儒解釋說,孔子對仲弓說,犁牛之子騂且角,孔子的比方是讚美仲弓,如何讚美法?你雖然好,可惜你的父親不好,你像是紅色的牛,而你父親卻如雜毛牛,所以不好。雜毛牛生下紅色的好牛,專作犧牲的牛,你可以供天、供太廟。就是天地、太廟不採取(祭孔的牛死後可以投生為秀才),山川其舍諸?可是這第三層的山川也得有你,你還是有用處。以上的說法都是胡說八道。」這一段雪廬老人給我們舉出來這是不正確的說法,後儒(後代的大儒)解釋這一段是不對的,是亂講,胡說八道,孔子怎麼會這麼講話?

  「假設冉伯牛為仲弓的父親,伯牛長惡疾,也不是賤人,誰不長病?比喻為雜毛牛一樣不對。」這裡就是舉出假設,有人說仲弓的父親是冉伯牛,冉伯牛他長了惡疾,長了痲瘋病。長惡疾、長惡病也不是賤人,誰不長病?人哪有不生病的?把生病認為是賤人,比喻雜毛牛一樣,這是不對的。

  「子謂仲弓曰,孔子對著仲弓罵他的父親。孔子是懂禮的人,有這個道理嗎?」孔子他怎麼會對著仲弓罵他的父親?若照後儒這種解釋,好像孔子都不懂禮了。所以這種注解、說法都是錯誤的。「普通人稱人的父母為令尊、令堂,何況是聖人孔子?而且孔門四科顏淵、閔子騫、仲弓、冉伯牛,都是德性科中的賢者,如何可以說是賤人?難道顏淵、閔子騫有德性的都是賤人?」

  「犁牛其實不當雜毛牛說,從前耕地的牛,不做犧牛,犧牛有一定的形式,才夠得上」,耕地的牛不能做犧牲的牛。

  「這一章是孔子與仲弓談話,不是以犁牛比喻冉伯牛,騂且角比喻仲弓」,不是這樣。「有人說仲弓當時為季氏宰」,在季氏家當總管。「雍也可使南面,從政都說是南面。當領導者必須廣求人才,這一點必須用心致意。孔子無常師,有一技之長就以他為師,《三字經》云:昔仲尼,師項橐。項橐是兒童,孔子也向他學習,孔子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必也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好的是師,不好的也是師。」

  「你們必須虛心,不論當哪種頭頭,必須會用人,能用一人,就能用十人、百人,一人用不了,如何能用十人、百人?有些人是他自己有能力,別人替代就不如他。桀紂都能,卻無用,有用的人是垂拱而治。」「從前縣宰稱為知縣,府叫知府,知一縣、知一府的事情」,知道一個縣、知道一個府這裡面的事情,「才能辦政治」。「雖然不須事必躬親、運籌帷幄,但是精神必須全都籠罩,這是智慧問題。」雖然不是每件事情都自己去做,整個精神還是要籠罩在這一個縣、一個府上面,這個都是屬於智慧的問題。「用人必須選賢,不能因他的父親不好,而不用他的兒子。」這裡意思就是說,仲弓他的父親做的行業很低賤,但是他的兒子有才能、有德能,也不能因為他父親做的行業低賤就不用他了。所以用人必須選賢與能。「舜的父親瞽叟,不幹好事,目連尊者的母親墮入餓鬼道,但是不妨礙舜的大賢、目連尊者的神通第一,所以必須立賢無方」。這個是舉出舜的父親,大舜他是個大孝子,他的父親在歷史上記載,不幹好事,曾經還要把舜給害死;目連尊者的母親墮入餓鬼道。但是他的父母不好,不妨礙舜的大賢,也沒有妨礙目犍連尊者的神通第一、證阿羅漢果,所以必須立賢無方。只要他賢能,也不能因為他的父母有一些地方不好,或者行業低賤就不用他,就不可以這樣。應該只要他是賢能,都要去重用,這個非常重要。

  「參考《集釋》(別解)的《論語稽》,可以知道更詳細。」雪廬老人再講,可以參考《集釋》別解的《論語稽》,可以知道更詳細。這一段的意思,《集釋》注解比較豐富,雪廬老人勸我們去看。

  好,這一章書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