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docpdf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一一二集)  2019/3/14  澳洲  檔名:WD20-037-0112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公冶長篇」第十章。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

  「上一回比較子貢、顏回那一段,特別重要,要注意!」雪廬老人在講這段先提醒我們,上一章第九章比較顏回、子貢,那一段話特別重要,要我們特別注意。「這一篇多談孔子弟子,比較複雜。」這一篇都是談到孔子的學生,比較複雜、比較多。

  「(考異)列與各種不同的版本,不是誰對誰錯,字的寫法不同而已,我們知道就可以了,不必執著。不必看了其他的本子就反對這個本子。」這裡是講到考異,考證,異是不同的,列出各種不同的版本,《論語》這個注解不是誰對誰錯,有時候那個字的寫法不同,我們知道就可以了,就不必執著,也不必看了其他本子就反對這個本子。

  「宰予晝寢,晝,有說畫字。」畫這個字下面是個田字,晝是個日,日月的日,所以這個地方講晝寢,也有說畫寢,書畫,畫這個字。「晝是白天」,我們一般講晝夜,晝是指白天。「畫,刻畫」,雕刻畫畫,這是畫。「寢就是臥睡、休息都是寢。糞土,屋內的穢塵,或是廢棄的物品,都可以說是糞土,掃地、掃除也可以說是糞。」現在的話講「拉積」,或者講垃圾。「杇有污、圬等的寫法。」這個杇這裡是一個木字旁,另外的寫法有三點水,有土字旁,這裡是木字旁。寫法不一樣都念污,污穢這個污,現在用三點水這個比較多。「鏝也,或鏝物」,這個鏝就是抹牆用的工具,好像泥水匠抹牆用的工具,鏝物。

  『宰予晝寢。』「宰予,孔門四科中的言語科大哲,予為名」,予這個字是他的名,「字是我。古人長輩對晚輩稱名,平輩不能稱名,日本有名無字,中國自古都有名有字。男子二十加冠起字,朋友見面稱字。從前沒有加冠都可以稱童子。」這是古禮,男子二十歲加冠就戴帽子,舉行成人禮,這就要起一個字號了,朋友見面就稱他的字,就不再稱他的名。沒有加冠以前,就是二十歲以前都可以稱童子,可以稱名。成年人就要尊重他,不能再稱他的名,一般人稱他的字,只有父母、師長一生稱他的名。「論語這本書有說是曾子、有子弟子所集的,對老師連字也不稱,有考異說是到子思時才編輯的。」也有考證不同的資料,說是到子思那個時候才編輯這個《論語》。「這一章稱宰予,晚輩不可稱長輩的名,這裡為何稱宰我的名?這是一疑。」這是一個疑問。「古人的書,一字一句不可輕過」,不可以輕易看過。「詩文都是如此」,詩的文章也都是如此,每個字每句不可以輕易看過去。「心粗氣浮者,才以為沒問題」,這個不能粗心大意看過。「你們後來必須獨立,必須具備眼力,不可有傲心。」這個也非常重要,不可以有傲慢的心理。

  「晝寢,梁武帝開始作畫寢。」梁武帝那個時候開始作畫寢,這是一個說法。「先說晝寢,白天上屋裡睡覺,叢林午飯後不許午睡,因為白天必須有振奮的氣概,所以不許睡覺。宰予是賢人,白天睡覺,有說是進入寢室中休息。昔日再好的至親至友,都必須在大門之內,二門之外的客屋,不許到裡間的」。不許到裡面這個房間的。「從前人們白天一出寢室,除非有特別事,便不許到寢室,入寢室就是偷懶,是不對的。所以梁武帝說是畫寢,以為宰我不致晝寢。」梁武帝說是畫,以為宰我他不至於白天跑去睡覺。「有一齣晉劇豫讓橋,演豫讓刺趙簡子,豫讓在廁所中以鏝襲擊趙簡子。金谷園的廁所極其奢華,而且以棗塞鼻」,把鼻子塞住,用吃的棗塞在鼻子,在上廁所,那是很奢侈的意思。「王敦卻以為在廁所吃棗」,不是在廁所吃棗,棗塞住鼻子比較不會聞到廁所的臭味。「梁武帝以為寢室雕畫,太奢侈,所以孔子不以為然。」這是梁武帝的解釋,他以為在寢室裡面雕刻畫畫太奢侈了,所以孔子不以為然。這是梁武帝的解釋。

  「另外有第二種注解是學佛者所注,所學不同,胸襟就有不同。」他學的方面不一樣了,他的胸襟就不同,就不一樣了。

  「今以晝寢而言」,現在我們以晝寢這樣來講,「不管睡覺,或入內休息,都不可以,因為什麼地處就有什麼地處的功用。」寢室那當然是睡覺的地方,那白天進去寢室,那不是要休息嗎?或者去偷懶。

  『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於予與何誅?』「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爛木頭不能雕刻了。」

  「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時間久了,牆皮(牆壁)壞掉了,不能再鏝杇修飾了。」你用抹牆的工具修飾也沒辦法了,「必須換新的。」

  「於予與何誅?宰予,我怎麼責備你?白天不可睡,沒有振奮之氣。」

  「皇疏引慧琳公云,宰予見時後學之徒,將有懈廢之心,故假晝寢以發夫子切磋之教。這是佛學派的注子。」這裡又舉出《皇疏》,《皇疏》這個注解引慧琳公來解釋這一段。他的解釋說,宰予看到後學這些學徒有懈怠荒廢之心,所以他去表演白天睡覺,讓孔夫子來開示。現在我們佛門講開示,這裡講切磋、賜教,雪廬老人講這是佛學派的注子。這是屬於這方面的一種注解、一種解釋。

  「范甯也說:託夫弊跡以為發起,蓋與論短喪同志意。此賢者牖世之心,可謂苦矣。」這個講法也有相似之處,跟上面那個注解也有相似之處。

  『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

  「這一段比上一段溫和,這段和與前段若連貫,為何又加子曰?」就是這段比上一段,語氣上比較溫和了。這段和與前段,就是跟前段如果是連貫的,這當中為什麼又加子曰?「我們若不察覺,便是眼力不行。又有人說,這不是一時之說,故又加子曰,哪一種說法對,吾不決定。」這是兩種說法,兩種看法,有一種是說這不是同一個時間講的,另外一個時間講的,所以加上子曰,又一個開頭。當中不同的說法,雪廬老人講,哪一種說法才對這個他不能決定。

  「梁武帝稱宰子,慧琳公稱賢者,與古來大儒罵賢者相比如何?其中的德性胸襟,就大有差異。你們若能用心就能改脾氣。」這也是給我們舉出來,這個地方我們要用心,用心去體會這些意思,所以常常來學習,來複習用心體會。特別這一段雪廬老人給我們提醒,「學問深時意氣平」,學問深了的確能改脾氣。

  好,今天這段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