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每日論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文字檔下載:docpdf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每日論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六十集)  2019/1/21  台灣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20-037-0060

  諸位同學,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八佾篇」第十一章。

  【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

  「凡爭執大的章節,有作講義解釋;沒有爭議的,便不作講義。另外有注重考據的章節,吾也不費事考據,因為講的聽的都難,初學的人沒有這個眼力,而且對於實用也未必有益。」這章一開始,雪廬老人這段話給我們交代,他講解《論語》,自古以來爭執比較大的章節,就是有爭議的章節,雪廬老人他有做講義來分析、來解釋;沒有爭議的,便不做講義。沒有爭議,就不再特別做講義;有爭議的才要特別做講義,才去解釋、分析各家的說法。另外有注重考據的章節,雪廬老人他也不會去考據。因為考據這方面的學問,講的聽的都有困難,特別初學的人沒有這個眼力,而且對於實際生活上的用途也未必有幫助。未必有益之,也沒有幫助,學的這些他在生活上也不實用,意思就是不實用、不切實際。所以雪廬老人他也就沒有再花時間去考據這些事情。這段雪廬老人首先給我們交代。

  下面接著講,「例如孔子對於夏殷的禮,都能說,但是因為文獻不足夠證明,也沒有辦法。」孔子對於夏殷的禮,他也能說,但是文獻不足。文獻不足就是實際上一些證據不足,那也沒有辦法。「讀書必須注意這一點,不宜呆板。」雪廬老人特別給我們點出來,我們讀書必須注意到這一點,不可以呆板的。「禘的意義,我們不能清楚知道其中用意,只好隨從古人的說法,不敢強作主張。」就是禘這個意思,我們不能夠很清楚知道其中它是什麼用意,所以只好隨從古人注解的說法。雪廬老人講,我們也不敢強作主張,不敢有自己的主張、看法。

  『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有人問孔子,「禘禮是怎麼個辦法?」要辦禘禮要怎麼辦?孔子回答:「不知也。」他說我不知道。「孔子懂」,他不是不懂,「卻不能答覆,因為問的人不夠程度的緣故,因為祭祀的人就不懂禘禮」。主持祭祀的人本身就不懂禘禮,所以孔子回答不知,他也不知道。

  『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若知道禘禮是怎麼個辦法,那對於天下就像這個(記者說:指其掌)。示表示,擺在眼前。」

  『指其掌。』「指掌是什麼意思?一般而言是容易。」若一般來講,指掌當容易講。「這一章不是如此解。」但這章書不是這樣的解釋,不是一般的解釋。「孔子自己說不知也」,孔子自己都說他不知道,「後人怎能說知禘禮便能治天下?這種說法不可跟從」。孔子他都說不知道,以後的人他怎麼能夠說知道禘禮就能夠治天下?這種說法我們不可以跟從,這是雪廬老人給我們提出來了。所以我們讀了雪廬老人的《論語講記》,再去看自古以來各家的注解,就知道它對在哪裡,有問題的在什麼地方了,我們就有這個眼光可以去辨別。

  「祭的人連禮器都不懂,何況是禘禮!什麼禮器有什麼用途,分量如何,都有一定。」什麼樣的禮器,叫什麼名稱,它是什麼用途,它的分量有多少,都有它一定的。祭的人都不懂,那何況其他的,何況是禘禮?「只要牢牢記住就可以了,不必妄作聰明,不知而強作注解。」這一句也非常重要,雪廬老人特別給我們提示,我們記住就可以了,也不必要妄作聰明,不知道而勉強去給它做個注解。你看孔子他都說不知道了,我們再去給它強加以注解,那這個就不必要了。

  好,這一章我們就學習到這裡。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