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太上感應篇直講 第三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文字檔下載:XMLPDF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太上感應篇直講(第三回)  悟道法師主講  (第八集)  2017/10/30  中國上海  檔名:WD19-028-0008

       《太上感應篇直講》。諸位同修及網路前的同修,大家下午好,阿彌陀佛!請大家翻開經本第二十八頁,最後一行,從:

       【見他色美。起心私之。】

       這句看起。這兩句就是「看到他人妻女貌美,便起了邪淫之心」。俗話講「百善孝為先,萬惡淫為首」。在《太上感應篇》,貪欲、殺生,這些口過講得很多、很詳細,為什麼萬惡之首反而只有兩句話?這也是太上的一個用心,主要這個惡業比較不容易體會,不容易理解,一般貪、殺的惡業比較明顯,大家比較容易體會、理解。所以蓮池大師也跟我們講,說「明明安毒藥於惡食中,是殺之慘也;暗暗安毒藥於美食中,是欲之慘也。」用這個來比喻形容,就是一個很不好的惡食,就是那個東西很不好的,再給它放上毒藥,大家就很明顯,那個東西不好,再加上毒藥,這一講,大家很容易來體會。淫欲它是很美好的美食,暗中放進去毒藥,怎麼跟人家講,大家也很難體會,看到這麼好的東西,怎麼會是毒?他不知道這裡面的毒非常厲害,因此蓮池大師用這樣的形容。

       我們眾生會在六道裡面輪迴,《圓覺經》給我們講,「一切眾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如果我們沒有這個念頭,不會到六道來。出家人要了生死出三界,所以在戒律講要斷淫,在家人不一定要了生死,求人天福報,佛戒邪淫。在家人可以居室,可以結婚生子,但是戒邪淫。如果在家人要超越三界,還是要斷淫欲。但是這條不好斷,這條在見思惑裡面屬於思惑,貪、瞋、殺生那些見惑比較容易明瞭,比較好斷,這條藕斷絲連,不好斷。如果那麼好斷,那早就超越六道了,還會在六道生死輪迴嗎?不會了。所以在《四十二章經》佛給我們講,如果有一個事情跟淫欲一樣的性質,就是我們煩惱當中有一個跟淫欲這個事情性質是一樣的,佛就給我們講,天下所有的人都不能得道了,都不能脫離六道輪迴了,那還好只有一個。可見得斷這個真難,不容易。我們看《楞嚴經》,阿難尊者他證得初果了,遇到過去世的冤親債主摩登伽女,他還是會受她的咒術來迷惑。所以佛請文殊菩薩用楞嚴神咒給他化解,斷他的情欲,斷情欲。所以這個不容易。蓮池大師在《竹窗隨筆》也有講到這樁事情。

       所以,太上在此地就是誡我們『見他色美,起心私之』,見的時候起一個心私之,去愛慕、暗戀,種種這種淫念淫想全部現前,就造了很多的罪業。所以,「百善孝為先,萬惡淫為首」,這句話就是從這裡來的。這條我們就是要從起心動念,主要太上就是勸我們要從起心動念,念頭一動就要趕快把它轉過來,轉過來就得到非常殊勝的福報;轉不過來,一直迷惑顛倒,也招來無量的災殃,關鍵在這一念能不能轉得過來,這個是非常關鍵的地方。這個念頭轉過來,也就戰勝了自己的私欲,私之就是自己的私欲,你「見他色美,起心私之」,就有佔有、控制的念頭,種種的惡念就跟著起來。所以要從起心動念去覺照,功夫就在這個上面用。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負他貨財。願他身死。干求不遂。便生咒恨。】

       『負他貨財,願他身死』,就是欠人家的財物,希望債主趕快死,死了,他就不用還了。是不是債主死了就不用還?實在講這一生沒還,來生還是要還,來生還的可能要多加一些利息,還還得更多。這些都是不明因果,所以才會有這樣的一個存心,這個存心就不善。『干求不遂,便生咒恨』,就是「非分的奢求,不能遂心,就咒罵懷恨他人」。所求的不能滿自己的願,就去咒恨他人,這個實在講也是很不明理。

       【見他失便。便說他過。】

       看到他人、別人有損失,有不如意的時候,便說他過,「就議論他平日的過錯」,他是怎麼怎麼才會這樣,這個就是『見他失便,便說他過』。看他遇到有什麼不如意之事,就說他就是怎麼樣,做什麼過錯。別人有過錯當然是他自己造作的,他有失便當然也是他的因果,但是我們也不必要去說他的過失,說他的過失變成我們造口業,不必要去說。

       【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

       看到別人的身體相貌,『不具』就是我們現在講殘疾的,或者他的面貌特別醜陋,我們見到這些人要格外恭敬。在李炳南老居士《常禮舉要》裡面也有講,就是見到殘疾人要格外恭敬。因為這些人他們都有自卑感,他的身體這樣他已經很自卑了,他已經很難過了,我們看到他再去笑話他,你說他怎麼受得了?我們不可以這樣。就是對這些人要特別對他尊重,特別恭敬,避免傷到他的自尊心,這些人他特別有自卑感,我們一定要知道。所以不可以見到這些殘疾人,四肢不全、五官不具而去笑話他,應該憐憫、尊敬。

       【見他才能可稱而抑之。】

       看到有才能的人,「不稱讚反而貶抑他」,給他貶低,給他抑制,讓他的才能不能去發揮。下面這句:

       【埋蠱厭人。】

       『蠱』是蠱毒,聽說苗疆都有埋蠱的,這個是屬於邪術,去『厭人』,去「魘魅人」,讓人中了邪術。這個在過去我們也聽說,現在還有,這個是害人的法術,不可以學這些。過去我小時候常常聽我父親,我父親的朋友到我家來喝酒,常常會講這些故事。以前有,現在還有,有些學符籙的。符咒它有好的符咒,也有害人的符咒,有幫助人的符咒,也有害人的符咒。幫助人的符咒,像以前我年輕的時候,十幾歲,常常喜歡去逛街,看到台北市路邊攤賣藥的、講故事的,還有勸善的,五花八門,很多。有個道士他就是勸善的,這個道士他就教人一些好的符咒。以前醫藥不發達,像安胎符,就是懷孕生小孩,這個安胎符,畫這個符給孕婦,化個符水給她喝,這個胎兒他就安然的生產,這個是好的符。還有化骨符,就是吃雞骨頭、魚刺骨頭哽在喉嚨,拿也拿不出來,下也下不去,就用化骨符水一喝,它就下去了,就會排出來。還有在郊外不小心割傷、流血了,拿一片樹葉念一念咒,咒語我都忘記了,一片樹葉貼在傷口,然後念一念咒,它就止血。不過現在和風來有萬能膏,就不用那個咒了,萬能膏一塗也就好了,我現在都用萬能膏。以前沒有這些膏的,以前沒有。以前都是鄉下,然後你到外面去,你受傷了,那也是滿實用的,這些符,就是隨便摘一片青色的樹葉,向傷口一貼,然後念念念,它就止了。所以好的符咒,那個道士都是勸善的,他教人都是好的,幫助人的、利益人的。

       但是符咒也有專門害人的,有害人的。還有,我聽我父親還有他的朋友講,一樣在學符咒,他們還會鬥法,鬥法在比賽看誰的符厲害,在鬥法,驅使鬼神。有一次,有個人到一個人家裡去,雨傘忘記拿,被偷走了。後來一問,他們都說沒看到,他就念念念,用火燒符,就是咒他那把雨傘著火,結果偷他那把雨傘的人,他拿到家裡那把雨傘就著火了,就燒起來了。聽說學這個不好的符,害人的符還要發誓的,好像要發三條毒誓,就是學害人的符,第一個沒有後代,第二個就是不能有錢,第三個也不能得到官位。我想一想,那何苦去學那個?害人又不利己,學那些也是很愚痴的。所以,學這些邪術很多。

       還有到新加坡,那些同修跟我講,新加坡南洋那邊都流行降頭,降頭也是邪術。有一次我到台灣東部,台東淨宗學會去講經,有個警官在那邊,現在退休了,也是我們的同修。他說有一次有個新加坡的人會降頭,他說這個法術真的很厲害,在那邊施法,很多人受到他法術的傷害。他是外事警察,所以他去取締這個人。這個警官跟我講這個事情。我到新加坡去,他們也常常跟我講這個,這類都屬於這句裡面的,司命之神都要記過的。所以不要去學這些邪術,特別是害人的。如果有幫助人的,那個是多學一學,多教人,那個是好的。

       【用藥殺樹。】

       這句現在的人犯的就更多了,樹都有樹神,在佛經上講,超過一個人高度的樹都有神。所以,佛誡比丘,要蓋茅蓬砍樹木,三天前要先去請這棵樹的樹神搬家,給祂念咒念佛迴向,三天後才能夠去砍;沒有提前去告訴樹神就砍了,就犯戒了,沒慈悲心。樹神,以前也是聽我父親的朋友到我家來喝酒,就聽他們講故事。以前沒有電視,連個收音機也沒有,所以聽故事也就是我們唯一的選擇,小孩子聽大人講故事。有一次,我父親的朋友到我家來吃飯喝酒,就聽他們講,從小我就喜歡聽大人講故事。以前我父親做過金礦的礦工,就是採金礦的,也有做採煤炭的礦工。以前做煤炭的礦工都是帶個盒飯,現在大陸叫盒飯,台灣叫便當,從家裡帶盒飯,一大早去工作,到坑裡面去工作,然後到中午上來,帶的盒飯在那裡吃一吃,就下班回家,大概是一個上午的時間。他們帶了盒飯,以前也沒有現在這麼方便,有個屋子給大家放,大家那個盒飯就吊在坑口的樹,吊在那個樹上,然後就進去礦坑裡面工作。很多人出來吃中飯的時候,那個便當(盒飯)飯菜都變了味道,好像有人吃過的,說不上來,變了味道,很多人都是這樣的;其中只有一個人,只有他的盒飯它沒變味。大家都很奇怪,怎麼我們同樣吊在一棵樹,你的怎麼沒有變味道,我們統統變味道,好像快要有一點餿味這樣。就問那個人,說你的怎麼會沒有變?他說我吊盒飯吊在樹的時候,我都會跟樹神講,我都有跟祂講,我說這是寄放的,不是給你吃的,不是供養你的。所以我是寄放的,這是我要吃的,不是拿來供養你的。他說我都會跟祂講,所以祂就不會吃我的盒飯,我的盒飯不會變味道。你們統統沒講就吊上去,祂以為你們要供養他的,所以全部被吃了,所以你們的盒飯都變味了。因為鬼神就是吸取飲食的精氣,這也是台南開心法師告訴我的,他說祂是吸飲食的精氣,精氣祂吸走了,飲食的味道就變了。我小時候五六歲、七八歲,聽大人講這些故事,我記到現在六十年了還記得,六十年前聽的故事還記得,跟你們分享。後來學了佛,看到佛經講,的確有樹神,確定真有。所以,以後如果你們到郊外郊遊,帶盒飯吊在樹上,要記住這句話,跟樹神講,這不是供養你的,是先寄放一下,你的盒飯就不會變味道了。

       『用藥殺樹』,這個在現代就多了。我們看到前面「積善章」講,「昆蟲草木,猶不可傷」,你看那個小草、樹木都不可以去傷害它的。用毒藥來殺樹,這個就造罪業,還有傷害花草樹木,這個也是罪造得很重。我們在十幾年前,一、二十年前我到古晉,馬來西亞,東馬古晉報恩念佛堂,那是李金友蓋的念佛堂,請悟忍師去管理。師父叫我去掛個名當住持,實際上是悟忍師管理,我不管。那個念佛堂是蓋在一個山上,它那個山上是一個高爾夫球場,十八個洞,風景很好,的確也是人間仙境。它山上還有一個直升機的停機坪,前首相馬哈迪打高爾夫,直升機就直接載他到山上,他山上有一個飯店賓館。我就聽他們講,他們要保持高爾夫球場的草坪翠綠,都要用殺草劑,就是殺草裡面的蟲,殺草劑,這個也是殺生,造的殺生業也是很重。所以,我們不能「用藥殺樹」。現在很多人透過實驗,的確不用這些農藥、這些殺草劑。實在講,的確這些動物也是能溝通的。特別我們是學佛的人,不殺生,這個要禁止,不要造這個業,動物不能殺,植物也不能殺。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恚怒師傅。抵觸父兄。】

       『恚怒師傅』,就是「對老師懷恨、發怒、無禮之至」。現在在學校那就很多,打老師的,甚至有殺害的,都有,你說這個怎麼辦?現在學校的教育不教這些倫理道德、因果教育,認為這個統統是迷信,只教科學知識,這些人教出來真的是無法無天,造了很多罪業自己也不知道。『抵觸父兄』,「抵」是抵突,我們一般講頂嘴,這叫抵觸,抵觸父親、兄長,這個也是不孝之罪,不孝、不悌,對父兄應該要孝敬,不孝、不敬也是造罪業。這個兩句,「恚怒」屬於心裡的忿怒,「抵觸」是口業,這個要避免。再看下面:

       【強取強求。好侵好奪。】

       這兩句是相關的。『強』就是用強硬的手段奪取強求,「不講情理法」。『好侵好奪』,「好」就是喜歡,喜歡去侵佔別人,喜歡去奪取別人的財物。這個兩句,從小個人,大到一個國家,現在整個世界,我們看到有些強國的確他們造的就是這個業,用很強勢的要去得到他們國家的利益。昨天我是看一下電腦網路的新聞,這段時間比較少看,有時候稍微了解一下世間這些發生的情況。看到一個新聞報導,說美國特朗普總統去訪問歐洲都很強勢的,到歐洲這些國家去。這個新聞他們在分析在講,他說特朗普總統去,不是去跟人家好好談的,是去跟人家吵架的,然後他用很強勢的,吵了,就是要人家讓步,讓美國得到利益,要人家讓步。下個月十一月八號到十號要到中國來訪問,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看到這個新聞?不知道,我現在報給大家知道。好像五號、六號,到日本這些亞洲國家。他還沒有來之前,已經把美國三艘航空母艦、戰鬥群全部開到亞洲來了。夠不夠強勢?很強,那打擊率是百分之百的。來,新聞分析,這個來就表示他就很強勢,你不讓我,我就揍你。然後第一個拿朝鮮開刀,打給你看,看你讓不讓。像這樣的姿態就是這裡講的,「強取強求,好侵好奪」,三台北斗神君、三尸神、灶神這些都會記過的,這些神不是中國才有,外國也有。《感應篇》講,「凡人有過」,凡人的意思是什麼?凡是人,只要你是人,它沒有說凡是中國人,不是這樣寫的,凡人,只要你是人類,都是一樣的。跟《地藏菩薩本願經》講的,羌胡夷狄,中國人、外國人,犯了這罪業,統統地獄報是一樣的,乃至你地位再高,天龍八部,犯了這個業,一樣受果報。我們個人也不可以去對人強取強求,好侵好奪,這個就造罪業了。實在講,這個對美國也沒好處,實在是司過之神記過,都扣掉他的福報了,減損他的國力了,那怎麼會有好處?所以特朗普要勸他念《太上感應篇》。

       美國總統,不聽話,他就吃虧了。以前布希,你們大陸叫布什,大陸翻的總是要跟台灣不一樣,布什(布希)要去打伊拉克。我們師父是美國公民,他在德州達拉斯他也是很好的公民就是了,布什也是德州人。我看師父,我親自看到他寫的信,寫給布什,寫給他,勸他不要去打。我看師父他自己還刻印章,師父也會寫字、也會刻印章,刻個印章蓋上去,送給他。他好像請陳總裁她女兒,她女兒在白宮國會上班,請她女兒帶去給布什,送給他,勸他不要打,他說打了後面不好收拾。結果布什就不聽,他還是去打,打了到最後,果然不出師父所料,真的後面很難收拾。而且美國的國力,一直走下坡。這些年,我們也是從新聞報導看到這些經過,這樣一路看下來,的確看到這個因果,現在都能看得到。現在美國的確是國運一直下降,跟我們早年去,我是一九九O年第一次到大陸,一九九一年第一次到美國,那個時候到美國,美國那邊非常好的,我們坐國內的飛機,都是坐AA的飛機,不用檢查的,好像買公車票,也不用看證件,登機卡給他一刷就上去了,送客的還可以送到上面再下來,比搭公車還方便。現在好像草木皆兵,搜身。你說現在有比過去好嗎?比過去不好。為什麼不好?政策不對。為什麼不對?「好侵好奪,強取強求」,就犯了這兩句。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擄掠致富。巧詐求遷】

       這兩句跟上面兩句也是相關的。『擄掠致富』就是擄人掠取別人的財物,達到自己致富,這個也是強盜的勾當。『巧詐求遷』,「不腳踏實地,以奸巧弄假的手段求得升遷」。這些都是罪過。

       【賞罰不平。逸樂過節。】

       「賞罰偏私,不公平。」這個世間有很多事情都是因為不公平而起的,如果公平了,那就沒有這些事情。在社會上很多事情發生都是因為不公平,賞罰有偏私。因此,在美國也常常因為種族方面的問題而起衝突。種族歧視也都一直會存在的,因為眾生都有分別心,所以種族歧視它是很自然的。白人跟黑人,從美國開國以來,還沒有開國,就是白人都會歧視黑人,黑人也有他不好的習氣。在法律,警察的取締方面,我們常常在報章雜誌看到,就是賞罰不平,處罰也不公平。所以,我們常常看到美國白人跟黑人種族的暴亂,發生這些事情。我們看一看,真的,也就是這句講的,不公平。不公平,引起不同族群的互相鬥爭,這些都是造罪業。

       『逸樂過節』,「逸」就是「安逸享樂」,過分,「不節制」。以前我聽澳洲的同修講,澳大利亞土地很大,大概大台灣兩百倍,土地很大;人口比台灣少,台灣二千三百萬,它一千八百多萬,地廣人稀。澳大利亞跟紐西蘭,大陸叫新西蘭,總是要跟台灣不一樣,我們要統一。新西蘭跟澳大利亞是現在我們地球上唯一的淨土,沒有污染。不過新西蘭有地震,雖然沒有污染,但是它有地震。澳大利亞沒有污染,但是天空破一個洞,臭氧層破一個洞。我看澳大利亞的學生,小學生上學都要戴帽子,後面還要有一個巾,好像日本以前神風攻特攻隊這樣,穿長袖的,怕太陽曬多了會得皮膚癌。我看那些洋人也不怕死,還是在海灘去曬太陽。但是在環境上來講,它水質好、空氣好,農作物也都很健康的。但是經過調查,全球調查,各國地區人的壽命,他說澳大利亞的人並不長壽,反而比我們中國的人短命。我們中國污染很嚴重,霧霾什麼一大堆的,反而比他長壽;它空氣那麼好,反而比較短命,大家想來想去想不出什麼道理。聯合國做一個調查,報告是這樣的,他們壽命短,地廣人稀,空氣好、水質好,農作物又沒有農藥,吃得好,呼吸的又好。後來悟永師(悟永師已經往生了),悟永師他講的,他說澳洲人大概福報享盡了,因為喝最好的水,吃最好的食物,呼吸最好的空氣,又不修福,就是一直在享福,一直在消耗他的福報,所以平均壽命就不長。他講這個話我覺得也不無道理,再看到這句,「逸樂過節」,司命要記過的。逸就是安逸享樂,過分,不節制。

       我的牙周病很厲害,在台北有一個小診所,有兩個老夫妻,七十幾歲了,一個姓王的,王醫師,他很發心,給我看牙齒、做牙齒統統不要錢。他只喜歡參加我主持的法會,他一年就在國際會議中心他們老夫妻一起去參加法會,而且有時候還會找幾個同修去,他就心滿意足了。做牙齒統統不要錢,我隨時打電話去,要去看,隨時可以去的。一般牙醫是要預約,多久之前要預約他才有時間的,我是隨時可以去的。我也貪圖方便,這個醫生也很好。他也很慈悲,有時候他做得星期天都沒休息。我說你年紀大了,有時候我去給他看牙齒,他就跟我講,他現在好累,身體都不好,要去看醫生吃藥。我說你要多休息休息。他說有時候患者來,他牙在痛,我就不忍心,就幫他看。他說有時候我大年初一人家來敲門,他在牙痛,他說我也想到他很痛苦,要幫助他解除痛苦,就幫他看。我說你真有慈悲心。他說現在好的牙醫也不多,有些醫生他過年的時候都放假,都不看的。但是他說有人來敲門,他還是看,當然他就很累了。他跟我講,他有個朋友也是牙醫,技術也非常好,他說好像五十幾歲,五十五歲以後他就退休了,他就不看了。大概錢也賺了很多,移民到美國,好像六十幾歲就往生了。然後我聽他講,他跟我講一句話,我覺得也不無道理。他說他就不為人家服務,就去享福,如果他像我一樣,發心為人家治病,可能現在他還在。我想一想也有道理,因為他現在替人服務是修福,你不替人服務去享福,福報享盡,祿盡人亡,也不無道理。所以,我聽到他這麼一說,我也不太敢勸他休息。這條就是告訴我們,不要太安逸。所以大家有空,我做法會大家多來參加,不要去玩。去玩,你記住,加減乘除,扣掉,福報損耗;來這邊做法會、做義工,很辛苦,但是你在加分,累積。你要選擇哪一個,自己決定。我們再看下面:

       【苛虐其下。恐嚇於他。】

       『苛』就是苛刻,『虐』是虐待,苛刻虐待他的下屬、他的傭人,「刻薄殘暴」。下面的人我們不能對他苛刻,要照顧他。這次到蘇州固鍀參觀吳董的公司,他對下面人照顧很周到,這一點我們要向他學習,連他們員工的父母、兒女、家屬都照顧,所以這個是值得我們向他學習的。「苛虐其下」,在台灣有些報紙常常也報導一些事情,就是外勞。外勞也是有兩方面,有些外勞也是很不好,沒有盡職,不好;有些老闆,他也不好。這個我們要講公道話,不能只有講一方面的,這兩方面都有。有些當老闆的人,他也對這些請來的外勞苛刻,有的虐待,也有,但不是每個人,有的老闆很好的也有。像我母親在世的時候,八十幾歲的時候,她骨頭不好,行動不方便,她住在寺院裡面,我弟弟就去請一個外勞,外勞就是請信佛的,越南信佛的一個外勞,一個女眾來照顧,一直照顧到她往生。我就很感激這個外勞,我常常有時候過年過節我都包個紅包給她,我非常感激她照顧我母親,我真的是從心裡由衷的感激。她離鄉背井來到我們這裡賺些錢,我們要感恩她,怎麼可以去對她刻薄虐待?這個是不可以。

       下面這句是『恐嚇於他』,就是「虛張聲勢,使人害怕」。這個在社會上也常常有,接到恐嚇信,或者跟對方有過節,寫個恐嚇信,要去害他,讓對方害怕,這個也是造罪業。再看下面:

       【怨天尤人。訶風罵雨。】

       這句我們也很容易犯,遇到不如意的事,不是怨天就是尤人,怪別人,怪天公不公平。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我們學了佛,總是要知道,這也是果報,果必有因,我們過去生造不善的因,這一生遇到這個不善的果,知道這個是因果報應,就不可以『怨天尤人』。但是如果不明理,難免就「怨天尤人」,怨天尤人,罪業又加罪業,那果報就更不好了。所以,孔老夫子他教學生也是不怨天不尤人,你看孔老夫子他遭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情,他也不怨天不尤人。你看「在陳絕糧」,在陳國那邊被困住了,七天沒得吃,他的學生餓得都不行了,子路就講「君子亦有窮乎」,君子也會這麼窮嗎?孔老夫子回答,「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就是說君子遇到窮困,他會安分不作亂,不怨天、不尤人。小人他窮也不行,富也不行,有錢他也亂來,沒有錢他就幹偷盜不如法的事情。所以小人窮斯濫矣,他窮他就作亂,君子遇到窮困他不作亂。所以,餓了七天,所有的弟子都餓得不行了,心裡難免生起怨尤之心,但是孔子還是平心靜氣的。這是世間聖人,也會遭遇不如意的時候。出世間的聖人,釋迦牟尼佛他遭遇的就更多了,也是很多,你看三個月馬麥之報,成了佛還要受這個報,那也是過去生造的業。明瞭這些因果就不怨天、不尤人,這是我們要學習的地方。我們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不怨天、不尤人就是消業障,過去我們造的業障現在消掉了;如果怨天尤人,舊業消了,又造了新業。

       『訶風罵雨』,這是對自然界的,「風雨不調順」就罵風罵雨。古人在風雨不調的時候,總是反省自己,人心不善,招感自然界風不調、雨不順。如果人心善,就像《無量壽經》講的「日月清明,風雨以時,災厲不起,國豐民安」,就是我們一般講的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所以,古時候如果有這些天災地變的事情發生,地震、旱災、風災、水災、火災、傳染病,瘟疫就是傳染病,這些災害,做皇帝的人要去懺悔,要減少飲食,齋戒沐浴,去反省,看看哪些政策做錯了,要改過,這樣就把災禍變為吉祥。所以不可以「訶風罵雨」。

       【鬥合爭訟。妄逐朋黨。】

       『鬥』就是鬥爭,『合』是合作,有一些事業上的合作,可能這個當中起了爭鬥,爭取利益,就去訴訟,告到法院去了。『爭訟』就是鬥爭,去訴訟,告到法院去。有人專門是在「播弄是非,使人打鬥訴訟,從中取利」,這個行業就是現在的律師。律師如果沒有學傳統文化,很可能就造了這個罪業。為什麼?因為律師往往把那個不合理的,只要付錢給他,他就要把不合理的也要講到合理,為他去打這個官司。這就昧著良心賺這個錢也不好。有道德良心的律師是民間的包青天。他如果只是為了錢,不顧道德仁義,那可能統統是昧著良心。因為法律是伸張正義的,如果是為了錢財,那這個就是造罪業了。

       這個爭訟、訴訟。早期台北景美華藏圖書館,韓館長請一個蕭律師當法律顧問,蕭律師的太太她也是常常來聽老和尚講經。有一次她跟我講,她說還有父親跟兒子打官司的,兒子告父親的。我說:怎麼兒子去告父親?她說:悟道法師,你不知道,現在我們律師事務所,千奇百怪什麼樣的事情都有。我說:怎麼去告?她說:父親財產分得不公平,他兒子去告。你說這個當父親的他情何以堪?你說傳統文化重要不重要。因此,當法官的、當律師的,公門裡面好修行,在民間當律師的也可以積功累德,勸人家不要爭訟是最好的。如果為了一點利益,造了這個罪業,司過之神記過,實在是得不償失。

       【妄逐朋黨。】

       『妄』就是盲目的,去加入不法的黨派。『黨』這個中文字,現在簡體字可能改了,改了我們就看不出它的意思。現在簡體字的黨,好像上面這個尚還是有,但是下面這個好像ㄦ字。正體字這個黨下面是個黑,黑白的黑,為什麼這個造字寫個黑?有一黨之私就黑了,有私心它就黑了。我這個黨,只要對我有利的,錯的也是對的;對我不利的,對的也是錯的,這個就是一黨之私。所以,老祖宗創這個字,我們要會看。現在我們老和尚提倡文字學就是這樣,文字學學會了,真的看文字會開悟的,這是中文的特色,看它的文字真的會開悟的。加入這些不好的黨派,這個也是造罪業。再看下面:

       【用妻妾語。違父母訓。】

       「採納妻妾不合道理的話,違背父母的教訓。」所以妻妾語要看它合理不合理,如果不合理的我們不能採取,不能採用,不能聽她的。看她講的合理不合理,不合理的我們不可以採用,不可以用妻妾不合理的話,來違背父母合理的教訓。父母的教訓也有合理,也有不合理的,這個也是要分清楚的。父母叫你去偷去搶,這個不合理的,這種教訓你就不能聽了,你要勸諫父母這個不行的,做兒女要去勸的,不能陷父母於不義。所以這裡講的,主要是講妻妾很多是講一些不合理的,去違背父母合理的教訓,這樣就錯了,是這個意思。如果合理的,那當然可以採納。總是要有聖賢經典做為標準。再看下面:

       【得新忘故。口是心非。】

       『得新忘故』,這條就是「喜新厭舊」。結交新的朋友,舊的朋友他就忘了,忘了故交,這個人就不厚道。所以我們人還是要念舊,這個人念舊,就是這個人他的心地厚道,他常常懷念舊的朋友,老朋友常常懷念,不會得到新的朋友就把舊的給忘了,或者不要了,這樣是不對的。所以,我們有新的朋友,舊的也不能忘。所以,不可以「得新忘故」。

       『口是心非』,口中講得頭頭是道,心裡想的不是那麼一回事,這叫「口是心非」。心裡想的跟口裡講的是兩碼事,心口不相應。這句我們學佛的人更要學習,我們修淨土,這一條我們也要深入的去體會,我們自己也常常犯口是心非。我們舉出一個例子,我自己常常反省自己,我們常常做法會,念得都很大聲,要同生極樂國,念得特別大聲,阿彌陀佛現在來你去不去?大家都說要去,到時候來就不去了,那不就口是心非了嗎?大家說,我去這邊還有很多事情還沒做好,怎麼可以去。口中講的是要去西方,心裡還不想去,這不是口是心非嗎?所以我們要念那句要想一想。所以我現在念得都心驚肉跳,不知道大家念了有沒有感覺?我念完之後,我會一直在想,我是不是真想去西方,我現在放得下嗎?我都自己問自己。大家有沒有問問自己是不是真想去?如果不是真想去就小聲一點。不過念的時候,大家也都很大聲在念;不過大聲也好,反正提醒自己。總是心口要相應,那才能真正去西方。如果口是心非,那當然去不了西方,嘴巴講要去,心裡根本就不想去,這裡根本就放不下,就不願意去,那怎麼能往生?這個不能怪阿彌陀佛,這個只能反省自己。我們再看下面這句:

       【貪冒於財。欺罔其上。】

       『貪冒於財』就是「貪污錢財」。貪污,在政府部門當官或者民間的公司團體,一個主管或者有一個職位的,就很有機會造這個業,貪污錢財,沒入自己的口袋當中。『欺罔其上』,「欺」是欺騙、欺瞞,「欺瞞上司」,欺騙他上面的領導,或者欺騙自己的父母、師長。這裡講的「上」,主要還是指領導,在公司團體的老闆或者主管,下面的人欺瞞,做什麼事情不跟他講,欺瞞。

       【造作惡語。讒毀平人。】

       『造作惡語』就是「捏造不利人的壞話」,專門講壞話。『讒毀平人』,「造謠毀謗平白無辜的人。」現在造作惡語的很多,特別新聞媒體。前幾天我接到台北我們道場,傳一個東森新聞的一個片段給我,這個片段就是在講我們老和尚壞話的,台灣東森新聞。講什麼?講說老和尚講經不是講愛因斯坦墮核爆地獄嗎?老和尚講了很多次。這個也不曉得什麼人,他就去街頭上採訪,問到一個女眾,我看那個女眾兩個眼睛就怪怪的,那回答就怪怪的。我再把那個新聞給大家看。怪怪的,然後回答的那些好像不是合理的,我說記者去問這個,他本身對這樁事情他都問得都不是正確的。後來又問一個小孩子,一個學生,問那個學生他懂什麼,那個小孩子說,也不能說他墮地獄,他造原子彈對人類也有貢獻。這個我剪來給大家看看。我就把這個發給師父看,我們老和尚他像這類的毀謗,他說不理就好了。

       有時候有些情況我會用一點法律途徑,就是稍微給他一個警惕,也不是真正要跟他打官司。為什麼?因為我是看到《了凡四訓》,《了凡四訓》不是呂文懿公宰相退休,有一個喝醉酒的人就去他家罵他,宰相度量大,宰相肚裡可撐船,他的肚子裡面都可以撐一條船,度量很大不會跟他計較,他喝醉了,不理他。過了一年,那個人犯了大罪,被判死刑,呂文懿公他就想到,錯了,當時如果給他小小的警惕,抓他到公府去給他訓誡一番,可能他不會犯這麼大的罪過,他覺得當時沒有給他一個警惕是不對的。如果當時給他一個警惕,後面他會收斂,不會那麼囂張,再去造那麼重的罪業,被判死刑。我也是基於這個,但是我會斟酌情況,因為老和尚他的原則是不理會的,罵讓他罵。幾年前,東森新聞他也打電話來我們淨宗學會問,我們裡面的人說老和尚不在國內,不在,回答一句,他也把我們中華華藏淨宗學會報導出來了。

       幾年前,有人就開個廣告車,然後貼了說我們學會印《大藏經》錢都到哪裡去了,還把我放了一包金子,會發光的,說我貪污錢財,錢都拿到哪裡去了,說我們印《大藏經》錢到哪裡去了。那個廣告車就開來,指名道姓講我們的學會,講這個地址,就停在我們學會樓下。後來我們的總務就去找警察來,把那個司機帶到派出所去,叫他做筆錄,說你怎麼可以給人家毀謗?這個可以告他毀謗罪的。後來那個司機說是人家給他錢的,他也不知道是誰。警察就問他,那給你錢那個人,你總知道吧。後來去找,我也知道是誰,我也不講,後來找到給錢的那個人,警察就把他送到法院去。那個人他就會寫信去給老和尚,就罵悟道法師違背老和尚的教訓,老和尚都說不打官司,出家人怎麼可以跟人家打官司?把他送到法院去。然後我們請的那個律師就跟我講,這是告訴乃論,不是非告訴乃論。非告訴乃論就是你犯了公共安全、公共刑法,那個不用人家去告,檢察官就可以提告訴。告訴乃論是那個人的確要告你了,他才提上訴。我就跟他講,我說嚇嚇他就好,不要告。後來就沒有再開過來了,我如果沒有這樣,那個車子不曉得要給我停多久,造成大家的困擾。

       他說我貪污錢財,我那個帳都沒有兩本帳的,可以去查的,都要請會計師,都要報給政府的,我們印《大藏經》的,這個是世間的法律。我們學佛的人,那個因果,買磚你就不能買瓦,買瓦不能買磚。現在《大藏經》,本來要印一萬套,現在超過一萬套了,為什麼?因為超過那個數字。大家指定要印《龍藏》,我就不敢印其他的經,超過只好再多印,是這樣的。所以現在是超過一萬部了,很多同修來給我指定。指定,你買磚不能買瓦,買瓦不能買磚。所以,這個捐款有不指定的,就給道場你自己去統籌,那不指定,讓我自由去分配運用,哪裡缺用哪裡,這個是不指定的。有指定的,指定看你指定什麼項目,譬如用印經,或者造佛像,或者做播經機,或者做什麼紀念品,念佛機等等,你指定哪一項就是做那一項,這個指定的。譬如說指定印經,那就是用在印經,這是指定專款。還有指定當中的指定,譬如說我這是要印經,但是印經是印《乾隆大藏經》,那我就不能印其他的經,我就要印《大藏經》。所以,指定當中的指定。所以,現在有的同修他又要印《大藏經》,我說印《大藏經》就印《大藏經》。所以本來是預定印一萬部,現在超過了,因為超過那個錢,那我也不能把印《大藏經》的錢去印其他的經,我要背因果。實在講我們信佛的人也不需要法律,我們怕因果都比怕法律還厲害,買磚都不能買瓦,買瓦不能買磚。現在同修供養我一些錢,我比較活用,非常感激,哪裡缺哪裡用,這個就比較活動。指定,又指定當中的指定,那就一定是做那個。所以,這個因果要分明。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這段。明天我們就可以把這個課講圓滿了,明天還有一天。晚上,如果有時間的同修留下來,要心得分享,我們請翌茹老師來帶領大家,交流交流。好,非常感謝大家發心來共同學習。祝大家福慧增長,法喜充滿,我們明天見。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