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五戒相經箋要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五戒相經箋要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十八集)  2010/5/12  中國山東省海島金山寺  檔名:WD11-003-0058

       《五戒相經箋要》。佛陀教育網路學院的同學,大家好,阿彌陀佛!我們上一次跟大家學習到五戒第四條,妄語戒。前面殺、盜、婬、妄四條戒,我們已經大概學習過一遍,我們今天接下來就是第五條,酒戒。在科判裡面是「丁五、酒戒」,就是酒這條戒。我們請看經文:

       經【佛在支提國跋陀羅婆提邑。】

       這是佛有一次在這個國家、這個地方,在《箋》裡面講:

       箋【未見翻譯。】

       這個沒有翻成中文。

       經【是處有惡龍。名菴婆羅提陀。】

       在《箋》裡面也給我們註明:

       箋【未見翻譯。】

       就是在這個國家有一個地方,有一條惡龍,這個惡龍的名稱叫菴婆羅提陀。

       經【凶暴惡害。無人得到其處。象。馬。牛。羊。驢。騾。驝駝。】

       這個『驝駝』就是駱駝。

       經【無能近者。乃至諸鳥。不得過上。秋穀熟時。破滅諸穀。】

       到這裡是一段。這一段就是佛要講酒戒,為什麼要訂這條戒這個因緣的一個開啟,就是緣起。這個文我們看了也很容易明白,就是佛在支提國跋陀羅婆提邑這個地方,當時這個國家裡面有一個地方有一條惡龍,『名菴婆羅提陀』。惡龍,我們就知道,牠會造成地方上的很多災害,就是擾亂這個地方。這個惡龍非常的凶暴,『惡』就是惡意,『害』就是人畜都害,也害到人,也害到這些動物。所以,『無人得到其處』,就是沒有人可以到牠那個地方,到那個地方就被牠所害了。人不能到,連動物也都到不了,『象、馬、牛、羊、驢、騾、驝駝,無能近者』,這些動物也無法靠近,一靠近也被牠所害了。『乃至諸鳥,不得過上』,人跟動物在地上走的,不能靠近,無法靠近牠那個地方,甚至在天空上飛的鳥,也不能飛過牠那個地方,只要飛過牠那個地方也被牠所害了,飛不過去的,「不得過上」。『秋穀熟時』,「秋穀」就是秋天五穀雜糧成熟的時候,『破滅諸榖』,這個問題就更嚴重,一般人們所種植的五穀雜糧,賴以為生的,牠就去破壞。

       我們在經上看到,牠怎麼破壞?因為龍會降水,牠只要雨下得很大,水很大,這些五穀都被沖掉了,辛辛苦苦種的這些稻米、五穀雜糧也就泡湯了。這個事情我們可以理解,我們一般講做水災鬧水災,這個跟龍有關係。現在的人相信科學,不相信我們肉眼見不到的這些眾生,但是佛在經上講的,的確就是有這個事情。不但佛經講,在我們中國傳統,這些歷史記載裡面,有關龍的傳說記載也非常之多。龍,特別在我們中國人心目當中,是非常神祕的。大家都知道龍,但是好像很少人見到,所謂神龍見首不見尾,很少人見到。但是我們中國人觀念、心目當中,就是有龍。所以你看我們一般寺院,有很多寺院,還有廟,都刻龍柱,特別在神道的廟,刻龍柱就更多了。在古印度也是一樣,有這個龍。不同維次時空的眾生,不是說我們現在肉眼見不到,牠就不存在,事實不是這樣。事實是怎麼樣?我們現在只能見到三度空間的,超過一度我們就見不到了。見不到不代表牠沒有,牠還是有,只是我們現在見不到。因此佛在經上講的這些,再看看我們中國歷代這些記錄,根據經典的理論,我們很清楚可以肯定,這樁事情的的確確是有,不是迷信,也不是傳說,是事實真相。我們對這個有一個了解,對經文所講的才不至於有疑惑。在佛經上,有關龍的經典也非常多,所以在《大藏經》裡面就有一部《海龍王經》。我們現在大家,可能諸位同學都比較常聽到的,《佛說十善業道經》,這部經典就是在龍宮講的,不是在我們人間講的。你看經一開頭,就是對龍王講的,針對大海當中這些水族類的眾生,《十善業道經》是在龍宮講的。這個我們一定要相信。

       這個惡龍就是危害這個地方,這個地方的人畜都不得安寧。就有一點類似安世高法師到中國來,在宮亭湖度他前世的同學,有一點類似。他那個同學,前世跟他是同參道友,一樣出家的。死了之後,安世高再投胎到安息國去做王子(現在的伊朗,去做太子,到人間來);後來,出家以後到中國來,做翻譯佛經的工作。他這個同學墮到畜生道去了,墮到龍王這一類去了,牠是投生到中國的宮亭湖,在這裡當湖神。這個湖神就是他前世的同學,前世的同學為什麼墮到宮亭湖當湖神?他這個同學也是明經好施,他修得都很好,但是他這個同學還有一點瞋恨心。每一次托缽,托的飯菜比較不好,他心裡就很難過,就有一點不高興,覺得他講經說法,又喜歡布施,又持戒,怎麼得到這些飲食不好?心裡不高興。他明經好施、講經說法,又喜歡布施,修大福報,但是他的瞋恚心沒有降伏住,因此死了之後就墮到龍這一類去了。

       牠墮到宮亭湖當湖神,因為龍有神通,這個神通是根據牠前世修的大福報來的,牠墮到這一類,自自然然牠就會有神通。這個神通是報得的,牠的果報,牠就有這個能力,能夠呼風喚雨,也能變化,凡是要經過那個湖的商船,一定要到牠這個宮亭湖廟去拜拜。一般世間人拜拜都要殺生的,殺生給牠祭祀,有去跟牠拜拜,牠就很高興,你的船過去就平安無事;如果有一些船不知道,沒有先去牠這個廟給牠拜拜,牠就把那一艘船整個給它翻掉,起一個風浪,把整個船給它翻掉,把人都淹死了,當然業就造得很重。但是牠在當宮亭湖神,福報很大,遠近的人大家把這個事情一傳開,大家都知道,要經過宮亭湖一定要先去那個廟拜拜,才能保平安。如果你不去拜,你這條船就要翻掉了。所以沒有人敢不去拜的,大家一定要去拜。但是拜,世間人也不懂佛法,都一定殺生,甚至有的人覺得殺生愈多對神就愈恭敬,造的殺業就更重。這個因果的債務,當然宮亭湖神要去承擔的。但是牠現在有大福報,正在享受前生明經好施的福報,牠有這個威德勢力。但是這一生造這個殺生的惡業,等到牠福報享盡了,惡報就現前,就要墮地獄了。

       因此,安世高法師翻譯經典告了一個段落,他就特別到宮亭湖。他知道這個同學墮在宮亭湖當湖神,要去幫助牠,就是去超度牠。所以安世高要去的前一天晚上,這個宮亭湖神就托夢給廟祝,廟祝就是看守那個廟的。他說:明天我前世有一個出家的同學來這裡看我,我需要他幫助,你把我們這個廟這些錢財統統交給他,請他代替我修福。第二天,果然安世高來了,這個廟祝就把夢中的事情告訴安世高。安世高說:這個事情我知道。這個廟祝就把廟裡面的錢財全部捐給安世高去修福,安世高替牠蓋寺院,他也翻譯佛經,就是供養三寶,念咒給牠超度。後來他要離開的時候坐船,見到船頭有一個年輕人,來給他辭謝,後來就不見了。就是他的同學,就生天了,宮亭湖神超度走了。安世高在這個之前,有請牠現身給大家看,讓大家知道牠的真面目,結果牠一現身,是一條大蟒蛇。後來,超度了之後,這個蟒蛇死了,牠的神識生到天上去了。所以後來這個地方又叫蛇村,大蟒蛇很長的。在我們中國人的習慣來講,龍跟蛇,龍叫大龍,蛇叫小龍。所以蛇也叫龍,因為牠那個形狀都是長長的,但是有區別。龍王,龍王主要主水的,主要管理水的。像安世高這個同學,就有一點像此地經文講的惡龍,就是害人的。所以這些動物、人,乃至這些飛禽、鳥,都不能靠近。五穀成熟的時候,牠就去破壞,當然這個問題很嚴重。這一段經文一開頭給我們說明,有這條惡龍在這個地方危害這裡的人畜。我們再看下面經文:

       經【長老莎伽陀。】

       在《箋》裡面有小註,我們把它念下去:

       箋【或云槃陀伽,或云般陀。】

       這個就是我們念《彌陀經》念的周利槃陀伽,翻譯的人不一樣,他用的字跟這個音接近,但是也有些不相同,就是周利槃陀伽。此地翻譯『莎伽陀』,或者翻譯『般陀』,都是同一個人。

       箋【此翻小路邊生。】

       翻譯中文的意思,槃陀伽、莎伽陀就是翻譯為在小路旁邊生的。

       箋【又翻繼道。】

       又翻譯為『繼道』,繼續的「繼」,道路的「道」。

       箋【往昔慳法。又喜飲酒。今生愚鈍。一百日中不誦一偈。佛令調息。證阿羅漢。】

       《箋要》裡面簡單的給我們註明,莎伽陀過去世是慳吝。過去生是三藏法師,但是他吝法,不肯教人,人家要向他請教、學習,他保留,不肯完全去教別人。怕他教了別人,別人就比他高了,所以他慳吝,不肯修法布施。另外又喜歡喝酒,喜歡飲酒。過去生造的這個業因,這一生果報就得到愚鈍,很愚痴,反應很遲鈍,一百天當中,一首偈也背不起來,這個是夠愚笨的了。一首偈就是四句,在經典上講,四句經文合起來就是一首偈。比如說我們最熟悉的,《金剛經》講的一首偈:「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這樣就是一首偈。莎伽陀,這樣四句一首偈,一百天中都記不起來,記前面那一句,忘記後面這一句;記後面這一句,忘記前面那一句,記不起來。後來他哥哥說:你這麼笨,你就不要出家,回家去算了。他就很傷心,去見佛陀,後來佛陀叫他掃樹葉,教他調息,他也證阿羅漢果了。這個公案也非常有名。有一天,長老莎伽陀:

       經【遊行支提國。】

       遊行就是他證果了,也是到處教化眾生,到了支提國這個國家來。

       經【漸到跋陀羅婆提。】

       漸漸他也接近到跋陀羅婆提邑這個地方,到了這個地方。

       經【過是夜已。晨朝著衣持缽。入村乞食。乞食時。聞此邑有惡龍。名菴婆羅提陀。凶暴惡害。人民鳥獸。不得到其住處。秋穀熟時。破滅諸穀。聞已。乞食訖。到菴婆羅提陀龍住處。泉邊樹下。敷坐具大坐。龍聞衣氣。即發瞋恚。從身出煙。長老莎伽陀。即入三昧。以神通力。身亦出煙。龍倍瞋恚。身上出火。莎伽陀復入火光三昧。身亦出火。龍復雨雹。莎伽陀即變雨雹。作釋俱餅。髓餅。波波羅餅。龍復放霹靂。莎伽陀即變作種種歡喜丸餅。龍復雨弓箭刀矟。莎伽陀即變作優缽羅華。】

       《箋》有註解:

       箋【此云青蓮。】

       經【波頭摩華。】

       箋【此云紅蓮。】

       經【拘牟陀華。】

       箋【此云黃蓮。】

       我們先看到這一段。下面也相當長的一段文。這個是莎伽陀尊者,就是周利槃陀伽尊者,他遊行到這個國家,也到了跋陀羅婆提邑,在那邊過夜。晨朝就著衣持缽,『入村乞食』,早上起來他就搭衣持著缽到村莊去要飯、去乞食。『乞食時,聞此邑有惡龍』,他進入這個村莊去乞食,就聽到村民講,這個地方有一條惡龍很厲害。這條惡龍名稱叫菴婆羅提陀,『凶暴惡害,人民鳥獸』,都不能到牠那個地方,不能靠近牠。『秋穀熟時,破滅諸榖』,人民種植的五穀雜糧成熟的時候,牠就去給它破壞掉。莎伽陀去乞食,聽到村民講了這樁事情。『聞已,乞食訖』,聽到之後,他乞食、吃過飯了,他就到菴婆羅提陀龍住處,就到這個龍住的地方。在泉邊,有泉水這個地方,泉邊有樹,在泉邊樹下,『敷坐具大坐』,出家人隨身帶的尼師壇、坐具,就在那邊打坐了。

       『龍聞衣氣,即發瞋恚』,都不允許有人到牠這裡來的,怎麼聞到有衣服的味道?惡龍就非常生氣,從牠那個身體就出煙,出煙就是要去熏長老莎伽陀,牠出毒煙,聞到那個煙可能人就死了。但是長老莎伽陀是阿羅漢,他入了三昧,『以神通力』,阿羅漢有神通,長老身體也出煙,惡龍身體出煙,他也出煙。看到長老莎伽陀身體也出煙,牠就更生氣,『龍倍瞋恚』,「倍」就是加一倍生氣,加一倍生氣,這一次不是出煙,是出火。『莎伽陀復入火光三昧』,他又入火光三昧,身體也跟牠一樣出火。惡龍看到他也出火,『龍復雨雹』,就是在天上降下雨雹,這個「雹」就是像冰塊一樣,圓圓的。有一次我在澳大利亞,天上下冰雹,圓圓的,大概這麼大。剛好下的時候我在屋子裡面,如果在外面,恐怕被砸到,頭都會受傷的,雨雹。莎伽陀也變雨雹,而且把雨雹變作餅乾。龍當然又更生氣了,兩個在鬥法。『龍復放霹靂』,「霹靂」就像閃電一樣,會爆炸的。莎伽陀就把牠放出來的霹靂,他就給它變作種種歡喜的丸餅,很喜歡吃的餅。『龍復雨弓箭、刀矟』,就是弓箭、刀、矟就像下雨一樣,很多,攻擊莎伽陀。莎伽陀就把牠放過來的這些弓箭、刀、矟,傷人的武器,把那些武器統統變作優缽羅華,有的變成青色的蓮花;有的變成波頭摩華,變成紅色蓮花;有的就給它變成拘牟陀華,變成黃色的蓮花。龍看這個武器也不行,下面接著牠又祭出牠的法寶。

       經【時龍復雨毒蛇。蜈蚣。土虺。蚰蜒。莎伽陀即變作優鉢羅華纓絡。薝蔔華纓絡。婆師華纓絡。阿提目多伽華纓絡。】

       我們看《箋》:

       箋【薝蔔。此云黃華。婆師。此云夏生華。又翻雨華。雨時方生。】

       就是這種花下雨才生長出來。

       箋【阿提目多伽。舊云善思夷華。或翻龍甜華。】

       這一段是惡龍又祭出牠的法寶了。牠祭出這些『毒蛇、蜈蚣、土虺』,「土虺」也是一種毒蟲。還有『蚰蜒』,「蚰蜒」有腳的,像蜈蚣這一類的,聽說蛇怕蜈蚣,蚰蜒就是蜈蚣這一類。牠放出有毒的這些動物出來,莎伽陀尊者就把這些動物變成花、變成瓔珞,都變成這些東西。

       經【如是等龍所有勢力。盡現向莎伽陀。如是現德已。不能勝故。即失威力光明。】

       這一段是講,這個惡龍所有的神通都展現出來了,所有的勢力,牠的威勢、牠的力量、牠的法力,『盡現』就是全部都展現了。展現向著莎伽陀尊者,就是要害莎伽陀。『如是現德已,不能勝故』,這些都現完了、沒有了,沒有了還勝不了,贏不了莎伽陀。這個時候,『即失威力光明』,牠的氣就下去了,「威力光明」,牠的勢力就降下去,牠贏不了、勝不了。勝不了就不能動了,沒有法寶再可以使出來了。我們接著看下面經文:

       經【長老莎伽陀。知龍勢力已盡。不能復動。】

       這個龍勢力已經使盡了,不能動了,沒有辦法了。

       經【即變作細身。從龍兩耳入。從兩眼出。兩眼出已。從鼻入。從口中出。在龍頭上。往來經行。不傷龍身。】

       這一段就是長老現神通。以前我小時候看《西遊記》、看漫畫小說,孫悟空就跑到龍的肚子,還有牛魔王的肚子裡面,他就進去牠的肚子,把牠嚇壞了。以前看小說,總認為這是一種神話故事,但是現在看到佛經,神通真有,不是神話,是真有,我們從這段經文看就可以明瞭。你說這個長老,變作細身,就像孫悟空就變一個小小的,龍或者牛魔王這些妖怪嘴巴一張開,他就進去了。他一進去,就在這些妖怪肚子裡面叫牠,妖怪就嚇壞了。這個長老也是這樣,他就是變成很小的身體,小到怎麼樣?從龍的兩個耳朵進入,從牠耳朵進去,然後從牠的眼睛跑出來;兩個眼睛跑出來,再從牠的鼻子跑進去;從牠的鼻子跑進去,再從牠的嘴巴裡面跑出來。就在這個龍的頭上走來走去,『不傷龍身』,就是沒有傷害牠。我們接著看下面經文:

       經【爾時龍見如是事。心即大驚。怖畏毛豎。合掌向長老莎伽陀言。我歸依汝。莎伽陀答言。汝莫歸依我。當歸依我師。歸依佛。龍言。我從今歸三寶。知我盡形作佛優婆塞。是龍受三自歸。作佛弟子已。更不復作如先凶惡事。諸人及鳥獸。皆得到其所。秋穀熟時。不復傷破。如是名聲。流布諸國。長老莎伽陀。能降惡龍。折伏令善。諸人及鳥獸。得到龍宮。秋穀熟時。不復破傷。因長老莎伽陀名聲流布。諸人皆作食傳請之。】

       我們先看到這一段。這一段我們就知道,龍看到這個事情,心裡就大驚,『怖畏毛豎』,嚇壞了。就合掌向長老莎伽陀說:我就皈依你了,牠就服了。莎伽陀回答說:你不要皈依我,應當皈依我師父,我師父是佛,你要皈依佛。龍就講:我從今天開始就皈依三寶,作佛門弟子。『知我盡形作佛優婆塞』,牠說我這一生到壽命結束,盡形壽作佛的弟子,也就是作三寶弟子。『是龍受三自歸,作佛弟子已』,這個龍接受了三皈依。這個地方三自皈:自皈依佛、自皈依法、自皈依僧,皈依注重在自,回歸自性,回歸自性三寶。從外面住持三寶,啟發我們回歸自性三寶,所以三自皈這個意義我們一定要明瞭。所以我們皈依,是從外面住持三寶,住持三寶是啟發我們自己的自性三寶,真正的皈依處是自己的自性三寶,外面的住持三寶是啟發你的,引導你皈依自己的自性三寶,所以稱為三自皈。作了佛的弟子,就是作佛的學生,『更不復作如先凶惡事』,就不再像過去一樣,做那些壞事、那些凶惡的事情,就不再造作惡業了。『諸人及鳥獸,皆得到其所』,人跟鳥獸都可以靠近牠了。『秋穀熟時,不復傷破』,五穀雜糧成熟的時候,也不會受到破壞了。

       莎伽陀尊者遊行到這個地方,也等於為他們這個地方上解決、除掉了這個龍的危害。『如是名聲流布諸國』,這樣莎伽陀尊者在他們這個國家名聲就傳開了,大家都知道,他們國家這個惡龍是長老莎伽陀來降伏的。『折伏令善』,折伏這條惡龍,令牠斷惡修善,皈依三寶。這個事情,這個國家、這個地方的人大家都知道,這個事情就傳出去了。『諸人及鳥獸得到龍宮』,人跟鳥獸都可以到龍住的地方,不會受到傷害。『秋穀熟時,不復破傷』,五穀雜糧成熟也不會被破壞,不會受到傷害了。因此,長老莎伽陀名聲流布,就很出名了。人一出名,請他吃飯的人就多了,人怕出名豬怕肥,他一出名,現在都不用托缽了,到處有人請客。所以這裡講『諸人皆作食傳請之』,「傳」就是像傳遞一樣,「諸人」就是他們這個國家、這個地區的人,長老替他們解決長時間以來的大問題,當然大家都非常感激,所以每一家都做這些非常好的食物,請莎伽陀尊者來供養,傳請就是大家輪流請。這個當中,下面就要講出這個因緣:

       經【是中有一貧女人。信敬請長老莎伽陀。莎伽陀默然受已。是女人為辦名酥乳糜。受而食之。女人思惟。是沙門噉是名酥乳糜。或當冷發。便取似水色酒持與。是莎伽陀不看飲。飲已。為說法便去。過向寺中。】

       我們先看這一段。這一段就是佛制這條戒主要的一個緣起。這個當中就是,莎伽陀尊者降伏惡龍,大家都請客,當中有一個貧女人,就是她家庭環境也不好,一個女人。她也是非常尊敬長老莎伽陀,她也很恭敬的去請長老莎伽陀接受她的供養。出家人當然心要平等,不能說大富長者他們請客,他們比較有錢,辦的飯菜比較好,就專門去給富人請,貧窮的人家我們就不去給他請,這個就有違背佛的規定,不平等,就是好的也要吃,不好的也要吃。當然莎伽陀也是遵守佛的規定,所以也就答應了。這個貧女人就給他辦,辦就是給他準備。準備什麼東西?這個叫酥乳糜。這個酥乳糜,它是吃的比較有寒性的,就是生的乳,它的性比較寒,就是吃了之後人身體恐怕會發冷。所以這個貧女怕莎伽陀尊者吃了酥乳糜,乳去製作的,做的像粥一樣,糜就是像粥一樣,有一點稠稠的,但是它的性比較寒。怕尊者吃下去,『或當冷發』,它的性質比較寒,恐怕他吃了之後身體會發冷。

       因此,『便取似水色酒持與』,她就去準備水酒。酒有熱性,吃下去可以緩和寒性發作,讓它這個寒性不要發作。她那個酒就像水的顏色一樣,你不仔細看也不知道它是酒。特別是白酒這一類的,看來就像開水一樣。有的酒有酒香、有酒味;有的酒,它酒香、酒味、酒色都沒有,但是實際上它是酒,有這樣的酒。我記得我以前好像也喝過,不曉得在什麼時候,我喝了就是像喝開水。有人就跟我講:悟道師,你不要以為那個是開水。我說:這個就是開水,喝了也沒味道,也沒什麼顏色,我就拼命喝。他說:等一下你就知道,後作力很強的。「似水色酒」,就是酒顏色就跟水一樣,你看不出來。如果加上這個酒沒味道,沒酒的香味,你一定把它當作開水喝了。這個就是拿那種似水色的酒持與,『是莎伽陀不看飲』,莎伽陀尊者也沒有看,就把它喝下去了。喝下去,『為說法』,為貧女人說法。

       這也是佛的規定,出家人接受居士供養食物,要給人家說法。所以我們接受人家請客,多少你要說個一句二句。以前淨老和尚也教過我們,有一次我們到一個居士家裡應供,中午去他家吃飯,吃完,師父就跟他們講一點佛法,回來之後就給我們講,以後給人家請客,不能吃完拍拍屁股就走,要給人家說法,人家居士財供養,我們要法供養。大家說:我們不會說法。那個時候我們剛出家,我們不會說法,怕說錯,錯了一個字,就要墮五百世野狐身,我們怎麼敢說?師父說:你如果不會說,就勸他念佛,這個總不會錯。這個可以。所以我們要說法,給人家請客,應機說法。如果真的我們不知道要說什麼,就勸他多念佛。已經老修的同修,請他念佛要求生淨土。如果初學的,你勸他念佛,你就不要講求生淨土,恐怕他就嚇跑了:你叫我念佛,叫我去死?他就不敢念了。你對初學要怎麼講?念佛會保平安的,會消災免難的,這個一般人都會接受的。縱然他不信佛,你說念這個會保平安,他也不會反對的。你反對,你就是不要平安,你就不要消災了,他也不會反對。所以接受人家的供養,要為說法。所以這個經我們看了要知道,我們要怎麼來學習。

       莎伽陀尊者吃了之後,喝了這個酒他也不知道,還給他說法。這個後作力比較強,他當時沒有發作。你喝下去當時它不會發作,但是過一下子它就發作了。『便去』,莎伽陀就走了。『過向寺中』,走過一個寺院當中。

       經【爾時間酒勢便發。近寺門邊倒地。僧伽黎衣等。漉水囊。缽。杖。油囊。革屣。】

       就是鞋子。

       經【鍼筒。各在一處。身在一處。醉無所覺。】

       這個酒實在太強了,恐怕比我們那個高粱酒、大麯酒、五糧液還厲害。你看這個阿羅漢喝了酒,『酒勢便發』,走到一個寺院的門邊,他就醉倒了,不省人事。他的袈裟、衣,『僧伽黎衣』,以前都三衣一缽,這個衣一件在一個地方。他身上帶的濾水囊,出門要帶濾水袋,過濾的;他的缽,他拿的錫杖、油囊、革屣(就是穿的鞋)、鍼筒,就是出家人隨身帶的生活用具,散落在一地。『各在一處,身在一處』,身體躺在一個地方,這些東西都散在整地,一個東西散在一處。『醉無所覺』,醉了一點感覺都沒有。

       經【爾時佛與阿難。】

       《箋》有註解阿難。

       箋【此云歡喜。佛之堂弟。佛成道時生。為佛侍者。又翻慶喜。又翻無染。】

       這是給我們解釋阿難,他翻譯中文意思叫歡喜,佛的堂弟。佛成道的時候他才出生的,後來作佛的侍者。又翻為慶喜,又翻作無染。

       經【遊行到是處。佛見是比丘。知而故問。阿難。此是何人。答言。世尊。此是長老莎伽陀。佛即語阿難。是處為我敷坐床。辦水。集僧。阿難受教。即敷坐床。辦水。集僧已。往白佛言。世尊。我已敷床。辦水。集僧。】

       下面一段,我們再把它念下去:

       經【佛自知時。佛即洗足坐。問諸比丘。曾見聞有龍。名菴婆羅提陀。凶暴惡害。先無有人到其住處。象。馬。牛。羊。驢。騾。驝駝。無能到者。乃至諸鳥。無敢過上。秋穀熟時。破滅諸穀。善男子莎伽陀。能折伏令善。今諸人及鳥獸得到泉上。】

       這個是一段文。今天時間到了,這一段文我們下一次再繼續來學習,今天先學習到這個地方。謝謝大家收看,祝大家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