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五戒相經箋要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五戒相經箋要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二十三集)  2009/9/9  中國山東省海島金山寺  檔名:WD11-003-0023

       《五戒相經箋要》。佛陀教育網路學院的同學,大家好,阿彌陀佛!請放掌。我們上一集已經把犯殺戒經文講圓滿了。在犯殺戒這一大段經文的最後面,弘一祖師也給我們再做一些補充解釋,還有廣化老法師也再加上一些註解,這個《補釋》(補充解釋)跟註解我們也有必要與各位同學進一步來學習。在註解裡面,主要再給我們提出,在《五戒相經》裡面,犯殺生這條戒,破了戒體、犯了不可悔罪,就是不可以懺悔的罪,就是戒體破壞了,不能再受戒了,喪失掉優婆塞的資格。在殺戒這條裡面,主要偏重在殺人為主,殺人是不可悔罪。殺人當中也根據他的動機、造成的結果有所不同,來判定這個罪是重罪、還是輕罪、還是無罪,以他的動機、結果來判定,這就是戒律上講的開遮持犯。

       我們看到,經文講的偏重在人,但是我們佛門裡面的同修,特別在我們中國佛教,提到殺生、犯殺戒,大家都會想到殺害畜生、動物,第一個會想到這個。為什麼?一般人,你叫他去殺人,也不是人人都會去做殺人的事情,不是大多數人一天到晚都去幹殺人的事情,這個還是少數。但是殺畜生,吃眾生肉,我們看看這個世界上,可以說絕大多數的人都幹這個事情。從這裡,我們一般佛門裡面的同修,講到殺生、犯殺戒,第一個就是殺害畜生。我們在《安士全書》,看到「萬善先資」,專門講戒殺的,也是偏重在殺害畜生這部分來給我們說明。

       在《五戒相經》裡面是偏重在殺人,殺人才犯重罪、不可悔,殺畜生是犯下可悔罪,殺非人,中可悔罪。看起來殺生吃肉,好像罪過也不是太重,不致於破壞戒體。廣化老法師在註解中,也給我們再提醒,我們學到這條戒,我們要知道,殺生雖然是下可悔罪,但是下可悔罪,還是有罪。我們在前面經文看到,如果受了五戒,將來可以成佛;如果犯了戒不懺悔,就要「常在三塗」,就常常墮在三惡道裡面。根據前面這句經文講的意思,我們要深入的去理解,不能很草率、很膚淺的,我們就這樣讀過去、看過去。這樣的話,我們就不容易體會到經典裡面講的深義,它甚深的含義,我們就體會不到。我們看經文講的,如果常犯戒,不懺悔就常在三途;這個經文它沒有說犯不可悔罪,沒有懺悔,常在三途。照這個戒經上講,犯不可悔罪就不能懺悔,就要墮三途。經文也沒有講,犯中可悔罪、小可悔罪,不懺悔就不會墮三途,經文沒這麼說。所以以這個經的標準來講,前面講的這個我們要很注意了。你殺人,構成五種殺人的因緣,就這個經的標準來講是不可悔,不可懺悔;不可懺悔,決定墮三惡道。依照這個經的標準來講,如果犯了五戒不懺悔,那就常在三途。依這個經來講是中罪可悔、下罪可悔,這個可以懺悔的;這個可以懺悔的,你不懺悔、不改過,還是要墮三途的。所以我們要把經文意思看清楚。

       本經講的不可悔罪,以小乘的標準來講,不可懺悔。只有依靠大乘的懺悔理論方法作取相懺,懺到見好相,見到瑞相,這個業障可以懺除,可以重新再受戒。因此我們看到,懺悔法是我們修學最主要的一個原則。所以殺畜生犯小可悔罪,乍看起來是小小罪,但是殺生吃肉太多了,積少成多,小罪就成了大罪,後報轉成現報。廣化老法師自己也講出他的例子。他以前年輕的時候肉吃太多,殺生太多。聽我們淨老教授講,他跟我們老教授也是非常好的老朋友,過去都是當軍人到台灣去的。聽我們老教授講,廣老以前一天要吃一隻雞,一天吃一隻。後來出家,拜淨土懺,拜到功夫正要得力的時候,這些被殺的畜生就來障礙了,所謂業障現前,所以在平地他就摔跤跌倒,就變成兩隻腳不能走,以後一直到往生都坐輪椅。我剛出家那一年,廣化老法師找我們淨老教授,要辦佛學院。我跟老教授,還有簡豐文居士,去汐止白雲寺看過他一次,後來在台中南普陀寺也看過一次,都是坐在輪椅。所以我們從這個地方知道,不能疏忽掉殺畜生。如果我們看看《安士全書》,看到殺生吃肉的因果報應,真的你就觸目驚心,一些果報都在眼前。所以我們受了五戒的佛弟子,縱然不能吃全素,也要吃三淨肉,所謂不見殺、不聞殺、不為我殺,市場買現成的。最起碼要守吃三淨肉這個原則,決定不能去買活的來殺,或者到餐廳去吃活的,去海鮮店、海產店吃活的,那就造殺生的重業。

       在註解裡面,廣老也給我們舉出《分別善惡報應經》裡面一段經文,我把這段經文念一遍:「《分別善惡報應經》云:何業獲報長命?有十種業。何等為十?一、離自手殺,二、離勸他殺,三、離慶快殺,四、離隨喜殺,五、救刑獄殺,六、放生命,七、施他無畏,八、慈恤病人,九、惠施飲食,十、幡燈供養。如是十種獲長命報。如經所云,戒殺護生,皆獲長命之報,可知壽命長短,操之在我,何樂而不為哉!」《分別善惡報應經》裡面也有舉出善惡的報應,這段經文講的是得到長命的果報,長命百歲。我想大多數人都希望自己的壽命長,身體健康,壽命長。身體健康、壽命長是五福之一,長壽。長壽,身體又健康,這個是福報。如果一個人壽命很長,病很多,常常受病苦的折磨,這個也不快樂,也是很痛苦的。因此要得到長壽,身體又健康,這樣才好。這個是果報。

       要修什麼因才能夠得到長命、健康的果報?在《分別善惡報應經》給我們講,「何業獲報長命?有十種業」。何業就是你修什麼業因,業就是行為造作的意思,我們的行為造作。那麼行為造作,我們有身口意三業的行為。我們一般的造作,在我們中文字裡面講,都是以業來作一個代表。比如說你做什麼事業;在學校念書,你的學業學的怎麼樣;或者你做那一行的,哪個行業;我們修道人講道業,我們修淨土的人講淨業。所以業這個字是行為、造作的意思。你的行為,你思想的行為、見解的行為、言語的行為、身體動作的行為,這就稱為業。我們的行為造作,什麼樣的行為造作,就是你造什麼業因,可以得到長命百歲、身體健康的果報?有十種。

       「何等為十」,那十種呢?「一、離自手殺」,一開始就講不能殺生。經典講「離自手殺」,凡是有生命的,你都不能夠親自動手去把牠殺害,這就是廣義的,不止說不能殺人,而且不能殺畜生,甚至連螞蟻都不能故意的去殺害。自手殺就是自己親自動手去殺死眾生,這個要遠離。第二個「離勸他殺」,第二個就是要遠離勸別人去殺生,自己不殺,但是勸別人去殺。那天我在茶館喝茶,遇到一個廣東來的居士,他在經營餐飲業的。他給我講,他說他訂了一些雞、魚,我沒有自己殺,但是我交代賣雞賣魚的,他們殺好再給我送過來,這樣算不算殺生?我跟他講,這個還是算你殺的,這個賬還是要算在你的頭上,因為你叫他殺的,你不叫他殺,他就不會殺。過去我們台灣也有同修做炸雞店的,他是美國的小騎士炸雞,大概在南部(台灣中部以南)他們就好幾十家連鎖店,你一天要多少雞才夠商店的需要?就非常多了。雖然他不是自己親自去殺的,但是他要去訂貨;訂貨,雞販就要殺,送過來。這一類都屬於勸他殺。你去交代別人,叫別人去殺的,這個也要遠離。雖然不是自己親自動手殺,也不能勸別人去殺。

       「三、離慶快殺」。慶快有兩種意思,慶是慶祝,快是快樂,就是說我們遇到有喜事,有快樂的事情,殺豬宰羊,大家來慶祝一番。比如說一般人做生日,慶生的、祝壽的,這個時候殺生是最不吉祥的。我們有喜事,本來是一樁好事情,但是造了殺生的業,好事就變成不好了。祝壽,你慶生,你希望你壽命延長,但是把眾生的命提早結束、提早把它斷掉了,你說造這個因,他能得到長命的果報嗎?因果不相應。過去我俗家一個姑丈,我大表哥小時候不好養,毛病很多。我姑丈就在神廟許個願,他說我這個大兒子,如果能夠把他養大成人,結婚了,我就殺一條豬公來答謝神明。結果我大表哥三十歲那年,經過媒人的介紹結婚了。

       結婚的前一天,我姑丈就想到,二十幾年前曾經許過這個願,他這個大兒子要結婚了,他自己就去買一條豬公,他兒子結婚的前一天殺了拜神,前一天就請這些親戚朋友去。我父親也被他請下去,就是結婚的前一天就下去了,先去吃那一餐。到了第二天,我大表哥結婚了,晚上辦了幾十桌的宴席。我姑丈酒席大概到一半,他就到每一桌去敬酒,敬了一半之後就突然倒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家人趕快把他送到馬偕醫院去,第二天下午就往生了。我父親去給他請客,前一天就去了,住在他們家裡,第二天看到這個情形。宴席,大概到那個時候,大家也沒有心情再吃下去,主人突然倒地,送醫院,第二天就往生了。

       所以那次我父親就交代我們:以後我做生日,我們有喜事,決定不可以殺豬的,不能殺生的。因為我父親也沒學佛,他也不吃素。我們學佛了,跟他溝通,他可以接受的就是,早上那一餐可以吃素,還有初一、十五,其他他就不答應。後來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就勸他說要吃三淨肉,以後就不能吃活的;那個時候他就接受了,他親自看到我姑丈這種情況。所以有喜事,慶祝喜事,不可以殺生的。你殺生,好事可能就變成不好的事情,世間很多人不懂、不知道。我姑丈是一個現實的例子,我們相信這個例子非常之多,古代有,現代更多,只要我們仔細去觀察就可以明瞭,這絕對不是迷信。

       另外生小孩也不可以殺生。在我們民間,生小孩你沒有殺幾隻雞好像都不行的。特別是婦女生產、坐月子,一般人的觀念,以前我們家裡也是一樣的,都是要給生產的婦女進補,少不了殺雞殺鴨的。但是現在我們學了佛,知道這個道理,有很多學佛的同修他生產吃素,也沒有殺雞殺鴨來吃的,母親也還是不錯,小孩子也滿健康的,也不見得就是要殺雞殺鴨的,吃了才會健康。莊嚴師他的親家今天下午來,莊嚴他的大兒子在澳洲,現在生一個小女兒,都吃素的,而且吃人奶,不是吃牛奶。我建議他們吃人奶,因為我聽蔡老師講,牛奶是牛吃的,人應該吃人奶。他現在小孩子養到什麼情況,他都發照片過來,還有攝像、錄像照過來,有機會再請開懷師錄一個,拿下來放給大家看。你就可以告訴大家,她吃素,又吃人奶,也不是人家講的吃得瘦巴巴的,一點營養都沒有,大家可以看看,可以做個有力的證明。這個也提供我們網路學院的同學大家參考,這也是我們一個很明顯的例子。我們透過這樣的一個實驗,證明吃素並不是不營養,非得吃肉才營養,現在大家一定要把過去這些錯誤的觀念糾正過來,避免殺業。《地藏經》講的就更詳細了,生小孩不能殺生。你殺生,小孩子毛病就多了。人往生的時候也不可以殺生,婚喪喜慶都不可以殺生,一定要避免殺生造這個業。這個人往生了,我們就是要幫他超度,讓他到更好的地方去。如果你給他殺生,本來他要生天道,你就把他拉下來到三惡道,受到連累了,這個《地藏經》講得非常詳細。這是第三個,離慶快殺。

       「四、離隨喜殺」,離隨喜殺就是遠離見殺隨喜。看到人家殺生,自己讚歎隨喜,心裡看到很歡喜,鼓勵、讚歎,支持別人去殺生,這叫隨喜殺。

       第五,「救刑獄殺」,刑獄殺就是被判死刑的,判死刑就要被執行死刑,如果你有機會能夠救他一命,也是功德無量。救刑獄殺有各種因緣,比如說被人冤枉了,你有這個能力、有這個機會,像《了凡四訓》裡面講的,做官、管司法的,幫人平反冤獄。這個人有死罪,盡量減輕他的刑罰,死罪變無期徒刑,減輕他的刑罰,這也是無量功德。特別是司法官在判案的,他有生殺之權。

       我在大概二十年前,到高雄淨宗學會去講經,一個月去講一次。有一次我去那邊講經,有一個退休的法官來找我,講的哭哭啼啼的。他聽到我們淨老教授講的《阿彌陀經疏鈔演義》,他跟我講,說他以前沒有聽到經不知道,在做法官的當中難免會有這種誤判的情況,就是有冤枉的。他一判下去,這個人就要抓去槍斃了,就得死了。他說晚上,那些冤鬼都來找他。他在當官的時候正在走運,鬼不敢去找他,因為那個時候運氣很好,鬼不敢找他;他退休了,年紀大了,運氣衰了,這個時候鬼就來了。他說每天晚上常常被鬼從床上拖到床下面來,弄得他是不得安寧,看到我一直懺悔。我說你現在遇到佛法了,又聽到《阿彌陀經》,你趕快念佛,求生淨土;同時也勸這些冤親債主一起念佛求生淨土,把念佛功德迴向給他們,不要再冤冤相報。我跟他講,我說你還不錯,你有因緣遇到佛法,你還有善根能夠接受,你還有救。如果像有一些人,他就不相信佛法的,那就沒救了,那就要墮地獄了,這個就不是開玩笑的。

       刑獄這樁事情,做判官很不容易的。我們淨老教授的老師,李炳南老教授,他的家鄉在山東濟南。他以前在大陸上,十九歲就當縣長。過去的時代,行政跟司法都合在一起的,縣官不但要管行政,還要管司法,判人生死的。李老師精通中醫,他有中醫的執照,會替人看病,他的診斷也是相當高明的。過去我聽到台中蓮社的同修跟我講,有一個老菩薩他一個孫子,病得都快不行了,到處醫,醫不好。後來有人跟他介紹去給李老師看,李老師就把他孫子醫好了。你說這個老菩薩那種感激的心情,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這個老菩薩就問李老師,我這個孫子被人家醫得都快死了,你把我孫子救回來了,我現在該怎麼來報答你?李老師說,什麼都不要,只要我講經的時候,你每一次都來聽就好了。後來那個老菩薩,因為那個老菩薩聽不懂普通話(國語聽不懂),李老師講的普通話又帶了一口深重的濟南腔,所以他講經,講兩個小時,要有一個人翻譯台語一個小時。那個老菩薩很認真,反正李老師講,他都一定要去聽經的,聽到這個老菩薩自己都會講了。所以李老師懂中醫。李老師講,他說他給人家看病,他有把握沒有給人家錯誤的診斷過,沒有給人家誤診,這方面他有把握。但是他以前做縣長的時候,判人生死,他說這點他就不太有把握了,他不敢說絕對沒有去冤枉一個人,這點他沒把握。可見得判刑案不容易。

       有一年,我們淨老教授在台灣,接受法務部法官邀請,去法務部演講。淨老教授就講到李老師這個事情,李老師說他判刑案沒把握。講完之後,我就看到有一個女法官(那個法官是女的),也是判人家生死的,生死簿在她手上的。她就很緊張,她就請問我們淨老教授,那怎麼辦?她說我們又是凡夫,又沒有智慧,李老師這麼有道德學問的人,他都沒把握了,那她就更沒把握了,萬一去冤枉到人,將來這個果報就不得了。請問我們淨老教授,這樣該怎麼辦?後來我們淨老教授教他一個方法,他說你要判案之前先去念佛、念觀音菩薩,求佛力加持,讓你不要去給人家判錯了,冤枉了。這個人的的確確有罪,還是盡量要讓他能夠減輕刑罰,要有這樣的一個存心。

       所以做法官的人不可以有瞋恨心,惡人造惡業,其實也是很可憐的,他無知,沒有接受教育,才造惡業將來墮惡道,要有一種憐憫心,不能有瞋恨心。這在《了凡四訓》裡面也都教我們。所以從事這個工作的同修,這點一定要明瞭。所以你看《地藏經》上講,鬼王知道這個眾生造業,他沒辦法,他一定要墮惡道,但是也是盡量要幫助這些眾生減輕他的業報,讓他的業報早一天受完,都是這樣的一個存心。這才是菩提心,才是菩薩心腸。不能有瞋恨、惡意,這樣就損害我們的德行。所以救刑獄殺,除了冤枉的,我們知道,當然要救;那個沒有被冤枉的,我們也盡量讓他能夠減輕,能減輕盡量讓他減輕,這是做法官的人應有的一個心態。

       救刑獄殺,有時候我們不是在做那個工作,但是要有這個存心,這是一定要的。我記得前年在澳洲看了一個新聞報導,有一個籍貫是越南移民到澳洲的,成為澳洲的公民,在東南亞一代販毒,經過新加坡機場被抓到了,一個越南的年輕人被抓到了。新加坡法律,販毒超過多少公克,就要判絞刑的。絞刑就是上吊,把人給吊死(人吊死了,眼睛就突出來,舌頭就伸出來,七孔流血,很難看的)。所以上絞刑的人都要戴上一個頭罩。那個時候我剛好到悉尼(雪梨)去講經,有同修給我講這個事情。很多澳洲人就去請新加坡政府,不要給他執行死刑,但是怎麼講新加坡政府還是判絞刑吊死。後來澳洲這邊的人,大家對這個事情也很不能夠諒解。法官判人死刑的,他沒有慈悲心,希望人趕快死,希望把他殺死,如果這樣的存心,將來有果報的。反過來講,前年澳洲有一些人,大家發心,勸他不要給他判絞刑,你給他判輕一點,判無期徒刑,這也是救刑獄殺的一種具體表現。救刑獄殺,大家簽名、聯名,他也是一種表現。雖然新加坡政府沒有接受,但是他們已經有具體的表現,是救刑獄殺,他有這個心,這也是一個慈悲心。

       第六,「放生命」,放生命就是我們一般講放生。放生的活動在中國佛教,也非常普遍,有生命我們買來放,這也是長命的業因。所以我們有機會,不定時、不定點的可以做放生。我們現在還沒有一個放生的習慣,可以先跟別人做。過去我們都是殺生業比較重,現在要放生,這個習氣不好改過來,先跟著人家做,你做習慣了,慢慢自己也很樂意去放生,可以先從這裡做起。我們道場有幾位出家眾,有兩位男眾,年紀都跟我差不多,過去都是養雞,殺雞在賣的。現在出家學佛,現在轉過來就是放生,這個業就能夠轉變。

       「七、施他無畏」,施他無畏就是無畏布施。無畏布施的範圍非常廣泛,凡是能夠令眾生心裡遠離畏懼的,眾生內心不安,你能夠幫助他安穩,讓他心安定下來,這就是屬於無畏布施。所以無畏布施有一些事情,比如說放生、戒殺吃素,這是無畏布施。另外還有很多,比如說你救濟貧窮,救濟人家的急難,或者人家不敢走暗路,你陪他走一段,讓他心安,這也是無畏布施。無畏布施有很多方面可以做的,如果要廣泛的修無畏布施,還是離不開佛法,在世間法做無畏布施還是有限。廣泛做無畏布施,佛法怎麼做?就是法施,你要布施佛法,這是最徹底、最究竟、最圓滿的無畏布施。我們怎麼用佛法來施他無畏?比如說講經說法,這也是一個方式。還有,我們勸人家念南無觀世音菩薩,這個無畏布施是最圓滿的。觀世音菩薩在經上稱作施無畏者,他是布施給一切眾生無畏的。我們現在沒有能力普遍的去布施眾生無畏,我們能夠幫助一個二個離開恐怖畏懼,那就很難得了。但是恐怖、畏懼的眾生太多了,所以我們可以勸大家念南無觀世音菩薩。他至心念觀音菩薩,他所有的急難恐怖,這個《無量壽經》也講,「若有急難恐怖,但自歸命觀世音菩薩,無不得解脫者」。我們就是把經上講的這個,佛勸大家念觀世音菩薩的道理,多多去勸別人念,或者用印刷品去印,或者打在網路上,像廣告類的。告訴他,你有急難,就趕快念南無觀世音菩薩,這就是我們布施他的無畏,最方便、最圓滿的。我們自己沒有能力,沒有千手千眼,我們也不能三十二應身,我們借觀音菩薩的力量來修圓滿的無畏布施,我想是最理想的。這也是印光祖師在《文鈔》教人的。這方面我們多多去宣傳,這就是施他無畏。

       「八、慈恤病人」。這是對病人有慈悲心,體恤,能夠體諒他的病痛,也就是說你有心去關懷、去照顧有病的人。

       第九,「惠施飲食」。這屬於救濟,他沒得吃、沒得喝,救濟急難。

       第十,「幡燈供養」。幡跟燈,在三寶是供養具,在我們一般生活上,也是不可缺少的。燈,光明,比如說暗路你發心去點個燈,給人照明,讓人遠離黑暗的畏懼,遠離黑暗的恐怖,這也是幡燈供養的一種。

       如上所說的十種,是獲得長命果報的修因,這一點我們要明白。這是《分別善惡報應經》給我們講的,要怎麼樣可以得到長命健康的果報。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跟同學學習到這裡,我們下一次再見。祝大家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