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五戒相經箋要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五戒相經箋要  悟道法師主講  (第十五集)  2009/7/15  中國山東省海島金山寺  檔名:WD11-003-0015

       《五戒相經箋要》。佛陀教育網路學院的同學,大家好,阿彌陀佛!請放掌。上一集我們跟大家學習到,犯殺戒:「有作無煙火坑殺他、核殺、弶殺、作穽殺、撥殺、毗陀羅殺、墮胎殺、按腹殺,推著水中、火中,推著坑中殺,若遣令去就道中死,乃至胎中初受二根(身根、命根),於中起方便殺。」我們上一次跟大家學習到「作無煙火坑殺他」,這一段經文講的比較多一點。今天我們接著看經文給我們說明「毗陀羅殺」,請大家看經文:

       經【毗陀羅者。若優婆塞以二十九日。求全身死人。召鬼咒屍令起。水洗著衣令手捉刀。若心念口說。我為某甲故。作此毗陀羅。即讀咒術。若所欲害人死者。犯不可悔。若前人入諸三昧。或天神所護。或大咒師所救解。不成害。犯中可悔。是名毗陀羅殺也。】

       到這裡是一段。這一段經文給我們說明,什麼叫毗陀羅殺。『毗陀羅』是印度話,翻成中文的意思就是起屍的咒語,我們這裡看經文也很明顯。『若優婆塞以二十九日』,「優婆塞」就是受五戒的男眾,受五戒的叫優婆塞。這也把他資格、身分說明,是優婆塞,已經受五戒的。受了五戒,他要殺生,而且對象是殺人。「以二十九日」,二十九日是算陰曆的,我們一般講農曆,我們中國人講的農曆,每一個月的二十九日,就是一個月的月底這一天,二十九日這一天。『求全身死人』,「求」就是去找一個身體還很完整的死人,也就是剛死不久,身體還沒有壞、還沒有爛,求全身死人。『召鬼』,「召鬼」我們看了就很明顯,人死了,他就不會動了,現在要讓這個死人爬起來,而且還可以指使他去殺人,他的方法就是召鬼,把鬼召集來。召鬼,鬼的神識就附在死人的屍體,他就動了,他就爬起來了。所以召鬼,『咒屍令起』,把鬼找來,然後念咒語,命令鬼附在屍體上,然後叫他起來,死人就會動了。這是鬼神的神識附在死人的屍體,然後他就可以活動了。

       我們現在看到附體的,我們看了不太會害怕,可能我們同學有人看過。現在講附體,都附在活人的身上,所以我們大家看了,不會說很害怕。如果他是附在一個死人的身上,爬起來跟你講話,我看沒有人敢跟他面對面,大概不曉得跑到哪裡去了。但是就有這種咒術。現在有很多人,看到經上講的這些事情,認為這大概是迷信,古時候的人總是用這些迷信。如果說是一般人講的,那未必是真的,我們可以持保留態度,不能確定;但是佛經講的,我們就一定要相信這個事實。為什麼?佛不會打妄語,他怎麼會去編一個不是事實的事情來欺騙我們,那佛自己不就打妄語了嗎?五戒,第四條重戒是不妄語,佛怎麼會打妄語?雖然我們沒有看到過這個事情,但是相信聖言量,相信佛講的,相信佛陀的人格。一定有這個事實,佛才會講,我們學佛的人是不容置疑的。沒有學佛的人,當然他有很多疑問,這也很正常,我們也不要見怪。這些事情,如果人生的閱歷多了,經歷、見聞多了,慢慢的就會了解。比如說我們現在看到附體的,附在活人的身上,講話就不是他本人講的,聲音、動作、表情都不一樣,叫演藝人員來演也演不出來,叫他表演也表演不出來的。鬼神都可以附在活人的身上,當然他也可以附在死人的身上,甚至他可以附在任何一個事物上面。

       我幾年前到新加坡去打佛七,道場住不下,淨宗學會就租賓館給我們住。休息的時候,我還是(房間有電視機)會受不了電視機的誘惑,總是會啟動開關,去開電視。開電視,我就看到一個外國的影片,專門演恐怖片的,那個我是最喜歡看的。我就去按、按,找到這個節目,太好了,我就欣賞這個節目。外國演的恐怖片,演得真的會扣人心弦,恐怖的氣氛時時逼迫著你,電影可以演到這樣。它的內容就是演一個洋娃娃,洋娃娃大家應該看過,洋娃娃就是給小孩的玩具,這麼大的,那個洋娃娃就是會拿刀去殺人。它沒有動的時候,擺在那裡不動,就是一個洋娃娃、一個玩具;一動起來,它就拿尖刀去殺人,殺死很多人,實在很恐怖。

       我們從這個經文看,古時候有這種咒語,可以讓屍體站起來。『水洗著衣』,把他洗一洗,穿上衣服。然後,『令手捉刀』,讓他手拿著刀。『若心念口說:我為某甲故,作此毗陀羅』。這個優婆塞使用咒術,找一個鬼來,附在死人的身體,讓他爬起來,手拿著刀。他「心念口說」,他心裡就有這個念頭,口中也說出來。『我為某甲故』,就是說我是為了某某人,『作此毗陀羅』,就是作法術,目的就是要殺害他,要他的命,心念口說,心裡有這個念頭,口中也說了。作起屍咒,讓鬼附在死人的屍體,然後拿刀去殺死他要殺的那個人。『即讀咒術』,就讀這個咒術,命令、指使這個鬼附在人的屍體,拿刀去殺人。『若所欲害人死者,犯不可悔』。如果他所要害死的那個人,真的就是這樣被殺死了,這個優婆塞就犯不可悔罪。『若前人入諸三昧,或天神所護,或大咒師所救解,不成害,犯中可悔』。「中可悔」,就是優婆塞用咒術讓鬼附在屍體拿刀去殺人,沒有殺死。為什麼那個人沒有被殺死?「若前人」就是他要殺死的現前這個人,這個人有以下三種情況沒有被殺死:第一種就是前人入諸三昧,就是現前這個人他這個時候入定了,入諸三昧。比如說這個人他正在打坐,他入定了,鬼去害不了他。這是什麼道理?他入定,他身體還坐在這裡,剛好他不動,殺他是最好的時機,為什麼他入三昧就害不了他。

       我看過蓮池大師的《竹窗隨筆》,《竹窗隨筆》有一個公案。蓮池大師講,有一個道士,這個道士他住在河邊的一個茅蓬,有一天有一個人要從那條河渡過。在前一天晚上道士就聽到兩個鬼在講話,被這個道士聽到了。兩個鬼講什麼?其中有個鬼,就是這條河的水鬼,在那邊看守的。鬼要再去投胎,要去轉世,它必須找個替身來代替它的工作。這個鬼跟另外一個鬼講,他說明天有一個人會從這個河經過,他經過那個時候剛好下大雨,山洪暴發,水很大,那個人就會被淹死,那個人就是他的替身,他可以轉世了,他可以離開了,來跟這個鬼講,也跟他告辭。道士聽到兩個鬼講這個話。第二天下午果然有一個人要渡過那條河,剛好下過雨,山上的洪水往下衝,水流非常急,那個人要渡過去。以前沒有現在橋樑那麼多,那麼方便。在平常的時候,沒有下雨,河水是很淺,人走過去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下了大雨,山洪暴發,水就很深,水流得很急,人很容易被急流衝走,被淹死。道士看到這個人要渡過去,道士就給他講,叫他不要過去,他說你等水比較小的時候再過去,現在過去非常危險,有生命的危險。這個人就接受道士的勸告,就沒有渡河。沒有渡河,那個鬼本來就等這個人被淹死,做他的替身,現在這個機會被道士給破壞了。

       第二天又聽到這兩個鬼在講話,他說這個機會他等了很久,好不容易等到這個機會,無奈被這個道士給破壞了,他不曉得又要等多久。另外一個鬼就跟這個鬼講,他說道士破壞你這個好事,你為什麼不去找他報復、去傷害他?這個鬼覺得也有道理,這個道士破壞他的好事,那天晚上這個鬼就要去找道士麻煩。當然這個話又被道士聽到了,那天晚上道士就在那邊打坐入定,鬼在那邊繞了三圈,怎麼找都找不到這個道士。後來又聽到這個鬼講,你去報復得怎麼樣?他說我怎麼去找都找不到,看不到那個道士,他不曉得在哪裡,他找不到。原來這個道士入了三昧。蓮池大師對這個公案,他也給我們說明,為什麼鬼找不到?就像以前金碧峰禪師,閻羅王派小鬼去抓他那個公案一樣,入定了,他就找不到。是什麼道理?蓮池大師給我們講,他說我們人看的是有形狀的,只要有一個形狀在那邊,我們人都可以找得到。鬼不是看形狀,是看我們人心的起心動念,如果你有起心動念,他就知道你在那裡,他就找得到;如果你在那邊入三昧、入定,沒有起心動念,他怎麼找都找不到。因為鬼是找念頭,不是找形狀,跟我們人不一樣,我們人是找物質形狀。

       這段經文,《箋要》沒有註解很多,廣化老法師也沒有很多註解。剛好我看到《竹窗隨筆》,我們學習到這段經文,就把《竹窗隨筆》蓮池大師講的這個公案,來解釋這句經文。不然我們學習到這段經文,難免多多少少都會有些疑惑的,為什麼他入三昧鬼就害不了他?因為鬼找不到他。所以我們看到前面,這個優婆塞是召鬼,他是找一個鬼來附在屍體,主要是那個鬼。鬼他要找到人,你只要起心動念,他就找得到,你動什麼念頭,他也知道。所以《感應篇》講,起心動念,鬼神都可以鑒察得到,他都可以偵測得到,他不需要用儀器的,因為鬼神有報得的五通,他不受形質上的障礙。

       另外,鬼神言語沒有障礙。過去我請教過台南開心法師,他放焰口超度鬼神。開心法師有定功,他修天台宗的三止三觀,修到有得禪定,這個事情我是聽我們淨老教授給我講的,他真有禪定。所以他在超度的時候,他都看到很多鬼來,斷頭、斷腳的,非常多,還有日本鬼,還有洋鬼。我就請問開心法師,開心法師他也不會講普通話,他只會講閩南語(台語)。我就請問他,我說:師父,那你怎麼超度?那些日本鬼、洋鬼,你講台語,念這個經,他聽得懂嗎?他就給我講,他說鬼神,他們沒有語言障礙。

       後來,在十幾年前,我到美國達拉斯佛教會,第一次做三時繫念。前一天晚上,我就夢到很多白人跟黑人,穿著白色襯衫、西裝褲,大概十八世紀的人。達拉斯佛教會第一次做三時繫念,我前一天晚上就做這個夢,第二天就要做法會。我醒過來,這個夢很清楚,我想這可能是求超度的,也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後來我就聯想到,在夢中看到他們穿著的衣服,大概是十八世紀的。所以我就推想,大概是美國林肯總統那個時候南北戰爭(內戰,黑人跟白人),林肯要去解放黑人,讓他們得到自由,發動了南北戰爭,當中戰爭死亡的人。後來我就請同修給他們立個牌位,南北戰爭罹難的軍民。

       二OO四年我在澳大利亞,在布里斯本澳洲淨宗學會做三時繫念,也是夢到很多洋女人,大概二、三百人,一排很長的,一個接一個,手都被繩子綁起來,旁邊站的警察也是女警察。後來我就找居士幫我查資料,我說奇怪,明天要開始做三時繫念,今天怎麼夢到這個夢?我就想到達拉斯那次的記錄。後來台灣出版一本《探索》雜誌,裡面記錄,澳大利亞最早是英國有一些囚犯,送到那個地方去,第一批送過去是男囚犯,第二批送過去的是女囚犯,有二、三百人。後來查到這個資料,我就確定,就是這批女囚犯要來求超度的。我是根據開心法師給我講,鬼神他沒有言語的障礙,我們用中文念經,他們可以能夠聽得懂,因此他們才知道我們在超度。這些跟鬼神有關的、相關的。

       這是講毗陀羅殺,他要殺的那個人,他入了三昧,沒有被殺死,因為鬼找不到。「或天神所護」,或者這個人很有德行,福報很大,有天神在保護他,這個鬼去傷害不了他。「或大咒師所救解」,大咒師就是有一個更厲害的咒師他解救了他,這個法術對他就起不了作用,也害不了那個人。這就「不成害」,不成害還是有罪,「犯中可悔」,可以接受懺悔,戒體沒有喪失掉。戒體還是存在,沒有喪失掉,是可以懺悔,但是是中罪。這個罪在世間法律講就是殺人未遂,你要殺人,沒有達到目的,沒有殺成功,但是還是有罪。這個罪是可以接受懺悔的,沒有喪失戒體,也就是說沒有喪失優婆塞的資格。這叫毗陀羅殺。接著我們再看下面經文:

       經【半毗陀羅者。若優婆塞二十九日作鐵車。作鐵車已。作鐵人。召鬼咒鐵人令起。水洗著衣。令鐵人手捉刀。若心念口說。我為某甲讀是咒。若是人死者。犯不可悔罪。若前人入諸三昧。諸天神所護。若咒師所救解。不成死者。是中罪可悔。是名半毗陀羅殺。】

       這段經文給我們說明半毗陀羅殺。『半毗陀羅者』,這個意思就是說另外一種殺人的方法,叫做「半毗陀羅」。我們前面講的這段經文是毗陀羅,半就是一半,一半跟完整的毗陀羅有區別。毗陀羅是用死人的屍體,是人,但是這個人死了,剛剛死沒多久,利用他這個屍體,召鬼來附在屍體,然後拿刀去殺人。所以用完整的人的屍體去殺人,這個叫毗陀羅。這段經文我們看得很清楚,他不是用人的屍體,他是作鐵車、作鐵人。『若優婆塞二十九日作鐵車』,「鐵車」就是用鐵作的車子,然後再作個鐵人。古時候有這種殺人的咒術,也是『召鬼』,也是找一個鬼來,『咒鐵人令起』,咒語一加持,這個鐵人就動了,它就起來。也是『水洗著衣』,把它洗一洗,穿上衣服,把那個鐵人穿上衣服,令鐵人手拿著刀。『若心念口說:我為某甲讀是咒』,也是心念,口中也是這麼說的,我為了某某人讀這個咒,要這個鐵人去殺死那個人。『若是人死者,犯不可悔罪』。如果他要殺的那個人真的就被殺死了,這樣優婆塞就犯不可悔罪。把人給殺死了,構成破重戒的事實,不可接受懺悔。作鐵車、鐵人,再念咒,還是召鬼,找鬼來附在鐵人、鐵車上面,它就會動了。鐵人、鐵車在我們現代來講,現代科技發達就不用去找鬼,你去做一個機器人,用電腦遙控就可以。現在我看電視,機器人手腳也滿靈活的,叫它拿個槍、拿個刀去殺人,不成問題。現在咒術就是電腦,電腦按一按,機器人就去殺人。

       鐵人、鐵車用機械化的,這個我們現在不難理解。但是召鬼,鬼附在鐵人(沒有生命的物體)上面它會動,召集鬼附在鐵人身上,它就可以動。這個動實際上就是鬼在執行任務,就是剛才我講的,看的恐怖電影,那就不是機器人,它演的電影就是像這裡講的,有鬼附在那個洋娃娃身上。這個影片如果找到,播給大家看,大家再對照這個經文,你就很清楚了,原來就是這樣的,你就不會懷疑了。不然你想了半天,鐵人怎麼會動?如果用電腦遙控,我們現在沒有懷疑;但是沒有電腦遙控,它會動,很奇怪,你就想不透。其實那是鬼附在物體上,它才動。所以經文給我們講得很清楚,「召鬼」,他用咒術是找鬼來,命令鬼附在鐵人的身上,讓它爬起來,手裡拿著刀,命令它去殺某某人,它就去了,是這樣的。這個跟外國電影演洋娃娃殺人情況是一樣的,就是這一類的。我看鬼還沒有附在洋娃娃身上,它放在那邊一動也不動,就是一個玩具;鬼一附在洋娃娃身上,它眼睛也動了,動作也不一樣了,露出那種凶惡、猙獰的面貌出來,看了真的很恐怖,看了真的也是很過癮。然後它就跑到廚房,廚師在那裡炒菜,被殺死了;人家在喝酒,喝的很高興,人被殺死了,全場就亂哄哄。所以我建議我們網路的同學,你們可以去找這部電影來看,然後你再念這一段,你就知道、可以理解這段經文講的實際狀況,那個演技演得特別逼真。

       此地也是跟前面一樣,『若前人入諸三昧,諸天神所護』。這個人如果入三昧,因為主要是鬼神去傷害人的,所以入三昧他就找不到;因為他不是人,如果人他就找得到。只要有一個物質形體,我們人都看得到;鬼神不是看物質形體,他是看人的起心動念,只要有起心動念他就找得到。我們人看不到起心動念,看到有一個東西在那邊,這我們可以找的到;鬼神看不到這個物體,但是它可以看到人起心動念。人一起心動念,他就有方位,他就有形像,他就可以找得到,入三昧他就找不到、就傷害不了;或者諸天神所護,這是天神所保護,或者被更厲害的咒師他所救解,這是咒師互相也會鬥法的。

       以前小時候常常聽我父親講,他們那個時代,有一些人學符咒的,在鄉下也非常多,彼此都有學符咒,看誰的法力比較高,在鬥法力。好像孫臏在鬥龐涓一樣,看誰的法力高,誰的功夫高。以前聽我父親講這些符咒的事情非常多。而且做泥水匠的,我父親是做木匠的、做木工的,他沒有學那些咒術,但是他知道有很多做木匠的,有學這些咒術、法術。以前的人請木工師傅蓋房子,還有請泥水匠,都不可得罪的。你只要一得罪,那你就慘了,他在你家的房子,在梁或者在一個地方,他給你裝個東西就可以弄得你全家不得安寧。以前常常聽我父親講這些事情,聽大人講這些事情。還有一次聽我父親講,他們鄉下,山上的人,以前人窮,一把雨傘就很值錢。有個學符咒的到一個人家去,他的雨傘被人家拿走,他就很不甘心,誰偷了他的雨傘?然後他回家就開始作法,他那個法術叫做火燒符,就是他念咒語,然後他自己那把雨傘在哪個地方,那把雨傘就會著火。結果他這個符咒、咒語念念有詞,果然拿他雨傘那個人,他家裡起火了,從他那把雨傘火就燒起來了。所以有這些事情。

       這些事情出在佛經,我們就不能懷疑,佛講的這個都是真有這麼一回事情。這裡是講半毗陀羅殺,就是一半的,跟前面毗陀羅殺,結罪是一樣。真的把人給害死了,不可悔;要去害,沒有害成功,沒害死,這是中罪可悔。我們再看下面斷命殺:

       經【斷命者。二十九日牛屎塗地。以酒食著中。然火已。尋便著水中。若心念口說。讀咒術言。如火水中滅。若火滅時。彼命隨滅。】

       到這裡是一段,我們先看這一段。這一段是講斷命殺,下面還有好幾種。這也是在二十九日作法的,就是農曆月底。『牛屎塗地』,就是牛的糞便、屎尿,把它塗在地上,再加上酒、飲食放在當中。這種方法是用火燒,就是點個火,把它燒起來。牛屎可以著火的,特別是酒,也可以著火。如果比較烈的酒、酒精的濃度比較高,你火一點,它會著火的。牛的糞便,因為牛都吃青草,所以牠的糞便也可以當柴火燒。二OO三年我到西藏去,看到藏民很多都是把一片一片的牛糞曬乾了。我問當地的人,那個幹什麼用的?他說燒火用的,因為那個是草,乾了,它可以燒。這種就是用燃火。用這些東西,他放在那個地方,用火把它點燃,火就燒起來了。燒起來之後,就把它丟到水中去,『尋便著水中』,把它放到水中去。『若心念口說,讀咒術言』,就是心裡有這個念頭,口中也是這麼說,讀這個咒術。『如火水中滅,若火滅時,彼命隨滅』。就是讀咒術,詛咒他要殺害那個人,念那個人的名字說:某某人就如同這個火,這個火放到水中,火滅掉了,那個人的命就隨著這個火也就滅掉了,也就死了。所以,「若火滅時,彼命隨滅」,這是一種。接著我們再看下面一種:

       經【又復二十九日。牛屎塗地。酒食著中。畫作所欲殺人像。作像已。尋還撥滅。心念口說。讀咒術言。如此像滅。彼命亦滅。若像滅時。彼命隨滅。】

       這又是另外一種,作法也是在二十九日,跟前面一樣,『牛屎塗地,酒食著中』。他是畫像,畫要殺那個人的形像,像畫好了以後,『尋還撥滅』,「撥滅」就是把它除掉、去掉,再把它破壞掉,把這個像撕毀、破壞掉。在破壞的當中,『心念口說』,就讀這個咒術、念這個咒語,『如此像滅,彼命亦滅』。就是他畫這個人的像,畫好了,再把它毀滅掉,然後讀咒語,這個像毀滅,那個人的命同時也滅了、也斷了。所以,『若像滅時,彼命隨滅』,這個像破壞掉、滅了,他的命也就隨著滅了。這又是一種。下面又有一種:

       經【又復二十九日。牛屎塗地。酒食著中。以針刺衣角頭。尋還拔出。心念口說。讀咒術言。如此針出。彼命隨出。是名斷命。】

       這又是一種,也是二十九日作法,『牛屎塗地,酒食著中』,這跟前面都一樣。這種殺人的方法,『以針刺衣角頭』,這是用針刺。拿他要殺害那個人穿過的衣服,用針刺衣角頭,給它刺下去,『尋還拔出』,刺下去,馬上拔出來。『心念口說,讀咒術言:如此針出,彼命隨出』。就是用針把他的衣服衣角刺進去,再把它拔出來,針拔出來的同時,那個人命也就像這個針被拔出來了,也就死了。『是名斷命』,以上這三種都叫斷命殺,這也都是用咒語的。下面這段經文講:

       經【若用種種咒死者。犯不可悔罪。若不死者。是中罪可悔。】

       這段經文是含蓋性的,總的包括。『若用種種咒死者』,「種種咒」就是不管用那一種咒語,把人給害死了,優婆塞就犯不可悔罪。不管你用什麼咒,只要把人給害死了,就犯不可懺悔的罪業,喪失掉戒體。『若不死者,是中罪可悔』,如果用種種咒術去害人,人沒有被害死,是中罪,中等的罪,中罪可以接受懺悔。這是斷命殺。這一大段經文,在《箋要》裡面解釋很短,《箋》講:

       箋【三種咒術斷命。並名厭禱殺。皆毗陀羅之類也。】

       《箋》只有註解這麼一小段,也就是總結這一大段經文。『三種咒術斷命』,它的名稱都是屬於『厭禱殺』,都是屬於毗陀羅這類的,使用咒術去殺人的,屬於毗陀羅這類。「厭禱殺」,這些咒術殺人,在我們現代比較少聽到,有些法術也失傳了。趕屍咒,以前我在台灣看電視劇,我記得很多年前,大概三十年前看的,名稱叫做「湘西趕屍」,湘就是湖南,我記得那個片名叫「湘西趕屍」。這是在抗戰時期還有聽說過,到現在也是比較少聽到了。為什麼經文講二十九日作法?就是二十九日念咒,因為那個時候剛好沒有月光,比較適合這種咒術來施法,昏暗無光,適合這些邪術。這些咒語害人,到害死人,就犯不可悔。但是現在還是有很多這種咒術在傷人的,還是有。我們到新加坡就常常聽到一些同修講降頭,常常有同修講施降頭。後來有一年,我在台東,有一個高級警官,外事警察,專門管外國人的,有一個新加坡的人去台灣施降頭。這個警官也是我們淨宗學會的同修,現在退休了,他就來給我講,被他們抓起來,他的咒術還是很厲害的。外事警察科,他有這個刑案的記錄。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跟大家學習到此地。向下的經文,我們下一集再繼續跟大家來學習。謝謝大家的收看,祝大家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