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五戒相經箋要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五戒相經箋要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集)  2009/5/6  中國山東省海島金山寺  檔名:WD11-003-0005

       佛陀教育網路學院的同學,大家好,阿彌陀佛。今天我們接著繼續跟大家一起來學習《弘一大師演講錄.律學大意》。

       我們上一集講到八關齋戒。《五戒相經箋要》講經因緣我們已經講了四、五集,最近有同學在網站上問到了一個問題,就是在《演講錄》裡面弘一大師講的,五戒當中,盜戒最難持。這位同學聽到弘一大師這段話,提出了這麼一個疑問,為什麼五戒當中偷盜這條戒最不好受持?大師在《演講錄》中也給我們建議,如果沒有把這條戒的戒相了解得很清楚,暫時先不要受這條戒,可以稍緩,就是慢一點,等到我們把這條戒的開遮持犯,它的戒相(戒相就是這條戒在生活當中一切的事相)真正的明白了,再來受持這條戒,這樣是比較妥當,這是弘一大師給我們建議的。這條戒很難受持,當然有很多方面,等到我們進入經文,學習到這條戒的時候,我們再進一步跟大家報告。

       在此地簡單講,就是依本經,照《五戒相經》講,偷五錢就破了這條戒,而且是犯了不可悔罪。這部經是在我們中國劉宋時代翻譯的,距離我們現在也有一千五百多年,當時的五錢折合現在的錢多少,各家的說法不一樣。過去廣化老法師也做了一番考證,他在註解裡面講,大概我們現在買一件袈裟的錢,就像我現在身上披的衣的錢。這個衣的質料也有好的跟比較差的,價錢又不一樣,但是一件衣再好,錢也不是很多。現在人民幣大概是一、二百塊,質量就算不錯了;在台灣,新台幣大概七八百塊、一千多塊的,質量就不錯了。這個錢在我們現代來講,數字是很小,並不大,也就是說偷盜,財物的價值是很輕微的就犯了根本戒,就不通懺悔。根據經上講的五錢,每一個朝代,每一個國家地區,當然有一些不相同。但是從經文上來看,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理解到,這個價錢是很小的,並不是很多的,並不是我們偷了幾百億、幾千個億才算犯了根本戒,偷了五錢就犯根本戒。這是說明盜這條戒,你偷的東西不是很多,但是就犯不可悔罪。弘一大師講難持,可能這是其中因素之一。所以大師要我們深入去研究、學習這條戒,真正明白了再來受。

       我們今天接著看《演講錄》裡面講的,上一次我們講到八關齋戒,三皈、五戒、八關齋戒、菩薩戒都通在家出家的,在家人可以受,出家人也可以受,這是相通的。下面講的沙彌戒、沙彌尼戒、式叉摩那戒、比丘戒、比丘尼戒,這些戒法只限定於出家人,這個戒法就是專屬於出家人受的戒法。我們先看:「沙彌戒—此乃正戒,共十條。其中九條同八戒,另加手不捉錢寶一條,合而為十。但手不捉錢寶一條,平常人聽了不明白,皆怕,不知此不捉錢寶是易持之戒。律中有方便辦法,叫做說淨,經過說淨儀式後,亦可照常自己捉持。最為繁難者,是正戒十條外,於比丘戒亦應學習,犯者結罪。我初出家時不曉得,後來學律才知道。這樣看起來,持沙彌戒亦是不容易的事。」這段是給我們介紹沙彌戒。

       這是正戒,就是正式的,出家人要受持的。一共十條,其中有九條戒跟八關齋戒是一樣的,另外加一條「手不捉錢寶」,就是我們不能拿錢;寶就是凡是有價值的東西,除了金銀珠寶之外很多也不能抓持,就像我現在戴的手錶也是寶,嚴格講也不能戴;再掛上玉的念珠,這也是寶,也不可以。我們一般人看到不捉持錢寶戒,很多人就害怕,不敢去受了。但是《演講錄》給我們講,不知此戒容易受持,就是不捉持錢寶這條戒是很容易持的,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困難的。為什麼?「律中有方便辦法,叫做說淨」。什麼叫說淨?就是跟大眾說明,我拿這個錢是做什麼用的。比如說你要出門去辦事,你要身上帶錢去買車票,或者去更遠的地方,買船票、買飛機票,或者買東西、採購,你沒有帶錢就不行。比如說常住有一些東西要買,你要帶錢,帶了錢,你要跟大家說淨。就是我們一個僧團、一個團體,四個人以上就是一眾,在道場就好像開會羯磨一樣,就是跟大家講我現在要拿多少錢去辦什麼事情,或者你要出遠門,帶一些錢在旅途當中備用,拿多少錢,跟大家說明之後,你拿錢財就不算犯戒,就叫開戒,不是犯戒,它有這個方便法。所以這條戒也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困難,你只要透過說淨跟大家說明,就可以拿錢。佛制這條戒主要怕我們起貪心,你錢拿多了、錢存多了,積財喪道,你就沒有心情修道,一天到晚為了錢財操心,妨礙你的清淨心,障礙你修道,所以才制這條戒。所以制這條戒有好處,幫助我們修清淨心的。比如說人家送你一些寶物,我們出家人,念珠送好一點,你就會去罣礙這個東西。如果送菩提子的,一串五毛錢的,我們就很自在,丟了你也心不痛,那不是很快樂嗎?所以居士都要送我很好的念珠給我很大的壓力,我還是喜歡那種樹子的,反正那丟了你也無所謂。所以我們一定要知道佛制這條戒的精神、意義、作用在哪裡,我們要明白。明白之後,我們就很樂意來受持這條戒,對我們修行有幫助。

       大師在此地講,這條戒並不難,「最繁難」,繁就是很繁雜、很困難的「是正戒十條之外,於比丘戒亦應學習,犯者結罪」。就是你正式受了沙彌戒,得到沙彌戒,除了這十條戒之外,你同時還要學習比丘戒,你犯了比丘戒的戒條同樣要結罪,這條就比較難。所以我們受了沙彌戒,不是說只要守住沙彌十戒、二十四門威儀就可以。根據大師在這裡講的,你除了這十條戒、二十四門威儀,還要同時學比丘戒,你犯了比丘戒的戒條同樣要結罪。所以弘一大師講,「我初出家時不曉得」,他說他剛出家的時候也不知道,以為出家先受沙彌戒,只要學沙彌戒就可以,不知道除了學沙彌戒,同時要學比丘戒,不學一樣結罪。「後來學律才知道」,後來他學了戒律才知道。「這樣看起來,持沙彌戒亦是不容易的事。」我們現在應該會比較死心塌地,還是聽弘一大師的話,三皈五戒、八關齋戒,我們能做到就不錯了。

       我們接著看下面:「沙彌尼戒—即女眾,法戒與沙彌同。」戒法就是十戒、二十四門威儀,跟沙彌戒是完全相同的。

       下面我們看:「式叉摩那戒—梵語式叉摩那,此云學法女。那一種人可受式叉摩那戒呢?要已受沙彌尼戒的人,於十八歲時,受式叉摩那法,學習二年,然後再受比丘尼戒。因佛制二十歲乃可受戒,於十八歲再學二年,正當二十歲。於二年學習時,僧作羯磨,與學戒法,才可受比丘尼戒。但式叉摩那要學三法:一、學根本法,即四重戒;二、學六法—染心相觸,盜減五錢,斷畜命,小妄語,非時食,飲酒;三、學行法,大尼諸戒及諸威儀。此僅是受學戒法,非另外得戒,與他戒不同。」

       這是講式叉摩那戒,女眾已經受過沙彌尼戒的人,年紀到了十八歲,要先受式叉摩那法,學習兩年,才能去受比丘尼戒。這是比較特別,與他戒不同,等於是在受比丘尼戒之前的預科,預備學習的。

       下面我們看比丘戒:「我們生此末法時代,沙彌與比丘戒皆是不能得的。原因甚多,今舉一種來說,就是沒有能授沙彌戒、比丘戒的人。若受沙彌戒,須二比丘授;比丘戒至少要五比丘授。若找不到比丘的話,不單比丘戒受不成,沙彌戒亦受不成。」這段是給我們講比丘戒。

       我們現在生長在末法時代,雖然出家,但是沙彌戒跟比丘戒都是得不到的。得不到的原因很多,這裡給我們舉出一種來說,當然這一種也是最主要的,就是沒有能授沙彌戒、比丘戒的人。因為沙彌戒跟比丘戒要有真正持清淨比丘戒的人來傳授、來教你,你才能夠得戒。若受沙彌戒,如果你要受個沙彌戒,你要有兩位清淨比丘,這兩位持清淨比丘戒來傳授、來教你,你來學習,這樣你才能得到沙彌戒。你受比丘戒,至少要有五個清淨比丘,這五個比丘真正持比丘戒的,他來給你傳授,你才能得到比丘戒,是要有這樣的人來傳授才能得戒。「若找不到比丘的話,不單比丘戒受不成,沙彌戒亦受不成」,不要說比丘戒受不成,沙彌戒你也受不成。

       下面再給我們講:「從南宋迄今七百年來,僧種斷絕了。平常人以為中國僧眾很多,要找一個真正比丘也是不容易,如此怎能受沙彌、比丘戒呢?沒有能授戒的人,如何會得戒呢?」弘一祖師勸我們,「應受沙彌、比丘戒才是」,這是對當時戒場講的一個安慰的話,說「雖不得戒,亦能種植善根,兼學種種威儀,豈不是好。又若想學律,必先掛名受沙彌、比丘戒,否則以白衣學律,必受他人譏評」。大師也安慰當時在戒壇受戒的這些出家人,大家抱了一個希望的心來受戒,希望能夠得戒(得比丘戒、比丘尼戒),現在聽到弘一大師這麼講,當然大家難免心裡會很失望,會產生一個想法,這樣來受這個戒有什麼用?不如就不要受了。大師還是鼓勵大家要繼續受,什麼理由?雖然不能得戒,也種善根;受了戒,掛個名,也方便我們去看律藏的經典。因為佛規定,你沒有受戒不能看比丘戒本,這個是不可以看的,你受了戒才能看。如果你沒有受戒,就去看戒律的經典,一定會被別人譏笑、批評,所以弘一大師在當時還是勉勵大家去受戒,掛個名。

       下面他就再給我們講出這些道理,他說「這次講律學大意,有種種困難。什麼緣故?若不依佛說的道理講,一味的隨順人情、敷衍了事,豈不害了你們?若依實在話講,又怕引起你們懷疑,因此不得已分兩種說法。一、須先說明真相,恐出戒堂後,妄自稱為沙彌或比丘,致招重罪,那是不得了的事。譬如泉州這地方有司令官等,不識相的老百姓亦稱我是司令官,如司令官聽到,定遭不良結果,說不定有槍斃的危險。未得沙彌、比丘戒者,妄自稱為沙彌或比丘,必遭惡報,亦就是這個道理,所以要對大家說實話。」

       弘一大師說,戒壇請他去講律學大意,「有種種困難」,如果不依照佛說的道理講,「一味的隨順人情、敷衍了事」,豈不是害了大家嗎?如果要講實在話,又怕大家懷疑,所以他不得已就分兩種說法。第一種就是必須說明真相,為什麼?恐怕大家受了戒,出了戒堂,自稱我是沙彌,我是比丘,這樣會招來重罪,那是不得了的事情。為什麼不得了?冒充的,冒牌的沙彌,冒牌的比丘,這個罪很重,是不得了的事。大師舉出世間法,當時他是在福建泉州講的,就舉出這個地區「有司令官等」,就是做官的。不識相的老百姓,也說他是司令官,如果被真的司令官聽到,恐怕就有不良的後果,說不定命就送掉了。這是舉出一個比喻,就是我們去受戒,沒有得到比丘戒、沙彌戒,妄自稱為沙彌、比丘,必定遭到惡報,就是這個道理。所以弘一大師講,要跟大家說實話,免得大家造了很重的罪業,自己不知道。

       第二個,「以現在人情習慣,我總勸諸位受戒,掛個虛名,受後俾可學律,不然,定招他人誹謗。若有人真欲紹隆僧種,必須求得沙彌、比丘戒者,亦有一種特別的方法,即是蕅益大師禮占察懺儀,求得清淨輪相,即可得沙彌比丘戒,除此之外,無有辦法。故蕅祖云:末世欲得淨戒,捨此占察輪相之法,更無他途。因為得清淨輪相之後,即可自誓總受菩薩戒,而沙彌、比丘戒皆包括在內,以後即可稱為菩薩比丘。禮占察懺雖極不容易,倘真有發大心者,亦可奮力進行,這是弘祖最大之願望。」

       這是弘一祖師最大的願望。這也是隨順人情習慣,所以弘一大師也是勸諸位受戒,掛個虛名,受了以後俾可學律,你受了戒之後再來學戒律,比較名正言順,「不然,定招他人誹謗」。這是他勸我們出家人去受戒,雖然得不到戒,他還是鼓勵我們去受戒,掛個虛名。但是受了之後一定要知道,我們實質上是沒有得到戒,只是掛個名,是一個虛名,不是真的,不能自以為自己真正得到沙彌戒、比丘戒,這個罪過就重了。所以他先給我們說明白,讓我們不要誤會。主要是為了學習戒律的方便,所以去受個形式上的戒,受了之後再來學習,學會一條就去做一條,這也是很實在。

       沙彌、比丘戒是不是就不能得到?還是可以得到,雖然現在沒有清淨比丘,但是還有一種方法。如果「有人真欲紹隆僧種」,僧種是非常尊貴的,皈依僧,眾中尊。僧種必定要有沙彌戒跟比丘戒,真正得到這個戒、受持這個戒,僧種就不斷絕了。紹隆僧種是依這個戒來紹隆僧種,不是說廟蓋得很大,蓋得很富麗堂皇,出家眾很多,這個叫紹隆僧種,不是的,紹隆僧種是真正出家人能夠受持沙彌、比丘戒。在末法時期,你發心要紹隆僧種,要求得沙彌、比丘戒,也有一個特別的方法,就是蕅益大師禮占察懺儀,依《占察善惡業報經》求得清淨輪相,你只要業障懺除,清淨輪相現前,你在佛前受沙彌、比丘戒,可以得戒。在我們末法時期,除了依照《占察善惡業報經》這種方式來占,其他沒有更好的辦法,這是我們現在唯一能夠得戒的方法。

       如果真正有人要發心紹隆僧種,再來找我,我那邊有輪相,也有經本,可以供養大家,也希望我們年輕的出家眾來發心。那麼這樁事情是不是能做到?有一句俗話講,「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你只要真正有心,難事也就變成不難了。如果沒有發這個心,就算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也會變成很困難的,為什麼?因為沒有那個心,因此發心就很重要。你發了這個心,天下就沒有難事;如果不發心,難事就太多,關鍵在我們的發心。所以我們還是有機會可以得到戒,就是說你想要學習的意願真不真、切不切,關鍵在這個地方。如果我們真心想要學,佛菩薩會有感應的;如果我們不是真心要學,當然就沒有感應。你得到清淨輪相,受了菩薩戒,沙彌、比丘戒都包括在內,就可以稱為菩薩比丘。「禮占察懺雖極不容易,倘真有發大心者,亦可奮力進行」,這是弘一祖師給予後代出家眾最大的願望。雖然不是很容易,但是如果你真正發大心,奮力進行,還是可以得到的。

       「比丘尼戒,不能詳說。依佛制,比丘尼戒要重複受兩次,先依尼僧授本法,後請大僧正授。但正得戒時,是在大僧正授時。此法在南宋以後已不能實行。」這是受比丘尼戒的順序,它的程序要受兩次。比丘尼戒依照佛的制度要重複受兩次,「先依尼僧授本法」,要有比丘尼這樣的僧人來給你授,先在比丘尼僧這裡受了本法,後面還要再請大僧正授,大僧就是男眾的比丘,再正式的傳授。但是比丘尼戒正得戒的時候,不是尼僧授的時候得戒,是在大僧正授的時候才得戒。在戒壇都要分班的,一班有三個人,登壇受戒。我以前去受戒就是分班的,然後給你受三壇,三個人一班,戒師要跟你問很多話。「此法在南宋以後已不能實行」,這個方法從中國南宋之後就不能實行,因為沒有清淨比丘。以上是講比丘尼戒、比丘戒。

       下面講菩薩戒:「菩薩戒—亦不能詳說,現略舉三事。一、要有菩薩種性,又能發菩提心,然後可受菩薩戒。什麼是種性呢?簡單來說,就是多生以來所成就的資格。所以當受戒時,戒師問:汝是菩薩否?應答曰:我是菩薩。這就是菩薩種性。戒師又問:既是菩薩,已發菩提心否?應答曰:已發菩提心。這就是發菩提心,這樣才能受菩薩戒。」

       這是講受菩薩戒,也不能詳細說。這裡給我們舉出三件事,第一個,要有菩薩種性,又能夠發菩提心,然後才可以受菩薩戒。什麼是菩薩種性?簡單講,就是多生多劫以來所成就的善根、福德、因緣。這個我們要直下承當,往往有很多人他不敢當,我是個凡夫,怎麼能當得起菩薩呢?但是此地給我們講,你就是要直下承當,承認你是菩薩,是菩薩一定發菩提心。這個你要承認,你要直下承當,這樣才能受菩薩戒;如果不敢當,就不能受菩薩戒。所以要直下承當。為什麼要我們直下承當?這是多生多劫以來成就的資格。

       一般人或許不能明瞭,我們讀了《無量壽經》之後,對這樁事情就明白了。佛給我們講,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在六道輪迴得到人身的機會很難,機會很少;得到人身又能聞到佛法,那就更難了。所以我們看看,現在整個地球有六十幾億的人口,現在可能有超過七十億,有多少個人他遇到佛法,他學了佛?是不是有七分之一就有待調查。學佛的人這麼多,遇到大乘佛法的又有幾個人?佛法也有大乘、小乘,像南傳的,那是小乘佛法,不是大乘。所以南傳佛教國家,最高的果位就是阿羅漢,沒有什麼叫菩薩的,他也不相信大乘佛法。聞到佛法,他只聞到小乘,不能接受大乘的。那麼聞到大乘佛法,佛法也有真的,也有假的,有幾個人遇到真的佛法?這又更少了。那麼遇到真的佛法,又有幾個人遇到善知識來給他說明講解?那又更少了。你一層一層去比較就發現,你今天能夠聞到佛法,能夠接觸正法道場,能夠來受菩薩戒,你不是多生多劫成就的善根福德因緣,你怎麼可能遇到?縱然遇到了,你也不會接受。

       所以佛在《無量壽經》給我們講,你能夠遇到這個法門,遇到這個經典,是在無量諸佛那邊就種了善根。只是我們在六道輪迴,每一生都有隔陰之迷,過去生的事情都忘得乾乾淨淨了。這一生又有緣遇到佛法,你前生的事情忘記了,所以你會覺得不敢當。但是佛菩薩對這個事情很清楚,叫你要直下承當,你不要懷疑。你過去生如果沒有這麼深厚的善根,你肯定遇不到的;縱然遇到,你也肯定不會接受。所以要你發心,要你承認你是菩薩種性,要發菩提心,這樣就可以受菩薩戒,這個就是菩薩種性。所謂菩薩種性就是說,你是大乘佛法這種根器,你可以接受大乘佛法,這個就叫菩薩種性。

       我們接著再看下面:「二,平常人受菩薩戒者,皆是全受。但依《瓔珞本業經》,可以隨身分受或一或多,與前所說的受五戒法相同。」這是再給我們講,平常人受菩薩戒都是全部受,出家眾受菩薩戒十條重戒,四十八條輕戒,所謂十重四十八輕;在家眾受的菩薩戒是六條重戒,二十八條輕戒,一次都全部受。但是依照《瓔珞本業經》,依照這部經菩薩戒也可以隨身分受或一或多,依照《瓔珞本業經》可以隨你個人本身現在能做到的先受,還做不到先不要受,可以分開來受,不一定要一次完全都受。或者受一條,或者兩條,或者更多一點,與前面所說五戒法相同,跟前面講的五戒法是一樣的。五戒可以分開受,不一定一次要全部都受,自己有把握做到的先受,還沒把握先不要受,有這個依據。這是講菩薩戒也跟五戒同樣的。

       第三,「犯相輕重,依《舊疏》、《新疏》有種種差別,應隨各人力量而行。現以例說,如妄語戒,《舊疏》說大妄語乃犯波羅夷罪,《新疏》說小妄語即犯波羅夷罪。至於起殺、盜、婬、妄之心,即犯波羅夷罪,乃是為地上菩薩所制,我等凡夫是做不到的。所謂菩薩戒雖不易得,但如有真誠之心,亦非難事;且可自誓受,不比沙彌、比丘戒必須請他人受。因為菩薩戒、五戒、八戒皆可自誓受,所以我們頗有得菩薩戒之望。」

       這是《律學大意》最後一段的開示。犯相的輕重,就是犯戒的事相有輕有重,「《新疏》、《舊疏》有種種差別」,說法都不盡相同,我們可以隨各人力量而行,隨我們自己的力量來做,能做到的先做。這裡舉出判定犯戒輕重的例子,波羅夷罪就是最重的。在《舊疏》講,打大妄語才算犯波羅夷罪,新的註疏說小妄語就犯波羅夷罪。至於起心動念就犯波羅夷罪,祖師給我們講,這是為地上菩薩所制,我們凡夫是做不到,現在是基於我們凡夫能做到這個方面來講。高層次的,在《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講,菩薩有初業菩薩,有慧行菩薩,那個境界層次是不一樣的,所以戒的層次也不一樣。戒的條文是一樣,但是境界層次不一樣,這點我們必須要明白。不但菩薩戒,所有的戒,包括五戒,從人道到成佛都是這五條戒,條文都一樣,但是境界層次不一樣,這是我們必須要明白的。現在是就我們現在在人道,人的身分,我們現前的程度來受持這個戒。我們還沒有達到高層次,這個以後再說,以後到那個程度你才能做到,還沒有達到那個程度你做不到,做不到說了也是白說。所以我們受戒,就是我們現前能做的這部分。

       過去有些人也提出很多疑難的問題,比如說不殺生,吃素這樁事情。有些人他就講,你吃蔬菜,蔬菜也有生命,它是植物,它也有生命,他都提出這個問題。當然動植物都有靈性,但是動物的靈性比植物要高,反應要快,要明顯、敏銳,植物比動物要弱,礦物就更弱。現在透過日本江本勝博士水結晶的實驗也告訴我們,礦物都有見聞覺知。所以過去有很多人說,你要吃到很清淨,蔬菜也不能吃,連水都不能喝,提出這些問難的問題。這個問題我們應該從層次上來講,統統不能吃,有沒有人能做到?有,得禪定的人就不需要,他也不用吃飯,也不用喝水,也不要睡覺,他可以。你看虛雲老和尚一打坐,一入定,一個月也沒睡、也沒吃、也沒喝,他出了定精神好得不得了。但是凡夫就不行,不吃不喝,你會餓死,你會渴死,不行。

       所以這個戒是合情、合理、合法,它是就我們現前的程度你能做到的,就像這個戒可以分開受一樣,你能做到你先做。我們現在要修慈悲心,我們先不要吃動物的肉。五戒講的又更進一步,它制重戒是殺人才犯不可悔,你總是要從不殺人開始做起,比較容易做到的先做。所以這裡也給我們說明這點,有些戒的層次是對菩薩境界講的。所以我們看了菩薩戒,看到起心動念就犯戒,嚇得都不敢去受。所以我們對於戒律學沒有深入的去學習,往往一知半解,因此就不敢去學習,對戒律總是敬而遠之,這樣我們在學佛的過程就得不到殊勝的功德利益。所以大師在此地給我們講的都很平實,我們平常普普通通的一個人都可以做到。佛出現在這個世間,就是為我們人類講經說法,主要的對像是人類,所以他講的就是我們地球上的人類都能夠理解、可以接受、可以做得到的。如果佛講的那些,我們地球上的人類根本就做不到,那不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嗎?佛肯定不會做這樣的事情。我們做不到,他肯定不會講,講了就沒有意義。講出來的都是你能做到的,問題是你肯不肯做而已,這一點我們首先要明白。所以佛法這些戒,我們也不要想像得太難,想得太難,我們就沒有心學習,這是我們第一個要先突破的。

       學戒的基礎,我們根據淨業三福來講,第一福,「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實在講所有戒都是以《十善業道經》為最基本、最基礎;第二福,「受持三皈,具足眾戒,不犯威儀」;第三福,「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我們有了第一福的基礎,再來學戒也就不難了。我們沒有第一福的基礎,先受了戒,再來學行不行?也可以,就是像我們淨老和尚現在講的補習,補習前面的功課,像現在學的《弟子規》、《太上感應篇》、《佛說十善業道經》來補習。所以佛法也是很活潑,它有次第的,也有圓融的,圓融當中有次第,次第當中有圓融,很有彈性的,讓我們學起來感覺上一點都不困難,所以不要給它想像得太遙遠。所以我們接觸到很多剛剛接觸佛法的同修,他就會覺得說,哎呀!這個佛法,我現在恐怕沒辦法,距離我還相當的遙遠。我要跟大家說明,佛法就在你的身邊,非常近的,不是很遙遠,只要你肯接受,就跟你很親近。

       最後,弘一大師給我們講,菩薩戒雖然不容易得到,但是如果你有真誠之心,也不是難事。而且可以在佛前自己發誓來受,不像沙彌戒、比丘戒必須要請別人來給你受才能得戒。因為菩薩戒、五戒、八關齋戒,你都可以自己在佛前發願來受這個戒,這就方便了。「所以我們頗有得菩薩戒之望」,我們很有得到菩薩戒這個希望,這是鼓勵、勉勵我們的話。《律學大意》我們作為這次講經因緣,就跟大家報告到此地圓滿,下一集我們就正式的跟大家來介紹《五戒相經箋要》。我們學戒,就是佛在戒經講的四句偈: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好,今天我們時間到了,就跟同學報告到此地。祝大家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