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五戒相經箋要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五戒相經箋要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十六集)  2010/4/28  中國山東省海島金山寺  檔名:WD11-003-0056

       《五戒相經箋要》。佛陀教育網路學院的同學,大家好,阿彌陀佛!我們上一集跟大家學習到《楞嚴經》,講到有關大妄語的一大段經文;在註解裡面,也引用了永明延壽大師當時的一個公案。

       今天我們接著看廣化老法師的註解,他註解裡面引用《正法念處經》的經文,講到犯了妄語墮在地獄的情況。我們將經文先念一念:「《正法念處經》卷八云苦獄有十八段,茲節錄五段」。這個是在《正法念處經》第八卷,苦獄就是在地獄受苦有十八段的經文,這裡是節錄了五段。「一、吼吼處:於對諍時作妄語說,後不懺悔。死墮此獄,為刀割頜挽舌,惡泥水塗舌,為炎火燒;又有炎口惡蟲噉食其舌,舌爛壞死,受無量苦。設得為人,貧窮顛狂,世所嫌賤,無心失心,短命根缺。」這個是第一段,節錄《正法念處經》苦獄其中的第一段,第一段叫吼吼處。

       墮在這個地獄是「於對諍時作妄語說,後不懺悔」。這個諍就是諍訟、諍論,雙方面在諍論,特別在諍訟,為了要贏對方打了妄語。這個在一般法院裡面也常見到,諍訟;另外就是包括其他方面的,互相在爭,這個時候打了妄語。打了妄語之後又沒有懺悔,沒有改過,死了之後就會墮到吼吼處這種地獄。「為刀割頜挽舌」,頜就是構成口腔上下部分的骨骼、肌肉組織,用刀割。挽舌就是我們現在看到江逸子老師畫的《地獄變相圖》,拔舌地獄。「惡泥水塗舌」,還有惡的泥水塗在舌頭上。然後,「為炎火燒」,燒得很炎的火、很大的火燒舌頭。惡泥水塗舌,再被火來燒,燒焦了。「又有炎口惡蟲噉食其舌,舌爛壞死,受無量苦」。這個是講有蟲來吃他的舌頭,這個舌頭有蟲,它就爛了、就壞了,到最後就死了,在這個當中受無量苦。

       下面講,「設得為人,貧窮顛狂,世所嫌賤」。設得為人,就是在地獄受苦,地獄的業報受完,這個階段苦受完了,假設又到人間來了,到人間來還有餘業,餘業的報還沒有受完。到人間來會得到貧窮顛狂,貧窮顛狂就是人精神狀態都不正常,貧窮顛狂;世所嫌賤,世間人看到都嫌棄、都不喜歡,看到他都不喜歡。「無心失心,短命根缺」,壽命又短,根缺就是六根不具足。這個是講第一種妄語,這種妄語就是跟人家諍訟,打了妄語。為了諍訟、訴訟要贏對方,製造一些妄語,後來又不知道懺悔,死了之後會墮到這樣的地獄。從地獄出來,到人間還有這些餘報。因此我們看到這個果報,對於造因的時候就會謹慎。

       我們再看第二段。「二、一切闇處:姦婬他人,妄言不犯,反令他人殃罰。死墮此獄,受劈頭出舌刀割炎熱苦,經久遠時。設得為人,生盲耳聾,乞食為活,孤獨短命。」同樣是打妄語,但是造的業有不同,所以果報也是不一樣。

       「一切闇處」,就是墮在這個地獄。墮在這個地獄是什麼業因?「姦婬他人,妄言不犯」,犯了姦婬他人的婦女,打妄語說他沒有犯;不但打妄語,「反令他人殃罰」,反而去誣賴別人,把這個罪嫁禍給別人,讓別人去受災殃,受處罰。打這樣的妄語,造這個業因,「死墮此獄」,就墮在一切闇處這個地獄。「受劈頭出舌刀割炎熱苦」,劈頭就是用刀劈開他的頭,拿出他的舌頭,用刀去割,受炎熱之苦。「經久遠時」,這個時間不是短時間,久遠。我們在《地藏經》都看到過,在地獄裡面是萬死萬生,這個萬死萬生是形容,你死了馬上又生,生了繼續又受罪,又死了、又生了。不是說死了就結束,死了就結束是他業報受盡才結束,才能離開地獄;如果業報還沒有受完,死了又生,生了又死。所以這個時間就非常長遠,這點我們一定要明白。不是說頭被刀劈開、舌頭被割就死了,死了就沒有了,就不用再受苦了,不是這樣的。死了之後,他馬上風一吹又生了,生又開始繼續重複的受這個苦。所以,《地藏菩薩本願經》我們看到「萬死萬生」。下面講,「設得為人,生盲耳聾,乞食為活,孤獨短命。」這是地獄業報受完到人間來了,還有餘報,生盲就是一出生眼睛就瞎了,生出來眼睛就瞎,耳朵就聾了,怎麼過日子?靠乞食為活。這個我們在現前社會上都看得到,而且還孤獨短命。這個是餘報。

       第三段。「三、人闇煙處:共誓共同謀生,得財自佔,不與共分,及妄說無財可得,欺騙他人。死墮此獄,受割身苦,肉盡骨在,復生肉生蟲,蟲食身肉,熱咀唼食,苦惱大喚,爛臭死已又生,受無量苦。設得人身,貧窮困苦,衣服缺乏,設有衣服,一切補衲;身分爛臭,頭生濕蟲;所言之語,人皆不信,人所不愛,不知治生。」這個是第三段。

       「人闇煙處」,這個是這個地獄的名稱。業因就是在陽世做人的時候共誓共同謀生,「共誓」就是跟一些人有共同的誓願,我們現在講發誓,他有這個誓願;「共同謀生」,就是大家共同合夥去做生意、做事業。大家事先就有誓願在先,賺到錢大家一定要平分。但是造這個業就是賺到了錢,「得財自佔,不與共分」,得到錢財了,賺到錢財了,他私下吞佔、私吞了,不跟合夥的人共分。合夥的人,現在我們講股東,他得到紅利,他不分給這些股東。不分給股東,實在是有賺到錢,他就打妄語,跟他合夥的人說,他沒有財可得,沒賺到錢,這樣欺騙他人。實際上是有賺到錢,他自己私吞了,不拿出來跟大家共分,造這樣的業因,死了之後就會墮到人闇煙處這個地獄。

       「死墮此獄,受割身苦」,墮到這個地獄,身都被刀割,受這種痛苦。我們陽間古時候也有這種刑罰,凌遲處死,刀把肉一片一片的割,慢慢讓他死,很痛苦的死,受割身苦就是凌遲。「肉盡骨在」,肉都割完了,剩下骨頭;「復生肉生蟲」,剩下骨頭,肉割完了,這個苦受完了,肉又生出來、又長出來,長出來又生出蟲,蟲再來吃身體的肉。「熱咀唼食,苦惱大喚」,受這樣的苦當然受不了,受不了就會大喚,大喚就是大叫。所以在地獄裡面,都會聽到這種非常恐怖淒慘的叫聲,苦惱大喚。我們可以理解想象,蟲吃身體的肉,肉爛掉、吃完了,在這個過程當中那種難受、那種痛苦,是可以想象得到的,所以苦惱大喚。「爛臭死已又生」,就是蟲吃了之後,肉都爛了、臭了,那就死了,死了,風一吹又生了;「受無量苦」,這個苦是無量無邊的。

       「設得人身,貧窮困苦,衣服缺乏」。假設地獄業報受完了,到人間來還受餘報,會得到貧窮困苦、衣服缺乏,就是沒衣服穿。「設有衣服,一切補衲」,如果有衣服穿,也是破破爛爛,不完整的。「身分爛臭,頭生濕蟲」,身體常常有潰膿、長瘡,身爛了、臭了,頭頂上又生濕蟲。「所言之語,人皆不信」,他所講的話人家都不相信。「人所不愛」,人當然看到這個樣子,沒有人會喜歡的。「不知治生」,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去過日子。這個是在人間得到的餘報。這個是打妄語私吞錢財,不與人家共分,就是跟他的股東打妄語,欺騙他的股東。這是第三段。

       我們再看第四段:「四、唐希望處」,這個唐是唐朝的唐,有希望這個希望,「於孤獨貧窮之人,許施房舍、衣服、飲食、藥物、資具等物,妄言不給,令彼常作希望,後時息心。死墮此獄,見種種好食,以本業妄語故,趣赴就食為熱鐵汁、鐵鉤、洋鐵,大臭惡色,燒身一切爛壞。又因妄語許他臥具、房屋等物,受坐沸熱銅板及入歡喜大鑊,有沸鐵汁滿五十由旬,鐵鑊黑闇,罪人頭下足上,燒煮叫喚,身破千段;死已復活,受無量苦」。這個是叫做唐希望處,這是一個地獄的名稱。

       這個唐就是我們看到古書常講功不唐捐(唐朝這個唐),功不唐捐就是不會有白費的,如果唐捐那就白費了,就落空的意思。唐希望就是空有希望,希望落空了。這個業因是怎麼造的?還是打妄語。他是對於孤獨貧窮之人,「許施房舍、衣服、飲食、藥物、資具等物」。對於孤獨貧窮的人,許就是允許、答應他了,要給他房子、要給他衣服、給他飲食、給他藥物、給他資具,等物就是包括其他的,答應要給他;但是實際上沒給,打妄語。「妄言不給」,他也不講,講是說要送給他,但是實際上沒有送,讓這些人一直在希望,一直希望得到這些東西;但是他打妄語,他沒給,讓他們這個希望就落空了。所以,「令彼常作希望」,令他常常存一個希望:某某人答應要給我什麼東西,到現在還沒給。到最後還是沒有給,讓他心裡常常有希望心在,這個是犯了妄語。「後時息心」,到最後他就死了這條心,就沒希望了,講要給沒給。

       造了這個妄語的罪,死了就墮到這個地獄。「見種種好食,以本業妄語故,趣赴就食為熱鐵汁、鐵鉤、洋鐵,大臭惡色,燒身一切爛壞」,果報跟他的業因都是相應的。打這個妄語,答應人家要給東西沒給,讓人家空希望一場,死了之後墮到這個地獄,自己會看到很多好吃的,以本業妄語故,自己造了根本的業妄語的緣故;趣赴就食為熱鐵汁,看到很好吃,但是過去吃,那些很好吃的東西都變成熱鐵汁,變成鐵鉤、洋鐵,變成大臭惡色,吃了之後,燒身一切爛壞,整個就壞掉了。這個是答應給人家東西不給,死了之後就墮到這個地獄,就會燒身爛壞了。這幾天我生病,開益師在縣城請一個氣功師給我調理,他那個店我們送他一些傳統文化的光碟。我說:這個放在那邊可以給客人聽,等著給你推拿,可以讓他們聽聽這些傳統文化。他說:他經濟不好。我就說:那我送你一部電視機;開益師送他一個DVD的機器。我是勸他去買。他說:他經濟有困難。我說:我送你。但是我現在還沒有送,現在讀到這一段,等一下可能要趕快去買,不然我死了之後就墮到這個唐希望處去了,他一天到晚在等我那部電視機。所以業因果報就是這樣的。

       下面又是一種妄語。「又因妄語許他臥具、房屋等物,受坐沸熱銅板及入歡喜大鑊」。這個也是妄語,就是答應人家給他臥具,就是睡覺的東西,床、棉被,墊被、毯子這一類的;以及房屋,等物就是傢俱,我們現在一般講傢俱,講要給他又不給,讓他空希望在等。這個死了之後會受坐沸熱銅板,他坐在沸騰的熱銅板上,銅燒熔化就像水一樣;及入歡喜大鑊,大鑊就是大的鍋。裡面「有沸鐵汁滿五十由旬」,沸就像開水燒開、煮開,冒水泡了,有五十由旬。五十由旬是太高了,一由旬合我們中國四十里,五十由旬就兩千里,這麼深、這麼高的,整個都是沸熱的鐵汁。「鐵鑊黑闇,罪人頭下足上,燒煮叫喚,身破千段」。罪人的頭倒著,腳朝上,在沸熱鐵鍋,在那邊燒、在那邊煮,那種痛苦的慘叫聲,身破千段,身破千段就是這個身燒得就跟銅一樣了。「死已復活,受無量苦」,死了之後又活過來,受無量的苦。

       以前,早期我在台灣的時候,有煉鋼廠,煉鋼廠都有一個爐很大,鋼鐵都燒得像開水一樣。也常常聽說有工人在上面工作就掉到那個爐進去了,一掉進去我們可以想象,你要找骨頭也找不到了,那麼炎熱的熱鐵,人掉下去燒得整個都沒有了。從這個地方我們就可以想象到地獄那種苦是我們想不到的。我們這個煉鋼爐大概都沒有一由旬(一由旬就四十里),沒有那麼深的,大概幾十公尺看起來就很深了。五十由旬看起來就非常非常恐怖了,非常可怕。這個也是打妄語,受這個果報。

       下面是講到人間來的餘報。「設得為人,繫屬餘人為奴,處處輪轉。與異人為奴僕,常離飲食、臥具、屋舍隨舍醫病,常為大家之所罵辱。」這是到人間來的餘報。到人間來餘報是做人家的奴隸,不自由,不自在,處處輪轉。「與異人為奴僕」,異人就是跟他不同族群的人,或者同族群的不是他們一家人,給別人做奴隸、做僕人。「常離飲食、臥具」,常離就是常常沒有飲食、沒有臥具,也沒有房屋,也沒有醫藥可以治病。「常為大家之所罵辱」,常常被侮辱、被罵,得這樣的果報。這個是前生的業因,墮地獄出來之後,在人間又要受這個餘報,答應給人家的東西沒給,自己這一生也就得不到這些東西。

       我們再看第五段。「五、雙逼惱處:在社會中,因瞋嫉心,鬥諍之故而作妄語,互相詆毀,令他破壞,心生歡喜。死入此獄,受炎牙獅子食噉血肉,叫喚死已,又活受燒壓種種如前之苦,經無量時。設得為人,為蛇螫死,或為獅子、虎、熊殺食而死。」這是第五段,這個地獄名稱叫雙逼惱處。

       墮到這個地獄的業因,是「在社會中」,在我們人間社會當中,「因瞋嫉心」,因為瞋恚、嫉妒這個心。「鬥諍之故而作妄語」,有瞋恚心,有嫉妒心,看到別人不順眼,看到別人有地位有錢,他就生嫉妒,你家為什麼那麼有錢?他就嫉妒,就是《太上感應篇》講的「見他富有,願他破敗」,就去鬥爭了。看到人家有錢他就起瞋恨心、他就起嫉妒心,他就去跟他鬥爭;鬥爭之故,為了要鬥爭,他就要打妄語、要騙人,一定要講壞話才能把對方給鬥倒。這個就產生「互相詆毀」,互相攻擊,互相毀謗;「令他破壞」,就要破壞他的。因為嫉妒別人,看到別人有錢有勢,他沒有,他就生瞋恚嫉妒心。然後進一步去鬥爭,為了要鬥勝別人,他就打妄語,講一些不是真實的言語,目的就是要破壞別人。別人被破壞、被鬥垮了,他心裡就很歡喜、很高興,他勝利了。造這個業很容易,但是死了之後就很慘,「死入此獄」,死了之後就墮到這個地獄。「受炎牙獅子食噉血肉,叫喚死已」,被這些凶猛的野獸來吃、來吸他的血,野獸來吃、吸他的血,當然非常痛苦,他大叫大喊。死了之後,「又活受燒壓種種如前之苦,經無量時」,死了又活,又繼續受這個苦,經無量時就是這個時間非常長。「設得為人,為蛇螫死,或為獅子、虎、熊殺食而死。」到人間來還有餘報,會被蛇咬死,或者被獅子、老虎吃了,或者熊這一類凶猛的動物吃了,或者被咬死,這個是到人間的餘報。以上這五段經文是出自於《正法念處經》苦獄裡面摘錄的。

       下面,我們再看弘一大師的《補》。

       補【妄語戒正制大妄語。兼制小妄語。小妄語者。如經云實聞而言不聞等。應犯中品可悔罪。】

       『妄語戒正制大妄語,兼制小妄語』。妄語戒主要是制大妄語,就是《楞嚴經》講的「未證言證」,還沒有證果,為了求名聞利養,騙大家說他證果了,這個就犯大妄語,主要是針對這個大妄語。犯了大妄語,就不可懺悔,失掉戒體。「兼制小妄語」,兼就是不但制大妄語,當然也包括小妄語。『小妄語者,如經云實聞而言不聞等』,這個是小妄語,看到說沒看到,「等」就是包括其他的,因為妄語範圍非常之廣。如果犯小妄語是『中品可悔罪』,這個是可以懺悔的。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的《補釋》:

       補【又兩舌。惡口。綺語。亦並犯中品可悔罪。兩舌者。向此說彼。向彼說此。構起是非。乖離親友。惡口者。罵詈咒詛。令他不堪。綺語者。無義無利。世俗浮辭。增長放逸。忘失正念。】

       這一段,弘一大師又給我們補充說明。前面蕅益大師在《箋要》也有給我們補充,這裡又再加強給我們補充。『又兩舌、惡口、綺語,亦並犯中品可悔罪』,這個是補充五戒裡面妄語這條戒。所以我們看到妄語這條戒,不能單單以為我只要不騙人、不打妄語就好了,兩舌、惡口、綺語應該就不犯這個戒。這裡給我們補充說明,我們就很明白了,原來五戒裡面妄語戒還包含兩舌、惡口、綺語,如果兩舌、惡口、綺語,還是犯了妄語戒。但是這個戒也是屬於中品可悔罪,是中品,還不至於喪失戒體,還是可以懺悔的。

       『兩舌者,向此說彼,向彼說此,構起是非,乖離親友』。這個是給我們說明什麼叫兩舌,就是挑撥是非。「構起是非」,構就是構造,製造這些是非,挑起事端。「乖離親友」,就是讓這些親戚朋友、同參道友,他們的感情破裂,讓他分散,這個就犯兩舌的口業。這個是屬於中品可悔罪,是可以懺悔,但是如果不懺悔就要墮地獄。

       『惡口者,罵詈咒詛,令他不堪』。惡口就是講粗話、講髒話、講罵詈的話,讓人家聽了心裡很難受。我們現在講,凡是講話口氣不好,讓人家聽了心裡難受,都屬於惡口。惡口當然也有比較嚴重的,像罵詈就屬於嚴重的;一般我們講話有意無意的一些口氣不好,這樣的惡口是比較普遍。特別是現代人沒有學講話,所以自己講話很衝自己不知道,都認為:我講話很直,我的人就是這樣;但是實際上是犯了惡口業。所以惡口也有比較大的惡口、比較小的惡口。口業屬於言語,講話如果講得尖酸刻薄,好像刀一樣都要刺人的,那個都屬於惡口。主要就是讓人家聽了心裡難受的,那個就屬於惡口。

       『綺語者,無義無利,世俗浮辭,增長放逸,忘失正念』。這是解釋綺語,就是沒有意義的話、沒有意義的言語,就是世間俗人一些虛浮的言詞。這些言詞,「增長放逸,忘失正念」,就是會讓我們的正念忘失了。現在電腦、電視節目,這種綺語的內容是非常普遍的,裡面的內容大部分都是沒有意義,對我們也沒有利益。世俗的這些浮辭,我們看了這些、聽了這些是增長放逸,忘失正念,這個我們也要避免。我們除了自己不打妄語,也不聽綺語,這些不正經的我們就不要去看、不要去聽,當然自己也不要去講。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補》:

       補【口說在家出家菩薩。比丘比丘尼罪過。《梵網經》及《優婆塞戒經》悉結重罪。不論說者實不。併犯。今五戒中。雖不結重。彌須慎護。心生大懼。】

       這個在《菩薩戒經》講,是屬於說四眾過的罪。『口說在家、出家菩薩,比丘、比丘尼罪過』,就是講四眾同修的罪過,講他的不是,在《梵網經》以及《優婆塞戒經》都結重罪。不論說的那個人,他事實是不是那樣,都犯這個戒了。不管他有沒有這個事情,你只要去說就犯這個戒了,而且犯這個戒是結重罪。『今五戒中,雖不結重』,「今」就是現在,我們《五戒相經》裡面講的,說四眾過在五戒不結重罪。雖然不結重罪,『彌須慎護,心生大懼』,「彌須」就是要非常謹慎,「護」就是保護,不要去犯這個口過,心裡生起大畏懼。在《無量壽經》佛給我們講:「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就是這條戒。但是這條戒是很容易犯,我們閒談當中有意無意總是會說人是非,說人不是,很容易犯這個口業,犯了這個口業自己不知道。這個戒如果你不謹慎去護持,很容易犯這個戒,因為習慣了。因此佛經,我們中國古聖先賢,對口業特別特別的重視,因為言多必失,話如果講太多,總是會有過失的。所以說話就是適可而止,這樣減少過失。在佛門裡面也常講:「少說一句話,多念一句佛」,這個是真實功德。

       我們接著下面有一段廣化老法師的註,我們也把它念一念,是補充解釋弘一大師這一條的。「此條為說四眾過戒,屬於菩薩戒,不論說者實否。若所說是實,犯惡口;所說虛妄,復犯妄語,因此為併犯。但是,若見四眾實是犯罪,以慈悲心、護法心,勸其速改;若不聽者,以好心訴諸僧團,如法辦理,則無過也。」這個是廣化老法師再給我們補充註解弘一大師上面講的這一段。

       「此條為說四眾過戒,屬於菩薩戒,不論說者實否」,不論說的這個人是不是事實,或者不是事實。「若所說是實,犯惡口」,如果你講的那個人,他的確是有那個問題,是事實,但是我們講了他的過失、講了他的罪過,我們自己也犯了惡口業。如果我們所說是虛妄,我們講某某人怎麼樣、怎麼樣,但是不是真的,是虛妄的,這樣犯了妄語。所以叫做併犯,併犯就是統統犯了,犯了這個口業的罪。下面是給我們說明開緣的情況,「若見四眾實是犯罪」,如果見到四眾的的確確,實在是有犯重大的罪過。「以慈悲心、護法心,勸其速改」,就是用慈悲心、護法的心,勸他趕快改過。「若不聽者,以好心訴諸僧團,如法辦理」,如果他不接受、不聽,用好心請僧團(現在我們講道場)去處理,如法辦理;「則無過也」,這樣就沒有過失。但是重要就是要以慈悲心、護法心這個心態,如果以瞋恨嫉妒心,我們就造罪業了。

       而且勸人,四眾有過,勸也是要看情況的,因人、因時、因地而有所不同。你要勸人改過,第一個就是你跟他的關係,你對他了解多少。如果是深交,很深厚的交情,彼此非常的了解,他有罪過了,也是要私下,在沒有第三者在場的情況之下私下去勸導,不能公開去指責他的罪過。如果不是深交的人,可能你勸人也只能點到為止,不能嚴厲的去批評指責他,要他一定要改。如果不聽,有造成擾亂道場重大情節,當然這個是要訴諸僧團,就是請團體負責的人來處理,如法辦理,依照一個團體的規矩,他來處理,這樣就沒有過失。我們再看下面這一段,這一段也是《補》。

       補【若為利養故。種種讚歎他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成就。而密以自美。若為利養故。坐。起。行。立。言語安詳。以此現得道相。欲令人知。悉犯中品可悔方便罪。】

       這一段的《補》,若是為了名聞利養,重點在這個上面,是為了名聞利養。為了名聞利養種種讚歎他人,就是讚歎他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成就。『密以自美』,「密以自美」,廣化老法師的註解也有解釋:「密以自美,為得名利故,讚歎他人怎麼好怎麼好」,某某人修得很好,「然後說他還不如我高明」,他還比我差的遠,「表示自己更厲害」,這個叫密以自美。『若為利養故,坐、起、行、立、言語安詳,以此現得道相』,「現得道相」就是裝一個樣子,好像自己得道了,行住坐臥四威儀表現得特別明顯,目的就是要讓人家知道,讓人家對他恭敬、對他供養。所以,他現這個威儀相,好像這個人不簡單,得道了。如果這樣的心態,做這樣的行為,『悉犯中品可悔方便罪』。這個也是犯了妄語,目的就是為了得到名利。

       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學習到這一段,後面還有幾段弘一大師的《補釋》,我們下一次再繼續來學習。謝謝大家收看,祝大家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