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五戒相經箋要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五戒相經箋要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十五集)  2010/4/21  中國山東省海島金山寺  檔名:WD11-003-0055

       《五戒相經箋要》。佛陀教育網路學院的同學,大家好,阿彌陀佛!上一次我們學習到五戒第四條,妄語戒。我們請看經文:「若優婆塞,實聞而言不聞,實見而言不見,疑有而言無,無而言有,如是等妄語,皆犯可悔。」上一次我們學習到這一段。也將這一段蕅益祖師的《箋》:「更有兩舌、惡口、綺語,並皆犯罪。但不失戒,故云可悔。非謂無性罪也。」我們上一次學習到這段,這一段我們也引用《佛說十善業道經》來補充說明兩舌、惡口、綺語。兩舌、惡口、綺語造了這個業,也是屬於犯了妄語戒。因此我們受五戒,看到第四條戒,不妄語這條戒只有一條,《十善業道經》講了四條: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十善業道講了四條。祖師在此地給我們說明,兩舌、惡口、綺語也包括在妄語戒裡面,如果犯了兩舌、惡口、綺語,也是屬於犯了妄語的戒,主要給我們說明這一點。但是犯了兩舌、惡口、綺語沒有失掉戒體,就是受了五戒,戒體沒有喪失掉,「故云可悔」,可悔就是可以懺悔的。這個懺悔屬於作法懺。作法懺就是發露懺悔,在佛前發露懺悔,在師長前、在同修前發露懺悔,這個屬於作法懺。

       五戒講不可悔,主要是講犯了不可悔罪,就是不可以用作法來懺悔,用作法懺這個罪懺不掉,因此喪失了戒體。必須用取相懺、無生懺,在大乘經典裡面的,懺到見到好相,罪才消除。因此這個地方,我們再重複來給諸位同學說明,《五戒相經》講不可悔,就是不可以用作法懺懺悔。這個是就受戒,你受了戒,得了這個戒,如果犯的嚴重就不可悔。不可悔就是你得到這個戒,又失掉這個戒體了,叫失戒。失就是喪失掉。你受戒得五戒,現在其中犯任何一條,犯了不可悔,戒體就喪失了。不失戒,就是犯戒,但是可以懺悔,還沒有達到不可悔,戒體沒有喪失,但是要懺悔,是可以接受懺悔。「非謂無性罪也」,性罪,我們再重複的跟大家說明。性罪就是這個戒本身,你犯了就是有罪的,就是它本身的性質就是有罪,不管你有沒有受戒,只要犯了就有罪。因為它本身性質是惡的,不是善的,因此你不受戒,你犯了妄語,你還是有罪。殺、盜、婬、妄,這四條都是性罪,它本身性質就是惡,就是不善的,不管任何人,你造了都有罪。不管你有沒有信仰,你學不學佛,或者信仰哪個宗教都一樣。中國人、外國人都一樣,殺、盜、婬、妄四條,只要犯了都有罪,罪的輕重就是根據犯的情節來判斷。因此我們受了戒,本身如果犯了這個戒,性罪本來就有,如果受戒的人,他再加一個犯戒罪,就是等於兩重的罪過。我們《五戒相經》講的,都是就犯戒方面來講的,因此祖師在此地特別再給我們提醒。從這個地方我們可以理解到,受了五戒不妄語這條戒,它涵蓋了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涵蓋了這四條,我們一定要知道,我們不能以為五戒只有不妄語,我們兩舌、惡口、綺語應該沒有犯戒。祖師在此地給我們提醒,你造了兩舌、惡口、綺語,一樣是犯了妄語的戒,但是可以懺悔。

       我們接著再看下面這段經文:「若發心欲妄語,未言者,犯下可悔。」《箋》:「遠方便也。」這一段就是發心欲妄語,未言者,就是發心、起心動念,心裡想要打個妄語去騙人,有這個動機了,但是這個話沒講出來,話沒有出口,沒有講出來。那麼沒有講出來,發起這個心想要造一個妄語去欺騙人,這樣就有罪了。犯就是犯戒,犯了下可悔罪,這個罪是比較輕,但是還是犯了戒。《箋》裡面給我們講,「遠方便也。」遠就是距離造妄語的罪、犯妄語的戒,距離還比較遠,所以稱遠方便。因為只有心裡動念頭要打妄語,但是沒有講出來,沒有說出口,別人還沒有受騙,但是自己有這個心,就已經犯了這個戒,這個叫遠方便,是犯下可悔,是可以懺悔。懺悔最重要的就是改過,不能妄語,要改過來,就是你起心動念要打妄語去騙人,這個念頭都不可以起,這個是真正的懺悔,這一點我們必須要明白。常常犯,就要常常懺悔;不斷的犯,就不斷的要改,不斷的要調整過來。這個是我們受了戒,幫助我們改正這些錯誤的一個增上緣。

       下面講,「言而不盡意者,犯中可悔。」《箋》裡面講,「或誤說,或說不了了,僅名近方便也。」這一段,「言而不盡意者」,這個是打妄語他已經說出來了,心裡有這個念頭要打妄語去騙人,話也說出來了。但是他話說出來,他說錯了,或者說不了了。《箋》裡面給我們講,「或誤說」,本來要打妄語騙別人說自己證得四果,心裡是想要給別人講他證得四果羅漢了,但是話講出來講錯了,講成三果,這個就是誤說;「或說不了了」,就是自己說話,話沒有說清楚,講不清楚,或者這個話講了,對方不了解你的意思,他並不了解你的意思。比如說要去騙一個沒有學佛的人,說自己是證四果羅漢了;沒有學佛的人,他哪懂得什麼叫羅漢、什麼叫四果、什麼叫三果?他根本就不能理解的,這個就是屬於說不了了。另外就是自己話也沒說清楚,對方聽了他也不明瞭,這個是屬於言而不盡意。言而不盡意,他這個妄言沒有盡到他本來的意思,也沒有達到他的目的。言而不盡意就是本來他想要去騙人,沒有達到他的意願,他話講出來,並沒有達到他的意願,別人也聽不清楚。但是這樣也是犯了戒,有這個動機騙人,話也講出口了,但是這個話他是講錯誤了,講的別人不了解,這樣是犯中可悔。中罪就是比下罪要嚴重。前面講那個下罪,他有這個心,但是沒有說出口,那個叫遠方便;有這個動機,那個罪比較輕。中可悔,就是有這個心要騙人,話也講出口了,但是講了人家聽不明瞭,對方並沒有受騙,這個叫做近方便;這個已經接近,近就是接近,不可悔了。如果對方聽明白,他受騙了,就構成不可悔罪。

       我們再看下面經文,「若向人自言得道者,便犯不可悔。」這個是第三種情況,若向別人說自己已經得道、證果了。得道證果,從小乘須陀洹到佛果地,這個都包括在裡面。只要向人家說自己是得道證果就犯了不可悔罪,就是作法懺是不可以懺悔的,不接受懺悔的,戒體就喪失掉了。這一段我們就學習到此地。我們接著再看下面:

       經【若狂。若心亂。不覺語者。無犯。】

       這段經文是開緣。『狂』就是精神不正常。狂亂、神經病,或者他自己心很亂,也就是我們現在講憂鬱症、躁鬱症、精神崩潰的,講話語無倫次。『不覺語者』就是講話語無倫次,也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話,當然他不是存心要去騙人,就是這個人他不是在一個正常的狀態之下。另外現在還有很多像被附體的,他自己控制不了的,也都包括在這一類裡面,不是他自己故意的。像這樣,如果他講他是什麼仙、什麼佛、什麼菩薩,這個人不正常,講這個話別人也不會去聽他的,這樣沒有犯戒。如果受了五戒的優婆塞,他在狂或者心亂,在這種情況之下打了妄語,這個是無犯。

       在廣化老法師註解裡面,他也引用《楞嚴經》有關大妄語的經文,這個也很重要,我們也把這個經文念一念。「《楞嚴經》卷六云:若大妄語,即三摩地,不得清淨,成愛見魔,失如來種。所謂未得謂得、未證言證,或求世間尊勝第一,謂前人言:我今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薩。求彼禮懺,貪其供養,是一顛迦(極惡,畢竟無涅槃性),消滅佛種,如人以刀,斷多羅木,佛記是人,永殞善根,無復知見,沉三苦海,不成三昧。」到這裡是一段。這一段經文是引用《楞嚴經》第六卷,就是我們修行人如果犯了大妄語,要是得三摩地就不能清淨,就會著魔了,成愛見魔,失如來種。這裡經文具體給我們講出來,「未得謂得」,還沒有得道說得道;還沒有證果,他說證果。為什麼會打這個大妄語?目的就是求世間尊勝第一,求世間人對他的尊敬,勝就有想超過別人的念頭,比別人強。「謂前人言」,對當前的人講,說我已經得須陀洹果,或者證阿羅漢、辟支佛,或者證菩薩,「十地、地前諸位菩薩」。現在也有人說他是佛再來的,目的就是「求彼禮懺,貪其供養」。他說他已經得道,他是聖人,你們大家要來我這裡禮拜、懺悔,大家就去皈依供養,他的目的無非是求名聞利養。佛就說了,「是一顛迦,消滅佛種」,這樣是滅自己的佛種,不是滅別人的佛種,自己不能成就。「如人以刀,斷多羅木。佛記是人,永殞善根,無復知見。沉三苦海,不成三昧」。佛就預記,記就是我們現在講預言,如果是這樣的一個行為,這個人是永遠損害他的善根,無復知見,沒有正知正見,將來就要沉淪到三苦海,三苦海是三惡道,要墮落惡道的,不成三昧,三昧不能成就。

       下面這一段經文,我們接著再念下去:「我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輪轉,或作沙門、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婬女、寡婦、姦偷、屠販,與其同事,稱讚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洩佛密因、輕言未學,唯除命終陰有遺付,云何是人惑亂眾生成大妄語?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復斷除諸大妄語,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四決定清淨明誨。」到這裡是一段。這一段經文佛就給我們說出來了,現在有很多人自稱他是什麼佛、什麼菩薩、什麼羅漢,講了他又不走。不走留在這個世間幹什麼?讓人家供養。講他是什麼菩薩、羅漢,他自己說出他的身分,他還留在這個世間,我們從這段經文來對照,那肯定是假的,不是真的。真的是怎麼樣?真的他說出來,他就走了;他沒走,他肯定不會洩露他的身分,你不知道他的身分,他就坐在你旁邊,你也不認識他。

       佛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羅漢」,佛敕就是佛命令,交代諸大菩薩,這些大阿羅漢。應身就是應化身,變化、應化的。應身就是跟我們人一樣,找一戶人家去投胎的,就像釋迦牟尼佛當年在印度,他也有父母,也有妻子、有兒子,這個身叫應身。化身是無中生有,他突然出現的,後來不見了也不知道他去哪裡,那個叫化身。所以應化身,特別在我們現在末法之中菩薩跟羅漢,根據這一段經文來看非常多,「作種種形」就是各種形態、各種身分,「度諸輪轉」就是來度眾生的。「或作沙門」,沙門就是出家人,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出家人有菩薩、羅漢示現。「白衣居士」,就是在家居士,在家學佛的。還有「人王」,做國王,做總統的,做主席的;「宰官」,就是做總理的,做大官的;還有「童男、童女」,不結婚的。我們社會上各行各業,各種身分的,都有佛菩薩示現在裡面。「如是乃至婬女、寡婦、姦偷、屠販」,連造惡業的,婬女寡婦,我們一般講造惡業的,在《華嚴經》講,有三位菩薩代表貪瞋痴,這個有示現。還有姦、偷,幹偷盜集團的;屠就是造殺生業的;販就是販賣。殺盜婬妄,以這個來做為謀生的行業。這些負面的行業、不好的行業,在末法時期就特別多了。佛交代菩薩、大阿羅漢也示現跟他們一樣,他幹哪一行就跟著他去幹哪一行,跟他同事;跟他同事,主要是去幫助這些迷惑顛倒的眾生回頭,幫助他們回頭。幫助他回頭,你沒有跟他同事,你幫不了他,要跟他一樣,幹同樣的事情。目的就是幹什麼?跟他同事,「稱讚佛乘」,雖然跟他們同樣造惡業,但是常常稱讚佛法。比如說幹不好行業的人,他也稱讚佛法好、要學佛,接引他來入佛門,接引這些造惡業、造不好行業的人來學佛,這樣的人可能就是菩薩羅漢去示現的。所以我們看到那些惡人,我們淨老教授常常給我們講,一律恭敬就對了。不能看到他造惡業,我們對他就不恭敬,這樣是不對的。可能他是佛菩薩去示現的,我們肉眼凡夫,沒有神通,我們不認識。

       所以有一年,在二十年前,我在臺灣臺北看守所,那個時候大乘精舍樂崇輝樂居士,他在裡面辦一個弘揚佛法的講座,他們大乘精舍辦的,請我一個禮拜去講一次,跟這些監獄裡面的人,跟他們結結緣。有一次我到裡面一個工廠,罪比較輕的地方去講。講完之後,警察就給我講,他說另外一個地方還有一些人,他們很無聊,希望我去給他們說說法,問我有沒有時間。我說可以,既然找上來了,時間也沒有差那麼一點點。他就帶我到另外一個牢房去了,那個牢房跟一般重刑犯的牢房又不一樣,重刑犯的牢房就是腳鐐手銬的,一間有關兩個人以上,這個地方就是一個人一間,也沒有腳鐐手銬。我說,這個地方還不錯。然後就有一個年輕人,他問他能不能出家。我說:現在你在這個地方怎麼出家?照佛戒律來講也不允許;我說:心出家比較重要。一個是中年人,大概四十幾歲,人很壯,長滿了鬍子。我拿一些小佛卡,有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地藏菩薩,就跟他們結緣。那個長鬍子的,他就挑地藏菩薩。我說:你為什麼不挑阿彌陀佛?為什麼要挑地藏菩薩?他說:我殺死了四個人,我不到地獄,去哪裡?那個人這樣給我講,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那些人被判死刑的。他說:我不去地獄找地藏菩薩,去找誰?所以那個小佛卡,他就給我拿地藏菩薩。我想他一定會見到地藏菩薩,因為他心裡想見地藏菩薩,地藏菩薩就會化一個身去幫助他。

       另外我就問那個年輕人,我說:你們怎麼在這個地方?我也不好意思說,你們都被判死刑,快死了,預知時至,你們怎麼有機會學佛?你們在外面肯定沒有學佛,才幹這個事情。他們說是被抓進來的時候才學佛的。我說:那誰介紹你們學佛,是不是法師、大德來講經?他說:不是,我們前面有一個叫游榮佳,三點水游泳的游,他以前是搶銀行,帶槍、帶刀去搶銀行被抓到了,那個人已經被槍斃了。他說:是那個人介紹他們學佛的。我聽到他這麼一說,我說:那個人可能就是《楞嚴經》這裡講的「姦偷、屠販」,什麼菩薩羅漢去示現的。從這個例子,我再跟《楞嚴經》這一段經文對照,被抓進去的,我一個也不敢用輕視的眼光去看了,說不定他是什麼菩薩羅漢示現的,我們也不知道,真的是這樣。你看,這個都有菩薩羅漢示現。特別在末法,這個經文講末法,眾生愈苦難的時候,菩薩羅漢到我們這個世間來就愈多,他示現的身分,他不會讓我們認識他的。所以我們大家,可能旁邊坐一個就是什麼羅漢來的、菩薩來的,我們要恭敬就沒錯了。但是羅漢菩薩示現,一定不會讓我們看出來他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這是度眾生。

       佛在這個經有這麼說,的確有很多菩薩、羅漢,但是他自己不會說。「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洩佛密因、輕言未學」。就是菩薩羅漢示現在世間跟眾生一樣,有示現正面的,有示現反面的,終就是始終,他自己絕對不會說,我就是什麼菩薩,我真的是羅漢,這些真菩薩、真羅漢,他絕對不會說的。我們中國有一句俗話講:「真人不露相」。就是這個經文講的,他絕對不會承認他是什麼,縱然別人說他是什麼菩薩,他也絕對不會承認。所以他不會洩露自己的身分,「洩佛密因」,這都是佛祕密交代,不能洩露的。不能「輕言未學」,輕言未學就是隨便給未學的人講、初學的人講。只有一個情況,「唯除命終,陰有遺付」,命終就是他快往生,他要走了;陰有遺付就是私下有事情交代,除了這個情況。但是交代完他就走了,你再也找不到他了。像我們近代淨宗十三祖,他是大勢至菩薩應身來的,應身到我們中國。有一個高中生夢到觀音菩薩給他講,趕快去拜大勢至菩薩,他快要往生了。他說:大勢至菩薩在哪裡?就是印光祖師。然後這個學生跟他的父母講,去找印光祖師,說他是大勢至菩薩。當場被印祖罵,叫他絕對不可以再講,再講以後永遠不要再來見他。這個事情是印祖往生之後,那個學生才把這個事情公布出來。就是他絕對不洩露身分。

       這個是演正面的,這叫沙門。還有居士,白衣居士;還有人王、宰官,就是各行各業。這是示現正面的,有反面正面的。所以現在青島、唐山企業家論壇,我看可能很多都是什麼菩薩羅漢來的。所以我們不能看他是在家居士,說不定他是什麼菩薩羅漢來的,因為《楞嚴經》有這段經文給我們作為依據,我們真的不能夠不尊重。真正的菩薩羅漢應化在這個世間,他不輕易洩露身分,一洩露他馬上就離開了。下面經文講,「云何是人惑亂眾生成大妄語?」云何是人就是說怎麼這個人迷惑、擾亂眾生,自己造成這個大妄語?將來要墮地獄的,這個罪過是不得了。「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復斷除諸大妄語,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四決定清淨明誨。」這一段是我們修三昧,斷除諸大妄語,這個是如來先佛世尊第四種決定清淨明誨,一定要遵守。一定不可以犯大妄語,你沒有證果,你不能說你證果了;縱然你真正證果了,你也不能隨便見到人就講,還去登報紙、登廣告,那是更不可以。

       我們再看下面經文:「是故阿難,若不斷其大妄語者,如刻人糞為旃檀形,欲求香氣,無有是處。我教比丘,直心道場,於四威儀一切行中尚無虛假,云何自稱得上人法?譬如窮人妄號帝王自取誅滅,況復法王如何妄竊?因地不真,果招紆曲,求佛菩提,如噬臍人,欲誰成就?若諸比丘,心如直弦,一切真實,入三摩地,永無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薩無上知覺。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這一段經文就是佛告訴我們,如果不斷大妄語,你想要成就無有是處,好像用人糞去作栴檀形,糞怎麼會有香氣?無有是處,沒有這個道理。所以要直心,直心就是沒有虛假。怎麼可以自稱得上人法,這樣去騙人?「譬如窮人妄號帝王」,一般的平民百姓,他自稱他是皇帝、國王,這個就遭殃了,自取誅滅。在世間法裡面,你造這個業都要招禍;帝王還是世間的帝王,你妄號帝王罪過都很重,何況法王,這個怎麼可以亂講?如何妄竊。「因地不真,果招紆曲,求佛菩提,如噬臍人,欲誰成就?」你的因地不真,果報就紆曲,那個因不對,果就不對了,怎麼會成就?所以,佛在這段經文告訴我們,「若諸比丘」,四眾弟子都是一樣的,都要一切真實,這樣才能入三摩地,永遠沒有魔事。你不守這個戒,你就著魔了。如果守這個戒,佛就給我們印證,這個人一定成就無上菩提。這樣說法就是佛說的,如果不是這種說法,都是波旬說,魔王講的,不是佛講的。

       下面這段註解也是引用《楞嚴經》第六卷,我們再把它念下去:「《楞嚴經》卷六云:若大妄語,即三摩地,不得清淨,成愛見魔,失如來種。所謂未得謂得,未證言證。佛記此人,永殞善根,無復知見,沉三苦海,不成三昧。」這一段剛才前面經文也有,廣化老法師也給我們就這段經文作了一個註解:「今時有人為貪名利,自言:我是某佛再來,或言某菩薩再來,或言我是大迦葉等」,這個在現在社會上時有所聞。「薄地凡夫,妄稱尊聖,佛記是人,永殞善根,沉三苦海」。

       「經文又云:我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輪轉」,就是以各種不同身分,或做人王、宰官,做大官的,做國王的。「乃至姦偷屠販,與其同事,稱讚佛乘,令其入道。決不自說我是某佛、我是某菩薩,或說我是羅漢。洩佛密因,輕言未學。」真菩薩、真羅漢示現在我們這個世間,決定他不會說出來。「如因緣和合,必須說明真相者,說明之後,立即圓寂。」這是真的了。

       「如錢鏐王有次問國師永明延壽大師言:傳聞設千僧齋,必有聖者應供,果真耶?大師答:然也。王遂辦千僧齋,虛留上座,以待聖者應供。然眾僧皆互相謙讓,無人坐此上座。忽來一位其貌不揚,名不見經傳的大耳和尚,大模大樣的逕自坐於上座,眾皆不悅。知客師更上去抓住其耳,拉下三次。齋後,王問延壽大師:此次有聖人應供否?答曰:有,坐上座之大耳和尚即定光佛也。王大驚訝,立即擺駕去見大耳和尚,請求開示。和尚曰:彌陀饒舌!又曰:汝師即阿彌駝佛,你不找他,尋我何為?言訖立即圓寂。王急急趕回尋延壽大師,剛到方丈室門前,即聞侍者向大眾宣布:大師往生」。

       這個是講出古時候的公案,錢鏐王問國師,以前這些高僧大德,都是被聘請作國師的,永明延壽是我們淨宗六祖,原來參禪的,後來修淨土。以前政府都會設千僧齋,就是會供齋,請僧人吃飯。國王問延壽大師:聽說設千僧齋,必定有聖人來應供,這個是真的嗎?大師回答說:然也,是真的。國王就辦千僧齋,就留一個位子,就是供齋,留一個位子要給聖賢坐的。在我們中國佛教道場,農曆七月份就是供僧的一個月份,很多地方辦齋僧,都會留一個位子,還有碗筷。因為我們知道,在佛弟子當中,有兩個弟子到現在還在我們這個世間。一個是大迦葉,他要等到彌勒菩薩下生成佛,把釋迦牟尼佛的衣缽交接給他,他才能走。另外一個是被處罰的,好像是賓頭盧頗羅墮這位尊者,我們念《彌陀經》,天天都念到的。他是被處罰的,他跟外道比賽神通他贏了,回去給佛報告,以為佛會發一個獎牌給他,結果被呵斥了一頓。所有的弟子可以入滅,只有他不可以入滅。不能入滅,他要在末法時期給眾生種福田,有人辦齋僧,他要來應供。他來應供,他肯定不會說:我就是釋迦牟尼佛交代的那個。他肯定不會這麼說,他來了你也不知道是哪一個,那是真的;如果說他是釋迦牟尼佛派來,那個肯定是假的。

       古時候就有齋僧了,國王辦千僧齋,眾僧大家都不好意思去坐那個大位子,坐上去就是聖人、佛菩薩了,誰也不敢去坐。這些高僧大德,大家互相推讓。忽然來了一個其貌不揚,名不見經傳,也沒有人認識他,大耳朵的和尚。大概他穿的也不怎麼樣,穿的也不是很耀眼的,大模大樣,大家都很客氣,他就不客氣了,他就坐上去了,大家看了心裡就很不舒服。這些知名的高僧大德,像我們現在講,佛協會長都不敢坐了,你是何方神聖,你就坐上去。大家也不好意思說,但是心裡很不舒服。知客師去抓他的耳朵,拉三次,他耳朵就像橡皮筋一樣,拉了都很長,拉了三次也拉不下來。因為拉了他要走動,耳朵就像橡皮筋這樣,他拉不下來。後來拉了三次拉不下來,只好讓他吃了。吃飽之後,國王就問延壽大師:今天有沒有聖人來應供?他說:有。他說:哪一個?就是坐上位那個大耳朵和尚,那個就是定光古佛。國王聽到就很驚訝了,趕快,立即擺駕,要去見大耳和尚,請他開示。大耳和尚被找到了,國王跟大家就請他開示:不認識您老人家。定光古佛、這個大耳和尚就講:彌陀饒舌!他說你的師父就是阿彌陀佛,他多嘴,把我的身分說出來了,你們怎麼不去找他,找我幹什麼?你去找他就好了,他是阿彌陀佛。講完他就走了。這個國王說:定光古佛走了,還有阿彌陀佛,趕快回來再找延壽大師。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侍者說:延壽大師也往生了。這是真的,這個示現跟《楞嚴經》這一段對照相應,那是真的。

       所以,「這故事表示真正佛菩薩再來,說露身分之後必須立刻圓寂,現代人說完不圓寂者」,說完又不死,「可見其心是貪圖名利,明眼人應識破其真偽」,明白人應該知道這是真是假。「又,真正證阿羅漢者,有六神通,如他心通可知吾人心念,天眼通可見遠近及障礙物後之事物,請以此二通試探之;更何況有神通尚不一定證果也。」這個也是真話。真正證阿羅漢,自然六種神通就現前了。過去,我四十年前剛聽我們淨老教授講經,也是講《楞嚴》,在臺北市蓮友念佛團。有一個居士,他就是說他證阿羅漢果了,一直要我們淨老教授給他印證,說他證阿羅漢果;找了好幾次,他說他真的是證阿羅漢了。後來我們淨老教授就覺得很困擾,一直要他印證他證阿羅漢果。他說:我是凡夫,我怎麼給你印證?到底你是不是真的證阿羅漢果,他也不知道。後來就想到經典上佛有講,證阿羅漢有神通。他說:經上佛有講,證阿羅漢都有神通,現在在街上走有多少人,你知道嗎?我現在心裡在想什麼,你知道嗎?他說不知道。後來我們淨老教授就給他講:那你還沒有證阿羅漢果,可能你是念佛念的身心比較輕安,是這個狀態,不是證果。後來他自己才明白。他這個不是故意騙人,他這個叫誤會了,誤解、錯認,他不是故意騙人,跟故意騙人又不一樣。

       好,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這個妄語戒,下面廣化老法師還有引用《正法念處經》,打妄語墮地獄的一些段落經文,我們下一次再繼續來學習。謝謝大家收看,祝大家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