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五戒相經箋要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文字檔下載:XMLPDF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五戒相經箋要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七集)  2009/5/20  中國山東省海島金山寺  檔名:WD11-003-0007

       《五戒相經箋要》,佛陀教育網路學院的同學,大家好,阿彌陀佛!請放掌。上一集講到五戒戒相中戒體、戒行。最近有學院的同學提出,什麼叫戒體;昨天也收到一位同學來信,想要受五戒,看學院有沒有辦三皈五戒。目前如果在中國地區的同學,你們有時間可以到山東慶雲海島金山寺,可以臨時安排給大家傳授三皈五戒的儀式。我個人建議,我們最好是把這部《五戒相經箋要》學習過一遍,對整個五戒的內容,它的受持、開遮持犯,有正確的認識與了解,再來受戒也不遲。

       講到戒,如果依照南山三大部的《行事鈔》,把戒分別為四個方面:戒法、戒行、戒相、戒體。戒法就是戒的條文、功能、作用、功德等,比如說我們現在講的五戒,或者沙彌十戒、具足戒,每一條戒有很明確的條文,這個就是戒法。戒體,如果受比丘戒,得戒體是做三番羯磨這個時候,這是講受具足戒、比丘戒,三番羯磨這個時候是要登壇受戒。過去我們在戒場受戒,登壇,一壇三個人,這是講具足戒是在三番羯磨時得戒;受五戒是在三皈依的時候得戒。因此我們要受五戒,必定先受三皈依,是在正受三皈的時候得五戒。因此我們上淨下空老教授給人傳授三皈五戒,皈依證前面印的是三皈依,後面就是五戒。有的人只受三皈依,就照前面三皈儀式來舉行;有的人發願受五戒,還是要從三皈依開始,不能沒有三皈依就直接受五戒,因為五戒是在三皈依時候得戒體的,後面我們看到經文會有一些說明。怎麼叫得戒體?「依法觀想」。依什麼法?佛講的戒法,每一條我們都很清楚。依法觀想,在正受的時候「納受戒法於心」,納是接納,受是受持,接受過來了,這個時候就得到戒體。有關這些方面我們講到經文還會提到,因為這又關係到懺除業障這方面的問題,我們進入經文再來學習。

       戒行是受戒之後行為表現,表現在生活行為上,他的戒行清淨,這個就是戒行。戒相,相是事相、相狀,「五戒、十戒各有其相」,就是在什麼情況之下,你做了就是犯戒,相狀是不可悔還是可悔,相狀就是事相,狀就是當時的狀況。在經文裡面,佛也舉出幾個例子,我們讀到經文就明瞭了。這是確定到底有沒有犯戒,沒有犯戒叫開緣,那個不犯。犯了戒,輕重、大小不同,犯了是可悔還是不可悔,可悔就是可以接受懺悔的,不可悔就是不可以接受懺悔。根據這些事相、當時的狀況,來判定可悔、不可悔或者無犯,這個都是根據戒相,這就叫戒相,戒相也就是斷定開遮持犯的。因此我們持戒、還是犯戒、還是無犯,這都必須在戒相上進一步去了解。所以明瞭戒相之後,才能夠守戒。

       因此我們在前面也跟諸位同學報告弘一大師的《律學大意》,弘一大師勸大家,關於盜戒,等到戒相我們真正搞清楚、明白了,再受,可以稍緩。在五戒當中偷盜這條戒的戒相是比較微細、比較繁雜的,因此我們要明瞭戒相來守戒心才踏實。現在很多人受了戒,他沒有學習戒學,自己沒有學習,也沒有聽人說明,受了戒等於沒受是一樣的,對於戒律這方面是一無所知,到底是持戒還是犯戒也不知道。有一些人受了戒回來,也沒有去學習戒學,往往依自己的想法,認為是這樣的。因此有很多人受了戒回來,也產生很多困擾。困擾產生,難免大家就會有疑惑,到底他現在是持戒還是犯戒,這樣做對還是不對,反而心得不到清淨,因此我們才有必要來學戒,我們學一條就去做一條,這是最踏實的。

       下面也有舉一個例子,把戒法、戒體做一個比喻,「戒法如藥方,依藥方去拿藥,必須要煎、要喝,喝了藥才能治病。沒喝之前,藥是藥,你是你,沒有作用;若喝了就能發生功效,治你的病。戒亦同然」,戒也是這樣的,「了解戒法(藥方)」,了解戒法就好像開出藥方。藥方開出來是不是就能治病?還是不能治病,你要依這個方子去抓藥、煎藥、喝藥,才能治病。所以「要有戒體才有作用」,有戒法,要有戒體,它才產生作用,「喝藥就如同納受戒體」,就是你接受了。「未納受戒體之前,戒是戒,你是你」,好像藥方開出來,我們也沒有去抓藥,也沒有煎藥、沒有喝藥,藥方是藥方,跟我們還是不相干的,沒有作用。「受戒納受戒體之後,身心充滿此無作戒體,即有防非止惡的功效」,要犯戒的時候,它自然會產生作用,來提醒你不能犯戒,這是戒體的功能。以上我們就把戒法、戒體、戒相,簡單報告到此地。

       下面我們要進入人題,這裡寫的是「人號」,就是一般講的人題。一般講經,把經題介紹過之後,介紹人題。本經註解沒有介紹經題的通題跟別題,我們此地也簡單的做一個補充。我們這部經,「佛說優婆塞五戒相」,這八個字是本經的別題。「佛說優婆塞五戒相」,這是別題,別就是區別,跟其他經典不一樣的。就如同我們寫文章,每一篇文章都有一個題目,題目是不一樣的,不一樣的就叫別題。「經」這個字叫通題,凡是佛說的,不管大乘經、小乘經,長經還是短經,統統叫經。經這個字是我們中國人對聖人的言語行為,記錄下來尊稱為經。我們中國古人對經是非常尊重的,只有聖人講的話才稱為經。聖人以下的一般講傳,像《左傳》、《公羊傳》、《榖梁傳》,這是賢人講的。所以經這個字是我們中國傳統文化中,對聖人這些言教、身教最尊重的。一旦稱為經就是不能改變的,就像我們佛門經典一樣,一旦冠上經它就是真理,真理是永恆不變的。所以佛講的都稱為經,菩薩講的叫論。論有討論的空間,可以討論,所以菩薩作的叫論。這一方面是謙虛,一方面也是尊重,菩薩作論。一旦稱為經,一定要經過佛的認可,佛的法印認證,才能稱為經。所以在三藏裡面,有經律論,律是佛制的,除了佛之外,菩薩都不能制訂戒律。經是佛講的,另外有四種人也可以說經,只要他講的跟佛的法印相應,都可以稱為經。論是菩薩造的,我們常常聽到的《大智度論》、《瑜伽師地論》,《大乘起信論》馬鳴菩薩造的,這些稱為論藏。

       經這個字的意思也很多,如果我們同學在網站上常聽我們淨老教授講解,應該大家都聽過,經有貫、攝、常、法四個含義。貫是貫穿,每一部經從頭到尾,整個脈絡有條不紊,它是一貫的,一點都不亂。而且經的文字也做到不增不減,多一個字是累贅,少一個字意思就不圓滿,所以有貫的意思。攝是有攝受力,經沒有意思,它會隨著我們每一個人境界不同,感受就不一樣。我們境界不斷提升,同樣讀一部經,你的體會、你的悟處、你的感受都會不一樣,它會跟著你提升。我們很多人同樣讀一部經,或者聽一部經,經的文字是一樣的,我們每一個人讀,各人的體會也不一樣。同樣的道理,一部經,我們大家一起聽這部經,每一個人的體會、理解、受用都不相同。經為什麼有攝受力?因為它有無量義。因此我們不斷的去接觸,就有新的意思不斷的湧現出來。所以經又有湧泉的意思,就像地下的泉水,不斷的湧現出來。因此它有攝受力。

       這樁事情我們也不難理解,比如說我們常常讀《彌陀經》,天天讀,似乎我們天天讀,每一天的感受都會不一樣,因此我們每一天讀也就讀不厭。如果世間一般的文字,像一般報紙、雜誌,我們看一遍,大概就不想看第二遍。過去有人把經典翻成白話文,我也看過《佛說阿彌陀經》有翻成白話文的,翻了很多,印了一陣子,現在好像就沒看到了。為什麼很短暫的時間大家就不想去讀了?因為翻成白話文,他讀一遍,再讀第二遍就沒有意思了。大家讀了這一遍,看意思就這樣,已經明白了,再讀第二遍沒有新的意思,沒有新的體會,沒有新的感受。就像看報紙一樣,你看過一遍,不會想看第二遍,它的攝受力只有一遍,頂多二遍、三遍,到第四遍大家就不想看了,這是白話文沒有攝受力。經是文言,它有無量義,所以它有攝受力,這一點我們也務必要明白。所以現在很多人發好心,要把經翻成白話。翻成白話,實在講浪費時間,人家看一遍,不會再看第二遍,可能連一遍都不想看,何必去浪費這些時間、精神、人力、財力、物力?

       所以我們建議,要翻白話文,不如依照經的原文去作一個註解,《彌陀經》也有白話註解,這個空間就非常寬廣。你看自古以來註《彌陀經》就一百多家,為什麼同樣一部經這麼多註解?註解意思都不完全相同,但是也都沒錯。為什麼?因為它有無量義,看你從那個角度去看。所以註解有註的比較圓滿,有的比較不圓滿,有的偏重在哪方面的,就是我們通常講的見仁見智。好像看廬山一樣,側看跟橫看不一樣,都是看到那個山,但總是不圓滿。最圓滿是什麼?經的原文就是圓滿的。這是講到攝。

       常就是永恆不變的叫常。我們世間法都是無常的,都有時間性,過了這個時間就不能用。為什麼?它不是真的,是虛妄的。比如說科學家發現很多理論,他發表出來了;後面一個科學家,又有新的發現,又把前面那個科學家的理論推翻掉了;後面這個科學家他發現的,以後的科學家又有新的發現,又把他推翻了。會被推翻的,這說明什麼?它不是真的,他只是看到一個片面的,一個短暫性的。我們講出這些道理,如果不是真理,它就禁不起時間、空間的考驗。比如說佛經,包括我們中國古聖先賢講的經典,像儒家的四書、五經、十三經,放諸四海皆準。不是說我們中國人是這個道理,拿到外國就不是這個道理,不是這樣;是拿到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地區、任何一個族群,它這個道理就是這樣,這樣才能稱為經。所以經它不會因為時間、空間(就是地區性的不同)而有所改變。為什麼?因為它是真理。

       真的就是恆常不變。我們世間人講的,發表一些思想、言論、學說,都是短暫性的,有的最長幾十年,甚至七、八年,他自己就發現他自己講的不對。這個過去蔡老師在講《弟子規》也常常提到,現在很多人去買現代人寫的《教育心理學》,怎麼去教小孩子。過了大概七、八年,他自己又寫一本書,說他之前錯了,十年前、二十年前寫的那本書,有一些地方是錯誤的。但是錯誤了怎麼樣?他那個書已經流通了二十年,買了那個書,那些人去看了,跟著他錯了二十年。這是不需要等到幾十年,幾年之間就發現不對了。因此孔老夫子為什麼示現「信而好古,述而不作」,就相信古聖先賢的,為什麼?因為經驗的累積。現代人你一個新的東西,你沒有透過實驗,你不知道它的可靠性,是一個未知數,也就是沒把握的。古人的東西他是經過很長時間的經驗累積,留下來的。我們「信而好古」,相信古人的,轉述古人這些智慧、經驗給後人,這個就不會錯了,這是真實的。這是講到常的意思。

       我們想一想,佛經它如果不是真理,為什麼每一個時代都有人依照這個經修行證果的?有人依照這個經典修行證果的,他把他的經驗,實際上得到的效果他再告訴後人,這樣不斷的傳下來。如果不是真的,不要說傳了三千年,恐怕三十年都有問題,就傳不下去了。這一點我們必須要認識清楚。因此我們淨老教授也常常勸我們大家,多看看古人的,今人的做參考。這個態度是我們要學習的。

       經第四個意思是法,法有軌則的意思。如果我們依照法則,依照法的軌則來修學,就可以達到我們的目的。如果你不依照理論方法去修,自己要去創新,就達不到你要的目的。先不要講了生死、作佛,比如說我們世間人,世間一般人所求的不過是財富、聰明智慧、健康長壽,這三種果報在我們這個世間,不管那一個族群都在追求這個。但是追求這個有的人得到了,有的人還是得不到。這說明一樁什麼事實?得到的人是不是用他的理論方法得到的?這個也不一定;沒有得到的人,也是同樣道理,用他的方式。比如說賺錢,現在世間教人很多賺錢的方法,這些雜誌、書也都流通的很廣,像經濟學這類的。這個我們在書攤看,教人家怎麼去致富賺錢那個書太多了。但是實際上怎麼樣?我們去買那個書來看,我們就發財了嗎?大家想一想,我們頭腦冷靜的想一想,不一定。有的人他是發了財,但是多數人他還是發不了財。那說明什麼?說明世間人他發表的這些言論,不是真的,它不是真理,它不是真正發財的正因。如果他這個理論方法是發財的正因,應該每一個人去學每一個人都發財這樣才對,為什麼有的人他發了財,有的人他還是發不了,這說明什麼?他的理論方法不是正確的。正確的在那裡?都在佛經。佛給我們講,你發財的正因是什麼?財布施來的。不是你頭腦很好,你有很多好的辦法,那只是一個助緣,不是發財的正因。因就像種子一樣,那些方法是一個助緣,如果你沒有種子,再怎麼好的助緣下去,也長不出東西來。就好像你種水果,你沒有水果的種子下去,你天天給它施肥、澆水,又給它陽光,它能長的出來嗎?長不出來。為什麼?它沒有種子,沒有正因在。你有這個正因,再加上這個緣,它就長出果實。聰明智慧是法布施來的,不管世間法、佛法,你樂意教人,不吝法,你就得到聰明智慧。聰明智慧也是很多方面的,有世間法、有佛法,你這方面的布施多,果報就是得聰明智慧。身體健康、長壽要修無畏布施,布施一切眾生無畏,你就得健康長壽的果報。這個就叫法。你依照佛講這個法,理論方法去修,才是正確的。

       法在那裡?在經典。所以經有貫、攝、常、法四方面的含義,這是通題。「經」這個字是通題。有關「經」這個字,意思也非常的多,我們在此地只是很簡單的,把比較重要的意思提出來。本經《佛說優婆塞五戒相經》,這部經的經題,我們就介紹到此地。

       人題,這裡是講「譯主」,就是翻譯這部經的主席,翻譯經的主持人,我們現在講主持人,他主持翻譯這部經的。我們一般講經,經題介紹過了,接著就介紹人題。人題就是介紹翻譯這個人他的時代,他的國籍、一些事跡,這個也非常重要。因為我們都知道,佛教是從印度傳到中國來,印度的梵文要在中國地區流通,必須透過翻譯這個工作。因此這個翻譯的工作,在古代都是國家在做的,國家非常重視翻經的工作。接著我們來看「譯主」,就是人題: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摩譯】

       『宋』這個字就是指朝代,就是翻譯這部經的時代。在中國歷史上有兩個宋朝,一個趙宋,一個是劉宋。趙宋是比較晚,就是趙匡胤他建立的朝代,比較晚。這裡這個宋是劉宋,這個劉宋是東晉時候的,就是南北朝那個時代,這個就比較早。

       「罽賓國即今之喀什米爾,獅子國為今之斯里蘭卡。高僧大德住山則虎患息,古時常有此種感應事跡,如明朝時蓮池大師亦同。」這個法師的國籍不是我們漢族的,翻譯經典的法師,有很多是不同族群的。在古時候,這個地方叫罽賓國,就是現在喀什米爾這個地方,它是一個國家。我們在經典裡面也常常看到罽賓國這個名稱,在古時候它是一個國家。另外一個獅子國,就是現在斯里蘭卡。這是講到法師他是罽賓國的人,他的國籍就是罽賓國。

       『求那跋摩』是梵名,是梵文的名稱,翻譯中文是功德鎧,是劉宋時代翻譯經典的高僧。他是北印度罽賓國的人,二十歲出家,並且受了具足戒,精通經律論三藏。一般翻經法師,都必須要通達三藏,所以我們一般就講三藏法師,「故時人稱其為三藏法師」。

       「三十歲時,罽賓王薨」。在我們中國古禮《禮記.曲禮下》講的,天子死叫「崩」,好像山崩一樣;諸侯死了叫「薨」。在當時附近的國家,也都尊崇漢地這個王朝,他們有獨立的國家,國家比較小,就像我們中國周朝時代八百諸侯一樣,所以侯都稱「王」。諸侯死叫做「薨」,大夫死了曰「卒」,就是士卒的卒;士就是讀書人,讀書人死叫「不祿」(不要的不,福祿的祿);庶人死,庶人就是一般老百姓,死了就叫死了。所以古人有分階級的,他的身份、地位,死的時候貼的就不一樣。我們也要明白中國這些古禮,看到古書寫的這些,我們才知道是什麼意思。過去我也常常看到人家寫卒,一般人他也寫卒,如果我們沒有看《曲禮》,不知道「卒」是用在那個身分地位的,是大夫,大夫就是做官的。這是講罽賓王他過世了。

       「眾請師還俗嗣王位」。從這裡我們就知道,「求那跋摩」是罽賓國的王子。他二十歲就出家了,三十歲他的父親死了,大家請他還俗來繼承王位。「師辭而不納」,他推辭了,他不回去接受這個王位。「遂隱遁遠走獅子國弘揚佛教」。後來他就隱居了,遠走就是到很遠的地方,到斯里蘭卡去了。

       斯里蘭卡現在也是一個佛教國家。在二OO四年南亞大海嘯,斯里蘭卡也是受創很重。所以我們學會,淨宗同修大家也捐了一些錢。剛好一個斯里蘭卡的法師到台灣來,他來學中文,會講中國話,講得還不錯,他來找我,我也捐了一些錢給他回去蓋房子,他也一直想請我們過去。佛陀教育基金會簡豐文居士,前年一直給我講,說請我去斯里蘭卡。這個法師叫強帝瑪,他跟他們斯里蘭卡的官方,關係也都很好,他說請我們去,他可以請總統來接待我們。我就給簡居士講,這個信息應該給淨老教授講,他去了就比較有作用,可以跟他們交流教育方面的大事。

       這是講當時求那跋摩,他有到獅子國去弘揚佛法。「後又至闍婆國」,就是現在的爪哇,也是在東南亞這一帶,去傳道。到了「劉宋文帝元嘉元年」,就是公元四二四年,「師經由海路至廣州」,海路就是坐船到了中國廣州。「見虎市山之形勢頗似耆闍崛山」,耆闍崛山我們在很多經典都讀到過,佛有很多經是在這個山講的,像《無量壽經》就是在這個山講的。他看到廣州虎市山,形勢就很像耆闍崛山,所以他住在那個山,就把那個山改稱為靈鷲山。因為耆闍崛是印度話,翻成中文就叫靈鷲,就稱為靈鷲山。「並在山中建立禪室以習禪。山中本多虎患」,就是這個山的老虎非常多,「及至師居於此地之後,則無有其害」,就是求那跋摩法師住到這個山之後,那些虎也就搬家了,就不會再出來傷害人。

       到了「元嘉八年至建康,文帝禮遇之,敕住祇洹寺。未久,即於寺中宣講《法華經》及《十地經》,法席甚盛。此外,師亦從事譯經工作,譯有《菩薩善戒經》、《四分比丘尼羯磨法》、《沙彌威儀》、《優婆塞五戒相經》等。享年六十五歲。」這是他到中國來之後,皇帝也建了一個祇洹寺來供養法師,請法師在這個寺院講經,並且翻譯經典。以上就是翻譯的人題,我們就簡單的報告到此地。

       下面是「箋要主」。我們這次講解的課本,是採用蕅益祖師的箋要為主的。所以這裡也把這個註解箋要的主持人給我們介紹了。這個是:

       【明沙門智旭箋要】

       註解給我們講,「智旭,明代僧」,就是明朝時代的人,是明朝末年出生的。他是吳縣木瀆人,吳縣是在現在的江蘇省,大概在上海西側,當時是水運的中心。那邊有一個湖叫太湖,也是很有名的,他就是這個地方的人。他俗姓鍾,他的名叫際明,字蕅益,蕅益是他的字號,他的本名叫際明,俗家姓鍾。他這個字之外還有別號,中國古人有名、有字、有號,別號就很多,可以取很多別號的,他有一個別號叫做八不道人。

       「少習儒學,以衛道為職事,曾撰《闢佛論》數十篇。十七歲時,因讀蓮池大師之《自知錄》及《竹窗隨筆》,始悟己非,取所著《闢佛論》燒毀」。這段話是講他年輕的時候讀儒書,在我們中國從宋朝程朱闢佛,闢佛就是作些文章批評佛法,有很多讀書人受到他們的影響,排斥佛法。蕅益祖師他也不例外,他也是讀書人,當時他也受到影響,影響之後他就寫了很多《闢佛論》,就是批判佛教的這些論文出來了,他也是想要衛道,保衛儒家這個道,這是年輕時候。後來他讀到蓮池大師的《自知錄》、《竹窗隨筆》,才知道自己錯了,所以他就把以前寫的全部燒掉。好,今天時間到了,「箋要主」我們下一集再跟大家來報告。祝大家法喜充滿,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