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淨土大經科註 (第四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二零一四淨土大經科註  (第一六九集)  2015/1/23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41-0169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大家跟我一起皈依三寶: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

       請看《大經科註》第四百三十八頁,我們從第二行看起。

       前面跟我們說的,地獄有三大類,第一大類,「根本地獄,乃八大地獄及八寒地獄」。我們看註解,「八大地獄對八寒而言,亦名八熱地獄」,通常我們講八寒八熱,這是根本地獄。「瞻部洲地下」,贍部洲是我們這個地球,我們知道地球的核心是火,溫度非常高,不亞於太陽的表面。瞻部洲地下「五百由旬」,這是距離,從地面往下去,經歷五百由旬。由旬是印度計算長度的單位,大由旬六十里,中由旬五十里,小由旬四十里。他們計算距離,沒有說中小,肯定就是大由旬。地獄名字叫「等活」,這八個地獄就是八熱。「從是依次而下至第八獄」,第八叫「無間」,「此八獄乃層層豎立者也」,也就是上下。愈往地的核心愈苦,這是我們能體會得到的,因為地心是一團火,溫度達到極處。往上面一層,它的溫度就減少一些,一直到地球表面,在我們人道來看,這正常化了,人類可以居住。這個八獄,這是層層豎立。

       「據」,依據《俱舍論》,「兼考」,參考《大論》,《大智度論》,這裡面都有說,「此八獄為:等活地獄。彼中罪人遇種種斫刺磨擣」,這都是刑具,「苦極身死」,受這種懲罰,刀砍、石磨,這是古時候的一些兵器,他都要受。苦極身死了,冷風一吹他又活了,「皮肉還生,等於前活」,所以叫等活,是這個意思。風一吹他又活了,活了再受,永遠沒有停止。他地獄罪滿了,出地獄,這種現象才止住;沒有離開地獄,永遠受罪。所以說一日一夜萬死萬生,要死一萬次,又要活一萬次,再死一萬次。

       地獄從哪裡來的?為什麼會有地獄?大乘經裡頭給我們說得很清楚、很明白。惠能大師說,「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地獄是萬法裡面的一法,哪裡來的?自性變現出來的。自性裡面萬德萬能,有染有淨,我們的念頭、言行有染有淨、有善有惡,染業裡面加上惡業,染是不善的,惡就是不善當中的不善,感召的地獄。真的,我曾經舉過章太炎活在世間的時候,曾經做過東嶽大帝的判官,期間不長,只有一個月,代理。判官的地位很高,相當於現在所講的祕書長。他很慈悲,他是佛教徒,跟東嶽大帝建議,他說地獄聽說有炮烙,這個刑罰太殘酷了。炮烙是什麼?銅柱用火把它燃燒燒紅了,讓罪人去抱,抱這個銅柱,這都是淫欲的罪業。他說這個太殘忍,不仁道,能不能廢除?東嶽大帝派了兩個小鬼帶他,你親自到炮烙刑場裡面去看,你去看看,回來再說。小鬼把他帶到了,告訴他,炮烙的刑具就在你面前,他看不見。豁然想到經典裡面所說的,地獄只有兩種人能看到,一個是菩薩,一個是有罪的人。完全是他的罪業變現出來的,於閻羅王不相干,於東嶽大帝也不相干。

       所以東嶽大帝對這個事情也無能為力,自己不善的念頭所變的,正是大乘經上佛常說的,一切法從心想生。於是我們自己要清楚,清楚之後不會怨天尤人,怨天尤人有罪,那是造孽。不關別人事,一定要賴在人頭上,這個不可以的。所以地獄不是神製造的,於閻羅王不相干,於鬼王也不相干,於佛、菩薩統統不相干,於神仙也不相干,完全是自己業力變現出來的。所以,章太炎明白這個道理之後,只是感嘆,不再說了。

       我們要明白這個道理,了解事實真相之後,於是我們的起心動念要注意。佛說得很清楚,三惡道的業因,餓鬼道貪心,貪婪墮鬼道,瞋恚墮地獄,愚痴墮畜生,是自己造的業。所以這三種都是惡道,三惡道。佛教給我們,我們真搞清楚、真搞明白了,日常生活當中,決定不許可有貪心、有瞋恚、有疑惑,疑惑是畜生道,懷疑。我們習氣很深,真是無量劫來養成的習氣,這一生得人身,可是三惡道的業因常常犯,不知不覺動無明,一般用無明來代表,無明是什麼?就是貪瞋痴、傲慢、懷疑。

       我們在一起學習,我常常提醒大家,貪的核心是什麼?我們從根下手,情執,貪離不開情執。這個東西要淡,愈淡愈好;斷很難,因為你能夠斷掉貪瞋痴,你就證阿羅漢,所以不容易,一定要淡化。我們念佛人,對這些事情,一年比一年淡,功夫就進步了。往生極樂世界,品位高下完全是念佛功夫的淺深,這與這個有關係,淡,功夫就深,濃,功夫就淺,影響你往生的品位。在哪裡修?最好的道場就是人事環境,我們跟人相處,要學菩薩,修六波羅蜜。布施,布施是放下。持戒,根本戒,三皈、五戒、十善,這是根本,戒律再多不離開根本。大乘八萬威儀,統統都是從十善開出來的,十善是總綱領。所以大乘把它開成八萬四千,小乘把它開展為三千,叫三千威儀,合起來十善業。我們抓住綱領,在日常生活當中對人、對事、對物,要學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不瞋、不痴。

       海賢老和尚做得很徹底,持戒精嚴。他沒有念過書,他沒有學過戒,只是在受戒的時候,戒壇上師父給他講的《沙彌律儀》、三皈五戒、八關齋戒,教這些東西,他一生能夠奉行,不違背,沒有上過戒律的課,這個要懂!他六波羅蜜做得很好,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完全在日常生活當中做到了。看一切人都是佛菩薩,恭敬心沒有失掉。真誠心、恭敬心、清淨心他永遠能保持,這是修行的功夫,這就是往生的品位,他修得太圓滿了。所以他往生是上輩上上品往生,生到極樂世界就是法身大士,就是大乘教裡面一般稱之為成佛了,真成佛,分證即佛。而且分證裡面是位次高的,一般大乘講八地以上,他是這個位次往生,不是普通位次。一生就一句佛號,一切念頭全歸佛號,起心動念佛號,言語造作也是佛號,從來沒有丟失過,人家一生成佛就憑這個。

       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心還有貪欲,還有不平,還有怨恨。這些東西,念佛功夫不得力就是沒有把它除掉、放下,就是不得力,它障礙我們往生。所以佛在經上告訴我們,送往生,就是助念,不能碰到往生人的他睡的那個床,不可以碰到,你總要跟它保持一定的距離,別碰它。為什麼?碰它,他感到很痛苦。人在感到很痛苦的時候,往往淨念就失掉了,怨恨心生起來。淨念失掉了不能往生,怨恨生起來就墮地獄,那這個送往生的,不是把他送到極樂世界,把他送到地獄去了,關係可大了!你把他送到地獄,他對你怨恨,他要報復,這就變成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佛的話一定要聽,一定要記在心上,決定不能違背,我們這一生才能往生到極樂世界。祖師的話、古聖前賢的話不是假話,朱鏡宙老居士不會騙我們,老人有學問、有閱歷,他看得多、聽得多,講給我們聽,這是給我們上課。我們學了之後,在生活當中要提高警惕,絕不犯錯誤。

       等活,這是根本地獄裡頭最輕的,他受的苦你看看,斫刺,這是刀砍,磨,比刀砍難受。現在看的機會少了,完全機械化了,抗戰時候中國社會非常落後,過的總是兩百年前的那種生活,有磨,家家都有石磨。最平常的是磨豆漿、磨辣椒醬,都全是自己幹,鄉下人吃什麼統統是自給自足。斫這是用刀,磨、擣,這都說的是刑罰。

       第二,「黑繩地獄。先以黑繩縛罪人肢體,而後斬鋸」。像從前的木匠,現在木匠不用黑繩了,以前他要鋸一個木頭板,先要用繩墨。他有個墨斗,裡面一根繩子,小時候我們見過,那一邊有個錐子,把線拉直,彈一條線,照這個來鋸,不會鋸錯。這個黑繩,黑繩就是黑墨繩,量人的身體,然後再依照量的黑繩來鋸,來斬、來鋸,比前面更苦一點。第三種,「眾合地獄」。眾合是很多的刑具,「眾多苦具」就是刑具,同時逼身,「合黨相害」,不是一個,很多。這都是地獄相現,所以人不可以跟人結怨,結怨報仇人多了,眾合地獄現前。

       我們出家之後,比我早一屆的廣化法師,他大概是早二、三年受戒的,早我二、三年。出家之後不錯,他辦了個佛學院,在台中大坑,我在那個佛學院教過三年書,所以跟廣化師很熟。廣化師告訴我,他是軍人,軍需,管財物的,管財物有錢,用錢方便。在那段時間當中,他每天吃一隻雞,大概吃了幾百隻,一天一隻。出家之後,有一天洗澡,看到浴室裡頭很多雞飛來飛去,他就到處躲,結果滑了一跤,腿跌斷了,一生要用支架。他告訴我,他說這是重業輕報,沒有要他命。他出家了,持戒持得不錯,天天修懺悔,還是免不了,冤親債主不饒他,讓他殘廢。晚年的時候,就是臨終之前,好像是前一年還是半年,很近,來見過我一次,坐輪車,很可憐,流鼻涕、流口水,我看到很難過。

       出家,業力為什麼轉不過來?心量不夠。造的重業,要發大願心,真正發大菩提心,不能為自己,為正法、為苦難眾生,就能夠化解。所以消業,業是可以消得掉的,不是消不掉的,他對於經教很通達,持戒很嚴格。戒律方面的典籍下過功夫,他講戒律,在台灣那個時候,講戒律的人太少了,他是我認識的早一個,現在講戒律的,果清,都非常難得。業因果報就在我們眼前,就在我們身邊,我們稍稍留意都看到了。所以眾合地獄,眾多苦具,非常可怕,一起來。

       第四個,「號叫地獄,逼於眾苦」,這是從受苦叫喚,發出怨叫,人在受極苦的時候會叫,號叫。「大叫地獄」,比前面受的苦嚴重,大聲痛哭。第六,「炎熱地獄,火隨身起」,無論他看到哪裡都看到火光,到處躲避,沒有地方好躲。「炎熾」,熾是燒得很猛烈,「周圍,苦熱難堪」。這就八熱地獄。第七,「大熱地獄,熱中之極」,大熱。現在這個大熱地獄,我們也聽到信息,愛因斯坦附體透的信息。他發明了原子彈,就是這個罪墮到無間地獄,這個地獄名稱叫核爆地獄,核爆那是大熱,熱中之極。核爆,在它那個範圍之內,所有細菌都滅亡,那人的身體怎麼可能存在?人身體的細胞都變成微塵。人死了,風一吹他又活過來,再第二次爆炸,第三次爆炸,那個核子彈一個接著一個爆炸,沒有停止的。所以他附體告訴世人,決定不能發動核武戰爭,發動核武戰爭的人、執行轟炸的人,將來在地獄要受跟他的罪相同,就是大熱地獄。大熱地獄還無間,沒有間隔,受苦無間。所以警告世人,他說他前世是中國人,這一世到西方投生,做了西方人。人很聰明,變成科學家,沒有想到發明核武,替自己造成無間地獄。地藏菩薩帶來透個信息,馬上再回去,受苦無間,讓他自己附體現身說法,我們聽了得有所警惕。

       看這些地獄狀況,我們要相信,它真有,它不是假的。我這裡有本書,《諸經佛說地獄集要》,這個裡頭有二十五種經論,都講到地獄,比《玉曆寶鈔》講得更清楚。我很希望將來有畫家,能夠依照這部書畫一幅地獄變相圖。過去江逸子老師畫的地獄變相圖,是根據道教《玉曆寶鈔》畫出來的,以那個為主。佛經裡頭有,因為道教的因果教育,在中國社會產生很好的影響,所以佛門對這個就疏忽了,有道教在教就行了。道教地獄說得詳細,佛說得更詳細,道教地獄裡面有些有果,沒有說明是什麼原因,佛經上的因果說得很清楚。值得做這個功夫,特別是在現前這個時代,非常值得去宣揚這部經典。這也是個會集本,二十多種不同經論,在裡面節錄出來的。

       我們看底下一段,「以上八大地獄外,更有八寒冰獄」,跟這個相反的,八寒,熱受不了,冷也受不了。「依次橫列」,前面八熱是豎列,這是橫列。第一個,「額部陀」,是梵文音譯過來的,中國意思是「皰」,水皰。「嚴寒逼身,體上生皰」,我們中國人叫凍瘡,凍瘡到嚴重的時候,皮肉都會裂開,人很痛苦,體上生皰。第二個,「尼刺部陀,極寒逼身,體分皰裂」。這是什麼?身上這些冰皰裂開,痛苦難忍。第三個,「呵羅羅」,這是因為冷,從口中所發出的聲音,我們這裡講凍壞了。「阿婆婆」,跟前面意思相同,更嚴重,一個比一個嚴重。第五個,「虎虎婆」,都是從他口裡面在冷凍時候發出的聲音。第六個,「嗢缽羅」,嗢缽羅是青蓮花,「嚴寒逼迫,身分折裂如青蓮」。皮膚凍裂開,像蓮花一瓣一瓣的,苦到極處。我們再看底下,第七個,「缽特摩(紅蓮花)」,身體凍得裂開像紅蓮花一樣。前面是青色的,再嚴重的時候就變成紅色的。最後第八個,「摩訶缽特羅(大紅蓮花)」,這個人身體裂開得像大紅蓮花一樣,不成人形了。

       上面所說的根本地獄,有這十六種,八寒八熱。下面要給我們介紹第二種「近邊地獄」,第三種「孤獨地獄」,這個果報比前面輕。這第二類叫「十六遊增地獄」。「八大地獄中,每一大獄,皆有四門」,這個地獄好像是個城一樣,像個監牢,大的監牢獄,它有四門。「每一門外」,都有四個附屬它的地獄,叫「附增四獄」,有四個。第一個,「煻煨增」。這是什麼?現在人很少見,我們小時候,做小孩的時候,在地上去挖芋頭、挖番薯,挖回來怎麼吃?冬天烤火,就放在火爐,火爐灰,把那個熱的灰把它蓋起來,大概二、三個小時就熟透了。這個是人也是這樣的,罪人是用熱的灰把他焐起來。這個很苦!我們在義大利看到,在羅馬城看到,龐貝城,那是被火山灰蓋住了,火山距離它那裡不遠,好像五公里的路。我們去參觀過,這個城整個被火山灰埋掉,當時城裡頭四千多人,沒有一個生還的,那個情形就是此地講的煻煨,被火山灰蓋住了。多少年之後,後人把火山灰把它挖走,這個城出現了,裡面許多人當時死的那種樣子,現在做為標本,到那邊的時候遊客都能看到。火山可怕,這就是附增四獄裡頭第一個。

       第二個,「尸糞增」,糞已經很難聞,還屍糞,你就想更難受了。第三種,「鋒刃增」,最鋒利的刀,刀山劍樹。第四個,「烈河增」,是河水,但是這個水燒熱了,燒開了,人要到這個裡面去,一到這個熱河,人都煮熟了。一門有這四獄,四門合起來十六處,這叫做「十六遊增地獄」。八大地獄合計就一百二十八處,這也叫「近邊地獄」,它附帶的,附屬的。

       第三類是「孤獨地獄」,這個受報是最輕的。「在山間」,或是「曠野」,或是「樹下」,或是「空中」,「其類無數,受苦無量。地獄苦果,其最重處,一日之中八萬四千生死,經劫無量」。這一句太可怕了!一天萬死萬生,不是一萬,八萬四千生死。死了,風一吹又活了,恢復原狀,叫等活,活了再經歷這些地獄,這又死了,死了又活,活了又死,生死不休,沒有休止。要經多長的時間?要經劫,這個劫,沒有說大劫、小劫、中劫,通常用一個劫都是大劫,大劫的時間可長了。「《輔宏記》云:作上品五逆十惡者感之」。括弧裡頭,念老註解的,「指最極惡逆者」,逆是叛逆。從前不孝父母、背師叛道,這屬於逆。十惡業者,身造殺、盜、淫;口,妄語、兩舌、綺語、惡口;意,貪、瞋、痴。充滿了這十惡,十惡具足的都是地獄。這一句說的是因,惡道裡面最苦的。

       再看第二段,餓鬼,《大乘義章》第八卷曰:「以從他求故,名餓鬼。」鬼求別人布施他的飲食,所以叫餓鬼。「又常飢虛」,常是經常,他得不到飲食,「故名為餓」。他在飢餓的狀態多,能夠得到飲食的很少很少,沒有緣得到飲食,這是業報。為什麼沒有緣?他得到飲食,放到口裡面就被火燒焦了,口中吐出來的是火。「恐怯多畏,故名為鬼」,恐是恐怖,怯是膽小。所以實實在在講,諺語說一句話說得很有道理,人怕鬼,鬼也怕人,人有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鬼怕人比人怕鬼嚴重多了,很多人不知道,晚上怕鬼,自己嚇自己。你要是壯上膽,鬼怕你,鬼碰到人他要迴避。

       「《婆沙論》云:鬼者畏也,謂虛怯多畏。又威也,能令他畏其威」,這就是人怕鬼,「又希求名鬼,謂彼餓鬼恆從他人,希求飲食以活性命」,他求人布施,沒有人布施的時候他得不到飲食。底下說,「又云:有說飢渴增故,名鬼」,增是增盛,我們講過分。「由彼積集,感飢渴業」,這個積集是什麼?貪,貪心墮餓鬼。在世間,積財,這最普遍的,積糧食,日常生活必需品,別人缺乏,他有多餘。這就增長貪心,貪心是餓鬼的因。「經百千歲,不得聞水名,豈能得見」,他看不到水,看不到食物,「況復得觸」。所以常常在飢餓的狀態之下。「有說被驅役故,名鬼」,這是諸天,有神通,把這些鬼當作奴僕來看待,為他服務。所以「驅役馳走」,就是為他服務。

       「此道亦遍諸趣」,鬼在哪裡?五道統統有。「有福德者作山林塚廟神」,山神、土地神,這是有福德的。沒有福德的就是餓鬼,有福德的有人祭祀他,山神廟、土地廟,初一、十五有人去祭祀拜拜。鬼道裡面一天是人間一個月,鬼的壽命長,我們人間壽命短。地獄的壽命就更長,地獄一天,人間千萬年。所以這些地方去很容易,出來很難,你要真正搞清楚、搞明白,這個地方決定去不得。佛慈悲,講清楚、講明白了,你要不相信,依然造這個業,就錯了。不能有貪心,貪心變餓鬼。沒有福德的,「居不淨所,不得飲食。常受鞭打,填河塞海,受苦無量」。居住地方都是很骯髒的地方,他沒有福報,得不到飲食,得不到水,得不到食物,還要常常受鞭打。有些鬼王,有福德的,奴役這些沒福報的。像人間富貴人家,他們的奴僕很多,奴僕沒有福德,鬼道情形跟這個差不多。還有填河塞海,這都是鬼神所做的事情,把這些鬼道眾生用他們來填河、來塞海。《輔宏記》裡面說,「下品五逆十惡者感之」。墮餓鬼道,下品,上品是最重的,造的惡業最重,下品是造惡業輕的,你看,「指惡逆中之最輕者」,墮餓鬼道。

       畜生道,新譯的叫「傍生」,佛經上說傍生就是畜生道。「《新婆沙論》」,《新毘婆沙論》,「云:其形傍故行亦傍」,牠的形狀不正,不端正,所以牠所行的也不端正,「以行傍故形亦傍,是故名傍生」。傍的意思,「橫也」,不正。「《會疏》云:此道遍在諸處,披毛戴角,鱗甲羽毛,四足多足,有足無足,水陸空行,互相吞啖,受苦無量」。這些,《輔宏記》裡說,「作中品五逆十惡者感之」,這墮畜生道。在大乘經裡面,佛常常說,三惡道的業因是貪瞋痴,貪欲墮餓鬼,瞋恚墮地獄,愚痴墮畜生。這個地方是講用五逆十惡,全是造五逆十惡,造到最嚴重的,地獄去了;造得重是瞋恨心深重,不孝父母,不敬長輩,沒有倫常道德,果報都在三途。這個地方把地獄、餓鬼、畜生介紹了。

       我們不可以造五逆罪,五逆,殺父、殺母、殺阿羅漢(阿羅漢代表老師)、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我在早年,住在台北的時候,有位佛門老居士趙默林,趙老居士的年齡跟李老師年齡差不多,他們都是皈依印光大師的,專修淨土的。有一天老居士請我吃飯,我還記得在台北火車站旁邊的功德林。我到功德林去應供,一看客人就我一個,主人就他,就是我們兩個人。叫了兩個菜,趙老問我,他說淨空法師,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為什麼請你吃飯?我說我不知道。他說我有個問題要請教你。我說不敢當,老前輩,什麼問題?他說現在造五逆罪的人,殺父、殺母不多;殺阿羅漢,阿羅漢是老師代表了,也不多;出佛身血,佛不在世,不可能;問題是破和合僧,批評出家人,毀謗出家人,這個造地獄罪,這怎麼辦?我聽了之後,我說咱們吃飯,歡歡喜喜吃這些飯。我反過來問他,我說你老人家年歲比我大,入佛門比我早,你在什麼地方看到和合僧?我這一問他醒過來了,哈哈大笑,沒有和合僧。現在出家人是一個小廟兩個出家人都打架,都吵嘴,沒有和合。所以,你毀謗他,你批評他,沒那麼重的罪。如果真的和合僧,經上講四個人在一起修六和敬,那要毀謗,他罪就重了。現在找不到,是真的不是假的。我說你想想看,你一生有沒有遇到過一個和合僧團?他想了半天,真的沒有。不要別人毀謗,自己都打架。這個道理一定要知道,真正是和合僧團,四個人以上這小團體,不能毀謗,它代表正法。

       正法,釋迦牟尼佛在世是正法,正法的標準是什麼?有講經的、有聽經的、有修行的、有證果的,四個具足,這正法。有講經、有聽經、有修行,沒有證果,這叫像法;有講經、有聽經,沒有修行,叫末法;講經、聽經都沒有,就滅法了,法就沒有了。這話是經上說的,佛的正法、像法、末法、滅法,現在這法快要滅了,滅法的邊緣。所以我們勸人講經,勸人講經人家不肯,勸自己,我們自己出來。講經的人愈多,聽眾不管多少,把佛的末法留住,不要讓法滅掉。勸人不如勸自己,這個功德就很大,讓釋迦牟尼佛的末法能夠多住幾年。

       淨土宗,我說過幾次,淨土宗沒有末法,為什麼?它容易、簡單。淨土宗裡頭有講經、有聽經、有念佛的人、有往生的人,往生就是證果;換句話說,淨土宗是永遠是正法,四種都有,講經、聽經、念佛、往生。這個法門不可思議,這個法門肯定維持到釋迦牟尼佛法運的末期,釋迦牟尼佛的法運一萬二千年。標準,這個標準非常的好,信、解、行、證具足,正法;信、解、行、證裡頭沒有證,是像法;沒有行,是末法;沒有信,現在快到沒有信了,學佛的人對佛不相信,有懷疑,修淨土的人對極樂世界有懷疑,對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有懷疑,那怎麼辦?這就滅法了。

       所以,海賢老和尚在這個時代給我們表法,為我們作證,證明什麼?證明極樂世界真有,阿彌陀佛真有。從哪裡看出來?我們相信他不會騙人,他沒有名聞利養,他說的話是真話,他說,他曾經多次求阿彌陀佛帶他到極樂世界去。這個求阿彌陀佛是跟阿彌陀佛見面了,要求佛陀帶他到極樂世界。佛不帶他去,告訴他,你修得很好,修得不錯,希望在這個世間多住幾年,表法給大家看。表法就是做好榜樣,給學佛的人看,學佛要像你這樣才叫學佛;修淨土求往生,要像你這樣子才能真正得往生,表這個法。他不認識字,沒念過書,二十歲出家,就念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句佛號他念了九十二年,一百一十二歲佛接引他往生了。沒有老苦,沒有病苦,沒有死苦,自在往生,給我們做榜樣,我們要知道。

       前面這一願,極樂世界沒有三惡道,往生到極樂世界,永遠擺脫三惡道。如果不能往生的話,我們可以說,不管你念不念佛,你學不學佛,來生決定是大多數果報都在三途,就是餓鬼、地獄、畜生,無法避免。我們從哪裡看?從習氣看。習氣是什麼?不知不覺你的貪瞋痴慢疑出來了。貪瞋痴慢疑,佛說地獄五條根,你有一條,它就把你拉到地獄去,五條都有,那還得了!所以這我們自己要清楚,有沒有?真有。怎麼辦?念佛求往生。極樂世界很容易去,只要你真正肯相信,真正發願求生,你就決定得生。這個話蕅益大師說的,決定不是假話,蕅益大師是淨宗第九代的祖師,絕對不會騙我們,我們要相信,決定不能懷疑。

       我們再看下面,第二段,「庚二,永離惡趣,不墮惡趣願」。極樂世界沒有三惡道,往生到極樂世界之後,永遠不會墮三惡道了,給你保證。這段經文我們念一遍:

       【所有一切眾生。以及焰摩羅界。三惡道中。來生我剎。受我法化。悉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復更墮惡趣。】

       後面是總結。

       【得是願。乃作佛。不得是願。不取無上正覺。】

       阿彌陀佛在他老師面前,就是世間自在王如來面前發的這個誓願,我的願要兌現了,成就了,我才成佛;如果我這個願不能成就,我決定不成佛,『不取無上正覺』就是不成佛。他現在成佛了,換句話說,四十八願願願在極樂世界都兌現了,法藏成佛了,阿彌陀佛。

       我們看註解。「焰摩羅界者,指焰摩羅王之世界」。「焰摩羅」在佛經裡頭有很多不同的翻譯,下面說「又作炎摩」,底下一個還是「琰摩、閻摩、閻摩羅等」,這麼多名詞都是說一樁事情。「譯為縛」,把它翻譯是繩索捆綁罪人的意思。「焰摩羅王,義譯為平等王」,也就是說他斷案子公平,沒有冤枉人的。「此王登錄、治理世間生死罪福之業,主守地獄,八寒八熱及其眷屬諸小獄等。決斷善惡,役使鬼卒,於五趣中,追攝罪人,捶拷治罰,更無休息」,這是佛門裡面經典一般的解釋。我們中國通常人稱為閻王,《地藏經》上有閻王殿,城隍廟閻王殿裡面供奉的就是閻羅王。閻羅王十個,十殿閻王,每個閻王專門管一些事務。人死了之後,造作罪業,都要通過閻羅王的懲罰,這是因果報應。

       我們讀到這些地方,自然就想到朱鏡宙老居士給我們講的故事,那就是他的老岳丈章太炎先生,曾經做過東嶽大帝的判官。活的時候做的,那一個月他很辛苦,白天在人間上班,晚上要到東嶽大帝那裡去辦事,日夜都繁忙,好在期限只有一個月。這一個月,他確實對陰曹地府的事情搞得很清楚,親眼所看,親耳所聞,肯定了統統是自己業力變現的。不是哪個人創造的,不是哪個人建造的,是你自心裡面有這些不善的業,自自然然變現出來的。閻羅王有,是你的不善念頭所感,他就來了,你就看到他的宮殿,你就看到他的刑罰。

       所以這個王名號很好,平等王,他絕對不會冤枉一個人。他管轄這些地獄,地獄不是他造的,是受報的人業力變現出來的。八寒八熱及其眷屬,這就是十六遊增地獄,還有些小地獄。他決斷善惡,役使鬼卒。在五趣中,說五趣,沒有阿修羅,天、人、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在哪一道就歸哪一道攝,在人道,稱他是人,在天道,稱他是天。五趣裡面只有地獄道沒有阿修羅,鬼道有,畜生道有,天、人、鬼、畜這四道都有阿修羅。如果單講六道,六道有阿修羅,那個阿修羅專指天道。他跟天神一樣,就是天人慈悲,他傲慢,嫉妒障礙這他幹的事情,好勝好鬥。

       下面,念老舉《三啟經》,經文上有這麼一段話,「將付琰魔王,隨業而受報,勝因生善道,惡業墮泥犁」,泥犁是地獄。這就是人命終之後,到哪裡去?到閻羅王那去了。為什麼你會去?你的業報。通常有小鬼,人要是造作不善業,有小鬼來抓這個人,把這個人帶去見閻羅王。如果造的是大惡,小鬼還不敢去抓他,則有無常大鬼。無常出現都是一對的,沒有單個的,黑白無常。受報,閻羅王來判斷。勝因,你這個人在世斷惡修善,心行殊勝,閻羅王把你送到善道,人道、天道;如果你造的是惡業,那就把你送到地獄。「又譯雙王」,焰摩羅王也翻譯為雙王,為什麼?「兄及妹」,兄妹都是地獄王,「兄治男事,妹理女事」,所以叫雙王。男眾死了以後見閻羅王是男的,女眾死了以後見閻羅王是女的。

       「焰摩羅界」,就是焰摩羅王他所管的世界。《俱舍論》裡面說,「琰魔王國,於此贍部洲下,過五百踰繕那」,踰繕那就是由旬,「有琰魔王國,縱廣量亦爾。從此展轉,散居餘處」。這是《俱舍論》裡頭所說的。在我們地球地下面五百由旬,那個地方是琰魔王所管轄的地區。縱廣量亦爾,那個量就是五百由旬,焰摩羅王管的地方不小。從此輾轉,散居餘處,地獄有在地下的,有在海邊的,有在山林的,還有在空中的,罪愈來愈輕,可是我們要記住,時間很長很長。又《長阿含經.地獄品》這裡頭說:「閻浮提南」,這說我們地球,閻浮提是我們地球,「大金剛山內,有閻羅王宮,王所治處,縱廣六千由旬」。有焰摩羅王的宮殿,他在那個地方管轄一切眾生善惡的賞罰。

       「三惡道,又名三惡趣,又名三塗」,這都是佛經上常常看到的。「為一切眾生造惡所生之處,故名惡道。地獄、餓鬼、畜生三道,名三惡道。《法華經.方便品》曰:以諸欲因緣,墜墮三惡道。蓋謂眾生如內有貪求欲樂之念,是為因;外攀緣欲境,是為緣;以此因緣,起念造惡,終墮惡道」。《法華經》裡講得很清楚。所以三惡道是以一切欲望因緣而變現出這三道,這三道都不是真的,整個六道,甚至於十法界,都不是真的。海賢老和尚說得好,「好好念佛,成佛是真的」,往生到極樂世界就是成佛,這是真的,「其他全是假的」,六道輪迴是假的,十法界是假的。迷了,像作夢一樣,夢中,他沒醒過來,醒不過來。痴迷了,把夢境當作真實,大錯特錯,在裡面造無量業。不管你造善業惡業,統統出不來,怎樣才能出來?不造業就出來了。有方法不造業?有,佛菩薩教給我們,而且做給我們看了,斷惡修善,不把它放在心上就不造業,放在心上就造業。

       佛法就這麼簡單,所謂大道至簡,不複雜,不難。只要你能夠日常生活當中,什麼都不要放在心上,心上只有阿彌陀佛,除阿彌陀佛之外什麼都沒有,你這一生決定往生成佛。海賢老和尚告訴我們這真的,這個不假。身體在這個世間,還沒有離開,那就要懂得隨緣,不攀緣。隨緣,恆順眾生,隨喜功德,永遠隨順眾生。我們表演給他看,隨順眾生裡面斷惡修善,斷惡不放在心上,放在心上那是三善道;行善也不放在心上,放在心上也是三善道,出不了六道輪迴。不放在心上,你就往生極樂世界去了,這就對了。這個道理、這個事實真相不能不清楚,清楚之後,我們在這一生這一世就終結了,下一世不再搞輪迴,不再搞十法界,永遠超越。這是正道,這是正法。達不到這個目的,那都是邪道,不是正法。所以,你有因,你有緣,起念造惡,終墮惡道。

       「本章」,這第一章,第一章裡頭有兩願,「國無惡道願,及不墮惡趣願」,把這兩願擺在最前面。「其下第一願曰:無有地獄、餓鬼、禽獸、蜎飛蠕動之類」,這是畜生道,禽獸跟這些小畜生。「乃國中無有三惡道願。此正表彌陀大悲心切,故首兩願唯願眾生無苦。三惡道乃苦中之極也」。這真苦,這一點都不假。佛菩薩慈悲,幫助我們離苦得樂。三惡道是究竟苦,如何能夠脫離三惡道,三惡道就是六道輪迴,我們要永遠離開它。密教裡頭說:「大悲為根,菩提為因,方便為究竟。」這離苦!諸佛如來用的是什麼心?用的是大悲心,用的是菩提心。大悲是憐憫眾生,看到眾生這麼苦,不忍心,一定要幫助這些罪苦眾生永遠脫離六道輪迴,脫離十法界;菩提是覺悟,覺而不迷叫菩提。所以,菩薩有大悲心,菩薩有覺悟的心,能自度,能度眾生。方便為究竟,隨緣就是方便,方是方法,便是便宜,也就是最恰當的方法,最殊勝的方法,最巧妙的方法,這都叫方便。究竟方便無過於持名念佛,世尊教導我們的,信、願、持名,求生淨土,這是究竟方便,不是一般的方便。

       「又《華嚴經普賢行願品》曰: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故願國中永無惡趣」。這實在是太難得了!我們在這一生當中,能得人身,遇到佛法,最難得的遇到究竟方便的佛法。這部經、這部註解都出現在我們這一代,我們這一代上面的人沒見過,我們遇到了,我們首先遇到,這個福報多大!一定要珍惜,一定要抓住,這一生當中一定要成就,不辜負自己,不辜負父母,不辜負祖宗,不辜負佛陀,不辜負歷代祖師大德,我們在這一生當中決定要成就。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