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華藏凈宗弘化網 >> 數位圖書館 >> 淨土大經科註 (第四回)
下載

選擇影音主機
  • 視頻點播
  • 音頻點播
【請點選播放集數】
 
 

※ 滑鼠左鍵雙擊切換豎橫排

淨土大經科註(第四回)  (第三九五集)  2016/11/1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02-041-0395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請坐。請大家跟我一起皈依三寶: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眾中尊。

       請看《大經科註》,第九百零六頁第三行看起,科判,「憂苦萬端」。分兩個小段,第一個「財物憂苦」,第二個「增益惡根」。我們看經文:

       【無田憂田。無宅憂宅。眷屬財物。有無同憂。】

       這是世間的現象,自古以來哪個人沒有,普遍的。而在我們現前這個社會,這種現象愈來愈嚴重,變成社會上嚴重的問題。我們看經文,『無田憂田,無宅憂宅,眷屬財物,有無同憂』。念老的註解,「無田憂田」一直到「憂苦萬端」這一大段,財物憂苦這一大段,皆是「累念積慮」一句之詳細演說,詳演。田是土地,宅是居住的房屋;眷屬,上面有父母,下面有兒女、有僕從。過去中國是大家庭,那個制度比現前好,古時候的教育也好,總是要教人要節儉。所以讀書人,特別是讀書人,明白這些道理,生活只要能過得去就很滿足,貪欲的念比較少,容易控制。現在世界變了、人心變了,貪欲沒有止境,造的業比過去我相信決定不止十倍,可能是要到一百倍了,多麼可怕!

       沒有田地想有土地,沒有房屋想有房屋,這些「眷屬財物」,有,他也擔憂,沒有也擔憂,「有無同憂」。「財物者,家財產業」,這些都是資生的器物。以上講所憂的境界,沒有的想有,有的還想更多,所以有無就同憂,已有的又怕丟掉。所以,末後這兩句話講得好,做為這個總結,「欲海難填,患得患失」。這兩句話,我相信現代人感觸非常深,很有可能自己就在其中,你說多麼可怕!有無同憂。

       底下一段:

       【有一少一。思欲齊等。】

       欲望沒有止境。『有一少一,思欲齊等』,念老給我們舉例子說,例如已有一萬元存款,見到別人有兩萬元,他就想到他還希望跟他一樣;已有一個電視機,看人家家裡有兩個,他也就想再有一個,能夠跟得上這些人。「思而未得,故以為憂」,想未必能得到,這個憂慮。「思而能得,憂亦不止」,欲望它會膨脹,它沒有止境,這是「因欲無止境,故永有不足之憂」。真的,從你懂事,小孩懂事就有欲望,一直到你老死,你還是有欲望、還是放不下。

       下面佛又告訴我們,有了,有了怎麼?又怕丟掉。你看:

       【適小具有。又憂非常。水火盜賊。怨家債主。焚漂劫奪。消散磨滅。】

       這些現象在現在太多了,普遍的都能看到,但是有沒有認真去想想,值不值得?為什麼有修行的人、有道德的人,他什麼都沒有,日子過得很好、很快樂?海賢老和尚早年居住的來佛寺是宏偉的建築,是個大廟,文革的時候被毀掉了,一間房屋都沒有留。文革之後再恢復,土地是在,房子沒有了,這個鄉村這麼偏僻,沒有人到這個地方來,沒有功德主給他恢復寺廟。他就在原來這個地址上,建了幾間茅房,好在人也少了,這個道場只有五個人,包括他的母親,簡單的茅蓬。現在聽說蓋了有幾間瓦屋了,老和尚圓寂之後,大家知道了,我們講經時常提起,所以這個廟也出名了,信徒也多了。

       這一段,念老註解也註得很好,他說,「且稍具有」,稍稍的具有,樣樣都不缺了,他就想什麼?要永遠保持。「恐遭禍變」,怕災禍來,憂慮會失掉。這個憂慮,為這些眼前資生的衣食住行。現在看到別人有車,自己沒有車,那也是他很憂慮的,必須看到他家有車我也有;他車比我好,我怎麼也想能跟他一樣。這種憂慮既然人人都有,所以我們常常遇到,遇到一些人在我們面前訴苦,說他少這樣少那樣。到廟裡,信佛了到廟裡燒香拜佛,目的是什麼?求佛保佑他發財,保佑滿他的願,他樣樣都能滿足。

       有這麼一句話,「佛氏門中,有求必應」,這話是真的不是假的。是不是佛給你的?不是的,佛教你明白道理,你依照這個道理去做,你就會得到,不是假的。你命裡頭沒有財富,是你過去生中沒有修財布施,財布施是因,得財富是果報;法布施是因,得聰明智慧是果報;無畏布施是因,得健康長壽是果報。你不修這三種因,拜佛沒用處。佛把方法告訴你了,你能依教奉行,真的可以滿你的願。

       我在年輕的時候,生活非常辛苦,從小沒有好好的念書,是因為環境關係,喜歡讀書,環境不許可。我記事,家裡已經敗了,我只知道我三歲離開老家,以後再沒回去過。七十多歲,出家身分回到老家看看,那個地還在,土地還在,房屋一間都沒有了,過去應該是兩個四合院。地上還堆了一堆瓦,鄰居告訴我,這個瓦就是你們家的房子拆下來的,沒有人要,堆在這邊,我看到了。所以流離老家到東鄉白湖邊上宛家村莊,那個村莊就是一家人,他們這一家還在。我的姑媽嫁到他們家,所以有親戚關係,我們在那裡住了六年。這個六年,雖然只讀了一年多的書,私塾,他們有家學,我記得好像六、七歲的時候,在私塾裡頭念過一年,這是宛氏的家學。

       第二年,私塾就沒有了,國家不承認,改作短期小學,短期小學就是兩年的教育,兩年就畢業了。我還遇到過這個事情。這兩年教材是新編的,跟私塾裡頭的不一樣,私塾裡頭的教材真管用,好東西,這一改,讓我們離開中國傳統文化。小時候不知道,現在想起來很悲慘。我們那個時候,民國十六年,距離滿清亡國比較近,風氣還有,所以還親自見到,能體會得到。從此以後,私塾沒有了,就進一般小學。我進小學是到福建,那年十歲,第二年十一歲,盧溝橋事變,日本對中國挑起戰爭,打了八年。到我十九歲的時候,日本人投降。

       這八年我走了十個省,跟玄奘法師一樣,兩條腿走路,沒有交通工具,逃難。身上穿的幾件衣服,背個小包,一無所有,流亡學生。中日戰爭第七年,我才有機會進入國立第三中學。這個學校是國家辦的,收留流亡的學生,無家可歸的學生,我們符合這個條件,校長周邦道先生,我在這個學校念了一年半。抗戰勝利之後,我回到南京,在南京第一中學,初中畢業在南京。高中念了半年,到台灣來。到台灣身上一分錢都沒有,沒有親戚朋友,沒有人事關係,也沒有學歷,也沒有經歷,怎麼活下去?朋友都是在當地同鄉的關係、同事,給我介紹工作,待遇僅僅能夠生活,苦不堪言。喜歡讀書,沒有機會讀書。一直到遇到佛法,才有個皈依處。佛法裡頭也需要有人事關係,也需要學經歷,我們統統沒有。

       學佛,好在什麼?不要繳學費的。我能跟章嘉大師三年,一個星期見一次面,上一堂課,奠定了佛法基礎。大師圓寂,我到台中親近李老師,他剛剛建一個圖書館,我是這個圖書館的管理員,負責照顧圖書館三個人,我是其中之一。三個人,兩個都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了現在。在那裡住了十年,跟李老師學經教。這就是我的學經歷。

       憂不憂慮?憂慮。學佛之後知道了,人生苦短,輪迴可怕。最後遇到淨宗,我們有個方向,有個目標。在這個世間,一切隨緣,章嘉大師勸我出家,勸我學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一生幹的什麼事,那叫佛事,佛所幹的事。是什麼?我們搞清楚了,佛所幹的事是教學。釋迦佛示現開悟三十歲,大徹大悟,明心見性,開悟之後就教學,教一輩子。七十九歲過世的,三十歲開始教學,整整教了四十九年。講經說法,講經三百餘會,說法四十九年,這是釋迦牟尼佛一生幹的事。佛沒有道場,他真的是辦學,這用現在的話說,他辦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

       前面十二年,講阿含,是小學,給學生奠定基礎。這十二年著重世間的教育,倫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聖賢教育,這個聖賢也可以把它說作宗教教育。十二年之後,他又接著講方等,八年,這好比是中學,給進入大學做準備,大學的預科。八年之後辦大學,講般若,這才是佛辦學、教學所希望的目標。這個大學辦了多少年?二十二年。最後八年,講法華、涅槃,那是研究所,把大學畢業的學生再向上提升,提到佛的境界。所以經典裡頭有所謂成佛的《法華》,《法華經》教你成佛,開智慧的《楞嚴》。可是《法華》如果沒有前面那些基礎,成佛成不了,你要跟著佛,大概還有可能,阿含、方等、般若再到法華。這四個階段,佛講的經量很大,現在匯歸起來叫《大藏經》。

       章嘉大師希望我走釋迦牟尼佛的老路,我也接受了,非常認真努力。在李老師的會下,我講小部經也講了不少年。經文不長,短的,三天可以講完,一天兩個小時,六個小時可以講完;長的,大概不超過六十個小時,一個月可以講完,一天講兩個小時,一個月六十個小時講完。這樣的經我講了十幾部。那個時候沒有錄音,沒有錄影,有些同學有聽經筆記。我自己有時候也寫講稿,寫過講稿,以後就不寫講稿了,寫大綱,講起來比較活潑。

       這一段我們不難懂,而且都會有深刻的印象,為什麼?佛所講的大概就是我自己所遭遇到的。所以經上說,『適小具有』,能過得去,『又憂非常』,真的是無常。我不是不想依止一個寺廟,依止一個老法師,老法師不喜歡我這個做法,同參道友也討厭。為什麼?很少人學講經,你在寺廟裡面講經,聽眾愈多麻煩愈大,嫉妒障礙就來了。我在臨濟寺出家,那個時候我一出家就講經,寺廟裡的住持是我的剃度師心悟法師,過世了,他以後還俗了,他小我一歲。我出家跟他談條件,我要學講經,他非常歡喜,所以臨濟寺有個小講堂就給我用,大殿那邊做佛事,小講堂裡面講經。一年之後他還俗了,白聖法師來住持,那就不行了,他就不贊成講經。我怎麼辦?我只好回到台中繼續學習。所以確實憂慮,只有一個念頭,今天得過且過,明天還沒來,別去想它,你要想明天,睡不著覺。

       我到台中,台中還給我一個小房間,房間雖然不大,住得安穩。老師是成就人才,他幫助我,我要是沒有李老師,要是遇不到韓館長,我這條路就走不通。在老師會下十年,經教沒有問題了,上台可以應付,但是沒有一個寺廟想培養講經人才,包括佛學院。所以我以後連佛學院也不能教,很苦!講經,只有外面居士到寺廟裡面來修福供養,飯前飯後有一點時間碰到了,大家坐在一起談談佛法,沒有經本,這樣跟大家結個法緣。

       所以為什麼佛教裡頭不出人才?上一輩沒有重視,只重視經懺,經懺有收入;著重在生活,怎麼樣去找錢,讓生活能過得去,講經沒人供養。經懺可以有價錢的,一堂佛事多少錢,有收入。所以白聖法師批評我,你為什麼走這個死路?誰供養你?你生活怎麼辦?講的是有道理,完全講到現實。所以很痛苦,這條路還是咬緊牙根走過來了。現在想想我這條路走對了,感恩章嘉大師,得他老人家的加持,這條路走過來了。

       「非常」指些什麼?就是下面講的,水災。我們常常在電視裡面看到海嘯,我們看到日本三一一的海嘯,只有十米,沿海的城市不到一個小時就摧毀了,逃命都來不及。火災、盜賊。『焚』是火,『漂』是水,『劫奪』是盜賊,這是「非常之禍」,你預料不到的,你會遇到。這些,還有怨家,搶奪、偷竊都有人遇到過,「怨家,指與我結怨之家。債主,指我欠債未還之人。以上種種,皆可突生非常之禍」。下面舉例說,「火能焚燒,水能漂沒,盜能劫奪,賊能偷竊,怨家報仇,債主索欠。甚至俄頃之間,全非我有,舊日財富,蕩然無餘,故云焚漂劫奪,消散磨滅」。這都是事實。

       「《會疏》曰:焚謂焚燒,兵火失火等難」,兵火是戰爭,特別是現在恐怖戰爭,在哪裡?不知道,會突然發生,常常有報導,太可怕了!「漂謂漂流,洪水風波等難。劫奪,盜賊難。為怨家所消散,為債主所磨滅也。」我們再看底下,「增益惡根」。

       【心慳意固。無能縱捨。命終棄捐。莫誰隨者。貧富同然。憂苦萬端。】

       前面舉這些例子,許多人親身經歷,我們自己也曾經經歷。所以世間人「心慳意固,指慳吝之心至為頑固,財物有失,則心中更增憤恨,憂怨愁苦,意無解時,故云無能縱捨」。縱捨是放下,放不下,已經得到了,失去,有些人好幾天都睡不著覺,受打擊很大。很辛苦攢積的一點財物,一下沒有了,失掉了,在今天的社會,這種事情太多太多了。我們每天看到多少難民,那個難民遭惹到橫禍,離開自己家園,一生所累積的一點資生之具、生活的一點財物,突然就沒有了。

       「命終棄捐,莫誰隨者,貧富同然,憂苦萬端」,這四句「泛指一切世人,臨命終時,則一切積愛之眷屬財寶,皆當捨離。獨去獨來,無能隨伴,至愛之人,可以同時死,但不能同處去。業因不同,果報千殊,去處各各不同。故云莫誰隨者」。這一句我們必須要知道。命終之後,到哪裡去?這是大事,沒有比這個事情更大。這裡講的是業因不同,果報千殊,千差萬別,為什麼?每個人造的業不一樣。起心動念是意業;言語,口業;身體的動作是身業。《十善業道》裡面告訴我們,殺盜淫,身業;妄語、兩舌、綺語、惡口,口業;起心動念,意業。這三業不停的在造,造業,這個業是善是惡你自己知道。三業都善,來生人天果報,三業不善,那就分別到地獄、餓鬼、畜生,最嚴重的是地獄,絕大多數的是鬼道。現在的業造得重,可能絕大多是地獄道,其次餓鬼道,再其次畜生道。這幾句話是嚴重的警告,而且回頭想一想,我們每個人都有,怎麼辦?死了以後,每個人去處各各不同,莫誰隨者,不可能兩個人會在一起。同時死可以,但是到哪一道,沒有辦法同處,這要懂。

       我們淨宗,確確實實救了我們的命,我們能做到,念佛求生淨土,我求生淨土,你求生淨土,將來我們到極樂世界還在一起。只有這一條路,再也找不到第二條路。所以家親眷屬、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們在這一生希望大家都能夠接受淨宗的教誨,信願持名,老實念佛,求生淨土。從上面一品三十二,到三十七品,這一大段的經文,是無量壽這一會佛所講的戒律,我們要認真學習,不能違犯。如果違犯了,往生就會有障礙。

       念老舉《普賢行願品》來勉勵我們,《普賢行願品》上說:「是人臨命終時,最後剎那,一切諸根悉皆散壞,一切親屬悉皆捨離,一切威勢悉皆退失。輔相大臣、宮城內外、象馬車乘、珍寶伏藏,如是一切無復相隨。」「與此同旨」,跟這一段經文六句完全相同,《行願品》講得詳細。是人,這是臨命終的人,沒有一個人能逃掉這一關,只是早遲而已。你既生到這個世界上來,有生必有死,這個世界上沒有見到一個人,有生到現在還沒死,一個也找不到。百歲就是高壽了,很稀有,四、五十歲過世的多,六、七十歲的那就更平常,八十以上的就稀有了。

       老師,早年在一起常常勸人,講到《秋聲賦》,歐陽修這篇文章,老師非常感慨告訴我們,一個人一生有一生的四季。從出生到二十歲,人生的春天;二十到四十歲,人生的夏天;四十到六十歲,人生的秋天;六十到八十歲,人生的冬天。所以,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到人生的秋天,就要想一想來生往哪裡去?秋天是四十歲到六十歲,人生的秋天,快要接近了。在這個時候走的人很多,我們能夠觀察得到。死了,所以常常印光大師教我們,念佛人常常把「死」字掛在額頭上,天天看到,時時看到,讓它來提醒你。這是非常現實的警告,他老人家自己用這個方法警惕自己,印祖八十歲往生。李老師給我們講《秋聲賦》,八十以後就沒有了,多活些年是你賺得的,多活幾年,八十歲很少有,不多。

       現在這個世界,最近幾年統計,壽命長了,八、九十的人增多,統計的數字增長了。這是好現象,什麼好現象?醫藥發達,治療效果卓著,這是醫術。在佛法,不講求這個,講求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這個世間現前壽命長的人,這些老人,我相信與心地的善良有關係。為什麼?心地能夠回歸善良,看到這個世界的惡化太過分了,看不過去,自己不願意隨波逐流。起心動念善念多,言語好話多廢話少,對於一切生活需求,有就夠了,不再想跟人競爭。這樣的思想、行為幫助你長壽。

       還是要像《行願品》普賢菩薩一樣,常常認真提醒,我們最後那一剎那,斷氣了,呼吸停止,跟這個世界永遠告別了。一切諸根悉皆散壞,有眼不能見,有耳不能聽,鼻不能呼吸,口不能說話,身體不能動彈,這叫悉皆散壞。家親眷屬統統捨離,一切威勢,你活的時候,你做大官,你有大財富,有這些威勢,這時候一口氣不來,全沒了,都不是你的,與你毫無關係了。如果你是國王,你的宰相、你的大臣、你的皇宮內外,你的交通工具,象馬車乘,你所收藏的珍寶,如是一切無復相隨,沒有一樣東西你能帶去。「常云: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你今天淪落到這種地步了,業身是什麼?業身是造的業,如果造的是罪業,要墮地獄。

       唐太宗附體這個光碟我看過,好皇帝,墮無間地獄,為什麼?奪取政權的時候用武力,殺人太多,這個罪業墮無間地獄。從無間地獄能出來,他也做了好事,好事裡頭第一等好事,能從無間地獄出來,這第一等好事是什麼?佛法講慈悲心、愛心,他沒有丟掉,你跟他做對,他要殺你;你不跟他做對,他愛護你。最難得的,是他下令給魏徵,召集幾個大儒,有學問、有道德的人,替他編一本書。他做了皇帝,我要統治整個國家,我用什麼方法來統治?你們到古籍裡面去找,找到有關於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些文字,統統給我抄下來給我看。用了四、五年的時間,編出來了,《群書治要》。

       唐朝亡國之後,這部書沒有了,失傳了。唐朝還沒有印刷,印刷術宋朝發明的,唐朝時候沒有,唐朝以前的書,手寫的,分量不多,價錢很貴,書是寶。這些書被日本人拿走了,隋唐,日本的留學生在中國很多,他們知道這個東西好,統統蒐集帶到日本。也很難得,日本從那個時候起讀這個書,出現過千年盛世。日本人算沒辜負這本書,把它收藏了。我們那幾年找這部書找不到,很多人不曉得,我在講經的時候提出來,唐太宗下令編的《群書治要》,失傳了,不知道有沒有人見過?我這一說,就真有有心的同修在電視上聽到了,他找到了,找到兩套寄給我。我拿到手上如獲至寶,仔細一看,書很破舊,民國初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商務印書館的總經理不知道有這個書,我問過他。時間太久了,數量太少,相信那個時候印的頂多一千本,分量不多,所以很難找到。這一發現,字沒有損失、沒有破壞,紙很舊了、很脆了,我交給書店,我是交給世界書局,印一萬套。

       就是這麼個緣分,鬼神比我們聰明、比我們敏捷,鬼神知道了,唐太宗曉得了,唐太宗離開無間地獄就是這本書。這個書剛剛出版,樣書,書店裡送給我,我那個時候在澳洲,我們幾個人在小客廳長桌上欣賞這部書,打開來看,精裝三冊。我們看到很滿意,這不會失傳了,分送給全世界圖書館、國家圖書館去收藏。唐太宗附體來感恩,時間不長,大概不超過十分鐘,跪在地下,自說我是李世民。我一聽說李世民來了,我趕快請他坐,他不敢坐,跪在地下,磕頭感恩。我說我對你沒有做什麼事情,講經也沒有替你迴向。他說《群書治要》。我明白了,因為《群書治要》他才能夠離開地獄。告訴我這部書可以救中國、可以救全世界。救中國我知道,我找這部書也是這個意思,救世界我沒想到,他告訴我能救全世界。這提醒我,我一定要把這部書翻成白話文、翻成外國文,像現在一共有八種文字。盡可能的用外國語在他們本國流通,讓全世界的人都能讀到《群書治要》的翻譯本,為全世界建立世界大同的思想準備,好事!

       在國外,我們常常聽到很多人說,將來世界會統合成一國。外國人聽到這句話害怕,過去欺負中國,做得太過分了,怕中國人報仇。所以我在國外朋友也不少,這些年認識很多外交官,有三、四十個,很熟。我就告訴他們,因為英文版的《群書治要36O》出來了,我送給他們,我說中國人統合全世界,不是用政治,不是用武力,也不是用科學技術、經濟貿易,都不是,用什麼?就用這本書,你看看好不好?每個人看到這個書都說好。我說就是用這本書來統合,文化統一。

       中國的文字,這外國人承認,世界第一,漢字、文言文,它的好處是超越時空。你看我們在英國,英國人告訴我,莎士比亞的作品,大概三百年,現在沒人看懂。但是中國,你看中國的《論語》是戰國末年的作品,二千五百年前寫的,現在人看得懂,不會錯會意思,這就是了不起。印度人很聰明,把大乘佛教傳入中國,統統翻成中國文,為什麼?翻成中國的文字就能夠流傳千年萬世,不會改變,只要你學文言文,你就能看得懂。文字好!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家,這是中國文化的載體。佛陀滅度之後,結集經藏都是用梵文,看到中國文字這樣好,統統送到中國來,翻成中文。翻成之後,梵文就不要了。

       我對這個問題有懷疑,我向方老師請教,為什麼大乘經典,梵文的原本在中國一本都找不到?這什麼原因?老師聽了哈哈大笑,他說這是中國人的驕傲,為什麼?翻成中文,意思完全沒有錯誤,這是那些翻譯的人都是大徹大悟,主持譯場、參加譯經的人都是大悟。大悟是菩薩,大徹大悟是佛陀,所以翻譯的沒有錯誤。既然翻譯的沒有錯誤,中文比其他文字好,可以不受時空限制,流傳千年萬世,所以原來的梵文本不要了,一本都不留。你說中國人多麼豪爽豪氣,哪裡像現在中國人。所以過去的中國人,那真正是世間第一,生在中國,這值得驕傲的。但是我們總希望是能留下來,結果給我們失望,但是他的用意我們完全了解,你要學大乘經,讀中文本的,決定沒有翻錯。

       我們希望將來全世界,希望三十年之後,全世界通用的文字是中國漢文、文言文。你們有好東西,用中國文言文來寫,流傳到千年萬世之後,你們的子孫都能夠讀得懂,都不會誤會你們,這個好!有沒有這個趨向?有,我們在英國做漢學院就是這個方向。我們的目標,是希望全世界的人,都能看懂中國古文,都能看得懂中國的《四庫全書》,中國的《大藏經》。目的在此地,沒有其他的目的。希望這批人將來終身教文言文、教漢字,中國文字六書,要教這個東西。這是文化,只要文化存在,什麼問題都沒有,這個道理不能不懂。

       你要真正認識中國文化,你會對它非常熱愛,捨棄身命也得要保護。我是中國文化沒學好,但是我知道,我非常愛護。我辦這個漢學院,跟英國大學合作,培養漢學人才,我會全心全力照顧他們、幫助他們、成就他們。現在的老師愈來愈少了,真不容易求,懂得那些人,我上一輩還有,都走了。好在他們還有學生,有一些學生學得還不錯,他講給我聽,我聽了很歡喜,我就把他們請來,我帶了十幾個學生向他學習。授課全程錄像,那就是這段經文上所說的,這些老師也都七老八十了,跟我年齡差不多的,他們走了怎麼辦?沒人教了。那留下來的學生,他自己,我們給他留下錄像帶,後人可以做參考。心量要拓開,要有傳人,你沒有白來,你自己學得不錯,沒有傳人,到你手上就斷了,你對不起祖宗,你對不起父母,你對不起老師,你對不起國家。今天有這麼好的工具可以保存,能有這個機緣,我統統都發心來做。

       然後我們再讓這群老師再教下一代,真正傳統文化復興,我們這一代復興不起來,只能夠把幾個老師留住,來教下一代。我們培養的學生,我只希望三十到五十個,就不錯了,真正發心拯救中國傳統文化,幫助全世界走向安定和諧。這是漢學院,漢學院確確實實就是實踐張子的四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我需要發這樣大心大願的人,我會全心全力幫助他、照顧他,完成我們共同的願望。

       常言說得好,這兩句,「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我們要把這兩句做為我們一生的座右銘。「不論貧富,莫不皆然。個中憂苦無盡,故云萬端」,憂苦萬端。我這一生,第一個感恩的,方老師方東美先生。沒有他,我這一生不會接觸宗教,我跟宗教就沒緣。為什麼?那個時候,抗戰期間在學校讀書,老師都告訴我們宗教是迷信。這個概念很深,所以從來沒有一個念頭去碰一下宗教,到寺廟、到講堂、什麼教堂去看看,沒有,不接觸。

       我跟方老師學哲學,老師給我講了一部哲學概論,課是在他家上的,每個星期兩小時,上午九點半到十一點半。他給我上課,講了一部哲學概論,最後一個單元佛經哲學。我非常好奇,我向老師請教,佛教是宗教,宗教是迷信,佛教是多神教,多神教代表的是低級宗教,高級宗教只有一個神,一個真神,低級宗教什麼都拜。我說它怎麼會有哲學?老師告訴我,你還年輕,你不知道。他說釋迦牟尼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哲學家,大乘經典是世界上哲學的最高峰,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開頭說這些話,我對這次這個課程就重視了,很用心的學習。最後我完全接受了,這才對於什麼教堂、寺廟有興趣了,看到寺廟總想進去看看。但是真正懂得佛法的人不多,寺廟、教堂是很多,到裡面去向他們請教他說不出來,縱然說了一套一套,我聽不進去。

       所以是從這入門的,我算很幸運,入門大概一、二個月,時間不長,我認識章嘉大師。方老師只是把佛教當作哲學來研究,章嘉大師那是專攻佛學的,所以我要找一個專攻,有修有學的人,方老師有學沒修。我找到章嘉大師,這是大修行人,大家公認的。我跟他三年,方法跟方老師一樣,就是每個星期我來看他一次。他一般會給我講一個小時,至少要半個小時,單獨給我講,我有問題向他請教,他就給我回答。我已經開始讀經了,讀經是方老師教給我的,所以我要仔細觀察,因為我常到老師家裡去,我就很留意老師的書房書桌上放了些什麼。有佛經,每次去看都有佛經,知道他真讀,真的在看。不過他看也只是看古人的註解,找不到人研究討論,他找不到人。他不認識李老師,如果認識李老師,一定談得很投緣。雙方都好,他偏重在哲學,而李老師偏重在淨土,雖然講《華嚴》、講《楞嚴》,講唯識、講法相,但是都沒有離開《無量壽經》。我跟他十年,他這路走對了。

       出家就不再工作,雖然生活很困難,還有幾個人照顧。最早年,有個甘老太太,她是我們長一輩的人,她的先生是將軍,上將。虔誠的佛教徒,也是李老師的學生,李炳南老居士的學生,知道我的狀況,我的生活費用她負責。實際上,她告訴我,她找了十五個人,十五個人一個護法小團體,每個人一個月拿多少錢?台灣錢十塊錢。十五個人,所以一個月給我一百五十塊錢,我用起來很舒服,很難得!照顧我十年,一直到我十年圓滿離開台中,我每個月的收入就這麼多。

       章嘉大師告訴我,要我學布施,財布施得財富。我說我沒有財富,沒有財,哪能布施?出家之後就更難了。老師說,一分錢有沒有?我說一分錢可以;一塊錢有沒有?一塊錢也還行。你就從一分、一塊開始,布施之心不能斷,有這個緣,隨分隨力叫圓滿功德。財布施得財富,法布施得聰明智慧,無畏布施得健康長壽,無畏布施最好的是素食,不吃眾生肉,不跟眾生結冤仇。所以我學佛六個月我就採取素食,我相信章嘉大師的話,他教我正確的。大概就是我跟他半年,他告訴我這個,我就真的長素了。我服務的機關還不錯,吃素的人還有,我們一共,我湊起來就有一桌,八個人,所以單獨給我們這一桌做素菜,很難得。所以這不能不知道。

       業,惡業要斷,善業要修,我們的環境慢慢就好轉,境隨心轉,這是佛經上常常看到的,釋迦牟尼佛勸我們,境隨心轉。包括身體,身體是最親近的境界,身體的好壞與念頭有關係,念善、言善、行善,身心健康,非常重要!犧牲奉獻是福報,是修福。忍受恥辱是福報,要學忍辱。菩薩六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禪定、般若,般若是智慧,智慧從哪裡來?從清淨心來,清淨心生智慧,妄想生煩惱,就造業。以後遇到淨宗,知道念佛,念佛是最好的意念,想佛、念佛,善中之善,福中之福。你不懂,不知道,懂,要認真去幹,命運可以轉。

       我是前世沒修,這一世命裡頭沒有福報,有一點小智慧,壽命又短,壽命只有四十五歲,我相信,四十五歲那年差一點走了。我還有兩個同參道友,非常好的朋友,同年,命運相同,算命都說過不了四十五歲。四十五歲那年,三月法融法師走了,五月明演走了,七月我生病,我知道要走了。我念佛求往生,我也不找醫生,也不吃藥,我知道醫生只能醫病,不能醫命,命到了找醫生有什麼用處?念阿彌陀佛求生極樂世界,念了一個月,病好了。第二年我遇到甘珠,也是老朋友,很久沒見面,他是章嘉的學生。我跟章嘉大師學佛,章嘉大師介紹我甘珠,他說他可以教你。他大概大我十歲,藏傳的,人家稱他活佛,甘珠活佛。我們常在一起,但是有一段時期,因為我在台中學經教,應該有一年多沒見面,這次碰到了非常歡喜。

       他就告訴我,他說我們在你背後常常說你,我說說什麼?說你這個人很可憐,沒有福報,命又短。我說這個沒有關係,當面說可以,我完全知道。然後他告訴我,你的命轉掉了,是你這些年來講經的功德。那個時候我一計算,我出家開始講經,三十三歲,四十五歲我講經講了十二年。他說你這十二年的功德,把你的壽命延長了,他說你的壽命很長,到底多長沒說,他說壽命很長,福報很大,本來沒有福報,他說福報很大,壽命很長。第二年他走了,那次跟我談話是我們兩個最後的一次見面,在善導寺。我遇到的密宗大德,他是最難得的,很不容易。因為那個時候我在上班,我們的宿舍離他的道場很近,走路大概十五分鐘就到了,所以我下班常常跑到他的寺廟裡面去,喝茶聊天。

       境隨心轉,學佛之後,念頭裡頭佛的念頭多,其他的妄念少,不是沒有妄念,佛的念頭克服了妄念,所以命運總算是轉過來了,這是真的,一點不假。我也沒有想到,我延壽會延得這麼長,人家說延壽七年、十年、十二年,兩個七,十四年,我延長了四十五歲,今年九十。往後還不知道多長,這不曉得,一切隨緣,有緣就做,沒有緣不攀緣。

       像漢學承傳,我對於這個很關心很多年,沒有緣;沒有緣只說說,希望有人有緣聽到之後他去幹,目的在此地,那我們就歡喜了。沒想到去年到英國訪問,遇到威爾士大學校長,他來訪問我,我們談了三個半小時,談得很投緣。談到這樁事情,他就跟我說,到英國來辦,就在我們學校合辦,我們學校設立一個漢學院。好啊!學校有學位,這太好了,只是說說而已。八月,他特地到香港來看我,在香港住了五天,我們就詳細認真討論這樁事情,我們的願望是一致的。今年一月,他又來訪問,第二次到這邊來,住了兩天還是三天,我們就決定了,那我們法律上要辦一個文件,找律師辦個文件,我們正式訂了一個合同,來開辦這個漢學院。所以今年四月我到英國訪問,我就到倫敦去住了幾天。九月我再去,我們就正式把合同簽了,現在積極籌備,大概年初招生,九月正式上課。

       我們現在已經培養幾個學生,十幾個學生,這十幾個學生明年二月就上學,先修班。希望這幾個學生能做出榜樣,帶動學生品德的教育,這個很重要,五倫、五常、四維、八德。這批學生都是學佛的,他們落實《弟子規》、落實《感應篇》、落實《十善業道》,可以在同學當中做榜樣,提升將來漢學院學生品德的教育。我們還是把這個抓在第一,最重要的。漢學學會了,如果沒有品德,那是白學了。我們錄取學生以這個為第一條,我要品德好。孝養父母、奉事師長要做到,不孝父母、不敬老師,這個不能收,決定不要。

       所以招生是一樁大事情。將來教學,第一個學年,第一年我們要補道德教育,這些過去他們沒學過,要補課。而且有十幾個人,他能做到,很好,身行言教,會收到好效果。品德不端正的,我們就拒絕了,進來了我們也會勸他退學。我們希望將來漢學院的學生,都是真正能夠承傳漢學的標準老師,這是校方跟我們都認同,都願意這麼做。

       底下一段,這是勸導我們,眷屬要和、要敬,這一段文非常重要。家和萬事興,一家能不能興旺,就看你這一家和不和睦。如果晚輩不孝順,這一家肯定它要衰落,重要!團體也一樣,大概佛教團體,我們是全世界最小的團體,我們這個小團體湊起來不到五十個人,只有三十多個人,不到五十人。我這一生不管人、不管事、不管錢,三不管,才能長壽,才有健康,沒有操心的事情。

       這個要附帶在此地給諸位做報告。國內國外,拿著我的名義要建道場募捐化緣,全是假的,你們可別相信。你願意給他,好,不給他也好,要知道他跟我沒關係。縱然跟我往來十幾二十年的,也會做錯事情,現在財色名利這四關不容易突破,學佛學幾十年,遇到了還會陷在裡頭,鑄成大錯。這個錯誤如果被人知道了,損害佛教的信仰,那個罪過就大了,知道的人愈多他的罪就愈重,這是希望同學們要注意的。

       我一生不化緣,再辛苦,我也不會伸手問人要一分錢。大家對我的供養,我在銀行成立一個基金會,過去我學印光法師專門印經、印善書,流通這些利益眾生,做這樁事情。救濟困苦災難是附帶的,主要是印經流通,所以我們印《大藏經》差不多將近一萬套。現在因為有這漢學院,漢學院真正可以辦得起來,我跟校長承擔,學校經費困難,漢學院的費用我一個人負擔。大家給我這個錢,我到銀行查查帳,還可以,還能承擔得了。漢學院估計大概每年開銷,包括學生的獎學金、老師的工資,所有一切開銷的話,大概一年人民幣有三千萬就夠了。這個數字,我每年的收入大概可以達到這個數字,所以我很放心,決定不化緣。

       有人要替我化緣募捐,假的,不是真的,別相信。有什麼事情,要做善事、做捐助,直接寫信給我這個基金會,我的基金會好像帳號網路、電視裡頭都有,你們都可以看到,這樣就好。不要被人騙了,被人騙了,你們覺得很痛苦,我也感到很為難。這些人拿我的名義幹這種事情,將來也是造地獄業,他不知道利害,知道利害他決定不敢做。我在此地藉這個機會告訴同學們。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